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吃是有条件的

下载免费读
至少不是吃糠咽菜,斐潜自我安慰道。
  咽下一块粟米饼,端起羊肉汤喝了一口,虽然古代原生原味,不含任何防腐剂,是一等一的好味道,但是斐潜还是忍不住偷偷叹了口气。
  虽然说盐水加一点桂枝炖羊肉,这种搭配已经算是舌尖上的汉代了,一般人也还吃不起。
  比起刚来汉代的时候吃的豆饭好多了。
  不过这种饮食吃的多了,现在就连后世的味精油花涮锅水都有些怀念了……
  至于什么四川菜的回锅肉、鱼香肉丝、夫妻肺片、水煮牛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
  苏浙菜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香酥焖肉、西湖莼菜汤、金陵丸子、三套鸭——
  还有什么佛跳墙、罗汉斋、龙凤宴、烧尾宴等等斐潜在后世吃过的东西,想在也只能是想想,然后吞下哗啦啦止不住的口水……
  在华夏渊源流传美食发展中,任何菜品的发明是和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工具密切相关的。
  斐潜原来以为凭借后世走街窜巷的半个吃货的经验,至少在美食上,在汉代能媲美御厨,再不然多少混个大厨当当也是没问题的,结果在落后的厨具面前被打击的头破血流。
  后世的中国菜,有三个东西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就是可以自由控制火候的灶具、导热良好的炒锅还有充足的植物油。
  只有具备了这三个条件之后,各式各样的菜品才丰富起来,煎炒烹炸各式花样才日益翻新。
  游牧民族匈奴鲜卑,别说到汉代,就是到了唐宋也还没有成熟的灶具,就只有一堆篝火,吃什么东西就是要么烤,要么煮,再无其他手段。
  相比较而言,汉朝人民相对花样多一点,除了烤、煮之外,还多了蒸、炖等等手段。但是依旧单调。如说作为最著名最顶级的皇家御用菜,只有在重大节日或是庆典的时候才做的,让每一个汉代人只要讲起来就面露憧憬之色的一道菜知道是什么吗?
  大名鼎鼎的——五鼎烹!汉武帝时期的主父偃曾言: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尔!就算活着吃不了五鼎做的食品,那么死了被五鼎烹也行。
  这是对五鼎烹多么深刻的爱啊!
  别以为五鼎烹是多么精美繁琐的菜肴,其实五鼎烹就是用五个青铜鼎白水煮肉……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就是骨感的。
  汉代还没有铁锅,铁锅是唐朝才出现的。鼎是诸侯才能用的,汉代大多数人煮饭只有用铜釜或是陶瓮,厚厚的,圆鼓鼓的肚子的造型,小小的耳朵作为把手,煮起来把手和锅底的温度是一样的,没练过铁砂掌的人就别想着什么颠锅翻锅了,小心直接把锅颠碎了……
  顺便说一句,汉代植物油还很少,植物油常见的只有芝麻榨的油,而芝麻是当时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所以当时被称之为胡麻,意思就是进口货,价格可想而知……
  斐潜在一开始还朝着美食界努力过。
  当斐潜表示对食物及其不满意,宣布要亲自动手创作美味佳肴的时候,福叔让斐潜任性过一次。
  不过当福叔他看到斐潜将用的价值不菲的胡麻油倒进铜釜里的时候,福叔的眼角就不停的在抽搐,然后等在看到斐潜因为厚厚的铜釜不好控制火候而把好好的一把青篙炒成一段段黑炭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忍受了。
  从此斐潜这个败家子就失去了进厨房的权利,一颗还未升起的美食界的明星就这样暗淡了。
  不过若是小范围的改良一下,福叔表示还是可以接受的。
  比如这粟米饼,蒸好了成形之后再稍微烤一下——福叔表示这个可以有,烤完后比原来更香脆可口了,嗯,我家少郎君就是聪慧——
  再比如这个白水煮羊肉,可以找一点桂枝放进去同炖去去荤腥——福叔表示这个也可以有,并且每次放桂枝的时候都偷偷的放,唯恐被人学走了我家少郎君的秘方——
  所以,吃的东西实际在古代都是很贫乏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古代,也只有上层人士,掌权者才有充足的食物吃得肥头大耳,身宽体阔,俗称“福态”。
  福叔愿望之一就是斐潜能吃得福态一些,他总觉得斐潜大病之后瘦多了。
  斐潜每次肚子饿吃的时候,也都会要福叔一起吃一点,但是每次福叔都笑呵呵的摇摇头。
  福叔看着斐潜吃,比自己吃都觉得开心,笑呵呵的站在一边。在他心里,只要少郎君吃的好,睡的好,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就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也幸亏斐潜卖了几个琉璃器,否则就别说吃白水煮羊肉了,就连吃豆饭都有些问题。唉,如果有辣椒就好了,没有水煮牛肉,也可以搞搞水煮鱼,水煮羊肉啊……
至少不是吃糠咽菜斐潜自我安慰道咽下一块粟米饼端起羊肉汤喝了一口虽然古代原生原味不含任何防腐剂是一等一的好味道但是斐潜还是忍不住偷偷叹了口气虽然说盐水加一点桂枝炖羊肉这种搭配已经算是舌尖上的汉代了一般人也还吃不起比起刚来汉代的时候吃的豆饭好多了不过这种饮食吃的多了现在就连后世的味精油花涮锅水都有些怀念了至于什么四川菜的回锅肉鱼香肉丝夫妻肺片水煮牛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苏浙菜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香酥焖肉西湖莼菜汤金陵丸子三套鸭还有什么佛跳墙罗汉斋龙凤宴烧尾宴等等斐潜在后世吃过的东西想在也只能是想想然后吞下哗啦啦止不住的口水在华夏渊源流传美食发展中任何菜品的发明是和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工具密切相关的斐潜原来以为凭借后世走街窜巷的半个吃货的经验至少在美食上在汉代能媲美御厨再不然多少混个大厨当当也是没问题的结果在落后的厨具面前被打击的头破血流后世的中国菜有三个东西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就是可以自由控制火候的灶具导热良好的炒锅还有充足的植物油只有具备了这三个条件之后各式各样的菜品才丰富起来煎炒烹炸各式花样才日益翻新游牧民族匈奴鲜卑别说到汉代就是到了唐宋也还没有成熟的灶具就只有一堆篝火吃什么东西就是要么烤要么煮再无其他手段相比较而言汉朝人民相对花样多一点除了烤煮之外还多了蒸炖等等手段但是依旧单调如说作为最著名最顶级的皇家御用菜只有在重大节日或是庆典的时候才做的让每一个汉代人只要讲起来就面露憧憬之色的一道菜知道是什么吗大名鼎鼎的五鼎烹汉武帝时期的主父偃曾言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尔就算活着吃不了五鼎做的食品那么死了被五鼎烹也行这是对五鼎烹多么深刻的爱啊别以为五鼎烹是多么精美繁琐的菜肴其实五鼎烹就是用五个青铜鼎白水煮肉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就是骨感的汉代还没有铁锅铁锅是唐朝才出现的鼎是诸侯才能用的汉代大多数人煮饭只有用铜釜或是陶瓮厚厚的圆鼓鼓的肚子的造型小小的耳朵作为把手煮起来把手和锅底的温度是一样的没练过铁砂掌的人就别想着什么颠锅翻锅了小心直接把锅颠碎了顺便说一句汉代植物油还很少植物油常见的只有芝麻榨的油而芝麻是当时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所以当时被称之为胡麻意思就是进口货价格可想而知斐潜在一开始还朝着美食界努力过当斐潜表示对食物及其不满意宣布要亲自动手创作美味佳肴的时候福叔让斐潜任性过一次不过当福叔他看到斐潜将用的价值不菲的胡麻油倒进铜釜里的时候福叔的眼角就不停的在抽搐然后等在看到斐潜因为厚厚的铜釜不好控制火候而把好好的一把青篙炒成一段段黑炭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忍受了从此斐潜这个败家子就失去了进厨房的权利一颗还未升起的美食界的明星就这样暗淡了不过若是小范围的改良一下福叔表示还是可以接受的比如这粟米饼蒸好了成形之后再稍微烤一下福叔表示这个可以有烤完后比原来更香脆可口了嗯我家少郎君就是聪慧再比如这个白水煮羊肉可以找一点桂枝放进去同炖去去荤腥福叔表示这个也可以有并且每次放桂枝的时候都偷偷的放唯恐被人学走了我家少郎君的秘方所以吃的东西实际在古代都是很贫乏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古代也只有上层人士掌权者才有充足的食物吃得肥头大耳身宽体阔俗称福态福叔愿望之一就是斐潜能吃得福态一些他总觉得斐潜大病之后瘦多了斐潜每次肚子饿吃的时候也都会要福叔一起吃一点但是每次福叔都笑呵呵的摇摇头福叔看着斐潜吃比自己吃都觉得开心笑呵呵的站在一边在他心里只要少郎君吃的好睡的好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就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也幸亏斐潜卖了几个琉璃器否则就别说吃白水煮羊肉了就连吃豆饭都有些问题唉如果有辣椒就好了没有水煮牛肉也可以搞搞水煮鱼水煮羊肉啊至少吃糠咽菜斐潜自安慰道。
  咽下块粟米饼端起羊肉汤喝口虽然古代原生原味含任何防腐剂等味道但斐潜还忍住偷偷叹口气。
  虽然说盐水加点桂枝炖羊肉种搭配已经算舌尖上汉代般也还吃起。
  比起刚来汉代时候吃豆饭多。
  过种饮食吃多现在就连后世味精油花涮锅水都有些怀念……
  至于什么四川菜回锅肉、鱼香肉丝、夫妻肺片、水煮牛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
  苏浙菜西湖醋鱼、龙井虾仁、香酥焖肉、西湖莼菜汤、金陵丸子、三套鸭——
  还有什么佛跳墙、罗汉斋、龙凤宴、烧尾宴等等斐潜在后世吃过东西想在也只能想想然后吞下哗啦啦止住口水……
  在华夏渊源流传美食发展中任何菜品发明和当时社会生产力、生产工具密切相关。
  斐潜原来以为凭借后世走街窜巷半吃货经验至少在美食上在汉代能媲美御厨再然多少混大厨当当也没问题结果在落后厨具面前被打击头破血流。
  后世中国菜有三东西起到关键性作用就可以自由控制火候灶具、导热良炒锅还有充足植物油。
  只有具备三条件之后各式各样菜品才丰富起来煎炒烹炸各式花样才日益翻新。
  游牧民族匈奴鲜卑别说到汉代就到唐宋也还没有成熟灶具就只有堆篝火吃什么东西就要么烤要么煮再无其手段。
  相比较而言汉朝民相对花样多点除烤、煮之外还多蒸、炖等等手段。但依旧单调。如说作为最著名最顶级皇家御用菜只有在重大节日或庆典时候才做让每汉代只要讲起来就面露憧憬之色道菜知道什么?
  大名鼎鼎——五鼎烹!汉武帝时期主父偃曾言:丈夫生五鼎食死则五鼎烹尔!就算活着吃五鼎做食品那么死被五鼎烹也行。
  对五鼎烹多么深刻爱啊!
  别以为五鼎烹多么精美繁琐菜肴其实五鼎烹就用五青铜鼎白水煮肉……
  理想丰满现实就骨感。
  汉代还没有铁锅铁锅唐朝才出现。鼎诸侯才能用汉代大多数煮饭只有用铜釜或陶瓮厚厚圆鼓鼓肚子造型小小耳朵作为把手煮起来把手和锅底温度样没练过铁砂掌就别想着什么颠锅翻锅小心直接把锅颠碎……
  顺便说句汉代植物油还很少植物油常见只有芝麻榨油而芝麻当时张骞从西域带回来所以当时被称之为胡麻意思就进口货价格可想而知……
  斐潜在开始还朝着美食界努力过。
  当斐潜表示对食物及其满意宣布要亲自动手创作美味佳肴时候福叔让斐潜任性过次。
  过当福叔看到斐潜将用价值菲胡麻油倒进铜釜里时候福叔眼角就停在抽搐然后等在看到斐潜因为厚厚铜釜控制火候而把把青篙炒成段段黑炭时候就再也无法忍受。
  从此斐潜败家子就失去进厨房权利颗还未升起美食界明星就样暗淡。
  过若小范围改良下福叔表示还可以接受。
  比如粟米饼蒸成形之后再稍微烤下——福叔表示可以有烤完后比原来更香脆可口嗯家少郎君就聪慧——
  再比如白水煮羊肉可以找点桂枝放进去同炖去去荤腥——福叔表示也可以有并且每次放桂枝时候都偷偷放唯恐被学走家少郎君秘方——
  所以吃东西实际在古代都很贫乏也正因为如此在古代也只有上层士掌权者才有充足食物吃得肥头大耳身宽体阔俗称“福态”。
  福叔愿望之就斐潜能吃得福态些总觉得斐潜大病之后瘦多。
  斐潜每次肚子饿吃时候也都会要福叔起吃点但每次福叔都笑呵呵摇摇头。
  福叔看着斐潜吃比自己吃都觉得开心笑呵呵站在边。在心里只要少郎君吃睡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就最值得开心事情。
  也幸亏斐潜卖几琉璃器否则就别说吃白水煮羊肉就连吃豆饭都有些问题。唉如果有辣椒就没有水煮牛肉也可以搞搞水煮鱼水煮羊肉啊……
至少不是吃糠咽菜,斐潜自我安慰道。
  咽下一块粟米饼,端起羊肉汤喝了一口,虽然古代原生原味,不含任何防腐剂,是一等一的好味道,但是斐潜还是忍不住偷偷叹了口气。
  虽然说盐水加一点桂枝炖羊肉,这种搭配已经算是舌尖上的汉代了,一般人也还吃不起。
  比起刚来汉代的时候吃的豆饭好多了。
  不过这种饮食吃的多了,现在就连后世的味精油花涮锅水都有些怀念了……
  至于什么四川菜的回锅肉、鱼香肉丝、夫妻肺片、水煮牛肉、宫保鸡丁、麻婆豆腐——
  苏浙菜的西湖醋鱼、龙井虾仁、香酥焖肉、西湖莼菜汤、金陵丸子、三套鸭——
  还有什么佛跳墙、罗汉斋、龙凤宴、烧尾宴等等斐潜在后世吃过的东西,想在也只能是想想,然后吞下哗啦啦止不住的口水……
  在华夏渊源流传美食发展中,任何菜品的发明是和当时的社会生产力、生产工具密切相关的。
  斐潜原来以为凭借后世走街窜巷的半个吃货的经验,至少在美食上,在汉代能媲美御厨,再不然多少混个大厨当当也是没问题的,结果在落后的厨具面前被打击的头破血流。
  后世的中国菜,有三个东西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就是可以自由控制火候的灶具、导热良好的炒锅还有充足的植物油。
  只有具备了这三个条件之后,各式各样的菜品才丰富起来,煎炒烹炸各式花样才日益翻新。
  游牧民族匈奴鲜卑,别说到汉代,就是到了唐宋也还没有成熟的灶具,就只有一堆篝火,吃什么东西就是要么烤,要么煮,再无其他手段。
  相比较而言,汉朝人民相对花样多一点,除了烤、煮之外,还多了蒸、炖等等手段。但是依旧单调。如说作为最著名最顶级的皇家御用菜,只有在重大节日或是庆典的时候才做的,让每一个汉代人只要讲起来就面露憧憬之色的一道菜知道是什么吗?
  大名鼎鼎的——五鼎烹!汉武帝时期的主父偃曾言: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则五鼎烹尔!就算活着吃不了五鼎做的食品,那么死了被五鼎烹也行。
  这是对五鼎烹多么深刻的爱啊!
  别以为五鼎烹是多么精美繁琐的菜肴,其实五鼎烹就是用五个青铜鼎白水煮肉……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就是骨感的。
  汉代还没有铁锅,铁锅是唐朝才出现的。鼎是诸侯才能用的,汉代大多数人煮饭只有用铜釜或是陶瓮,厚厚的,圆鼓鼓的肚子的造型,小小的耳朵作为把手,煮起来把手和锅底的温度是一样的,没练过铁砂掌的人就别想着什么颠锅翻锅了,小心直接把锅颠碎了……
  顺便说一句,汉代植物油还很少,植物油常见的只有芝麻榨的油,而芝麻是当时张骞从西域带回来的,所以当时被称之为胡麻,意思就是进口货,价格可想而知……
  斐潜在一开始还朝着美食界努力过。
  当斐潜表示对食物及其不满意,宣布要亲自动手创作美味佳肴的时候,福叔让斐潜任性过一次。
  不过当福叔他看到斐潜将用的价值不菲的胡麻油倒进铜釜里的时候,福叔的眼角就不停的在抽搐,然后等在看到斐潜因为厚厚的铜釜不好控制火候而把好好的一把青篙炒成一段段黑炭的时候就再也无法忍受了。
  从此斐潜这个败家子就失去了进厨房的权利,一颗还未升起的美食界的明星就这样暗淡了。
  不过若是小范围的改良一下,福叔表示还是可以接受的。
  比如这粟米饼,蒸好了成形之后再稍微烤一下——福叔表示这个可以有,烤完后比原来更香脆可口了,嗯,我家少郎君就是聪慧——
  再比如这个白水煮羊肉,可以找一点桂枝放进去同炖去去荤腥——福叔表示这个也可以有,并且每次放桂枝的时候都偷偷的放,唯恐被人学走了我家少郎君的秘方——
  所以,吃的东西实际在古代都是很贫乏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古代,也只有上层人士,掌权者才有充足的食物吃得肥头大耳,身宽体阔,俗称“福态”。
  福叔愿望之一就是斐潜能吃得福态一些,他总觉得斐潜大病之后瘦多了。
  斐潜每次肚子饿吃的时候,也都会要福叔一起吃一点,但是每次福叔都笑呵呵的摇摇头。
  福叔看着斐潜吃,比自己吃都觉得开心,笑呵呵的站在一边。在他心里,只要少郎君吃的好,睡的好,身体健康无病无灾,就是最值得开心的事情。
  也幸亏斐潜卖了几个琉璃器,否则就别说吃白水煮羊肉了,就连吃豆饭都有些问题。唉,如果有辣椒就好了,没有水煮牛肉,也可以搞搞水煮鱼,水煮羊肉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