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激励不动

下载免费读
劳兴旺也算是看人下菜单了。
  
  甚至可以说。
  
  自己在跟劳兴旺这简单的一个开头。
  
  在劳兴旺自己看起来。
  
  自己可算是非常的用心了。
  
  甚至可以说是。
  
  他是真的想了很多的。
  
  而且他的这个话。
  
  可不是随便说的。
  
  更是不是完全就傻傻的对人说的。
  
  这个话当中。
  
  可是直白中带着隐藏。
  
  隐藏中带着婉转。
  
  婉转中带着含蓄。
  
  含蓄中带着警惕。
  
  警惕中带着威胁。
  
劳兴旺也算是看人下菜单了甚至可以说自己在跟劳兴旺这简单的一个开头在劳兴旺自己看起来自己可算是非常的用心了甚至可以说是他是真的想了很多的而且他的这个话可不是随便说的更是不是完全就傻傻的对人说的这个话当中可是直白中带着隐藏隐藏中带着婉转婉转中带着含蓄含蓄中带着警惕警惕中带着威胁如果不是这个话是劳兴旺自己说的他是真的想给自己说的这个话去打分的这个话可以说不论是在语言上还是什么事情上面都是可以说真的是做的很好的了而且他也觉得自己这说的哪里是什么话啊这简直就是艺术啊可让劳兴旺没有想到的是他都已经这么高的语言造诣了可是在他面前的一个人就是在他在这里看到的一个人就好像是海岸边一块高大的石头粪坑里一块坚定的顽石又或者是清风扫过的空谷可以说不论他怎么努力可就是这样就是这个样子劳兴旺的话说完了可是对方却并没有给与他任何的反馈更是没有任何的回馈这一点看起来简直就是让人觉得劳兴旺简直就是一顿的输出可是却让人觉得那是真的一点输出的实力都是没有啊就在劳兴旺说完这些话之后可是对方却是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回馈和反应这就让他觉得很是无语了自己都已经这么努力了甚至可以说自己都已经用势力去压着这个李老二了可是这是什么情况这个咸鱼怎么会一点的反应都是没有呢光是这一点就是劳兴旺都是有点束手无策了起来沉默尴尬的沉默一分钟就这么的过去了可是沉默还在继续气氛还是在如此的尴尬下去两分钟劳兴旺整个过程中就是这么的看着那个李老二似乎他就是在通过这种方式似乎在努力的增加让他们的心里压力都是在不停的进行累计起来的整个过程当中甚至可以是说劳兴旺在给李老二施加压力的同时他却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也是在逐步的增加起来了更是在逐步的增强起来似乎劳兴旺也不知道他要继续等到什么时候而劳兴旺可以做的只能是默默的注视着对方似乎是想要通过对方的眼睛然后可以逐步增加起来自己的无形上的压力对的其原理就是类似于自己曾经听人说过的熬鹰一般更是让人觉得这个过程中无形的压力就是在一点点的增加起来的这个技巧可以说劳兴旺早就是熟能生巧的了甚至可以是说他在过去的时候这个技巧也是反复的使用过了的可让劳兴旺没有想到的是他都已经这么努力了他都是已经这么的看着对方了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面这个劳兴旺却似乎是完全没有受到的任何的影响的更是整个人都是没有在意过这里发生的这些事情似乎整个过程当中李老二都是对于这里的事情都是视而不见的更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里的任何压力的而现在劳兴旺只能是感觉到熬鹰者反而是被熬的感觉压力也是无形给到了劳兴旺这面更是让他整个人都是觉得不舒服起来了完全是让他一点想说别的想法都是暂时被压制了劳兴旺也是不懂了技巧明明没有问题啊自己的操作也是没有问题啊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现在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为什么这里会是这个样子此刻劳兴旺简直都开始了自我怀疑了起来更是有点不太理解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面对起来这样的一个情况可以说劳兴旺简直都有点不懂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劳兴旺那是什么人啊那是就算是跟着王德在一起也是可以完全不在乎自己脸皮的存在更是完全不会在意自己是不是真的傻或什么的主打的就是一个完全的没皮没脸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坚持的更是劳兴旺一直在努力的所以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劳兴旺却并没有放弃自我的救赎对的就是劳兴旺这个时候他也是没有放弃努力的自我救赎的所以在面对这个情况的时候劳兴旺第一个想起来的那就是我要自救对的那就是我要自救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努力的在思考自己要如何的思考在这种的情况下进行自救心里也是在急急分析现在这里眼前的情况果然自己想的是对的这个李老二果然不是一个一般人而却是就是一个高手却是就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刚刚这一幕他已经完全可以清楚的看出来了这个李老二应该不是不懂自己说的那些话的意思的毕竟自己的话都是说的那么明白了毕竟自己都已经是不在乎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的自己整个人别的不说就是在这里的时候那可是一点点都没有忘记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可是让别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所以这个李老二他不可能是不知道的可他为什么还是这样的一个态度他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装的像是十分迷糊的样子他是真的迷糊吗或者是说他是真的不懂吗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果然是懂的那么果然啊这个李老二他确实就是一个高手啊对的就在劳兴旺反复的分析了之后他似乎真的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李老二他是真的不是什么不懂而且他确实是懂得了自己的意思可他就是可以装起来做个咸鱼甚至可以说他就是喜欢可以装起来让自己看起来劳兴旺也算是看人下菜单了。
  
  甚至可以说。
  
  自己在跟劳兴旺这简单的一个开头。
  
  在劳兴旺自己看起来。
  
  自己可算是非常的用心了。
  
  甚至可以说是。
  
  他是真的想了很多的。
  
  而且他的这个话。
  
  可不是随便说的。
  
  更是不是完全就傻傻的对人说的。
  
  这个话当中。
  
  可是直白中带着隐藏。
  
  隐藏中带着婉转。
  
  婉转中带着含蓄。
  
  含蓄中带着警惕。
  
  警惕中带着威胁。
  
  如果不是这个话是劳兴旺自己说的。
  
  他是真的想给自己说的这个话。
  
  去打分的。
  
  这个话可以说。
  
  不论是在语言上。
  
  还是什么事情上面。
  
  都是可以说,真的是做的很好的了。
  
  而且,他也觉得,自己这说的哪里是什么话啊。
  
  这简直就是艺术啊。
  
  可,,,让劳兴旺没有想到的是。
  
  他都已经这么高的语言造诣了。
  
  可是,,,在他面前的一个人。
  
  就是在他在这里看到的一个人。
  
  就好像是海岸边一块高大的石头。
  
  粪坑里一块坚定的顽石。
  
  又或者是清风扫过的空谷。
  
  可以说,不论他怎么努力。
  
  可就是这样。
  
  就是这个样子。
  
  劳兴旺的话说完了。
  
  可是对方,却并没有给与他任何的反馈。
  
  更是没有任何的回馈。
  
  这一点看起来。
  
  简直就是让人觉得。
  
  劳兴旺简直就是一顿的输出。
  
  可是却让人觉得。
  
  那是真的一点输出的实力。
  
  都是没有啊。
  
  就在劳兴旺说完这些话之后。
  
  可是对方却是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回馈和反应。
  
  这就让他觉得很是无语了。
  
  自己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甚至可以说。
  
  自己都已经用势力去压着这个李老二了。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咸鱼怎么会一点的反应都是没有呢。
  
  光是这一点。
  
  就是劳兴旺都是有点束手无策了起来。
  
  沉默。
  
  尴尬的沉默。
  
  一分钟。
  
  就这么的过去了。
  
  可是沉默还在继续。
  
  气氛还是在如此的尴尬下去。
  
  两分钟。
  
  劳兴旺整个过程中。
  
  就是这么的看着那个李老二。
  
  似乎,他就是在通过这种方式。
  
  似乎在努力的增加。
  
  让他们的心里压力。
  
  都是在不停的进行累计起来的。
  
  整个过程当中。
  
  甚至可以是说。
  
  劳兴旺在给李老二施加压力的同时。
  
  他却似乎是感觉到了。
  
  自己身上的压力。
  
  也是在逐步的增加起来了。
  
  更是在逐步的增强起来。
  
  似乎,劳兴旺也不知道。
  
  他要继续等到什么时候。
  
  而劳兴旺可以做的。
  
  只能是默默的注视着对方。
  
  似乎是想要通过对方的眼睛。
  
  然后可以逐步增加起来。
  
  自己的无形上的压力。
  
  对的,其原理。
  
  就是类似于,自己曾经听人说过的熬鹰一般。
  
  更是让人觉得。
  
  这个过程中。
  
  无形的压力。
  
  就是在一点点的增加起来的。
  
  这个技巧可以说。
  
  劳兴旺早就是熟能生巧的了。
  
  甚至可以是说。
  
  他在过去的时候。
  
  这个技巧也是反复的使用过了的。
  
  可让劳兴旺没有想到的是。
  
  他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他都是已经这么的看着对方了。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对面这个劳兴旺。
  
  却似乎是完全没有受到的任何的影响的。
  
  更是整个人。
  
  都是没有在意过这里发生的这些事情。
  
  似乎整个过程当中。
  
  李老二都是对于这里的事情。
  
  都是视而不见的。
  
  更是完全没有感受到这里的任何压力的。
  
  而现在劳兴旺只能是感觉到。
  
  熬鹰者,反而是被熬的感觉。
  
  压力也是无形给到了劳兴旺这面。
  
  更是让他整个人。
  
  都是觉得不舒服起来了。
  
  完全是让他一点想说别的想法。
  
  都是暂时被压制了。
  
  劳兴旺也是不懂了。
  
  技巧明明没有问题啊。
  
  自己的操作也是没有问题啊。
  
  可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现在为什么会是这个结果。
  
  为什么这里会是这个样子。
  
  此刻,劳兴旺简直都开始了自我怀疑了起来。
  
  更是有点不太理解。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面对起来这样的一个情况。
  
  可以说,劳兴旺简直都有点不懂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劳兴旺那是什么人啊。
  
  那是就算是跟着王德在一起。
  
  也是可以完全不在乎自己脸皮的存在。
  
  更是完全不会在意。
  
  自己是不是真的傻或什么的。
  
  主打的就是一个。
  
  完全的没皮没脸。
  
  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坚持的。
  
  更是劳兴旺一直在努力的。
  
  所以,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
  
  劳兴旺却并没有放弃。
  
  自我的救赎。
  
  对的,就是劳兴旺这个时候。
  
  他也是没有放弃。
  
  努力的自我救赎的。
  
  所以,在面对这个情况的时候。
  
  劳兴旺第一个想起来的。
  
  那就是,我要自救。
  
  对的,那就是我要自救。
  
  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努力的在思考。
  
  自己要如何的思考。
  
  在这种的情况下。
  
  进行自救。
  
  心里也是在急急分析。
  
  现在这里眼前的情况。
  
  果然,自己想的是对的。
  
  这个李老二。
  
  果然不是一个一般人。
  
  而却是就是一个高手。
  
  却是就是一个有实力的人。
  
  刚刚这一幕。
  
  他已经完全可以清楚的看出来了。
  
  这个李老二应该不是不懂。
  
  自己说的那些话的意思的。
  
  毕竟自己的话都是说的那么明白了。
  
  毕竟,自己都已经是不在乎。
  
  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的。
  
  自己整个人。
  
  别的不说。
  
  就是在这里的时候。
  
  那可是一点点都没有忘记。
  
  自己要表达的意思。
  
  可是让别人没有想到的是。
  
  这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这个李老二。
  
  他不可能是不知道的。
  
  可他为什么还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他为什么现在还在这里。
  
  装的像是十分迷糊的样子。
  
  他是真的迷糊吗。
  
  或者是说他是真的不懂吗。
  
  不可能。
  
  一定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他果然是懂的。
  
  那么,果然啊。
  
  这个李老二。
  
  他确实就是一个高手啊。
  
  对的,就在劳兴旺反复的分析了之后。
  
  他似乎真的得到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个李老二。
  
  他是真的不是什么不懂。
  
  而且,他确实是懂得了自己的意思。
  
  可他就是可以装起来。
  
  做个咸鱼。
  
  甚至可以说,他就是喜欢可以装起来。
  
  让自己看起来。
劳兴旺也算是看人下菜单了。
  
  甚至可以说。
  
  自己在跟劳兴旺这简单的一个开头。
  
  在劳兴旺自己看起来。
  
  自己可算是非常的用心了。
  
  甚至可以说是。
  
  他是真的想了很多的。
  
  而且他的这个话。
  
  可不是随便说的。
  
  更是不是完全就傻傻的对人说的。
  
  这个话当中。
  
  可是直白中带着隐藏。
  
  隐藏中带着婉转。
  
  婉转中带着含蓄。
  
  含蓄中带着警惕。
  
  警惕中带着威胁。
  
  如果不是这个话是劳兴旺自己说的。
  
  他是真的想给自己说的这个话。
  
  去打分的。
  
  这个话可以说。
  
  不论是在语言上。
  
  还是什么事情上面。
  
  都是可以说,真的是做的很好的了。
  
  而且,他也觉得,自己这说的哪里是什么话啊。
  
  这简直就是艺术啊。
  
  可,,,让劳兴旺没有想到的是。
  
  他都已经这么高的语言造诣了。
  
  可是,,,在他面前的一个人。
  
  就是在他在这里看到的一个人。
  
  就好像是海岸边一块高大的石头。
  
  粪坑里一块坚定的顽石。
  
  又或者是清风扫过的空谷。
  
  可以说,不论他怎么努力。
  
  可就是这样。
  
  就是这个样子。
  
  劳兴旺的话说完了。
  
  可是对方,却并没有给与他任何的反馈。
  
  更是没有任何的回馈。
  
  这一点看起来。
  
  简直就是让人觉得。
  
  劳兴旺简直就是一顿的输出。
  
  可是却让人觉得。
  
  那是真的一点输出的实力。
  
  都是没有啊。
  
  就在劳兴旺说完这些话之后。
  
  可是对方却是没有给予他任何的回馈和反应。
  
  这就让他觉得很是无语了。
  
  自己都已经这么努力了。
  
  甚至可以说。
  
  自己都已经用势力去压着这个李老二了。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咸鱼怎么会一点的反应都是没有呢。
  
  光是这一点。
  
  就是劳兴旺都是有点束手无策了起来。
  
  沉默。
  
  尴尬的沉默。
  
  一分钟。
  
  就这么的过去了。
  
  可是沉默还在继续。
  
  气氛还是在如此的尴尬下去。
  
  两分钟。
  
  劳兴旺整个过程中。
  
  就是这么的看着那个李老二。
  
  似乎,他就是在通过这种方式。
  
  似乎在努力的增加。
  
  让他们的心里压力。
  
  都是在不停的进行累计起来的。
  
  整个过程当中。
  
  甚至可以是说。
  
  劳兴旺在给李老二施加压力的同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