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长风镖局

下载免费读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童子试的第三场院试如期举行,院试的主考官虽然依旧是知府陈起龙,但副考却是江西提督学政下派的两名儒学教授,试卷考题也是江西提督学政封卷下发的,封条必须是开考时才能拆开,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防止泄露题目,从而形成科考舞弊。
  
  甚至这些考题提督学政自己原则上也不知道的,因为题目虽然是他出的,但每个州府的题目又不一样,而题目出完就会封卷,然后打乱顺序,随即下派到各个州府衙门。
  
  当然这样并非就真的天衣无缝,毕竟任何事情都无法十全十美,历史上的科举案也是层出不穷,所以主要还是看主考官为人品德。
  
  建昌府参加府试的学子有一百二十人,但到了院试这一关,却只有三十一人,也就是说府试一关,直接淘汰了四分之三,而院试的名额则更少,只录取前十名学子。
  
  当然这只是建昌府的录取名额,毕竟建昌府只是下等州府,如上等州府,一次院试人数可能几百人,录取的名额自然也会相等增加。
  
  因为院试人数较少,考试很快就顺利开始进行,监考的两名儒学教授当场拆开封条,把时文题目挂到了堂前,时文题目依旧是截搭题。
  
  上句是: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下句是:古之学者,此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
  
  公孙翊默读之下,脑海中便想起这两句话的出处,上句出自《大学》治国篇,下句出自《礼记》摘录,上句对于大多数学子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下句,礼记可是五经之首,其包含万象,乃儒学经典之冠。
  
  像这样摘录的一句话,一般人连出处都找不到,更别提破题了。公孙翊也是挠了挠头,沉思了好一会,才开始破题。
  
  ‘三皇开业,五帝承制……’
  
  很快一篇文章徐徐在公孙翊笔下展开,苍劲有力的文字,犹如印刻在纸面上,公孙翊能够写出这样一手好毛笔字,自然不是他本尊的本事,完全是继承了这幅躯体十年苦练成果。
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童子试的第三场院试如期举行院试的主考官虽然依旧是知府陈起龙但副考却是江西提督学政下派的两名儒学教授试卷考题也是江西提督学政封卷下发的封条必须是开考时才能拆开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防止泄露题目从而形成科考舞弊甚至这些考题提督学政自己原则上也不知道的因为题目虽然是他出的但每个州府的题目又不一样而题目出完就会封卷然后打乱顺序随即下派到各个州府衙门当然这样并非就真的天衣无缝毕竟任何事情都无法十全十美历史上的科举案也是层出不穷所以主要还是看主考官为人品德建昌府参加府试的学子有一百二十人但到了院试这一关却只有三十一人也就是说府试一关直接淘汰了四分之三而院试的名额则更少只录取前十名学子当然这只是建昌府的录取名额毕竟建昌府只是下等州府如上等州府一次院试人数可能几百人录取的名额自然也会相等增加因为院试人数较少考试很快就顺利开始进行监考的两名儒学教授当场拆开封条把时文题目挂到了堂前时文题目依旧是截搭题上句是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下句是古之学者此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公孙翊默读之下脑海中便想起这两句话的出处上句出自大学治国篇下句出自礼记摘录上句对于大多数学子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下句礼记可是五经之首其包含万象乃儒学经典之冠像这样摘录的一句话一般人连出处都找不到更别提破题了公孙翊也是挠了挠头沉思了好一会才开始破题三皇开业五帝承制很快一篇文章徐徐在公孙翊笔下展开苍劲有力的文字犹如印刻在纸面上公孙翊能够写出这样一手好毛笔字自然不是他本尊的本事完全是继承了这幅躯体十年苦练成果历经一个时辰公孙翊笔下的一篇景秀文章总算大功告成接着又花费了大半时辰誊抄这才算是完成八股文这篇大文章完成时文只能算是考试通过了一半接下来还是诗赋不过这次的诗赋却不是贴试诗题目相对简单做一首关于春天的七言诗赋要求对仗工整富有新意说题目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你必须现场写出一首新诗即便童生早有准备早已经写好了一首诗词但你若写的不符合审卷人的心意那还有可能直接就被叉掉公孙翊寻思了好一会几次提笔想写一首自己创作的诗词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他脑海中怎么作出来的诗词都没有那首村居来的合适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当放下笔的刹那公孙翊对于自己再次做文抄公也是颇为鄙视但没办法谁叫老天爷给了他这个金手指检查了一遍公孙翊第一个交卷走出了考场试卷刚呈上来就直接封卷试卷审卷同样是提督学政负责这批试卷是要带到提督学政衙门批卷待批卷结束再决定各州府名单再通知当地州府放榜来回差不多需要十日偏远的地方甚至需要半月之久陈起龙虽然跟公孙翊喝了一次酒但在考场上他还是保持着知府的威严并没有给公孙翊一丝笑脸公孙翊也识趣的没有凑上去套近乎放榜需要十天时间公孙翊本打算就此返回新城但表兄李武告诉他不日他父亲和大哥李乐即将从福州府返回所以他便决定等到放榜再回新城这些时日李武也没闲着经过多日的寻找他已经收了十一名少年做弟子最小的一个才九岁最大的十三岁这些少年都是孤儿家里早已经没有亲人所以当李乐说要收留他们做徒弟教导他们武艺并且一日三餐管饱这些孩子乐的屁颠屁颠的赶忙磕头拜师半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童子试的第三场院试如期举行,院试的主考官虽然依旧是知府陈起龙,但副考却是江西提督学政下派的两名儒学教授,试卷考题也是江西提督学政封卷下发的,封条必须是开考时才能拆开,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防止泄露题目,从而形成科考舞弊。
  
  甚至这些考题提督学政自己原则上也不知道的,因为题目虽然是他出的,但每个州府的题目又不一样,而题目出完就会封卷,然后打乱顺序,随即下派到各个州府衙门。
  
  当然这样并非就真的天衣无缝,毕竟任何事情都无法十全十美,历史上的科举案也是层出不穷,所以主要还是看主考官为人品德。
  
  建昌府参加府试的学子有一百二十人,但到了院试这一关,却只有三十一人,也就是说府试一关,直接淘汰了四分之三,而院试的名额则更少,只录取前十名学子。
  
  当然这只是建昌府的录取名额,毕竟建昌府只是下等州府,如上等州府,一次院试人数可能几百人,录取的名额自然也会相等增加。
  
  因为院试人数较少,考试很快就顺利开始进行,监考的两名儒学教授当场拆开封条,把时文题目挂到了堂前,时文题目依旧是截搭题。
  
  上句是:尧、舜率天下以仁,而民从之;桀、纣率天下以暴,而民从之。下句是:古之学者,此物丑类。鼓无当于五声,五声弗得不和。
  
  公孙翊默读之下,脑海中便想起这两句话的出处,上句出自《大学》治国篇,下句出自《礼记》摘录,上句对于大多数学子来说,并不难,难就难在下句,礼记可是五经之首,其包含万象,乃儒学经典之冠。
  
  像这样摘录的一句话,一般人连出处都找不到,更别提破题了。公孙翊也是挠了挠头,沉思了好一会,才开始破题。
  
  ‘三皇开业,五帝承制……’
  
  很快一篇文章徐徐在公孙翊笔下展开,苍劲有力的文字,犹如印刻在纸面上,公孙翊能够写出这样一手好毛笔字,自然不是他本尊的本事,完全是继承了这幅躯体十年苦练成果。
  
  历经一个时辰,公孙翊笔下的一篇景秀文章总算大功告成。接着又花费了大半时辰誊抄,这才算是完成八股文这篇大文章。
  
  完成时文,只能算是考试通过了一半,接下来还是诗赋,不过这次的诗赋却不是贴试诗,题目相对简单,做一首关于春天的七言诗赋,要求对仗工整,富有新意。
  
  说题目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因为你必须现场写出一首新诗,即便童生早有准备,早已经写好了一首诗词,但你若写的不符合审卷人的心意,那还有可能直接就被叉掉。
  
  公孙翊寻思了好一会,几次提笔想写一首自己创作的诗词,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因为他脑海中怎么作出来的诗词都没有那首村居来的合适。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当放下笔的刹那,公孙翊对于自己再次做文抄公也是颇为鄙视,但没办法,谁叫老天爷给了他这个金手指。
  
  检查了一遍,公孙翊第一个交卷走出了考场。试卷刚呈上来就直接封卷,试卷审卷同样是提督学政负责,这批试卷是要带到提督学政衙门批卷,待批卷结束再决定各州府名单,再通知当地州府放榜,来回差不多需要十日,偏远的地方甚至需要半月之久。
  
  陈起龙虽然跟公孙翊喝了一次酒,但在考场上他还是保持着知府的威严,并没有给公孙翊一丝笑脸,公孙翊也识趣的没有凑上去套近乎。
  
  放榜需要十天时间,公孙翊本打算就此返回新城,但表兄李武告诉他,不日他父亲和大哥李乐即将从福州府返回,所以他便决定等到放榜再回新城。
  
  这些时日李武也没闲着,经过多日的寻找,他已经收了十一名少年做弟子,最小的一个才九岁,最大的十三岁,这些少年都是孤儿,家里早已经没有亲人,所以当李乐说要收留他们做徒弟教导他们武艺,并且一日三餐管饱,这些孩子乐的屁颠屁颠的赶忙磕头拜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