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各有各自的算盘

下载免费读
“嗯……吾弓良无所用……嘶……”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捏着胡子沉吟道。
  崔厚毕恭毕敬道:“是的,父亲大人,我看到此书是放在那竖子桌上,定是常看的,但那竖子带我却是看其他那些经史雅颂之书,唯独不讲此书,必有蹊跷,我怕引起他怀疑,便先行回来了——只是我想不起来此句究竟出至何处?”
  老者,也就是崔厚之父,崔毅仰头,眯着眼,沉默良久方才说道:“看来叫你去试探是对的,此子果真另有玄机。你不认得此书也不怪你,因为此书不在经史,我怀疑此句出之……”
  崔毅猛睁开双眼,嘴里却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像是生怕被他人听到:“……胡、非、子……”
  “哦,啊!”崔厚大惊,“……胡、胡非子?莫非父亲大人说的是那个胡非子?这么说来,这竖子是得到了——”
  “噤声!”崔毅瞪了一眼。
  崔厚自知失态,连忙也压低声音:“这么说来,父亲大人怀疑的可能是真的了?”
  崔毅点点头:“相传胡非子巧于御物,留下五勇七匠十八法,但多有失传……此子家道平平,突然拿出如此精致宝物,所谓家传多半是托词……琉璃易碎难以雕琢,而此子琉璃珠花纹竟然浑然一体,不见刀斧印记……”
  “吾疑十有八九此子获得胡非秘法……过几日,你不妨邀请此子来庄,待为父再行试探一番——若是真的,少不得……哼哼,另外你安排几个身手好的,趁此子不在家中之时,好好的查一下,小心一些,莫要让他发现了。”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要查看些什么?”崔厚还不是很明白。
  崔毅有些无奈,怎么这么笨呢,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耐下性子提点一下:“……制物必有器具!多在隐蔽处搜寻,看是否有不寻常之物——明白吗?”
  “唯!”
  在城里一处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府内,另外一位华服老者也在教训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一位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愚钝!愚钝!”
  老者雷霆震怒,愤恨的拿着拐杖敲着地面,大厅内外所有下人都立刻跪倒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位“愚钝之人”也连忙跪倒在地,向前跪爬几步,叩首道:“叔父大人请息怒!叔父大人请息怒!”
“嗯……吾弓良无所用……嘶……”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老者,捏着胡子沉吟道。
  崔厚毕恭毕敬道:“是的,父亲大人,我看到此书是放在那竖子桌上,定是常看的,但那竖子带我却是看其他那些经史雅颂之书,唯独不讲此书,必有蹊跷,我怕引起他怀疑,便先行回来了——只是我想不起来此句究竟出至何处?”
  老者,也就是崔厚之父,崔毅仰头,眯着眼,沉默良久方才说道:“看来叫你去试探是对的,此子果真另有玄机。你不认得此书也不怪你,因为此书不在经史,我怀疑此句出之……”
  崔毅猛睁开双眼,嘴里却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像是生怕被他人听到:“……胡、非、子……”
  “哦,啊!”崔厚大惊,“……胡、胡非子?莫非父亲大人说的是那个胡非子?这么说来,这竖子是得到了——”
  “噤声!”崔毅瞪了一眼。
  崔厚自知失态,连忙也压低声音:“这么说来,父亲大人怀疑的可能是真的了?”
  崔毅点点头:“相传胡非子巧于御物,留下五勇七匠十八法,但多有失传……此子家道平平,突然拿出如此精致宝物,所谓家传多半是托词……琉璃易碎难以雕琢,而此子琉璃珠花纹竟然浑然一体,不见刀斧印记……”
  “吾疑十有八九此子获得胡非秘法……过几日,你不妨邀请此子来庄,待为父再行试探一番——若是真的,少不得……哼哼,另外你安排几个身手好的,趁此子不在家中之时,好好的查一下,小心一些,莫要让他发现了。”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要查看些什么?”崔厚还不是很明白。
  崔毅有些无奈,怎么这么笨呢,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耐下性子提点一下:“……制物必有器具!多在隐蔽处搜寻,看是否有不寻常之物——明白吗?”
  “唯!”
  在城里一处规模宏大,富丽堂皇的府内,另外一位华服老者也在教训自己的孩子,但是这一位就没那么好脾气了。
  “愚钝!愚钝!”
  老者雷霆震怒,愤恨的拿着拐杖敲着地面,大厅内外所有下人都立刻跪倒匍匐在地,不敢抬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位“愚钝之人”也连忙跪倒在地,向前跪爬几步,叩首道:“叔父大人请息怒!叔父大人请息怒!”
  大厅内外众人也齐声叩首道:“太傅大人请息怒!太傅大人请息怒!”
  一时间厅内厅外,院内院外,皆静悄悄一片,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只听到当朝太傅,袁隗大人剧烈的喘气声。
  “……曹阿瞒!曹阿瞒之言!汝是姓袁还是姓曹?曹阿瞒叫汝食矢汝也食之?!”
  这真是诛心之言了,袁绍吓得连连在地上叩首:“孩儿不敢!孩儿有罪!”
  袁隗喘息略略平定一些,让大厅内外下人都远远退下后沉声道:“‘但付一狱吏足矣’——简直大言不渐!……那屠夫听此法后何如?”
  “何大将军……那何屠夫——似乎有些意动……”
  “好、好、好!”袁隗冷笑几声,瞪着眼前跪在地上的袁绍,“那汝当时可有进言?”
  袁绍哆嗦了一下,虽然没抬头,似乎也能感觉到袁隗那刺人的目光,低声回答道:“……孩儿,孩儿……未曾进、进言……”
  “愚钝!蠢材!要你何用!”袁隗又发起火来,顺手拿着拐杖就往袁绍背上敲砸。
  袁绍躲都不敢躲一下,只能咬牙硬抗,嘴里还得不停劝道:“孩儿愚钝,孩儿有罪!叔父大人请息怒……”
  袁隗毕竟年迈,也打不了几下就累了,大骂道“竖子坏人好事!”,虽然没力气打了,但是依旧不解气,一脚将袁绍踢歪到一边,“汝平日不是自夸聪慧,怎么连此等小计也看不出来?”
  袁绍连忙爬起来,再次跪好,吭都不敢吭一声。
  “汝速去与屠夫言,莫忘了窦武旧事!当断不断,反受其害!”
  “唯!”袁绍连忙爬起来,头都不敢抬,弯着腰,就像一个下人一般倒退出门,方才转身离去。
  因为走的急,到了院子门口的时候差点和门口伺候的一个仆人撞到一起,正憋了一肚子邪火的袁绍,想也不想,飞起一脚将这个倒霉仆人拦腰踹倒,匆匆离去。
  而这一幕却被从大厅屏风后面转出来的一个年轻华衣郎君看在眼里,轻轻嗤笑,“也就在下人面前耍耍威风而已……”
  华衣郎君走到了袁隗面前,行礼道:“叔父大人。”
  袁隗点点头,示意华衣郎君坐下:“术儿,汝看此事如何?”
  华衣郎君也就是袁术,理顺衣服,风度翩翩端坐席上,说道:“此乃曹阿瞒缓兵之计尔。曹阿瞒毕竟姓曹!”曹操之父曹嵩是大宦官曹腾的养子,而大宦官曹腾简直就是宦官界的成功人士典型代表,服侍过四任皇帝,被封为费亭侯!一个宦官侯爷!这让袁家这些以清流自居的士族们情以何堪。
“嗯……吾弓良无所用……嘶……”位头发有些花白老者捏着胡子沉吟道。
  崔厚毕恭毕敬道:“父亲大看到此书放在那竖子桌上定常看但那竖子带却看其那些经史雅颂之书唯独讲此书必有蹊跷怕引起怀疑便先行回来——只想起来此句究竟出至何处?”
  老者也就崔厚之父崔毅仰头眯着眼沉默良久方才说道:“看来叫去试探对此子果真另有玄机。认得此书也怪因为此书在经史怀疑此句出之……”
  崔毅猛睁开双眼嘴里却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像生怕被听到:“……胡、非、子……”
  “哦啊!”崔厚大惊“……胡、胡非子?莫非父亲大说那胡非子?么说来竖子得到——”
  “噤声!”崔毅瞪眼。
  崔厚自知失态连忙也压低声音:“么说来父亲大怀疑可能真?”
  崔毅点点头:“相传胡非子巧于御物留下五勇七匠十八法但多有失传……此子家道平平突然拿出如此精致宝物所谓家传多半托词……琉璃易碎难以雕琢而此子琉璃珠花纹竟然浑然体见刀斧印记……”
  “吾疑十有八九此子获得胡非秘法……过几日妨邀请此子来庄待为父再行试探番——若真少得……哼哼另外安排几身手趁此子在家中之时查下小心些莫要让发现。”
  “父亲大意思——要查看些什么?”崔厚还很明白。
  崔毅有些无奈怎么么笨呢但毕竟自己儿子耐下性子提点下:“……制物必有器具!多在隐蔽处搜寻看否有寻常之物——明白?”
  “唯!”
  在城里处规模宏大富丽堂皇府内另外位华服老者也在教训自己孩子但位就没那么脾气。
  “愚钝!愚钝!”
  老者雷霆震怒愤恨拿着拐杖敲着地面大厅内外所有下都立刻跪倒匍匐在地敢抬头连动都敢动下。
  位“愚钝之”也连忙跪倒在地向前跪爬几步叩首道:“叔父大请息怒!叔父大请息怒!”
  大厅内外众也齐声叩首道:“太傅大请息怒!太傅大请息怒!”
  时间厅内厅外院内院外皆静悄悄片所有都战战兢兢敢发出任何声音。
  只听到当朝太傅袁隗大剧烈喘气声。
  “……曹阿瞒!曹阿瞒之言!汝姓袁还姓曹?曹阿瞒叫汝食矢汝也食之?!”
  真诛心之言袁绍吓得连连在地上叩首:“孩儿敢!孩儿有罪!”
  袁隗喘息略略平定些让大厅内外下都远远退下后沉声道:“‘但付狱吏足矣’——简直大言渐!……那屠夫听此法后何如?”
  “何大将军……那何屠夫——似乎有些意动……”
  “、、!”袁隗冷笑几声瞪着眼前跪在地上袁绍“那汝当时可有进言?”
  袁绍哆嗦下虽然没抬头似乎也能感觉到袁隗那刺目光低声回答道:“……孩儿孩儿……未曾进、进言……”
  “愚钝!蠢材!要何用!”袁隗又发起火来顺手拿着拐杖就往袁绍背上敲砸。
  袁绍躲都敢躲下只能咬牙硬抗嘴里还得停劝道:“孩儿愚钝孩儿有罪!叔父大请息怒……”
  袁隗毕竟年迈也打几下就累大骂道“竖子坏事!”虽然没力气打但依旧解气脚将袁绍踢歪到边“汝平日自夸聪慧怎么连此等小计也看出来?”
  袁绍连忙爬起来再次跪吭都敢吭声。
  “汝速去与屠夫言莫忘窦武旧事!当断断反受其害!”
  “唯!”袁绍连忙爬起来头都敢抬弯着腰就像下般倒退出门方才转身离去。
  因为走急到院子门口时候差点和门口伺候仆撞到起正憋肚子邪火袁绍想也想飞起脚将倒霉仆拦腰踹倒匆匆离去。
  而幕却被从大厅屏风后面转出来年轻华衣郎君看在眼里轻轻嗤笑“也就在下面前耍耍威风而已……”
  华衣郎君走到袁隗面前行礼道:“叔父大。”
  袁隗点点头示意华衣郎君坐下:“术儿汝看此事如何?”
  华衣郎君也就袁术理顺衣服风度翩翩端坐席上说道:“此乃曹阿瞒缓兵之计尔。曹阿瞒毕竟姓曹!”曹操之父曹嵩大宦官曹腾养子而大宦官曹腾简直就宦官界成功士典型代表服侍过四任皇帝被封为费亭侯!宦官侯爷!让袁家些以清流自居士族们情以何堪。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