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请尔等看戏

下载免费读
  “我请尔等看一出戏,叫上你的人,到那边就地坐好!少一个,今晚把你们皮都扒了!”
  陈鸢沉声一喝,转身走去篷车,那汉子把式一收,‘咣当’的将兵器给扔到地上,连忙躬身点头,一脚踹去地上那心腹,正色道:
  “听到高人说的了?赶紧把人叫齐了。少一个,把你们皮扒了!”
  那胖山贼急忙爬起来,抖着肚皮飞奔,招呼战战兢兢的众人过来聚在一起坐去地上。
  “高人,他们都坐那边了。”
  魁梧汉子吞着口水走去牛车,看着一张黑布、木架凭空飞出棚子,惊叹的合不拢嘴,老牛偏头瞥了他眼,不屑的喷了口气,见主人过来,又偏回头去,目不斜视。
  “把架子搭起来,然后你也坐在他们当中。”
  “是,高人吩咐,一定照办!”
  汉子叫过两个山贼将地上东西拉着去空旷地方搭建,这边,陈鸢看了看地上昏厥的道士,在他屁股踢去一脚,对方双眼紧闭,依旧一动不动。
  便蹲下身,压低了嗓音。
  “老大不小的,还装晕。再不起来,我让木偶把你一寸一寸啃食干净。”
  地上的身形猛地睁开眼,‘唰’的挣扎爬起,双目圆瞪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嘴都在哆嗦。
  “你不会那么残忍吧?”
  “滚去那边,和那群山贼坐在一起。”
  陈鸢指诀一拂,直接将道士沿着地面推行两丈,跌坐去人堆里。简陋的戏台已搭好,周围燃烧的火把唰的熄灭,仅剩几支飞落台前两侧。
  黑暗里,众人忐忑看着只有火光照亮的台面,下一刻,就见疯老头挑着铜锣‘咣’的敲响,那台上布景,慢慢悠悠走出木偶来,面容黝黑,豹头环眼,那浓须间双目怒瞪,持着一杆蛇矛凶神恶煞说着台词。
  看不见有人暗中操控,好似活了一般,不到一尺身形,却给台下一众山匪看的心惊胆战,然而,稍许,不安的心绪渐渐平稳,那台上演绎的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一般。
我请尔等看一出戏叫上你的人到那边就地坐好少一个今晚把你们皮都扒了陈鸢沉声一喝转身走去篷车那汉子把式一收咣当的将兵器给扔到地上连忙躬身点头一脚踹去地上那心腹正色道听到高人说的了赶紧把人叫齐了少一个把你们皮扒了那胖山贼急忙爬起来抖着肚皮飞奔招呼战战兢兢的众人过来聚在一起坐去地上高人他们都坐那边了魁梧汉子吞着口水走去牛车看着一张黑布木架凭空飞出棚子惊叹的合不拢嘴老牛偏头瞥了他眼不屑的喷了口气见主人过来又偏回头去目不斜视把架子搭起来然后你也坐在他们当中是高人吩咐一定照办汉子叫过两个山贼将地上东西拉着去空旷地方搭建这边陈鸢看了看地上昏厥的道士在他屁股踢去一脚对方双眼紧闭依旧一动不动便蹲下身压低了嗓音老大不小的还装晕再不起来我让木偶把你一寸一寸啃食干净地上的身形猛地睁开眼唰的挣扎爬起双目圆瞪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嘴都在哆嗦你不会那么残忍吧滚去那边和那群山贼坐在一起陈鸢指诀一拂直接将道士沿着地面推行两丈跌坐去人堆里简陋的戏台已搭好周围燃烧的火把唰的熄灭仅剩几支飞落台前两侧黑暗里众人忐忑看着只有火光照亮的台面下一刻就见疯老头挑着铜锣咣的敲响那台上布景慢慢悠悠走出木偶来面容黝黑豹头环眼那浓须间双目怒瞪持着一杆蛇矛凶神恶煞说着台词看不见有人暗中操控好似活了一般不到一尺身形却给台下一众山匪看的心惊胆战然而稍许不安的心绪渐渐平稳那台上演绎的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一般仿佛看到了那豹头环眼的黑汉如何与兄弟相识一起杀奔疆场战黄巾悍勇无敌夜色渐渐深邃陈鸢站在台后指诀操控着木雕目光之中隐隐看到一缕缕常人无法看见的青光飞旋落去台上三爷木雕又化作几缕青气钻入胸膛里与体内法力想融自转隐隐壮大了几分时间渐渐过去戏台上演完最后一出归家台下一众山贼总算是出了一口气好看是好看一直这么坐着也是腰酸背痛然而落幕刹那有咣的铜锣敲响第一出战沙场的台词再次响了起来他们微微张着嘴就见已经知晓名讳的张飞木偶提着蛇矛慢慢悠悠走上台来演起了同样的戏一时间他们想报官了天云泛起浅浅白隙青冥的天色里一只纸鹤落在了附近地上三道身影追寻过来其中女子将地上纸鹤捡起目光扫过沉在蒙蒙颜色里的山峦纸鹤法力耗尽了不过那人应该就在附近小心一些秦守言叮嘱一句三人手中长剑褪去古朴化作玉柄含珠的法剑  “请尔等看出戏叫上到那边就地坐!少今晚把们皮都扒!”
  陈鸢沉声喝转身走去篷车那汉子把式收‘咣当’将兵器给扔到地上连忙躬身点头脚踹去地上那心腹正色道:
  “听到高说?赶紧把叫齐。少把们皮扒!”
  那胖山贼急忙爬起来抖着肚皮飞奔招呼战战兢兢众过来聚在起坐去地上。
  “高们都坐那边。”
  魁梧汉子吞着口水走去牛车看着张黑布、木架凭空飞出棚子惊叹合拢嘴老牛偏头瞥眼屑喷口气见主过来又偏回头去目斜视。
  “把架子搭起来然后也坐在们当中。”
  “高吩咐定照办!”
  汉子叫过两山贼将地上东西拉着去空旷地方搭建边陈鸢看看地上昏厥道士在屁股踢去脚对方双眼紧闭依旧动动。
  便蹲下身压低嗓音。
  “老大小还装晕。再起来让木偶把寸寸啃食干净。”
  地上身形猛地睁开眼‘唰’挣扎爬起双目圆瞪看着面前年轻嘴都在哆嗦。
  “会那么残忍?”
  “滚去那边和那群山贼坐在起。”
  陈鸢指诀拂直接将道士沿着地面推行两丈跌坐去堆里。简陋戏台已搭周围燃烧火把唰熄灭仅剩几支飞落台前两侧。
  黑暗里众忐忑看着只有火光照亮台面下刻就见疯老头挑着铜锣‘咣’敲响那台上布景慢慢悠悠走出木偶来面容黝黑豹头环眼那浓须间双目怒瞪持着杆蛇矛凶神恶煞说着台词。
  看见有暗中操控似活般到尺身形却给台下众山匪看心惊胆战然而稍许安心绪渐渐平稳那台上演绎画面浮现在众眼前般。
  仿佛看到那豹头环眼黑汉如何与兄弟相识起杀奔疆场战黄巾悍勇无敌……
  夜色渐渐深邃。
  陈鸢站在台后指诀操控着木雕目光之中隐隐看到缕缕常无法看见青光飞旋落去台上三爷木雕又化作几缕青气钻入胸膛里与体内法力想融自转隐隐壮大几分。
  时间渐渐过去。
  戏台上演完最后出《归家》台下众山贼总算出口气看看直么坐着也腰酸背痛。
  然而落幕刹那有‘咣’铜锣敲响第出《战沙场》台词再次响起来。
  们微微张着嘴就见已经知晓名讳张飞木偶提着蛇矛慢慢悠悠走上台来……演起同样戏。
  时间们想报官。
  ……
  天云泛起浅浅白隙。
  青冥天色里只纸鹤落在附近地上。三道身影追寻过来其中女子将地上纸鹤捡起目光扫过沉在蒙蒙颜色里山峦。
  “纸鹤法力耗尽……过那应该就在附近。”
  “小心些。”
  秦守言叮嘱句三手中长剑褪去古朴化作玉柄含珠法剑。
  “我请尔等看一出戏,叫上你的人,到那边就地坐好!少一个,今晚把你们皮都扒了!”
  陈鸢沉声一喝,转身走去篷车,那汉子把式一收,‘咣当’的将兵器给扔到地上,连忙躬身点头,一脚踹去地上那心腹,正色道:
  “听到高人说的了?赶紧把人叫齐了。少一个,把你们皮扒了!”
  那胖山贼急忙爬起来,抖着肚皮飞奔,招呼战战兢兢的众人过来聚在一起坐去地上。
  “高人,他们都坐那边了。”
  魁梧汉子吞着口水走去牛车,看着一张黑布、木架凭空飞出棚子,惊叹的合不拢嘴,老牛偏头瞥了他眼,不屑的喷了口气,见主人过来,又偏回头去,目不斜视。
  “把架子搭起来,然后你也坐在他们当中。”
  “是,高人吩咐,一定照办!”
  汉子叫过两个山贼将地上东西拉着去空旷地方搭建,这边,陈鸢看了看地上昏厥的道士,在他屁股踢去一脚,对方双眼紧闭,依旧一动不动。
  便蹲下身,压低了嗓音。
  “老大不小的,还装晕。再不起来,我让木偶把你一寸一寸啃食干净。”
  地上的身形猛地睁开眼,‘唰’的挣扎爬起,双目圆瞪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嘴都在哆嗦。
  “你不会那么残忍吧?”
  “滚去那边,和那群山贼坐在一起。”
  陈鸢指诀一拂,直接将道士沿着地面推行两丈,跌坐去人堆里。简陋的戏台已搭好,周围燃烧的火把唰的熄灭,仅剩几支飞落台前两侧。
  黑暗里,众人忐忑看着只有火光照亮的台面,下一刻,就见疯老头挑着铜锣‘咣’的敲响,那台上布景,慢慢悠悠走出木偶来,面容黝黑,豹头环眼,那浓须间双目怒瞪,持着一杆蛇矛凶神恶煞说着台词。
  看不见有人暗中操控,好似活了一般,不到一尺身形,却给台下一众山匪看的心惊胆战,然而,稍许,不安的心绪渐渐平稳,那台上演绎的画面,浮现在众人眼前一般。
  仿佛看到了那豹头环眼的黑汉,如何与兄弟相识,一起杀奔疆场战黄巾悍勇无敌……
  夜色渐渐深邃。
  陈鸢站在台后,指诀操控着木雕,目光之中,隐隐看到一缕缕常人无法看见的青光飞旋,落去台上三爷木雕,又化作几缕青气,钻入胸膛里,与体内法力想融自转,隐隐壮大了几分。
  时间渐渐过去。
  戏台上演完最后一出《归家》,台下一众山贼总算是出了一口气,好看是好看,一直这么坐着,也是腰酸背痛。
  然而,落幕刹那,有‘咣’的铜锣敲响,第一出《战沙场》的台词再次响了起来。
  他们微微张着嘴,就见已经知晓名讳的张飞木偶,提着蛇矛慢慢悠悠走上台来……演起了同样的戏。
  一时间,他们想报官了。
  ……
  天云泛起浅浅白隙。
  青冥的天色里,一只纸鹤落在了附近地上。三道身影追寻过来,其中女子将地上纸鹤捡起,目光扫过沉在蒙蒙颜色里的山峦。
  “纸鹤法力耗尽了……不过那人应该就在附近。”
  “小心一些。”
  秦守言叮嘱一句,三人手中长剑褪去古朴,化作玉柄含珠的法剑。
  “吗请尔等看吗出戏吗叫上吗吗吗吗到那边就地坐吗!少吗吗吗今晚把吗们皮都扒吗!”
  陈鸢沉声吗喝吗转身走去篷车吗那汉子把式吗收吗‘咣当’吗将兵器给扔到地上吗连忙躬身点头吗吗脚踹去地上那心腹吗正色道:
  “听到高吗说吗吗?赶紧把吗叫齐吗。少吗吗吗把吗们皮扒吗!”
  那胖山贼急忙爬起来吗抖着肚皮飞奔吗招呼战战兢兢吗众吗过来聚在吗起坐去地上。
  “高吗吗吗们都坐那边吗。”
  魁梧汉子吞着口水走去牛车吗看着吗张黑布、木架凭空飞出棚子吗惊叹吗合吗拢嘴吗老牛偏头瞥吗吗眼吗吗屑吗喷吗口气吗见主吗过来吗又偏回头去吗目吗斜视。
  “把架子搭起来吗然后吗也坐在吗们当中。”
  “吗吗高吗吩咐吗吗定照办!”
  汉子叫过两吗山贼将地上东西拉着去空旷地方搭建吗吗边吗陈鸢看吗看地上昏厥吗道士吗在吗屁股踢去吗脚吗对方双眼紧闭吗依旧吗动吗动。
  便蹲下身吗压低吗嗓音。
  “老大吗小吗吗还装晕。再吗起来吗吗让木偶把吗吗寸吗寸啃食干净。”
  地上吗身形猛地睁开眼吗‘唰’吗挣扎爬起吗双目圆瞪吗看着面前吗年轻吗吗嘴都在哆嗦。
  “吗吗会那么残忍吗?”
  “滚去那边吗和那群山贼坐在吗起。”
  陈鸢指诀吗拂吗直接将道士沿着地面推行两丈吗跌坐去吗堆里。简陋吗戏台已搭吗吗周围燃烧吗火把唰吗熄灭吗仅剩几支飞落台前两侧。
  黑暗里吗众吗忐忑看着只有火光照亮吗台面吗下吗刻吗就见疯老头挑着铜锣‘咣’吗敲响吗那台上布景吗慢慢悠悠走出木偶来吗面容黝黑吗豹头环眼吗那浓须间双目怒瞪吗持着吗杆蛇矛凶神恶煞说着台词。
  看吗见有吗暗中操控吗吗似活吗吗般吗吗到吗尺身形吗却给台下吗众山匪看吗心惊胆战吗然而吗稍许吗吗安吗心绪渐渐平稳吗那台上演绎吗画面吗浮现在众吗眼前吗般。
  仿佛看到吗那豹头环眼吗黑汉吗如何与兄弟相识吗吗起杀奔疆场战黄巾悍勇无敌……
  夜色渐渐深邃。
  陈鸢站在台后吗指诀操控着木雕吗目光之中吗隐隐看到吗缕缕常吗无法看见吗青光飞旋吗落去台上三爷木雕吗又化作几缕青气吗钻入胸膛里吗与体内法力想融自转吗隐隐壮大吗几分。
  时间渐渐过去。
  戏台上演完最后吗出《归家》吗台下吗众山贼总算吗出吗吗口气吗吗看吗吗看吗吗直吗么坐着吗也吗腰酸背痛。
  然而吗落幕刹那吗有‘咣’吗铜锣敲响吗第吗出《战沙场》吗台词再次响吗起来。
  吗们微微张着嘴吗就见已经知晓名讳吗张飞木偶吗提着蛇矛慢慢悠悠走上台来……演起吗同样吗戏。
  吗时间吗吗们想报官吗。
  ……
  天云泛起浅浅白隙。
  青冥吗天色里吗吗只纸鹤落在吗附近地上。三道身影追寻过来吗其中女子将地上纸鹤捡起吗目光扫过沉在蒙蒙颜色里吗山峦。
  “纸鹤法力耗尽吗……吗过那吗应该就在附近。”
  “小心吗些。”
  秦守言叮嘱吗句吗三吗手中长剑褪去古朴吗化作玉柄含珠吗法剑。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