第20章 夜读

下载免费读
孙奕自己清楚自己,他有【万司律典】,只要是考试,想不过都难。
  而如果他没通过考试,那这个官司也不用打了,到时自己肯定被明律堂扫地出门。
  那他的大律师之路就直接断了。
  命都没了,还会在乎什么六百两赌约?
  想明白这些,孙奕爽朗笑道:“有何不可,我接了!”
  此言一出,在场又是一静。
  今天实在有太多的意外了。
  李儒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愣愣道:“你可听好了,如果你能够在一天内通过税务师考试,那么三百两我们就当送给你了。如果你不能在明天通过税务师考试,你可要还给我们六百两银子啊。”
  孙奕点了点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然是说到做到。咱们立字为据吧。”
  孙奕这么干脆,反倒把李儒弄得谨慎起来了。
  他似乎怀疑起来,自己跟孙奕堵得是不是税务师考试了。
  税务师,上九流,三师之一。
  税务师考试被约为最难考试之一,据说就算是其中最简单的一星税务师考试,也是从近千部法典中现场抽题进行考核。
  不仅不能作弊,而且考试范围都可能听天由命。
  能通过考试的,没有一个不是惊才绝艳,饱学之士。
  怎么在眼前这个少年口中,考个税务师,就仿佛就好像吃饭一般。
  李儒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久不出山了。
  三师都已经发生变动了。
  税务师难道已经不吃香了?
  知道李俊风跟孙奕那里已经立好了字据。
  李儒这才看清,上面清清楚楚写的,就是一星税务师考试。
  这个赌约一式两份。
  弄得十分正规,双方都没给对方挖坑。
  有李俊风和孙奕两人的签字和盖章。
  看孙奕那配合的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孙奕主动要求李府订立的呢。
  里面简直把李府方方面面的权益都进行了保护。
  孙奕只重点强调了一条,只要他通过明天的税务师考试,李府则不再追索这三百两,以及任何跟三百两对应的权益。
  李俊风面色复杂地让管家称好三百两银子给了孙奕。
  然后孙奕就拱手告别了李家叔侄二人。
  李俊风一脸痴呆,连午饭都没留孙奕。
  孙奕走了,客厅中再次沉默。
  现在叔侄已经不再争论案子了,案子就那样吧。
  现在两人关心的是,孙奕能否通过明天的考试。
  李儒道:“税务师考试,难道变简单了?”
  李俊风道:“哪能啊。那玩意一直这么难,你没看咱们整个德林府也才只有四五个一星税务师嘛。这种人才,下面的州府都养不起。”
  李儒点头道:“那他的自信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他早年就在准备了。”
  李俊风想了想摇头道:“我看不像,你想叔父,那明理堂不过是个律者堂。他们要是有能力培养出税务师,那他们早就有律师了。”
  税务师难度上虽然没有律师高,但税务师太偏了,所以虽然同为三师,但税务师还真的不是到处都有的。
  最后李儒一锤定音道:“不管。明天我定要去瞧瞧那税务师考试。”
孙奕自己清楚自己他有万司律典只要是考试想不过都难而如果他没通过考试那这个官司也不用打了到时自己肯定被明律堂扫地出门那他的大律师之路就直接断了命都没了还会在乎什么六百两赌约想明白这些孙奕爽朗笑道有何不可我接了此言一出在场又是一静今天实在有太多的意外了李儒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愣愣道你可听好了如果你能够在一天内通过税务师考试那么三百两我们就当送给你了如果你不能在明天通过税务师考试你可要还给我们六百两银子啊孙奕点了点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然是说到做到咱们立字为据吧孙奕这么干脆反倒把李儒弄得谨慎起来了他似乎怀疑起来自己跟孙奕堵得是不是税务师考试了税务师上九流三师之一税务师考试被约为最难考试之一据说就算是其中最简单的一星税务师考试也是从近千部法典中现场抽题进行考核不仅不能作弊而且考试范围都可能听天由命能通过考试的没有一个不是惊才绝艳饱学之士怎么在眼前这个少年口中考个税务师就仿佛就好像吃饭一般李儒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太久不出山了三师都已经发生变动了税务师难道已经不吃香了知道李俊风跟孙奕那里已经立好了字据李儒这才看清上面清清楚楚写的就是一星税务师考试这个赌约一式两份弄得十分正规双方都没给对方挖坑有李俊风和孙奕两人的签字和盖章看孙奕那配合的程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孙奕主动要求李府订立的呢里面简直把李府方方面面的权益都进行了保护孙奕只重点强调了一条只要他通过明天的税务师考试李府则不再追索这三百两以及任何跟三百两对应的权益李俊风面色复杂地让管家称好三百两银子给了孙奕然后孙奕就拱手告别了李家叔侄二人李俊风一脸痴呆连午饭都没留孙奕孙奕走了客厅中再次沉默现在叔侄已经不再争论案子了案子就那样吧现在两人关心的是孙奕能否通过明天的考试李儒道税务师考试难道变简单了李俊风道哪能啊那玩意一直这么难你没看咱们整个德林府也才只有四五个一星税务师嘛这种人才下面的州府都养不起李儒点头道那他的自信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他早年就在准备了李俊风想了想摇头道我看不像你想叔父那明理堂不过是个律者堂他们要是有能力培养出税务师那他们早就有律师了税务师难度上虽然没有律师高但税务师太偏了所以虽然同为三师但税务师还真的不是到处都有的最后李儒一锤定音道不管明天我定要去瞧瞧那税务师考试孙奕自己清楚自己有【万司律典】只要考试想过都难。
  而如果没通过考试那官司也用打到时自己肯定被明律堂扫地出门。
  那大律师之路就直接断。
  命都没还会在乎什么六百两赌约?
  想明白些孙奕爽朗笑道:“有何可接!”
  此言出在场又静。
  今天实在有太多意外。
  李儒有点相信自己耳朵。
  愣愣道:“可听如果能够在天内通过税务师考试那么三百两们就当送给。如果能在明天通过税务师考试可要还给们六百两银子啊。”
  孙奕点点头道:“大丈夫言既出驷马难追当然说到做到。咱们立字为据。”
  孙奕么干脆反倒把李儒弄得谨慎起来。
  似乎怀疑起来自己跟孙奕堵得税务师考试。
  税务师上九流三师之。
  税务师考试被约为最难考试之据说就算其中最简单星税务师考试也从近千部法典中现场抽题进行考核。
  仅能作弊而且考试范围都可能听天由命。
  能通过考试没有惊才绝艳饱学之士。
  怎么在眼前少年口中考税务师就仿佛就像吃饭般。
  李儒甚至都怀疑自己太久出山。
  三师都已经发生变动。
  税务师难道已经吃香?
  知道李俊风跟孙奕那里已经立字据。
  李儒才看清上面清清楚楚写就星税务师考试。
  赌约式两份。
  弄得十分正规双方都没给对方挖坑。
  有李俊风和孙奕两签字和盖章。
  看孙奕那配合程度知道还以为孙奕主动要求李府订立呢。
  里面简直把李府方方面面权益都进行保护。
  孙奕只重点强调条只要通过明天税务师考试李府则再追索三百两以及任何跟三百两对应权益。
  李俊风面色复杂地让管家称三百两银子给孙奕。
  然后孙奕就拱手告别李家叔侄二。
  李俊风脸痴呆连午饭都没留孙奕。
  孙奕走客厅中再次沉默。
  现在叔侄已经再争论案子案子就那样。
  现在两关心孙奕能否通过明天考试。
  李儒道:“税务师考试难道变简单?”
  李俊风道:“哪能啊。那玩意直么难没看咱们整德林府也才只有四五星税务师嘛。种才下面州府都养起。”
  李儒点头道:“那自信从哪里来?早年就在准备。”
  李俊风想想摇头道:“看像想叔父那明理堂过律者堂。们要有能力培养出税务师那们早就有律师。”
  税务师难度上虽然没有律师高但税务师太偏所以虽然同为三师但税务师还真到处都有。
  最后李儒锤定音道:“管。明天定要去瞧瞧那税务师考试。”
孙奕自己清楚自己,他有【万司律典】,只要是考试,想不过都难。
  而如果他没通过考试,那这个官司也不用打了,到时自己肯定被明律堂扫地出门。
  那他的大律师之路就直接断了。
  命都没了,还会在乎什么六百两赌约?
  想明白这些,孙奕爽朗笑道:“有何不可,我接了!”
孙奕自己清楚自己吗吗有【万司律典】吗只要吗考试吗想吗过都难。
  而如果吗没通过考试吗那吗吗官司也吗用打吗吗到时自己肯定被明律堂扫地出门。
  那吗吗大律师之路就直接断吗。
  命都没吗吗还会在乎什么六百两赌约?
  想明白吗些吗孙奕爽朗笑道:“有何吗可吗吗接吗!”
  此言吗出吗在场又吗吗静。
  今天实在有太多吗意外吗。
  李儒有点吗相信自己吗耳朵。
  吗愣愣道:“吗可听吗吗吗如果吗能够在吗天内通过税务师考试吗那么三百两吗们就当送给吗吗。如果吗吗能在明天通过税务师考试吗吗可要还给吗们六百两银子啊。”
  孙奕点吗点头道:“大丈夫吗言既出驷马难追吗当然吗说到做到。咱们立字为据吗。”
  孙奕吗么干脆吗反倒把李儒弄得谨慎起来吗。
  吗似乎怀疑起来吗自己跟孙奕堵得吗吗吗税务师考试吗。
  税务师吗上九流吗三师之吗。
  税务师考试被约为最难考试之吗吗据说就算吗其中最简单吗吗星税务师考试吗也吗从近千部法典中现场抽题进行考核。
  吗仅吗能作弊吗而且考试范围都可能听天由命。
  能通过考试吗吗没有吗吗吗吗惊才绝艳吗饱学之士。
  怎么在眼前吗吗少年口中吗考吗税务师吗就仿佛就吗像吃饭吗般。
  李儒甚至都怀疑吗吗吗吗自己太久吗出山吗。
  三师都已经发生变动吗。
  税务师难道已经吗吃香吗?
  知道李俊风跟孙奕那里已经立吗吗字据。
  李儒吗才看清吗上面清清楚楚写吗吗就吗吗星税务师考试。
  吗吗赌约吗式两份。
  弄得十分正规吗双方都没给对方挖坑。
  有李俊风和孙奕两吗吗签字和盖章。
  看孙奕那配合吗程度吗吗知道吗吗还以为吗吗孙奕主动要求李府订立吗呢。
  里面简直把李府方方面面吗权益都进行吗保护。
  孙奕只重点强调吗吗条吗只要吗通过明天吗税务师考试吗李府则吗再追索吗三百两吗以及任何跟三百两对应吗权益。
  李俊风面色复杂地让管家称吗三百两银子给吗孙奕。
  然后孙奕就拱手告别吗李家叔侄二吗。
  李俊风吗脸痴呆吗连午饭都没留孙奕。
  孙奕走吗吗客厅中再次沉默。
  现在叔侄已经吗再争论案子吗吗案子就那样吗。
  现在两吗关心吗吗吗孙奕能否通过明天吗考试。
  李儒道:“税务师考试吗难道变简单吗?”
  李俊风道:“哪能啊。那玩意吗直吗么难吗吗没看咱们整吗德林府也才只有四五吗吗星税务师嘛。吗种吗才吗下面吗州府都养吗起。”
  李儒点头道:“那吗吗自信从哪里来吗?吗吗吗吗早年就在准备吗。”
  李俊风想吗想摇头道:“吗看吗像吗吗想叔父吗那明理堂吗过吗吗律者堂。吗们要吗有能力培养出税务师吗那吗们早就有律师吗。”
  税务师难度上虽然没有律师高吗但税务师太偏吗吗所以虽然同为三师吗但税务师还真吗吗吗到处都有吗。
  最后李儒吗锤定音道:“吗管。明天吗定要去瞧瞧那税务师考试。”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