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禁院

下载免费读
禁院!
  
  
  
  乃是林家之中,一个极为神秘的院落,天地灵气极为充裕。
  
  
  
  此院落终年不开,若非是林家到了这般危难时刻,也不会轻易打开。
  
  
  
  此时林焱看了一眼,进入禁院旁边便是更衣室,是换练功服的房间,看了一眼自己浑身是血而且被风刃划破的衣衫,便是进入到了更衣室洗了澡换了件衣服。
  
  
  
  嗡!
  
  
  
  而就在这一刻,那脑海内的天书闪耀一道光芒,林焱身上的伤痕,竟是缓缓恢复,那深可见骨的刀剑之伤,竟是连一道疤痕都没留下。
  
  
  
  “万古以来,世人皆是追寻天殿,寻找天书,连大帝也不例外,当真不假!”林焱叹道。
  
  
  
  而后林焱便是直接看向那禁院内的楼阁,走了进去。
  
  
  
  楼阁之内,此时有着不少人聚集!
  
  
  
  除却有年轻一辈,也是有着林家的一些核心人员。
  
  
  
  这也是林剑的无奈之选,如今林家危机,只能够让更多的人进入禁院!
  
  
  
  这楼阁之内,有着很多功法、武技、典籍。
  
  
  
  而当林焱随便翻阅了一本后,神色陡然一变。
  
  
  
  “玄剑三式!”
  
  
  
  “炎刀!”
  
  
  
  望着这些武技名字,林焱神色都是凝聚了起来:“这是我前世十三岁所创造的灵品武技!”
  
  
  
  “灵品功法:三衍诀!”
  
  
  
  “灵品功法:水灵诀!”
  
  
  
  “这是我前世十六岁所创的功法!”林焱错愕。
  
  
  
  然后将这楼阁内的很多武技、功法全都翻阅了一遍,全都是林焱前世所创。
  
  
  
  随后林焱看到了楼阁最深处那黑色的铁匣子。
  
  
  
  “这是我当年放一些杂品所用的铁匣子。”林焱暗道。
  
  
  
  这铁匣子存在万年之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家,到底与我有何关系?”林焱暗道。
  
  
  
  “林焱,你来这里干什么?”就在这一刻,一道冷声陡然间响起。
  
  
  
  林焱转身,便是看到了一位年轻人。
  
  
  
  “林虚!”林焱看着那人道。
  
  
  
  “哼,如今你只是一个废物,还敢来禁院?”林虚道。
  
  
  
  “林虚,请你对林焱尊重一些。”林喆等人此时也来到了这里,开口道。
  
  
  
  “尊重?若不是他,我林家何至于此,又怎会落到如今四面皆敌的地步?”林虚道。
  
  
  
  “若不是林焱,当年我们林家在云吞帝国什么地位?这几年来,林焱的出现,方才使得我们林家挤进云吞帝国的前列。”林喆道。
  
  
  
  “我倒是还希望如以前那般,起码我们没有危险。”林虚冷笑。
  
  
  
  “你---忘恩负义的东西!”林喆怒道。
  
  
  
  其实不仅是林喆,很多人都是对林虚愤怒万分。
  
  
  
  但却也无可奈何,他们清楚,如今林虚达到了蜕凡境,在林家地位突飞猛进,更何况,十天后与周家的那场符阵争夺战,林虚还是主力。
  
  
  
  “你说什么?”林虚神色一变,顿时将蜕凡境的气息爆发而出,刹那间身上产生一道灵力光芒。
  
  
  
  这般气势直接将林喆等人镇住,一时间,林喆他们也是不敢再开口。
  
  
  
  “林焱,识相的你赶紧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林虚看向林焱道,当年因为林焱和林虚同时达到淬体境大成层次,需要一枚丹药强横肉身,但林家当时也只有只有一枚丹药,因为林焱太过出色,便给了林焱,如此之下林虚便是怀恨在心。
禁院乃是林家之中一个极为神秘的院落天地灵气极为充裕此院落终年不开若非是林家到了这般危难时刻也不会轻易打开此时林焱看了一眼进入禁院旁边便是更衣室是换练功服的房间看了一眼自己浑身是血而且被风刃划破的衣衫便是进入到了更衣室洗了澡换了件衣服嗡而就在这一刻那脑海内的天书闪耀一道光芒林焱身上的伤痕竟是缓缓恢复那深可见骨的刀剑之伤竟是连一道疤痕都没留下万古以来世人皆是追寻天殿寻找天书连大帝也不例外当真不假林焱叹道而后林焱便是直接看向那禁院内的楼阁走了进去楼阁之内此时有着不少人聚集除却有年轻一辈也是有着林家的一些核心人员这也是林剑的无奈之选如今林家危机只能够让更多的人进入禁院这楼阁之内有着很多功法武技典籍而当林焱随便翻阅了一本后神色陡然一变玄剑三式炎刀望着这些武技名字林焱神色都是凝聚了起来这是我前世十三岁所创造的灵品武技灵品功法三衍诀灵品功法水灵诀这是我前世十六岁所创的功法林焱错愕然后将这楼阁内的很多武技功法全都翻阅了一遍全都是林焱前世所创随后林焱看到了楼阁最深处那黑色的铁匣子这是我当年放一些杂品所用的铁匣子林焱暗道这铁匣子存在万年之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林家到底与我有何关系林焱暗道林焱你来这里干什么就在这一刻一道冷声陡然间响起林焱转身便是看到了一位年轻人林虚林焱看着那人道哼如今你只是一个废物还敢来禁院林虚道林虚请你对林焱尊重一些林喆等人此时也来到了这里开口道尊重若不是他我林家何至于此又怎会落到如今四面皆敌的地步林虚道若不是林焱当年我们林家在云吞帝国什么地位这几年来林焱的出现方才使得我们林家挤进云吞帝国的前列林喆道我倒是还希望如以前那般起码我们没有危险林虚冷笑你忘恩负义的东西林喆怒道其实不仅是林喆很多人都是对林虚愤怒万分但却也无可奈何他们清楚如今林虚达到了蜕凡境在林家地位突飞猛进更何况十天后与周家的那场符阵争夺战林虚还是主力你说什么林虚神色一变顿时将蜕凡境的气息爆发而出刹那间身上产生一道灵力光芒这般气势直接将林喆等人镇住一时间林喆他们也是不敢再开口林焱识相的你赶紧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林虚看向林焱道当年因为林焱和林虚同时达到淬体境大成层次需要一枚丹药强横肉身但林家当时也只有只有一枚丹药因为林焱太过出色便给了林焱如此之下林虚便是怀恨在心禁院!
  
  
  
  乃林家之中极为神秘院落天地灵气极为充裕。
  
  
  
  此院落终年开若非林家到般危难时刻也会轻易打开。
  
  
  
  此时林焱看眼进入禁院旁边便更衣室换练功服房间看眼自己浑身血而且被风刃划破衣衫便进入到更衣室洗澡换件衣服。
  
  
  
  嗡!
  
  
  
  而就在刻那脑海内天书闪耀道光芒林焱身上伤痕竟缓缓恢复那深可见骨刀剑之伤竟连道疤痕都没留下。
  
  
  
  “万古以来世皆追寻天殿寻找天书连大帝也例外当真假!”林焱叹道。
  
  
  
  而后林焱便直接看向那禁院内楼阁走进去。
  
  
  
  楼阁之内此时有着少聚集!
  
  
  
  除却有年轻辈也有着林家些核心员。
  
  
  
  也林剑无奈之选如今林家危机只能够让更多进入禁院!
  
  
  
  楼阁之内有着很多功法、武技、典籍。
  
  
  
  而当林焱随便翻阅本后神色陡然变。
  
  
  
  “玄剑三式!”
  
  
  
  “炎刀!”
  
  
  
  望着些武技名字林焱神色都凝聚起来:“前世十三岁所创造灵品武技!”
  
  
  
  “灵品功法:三衍诀!”
  
  
  
  “灵品功法:水灵诀!”
  
  
  
  “前世十六岁所创功法!”林焱错愕。
  
  
  
  然后将楼阁内很多武技、功法全都翻阅遍全都林焱前世所创。
  
  
  
  随后林焱看到楼阁最深处那黑色铁匣子。
  
  
  
  “当年放些杂品所用铁匣子。”林焱暗道。
  
  
  
  铁匣子存在万年之久怎么会出现在里。
  
  
  
  “林家到底与有何关系?”林焱暗道。
  
  
  
  “林焱来里干什么?”就在刻道冷声陡然间响起。
  
  
  
  林焱转身便看到位年轻。
  
  
  
  “林虚!”林焱看着那道。
  
  
  
  “哼如今只废物还敢来禁院?”林虚道。
  
  
  
  “林虚请对林焱尊重些。”林喆等此时也来到里开口道。
  
  
  
  “尊重?若林家何至于此又怎会落到如今四面皆敌地步?”林虚道。
  
  
  
  “若林焱当年们林家在云吞帝国什么地位?几年来林焱出现方才使得们林家挤进云吞帝国前列。”林喆道。
  
  
  
  “倒还希望如以前那般起码们没有危险。”林虚冷笑。
  
  
  
  “---忘恩负义东西!”林喆怒道。
  
  
  
  其实仅林喆很多都对林虚愤怒万分。
  
  
  
  但却也无可奈何们清楚如今林虚达到蜕凡境在林家地位突飞猛进更何况十天后与周家那场符阵争夺战林虚还主力。
  
  
  
  “说什么?”林虚神色变顿时将蜕凡境气息爆发而出刹那间身上产生道灵力光芒。
  
  
  
  般气势直接将林喆等镇住时间林喆们也敢再开口。
  
  
  
  “林焱识相赶紧滚出去里该来地方。”林虚看向林焱道当年因为林焱和林虚同时达到淬体境大成层次需要枚丹药强横肉身但林家当时也只有只有枚丹药因为林焱太过出色便给林焱如此之下林虚便怀恨在心。
禁院!
  
  
  
  乃是林家之中,一个极为神秘的院落,天地灵气极为充裕。
  
  
  
  此院落终年不开,若非是林家到了这般危难时刻,也不会轻易打开。
  
  
  
  此时林焱看了一眼,进入禁院旁边便是更衣室,是换练功服的房间,看了一眼自己浑身是血而且被风刃划破的衣衫,便是进入到了更衣室洗了澡换了件衣服。
  
  
  
  嗡!
  
  
  
  而就在这一刻,那脑海内的天书闪耀一道光芒,林焱身上的伤痕,竟是缓缓恢复,那深可见骨的刀剑之伤,竟是连一道疤痕都没留下。
  
  
  
  “万古以来,世人皆是追寻天殿,寻找天书,连大帝也不例外,当真不假!”林焱叹道。
  
  
  
  而后林焱便是直接看向那禁院内的楼阁,走了进去。
  
  
  
  楼阁之内,此时有着不少人聚集!
  
  
  
  除却有年轻一辈,也是有着林家的一些核心人员。
  
  
  
  这也是林剑的无奈之选,如今林家危机,只能够让更多的人进入禁院!
  
  
  
  这楼阁之内,有着很多功法、武技、典籍。
  
  
  
  而当林焱随便翻阅了一本后,神色陡然一变。
  
  
  
  “玄剑三式!”
  
  
  
  “炎刀!”
  
  
  
  望着这些武技名字,林焱神色都是凝聚了起来:“这是我前世十三岁所创造的灵品武技!”
  
  
  
  “灵品功法:三衍诀!”
  
  
  
  “灵品功法:水灵诀!”
  
  
  
  “这是我前世十六岁所创的功法!”林焱错愕。
  
  
  
  然后将这楼阁内的很多武技、功法全都翻阅了一遍,全都是林焱前世所创。
  
  
  
  随后林焱看到了楼阁最深处那黑色的铁匣子。
  
  
  
  “这是我当年放一些杂品所用的铁匣子。”林焱暗道。
  
  
  
  这铁匣子存在万年之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家,到底与我有何关系?”林焱暗道。
  
  
  
  “林焱,你来这里干什么?”就在这一刻,一道冷声陡然间响起。
  
  
  
  林焱转身,便是看到了一位年轻人。
  
  
  
  “林虚!”林焱看着那人道。
  
  
  
  “哼,如今你只是一个废物,还敢来禁院?”林虚道。
  
  
  
  “林虚,请你对林焱尊重一些。”林喆等人此时也来到了这里,开口道。
  
  
  
  “尊重?若不是他,我林家何至于此,又怎会落到如今四面皆敌的地步?”林虚道。
  
  
  
  “若不是林焱,当年我们林家在云吞帝国什么地位?这几年来,林焱的出现,方才使得我们林家挤进云吞帝国的前列。”林喆道。
  
  
  
  “我倒是还希望如以前那般,起码我们没有危险。”林虚冷笑。
  
  
  
  “你---忘恩负义的东西!”林喆怒道。
  
  
  
  其实不仅是林喆,很多人都是对林虚愤怒万分。
  
  
  
  但却也无可奈何,他们清楚,如今林虚达到了蜕凡境,在林家地位突飞猛进,更何况,十天后与周家的那场符阵争夺战,林虚还是主力。
  
  
  
  “你说什么?”林虚神色一变,顿时将蜕凡境的气息爆发而出,刹那间身上产生一道灵力光芒。
  
  
  
  这般气势直接将林喆等人镇住,一时间,林喆他们也是不敢再开口。
  
  
  
  “林焱,识相的你赶紧滚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林虚看向林焱道,当年因为林焱和林虚同时达到淬体境大成层次,需要一枚丹药强横肉身,但林家当时也只有只有一枚丹药,因为林焱太过出色,便给了林焱,如此之下林虚便是怀恨在心。
禁院!
  
  
  
  乃吗林家之中吗吗吗极为神秘吗院落吗天地灵气极为充裕。
  
  
  
  此院落终年吗开吗若非吗林家到吗吗般危难时刻吗也吗会轻易打开。
  
  
  
  此时林焱看吗吗眼吗进入禁院旁边便吗更衣室吗吗换练功服吗房间吗看吗吗眼自己浑身吗血而且被风刃划破吗衣衫吗便吗进入到吗更衣室洗吗澡换吗件衣服。
  
  
  
  嗡!
  
  
  
  而就在吗吗刻吗那脑海内吗天书闪耀吗道光芒吗林焱身上吗伤痕吗竟吗缓缓恢复吗那深可见骨吗刀剑之伤吗竟吗连吗道疤痕都没留下。
  
  
  
  “万古以来吗世吗皆吗追寻天殿吗寻找天书吗连大帝也吗例外吗当真吗假!”林焱叹道。
  
  
  
  而后林焱便吗直接看向那禁院内吗楼阁吗走吗进去。
  
  
  
  楼阁之内吗此时有着吗少吗聚集!
  
  
  
  除却有年轻吗辈吗也吗有着林家吗吗些核心吗员。
  
  
  
  吗也吗林剑吗无奈之选吗如今林家危机吗只能够让更多吗吗进入禁院!
  
  
  
  吗楼阁之内吗有着很多功法、武技、典籍。
  
  
  
  而当林焱随便翻阅吗吗本后吗神色陡然吗变。
  
  
  
  “玄剑三式!”
  
  
  
  “炎刀!”
  
  
  
  望着吗些武技名字吗林焱神色都吗凝聚吗起来:“吗吗吗前世十三岁所创造吗灵品武技!”
  
  
  
  “灵品功法:三衍诀!”
  
  
  
  “灵品功法:水灵诀!”
  
  
  
  “吗吗吗前世十六岁所创吗功法!”林焱错愕。
  
  
  
  然后将吗楼阁内吗很多武技、功法全都翻阅吗吗遍吗全都吗林焱前世所创。
  
  
  
  随后林焱看到吗楼阁最深处那黑色吗铁匣子。
  
  
  
  “吗吗吗当年放吗些杂品所用吗铁匣子。”林焱暗道。
  
  
  
  吗铁匣子存在万年之久吗怎么会出现在吗里。
  
  
  
  “林家吗到底与吗有何关系?”林焱暗道。
  
  
  
  “林焱吗吗来吗里干什么?”就在吗吗刻吗吗道冷声陡然间响起。
  
  
  
  林焱转身吗便吗看到吗吗位年轻吗。
  
  
  
  “林虚!”林焱看着那吗道。
  
  
  
  “哼吗如今吗只吗吗吗废物吗还敢来禁院?”林虚道。
  
  
  
  “林虚吗请吗对林焱尊重吗些。”林喆等吗此时也来到吗吗里吗开口道。
  
  
  
  “尊重?若吗吗吗吗吗林家何至于此吗又怎会落到如今四面皆敌吗地步?”林虚道。
  
  
  
  “若吗吗林焱吗当年吗们林家在云吞帝国什么地位?吗几年来吗林焱吗出现吗方才使得吗们林家挤进云吞帝国吗前列。”林喆道。
  
  
  
  “吗倒吗还希望如以前那般吗起码吗们没有危险。”林虚冷笑。
  
  
  
  “吗---忘恩负义吗东西!”林喆怒道。
  
  
  
  其实吗仅吗林喆吗很多吗都吗对林虚愤怒万分。
  
  
  
  但却也无可奈何吗吗们清楚吗如今林虚达到吗蜕凡境吗在林家地位突飞猛进吗更何况吗十天后与周家吗那场符阵争夺战吗林虚还吗主力。
  
  
  
  “吗说什么?”林虚神色吗变吗顿时将蜕凡境吗气息爆发而出吗刹那间身上产生吗道灵力光芒。
  
  
  
  吗般气势直接将林喆等吗镇住吗吗时间吗林喆吗们也吗吗敢再开口。
  
  
  
  “林焱吗识相吗吗赶紧滚出去吗吗里吗吗吗该来吗地方。”林虚看向林焱道吗当年因为林焱和林虚同时达到淬体境大成层次吗需要吗枚丹药强横肉身吗但林家当时也只有只有吗枚丹药吗因为林焱太过出色吗便给吗林焱吗如此之下林虚便吗怀恨在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