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野狗

下载免费读
  “死……死……啊啊……”
  李远山被黑气笼罩,看不清表情,晃晃悠悠的举步走向陈鸢,双手血管、青筋犹如蚯蚓凸显皮表呈出紫色,落下的步履挨去地面的瞬间,猛地一蹬,黑气里,他面容狰狞,怒吼:“死啊——”
  身形轰的冲出直线,犹如炮弹般轰了出去,沿途都卷起烟尘来。
  陈鸢饶是有准备,也跟不上对方速度,堪堪跨步后退,那冲来的身影已经撞在了他身前,猛烈的摇晃,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只是视野在不断跟对方拉远,然后重重砸在院墙上,瞪圆的目光变得模糊。
  鲜血冲出口鼻,溅在了木雕上,难以察觉的迅速渗了进去。
  他想动,可四肢僵硬麻木,根本动弹不了,听觉也变得紊乱,全是嗡嗡作响。只能呆呆的看着那满脸黑煞之气的男人晃晃悠悠的垂着满是血水的双手一步步靠近,
  嗡嗡......
  ‘妈的……还是打不过……’
  ……嗡嗡嗡
  “徒儿哎……谁打我徒儿……”
  嗡嗡乱响的耳边,有着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在响,陈鸢抬了抬沉沉的眼帘,模糊的视野之中,一道身影又蹦又跳的跑进院门,朝这边轰然冲来。
  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听得出,那是疯老头。
  “师父……”
  陈鸢奋力动了一下,身子从坐靠墙壁变成侧在地上,视野之中,冲来的破烂身影已经和那怪人打在了一起。
  疯老头“啊啊啊”乱叫,伸手隔空一抓,檐下的木柱顿时显出五指印,轰的被拉出房檐,直接砸在了怪人身上。
  李远山没有疼痛般结结实实硬抗下来,柱子发出渗人的碎响硬生生在他身上撞的粉碎,身形炮弹般扑向疯老头将他抱住一路推行,撞在连接风水墙一侧的墙壁,轰然砸出一个大洞,砖块、粉尘洒落一地。
  轰然的巨响又从前院响彻,那边传来护院、仆人的嘶喊惨叫时,相隔的风水墙轰的碎裂倒塌,两道纠缠的身影冲出弥漫的灰尘,疯老头不耐烦的一掌推出,空气仿佛震出波纹,那边的李远山衣袍撕裂,挥舞的一条手臂拖着血线掀上半空。
  他身形落地,转眼间再次冲上,不要命的贴近疯老头,单拳没有章法的挥打,老头也被砸了几下,跌跌撞撞的后退捂去腹部,之前割裂的伤口,在刚才打斗里再次流出鲜血。
  “哎哟哟……”疯老头到底是神智不清,感受到伤口疼痛,注意力偏转开去,被李远山一拳拳打在脸上,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死……
  死死死……
  哈哈哈……儿子,看到了吗,刘府所有人都要下来陪你了……哈哈……
  “师父……”
  不远,陈鸢看着老头坐在地上被一拳一拳轰在脸上,心里不知怎的泛起了一阵酸楚,扭动身子挣扎着,伸手抓去遗落地上的木雕,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艰难站起身,满是鲜血的嘴唇不停嚅着,疯狂念着驱使的法诀。
  可关公木雕依旧没有反应。
  “显灵啊……显灵啊……”
  双手捏着木雕开始摇晃,他声音渐渐变得暴躁。
  “……再不显灵,我烧了你——”
  夜风‘呼’地吹过了庭院。
  ……
  呯!
  呯!
  一拳拳挥打老人侧脸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不知疼痛的身子忽然感受到了风吹来的凉意,他站直回头,四处挂着的灯笼吱嘎吱嘎的摇晃。
  呼——
  那是某中东西带起的风声,昏暗中,仿佛巨大的刀面晃过光芒显出上面蜿蜒的青龙。
  躲在远处花圃、假山后的几道身影忽然感觉身子沉了沉,胆怯的目光里,隐隐看到了青光乍现,好像有巨大的东西隐匿黑暗之中,渐渐看清楚那东西,赵老头、大师兄等人张大了嘴,再难以合上。
死死啊啊李远山被黑气笼罩看不清表情晃晃悠悠的举步走向陈鸢双手血管青筋犹如蚯蚓凸显皮表呈出紫色落下的步履挨去地面的瞬间猛地一蹬黑气里他面容狰狞怒吼死啊身形轰的冲出直线犹如炮弹般轰了出去沿途都卷起烟尘来陈鸢饶是有准备也跟不上对方速度堪堪跨步后退那冲来的身影已经撞在了他身前猛烈的摇晃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只是视野在不断跟对方拉远然后重重砸在院墙上瞪圆的目光变得模糊鲜血冲出口鼻溅在了木雕上难以察觉的迅速渗了进去他想动可四肢僵硬麻木根本动弹不了听觉也变得紊乱全是嗡嗡作响只能呆呆的看着那满脸黑煞之气的男人晃晃悠悠的垂着满是血水的双手一步步靠近嗡嗡妈的还是打不过嗡嗡嗡徒儿哎谁打我徒儿嗡嗡乱响的耳边有着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在响陈鸢抬了抬沉沉的眼帘模糊的视野之中一道身影又蹦又跳的跑进院门朝这边轰然冲来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听得出那是疯老头师父陈鸢奋力动了一下身子从坐靠墙壁变成侧在地上视野之中冲来的破烂身影已经和那怪人打在了一起疯老头啊啊啊乱叫伸手隔空一抓檐下的木柱顿时显出五指印轰的被拉出房檐直接砸在了怪人身上李远山没有疼痛般结结实实硬抗下来柱子发出渗人的碎响硬生生在他身上撞的粉碎身形炮弹般扑向疯老头将他抱住一路推行撞在连接风水墙一侧的墙壁轰然砸出一个大洞砖块粉尘洒落一地轰然的巨响又从前院响彻那边传来护院仆人的嘶喊惨叫时相隔的风水墙轰的碎裂倒塌两道纠缠的身影冲出弥漫的灰尘疯老头不耐烦的一掌推出空气仿佛震出波纹那边的李远山衣袍撕裂挥舞的一条手臂拖着血线掀上半空他身形落地转眼间再次冲上不要命的贴近疯老头单拳没有章法的挥打老头也被砸了几下跌跌撞撞的后退捂去腹部之前割裂的伤口在刚才打斗里再次流出鲜血哎哟哟疯老头到底是神智不清感受到伤口疼痛注意力偏转开去被李远山一拳拳打在脸上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死死死死哈哈哈儿子看到了吗刘府所有人都要下来陪你了哈哈师父不远陈鸢看着老头坐在地上被一拳一拳轰在脸上心里不知怎的泛起了一阵酸楚扭动身子挣扎着伸手抓去遗落地上的木雕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艰难站起身满是鲜血的嘴唇不停嚅着疯狂念着驱使的法诀可关公木雕依旧没有反应显灵啊显灵啊双手捏着木雕开始摇晃他声音渐渐变得暴躁再不显灵我烧了你夜风呼地吹过了庭院呯呯一拳拳挥打老人侧脸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不知疼痛的身子忽然感受到了风吹来的凉意他站直回头四处挂着的灯笼吱嘎吱嘎的摇晃呼那是某中东西带起的风声昏暗中仿佛巨大的刀面晃过光芒显出上面蜿蜒的青龙躲在远处花圃假山后的几道身影忽然感觉身子沉了沉胆怯的目光里隐隐看到了青光乍现好像有巨大的东西隐匿黑暗之中渐渐看清楚那东西赵老头大师兄等人张大了嘴再难以合上那边李远山丢下疯老头看去杂乱的花坛间的陈鸢一手捏着木雕垂在身侧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咧嘴朝他笑了起来黑气缭绕的脸下意识的慢慢仰起望去对方上方顷刻黑暗里高达数丈金甲绿袍的虚影渐渐显出轮廓手中一柄青龙拄在地上抚去颔下美髯呵陈鸢咧嘴笑了一下摇摇晃晃迈开脚步手中木雕渐渐抬了起来笑声渐渐拔高笑声里手臂抬起哼哼哈哈哈笑声陡然停下陈鸢跨出一步发出啊的怒吼挥开的臂膀捏着木雕猛地挥斩而下他声音响起的同时那四丈巨人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手中巨兵呼啸搅起了风雷狠狠劈在地面轰一轮巨大的刀光立地而行划过空气瞬间从李远山身上穿过脸上盘踞的黑气轰然四散开来站立的身形他魂魄都差点飞出来青光一闪而过巨大的虚影消散的一刻陈鸢摇晃两下瘫坐去了地上夜风呜咽只剩死寂一片的庭院  “死……死……啊啊……”
  李远山被黑气笼罩看清表情晃晃悠悠举步走向陈鸢双手血管、青筋犹如蚯蚓凸显皮表呈出紫色落下步履挨去地面瞬间猛地蹬黑气里面容狰狞怒吼:“死啊——”
  身形轰冲出直线犹如炮弹般轰出去沿途都卷起烟尘来。
  陈鸢饶有准备也跟上对方速度堪堪跨步后退那冲来身影已经撞在身前猛烈摇晃已经感觉到痛只视野在断跟对方拉远然后重重砸在院墙上瞪圆目光变得模糊。
  鲜血冲出口鼻溅在木雕上难以察觉迅速渗进去。
  想动可四肢僵硬麻木根本动弹听觉也变得紊乱全嗡嗡作响。只能呆呆看着那满脸黑煞之气男晃晃悠悠垂着满血水双手步步靠近
  嗡嗡......
  ‘妈……还打过……’
  ……嗡嗡嗡
  “徒儿哎……谁打徒儿……”
  嗡嗡乱响耳边有着道苍老嘶哑声音在响陈鸢抬抬沉沉眼帘模糊视野之中道身影又蹦又跳跑进院门朝边轰然冲来。
  看得很清楚但听得出那疯老头。
  “师父……”
  陈鸢奋力动下身子从坐靠墙壁变成侧在地上视野之中冲来破烂身影已经和那怪打在起。
  疯老头“啊啊啊”乱叫伸手隔空抓檐下木柱顿时显出五指印轰被拉出房檐直接砸在怪身上。
  李远山没有疼痛般结结实实硬抗下来柱子发出渗碎响硬生生在身上撞粉碎身形炮弹般扑向疯老头将抱住路推行撞在连接风水墙侧墙壁轰然砸出大洞砖块、粉尘洒落地。
  轰然巨响又从前院响彻那边传来护院、仆嘶喊惨叫时相隔风水墙轰碎裂倒塌两道纠缠身影冲出弥漫灰尘疯老头耐烦掌推出空气仿佛震出波纹那边李远山衣袍撕裂挥舞条手臂拖着血线掀上半空。
  身形落地转眼间再次冲上要命贴近疯老头单拳没有章法挥打老头也被砸几下跌跌撞撞后退捂去腹部之前割裂伤口在刚才打斗里再次流出鲜血。
  “哎哟哟……”疯老头到底神智清感受到伤口疼痛注意力偏转开去被李远山拳拳打在脸上根本没有停下来意思。
  死……
  死死死……
  哈哈哈……儿子看到刘府所有都要下来陪……哈哈……
  “师父……”
  远陈鸢看着老头坐在地上被拳拳轰在脸上心里知怎泛起阵酸楚扭动身子挣扎着伸手抓去遗落地上木雕靠着墙壁点点艰难站起身满鲜血嘴唇停嚅着疯狂念着驱使法诀。
  可关公木雕依旧没有反应。
  “显灵啊……显灵啊……”
  双手捏着木雕开始摇晃声音渐渐变得暴躁。
  “……再显灵烧——”
  夜风‘呼’地吹过庭院。
  ……
  呯!
  呯!
  拳拳挥打老侧脸身影忽然停下来知疼痛身子忽然感受到风吹来凉意站直回头四处挂着灯笼吱嘎吱嘎摇晃。
  呼——
  那某中东西带起风声昏暗中仿佛巨大刀面晃过光芒显出上面蜿蜒青龙。
  躲在远处花圃、假山后几道身影忽然感觉身子沉沉胆怯目光里隐隐看到青光乍现像有巨大东西隐匿黑暗之中渐渐看清楚那东西赵老头、大师兄等张大嘴再难以合上。
  那边李远山丢下疯老头看去杂乱花坛间陈鸢手捏着木雕垂在身侧口口喘着粗气咧嘴朝笑起来。
  黑气缭绕脸下意识慢慢仰起望去对方上方。
  顷刻。
  黑暗里高达数丈金甲绿袍虚影渐渐显出轮廓手中柄青龙拄在地上抚去颔下美髯。
  呵......
  陈鸢咧嘴笑下摇摇晃晃迈开脚步手中木雕渐渐抬起来笑声渐渐拔高笑声里手臂抬起。
  哼哼.......哈哈哈……
  笑声陡然停下陈鸢跨出步发出:“啊——”怒吼挥开臂膀捏着木雕猛地挥斩而下!
  声音响起同时。
  那四丈巨做出同样动作手中巨兵呼啸搅起风雷狠狠劈在地面。
  轰!
  轮巨大刀光立地而行划过空气瞬间从李远山身上穿过脸上盘踞黑气轰然四散开来站立身形魂魄都差点飞出来。
  青光闪而过巨大虚影消散刻陈鸢摇晃两下瘫坐去地上。
  夜风呜咽。
  只剩死寂片庭院。
  “死……死……啊啊……”
  李远山被黑气笼罩,看不清表情,晃晃悠悠的举步走向陈鸢,双手血管、青筋犹如蚯蚓凸显皮表呈出紫色,落下的步履挨去地面的瞬间,猛地一蹬,黑气里,他面容狰狞,怒吼:“死啊——”
  身形轰的冲出直线,犹如炮弹般轰了出去,沿途都卷起烟尘来。
  陈鸢饶是有准备,也跟不上对方速度,堪堪跨步后退,那冲来的身影已经撞在了他身前,猛烈的摇晃,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只是视野在不断跟对方拉远,然后重重砸在院墙上,瞪圆的目光变得模糊。
  鲜血冲出口鼻,溅在了木雕上,难以察觉的迅速渗了进去。
  他想动,可四肢僵硬麻木,根本动弹不了,听觉也变得紊乱,全是嗡嗡作响。只能呆呆的看着那满脸黑煞之气的男人晃晃悠悠的垂着满是血水的双手一步步靠近,
  嗡嗡......
  ‘妈的……还是打不过……’
  ……嗡嗡嗡
  “徒儿哎……谁打我徒儿……”
  嗡嗡乱响的耳边,有着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在响,陈鸢抬了抬沉沉的眼帘,模糊的视野之中,一道身影又蹦又跳的跑进院门,朝这边轰然冲来。
  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听得出,那是疯老头。
  “师父……”
  陈鸢奋力动了一下,身子从坐靠墙壁变成侧在地上,视野之中,冲来的破烂身影已经和那怪人打在了一起。
  疯老头“啊啊啊”乱叫,伸手隔空一抓,檐下的木柱顿时显出五指印,轰的被拉出房檐,直接砸在了怪人身上。
  李远山没有疼痛般结结实实硬抗下来,柱子发出渗人的碎响硬生生在他身上撞的粉碎,身形炮弹般扑向疯老头将他抱住一路推行,撞在连接风水墙一侧的墙壁,轰然砸出一个大洞,砖块、粉尘洒落一地。
  轰然的巨响又从前院响彻,那边传来护院、仆人的嘶喊惨叫时,相隔的风水墙轰的碎裂倒塌,两道纠缠的身影冲出弥漫的灰尘,疯老头不耐烦的一掌推出,空气仿佛震出波纹,那边的李远山衣袍撕裂,挥舞的一条手臂拖着血线掀上半空。
  他身形落地,转眼间再次冲上,不要命的贴近疯老头,单拳没有章法的挥打,老头也被砸了几下,跌跌撞撞的后退捂去腹部,之前割裂的伤口,在刚才打斗里再次流出鲜血。
  “死……死……啊啊……”
  李远山被黑气笼罩,看不清表情,晃晃悠悠的举步走向陈鸢,双手血管、青筋犹如蚯蚓凸显皮表呈出紫色,落下的步履挨去地面的瞬间,猛地一蹬,黑气里,他面容狰狞,怒吼:“死啊——”
  身形轰的冲出直线,犹如炮弹般轰了出去,沿途都卷起烟尘来。
  陈鸢饶是有准备,也跟不上对方速度,堪堪跨步后退,那冲来的身影已经撞在了他身前,猛烈的摇晃,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只是视野在不断跟对方拉远,然后重重砸在院墙上,瞪圆的目光变得模糊。
  鲜血冲出口鼻,溅在了木雕上,难以察觉的迅速渗了进去。
  他想动,可四肢僵硬麻木,根本动弹不了,听觉也变得紊乱,全是嗡嗡作响。只能呆呆的看着那满脸黑煞之气的男人晃晃悠悠的垂着满是血水的双手一步步靠近,
  嗡嗡......
  ‘妈的……还是打不过……’
  ……嗡嗡嗡
  “徒儿哎……谁打我徒儿……”
  嗡嗡乱响的耳边,有着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在响,陈鸢抬了抬沉沉的眼帘,模糊的视野之中,一道身影又蹦又跳的跑进院门,朝这边轰然冲来。
  他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听得出,那是疯老头。
  “师父……”
  陈鸢奋力动了一下,身子从坐靠墙壁变成侧在地上,视野之中,冲来的破烂身影已经和那怪人打在了一起。
  疯老头“啊啊啊”乱叫,伸手隔空一抓,檐下的木柱顿时显出五指印,轰的被拉出房檐,直接砸在了怪人身上。
  李远山没有疼痛般结结实实硬抗下来,柱子发出渗人的碎响硬生生在他身上撞的粉碎,身形炮弹般扑向疯老头将他抱住一路推行,撞在连接风水墙一侧的墙壁,轰然砸出一个大洞,砖块、粉尘洒落一地。
  轰然的巨响又从前院响彻,那边传来护院、仆人的嘶喊惨叫时,相隔的风水墙轰的碎裂倒塌,两道纠缠的身影冲出弥漫的灰尘,疯老头不耐烦的一掌推出,空气仿佛震出波纹,那边的李远山衣袍撕裂,挥舞的一条手臂拖着血线掀上半空。
  他身形落地,转眼间再次冲上,不要命的贴近疯老头,单拳没有章法的挥打,老头也被砸了几下,跌跌撞撞的后退捂去腹部,之前割裂的伤口,在刚才打斗里再次流出鲜血。
  “哎哟哟……”疯老头到底是神智不清,感受到伤口疼痛,注意力偏转开去,被李远山一拳拳打在脸上,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死……
  死死死……
  哈哈哈……儿子,看到了吗,刘府所有人都要下来陪你了……哈哈……
  “师父……”
  不远,陈鸢看着老头坐在地上被一拳一拳轰在脸上,心里不知怎的泛起了一阵酸楚,扭动身子挣扎着,伸手抓去遗落地上的木雕,靠着墙壁一点一点的艰难站起身,满是鲜血的嘴唇不停嚅着,疯狂念着驱使的法诀。
  可关公木雕依旧没有反应。
  “显灵啊……显灵啊……”
  双手捏着木雕开始摇晃,他声音渐渐变得暴躁。
  “……再不显灵,我烧了你——”
  夜风‘呼’地吹过了庭院。
  ……
  呯!
  呯!
  一拳拳挥打老人侧脸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不知疼痛的身子忽然感受到了风吹来的凉意,他站直回头,四处挂着的灯笼吱嘎吱嘎的摇晃。
  呼——
  那是某中东西带起的风声,昏暗中,仿佛巨大的刀面晃过光芒显出上面蜿蜒的青龙。
  躲在远处花圃、假山后的几道身影忽然感觉身子沉了沉,胆怯的目光里,隐隐看到了青光乍现,好像有巨大的东西隐匿黑暗之中,渐渐看清楚那东西,赵老头、大师兄等人张大了嘴,再难以合上。
  那边,李远山丢下疯老头,看去杂乱的花坛间的陈鸢一手捏着木雕垂在身侧,一口一口的喘着粗气,咧嘴朝他笑了起来。
  黑气缭绕的脸下意识的慢慢仰起,望去对方上方。
  顷刻。
  黑暗里,高达数丈,金甲绿袍的虚影渐渐显出轮廓,手中一柄青龙拄在地上,抚去颔下美髯。
  呵......
  陈鸢咧嘴笑了一下,摇摇晃晃迈开脚步,手中木雕渐渐抬了起来,笑声渐渐拔高,笑声里,手臂抬起。
  哼哼.......哈哈哈……
  笑声陡然停下,陈鸢跨出一步,发出:“啊——”的怒吼,挥开的臂膀捏着木雕猛地挥斩而下!
  他声音响起的同时。
  那四丈巨人做出了同样的动作,手中巨兵呼啸,搅起了风雷,狠狠劈在地面。
  轰!
  一轮巨大的刀光立地而行划过空气,瞬间从李远山身上穿过,脸上盘踞的黑气轰然四散开来,站立的身形,他魂魄都差点飞出来。
  青光一闪而过,巨大的虚影消散的一刻,陈鸢摇晃两下,瘫坐去了地上。
  夜风呜咽。
  只剩死寂一片的庭院。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