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预言中的王子

下载免费读
“我发誓有一天会手刃了这些凶手。”
  “母亲。”
  几日前。
  银发男孩最后单手拄着剑对着自己的母亲郑重承诺道,未来他会代表坦格利安家族向这些凶手们讨债。
  韦赛里斯希望这样的话能够让悲伤至极的母亲内心得到一点安慰。
  然而眼下虽然少年壮志,但眼下躲过拜拉席恩家族的追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韦赛里斯在这半个多月的折磨里终于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世界的事情,不...这个世界其实也并不算陌生。
  然而曾经只是走马观花一样阅览着事态的发展,而如今银发男孩也明白了所有的危机感都是切切实实的存在。
  他按照原轨迹悲惨的命运就像是一条绳索拴在了韦赛里斯的脖颈上。
  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如果不努力做出些什么,不能够改变眼前的局面,那么接下来等到命运追上了他的脚步,他也就只剩下了死路一条。
  他的存在导致他纵然什么都不做,拜拉席恩家族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韦赛里斯在像母亲承诺过,未来会向敌人复仇之后,接下来的几天便开始了发疯似的训练。
  刚刚立志的人们往往动力十足,而且骑士的训练也不只是剑术,还有马术、长枪、弓箭、弯刀等等...
“我发誓有一天会手刃了这些凶手。”
  “母亲。”
  几日前。
  银发男孩最后单手拄着剑对着自己的母亲郑重承诺道,未来他会代表坦格利安家族向这些凶手们讨债。
  韦赛里斯希望这样的话能够让悲伤至极的母亲内心得到一点安慰。
  然而眼下虽然少年壮志,但眼下躲过拜拉席恩家族的追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韦赛里斯在这半个多月的折磨里终于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世界的事情,不...这个世界其实也并不算陌生。
  然而曾经只是走马观花一样阅览着事态的发展,而如今银发男孩也明白了所有的危机感都是切切实实的存在。
  他按照原轨迹悲惨的命运就像是一条绳索拴在了韦赛里斯的脖颈上。
  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如果不努力做出些什么,不能够改变眼前的局面,那么接下来等到命运追上了他的脚步,他也就只剩下了死路一条。
  他的存在导致他纵然什么都不做,拜拉席恩家族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韦赛里斯在像母亲承诺过,未来会向敌人复仇之后,接下来的几天便开始了发疯似的训练。
  刚刚立志的人们往往动力十足,而且骑士的训练也不只是剑术,还有马术、长枪、弓箭、弯刀等等...
  然后韦赛里斯成功的用力过猛,把自己给练伤了。
  …
  “疼疼疼...”
  银发男孩有些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
  而老学士则是慈祥的笑了一下,这样用力过猛的孩子他也是见过的,韦赛里斯的祖父杰赫里斯当年就干过这样的蠢事。
  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杰赫里斯一度想要靠着自己努力锻炼改善自己的身体条件,然而最后用力过猛反而伤到了自己。
  “我知道你迫切想要复仇,孩子,这一点没有什么错。”
  而老学士先使用冰块为银发男孩拉伤的部位进行冷敷镇痛,然后轻轻用毛巾擦干净了冰水。
  “但是切记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它只是你人生中很小的一部分。”
  “你是一个坦格利安,你是未来的‘真龙’,你应该有更崇高更重要的使命...”
  韦赛里斯坐在板凳上望着面前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学士,听着对方的碎碎念。
  虽然每一个字他都能听得懂,然而连在了一起他总觉得这个老学士似乎在意有所指。
  更崇高,更重要的使命?
  如同熔银般的银色长发垂在男孩稚嫩的肩头,韦赛里斯微微疑惑的歪了歪头,淡紫色的眼眸中倒映着老学士的脸庞。
  而对方似乎没有看到他好奇的眼神,话语到了这里便戛然而止,老学士没有继续解释他口中更崇高更重要的使命是什么,然后话锋微微一转。
  “骑士之道虽然是贵族古老的传统,然而学识对于一名优秀的贵族来说更加重要。”
  老学士话锋一转,然后变为了谆谆教导。
  他看到了这段时间内韦赛里斯非常辛苦的接受骑士的训练。
  努力上进自然是一件好事,然而他担忧韦赛里斯会不会因此忽视学识的重要性,成为一个只知道打杀的莽夫。
“发誓有天会手刃些凶手。”
  “母亲。”
  几日前。
  银发男孩最后单手拄着剑对着自己母亲郑重承诺道未来会代表坦格利安家族向些凶手们讨债。
  韦赛里斯希望样话能够让悲伤至极母亲内心得到点安慰。
  然而眼下虽然少年壮志但眼下躲过拜拉席恩家族追捕活下去才最重要事情。
  韦赛里斯在半多月折磨里终于彻彻底底接受自己来到陌生世界事情...世界其实也并算陌生。
  然而曾经只走马观花样阅览着事态发展而如今银发男孩也明白所有危机感都切切实实存在。
  按照原轨迹悲惨命运就像条绳索拴在韦赛里斯脖颈上。
  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如果努力做出些什么能够改变眼前局面那么接下来等到命运追上脚步也就只剩下死路条。
  存在导致纵然什么都做拜拉席恩家族也会放过。
  韦赛里斯在像母亲承诺过未来会向敌复仇之后接下来几天便开始发疯似训练。
  刚刚立志们往往动力十足而且骑士训练也只剑术还有马术、长枪、弓箭、弯刀等等...
  然后韦赛里斯成功用力过猛把自己给练伤。
  …
  “疼疼疼...”
  银发男孩有些愁眉苦脸坐在椅子上。
  而老学士则慈祥笑下样用力过猛孩子也见过韦赛里斯祖父杰赫里斯当年就干过样蠢事。
  因为体弱多病原因杰赫里斯度想要靠着自己努力锻炼改善自己身体条件然而最后用力过猛反而伤到自己。
  “知道迫切想要复仇孩子点没有什么错。”
  而老学士先使用冰块为银发男孩拉伤部位进行冷敷镇痛然后轻轻用毛巾擦干净冰水。
  “但切记要被仇恨蒙蔽眼睛它只生中很小部分。”
  “坦格利安未来‘真龙’应该有更崇高更重要使命...”
  韦赛里斯坐在板凳上望着面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老学士听着对方碎碎念。
  虽然每字都能听得懂然而连在起总觉得老学士似乎在意有所指。
  更崇高更重要使命?
  如同熔银般银色长发垂在男孩稚嫩肩头韦赛里斯微微疑惑歪歪头淡紫色眼眸中倒映着老学士脸庞。
  而对方似乎没有看到奇眼神话语到里便戛然而止老学士没有继续解释口中更崇高更重要使命什么然后话锋微微转。
  “骑士之道虽然贵族古老传统然而学识对于名优秀贵族来说更加重要。”
  老学士话锋转然后变为谆谆教导。
  看到段时间内韦赛里斯非常辛苦接受骑士训练。
  努力上进自然件事然而担忧韦赛里斯会会因此忽视学识重要性成为只知道打杀莽夫。
“我发誓有一天会手刃了这些凶手。”
  “母亲。”
  几日前。
  银发男孩最后单手拄着剑对着自己的母亲郑重承诺道,未来他会代表坦格利安家族向这些凶手们讨债。
  韦赛里斯希望这样的话能够让悲伤至极的母亲内心得到一点安慰。
  然而眼下虽然少年壮志,但眼下躲过拜拉席恩家族的追捕,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韦赛里斯在这半个多月的折磨里终于彻彻底底接受了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世界的事情,不...这个世界其实也并不算陌生。
  然而曾经只是走马观花一样阅览着事态的发展,而如今银发男孩也明白了所有的危机感都是切切实实的存在。
  他按照原轨迹悲惨的命运就像是一条绳索拴在了韦赛里斯的脖颈上。
  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如果不努力做出些什么,不能够改变眼前的局面,那么接下来等到命运追上了他的脚步,他也就只剩下了死路一条。
  他的存在导致他纵然什么都不做,拜拉席恩家族也是不会放过他的。
  韦赛里斯在像母亲承诺过,未来会向敌人复仇之后,接下来的几天便开始了发疯似的训练。
  刚刚立志的人们往往动力十足,而且骑士的训练也不只是剑术,还有马术、长枪、弓箭、弯刀等等...
  然后韦赛里斯成功的用力过猛,把自己给练伤了。
  …
  “疼疼疼...”
  银发男孩有些愁眉苦脸的坐在椅子上。
  而老学士则是慈祥的笑了一下,这样用力过猛的孩子他也是见过的,韦赛里斯的祖父杰赫里斯当年就干过这样的蠢事。
  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杰赫里斯一度想要靠着自己努力锻炼改善自己的身体条件,然而最后用力过猛反而伤到了自己。
  “我知道你迫切想要复仇,孩子,这一点没有什么错。”
  而老学士先使用冰块为银发男孩拉伤的部位进行冷敷镇痛,然后轻轻用毛巾擦干净了冰水。
  “但是切记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它只是你人生中很小的一部分。”
  “你是一个坦格利安,你是未来的‘真龙’,你应该有更崇高更重要的使命...”
  韦赛里斯坐在板凳上望着面前这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学士,听着对方的碎碎念。
  虽然每一个字他都能听得懂,然而连在了一起他总觉得这个老学士似乎在意有所指。
  更崇高,更重要的使命?
  如同熔银般的银色长发垂在男孩稚嫩的肩头,韦赛里斯微微疑惑的歪了歪头,淡紫色的眼眸中倒映着老学士的脸庞。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