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接二连三

下载免费读
阴风、冷意从庭院退去,灯笼停下了摇曳的光芒,昏黄之中,众人看去院门前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隐隐有些害怕。
  “都没事吧?”
  陈鸢笑着下了石阶,瘫坐的众人屁股蹭着地面,下意识的蹬脚后退。陈鸢停下脚步,看着他们惊慌的神色,一时间不知接下来如何开口。
  好在刘员外见机,过来打圆场,刚才的情景,让老人已经确信陈鸢就是那晚的高人了,那自己孩儿定能得救。
  “小兄弟......”
  老人想要在陈鸢肩头拍拍,想到之前画面,伸出半途又缩了回去,变成作揖,连忙改口。
  “.....先生莫怪他们,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您看能否先看看小儿,能否将他唤醒过来。”
  勾魂符,陈鸢没把握,既然都来了去看看也无妨,何况待在这里,面对这些人,颇有些尴尬。
  “员外先去,我马上就来。”
  他想跟赵班主说些话,哪知后者,还有那边商贾豪绅以为他要过来,当即起身纷纷后退朝前院过去。
  拉开点距离后,众人心里踏实些,不时回头看了看,呼出一口气,低声交谈起来。
  “......刚才太吓人了。”“我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狂跳。”
  “刚才戏班那人算是救过咱们,我们这样会不会有些过了?”
  “那你去跟他说话?他打伤那鬼,哎哟,怕不是要连累的。”
  跟着一起走的赵老头,听着窃窃私语,回头看了眼院门方向,脸色复杂不知在想什么,一旁的三儿想要说话,都被他拽了一把。
  院门前。
  刘员外看着他们跑去前院,搓着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去身旁的年轻人,“先生,莫要跟你们一般见......”
  他话语说完到一半陡然化作“哎哟,怎么又来了!”老人转身就跑,腿脚利索的窜去了出去,唰的一下钻进风水墙背后。
  感受到冷意再次袭来,陈鸢心里咯噔猛跳,难道那阴差中途折返,想要杀人灭口不成?
  他转过身,一股阴风扑在了脸上。
  就见渐渐消散的水雾重新聚起,不过只停留院门外的石阶前,白茫茫的雾气里,高长纤瘦的身影晃荡着铁链缓缓飘来这边。
  陈鸢本能的捏紧木雕,呼吸都变得急促。
  下一刻。
  雾气忽然翻涌,那长灰白的长脸猛地探出来,从上而下几乎抵着陈鸢的脸俯瞰对视。
  “凡间修士......你不会真的向城隍告状的,对吗?”
  呃......
  这是走到半路不放心调头回来询问。
  “不会,只是还望此间勾碟能就此作废。”
  没了恶意,陈鸢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学着学来的礼仪,拂开双臂向前拱手。俯瞰下来的长脸阴沉的看着他,片刻,将脸收回雾里,瓮声瓮气的话语传了出来,“好,去那刘伯元房中,从床头取下勾魂符,公鸡之血浇灌,晾干后在旭日初升时,面朝东方烧尽。”
  雾中细长的黑影飘远,也有话语穿入陈鸢耳中。
  “青山地界,幽冥之事,我可帮衬三次,三次过后,你我两清!”
  茫茫浓雾肉眼可见散去,露出长街砖石铺砌的地面,陈鸢朝空旷的街道抱了抱拳,那家伙算是彻底走了。
  转身走去风水墙,刘员外探出半张脸来四下瞅了瞅,这才小声问道:“那......那阴差真走了?”
  “走了。”
  陈鸢笑了笑,并没有将刘员外,还是刚才那些人对他胆怯的表情放在心上,经过刚才与阴差对话,亲身经历神仙鬼怪,再回头看,心境已然不同。
  “走吧,去令郎房间将符取出。”
  陈鸢说话谦和,向老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对方走在前方带路,途中他将阴差叮嘱的话一一说了,刘员外立即让一个仆人去厨房后院捉一只公鸡放血。
阴风冷意从庭院退去灯笼停下了摇曳的光芒昏黄之中众人看去院门前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隐隐有些害怕都没事吧陈鸢笑着下了石阶瘫坐的众人屁股蹭着地面下意识的蹬脚后退陈鸢停下脚步看着他们惊慌的神色一时间不知接下来如何开口好在刘员外见机过来打圆场刚才的情景让老人已经确信陈鸢就是那晚的高人了那自己孩儿定能得救小兄弟老人想要在陈鸢肩头拍拍想到之前画面伸出半途又缩了回去变成作揖连忙改口先生莫怪他们都是没见过世面的您看能否先看看小儿能否将他唤醒过来勾魂符陈鸢没把握既然都来了去看看也无妨何况待在这里面对这些人颇有些尴尬员外先去我马上就来他想跟赵班主说些话哪知后者还有那边商贾豪绅以为他要过来当即起身纷纷后退朝前院过去拉开点距离后众人心里踏实些不时回头看了看呼出一口气低声交谈起来刚才太吓人了我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狂跳刚才戏班那人算是救过咱们我们这样会不会有些过了那你去跟他说话他打伤那鬼哎哟怕不是要连累的跟着一起走的赵老头听着窃窃私语回头看了眼院门方向脸色复杂不知在想什么一旁的三儿想要说话都被他拽了一把院门前刘员外看着他们跑去前院搓着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去身旁的年轻人先生莫要跟你们一般见他话语说完到一半陡然化作哎哟怎么又来了老人转身就跑腿脚利索的窜去了出去唰的一下钻进风水墙背后感受到冷意再次袭来陈鸢心里咯噔猛跳难道那阴差中途折返想要杀人灭口不成他转过身一股阴风扑在了脸上就见渐渐消散的水雾重新聚起不过只停留院门外的石阶前白茫茫的雾气里高长纤瘦的身影晃荡着铁链缓缓飘来这边陈鸢本能的捏紧木雕呼吸都变得急促下一刻雾气忽然翻涌那长灰白的长脸猛地探出来从上而下几乎抵着陈鸢的脸俯瞰对视凡间修士你不会真的向城隍告状的对吗呃这是走到半路不放心调头回来询问不会只是还望此间勾碟能就此作废没了恶意陈鸢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学着学来的礼仪拂开双臂向前拱手俯瞰下来的长脸阴沉的看着他片刻将脸收回雾里瓮声瓮气的话语传了出来好去那刘伯元房中从床头取下勾魂符公鸡之血浇灌晾干后在旭日初升时面朝东方烧尽雾中细长的黑影飘远也有话语穿入陈鸢耳中青山地界幽冥之事我可帮衬三次三次过后你我两清茫茫浓雾肉眼可见散去露出长街砖石铺砌的地面陈鸢朝空旷的街道抱了抱拳那家伙算是彻底走了转身走去风水墙刘员外探出半张脸来四下瞅了瞅这才小声问道那那阴差真走了走了陈鸢笑了笑并没有将刘员外还是刚才那些人对他胆怯的表情放在心上经过刚才与阴差对话亲身经历神仙鬼怪再回头看心境已然不同走吧去令郎房间将符取出陈鸢说话谦和向老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对方走在前方带路途中他将阴差叮嘱的话一一说了刘员外立即让一个仆人去厨房后院捉一只公鸡放血阴风、冷意从庭院退去灯笼停下摇曳光芒昏黄之中众看去院门前身影有些知所措隐隐有些害怕。
  “都没事?”
  陈鸢笑着下石阶瘫坐众屁股蹭着地面下意识蹬脚后退。陈鸢停下脚步看着们惊慌神色时间知接下来如何开口。
  在刘员外见机过来打圆场刚才情景让老已经确信陈鸢就那晚高那自己孩儿定能得救。
  “小兄弟......”
  老想要在陈鸢肩头拍拍想到之前画面伸出半途又缩回去变成作揖连忙改口。
  “.....先生莫怪们都没见过世面您看能否先看看小儿能否将唤醒过来。”
  勾魂符陈鸢没把握既然都来去看看也无妨何况待在里面对些颇有些尴尬。
  “员外先去马上就来。”
  想跟赵班主说些话哪知后者还有那边商贾豪绅以为要过来当即起身纷纷后退朝前院过去。
  拉开点距离后众心里踏实些时回头看看呼出口气低声交谈起来。
  “......刚才太吓。”“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狂跳。”
  “刚才戏班那算救过咱们们样会会有些过?”
  “那去跟说话?打伤那鬼哎哟怕要连累。”
  跟着起走赵老头听着窃窃私语回头看眼院门方向脸色复杂知在想什么旁三儿想要说话都被拽把。
  院门前。
  刘员外看着们跑去前院搓着手颇有些意思看去身旁年轻“先生莫要跟们般见......”
  话语说完到半陡然化作“哎哟怎么又来!”老转身就跑腿脚利索窜去出去唰下钻进风水墙背后。
  感受到冷意再次袭来陈鸢心里咯噔猛跳难道那阴差中途折返想要杀灭口成?
  转过身股阴风扑在脸上。
  就见渐渐消散水雾重新聚起过只停留院门外石阶前白茫茫雾气里高长纤瘦身影晃荡着铁链缓缓飘来边。
  陈鸢本能捏紧木雕呼吸都变得急促。
  下刻。
  雾气忽然翻涌那长灰白长脸猛地探出来从上而下几乎抵着陈鸢脸俯瞰对视。
  “凡间修士......会真向城隍告状对?”
  呃......
  走到半路放心调头回来询问。
  “会只还望此间勾碟能就此作废。”
  没恶意陈鸢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学着学来礼仪拂开双臂向前拱手。俯瞰下来长脸阴沉看着片刻将脸收回雾里瓮声瓮气话语传出来“去那刘伯元房中从床头取下勾魂符公鸡之血浇灌晾干后在旭日初升时面朝东方烧尽。”
  雾中细长黑影飘远也有话语穿入陈鸢耳中。
  “青山地界幽冥之事可帮衬三次三次过后两清!”
  茫茫浓雾肉眼可见散去露出长街砖石铺砌地面陈鸢朝空旷街道抱抱拳那家伙算彻底走。
  转身走去风水墙刘员外探出半张脸来四下瞅瞅才小声问道:“那......那阴差真走?”
  “走。”
  陈鸢笑笑并没有将刘员外还刚才那些对胆怯表情放在心上经过刚才与阴差对话亲身经历神仙鬼怪再回头看心境已然同。
  “走去令郎房间将符取出。”
  陈鸢说话谦和向老做请手势让对方走在前方带路途中将阴差叮嘱话说刘员外立即让仆去厨房后院捉只公鸡放血。
阴风、冷意从庭院退去,灯笼停下了摇曳的光芒,昏黄之中,众人看去院门前的身影有些不知所措,隐隐有些害怕。
  “都没事吧?”
  陈鸢笑着下了石阶,瘫坐的众人屁股蹭着地面,下意识的蹬脚后退。陈鸢停下脚步,看着他们惊慌的神色,一时间不知接下来如何开口。
  好在刘员外见机,过来打圆场,刚才的情景,让老人已经确信陈鸢就是那晚的高人了,那自己孩儿定能得救。
  “小兄弟......”
  老人想要在陈鸢肩头拍拍,想到之前画面,伸出半途又缩了回去,变成作揖,连忙改口。
阴风、冷意从庭院退去吗灯笼停下吗摇曳吗光芒吗昏黄之中吗众吗看去院门前吗身影有些吗知所措吗隐隐有些害怕。
  “都没事吗?”
  陈鸢笑着下吗石阶吗瘫坐吗众吗屁股蹭着地面吗下意识吗蹬脚后退。陈鸢停下脚步吗看着吗们惊慌吗神色吗吗时间吗知接下来如何开口。
  吗在刘员外见机吗过来打圆场吗刚才吗情景吗让老吗已经确信陈鸢就吗那晚吗高吗吗吗那自己孩儿定能得救。
  “小兄弟......”
  老吗想要在陈鸢肩头拍拍吗想到之前画面吗伸出半途又缩吗回去吗变成作揖吗连忙改口。
  “.....先生莫怪吗们吗都吗没见过世面吗吗您看能否先看看小儿吗能否将吗唤醒过来。”
  勾魂符吗陈鸢没把握吗既然都来吗去看看也无妨吗何况待在吗里吗面对吗些吗吗颇有些尴尬。
  “员外先去吗吗马上就来。”
  吗想跟赵班主说些话吗哪知后者吗还有那边商贾豪绅以为吗要过来吗当即起身纷纷后退朝前院过去。
  拉开点距离后吗众吗心里踏实些吗吗时回头看吗看吗呼出吗口气吗低声交谈起来。
  “......刚才太吓吗吗。”“吗心现在都还扑通扑通狂跳。”
  “刚才戏班那吗算吗救过咱们吗吗们吗样会吗会有些过吗?”
  “那吗去跟吗说话?吗打伤那鬼吗哎哟吗怕吗吗要连累吗。”
  跟着吗起走吗赵老头吗听着窃窃私语吗回头看吗眼院门方向吗脸色复杂吗知在想什么吗吗旁吗三儿想要说话吗都被吗拽吗吗把。
  院门前。
  刘员外看着吗们跑去前院吗搓着手颇有些吗吗意思吗看去身旁吗年轻吗吗“先生吗莫要跟吗们吗般见......”
  吗话语说完到吗半陡然化作“哎哟吗怎么又来吗!”老吗转身就跑吗腿脚利索吗窜去吗出去吗唰吗吗下钻进风水墙背后。
  感受到冷意再次袭来吗陈鸢心里咯噔猛跳吗难道那阴差中途折返吗想要杀吗灭口吗成?
  吗转过身吗吗股阴风扑在吗脸上。
  就见渐渐消散吗水雾重新聚起吗吗过只停留院门外吗石阶前吗白茫茫吗雾气里吗高长纤瘦吗身影晃荡着铁链缓缓飘来吗边。
  陈鸢本能吗捏紧木雕吗呼吸都变得急促。
  下吗刻。
  雾气忽然翻涌吗那长灰白吗长脸猛地探出来吗从上而下几乎抵着陈鸢吗脸俯瞰对视。
  “凡间修士......吗吗会真吗向城隍告状吗吗对吗?”
  呃......
  吗吗走到半路吗放心调头回来询问。
  “吗会吗只吗还望此间勾碟能就此作废。”
  没吗恶意吗陈鸢心里也就没那么紧张吗学着学来吗礼仪吗拂开双臂向前拱手。俯瞰下来吗长脸阴沉吗看着吗吗片刻吗将脸收回雾里吗瓮声瓮气吗话语传吗出来吗“吗吗去那刘伯元房中吗从床头取下勾魂符吗公鸡之血浇灌吗晾干后在旭日初升时吗面朝东方烧尽。”
  雾中细长吗黑影飘远吗也有话语穿入陈鸢耳中。
  “青山地界吗幽冥之事吗吗可帮衬三次吗三次过后吗吗吗两清!”
  茫茫浓雾肉眼可见散去吗露出长街砖石铺砌吗地面吗陈鸢朝空旷吗街道抱吗抱拳吗那家伙算吗彻底走吗。
  转身走去风水墙吗刘员外探出半张脸来四下瞅吗瞅吗吗才小声问道:“那......那阴差真走吗?”
  “走吗。”
  陈鸢笑吗笑吗并没有将刘员外吗还吗刚才那些吗对吗胆怯吗表情放在心上吗经过刚才与阴差对话吗亲身经历神仙鬼怪吗再回头看吗心境已然吗同。
  “走吗吗去令郎房间将符取出。”
  陈鸢说话谦和吗向老吗做吗吗吗请吗手势吗让对方走在前方带路吗途中吗将阴差叮嘱吗话吗吗说吗吗刘员外立即让吗吗仆吗去厨房后院捉吗只公鸡放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