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 被迫营业

下载免费读
第896章被迫营业
  
  劳兴旺都没有想到。
  
  他是真的不敢想。
  
  自己此刻的手。
  
  怎么会抓着李老二的手。
  
  这是什么人啊。
  
  这是官府培养出来的。
  
  高情商高手。
  
  对的,就在刚刚李老二的反应。
  
  劳兴旺很自觉的。
  
  在自己脑海中。
  
  给自己模仿出来了。
  
  一出公门中人。
  
  高情商,高智商。
  
  然后努力的营造出来了。
  
  大智若愚的样子。
  
  更是让人觉得。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而既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那么估计,他的身手。
  
  其实就是跟他的心机。
  
  都是一样的。
  
  毕竟,能够在自己死亡凝视之下。
  
  还是能够这样的被动的。
  
  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的。
  
  光是从这一点上。
  
  就是可以看出来。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而李老二的这个名字。
  
  也在劳兴旺的心底。
  
  被无限的拔高了。
  
  毕竟,能够一直用这么简单的名字。
  
  却可以一直这么淡定。
  
  这个时候,劳兴旺不会去怀疑。
  
  这个李老二的身份了。
  
  这个李老二。
  
  现在在劳兴旺的眼中。
  
  那就是绝对是大智若愚的代名词了。
  
  对的,这就是李老二给予劳兴旺。
  
  内心里,最为真实的印象和感觉。
  
  而自己那是什么人啊。
  
  劳兴旺对于自己。
  
  那定位还是十分清楚的。
  
  自己就是一个傻乎乎的。
  
  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就是说,自己是废物。
  
  那也是完全没有太过于夸张的。
  
  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对于自己的清醒认知。
  
  这人至于说,劳兴旺。
  
  能够谈判。
  
  能够处理好事情。
  
  这些什么的。
  
  这些就太过于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毕竟,走的这个破地方。
  
  自然如果仅仅是会讲事情。
  
  只会说话什么的。
  
  说真的,劳兴旺自己都没有觉得。
  
  这是什么厉害的能力。
  
  或者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这种地方。
  
  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
  
  而不是什么厉害的。
  
  能够看出什么东西的眼力见。
  
  自己的眼力见可能在别的地方,是真的厉害。
  
  或者说是,有点能力什么的。
  
  可在这里。
  
  这种能力。
  
  那就真的是不太重要的了。
  
  所以,劳兴旺自己都不觉得。
  
  自己能够有什么真正的实力的。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乖巧的。
  
  一直都是围着王德转了。
  
  正是因为有清晰的实力认知。
  
  所以,劳兴旺从来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更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对于自己错误的判断。
  
  说真的,劳兴旺在去抓李老二手臂的时候。
  
  在去拉起李老二的手的时候。
  
  他真的是没有想好。
  
  更是没有想太多的。
  
  对的,他当时真的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
  
  自己如果不去那么做。
  
  那么很可能。
  
  很可能自己要面临的就是。
  
  王德以及荣谷的那无边的数落。
  
  或者是无边的惩罚。
  
  对的,劳兴旺一直都是觉得。
  
  自己身后,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都是有一种。
  
  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紧迫感。
  
  这就是他们明白的。
  
  不论王德或者荣谷想要他们做什么。
  
  那么他都是要很快的。
  
  甚至可以说。
  
  要努力的让他,能够做到一些事情。
  
  不然的话,别人可能还不会有什么。
  
  但自己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就是劳兴旺的想法。
  
  而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想的。
  
  也是这么做的。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
  
  这么着急的,让他一下子就去抓起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抓住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把李老二拉起来的时候。
  
  说真的,劳兴旺和李老二。
  
  两个人。
  
  竟然心境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
  
  对的,此刻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劳兴旺和李老二的心情。
  
  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点。
  
  李老二。
第章被迫营业劳兴旺都没有想到他是真的不敢想自己此刻的手怎么会抓着李老二的手这是什么人啊这是官府培养出来的高情商高手对的就在刚刚李老二的反应劳兴旺很自觉的在自己脑海中给自己模仿出来了一出公门中人高情商高智商然后努力的营造出来了大智若愚的样子更是让人觉得这个李老二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而既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那么估计他的身手其实就是跟他的心机都是一样的毕竟能够在自己死亡凝视之下还是能够这样的被动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的光是从这一点上就是可以看出来这个李老二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而李老二的这个名字也在劳兴旺的心底被无限的拔高了毕竟能够一直用这么简单的名字却可以一直这么淡定这个时候劳兴旺不会去怀疑这个李老二的身份了这个李老二现在在劳兴旺的眼中那就是绝对是大智若愚的代名词了对的这就是李老二给予劳兴旺内心里最为真实的印象和感觉而自己那是什么人啊劳兴旺对于自己那定位还是十分清楚的自己就是一个傻乎乎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就是说自己是废物那也是完全没有太过于夸张的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对于自己的清醒认知这人至于说劳兴旺能够谈判能够处理好事情这些什么的这些就太过于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毕竟走的这个破地方自然如果仅仅是会讲事情只会说话什么的说真的劳兴旺自己都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厉害的能力或者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毕竟这种地方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而不是什么厉害的能够看出什么东西的眼力见自己的眼力见可能在别的地方是真的厉害或者说是有点能力什么的可在这里这种能力那就真的是不太重要的了所以劳兴旺自己都不觉得自己能够有什么真正的实力的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乖巧的一直都是围着王德转了正是因为有清晰的实力认知所以劳兴旺从来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更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对于自己错误的判断说真的劳兴旺在去抓李老二手臂的时候在去拉起李老二的手的时候他真的是没有想好更是没有想太多的对的他当时真的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去那么做那么很可能很可能自己要面临的就是王德以及荣谷的那无边的数落或者是无边的惩罚对的劳兴旺一直都是觉得自己身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是有一种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紧迫感这就是他们明白的不论王德或者荣谷想要他们做什么那么他都是要很快的甚至可以说要努力的让他能够做到一些事情不然的话别人可能还不会有什么但自己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这就是劳兴旺的想法而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他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么着急的让他一下子就去抓起了李老二的手臂而当他真的抓住了李老二的手臂而当他真的把李老二拉起来的时候说真的劳兴旺和李老二两个人竟然心境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对的此刻竟然不知道为什么劳兴旺和李老二的心情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点李老二这特么的是什么情况这个人为什么要拉我这好烦啊而劳兴旺的想法则是这特么的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拉着他不是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可以拉着他他怎么这么弱不是这怎么这么简单拉着他竟然为什么没有那么难对的此刻劳兴旺拉着李老二竟然没有觉得拉起这个李老二有什么困难这不对啊这完全不对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李老二不是说好的隐藏大佬吗不是应该对于任何事都应该有良好判断的人所以才能一直做到这些事情的吗可是为什么自己拉起来这个李老二的时候劳兴旺竟然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用过什么太多的力气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难道是说自己对于李老二的判断真的是有什么问题不可能啊不应该啊自己明明都是已经判断清楚了这个李老二是什么人自己应该是能够看透的啊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自己可能看错但这手感不应该是有错的啊这拉着李老二的手劳兴旺甚至都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个李老二的力气似乎真的没有太大对的拉着李老二的之前劳兴旺虽然是下意识的反应一切都是因为他的那一种神奇的紧迫感这才不顾一切的就下手了可是他在伸出手的时候就在那万分零一秒的时候下意识还是有个反应的甚至可以说是下意识还是有个算计的那就是这一把拉起来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的毕竟这个李老二的身份在劳兴旺的心里那是真的被无限的拉高了甚至可以说那都是已经被一下子放大了起来按照原来劳兴旺想的是可能他的这一把拉起来的时候那是真的不可能轻松的毕竟人家怎么说都是官府中的隐藏大佬的那么身体怎么可能简单呢对的李老二在劳兴旺到心里地位更是不断的被拉高现在都是已经到了隐藏大佬的地步了毕竟王德的聪明还有那种能够安排大局的时候那都是完全可以看到的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而李老二的强第896章被迫营业
  
  劳兴旺都没有想到。
  
  真敢想。
  
  自己此刻手。
  
  怎么会抓着李老二手。
  
  什么啊。
  
  官府培养出来。
  
  高情商高手。
  
  对就在刚刚李老二反应。
  
  劳兴旺很自觉。
  
  在自己脑海中。
  
  给自己模仿出来。
  
  出公门中。
  
  高情商高智商。
  
  然后努力营造出来。
  
  大智若愚样子。
  
  更让觉得。
  
  李老二。
  
  绝对什么简单角色。
  
  而既然什么简单。
  
  那么估计身手。
  
  其实就跟心机。
  
  都样。
  
  毕竟能够在自己死亡凝视之下。
  
  还能够样被动。
  
  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光从点上。
  
  就可以看出来。
  
  李老二。
  
  绝对那么简单。
  
  而李老二名字。
  
  也在劳兴旺心底。
  
  被无限拔高。
  
  毕竟能够直用么简单名字。
  
  却可以直么淡定。
  
  时候劳兴旺会去怀疑。
  
  李老二身份。
  
  李老二。
  
  现在在劳兴旺眼中。
  
  那就绝对大智若愚代名词。
  
  对就李老二给予劳兴旺。
  
  内心里最为真实印象和感觉。
  
  而自己那什么啊。
  
  劳兴旺对于自己。
  
  那定位还十分清楚。
  
  自己就傻乎乎。
  
  手无缚鸡之力。
  
  就说自己废物。
  
  那也完全没有太过于夸张。
  
  对就劳兴旺对于自己清醒认知。
  
  至于说劳兴旺。
  
  能够谈判。
  
  能够处理事情。
  
  些什么。
  
  些就太过于给自己脸上贴金。
  
  毕竟走破地方。
  
  自然如果仅仅会讲事情。
  
  只会说话什么。
  
  说真劳兴旺自己都没有觉得。
  
  什么厉害能力。
  
  或者多么起事情。
  
  毕竟种地方。
  
  最为重要还实力。
  
  而什么厉害。
  
  能够看出什么东西眼力见。
  
  自己眼力见可能在别地方真厉害。
  
  或者说有点能力什么。
  
  可在里。
  
  种能力。
  
  那就真太重要。
  
  所以劳兴旺自己都觉得。
  
  自己能够有什么真正实力。
  
  然也会么乖巧。
  
  直都围着王德转。
  
  正因为有清晰实力认知。
  
  所以劳兴旺从来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更完全会有什么对于自己错误判断。
  
  说真劳兴旺在去抓李老二手臂时候。
  
  在去拉起李老二手时候。
  
  真没有想。
  
  更没有想太多。
  
  对当时真完全就下意识行为。
  
  因为知道。
  
  自己如果去那么做。
  
  那么很可能。
  
  很可能自己要面临就。
  
  王德以及荣谷那无边数落。
  
  或者无边惩罚。
  
  对劳兴旺直都觉得。
  
  自己身后知道为什么。
  
  直都有种。
  
  让觉得无法理解紧迫感。
  
  就们明白。
  
  论王德或者荣谷想要们做什么。
  
  那么都要很快。
  
  甚至可以说。
  
  要努力让能够做到些事情。
  
  然话别可能还会有什么。
  
  但自己绝对没有果子吃。
  
  就劳兴旺想法。
  
  而对劳兴旺就么想。
  
  也么做。
  
  就在时候。
  
  么着急让下子就去抓起李老二手臂。
  
  而当真抓住李老二手臂。
  
  而当真把李老二拉起来时候。
  
  说真劳兴旺和李老二。
  
  两。
  
  竟然心境上有那么丝丝共同。
  
  对此刻竟然知道为什么。
  
  劳兴旺和李老二心情。
  
  竟然有那么丝丝共同点。
  
  李老二。
  
  特么什么情况。
  
  为什么要拉。
  
  。。。烦啊。
  
  而劳兴旺想法则。
  
  特么什么情况。
  
  谁。
  
  在哪里。
  
  在做什么。
  
  为什么拉着。
  
  怎么回事。
  
  为什么可以拉着。
  
  怎么么。。。弱。
  
  怎么么简单。
  
  拉着竟然为什么没有那么难。
  
  对此刻劳兴旺拉着李老二。
  
  竟然没有觉得。
  
  拉起李老二有什么困难。
  
  。。。对啊。
  
  完全对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
  
  李老二说隐藏大佬。
  
  应该对于任何事都应该有良判断。
  
  所以才能直做到些事情。
  
  可为什么。
  
  自己拉起来李老二时候。
  
  劳兴旺竟然觉得。
  
  自己完全没有用过什么太多力气。
  
  到底什么情况。
  
  难道说自己对于李老二判断。
  
  真有什么问题。
  
  可能啊。
  
  应该啊。
  
  自己明明都已经判断清楚。
  
  李老二什么。
  
  自己应该能够看透啊。
  
  可到底怎么回事。
  
  就算自己可能看错。
  
  但手感应该有错啊。
  
  拉着李老二手。
  
  劳兴旺甚至都有种错觉。
  
  那就李老二力气。
  
  似乎真没有太大。
  
  对拉着李老二之前。
  
  劳兴旺虽然下意识反应。
  
  切都因为那种神奇紧迫感。
  
  才顾切就下手。
  
  可在伸出手时候。
  
  就在那万分零秒时候。
  
  下意识还有反应。
  
  甚至可以说下意识还有算计。
  
  那就把拉起来绝对可能那么简单。
  
  毕竟李老二身份。
  
  在劳兴旺心里。
  
  那真被无限拉高。
  
  甚至可以说那都已经被下子放大起来。
  
  按照原来劳兴旺想。
  
  可能把拉起来时候。
  
  那真可能轻松。
  
  毕竟家怎么说。
  
  都官府中隐藏大佬。
  
  那么身体怎么可能简单呢。
  
  对李老二在劳兴旺到心里。
  
  地位更断被拉高。
  
  现在都已经到隐藏大佬地步。
  
  毕竟王德聪明。
  
  还有那种能够安排大局时候。
  
  那都完全可以看到。
  
  点知道。
  
  而李老二强。
第896章被迫营业
  
  劳兴旺都没有想到。
  
  他是真的不敢想。
  
  自己此刻的手。
  
  怎么会抓着李老二的手。
  
  这是什么人啊。
  
  这是官府培养出来的。
  
  高情商高手。
  
  对的,就在刚刚李老二的反应。
  
  劳兴旺很自觉的。
  
  在自己脑海中。
  
  给自己模仿出来了。
  
  一出公门中人。
  
  高情商,高智商。
  
  然后努力的营造出来了。
  
  大智若愚的样子。
  
  更是让人觉得。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而既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那么估计,他的身手。
  
  其实就是跟他的心机。
  
  都是一样的。
  
  毕竟,能够在自己死亡凝视之下。
  
  还是能够这样的被动的。
  
  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的。
  
  光是从这一点上。
  
  就是可以看出来。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而李老二的这个名字。
  
  也在劳兴旺的心底。
  
  被无限的拔高了。
  
  毕竟,能够一直用这么简单的名字。
  
  却可以一直这么淡定。
  
  这个时候,劳兴旺不会去怀疑。
  
  这个李老二的身份了。
  
  这个李老二。
  
  现在在劳兴旺的眼中。
  
  那就是绝对是大智若愚的代名词了。
  
  对的,这就是李老二给予劳兴旺。
  
  内心里,最为真实的印象和感觉。
  
  而自己那是什么人啊。
  
  劳兴旺对于自己。
  
  那定位还是十分清楚的。
  
  自己就是一个傻乎乎的。
  
  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就是说,自己是废物。
  
  那也是完全没有太过于夸张的。
  
  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对于自己的清醒认知。
  
  这人至于说,劳兴旺。
  
  能够谈判。
  
  能够处理好事情。
  
  这些什么的。
  
  这些就太过于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毕竟,走的这个破地方。
  
  自然如果仅仅是会讲事情。
  
  只会说话什么的。
  
  说真的,劳兴旺自己都没有觉得。
  
  这是什么厉害的能力。
  
  或者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这种地方。
  
  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
  
  而不是什么厉害的。
  
  能够看出什么东西的眼力见。
  
  自己的眼力见可能在别的地方,是真的厉害。
  
  或者说是,有点能力什么的。
  
  可在这里。
  
  这种能力。
  
  那就真的是不太重要的了。
  
  所以,劳兴旺自己都不觉得。
  
  自己能够有什么真正的实力的。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乖巧的。
  
  一直都是围着王德转了。
  
  正是因为有清晰的实力认知。
  
  所以,劳兴旺从来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更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对于自己错误的判断。
  
  说真的,劳兴旺在去抓李老二手臂的时候。
  
  在去拉起李老二的手的时候。
  
  他真的是没有想好。
  
  更是没有想太多的。
  
  对的,他当时真的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
  
  自己如果不去那么做。
  
  那么很可能。
  
  很可能自己要面临的就是。
  
  王德以及荣谷的那无边的数落。
  
  或者是无边的惩罚。
  
  对的,劳兴旺一直都是觉得。
  
  自己身后,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都是有一种。
  
  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紧迫感。
  
  这就是他们明白的。
  
  不论王德或者荣谷想要他们做什么。
  
  那么他都是要很快的。
  
  甚至可以说。
  
  要努力的让他,能够做到一些事情。
  
  不然的话,别人可能还不会有什么。
  
  但自己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就是劳兴旺的想法。
  
  而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想的。
  
  也是这么做的。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
  
  这么着急的,让他一下子就去抓起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抓住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把李老二拉起来的时候。
  
  说真的,劳兴旺和李老二。
  
  两个人。
  
  竟然心境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
  
  对的,此刻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劳兴旺和李老二的心情。
  
  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点。
  
  李老二。
  
  这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这个人为什么要拉我。
  
  这。。。好烦啊。
  
  而劳兴旺的想法则是。
  
  这,,特么的什么情况。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我为什么拉着他。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可以拉着他。
  
  他怎么这么。。。弱。
  
  不是,这怎么这么简单。
  
  拉着他竟然为什么没有那么难。
  
  对的,此刻劳兴旺拉着李老二。
  
  竟然没有觉得。
  
  拉起这个李老二有什么困难。
  
  这。。。不对啊。
  
  这完全不对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李老二不是说好的隐藏大佬吗。
  
  不是应该对于任何事,都应该有良好判断的人。
  
  所以才能一直做到这些事情的吗。
  
  可是,为什么。
  
  自己拉起来这个李老二的时候。
  
  劳兴旺竟然觉得。
  
  自己完全没有用过什么太多的力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是说,自己对于李老二的判断。
  
  真的是有什么问题。
  
  不可能啊。
  
  不应该啊。
  
  自己明明都是已经判断清楚了。
  
  这个李老二是什么人。
  
  自己应该是能够看透的啊。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自己可能看错。
  
  但这手感,不应该是有错的啊。
  
  这,拉着李老二的手。
  
  劳兴旺甚至都有了一种错觉。
第896章被迫营业
  
  劳兴旺都没有想到。
  
  他是真的不敢想。
  
  自己此刻的手。
  
  怎么会抓着李老二的手。
  
  这是什么人啊。
  
  这是官府培养出来的。
  
  高情商高手。
  
  对的,就在刚刚李老二的反应。
  
  劳兴旺很自觉的。
  
  在自己脑海中。
  
  给自己模仿出来了。
  
  一出公门中人。
  
  高情商,高智商。
  
  然后努力的营造出来了。
  
  大智若愚的样子。
  
  更是让人觉得。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而既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那么估计,他的身手。
  
  其实就是跟他的心机。
  
  都是一样的。
  
  毕竟,能够在自己死亡凝视之下。
  
  还是能够这样的被动的。
  
  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的。
  
  光是从这一点上。
  
  就是可以看出来。
  
  这个李老二。
  
  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而李老二的这个名字。
  
  也在劳兴旺的心底。
  
  被无限的拔高了。
  
  毕竟,能够一直用这么简单的名字。
  
  却可以一直这么淡定。
  
  这个时候,劳兴旺不会去怀疑。
  
  这个李老二的身份了。
  
  这个李老二。
  
  现在在劳兴旺的眼中。
  
  那就是绝对是大智若愚的代名词了。
  
  对的,这就是李老二给予劳兴旺。
  
  内心里,最为真实的印象和感觉。
  
  而自己那是什么人啊。
  
  劳兴旺对于自己。
  
  那定位还是十分清楚的。
  
  自己就是一个傻乎乎的。
  
  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就是说,自己是废物。
  
  那也是完全没有太过于夸张的。
  
  对的,这就是劳兴旺对于自己的清醒认知。
  
  这人至于说,劳兴旺。
  
  能够谈判。
  
  能够处理好事情。
  
  这些什么的。
  
  这些就太过于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毕竟,走的这个破地方。
  
  自然如果仅仅是会讲事情。
  
  只会说话什么的。
  
  说真的,劳兴旺自己都没有觉得。
  
  这是什么厉害的能力。
  
  或者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这种地方。
  
  最为重要的,还是实力。
  
  而不是什么厉害的。
  
  能够看出什么东西的眼力见。
  
  自己的眼力见可能在别的地方,是真的厉害。
  
  或者说是,有点能力什么的。
  
  可在这里。
  
  这种能力。
  
  那就真的是不太重要的了。
  
  所以,劳兴旺自己都不觉得。
  
  自己能够有什么真正的实力的。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乖巧的。
  
  一直都是围着王德转了。
  
  正是因为有清晰的实力认知。
  
  所以,劳兴旺从来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更是完全不会有什么对于自己错误的判断。
  
  说真的,劳兴旺在去抓李老二手臂的时候。
  
  在去拉起李老二的手的时候。
  
  他真的是没有想好。
  
  更是没有想太多的。
  
  对的,他当时真的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行为。
  
  因为他知道。
  
  自己如果不去那么做。
  
  那么很可能。
  
  很可能自己要面临的就是。
  
  王德以及荣谷的那无边的数落。
  
  或者是无边的惩罚。
  
  对的,劳兴旺一直都是觉得。
  
  自己身后,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都是有一种。
  
  让人觉得无法理解的紧迫感。
  
  这就是他们明白的。
  
  不论王德或者荣谷想要他们做什么。
  
  那么他都是要很快的。
  
  甚至可以说。
  
  要努力的让他,能够做到一些事情。
  
  不然的话,别人可能还不会有什么。
  
  但自己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这就是劳兴旺的想法。
  
  而对的,劳兴旺就是这么想的。
  
  也是这么做的。
  
  他就是在这个时候。
  
  这么着急的,让他一下子就去抓起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抓住了李老二的手臂。
  
  而当他真的把李老二拉起来的时候。
  
  说真的,劳兴旺和李老二。
  
  两个人。
  
  竟然心境上,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
  
  对的,此刻竟然不知道为什么。
  
  劳兴旺和李老二的心情。
  
  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共同点。
  
  李老二。
  
  这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这个人为什么要拉我。
  
  这。。。好烦啊。
  
  而劳兴旺的想法则是。
  
  这,,特么的什么情况。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做什么。
  
  我为什么拉着他。
  
  不是,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可以拉着他。
  
  他怎么这么。。。弱。
  
  不是,这怎么这么简单。
  
  拉着他竟然为什么没有那么难。
  
  对的,此刻劳兴旺拉着李老二。
  
  竟然没有觉得。
  
  拉起这个李老二有什么困难。
  
  这。。。不对啊。
  
  这完全不对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李老二不是说好的隐藏大佬吗。
  
  不是应该对于任何事,都应该有良好判断的人。
  
  所以才能一直做到这些事情的吗。
  
  可是,为什么。
  
  自己拉起来这个李老二的时候。
  
  劳兴旺竟然觉得。
  
  自己完全没有用过什么太多的力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是说,自己对于李老二的判断。
  
  真的是有什么问题。
  
  不可能啊。
  
  不应该啊。
  
  自己明明都是已经判断清楚了。
  
  这个李老二是什么人。
  
  自己应该是能够看透的啊。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自己可能看错。
  
  但这手感,不应该是有错的啊。
  
  这,拉着李老二的手。
  
  劳兴旺甚至都有了一种错觉。
  
  那就是这个李老二的力气。
  
  似乎真的没有太大。
  
  对的,拉着李老二的之前。
  
  劳兴旺虽然是下意识的反应。
  
  一切都是因为他的那一种神奇的紧迫感。
  
  这才不顾一切的就下手了。
  
  可是他在伸出手的时候。
  
  就在那万分零一秒的时候。
  
  下意识还是有个反应的。
  
  甚至可以说是,下意识还是有个算计的。
  
  那就是,这一把拉起来,绝对不可能那么简单的。
  
  毕竟,这个李老二的身份。
  
  在劳兴旺的心里。
  
  那是真的被无限的拉高了。
  
  甚至可以说,那都是已经被一下子放大了起来。
  
  按照原来劳兴旺想的是。
  
  可能他的这一把拉起来的时候。
  
  那是真的不可能轻松的。
  
  毕竟,人家怎么说。
  
  都是官府中的隐藏大佬的。
  
  那么身体怎么可能简单呢。
  
  对的,李老二在劳兴旺到心里。
  
  地位更是不断的被拉高。
  
  现在都是已经到了隐藏大佬的地步了。
  
  毕竟,王德的聪明。
  
  还有那种能够安排大局的时候。
  
  那都是完全可以看到的。
  
  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而李老二的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