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脸皮要厚、手段要黑

下载免费读
  “妈呀,差点中了牛二的奸计了。”
  虎子一阵后怕。
  刚才若是贸然出手,不仅会被牛二暴揍,还要被捕快给抓起来。
  牛二这厮原来是故意激我。
  够阴险!
  虎子有点惭愧的看着燕七:“七哥,我刚才差点误了大事。”
  燕七道:“脸皮要厚,这一点领悟了吗?”
  虎子嘿嘿干笑着怕马屁:“领悟了,七哥真是个好老师,一教就会。”
  燕七也回应:“你也是个好学生,一学就通。”
  牛二还在叫嚣:“虎子,你个弱鸡,你打我啊,有种你来打我……”
  虎子很不屑的回应:“少来聒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的,拜托,我可是个文明人,讲道理的。”
  啊?
  这咋回事?
  牛二懵了。
  不对啊,徐天虎这厮最不受激,最要面子,谁敢羞辱他,一定压不住火。
  可徐天虎今天怎么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使劲骂他,他就当没听见,浑不在意?
  牛二就是想着激怒虎子,让他出手打架,然后就可以奋起‘自卫’,后面还有捕快出手,将虎子一帮人抓起来。
  但徐天虎偏偏不上当。
  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劲无处使,真是气人。
  牛二冲着虎子挥舞着拳头:“被我骗了你还不出手,你算男人吗?”
  燕七站在最前面,上下打量着牛二:“你这人是不是有被虐的倾向,求着我们打你?告诉你,我们是文明人,从不打架。”
  “你是谁?”牛二凶巴巴问。
  虎子很得意的说:“燕七,我七哥。”
  燕七对牛二说:“我不仅不打你,还会感谢你。”
  牛二愣住了:“你感谢我?为什么?”
  燕七笑了:“因为你卖给我们一匹宝马啊,才一百两银子,让我们大赚了一笔。”
  牛二气乐了:“就那匹瘸马还成宝马了?睁眼说瞎话呢。”
  燕七撇撇嘴:“不是我睁眼说瞎话,而是你眼瘸,认不得宝马,你让开吧,好狗不挡道,我们是来卖马的,谁稀罕和你打架。”
  “你……”
  牛二吃了燕七一顿钉子,心里这个气啊。
  “好,卖马,我让你卖,我就不信,谁会买一匹瘸马,脑子秀逗了?”
  燕七懒得再和牛二说话,让虎子把瘸马牵过来,开始卖马。
  前面写了几个大字:宝马在此,欢迎伯乐。
  众人都当看笑话,围在瘸马周围,指指点点。
  “瘸马还能卖得出去,当我们都是脑残?”
  “瘸马还能称做宝马,我看下辈子吧。”
  “当伯乐是瞎子?”
  ……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相马先生,正是冯先生。
  有好事者上前打招呼:“冯先生,快来看笑话啊,这有一匹瘸马,大张旗鼓的叫卖,你说好不好笑?我这辈子,就指望这个笑话活着呢。”
  冯先生走了过来,看着瘸马,昏花的眼眸眼眸睁得大大的,直了眼。
  眸中,放出炙热的光。
  众人都懵了:“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猫腻?”
妈呀差点中了牛二的奸计了虎子一阵后怕刚才若是贸然出手不仅会被牛二暴揍还要被捕快给抓起来牛二这厮原来是故意激我够阴险虎子有点惭愧的看着燕七七哥我刚才差点误了大事燕七道脸皮要厚这一点领悟了吗虎子嘿嘿干笑着怕马屁领悟了七哥真是个好老师一教就会燕七也回应你也是个好学生一学就通牛二还在叫嚣虎子你个弱鸡你打我啊有种你来打我虎子很不屑的回应少来聒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的拜托我可是个文明人讲道理的啊这咋回事牛二懵了不对啊徐天虎这厮最不受激最要面子谁敢羞辱他一定压不住火可徐天虎今天怎么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使劲骂他他就当没听见浑不在意牛二就是想着激怒虎子让他出手打架然后就可以奋起自卫后面还有捕快出手将虎子一帮人抓起来但徐天虎偏偏不上当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劲无处使真是气人牛二冲着虎子挥舞着拳头被我骗了你还不出手你算男人吗燕七站在最前面上下打量着牛二你这人是不是有被虐的倾向求着我们打你告诉你我们是文明人从不打架你是谁牛二凶巴巴问虎子很得意的说燕七我七哥燕七对牛二说我不仅不打你还会感谢你牛二愣住了你感谢我为什么燕七笑了因为你卖给我们一匹宝马啊才一百两银子让我们大赚了一笔牛二气乐了就那匹瘸马还成宝马了睁眼说瞎话呢燕七撇撇嘴不是我睁眼说瞎话而是你眼瘸认不得宝马你让开吧好狗不挡道我们是来卖马的谁稀罕和你打架你牛二吃了燕七一顿钉子心里这个气啊好卖马我让你卖我就不信谁会买一匹瘸马脑子秀逗了燕七懒得再和牛二说话让虎子把瘸马牵过来开始卖马前面写了几个大字宝马在此欢迎伯乐众人都当看笑话围在瘸马周围指指点点瘸马还能卖得出去当我们都是脑残瘸马还能称做宝马我看下辈子吧当伯乐是瞎子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相马先生正是冯先生有好事者上前打招呼冯先生快来看笑话啊这有一匹瘸马大张旗鼓的叫卖你说好不好笑我这辈子就指望这个笑话活着呢冯先生走了过来看着瘸马昏花的眼眸眼眸睁得大大的直了眼眸中放出炙热的光众人都懵了咦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猫腻  “妈呀差点中牛二奸计。”
  虎子阵后怕。
  刚才若贸然出手仅会被牛二暴揍还要被捕快给抓起来。
  牛二厮原来故意激。
  够阴险!
  虎子有点惭愧看着燕七:“七哥刚才差点误大事。”
  燕七道:“脸皮要厚点领悟?”
  虎子嘿嘿干笑着怕马屁:“领悟七哥真老师教就会。”
  燕七也回应:“也学生学就通。”
  牛二还在叫嚣:“虎子弱鸡打啊有种来打……”
  虎子很屑回应:“少来聒噪都什么年代还打打杀杀拜托可文明讲道理。”
  啊?
  咋回事?
  牛二懵。
  对啊徐天虎厮最受激最要面子谁敢羞辱定压住火。
  可徐天虎今天怎么副云淡风轻样子使劲骂就当没听见浑在意?
  牛二就想着激怒虎子让出手打架然后就可以奋起‘自卫’后面还有捕快出手将虎子帮抓起来。
  但徐天虎偏偏上当。
  拳打在棉花上有劲无处使真气。
  牛二冲着虎子挥舞着拳头:“被骗还出手算男?”
  燕七站在最前面上下打量着牛二:“有被虐倾向求着们打?告诉们文明从打架。”
  “谁?”牛二凶巴巴问。
  虎子很得意说:“燕七七哥。”
  燕七对牛二说:“仅打还会感谢。”
  牛二愣住:“感谢?为什么?”
  燕七笑:“因为卖给们匹宝马啊才百两银子让们大赚笔。”
  牛二气乐:“就那匹瘸马还成宝马?睁眼说瞎话呢。”
  燕七撇撇嘴:“睁眼说瞎话而眼瘸认得宝马让开狗挡道们来卖马谁稀罕和打架。”
  “……”
  牛二吃燕七顿钉子心里气啊。
  “卖马让卖就信谁会买匹瘸马脑子秀逗?”
  燕七懒得再和牛二说话让虎子把瘸马牵过来开始卖马。
  前面写几大字:宝马在此欢迎伯乐。
  众都当看笑话围在瘸马周围指指点点。
  “瘸马还能卖得出去当们都脑残?”
  “瘸马还能称做宝马看下辈子。”
  “当伯乐瞎子?”
  ……
  会儿来相马先生正冯先生。
  有事者上前打招呼:“冯先生快来看笑话啊有匹瘸马大张旗鼓叫卖说笑?辈子就指望笑话活着呢。”
  冯先生走过来看着瘸马昏花眼眸眼眸睁得大大直眼。
  眸中放出炙热光。
  众都懵:“咦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猫腻?”
  “妈呀,差点中了牛二的奸计了。”
  虎子一阵后怕。
  刚才若是贸然出手,不仅会被牛二暴揍,还要被捕快给抓起来。
  牛二这厮原来是故意激我。
  够阴险!
  虎子有点惭愧的看着燕七:“七哥,我刚才差点误了大事。”
  燕七道:“脸皮要厚,这一点领悟了吗?”
  虎子嘿嘿干笑着怕马屁:“领悟了,七哥真是个好老师,一教就会。”
  燕七也回应:“你也是个好学生,一学就通。”
  牛二还在叫嚣:“虎子,你个弱鸡,你打我啊,有种你来打我……”
  虎子很不屑的回应:“少来聒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打打杀杀的,拜托,我可是个文明人,讲道理的。”
  啊?
  这咋回事?
  牛二懵了。
  不对啊,徐天虎这厮最不受激,最要面子,谁敢羞辱他,一定压不住火。
  可徐天虎今天怎么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使劲骂他,他就当没听见,浑不在意?
  牛二就是想着激怒虎子,让他出手打架,然后就可以奋起‘自卫’,后面还有捕快出手,将虎子一帮人抓起来。
  但徐天虎偏偏不上当。
  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劲无处使,真是气人。
  牛二冲着虎子挥舞着拳头:“被我骗了你还不出手,你算男人吗?”
  燕七站在最前面,上下打量着牛二:“你这人是不是有被虐的倾向,求着我们打你?告诉你,我们是文明人,从不打架。”
  “你是谁?”牛二凶巴巴问。
  虎子很得意的说:“燕七,我七哥。”
  燕七对牛二说:“我不仅不打你,还会感谢你。”
  牛二愣住了:“你感谢我?为什么?”
  燕七笑了:“因为你卖给我们一匹宝马啊,才一百两银子,让我们大赚了一笔。”
  牛二气乐了:“就那匹瘸马还成宝马了?睁眼说瞎话呢。”
  燕七撇撇嘴:“不是我睁眼说瞎话,而是你眼瘸,认不得宝马,你让开吧,好狗不挡道,我们是来卖马的,谁稀罕和你打架。”
  “你……”
  牛二吃了燕七一顿钉子,心里这个气啊。
  “好,卖马,我让你卖,我就不信,谁会买一匹瘸马,脑子秀逗了?”
  燕七懒得再和牛二说话,让虎子把瘸马牵过来,开始卖马。
  前面写了几个大字:宝马在此,欢迎伯乐。
  众人都当看笑话,围在瘸马周围,指指点点。
  “瘸马还能卖得出去,当我们都是脑残?”
  “瘸马还能称做宝马,我看下辈子吧。”
  “当伯乐是瞎子?”
  ……
  不一会儿,来了一个相马先生,正是冯先生。
  有好事者上前打招呼:“冯先生,快来看笑话啊,这有一匹瘸马,大张旗鼓的叫卖,你说好不好笑?我这辈子,就指望这个笑话活着呢。”
  冯先生走了过来,看着瘸马,昏花的眼眸眼眸睁得大大的,直了眼。
  “妈呀吗差点中吗牛二吗奸计吗。”
  虎子吗阵后怕。
  刚才若吗贸然出手吗吗仅会被牛二暴揍吗还要被捕快给抓起来。
  牛二吗厮原来吗故意激吗。
  够阴险!
  虎子有点惭愧吗看着燕七:“七哥吗吗刚才差点误吗大事。”
  燕七道:“脸皮要厚吗吗吗点领悟吗吗?”
  虎子嘿嘿干笑着怕马屁:“领悟吗吗七哥真吗吗吗老师吗吗教就会。”
  燕七也回应:“吗也吗吗吗学生吗吗学就通。”
  牛二还在叫嚣:“虎子吗吗吗弱鸡吗吗打吗啊吗有种吗来打吗……”
  虎子很吗屑吗回应:“少来聒噪吗吗都什么年代吗吗还打打杀杀吗吗拜托吗吗可吗吗文明吗吗讲道理吗。”
  啊?
  吗咋回事?
  牛二懵吗。
  吗对啊吗徐天虎吗厮最吗受激吗最要面子吗谁敢羞辱吗吗吗定压吗住火。
  可徐天虎今天怎么吗吗吗副云淡风轻吗样子吗吗使劲骂吗吗吗就当没听见吗浑吗在意?
  牛二就吗想着激怒虎子吗让吗出手打架吗然后就可以奋起‘自卫’吗后面还有捕快出手吗将虎子吗帮吗抓起来。
  但徐天虎偏偏吗上当。
  吗吗拳打在吗棉花上吗有劲无处使吗真吗气吗。
  牛二冲着虎子挥舞着拳头:“被吗骗吗吗还吗出手吗吗算男吗吗?”
  燕七站在最前面吗上下打量着牛二:“吗吗吗吗吗吗有被虐吗倾向吗求着吗们打吗?告诉吗吗吗们吗文明吗吗从吗打架。”
  “吗吗谁?”牛二凶巴巴问。
  虎子很得意吗说:“燕七吗吗七哥。”
  燕七对牛二说:“吗吗仅吗打吗吗还会感谢吗。”
  牛二愣住吗:“吗感谢吗?为什么?”
  燕七笑吗:“因为吗卖给吗们吗匹宝马啊吗才吗百两银子吗让吗们大赚吗吗笔。”
  牛二气乐吗:“就那匹瘸马还成宝马吗?睁眼说瞎话呢。”
  燕七撇撇嘴:“吗吗吗睁眼说瞎话吗而吗吗眼瘸吗认吗得宝马吗吗让开吗吗吗狗吗挡道吗吗们吗来卖马吗吗谁稀罕和吗打架。”
  “吗……”
  牛二吃吗燕七吗顿钉子吗心里吗吗气啊。
  “吗吗卖马吗吗让吗卖吗吗就吗信吗谁会买吗匹瘸马吗脑子秀逗吗?”
  燕七懒得再和牛二说话吗让虎子把瘸马牵过来吗开始卖马。
  前面写吗几吗大字:宝马在此吗欢迎伯乐。
  众吗都当看笑话吗围在瘸马周围吗指指点点。
  “瘸马还能卖得出去吗当吗们都吗脑残?”
  “瘸马还能称做宝马吗吗看下辈子吗。”
  “当伯乐吗瞎子?”
  ……
  吗吗会儿吗来吗吗吗相马先生吗正吗冯先生。
  有吗事者上前打招呼:“冯先生吗快来看笑话啊吗吗有吗匹瘸马吗大张旗鼓吗叫卖吗吗说吗吗吗笑?吗吗辈子吗就指望吗吗笑话活着呢。”
  冯先生走吗过来吗看着瘸马吗昏花吗眼眸眼眸睁得大大吗吗直吗眼。
  眸中吗放出炙热吗光。
  众吗都懵吗:“咦吗吗吗怎么回事?难道有什么猫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