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其实东汉末年就一个字

下载免费读
这是一间普通的梁木结构的泥瓦房,大概也就二十几个平方,黄泥墙上涂的白垩有些地方都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的泥胚和稻草。房间里面靠墙立着好几个个木架,每个木架上面都整齐的摆放着一卷一卷的竹简,数量颇多,有一些油光发亮的竹简明显是被人多次的翻看,不仅外表光亮,连捆竹简的麻绳都一些花了。在最边上的书架还有几个精致的木盒,看起来像是装书的盒子。
  在房屋中间铺着一片席子,席子上摆放着一张矮桌,桌角上摆放着了两三根毛笔和零散的的一些竹片、刻刀什么的文具之物。在书桌的边上还有一口瓦罐,样式古朴粗糙,斜插着两三根绢布卷轴。
  斐潜就独自盘坐在书房桌几之后,眼神有些发散,发起呆来。
  原来的东汉的那个斐潜一场大病,垂危之际又重新活过来,但没人知道灵魂却换了一个后世的斐潜。
  后世的斐潜是一个都市公司小职员,所谓的专业职场小混混,脸不够厚心不够黑,所以只是混日子爬不上去,循规蹈矩日复一日。一次庆祝新领导上任,喝多了,回家的时候都有些神志不清了,结果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到了东汉。
  也就是三国。
  正确来说还不是三国,三国要等赤壁大战之后三足鼎立,曹操称魏刘备称蜀孙权称吴才真正是三国,现在,按照年号来说是光熹元年。
  黄巾之乱已经告一段落,洛阳也乱了一阵子,汉灵帝才刚死,皇宫就乱了,汉灵帝想让他儿子刘协继任皇帝位置,可是居然没有找什么三公大臣来委托,而是委托了宦官上军校尉蹇硕。
  汉灵帝原以为西园八校尉的老大上军校尉蹇硕能镇得住场面,结果实际上蹇硕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强大。
  蹇硕和何进原本就争权夺利,两个人积攒的仇恨不少,现在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想执行汉灵帝的遗愿,又顺便除掉大将军何进,蹇硕觉得这真是太好了,于是便计划着杀掉大将军何进。
  何进他妹妹是汉灵帝的皇后,而何皇后也有个儿子叫刘辩,何进一家子肯定只想着让自家的孩子刘辩登位,而不愿意让刘协登上皇位,于是和蹇硕就正面怼上了。
这是一间普通的梁木结构的泥瓦房,大概也就二十几个平方,黄泥墙上涂的白垩有些地方都已经脱落了,露出了里面的泥胚和稻草。房间里面靠墙立着好几个个木架,每个木架上面都整齐的摆放着一卷一卷的竹简,数量颇多,有一些油光发亮的竹简明显是被人多次的翻看,不仅外表光亮,连捆竹简的麻绳都一些花了。在最边上的书架还有几个精致的木盒,看起来像是装书的盒子。
  在房屋中间铺着一片席子,席子上摆放着一张矮桌,桌角上摆放着了两三根毛笔和零散的的一些竹片、刻刀什么的文具之物。在书桌的边上还有一口瓦罐,样式古朴粗糙,斜插着两三根绢布卷轴。
  斐潜就独自盘坐在书房桌几之后,眼神有些发散,发起呆来。
  原来的东汉的那个斐潜一场大病,垂危之际又重新活过来,但没人知道灵魂却换了一个后世的斐潜。
  后世的斐潜是一个都市公司小职员,所谓的专业职场小混混,脸不够厚心不够黑,所以只是混日子爬不上去,循规蹈矩日复一日。一次庆祝新领导上任,喝多了,回家的时候都有些神志不清了,结果清醒过来一睁眼就到了东汉。
  也就是三国。
  正确来说还不是三国,三国要等赤壁大战之后三足鼎立,曹操称魏刘备称蜀孙权称吴才真正是三国,现在,按照年号来说是光熹元年。
  黄巾之乱已经告一段落,洛阳也乱了一阵子,汉灵帝才刚死,皇宫就乱了,汉灵帝想让他儿子刘协继任皇帝位置,可是居然没有找什么三公大臣来委托,而是委托了宦官上军校尉蹇硕。
  汉灵帝原以为西园八校尉的老大上军校尉蹇硕能镇得住场面,结果实际上蹇硕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强大。
  蹇硕和何进原本就争权夺利,两个人积攒的仇恨不少,现在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想执行汉灵帝的遗愿,又顺便除掉大将军何进,蹇硕觉得这真是太好了,于是便计划着杀掉大将军何进。
  何进他妹妹是汉灵帝的皇后,而何皇后也有个儿子叫刘辩,何进一家子肯定只想着让自家的孩子刘辩登位,而不愿意让刘协登上皇位,于是和蹇硕就正面怼上了。
  可惜蹇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执行力,杀何进的计划被泄密,不仅没能干掉了何进,蹇硕反而自己还丢掉了性命。不仅如此,一夜之间跟随蹇硕所有的人,还有包括他自己的直系亲属都被杀了个干净,蹇府连地上的青砖都被染红了,菜市口的人头成堆。
  随后大将军何进拥立刘辩登位,年号光熹,何进之妹从何皇后升级成为了何太后,但是后宫里面还有一个之前汉灵帝的董太后。一山容不下两只母老虎,更何况是一个皇宫里面居然有两个太后,于是何太后摆了个鸿门宴,找个由头干掉了董太后,随后何氏家族登上了外戚的顶峰。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斐潜就有点想不明白了,大将军何进出了个昏招,董卓被召唤进京!
  虽然说了解一点三国的都知道,董卓进京代表着东汉皇权彻底的完蛋,但是现在斐潜不能也不敢跟任何人讲。
  菜市口上堆积的人头活生生的给斐潜上了一课,这里是封建社会东汉王朝,没有审判没有缓刑,走错一步就是人头落地。
  所以斐潜只敢一个人偷偷的琢磨,虽然他对于三国的历史不是非常清晰,但是托后世的那些电视剧游戏等等的福,大体上还是有点印象的。
  现在整个汉王朝就是一个字:“乱!”
  太乱了!黄巾乱,接着是洛阳宫乱,然后董卓来个西凉兵乱,最后全国大乱……
  斐潜庆幸原来的那个斐潜还给他留了个并且多多少少也算个后备官员的身份,这才窝在家里没被前段时间的洛阳宫乱的乱兵波及到。
  汉代官员是由各地地方长官,也就是地方太守推荐,称之为“举孝廉”,被推荐的人员可以进京参加笔试,笔试考试的内容是“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也就是一些经诗文集外加公文运用,笔试通过后经过面试,面试合格的会被留在京城,并授予郎官称号,等待地方官员出缺外放候补。
  所以上次洛阳乱兵的时候这个郎官的身份还起点作用,至少没有被波及到。可是接下来的这层身份就可能不顶用了。
  董卓即将进京了,随后西凉兵可就没有像之前洛阳士兵的还多少讲点乡土情,下手肯定没有分寸,更何况斐潜还记得最后董卓是把所有洛阳的人全部迁移到长安,一路据说是“伏尸盈野”,还一把大火烧掉洛阳,全城都几乎焚尽了……
  斐潜打了个寒战。
  去阻止董卓进京?
  哈,一个不入流的候补官员去跟当朝大将军指手画脚?况且斐潜记得好像何进是董卓进京之前就被人砍死了,跟一个快要死的人去卖好?
  或则去救何进一命?
  可是怎么救?别说大将军,就连斐潜知道的曹操、袁绍等比大将军职位还要低一点的这些牛人,想先拉点关系混个脸熟都见都见不到。莫非要到大将军府门口作死高呼“大将军命不久矣!请听在下一言?”估计还没见人就被卫士砍死了。
  汉代真不是想见谁就能见谁的,人际交往要讲究一个对等,还要有相应的礼节。任何人搞什么突然拜访都是很失礼的事情,主人完全可以拒之门外。一般来说是要先递上名刺预约一下,然后在根据对方的身份准备好鸭、雉、鹅、羊羔等等相应对等的物品,在约定好的当日当时前带去去拜访。
间普通梁木结构泥瓦房大概也就二十几平方黄泥墙上涂白垩有些地方都已经脱落露出里面泥胚和稻草。房间里面靠墙立着几木架每木架上面都整齐摆放着卷卷竹简数量颇多有些油光发亮竹简明显被多次翻看仅外表光亮连捆竹简麻绳都些花。在最边上书架还有几精致木盒看起来像装书盒子。
  在房屋中间铺着片席子席子上摆放着张矮桌桌角上摆放着两三根毛笔和零散些竹片、刻刀什么文具之物。在书桌边上还有口瓦罐样式古朴粗糙斜插着两三根绢布卷轴。
  斐潜就独自盘坐在书房桌几之后眼神有些发散发起呆来。
  原来东汉那斐潜场大病垂危之际又重新活过来但没知道灵魂却换后世斐潜。
  后世斐潜都市公司小职员所谓专业职场小混混脸够厚心够黑所以只混日子爬上去循规蹈矩日复日。次庆祝新领导上任喝多回家时候都有些神志清结果清醒过来睁眼就到东汉。
  也就三国。
  正确来说还三国三国要等赤壁大战之后三足鼎立曹操称魏刘备称蜀孙权称吴才真正三国现在按照年号来说光熹元年。
  黄巾之乱已经告段落洛阳也乱阵子汉灵帝才刚死皇宫就乱汉灵帝想让儿子刘协继任皇帝位置可居然没有找什么三公大臣来委托而委托宦官上军校尉蹇硕。
  汉灵帝原以为西园八校尉老大上军校尉蹇硕能镇得住场面结果实际上蹇硕其实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强大。
  蹇硕和何进原本就争权夺利两积攒仇恨少现在有机会可以名正言顺想执行汉灵帝遗愿又顺便除掉大将军何进蹇硕觉得真太于便计划着杀掉大将军何进。
  何进妹妹汉灵帝皇后而何皇后也有儿子叫刘辩何进家子肯定只想着让自家孩子刘辩登位而愿意让刘协登上皇位于和蹇硕就正面怼上。
  可惜蹇硕还高估自己执行力杀何进计划被泄密仅没能干掉何进蹇硕反而自己还丢掉性命。仅如此夜之间跟随蹇硕所有还有包括自己直系亲属都被杀干净蹇府连地上青砖都被染红菜市口头成堆。
  随后大将军何进拥立刘辩登位年号光熹何进之妹从何皇后升级成为何太后但后宫里面还有之前汉灵帝董太后。山容下两只母老虎更何况皇宫里面居然有两太后于何太后摆鸿门宴找由头干掉董太后随后何氏家族登上外戚顶峰。
  可接下来事情斐潜就有点想明白大将军何进出昏招董卓被召唤进京!
  虽然说解点三国都知道董卓进京代表着东汉皇权彻底完蛋但现在斐潜能也敢跟任何讲。
  菜市口上堆积头活生生给斐潜上课里封建社会东汉王朝没有审判没有缓刑走错步就头落地。
  所以斐潜只敢偷偷琢磨虽然对于三国历史非常清晰但托后世那些电视剧游戏等等福大体上还有点印象。
  现在整汉王朝就字:“乱!”
  太乱!黄巾乱接着洛阳宫乱然后董卓来西凉兵乱最后全国大乱……
  斐潜庆幸原来那斐潜还给留并且多多少少也算后备官员身份才窝在家里没被前段时间洛阳宫乱乱兵波及到。
  汉代官员由各地地方长官也就地方太守推荐称之为“举孝廉”被推荐员可以进京参加笔试笔试考试内容“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也就些经诗文集外加公文运用笔试通过后经过面试面试合格会被留在京城并授予郎官称号等待地方官员出缺外放候补。
  所以上次洛阳乱兵时候郎官身份还起点作用至少没有被波及到。可接下来层身份就可能顶用。
  董卓即将进京随后西凉兵可就没有像之前洛阳士兵还多少讲点乡土情下手肯定没有分寸更何况斐潜还记得最后董卓把所有洛阳全部迁移到长安路据说“伏尸盈野”还把大火烧掉洛阳全城都几乎焚尽……
  斐潜打寒战。
  去阻止董卓进京?
  哈入流候补官员去跟当朝大将军指手画脚?况且斐潜记得像何进董卓进京之前就被砍死跟快要死去卖?
  或则去救何进命?
  可怎么救?别说大将军就连斐潜知道曹操、袁绍等比大将军职位还要低点些牛想先拉点关系混脸熟都见都见到。莫非要到大将军府门口作死高呼“大将军命久矣!请听在下言?”估计还没见就被卫士砍死。
  汉代真想见谁就能见谁际交往要讲究对等还要有相应礼节。任何搞什么突然拜访都很失礼事情主完全可以拒之门外。般来说要先递上名刺预约下然后在根据对方身份准备鸭、雉、鹅、羊羔等等相应对等物品在约定当日当时前带去去拜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