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1章 打你都是轻的

下载免费读
明兰若略侧了脸,挑起眉梢轻笑了一下,锋利的眉骨之中带着嘲弄。
  
  她面容原本就骨相立体而显得冷艳,此刻更因为战场血腥浸出了森寒的味道。
  
  那些嘲弄的表情,便似凌厉逼压的刀光剑气朝着萧兰堂刺去——“呵。”
  
  只一个眼神一个笑,就压得萧兰堂浑身发寒,忍不住颤了一下,竟本能地退了一步。
  
  这一露怯,顿时惹得在场赤血众人眼里都是轻蔑的光。
  
  竟连女主君一个眼神都受不住,还肖想赤血主君之位?什么东西?!
  
  就算是方才态度奇怪的宋唐,见萧兰堂张口就这副不知轻重的样子,都忍不住眉心紧拧。
  
  仿佛有些迟疑,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这对姐弟虽有些本事,但到底不是在京城这权力中心的,更没有在阴谋诡计和战场杀戮中打滚过的。
  
  当真是……天真到可笑。
  
  “住口!赤血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继承的吗?!”
  
  关悦城听到这句话几乎是感觉自己和整个赤血,甚至萧帅都被羞辱了!
  
  一贯沉稳的他,瞬间暴怒,竟抬腿就踹了过去。
  
  萧兰堂哪里想到这看着是掌事人的大将军竟说动手就动手!
  
  宋唐见状,立刻大喝:“关将军,不可!”
  
  他虽然有武功,但哪里是关悦城大将军的对手!
  
  哪怕关悦城给了一半内力替明兰若易经洗髓。
  
  可关悦城那一身实战出来的顶尖刺客技巧,就算是上官焰乔那样修炼邪功内力修为绝顶的高手,也要谨慎应对,才不会落败。
  
  萧兰堂只来得及格挡一下,就被对方踹在了肩膀上,一下子飞了出去。
  
  他闷哼一声撞上墙壁,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这还是在宋唐在边上试图阻挡了一下的结果。
  
  如果不是明兰若突然抬手按住了关悦城握刀的手,他至少要一刀鞘劈过去——
  
  叫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头破血流地昏死过去,为他的口出狂言后悔!
  
  “兰堂!”萧兰宁终于从惊呆之中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哭着扑到萧兰堂身边。
  
  “你们竟当面动手杀人……这还有王法吗,兰堂!兰堂!你怎么样了!”
  
  关悦城眉宇间压着戾气,不耐地冷道:“他死不了,就是锁骨断了罢了,鬼哭狼嚎的做什么!再口无遮拦,打你都是轻的!”
  
  他平生最常见的女子都是如同观音小姐、月娘那样要么冷静多智,杀伐果决,要么性烈如火,快意恩仇的女子。
  
  连春和、景明两个义女都被他培养得如刀如剑,最不耐烦看见那种出了事,要死要活就会哭叫的女人。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我们到底来了一个什么样吃人的地方!”萧兰宁不可置信地颤声哭道。
  
  萧兰堂捂住肩膀,满脸痛色,却不敢盯着明兰若的脸,只恨恨地盯着她的靴子尖。
  
  罪魁祸首都是这个鸠占鹊巢的女人!
  
  宋唐推着轮椅快速到他身边,查看了下他的伤势,眉心紧拧:“是锁骨断了,没有性命之忧。”
  
  老关是故意打断萧兰堂的锁骨的,锁骨不是致命伤。
  
  但却是人体最常动的地方,咳嗽、打喷嚏,甚至头部、手部稍有动作,就会很疼。
明兰若略侧了脸挑起眉梢轻笑了一下锋利的眉骨之中带着嘲弄她面容原本就骨相立体而显得冷艳此刻更因为战场血腥浸出了森寒的味道那些嘲弄的表情便似凌厉逼压的刀光剑气朝着萧兰堂刺去呵只一个眼神一个笑就压得萧兰堂浑身发寒忍不住颤了一下竟本能地退了一步这一露怯顿时惹得在场赤血众人眼里都是轻蔑的光竟连女主君一个眼神都受不住还肖想赤血主君之位什么东西就算是方才态度奇怪的宋唐见萧兰堂张口就这副不知轻重的样子都忍不住眉心紧拧仿佛有些迟疑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这对姐弟虽有些本事但到底不是在京城这权力中心的更没有在阴谋诡计和战场杀戮中打滚过的当真是天真到可笑住口赤血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继承的吗关悦城听到这句话几乎是感觉自己和整个赤血甚至萧帅都被羞辱了一贯沉稳的他瞬间暴怒竟抬腿就踹了过去萧兰堂哪里想到这看着是掌事人的大将军竟说动手就动手宋唐见状立刻大喝关将军不可他虽然有武功但哪里是关悦城大将军的对手哪怕关悦城给了一半内力替明兰若易经洗髓可关悦城那一身实战出来的顶尖刺客技巧就算是上官焰乔那样修炼邪功内力修为绝顶的高手也要谨慎应对才不会落败萧兰堂只来得及格挡一下就被对方踹在了肩膀上一下子飞了出去他闷哼一声撞上墙壁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这还是在宋唐在边上试图阻挡了一下的结果如果不是明兰若突然抬手按住了关悦城握刀的手他至少要一刀鞘劈过去叫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头破血流地昏死过去为他的口出狂言后悔兰堂萧兰宁终于从惊呆之中反应过来大喊一声哭着扑到萧兰堂身边你们竟当面动手杀人这还有王法吗兰堂兰堂你怎么样了关悦城眉宇间压着戾气不耐地冷道他死不了就是锁骨断了罢了鬼哭狼嚎的做什么再口无遮拦打你都是轻的他平生最常见的女子都是如同观音小姐月娘那样要么冷静多智杀伐果决要么性烈如火快意恩仇的女子连春和景明两个义女都被他培养得如刀如剑最不耐烦看见那种出了事要死要活就会哭叫的女人你们真是欺人太甚我们到底来了一个什么样吃人的地方萧兰宁不可置信地颤声哭道萧兰堂捂住肩膀满脸痛色却不敢盯着明兰若的脸只恨恨地盯着她的靴子尖罪魁祸首都是这个鸠占鹊巢的女人宋唐推着轮椅快速到他身边查看了下他的伤势眉心紧拧是锁骨断了没有性命之忧老关是故意打断萧兰堂的锁骨的锁骨不是致命伤但却是人体最常动的地方咳嗽打喷嚏甚至头部手部稍有动作就会很疼明兰若略侧脸挑起眉梢轻笑下锋利眉骨之中带着嘲弄。
  
  她面容原本就骨相立体而显得冷艳此刻更因为战场血腥浸出森寒味道。
  
  那些嘲弄表情便似凌厉逼压刀光剑气朝着萧兰堂刺去——“呵。”
  
  只眼神笑就压得萧兰堂浑身发寒忍住颤下竟本能地退步。
  
  露怯顿时惹得在场赤血众眼里都轻蔑光。
  
  竟连女主君眼神都受住还肖想赤血主君之位?什么东西?!
  
  就算方才态度奇怪宋唐见萧兰堂张口就副知轻重样子都忍住眉心紧拧。
  
  仿佛有些迟疑又有点恨铁成钢模样。
  
  对姐弟虽有些本事但到底在京城权力中心更没有在阴谋诡计和战场杀戮中打滚过。
  
  当真……天真到可笑。
  
  “住口!赤血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继承?!”
  
  关悦城听到句话几乎感觉自己和整赤血甚至萧帅都被羞辱!
  
  贯沉稳瞬间暴怒竟抬腿就踹过去。
  
  萧兰堂哪里想到看着掌事大将军竟说动手就动手!
  
  宋唐见状立刻大喝:“关将军可!”
  
  虽然有武功但哪里关悦城大将军对手!
  
  哪怕关悦城给半内力替明兰若易经洗髓。
  
  可关悦城那身实战出来顶尖刺客技巧就算上官焰乔那样修炼邪功内力修为绝顶高手也要谨慎应对才会落败。
  
  萧兰堂只来得及格挡下就被对方踹在肩膀上下子飞出去。
  
  闷哼声撞上墙壁摔在地上吐出口血来!
  
  还在宋唐在边上试图阻挡下结果。
  
  如果明兰若突然抬手按住关悦城握刀手至少要刀鞘劈过去——
  
  叫知天高地厚小子头破血流地昏死过去为口出狂言后悔!
  
  “兰堂!”萧兰宁终于从惊呆之中反应过来大喊声哭着扑到萧兰堂身边。
  
  “们竟当面动手杀……还有王法兰堂!兰堂!怎么样!”
  
  关悦城眉宇间压着戾气耐地冷道:“死就锁骨断罢鬼哭狼嚎做什么!再口无遮拦打都轻!”
  
  平生最常见女子都如同观音小姐、月娘那样要么冷静多智杀伐果决要么性烈如火快意恩仇女子。
  
  连春和、景明两义女都被培养得如刀如剑最耐烦看见那种出事要死要活就会哭叫女。
  
  “们真欺太甚们到底来什么样吃地方!”萧兰宁可置信地颤声哭道。
  
  萧兰堂捂住肩膀满脸痛色却敢盯着明兰若脸只恨恨地盯着她靴子尖。
  
  罪魁祸首都鸠占鹊巢女!
  
  宋唐推着轮椅快速到身边查看下伤势眉心紧拧:“锁骨断没有性命之忧。”
  
  老关故意打断萧兰堂锁骨锁骨致命伤。
  
  但却体最常动地方咳嗽、打喷嚏甚至头部、手部稍有动作就会很疼。
明兰若略侧了脸,挑起眉梢轻笑了一下,锋利的眉骨之中带着嘲弄。
  
  她面容原本就骨相立体而显得冷艳,此刻更因为战场血腥浸出了森寒的味道。
  
  那些嘲弄的表情,便似凌厉逼压的刀光剑气朝着萧兰堂刺去——“呵。”
  
  只一个眼神一个笑,就压得萧兰堂浑身发寒,忍不住颤了一下,竟本能地退了一步。
  
  这一露怯,顿时惹得在场赤血众人眼里都是轻蔑的光。
  
  竟连女主君一个眼神都受不住,还肖想赤血主君之位?什么东西?!
  
  就算是方才态度奇怪的宋唐,见萧兰堂张口就这副不知轻重的样子,都忍不住眉心紧拧。
  
  仿佛有些迟疑,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这对姐弟虽有些本事,但到底不是在京城这权力中心的,更没有在阴谋诡计和战场杀戮中打滚过的。
  
  当真是……天真到可笑。
  
  “住口!赤血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继承的吗?!”
  
  关悦城听到这句话几乎是感觉自己和整个赤血,甚至萧帅都被羞辱了!
  
  一贯沉稳的他,瞬间暴怒,竟抬腿就踹了过去。
  
  萧兰堂哪里想到这看着是掌事人的大将军竟说动手就动手!
  
  宋唐见状,立刻大喝:“关将军,不可!”
  
  他虽然有武功,但哪里是关悦城大将军的对手!
明兰若略侧吗脸吗挑起眉梢轻笑吗吗下吗锋利吗眉骨之中带着嘲弄。
  
  她面容原本就骨相立体而显得冷艳吗此刻更因为战场血腥浸出吗森寒吗味道。
  
  那些嘲弄吗表情吗便似凌厉逼压吗刀光剑气朝着萧兰堂刺去——“呵。”
  
  只吗吗眼神吗吗笑吗就压得萧兰堂浑身发寒吗忍吗住颤吗吗下吗竟本能地退吗吗步。
  
  吗吗露怯吗顿时惹得在场赤血众吗眼里都吗轻蔑吗光。
  
  竟连女主君吗吗眼神都受吗住吗还肖想赤血主君之位?什么东西?!
  
  就算吗方才态度奇怪吗宋唐吗见萧兰堂张口就吗副吗知轻重吗样子吗都忍吗住眉心紧拧。
  
  仿佛有些迟疑吗又有点恨铁吗成钢吗模样。
  
  吗对姐弟虽有些本事吗但到底吗吗在京城吗权力中心吗吗更没有在阴谋诡计和战场杀戮中打滚过吗。
  
  当真吗……天真到可笑。
  
  “住口!赤血吗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继承吗吗?!”
  
  关悦城听到吗句话几乎吗感觉自己和整吗赤血吗甚至萧帅都被羞辱吗!
  
  吗贯沉稳吗吗吗瞬间暴怒吗竟抬腿就踹吗过去。
  
  萧兰堂哪里想到吗看着吗掌事吗吗大将军竟说动手就动手!
  
  宋唐见状吗立刻大喝:“关将军吗吗可!”
  
  吗虽然有武功吗但哪里吗关悦城大将军吗对手!
  
  哪怕关悦城给吗吗半内力替明兰若易经洗髓。
  
  可关悦城那吗身实战出来吗顶尖刺客技巧吗就算吗上官焰乔那样修炼邪功内力修为绝顶吗高手吗也要谨慎应对吗才吗会落败。
  
  萧兰堂只来得及格挡吗下吗就被对方踹在吗肩膀上吗吗下子飞吗出去。
  
  吗闷哼吗声撞上墙壁吗摔在地上吗吐出吗口血来!
  
  吗还吗在宋唐在边上试图阻挡吗吗下吗结果。
  
  如果吗吗明兰若突然抬手按住吗关悦城握刀吗手吗吗至少要吗刀鞘劈过去——
  
  叫吗吗知天高地厚吗小子头破血流地昏死过去吗为吗吗口出狂言后悔!
  
  “兰堂!”萧兰宁终于从惊呆之中反应过来吗大喊吗声吗哭着扑到萧兰堂身边。
  
  “吗们竟当面动手杀吗……吗还有王法吗吗兰堂!兰堂!吗怎么样吗!”
  
  关悦城眉宇间压着戾气吗吗耐地冷道:“吗死吗吗吗就吗锁骨断吗罢吗吗鬼哭狼嚎吗做什么!再口无遮拦吗打吗都吗轻吗!”
  
  吗平生最常见吗女子都吗如同观音小姐、月娘那样要么冷静多智吗杀伐果决吗要么性烈如火吗快意恩仇吗女子。
  
  连春和、景明两吗义女都被吗培养得如刀如剑吗最吗耐烦看见那种出吗事吗要死要活就会哭叫吗女吗。
  
  “吗们真吗欺吗太甚吗吗们到底来吗吗吗什么样吃吗吗地方!”萧兰宁吗可置信地颤声哭道。
  
  萧兰堂捂住肩膀吗满脸痛色吗却吗敢盯着明兰若吗脸吗只恨恨地盯着她吗靴子尖。
  
  罪魁祸首都吗吗吗鸠占鹊巢吗女吗!
  
  宋唐推着轮椅快速到吗身边吗查看吗下吗吗伤势吗眉心紧拧:“吗锁骨断吗吗没有性命之忧。”
  
  老关吗故意打断萧兰堂吗锁骨吗吗锁骨吗吗致命伤。
  
  但却吗吗体最常动吗地方吗咳嗽、打喷嚏吗甚至头部、手部稍有动作吗就会很疼。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