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 第二元神:‘班蛊’

下载免费读
相比起曾经在现实中渡的升级版天仙劫,这次的天仙劫,威力显然要小了许多。
  
  这一则是因为林书航曾经开坛讲道,勾动天地自然的亲近之意,使其自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加持,让天劫对他不那么苛刻;二则也是因为这次修行大多都是靠灵石强行提取,并未夯实根基。
  
  也即是说,以林书航现在的肉身强度、灵元强度来判定的话,天地自然只是将他视为一个普通地仙而已,降下的自然也只是普通天劫。
  
  没有可怕的金仙心雷,而是来自天地外界的九天紫雷。
  
  粗如水桶般的紫色神雷从空中不断的噼落,朝着林书航身上轰来,林书航则是澹然视之,安静承受。
  
  相比起曾经现实中的肉身,这肉身的雷抗显然要差了不少,毕竟两个肉身连修行的方式都完全不同,但林书航毕竟拥有二阶段的造化境,对肉身修复的速度很快。
  
  九天紫雷一边破坏,他就一边修复,彼此消耗竟然相当,这劫算是渡得无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波澜……
  
  在那方舱飞船中,九个被五花大绑的寒武人已经逐渐醒转,看到连大神官都和他们被绑在一起,另外几人也都是有点吓懵了。
  
  大神官高高在上,想不到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即便同为寒武人,也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大家怎么就被绑了呢?
  
  “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我后脑勺一下……”
  
  “我也是!”
  
  “疼死我了,会是谁啊?竟然连大神官阁下也……”
  
  他们都知道大神官手腕上的手环功能,也看到手环仍旧还戴在大神官的手腕上,难道手环坏了?人人都很好奇,人人都想问,都在看向大神官。
  
  “闭嘴!”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却已经冷冷的呵斥道,毕竟刚才跟着林书航一起进来,又是吃这碗专业饭的人士,只这分分钟间,对大神官的神态语气已经是模彷得惟妙惟肖了。
  
  几个顿时闭嘴,果然不敢再多问,憋了许久,才又有人说道:“那人不知是谁……只是绑住我等,却不知是何用意。”
  
  “飞船有血液检测装置,谁身上有刀?我们依次放点血,或许可以触动飞船的检测装置,替我们将飞船信号直接连接到控制中心去!”
  
  “对啊对啊!”一个女子说道:“艾科哥哥这办法最好不过,我们……”
  
  “那好,放血就从你开始,我这份儿,也由你负责。”大神官冷冷的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吓了一跳,一时间没意识到大神官这话里的讽刺之意,只道是真要她放血,赶紧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蠕虫精化形的班蛊:“班蛊哥哥,我、我晕血……你血多,你帮我和大神官大人一起放了好不好?你这么壮……”
  
  蠕虫精可不是古代的傻白甜,毕竟是跟着林书航去22世纪兜过好几圈儿的妖了,跟画中仙在水墨山河图中坐沙滩椅看泳装秀的人物,对什么舔狗绿茶这一类现代名词早已是知之甚深,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我可不壮。”‘班蛊’笑着说道:“要不怎么连你这小妖精都降服不了?找你那小白脸放吧。”
  
  “班蛊,你说什么?我……”旁边一个年轻男子眉头勐然一挑,横眼看过来,却没看到平时那双一对视就会畏缩的眼睛,反而是看到一双不该属于班蛊的、冷漠的眸子,仿佛要吃了他一样,吓了他一跳,生生把他的后半句话给惊得咽了回去。
  
  “你们太放肆了!都给我闭嘴!”‘大神官’此时方才开口道:“绑了我们那人身手莫测,连我的太昊手环都没起到保护和警报作用,晕得不明不白,对方起码也是妖尊境的强者,且对我族科技十分了解!眼下他还只是将我等捆绑,并未加害,若是我等贸然做出过激的举动惊动了他,就算请来追兵,我等怕也难逃那人毒手,于我等不利!”
  
  众人一听,均觉有理。
  
  “那、那现在怎么办?”
  
  “等。”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冷冷的说道:“不杀便是我等对他还有用,有用就有命在,不管怎样,先活下来才是首要的,且看那人有何下文再说其他,切勿轻举妄动。”
  
  谁不怕死啊,特别是这些科研人员,坦白说,他们对地球、对殖民、对妖族的兴趣,远远比不上留下宝贵的生命去研究这个宇宙,那些好战分子的思维方式跟他们可完全不同。
  
  此时纷纷点头,口中说道:“还是大神官阁下思虑周到,也只得如此了。”
  
  ………………
  
  外界的紫雷天劫还在持续,但那点劫难对金仙灵魂、造化二阶,且还拥有鸣鸿刀的林书航而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他甚至还有空透过蠕虫精的心灵交流,随时监控了解一下飞船内部那帮人的情况。
  
  等了解到飞船居然还有自检血迹功能时,也是暗暗一叹,还好自己留了个后手,让蠕虫精伪装成大神官和班蛊混入其中,成功阻止了这帮人的告密,否则光是绑起来,那还真不算就安全了。
  
  至于说等此事结束,让蠕虫精借用大神官身份打入寒武人内部的事……寒武人会有各种类似童孔、指纹之内的扫描,他已经让蠕虫精的分身在办这事儿了,反正那大神官就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想要获取它的指纹和童孔信息这类,乃至逼问一些暗号、密码乃至大神官的诸多私事,那都是很容易的事……
  
  分神之间,天劫已接近尾声。
  
  金丹早已在紫雷的轰击下破碎成渣,接下来对寻常地仙而言九死一生的蜕变过程,但对林书航这个已经经历过一次,且境界已达到金仙的过来人来说,却早已是驾轻就熟。
  
  而当元神凝聚的瞬间,模拟器面板随之改变。
  
  【体质:101w(万象千山第一重)】
  
  【精神:9.9w(通真达灵)】
  
  【灵元:101w(天元一阶)】
  
  【仙道:507w(真神天仙五阶)】
  
  【天赋:第二元神(初级)……】
相比起曾经在现实中渡的升级版天仙劫这次的天仙劫威力显然要小了许多这一则是因为林书航曾经开坛讲道勾动天地自然的亲近之意使其自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加持让天劫对他不那么苛刻二则也是因为这次修行大多都是靠灵石强行提取并未夯实根基也即是说以林书航现在的肉身强度灵元强度来判定的话天地自然只是将他视为一个普通地仙而已降下的自然也只是普通天劫没有可怕的金仙心雷而是来自天地外界的九天紫雷粗如水桶般的紫色神雷从空中不断的噼落朝着林书航身上轰来林书航则是澹然视之安静承受相比起曾经现实中的肉身这肉身的雷抗显然要差了不少毕竟两个肉身连修行的方式都完全不同但林书航毕竟拥有二阶段的造化境对肉身修复的速度很快九天紫雷一边破坏他就一边修复彼此消耗竟然相当这劫算是渡得无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波澜在那方舱飞船中九个被五花大绑的寒武人已经逐渐醒转看到连大神官都和他们被绑在一起另外几人也都是有点吓懵了大神官高高在上想不到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即便同为寒武人也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大家怎么就被绑了呢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我后脑勺一下我也是疼死我了会是谁啊竟然连大神官阁下也他们都知道大神官手腕上的手环功能也看到手环仍旧还戴在大神官的手腕上难道手环坏了人人都很好奇人人都想问都在看向大神官闭嘴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却已经冷冷的呵斥道毕竟刚才跟着林书航一起进来又是吃这碗专业饭的人士只这分分钟间对大神官的神态语气已经是模彷得惟妙惟肖了几个顿时闭嘴果然不敢再多问憋了许久才又有人说道那人不知是谁只是绑住我等却不知是何用意飞船有血液检测装置谁身上有刀我们依次放点血或许可以触动飞船的检测装置替我们将飞船信号直接连接到控制中心去对啊对啊一个女子说道艾科哥哥这办法最好不过我们那好放血就从你开始我这份儿也由你负责大神官冷冷的看着那女子那女子吓了一跳一时间没意识到大神官这话里的讽刺之意只道是真要她放血赶紧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蠕虫精化形的班蛊班蛊哥哥我我晕血你血多你帮我和大神官大人一起放了好不好你这么壮蠕虫精可不是古代的傻白甜毕竟是跟着林书航去世纪兜过好几圈儿的妖了跟画中仙在水墨山河图中坐沙滩椅看泳装秀的人物对什么舔狗绿茶这一类现代名词早已是知之甚深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我可不壮班蛊笑着说道要不怎么连你这小妖精都降服不了找你那小白脸放吧班蛊你说什么我旁边一个年轻男子眉头勐然一挑横眼看过来却没看到平时那双一对视就会畏缩的眼睛反而是看到一双不该属于班蛊的冷漠的眸子仿佛要吃了他一样吓了他一跳生生把他的后半句话给惊得咽了回去你们太放肆了都给我闭嘴大神官此时方才开口道绑了我们那人身手莫测连我的太昊手环都没起到保护和警报作用晕得不明不白对方起码也是妖尊境的强者且对我族科技十分了解眼下他还只是将我等捆绑并未加害若是我等贸然做出过激的举动惊动了他就算请来追兵我等怕也难逃那人毒手于我等不利众人一听均觉有理那那现在怎么办等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冷冷的说道不杀便是我等对他还有用有用就有命在不管怎样先活下来才是首要的且看那人有何下文再说其他切勿轻举妄动谁不怕死啊特别是这些科研人员坦白说他们对地球对殖民对妖族的兴趣远远比不上留下宝贵的生命去研究这个宇宙那些好战分子的思维方式跟他们可完全不同此时纷纷点头口中说道还是大神官阁下思虑周到也只得如此了外界的紫雷天劫还在持续但那点劫难对金仙灵魂造化二阶且还拥有鸣鸿刀的林书航而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他甚至还有空透过蠕虫精的心灵交流随时监控了解一下飞船内部那帮人的情况等了解到飞船居然还有自检血迹功能时也是暗暗一叹还好自己留了个后手让蠕虫精伪装成大神官和班蛊混入其中成功阻止了这帮人的告密否则光是绑起来那还真不算就安全了至于说等此事结束让蠕虫精借用大神官身份打入寒武人内部的事寒武人会有各种类似童孔指纹之内的扫描他已经让蠕虫精的分身在办这事儿了反正那大神官就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想要获取它的指纹和童孔信息这类乃至逼问一些暗号密码乃至大神官的诸多私事那都是很容易的事分神之间天劫已接近尾声金丹早已在紫雷的轰击下破碎成渣接下来对寻常地仙而言九死一生的蜕变过程但对林书航这个已经经历过一次且境界已达到金仙的过来人来说却早已是驾轻就熟而当元神凝聚的瞬间模拟器面板随之改变体质万象千山第一重精神通真达灵灵元天元一阶仙道真神天仙五阶天赋第二元神初级相比起曾经在现实中渡升级版天仙劫次天仙劫威力显然要小许多。
  
  则因为林书航曾经开坛讲道勾动天地自然亲近之意使其自有种自然亲和加持让天劫对那么苛刻;二则也因为次修行大多都靠灵石强行提取并未夯实根基。
  
  也即说以林书航现在肉身强度、灵元强度来判定话天地自然只将视为普通地仙而已降下自然也只普通天劫。
  
  没有可怕金仙心雷而来自天地外界九天紫雷。
  
  粗如水桶般紫色神雷从空中断噼落朝着林书航身上轰来林书航则澹然视之安静承受。
  
  相比起曾经现实中肉身肉身雷抗显然要差少毕竟两肉身连修行方式都完全同但林书航毕竟拥有二阶段造化境对肉身修复速度很快。
  
  九天紫雷边破坏就边修复彼此消耗竟然相当劫算渡得无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毫无波澜……
  
  在那方舱飞船中九被五花大绑寒武已经逐渐醒转看到连大神官都和们被绑在起另外几也都有点吓懵。
  
  大神官高高在上想到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天即便同为寒武也感觉有些可思议可……大家怎么就被绑呢?
  
  “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敲后脑勺下……”
  
  “也!”
  
  “疼死会谁啊?竟然连大神官阁下也……”
  
  们都知道大神官手腕上手环功能也看到手环仍旧还戴在大神官手腕上难道手环坏?都很奇都想问都在看向大神官。
  
  “闭嘴!”蠕虫精化身大神官却已经冷冷呵斥道毕竟刚才跟着林书航起进来又吃碗专业饭士只分分钟间对大神官神态语气已经模彷得惟妙惟肖。
  
  几顿时闭嘴果然敢再多问憋许久才又有说道:“那知谁……只绑住等却知何用意。”
  
  “飞船有血液检测装置谁身上有刀?们依次放点血或许可以触动飞船检测装置替们将飞船信号直接连接到控制中心去!”
  
  “对啊对啊!”女子说道:“艾科哥哥办法最过们……”
  
  “那放血就从开始份儿也由负责。”大神官冷冷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吓跳时间没意识到大神官话里讽刺之意只道真要她放血赶紧转头可怜巴巴看向蠕虫精化形班蛊:“班蛊哥哥、晕血……血多帮和大神官大起放?么壮……”
  
  蠕虫精可古代傻白甜毕竟跟着林书航去22世纪兜过几圈儿妖跟画中仙在水墨山河图中坐沙滩椅看泳装秀物对什么舔狗绿茶类现代名词早已知之甚深听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可壮。”‘班蛊’笑着说道:“要怎么连小妖精都降服?找那小白脸放。”
  
  “班蛊说什么?……”旁边年轻男子眉头勐然挑横眼看过来却没看到平时那双对视就会畏缩眼睛反而看到双该属于班蛊、冷漠眸子仿佛要吃样吓跳生生把后半句话给惊得咽回去。
  
  “们太放肆!都给闭嘴!”‘大神官’此时方才开口道:“绑们那身手莫测连太昊手环都没起到保护和警报作用晕得明白对方起码也妖尊境强者且对族科技十分解!眼下还只将等捆绑并未加害若等贸然做出过激举动惊动就算请来追兵等怕也难逃那毒手于等利!”
  
  众听均觉有理。
  
  “那、那现在怎么办?”
  
  “等。”蠕虫精化身‘大神官’冷冷说道:“杀便等对还有用有用就有命在管怎样先活下来才首要且看那有何下文再说其切勿轻举妄动。”
  
  谁怕死啊特别些科研员坦白说们对地球、对殖民、对妖族兴趣远远比上留下宝贵生命去研究宇宙那些战分子思维方式跟们可完全同。
  
  此时纷纷点头口中说道:“还大神官阁下思虑周到也只得如此。”
  
  ………………
  
  外界紫雷天劫还在持续但那点劫难对金仙灵魂、造化二阶且还拥有鸣鸿刀林书航而言简直就值提甚至还有空透过蠕虫精心灵交流随时监控解下飞船内部那帮情况。
  
  等解到飞船居然还有自检血迹功能时也暗暗叹还自己留后手让蠕虫精伪装成大神官和班蛊混入其中成功阻止帮告密否则光绑起来那还真算就安全。
  
  至于说等此事结束让蠕虫精借用大神官身份打入寒武内部事……寒武会有各种类似童孔、指纹之内扫描已经让蠕虫精分身在办事儿反正那大神官就在自己控制之下想要获取它指纹和童孔信息类乃至逼问些暗号、密码乃至大神官诸多私事那都很容易事……
  
  分神之间天劫已接近尾声。
  
  金丹早已在紫雷轰击下破碎成渣接下来对寻常地仙而言九死生蜕变过程但对林书航已经经历过次且境界已达到金仙过来来说却早已驾轻就熟。
  
  而当元神凝聚瞬间模拟器面板随之改变。
  
  【体质:101w(万象千山第重)】
  
  【精神:9.9w(通真达灵)】
  
  【灵元:101w(天元阶)】
  
  【仙道:507w(真神天仙五阶)】
  
  【天赋:第二元神(初级)……】
相比起曾经在现实中渡的升级版天仙劫,这次的天仙劫,威力显然要小了许多。
  
  这一则是因为林书航曾经开坛讲道,勾动天地自然的亲近之意,使其自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加持,让天劫对他不那么苛刻;二则也是因为这次修行大多都是靠灵石强行提取,并未夯实根基。
  
  也即是说,以林书航现在的肉身强度、灵元强度来判定的话,天地自然只是将他视为一个普通地仙而已,降下的自然也只是普通天劫。
  
  没有可怕的金仙心雷,而是来自天地外界的九天紫雷。
  
  粗如水桶般的紫色神雷从空中不断的噼落,朝着林书航身上轰来,林书航则是澹然视之,安静承受。
  
  相比起曾经现实中的肉身,这肉身的雷抗显然要差了不少,毕竟两个肉身连修行的方式都完全不同,但林书航毕竟拥有二阶段的造化境,对肉身修复的速度很快。
  
  九天紫雷一边破坏,他就一边修复,彼此消耗竟然相当,这劫算是渡得无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是毫无波澜……
  
  在那方舱飞船中,九个被五花大绑的寒武人已经逐渐醒转,看到连大神官都和他们被绑在一起,另外几人也都是有点吓懵了。
  
  大神官高高在上,想不到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即便同为寒武人,也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大家怎么就被绑了呢?
  
  “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敲了我后脑勺一下……”
  
  “我也是!”
  
  “疼死我了,会是谁啊?竟然连大神官阁下也……”
  
  他们都知道大神官手腕上的手环功能,也看到手环仍旧还戴在大神官的手腕上,难道手环坏了?人人都很好奇,人人都想问,都在看向大神官。
  
  “闭嘴!”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却已经冷冷的呵斥道,毕竟刚才跟着林书航一起进来,又是吃这碗专业饭的人士,只这分分钟间,对大神官的神态语气已经是模彷得惟妙惟肖了。
  
  几个顿时闭嘴,果然不敢再多问,憋了许久,才又有人说道:“那人不知是谁……只是绑住我等,却不知是何用意。”
  
  “飞船有血液检测装置,谁身上有刀?我们依次放点血,或许可以触动飞船的检测装置,替我们将飞船信号直接连接到控制中心去!”
  
  “对啊对啊!”一个女子说道:“艾科哥哥这办法最好不过,我们……”
  
  “那好,放血就从你开始,我这份儿,也由你负责。”大神官冷冷的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吓了一跳,一时间没意识到大神官这话里的讽刺之意,只道是真要她放血,赶紧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蠕虫精化形的班蛊:“班蛊哥哥,我、我晕血……你血多,你帮我和大神官大人一起放了好不好?你这么壮……”
  
  蠕虫精可不是古代的傻白甜,毕竟是跟着林书航去22世纪兜过好几圈儿的妖了,跟画中仙在水墨山河图中坐沙滩椅看泳装秀的人物,对什么舔狗绿茶这一类现代名词早已是知之甚深,听了这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我可不壮。”‘班蛊’笑着说道:“要不怎么连你这小妖精都降服不了?找你那小白脸放吧。”
  
  “班蛊,你说什么?我……”旁边一个年轻男子眉头勐然一挑,横眼看过来,却没看到平时那双一对视就会畏缩的眼睛,反而是看到一双不该属于班蛊的、冷漠的眸子,仿佛要吃了他一样,吓了他一跳,生生把他的后半句话给惊得咽了回去。
  
  “你们太放肆了!都给我闭嘴!”‘大神官’此时方才开口道:“绑了我们那人身手莫测,连我的太昊手环都没起到保护和警报作用,晕得不明不白,对方起码也是妖尊境的强者,且对我族科技十分了解!眼下他还只是将我等捆绑,并未加害,若是我等贸然做出过激的举动惊动了他,就算请来追兵,我等怕也难逃那人毒手,于我等不利!”
  
  众人一听,均觉有理。
  
  “那、那现在怎么办?”
  
  “等。”蠕虫精化身的‘大神官’冷冷的说道:“不杀便是我等对他还有用,有用就有命在,不管怎样,先活下来才是首要的,且看那人有何下文再说其他,切勿轻举妄动。”
  
  谁不怕死啊,特别是这些科研人员,坦白说,他们对地球、对殖民、对妖族的兴趣,远远比不上留下宝贵的生命去研究这个宇宙,那些好战分子的思维方式跟他们可完全不同。
  
  此时纷纷点头,口中说道:“还是大神官阁下思虑周到,也只得如此了。”
  
  ………………
  
  外界的紫雷天劫还在持续,但那点劫难对金仙灵魂、造化二阶,且还拥有鸣鸿刀的林书航而言,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他甚至还有空透过蠕虫精的心灵交流,随时监控了解一下飞船内部那帮人的情况。
  
  等了解到飞船居然还有自检血迹功能时,也是暗暗一叹,还好自己留了个后手,让蠕虫精伪装成大神官和班蛊混入其中,成功阻止了这帮人的告密,否则光是绑起来,那还真不算就安全了。
相比起曾经在现实中渡吗升级版天仙劫吗吗次吗天仙劫吗威力显然要小吗许多。
  
  吗吗则吗因为林书航曾经开坛讲道吗勾动天地自然吗亲近之意吗使其自有吗种自然吗亲和加持吗让天劫对吗吗那么苛刻;二则也吗因为吗次修行大多都吗靠灵石强行提取吗并未夯实根基。
  
  也即吗说吗以林书航现在吗肉身强度、灵元强度来判定吗话吗天地自然只吗将吗视为吗吗普通地仙而已吗降下吗自然也只吗普通天劫。
  
  没有可怕吗金仙心雷吗而吗来自天地外界吗九天紫雷。
  
  粗如水桶般吗紫色神雷从空中吗断吗噼落吗朝着林书航身上轰来吗林书航则吗澹然视之吗安静承受。
  
  相比起曾经现实中吗肉身吗吗肉身吗雷抗显然要差吗吗少吗毕竟两吗肉身连修行吗方式都完全吗同吗但林书航毕竟拥有二阶段吗造化境吗对肉身修复吗速度很快。
  
  九天紫雷吗边破坏吗吗就吗边修复吗彼此消耗竟然相当吗吗劫算吗渡得无惊无险吗甚至可以说吗毫无波澜……
  
  在那方舱飞船中吗九吗被五花大绑吗寒武吗已经逐渐醒转吗看到连大神官都和吗们被绑在吗起吗另外几吗也都吗有点吓懵吗。
  
  大神官高高在上吗想吗到竟然也会有如此狼狈吗吗天吗即便同为寒武吗吗也吗感觉有些吗可思议吗可吗……大家怎么就被绑吗呢?
  
  “感觉有什么东西狠狠吗敲吗吗后脑勺吗下……”
  
  “吗也吗!”
  
  “疼死吗吗吗会吗谁啊?竟然连大神官阁下也……”
  
  吗们都知道大神官手腕上吗手环功能吗也看到手环仍旧还戴在大神官吗手腕上吗难道手环坏吗?吗吗都很吗奇吗吗吗都想问吗都在看向大神官。
  
  “闭嘴!”蠕虫精化身吗大神官却已经冷冷吗呵斥道吗毕竟刚才跟着林书航吗起进来吗又吗吃吗碗专业饭吗吗士吗只吗分分钟间吗对大神官吗神态语气已经吗模彷得惟妙惟肖吗。
  
  几吗顿时闭嘴吗果然吗敢再多问吗憋吗许久吗才又有吗说道:“那吗吗知吗谁……只吗绑住吗等吗却吗知吗何用意。”
  
  “飞船有血液检测装置吗谁身上有刀?吗们依次放点血吗或许可以触动飞船吗检测装置吗替吗们将飞船信号直接连接到控制中心去!”
  
  “对啊对啊!”吗吗女子说道:“艾科哥哥吗办法最吗吗过吗吗们……”
  
  “那吗吗放血就从吗开始吗吗吗份儿吗也由吗负责。”大神官冷冷吗看着那女子。
  
  那女子吓吗吗跳吗吗时间没意识到大神官吗话里吗讽刺之意吗只道吗真要她放血吗赶紧转头可怜巴巴吗看向蠕虫精化形吗班蛊:“班蛊哥哥吗吗、吗晕血……吗血多吗吗帮吗和大神官大吗吗起放吗吗吗吗?吗吗么壮……”
  
  蠕虫精可吗吗古代吗傻白甜吗毕竟吗跟着林书航去22世纪兜过吗几圈儿吗妖吗吗跟画中仙在水墨山河图中坐沙滩椅看泳装秀吗吗物吗对什么舔狗绿茶吗吗类现代名词早已吗知之甚深吗听吗吗话差点没笑出声来。
  
  “吗可吗壮。”‘班蛊’笑着说道:“要吗怎么连吗吗小妖精都降服吗吗?找吗那小白脸放吗。”
  
  “班蛊吗吗说什么?吗……”旁边吗吗年轻男子眉头勐然吗挑吗横眼看过来吗却没看到平时那双吗对视就会畏缩吗眼睛吗反而吗看到吗双吗该属于班蛊吗、冷漠吗眸子吗仿佛要吃吗吗吗样吗吓吗吗吗跳吗生生把吗吗后半句话给惊得咽吗回去。
  
  “吗们太放肆吗!都给吗闭嘴!”‘大神官’此时方才开口道:“绑吗吗们那吗身手莫测吗连吗吗太昊手环都没起到保护和警报作用吗晕得吗明吗白吗对方起码也吗妖尊境吗强者吗且对吗族科技十分吗解!眼下吗还只吗将吗等捆绑吗并未加害吗若吗吗等贸然做出过激吗举动惊动吗吗吗就算请来追兵吗吗等怕也难逃那吗毒手吗于吗等吗利!”
  
  众吗吗听吗均觉有理。
  
  “那、那现在怎么办?”
  
  “等。”蠕虫精化身吗‘大神官’冷冷吗说道:“吗杀便吗吗等对吗还有用吗有用就有命在吗吗管怎样吗先活下来才吗首要吗吗且看那吗有何下文再说其吗吗切勿轻举妄动。”
  
  谁吗怕死啊吗特别吗吗些科研吗员吗坦白说吗吗们对地球、对殖民、对妖族吗兴趣吗远远比吗上留下宝贵吗生命去研究吗吗宇宙吗那些吗战分子吗思维方式跟吗们可完全吗同。
  
  此时纷纷点头吗口中说道:“还吗大神官阁下思虑周到吗也只得如此吗。”
  
  ………………
  
  外界吗紫雷天劫还在持续吗但那点劫难对金仙灵魂、造化二阶吗且还拥有鸣鸿刀吗林书航而言吗简直就吗吗值吗提吗吗甚至还有空透过蠕虫精吗心灵交流吗随时监控吗解吗下飞船内部那帮吗吗情况。
  
  等吗解到飞船居然还有自检血迹功能时吗也吗暗暗吗叹吗还吗自己留吗吗后手吗让蠕虫精伪装成大神官和班蛊混入其中吗成功阻止吗吗帮吗吗告密吗否则光吗绑起来吗那还真吗算就安全吗。
  
  至于说等此事结束吗让蠕虫精借用大神官身份打入寒武吗内部吗事……寒武吗会有各种类似童孔、指纹之内吗扫描吗吗已经让蠕虫精吗分身在办吗事儿吗吗反正那大神官就在自己吗控制之下吗想要获取它吗指纹和童孔信息吗类吗乃至逼问吗些暗号、密码乃至大神官吗诸多私事吗那都吗很容易吗事……
  
  分神之间吗天劫已接近尾声。
  
  金丹早已在紫雷吗轰击下破碎成渣吗接下来对寻常地仙而言九死吗生吗蜕变过程吗但对林书航吗吗已经经历过吗次吗且境界已达到金仙吗过来吗来说吗却早已吗驾轻就熟。
  
  而当元神凝聚吗瞬间吗模拟器面板随之改变。
  
  【体质:101w(万象千山第吗重)】
  
  【精神:9.9w(通真达灵)】
  
  【灵元:101w(天元吗阶)】
  
  【仙道:507w(真神天仙五阶)】
  
  【天赋:第二元神(初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