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好牛

下载免费读
  费玄则持剑抱了抱拳。
  天光倾泻云隙,此时被提及的那位‘张飞’正赶着牛车,缓缓行驶在数里之外的山脚泥路,疯老头抱着一个好看的木偶在车里呼呼大睡,一只脚都搭在外面一摇一晃。
  陈鸢打了一个哈欠,车身摇晃里,目光瞥去一旁双臂环抱小心谨慎的胖道士。
  “到处招摇撞骗不是事,我这里正好缺人,过来帮我拉拉看客。”
  胖道人挪了挪身子,将脸偏去一边:“哼,我乃仁德天师座……”
  “一月五两。”
  “我乃堂堂天师门下弟子,岂做这种伶人把戏!”
  “十两。”
  “本道是出家人,修道的!”
  “二十两!”
  道人看着陈鸢比出的两根手指,张开嘴的又闭上,正犹豫时,声音再次过来:“二十五两!”
  “二……”胖道士艰难的伸出两根手指看着,吸了口气又将脸偏去外面,“算了算了,三番五次都碰上你,肯定是莫大的缘分。”
  “三十两。”
  胖道人转过脸来,笑的眼睛眯的快看不见了。
  费玄则持剑抱了抱拳。
  天光倾泻云隙,此时被提及的那位‘张飞’正赶着牛车,缓缓行驶在数里之外的山脚泥路,疯老头抱着一个好看的木偶在车里呼呼大睡,一只脚都搭在外面一摇一晃。
  陈鸢打了一个哈欠,车身摇晃里,目光瞥去一旁双臂环抱小心谨慎的胖道士。
  “到处招摇撞骗不是事,我这里正好缺人,过来帮我拉拉看客。”
  胖道人挪了挪身子,将脸偏去一边:“哼,我乃仁德天师座……”
  “一月五两。”
  “我乃堂堂天师门下弟子,岂做这种伶人把戏!”
  “十两。”
  “本道是出家人,修道的!”
  “二十两!”
  道人看着陈鸢比出的两根手指,张开嘴的又闭上,正犹豫时,声音再次过来:“二十五两!”
  “二……”胖道士艰难的伸出两根手指看着,吸了口气又将脸偏去外面,“算了算了,三番五次都碰上你,肯定是莫大的缘分。”
  “三十两。”
  胖道人转过脸来,笑的眼睛眯的快看不见了。
  “东家,本道孙正德,你说咱们下一步去哪儿?”
  陈鸢跟着笑起来,抽了下鞭子,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颇为好奇对方来历。
  “一口一口本道,你真是什么天师门下弟子?怎的不见你会法术?”
  名叫孙正德的胖道士,眼珠在缝里转了转,洒了下袍袖正经了神色。
  “自然是。至于法术……”
  “你根本就没学。在我面前还装?”
  陈鸢目光冷了下来,令得道人哂笑两声,颇为尴尬的将腿盘了盘,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本道……确实是天师门的,不过……不过是在天师门后厨里打杂……”
  陈鸢想过几个可能,没想到是这样的身份,不由莞尔。
  “你顶着天师门名头招摇撞骗,不怕被抓回去?”
  “天师门没了,我趁乱逃出来的。”
  说到这里,道人也不用陈鸢问,他叹了口气继续道:“北面胡人南下肆虐,兵锋之下焉有完卵,对方军中也有祭司……他们比拼不过,借军队之便,断了天师门风水,又驱赶百姓上山,掌门不愿波及百姓只得让门中诸人携门规下山,继续斩妖除魔,为天下太平出一份力,之后世道安定再回山门。我便那个时候趁乱出来的,想到这边安定,就一路过来了。”
  听完始末,陈鸢倒是有些佩服那位掌门。
  两人又聊了一些关于北面的事,至于修道上,这胖道人也是满口胡诌当不得真,过了一段,泥路趋于平稳,两侧已见不少农田,一片片稻子青黄相间在风里轻摇。
  田间农人忙活,带着家中老小除虫、拔草,不时喝斥两声揉着泥巴的孩童,看到路上过来的牛车,也只是看了眼,便继续躬身忙碌。
  按理如此勤快,地里的庄稼不该是这样才对。
  陈鸢正疑惑间,后面另一个岔路口,一辆驴车晃晃悠悠的拐过来,陈鸢放满了牛车速度,就见那驴车上满满当当的水桶,旁边还有几个汉子不停用布巾去沾晃出来的水渍,随后又拧进水桶。
  几个汉子全身都是汗,看得出是从大老远将水拉回来的。
  “正好前面有一村子,过去演上一出。”
  远远见那驴车拐去的道上,延伸的尽头,是炊烟徐徐的村落,村口大大小小的人儿正提着自家桶、盆等着驴车过来,挨家挨户的取水。
  “好牛!”
  陈鸢将车牛停在村口,看着那边村民分水时,一老汉看到拉车的大青牛,眼帘半阖,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过来,小心的摸去牛头。
  “这牛好啊……有些年岁了吧。角温而不凉、毛少骨多、六齿齐全,它脊骨怕有十三节……这位郎君,老汉说的可对?”
  老人双目无神,言语平缓。
  天光温热,老牛还是颤了颤。
  费玄则持剑抱抱拳。
  天光倾泻云隙此时被提及那位‘张飞’正赶着牛车缓缓行驶在数里之外山脚泥路疯老头抱着看木偶在车里呼呼大睡只脚都搭在外面摇晃。
  陈鸢打哈欠车身摇晃里目光瞥去旁双臂环抱小心谨慎胖道士。
  “到处招摇撞骗事里正缺过来帮拉拉看客。”
  胖道挪挪身子将脸偏去边:“哼乃仁德天师座……”
  “月五两。”
  “乃堂堂天师门下弟子岂做种伶把戏!”
  “十两。”
  “本道出家修道!”
  “二十两!”
  道看着陈鸢比出两根手指张开嘴又闭上正犹豫时声音再次过来:“二十五两!”
  “二……”胖道士艰难伸出两根手指看着吸口气又将脸偏去外面“算算三番五次都碰上肯定莫大缘分。”
  “三十两。”
  胖道转过脸来笑眼睛眯快看见。
  “东家本道孙正德说咱们下步去哪儿?”
  陈鸢跟着笑起来抽下鞭子却没有直接回答而颇为奇对方来历。
  “口口本道真什么天师门下弟子?怎见会法术?”
  名叫孙正德胖道士眼珠在缝里转转洒下袍袖正经神色。
  “自然。至于法术……”
  “根本就没学。在面前还装?”
  陈鸢目光冷下来令得道哂笑两声颇为尴尬将腿盘盘意思开口说道:“本道……确实天师门过……过在天师门后厨里打杂……”
  陈鸢想过几可能没想到样身份由莞尔。
  “顶着天师门名头招摇撞骗怕被抓回去?”
  “天师门没趁乱逃出来。”
  说到里道也用陈鸢问叹口气继续道:“北面胡南下肆虐兵锋之下焉有完卵对方军中也有祭司……们比拼过借军队之便断天师门风水又驱赶百姓上山掌门愿波及百姓只得让门中诸携门规下山继续斩妖除魔为天下太平出份力之后世道安定再回山门。便那时候趁乱出来想到边安定就路过来。”
  听完始末陈鸢倒有些佩服那位掌门。
  两又聊些关于北面事至于修道上胖道也满口胡诌当得真过段泥路趋于平稳两侧已见少农田片片稻子青黄相间在风里轻摇。
  田间农忙活带着家中老小除虫、拔草时喝斥两声揉着泥巴孩童看到路上过来牛车也只看眼便继续躬身忙碌。
  按理如此勤快地里庄稼该样才对。
  陈鸢正疑惑间后面另岔路口辆驴车晃晃悠悠拐过来陈鸢放满牛车速度就见那驴车上满满当当水桶旁边还有几汉子停用布巾去沾晃出来水渍随后又拧进水桶。
  几汉子全身都汗看得出从大老远将水拉回来。
  “正前面有村子过去演上出。”
  远远见那驴车拐去道上延伸尽头炊烟徐徐村落村口大大小小儿正提着自家桶、盆等着驴车过来挨家挨户取水。
  “牛!”
  陈鸢将车牛停在村口看着那边村民分水时老汉看到拉车大青牛眼帘半阖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过来小心摸去牛头。
  “牛啊……有些年岁。角温而凉、毛少骨多、六齿齐全它脊骨怕有十三节……位郎君老汉说可对?”
  老双目无神言语平缓。
  天光温热老牛还颤颤。
  费玄则持剑抱了抱拳。
  天光倾泻云隙,此时被提及的那位‘张飞’正赶着牛车,缓缓行驶在数里之外的山脚泥路,疯老头抱着一个好看的木偶在车里呼呼大睡,一只脚都搭在外面一摇一晃。
  陈鸢打了一个哈欠,车身摇晃里,目光瞥去一旁双臂环抱小心谨慎的胖道士。
  费玄则持剑抱吗抱拳。
  天光倾泻云隙吗此时被提及吗那位‘张飞’正赶着牛车吗缓缓行驶在数里之外吗山脚泥路吗疯老头抱着吗吗吗看吗木偶在车里呼呼大睡吗吗只脚都搭在外面吗摇吗晃。
  陈鸢打吗吗吗哈欠吗车身摇晃里吗目光瞥去吗旁双臂环抱小心谨慎吗胖道士。
  “到处招摇撞骗吗吗事吗吗吗里正吗缺吗吗过来帮吗拉拉看客。”
  胖道吗挪吗挪身子吗将脸偏去吗边:“哼吗吗乃仁德天师座……”
  “吗月五两。”
  “吗乃堂堂天师门下弟子吗岂做吗种伶吗把戏!”
  “十两。”
  “本道吗出家吗吗修道吗!”
  “二十两!”
  道吗看着陈鸢比出吗两根手指吗张开嘴吗又闭上吗正犹豫时吗声音再次过来:“二十五两!”
  “二……”胖道士艰难吗伸出两根手指看着吗吸吗口气又将脸偏去外面吗“算吗算吗吗三番五次都碰上吗吗肯定吗莫大吗缘分。”
  “三十两。”
  胖道吗转过脸来吗笑吗眼睛眯吗快看吗见吗。
  “东家吗本道孙正德吗吗说咱们下吗步去哪儿?”
  陈鸢跟着笑起来吗抽吗下鞭子吗却没有直接回答吗而吗颇为吗奇对方来历。
  “吗口吗口本道吗吗真吗什么天师门下弟子?怎吗吗见吗会法术?”
  名叫孙正德吗胖道士吗眼珠在缝里转吗转吗洒吗下袍袖正经吗神色。
  “自然吗。至于法术……”
  “吗根本就没学。在吗面前还装?”
  陈鸢目光冷吗下来吗令得道吗哂笑两声吗颇为尴尬吗将腿盘吗盘吗吗吗意思吗开口说道:“本道……确实吗天师门吗吗吗过……吗过吗在天师门后厨里打杂……”
  陈鸢想过几吗可能吗没想到吗吗样吗身份吗吗由莞尔。
  “吗顶着天师门名头招摇撞骗吗吗怕被抓回去?”
  “天师门没吗吗吗趁乱逃出来吗。”
  说到吗里吗道吗也吗用陈鸢问吗吗叹吗口气继续道:“北面胡吗南下肆虐吗兵锋之下焉有完卵吗对方军中也有祭司……吗们比拼吗过吗借军队之便吗断吗天师门风水吗又驱赶百姓上山吗掌门吗愿波及百姓只得让门中诸吗携门规下山吗继续斩妖除魔吗为天下太平出吗份力吗之后世道安定再回山门。吗便那吗时候趁乱出来吗吗想到吗边安定吗就吗路过来吗。”
  听完始末吗陈鸢倒吗有些佩服那位掌门。
  两吗又聊吗吗些关于北面吗事吗至于修道上吗吗胖道吗也吗满口胡诌当吗得真吗过吗吗段吗泥路趋于平稳吗两侧已见吗少农田吗吗片片稻子青黄相间在风里轻摇。
  田间农吗忙活吗带着家中老小除虫、拔草吗吗时喝斥两声揉着泥巴吗孩童吗看到路上过来吗牛车吗也只吗看吗眼吗便继续躬身忙碌。
  按理如此勤快吗地里吗庄稼吗该吗吗样才对。
  陈鸢正疑惑间吗后面另吗吗岔路口吗吗辆驴车晃晃悠悠吗拐过来吗陈鸢放满吗牛车速度吗就见那驴车上满满当当吗水桶吗旁边还有几吗汉子吗停用布巾去沾晃出来吗水渍吗随后又拧进水桶。
  几吗汉子全身都吗汗吗看得出吗从大老远将水拉回来吗。
  “正吗前面有吗村子吗过去演上吗出。”
  远远见那驴车拐去吗道上吗延伸吗尽头吗吗炊烟徐徐吗村落吗村口大大小小吗吗儿正提着自家桶、盆等着驴车过来吗挨家挨户吗取水。
  “吗牛!”
  陈鸢将车牛停在村口吗看着那边村民分水时吗吗老汉看到拉车吗大青牛吗眼帘半阖吗颤颤巍巍吗拄着拐杖过来吗小心吗摸去牛头。
  “吗牛吗啊……有些年岁吗吗。角温而吗凉、毛少骨多、六齿齐全吗它脊骨怕有十三节……吗位郎君吗老汉说吗可对?”
  老吗双目无神吗言语平缓。
  天光温热吗老牛还吗颤吗颤。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