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下载免费读
这个时候东汉的气候是非常好的,洛阳虽处于北方,但还是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宜人。
  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除却中间的御道没人敢走之外,两旁的街道人流如梭,载货的牛车,官员的马车,沿街的商铺,摆摊的小贩,将汉代京城的繁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个时候东汉的气候是非常好的洛阳虽处于北方但还是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宜人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除却中间的御道没人敢走之外两旁的街道人流如梭载货的牛车官员的马车沿街的商铺摆摊的小贩将汉代京城的繁华展现得淋漓尽致新帝上任大赦天下各式商铺也要装扮的喜庆一些虽然前段乱了一小段时间但是洛阳城里面的人恢复得极快现如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了斐潜和福叔刚刚从家主斐敏哪里告辞出来准备回家斐潜现在只是预备役官员是没有仪仗的自然只能是步行交易虽然完成斐潜也达成了他的目的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非常糟糕还是自己太过渺小了没有名望没有人脉没有根基北邙山斐潜低声的念叨着或许可以冒险一点火中取栗一次对了福叔我们绕道去角旄门看看去得知家中藏书要被主家暂存福叔也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是别无他法但他一句责怪斐潜的言语都没有只是说他对不起过世的斐潜父母说他没能看好这个家一路上跟在斐潜后面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听闻斐潜说了话心神不安的福叔根本没听见差点撞上啊少郎君说什么角旄门那可是大将军三公等贵人府邸去哪里做什么东汉洛阳历经刘秀建都以来历任皇帝不断修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庞大的都市东汉洛阳城东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被称为九六城面积广阔人口密集分有个城门南墙门北墙门东西墙均为门士族世家多居住在接近东出大道的上东门内的步广里永和里之中因为这里既交通便利又靠近皇室北宫的缘故而在东南角旄门以北则专门划出一片地方作为大将军太尉司空和司徒的府邸为的是彰显其地位显赫斐潜现在就是刚从斐家家主居住的永和里出来原本是要回到雍门大街的住所的但是现在斐潜却想准备要转向东南去大将军府看一眼斐潜印象中何进是被宦官诳进宫中砍死的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那么要掐着时间点就必须了解大将军何进现在的状况幸好汉代还没有辫子朝的那么变态的等级制度平民只要不闹事不在府邸门口三百步内逗留没人管你所以远远看看没啥问题汉代洛阳在董卓没有发疯将起毁掉之前说他是世界第二大城估计没有人敢称第一的人口密集商业贸易繁荣文化鼎盛而此时的匈奴胡人还在放羊欧洲的罗马铺条石子路都还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欧洲土著们惊奇得益于汉代刘邦的一项流氓政策就是时不时割大户汉代刘邦是这样解决各地豪强问题的时不时让各地郡守上报一些当地不怎么好管理的豪强然后热情邀请这些上了黑名单的豪强们到京城来居住同时让他们从一个乡下乡巴佬户口转变成为光辉耀眼的高大上京都户口于是这些地方性的豪强一半开心一半伤心的来到京都为京都的繁荣发展贡献力量经过历朝不断累积可以说京都洛阳当时是汇集天下财富不为过而这样一座可以在当时冠绝世界的繁华之都就要被一个武夫毁掉了是不是武艺练多了肌肉容易长到脑袋里斐潜一边走一边恶意的想汉代之前有抗鼎之力的项羽脑抽抽了烧了阿房宫现如今脑袋即将进水的董卓又要烧掉洛阳城还有貌似三国武力值前十的脑袋里最后肌肉挤占了脑容量的也不少吕布并州狼骑在当时可以算一等一的骑兵还有陈宫张辽还有高顺的陷阵营真是顶级的骑兵顶级的步兵外加一等一的谋臣武将都不缺结果自己在白门楼上玩死了还有关羽不是黑关武圣啊你说天天读春秋都读哪去了西汉司马迁对春秋极为推崇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这么牛叉的一本书关羽拿着天天读读了没有几十年也有十几年吧学到哪去了居然还是大意严格将起来是傲意失了荆州若是刘备后期不是限于益州之地物力有限三国最终格局还真不好说这个时候东汉的气候是非常好的,洛阳虽处于北方,但还是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宜人。
  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除却中间的御道没人敢走之外,两旁的街道人流如梭,载货的牛车,官员的马车,沿街的商铺,摆摊的小贩,将汉代京城的繁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帝上任,大赦天下,各式商铺也要装扮的喜庆一些,虽然前段乱了一小段时间,但是洛阳城里面的人恢复得极快,现如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了。
  斐潜和福叔刚刚从家主斐敏哪里告辞出来,准备回家。斐潜现在只是预备役官员,是没有仪仗的,自然只能是步行。
  交易虽然完成,斐潜也达成了他的目的,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非常糟糕。
  还是自己太过渺小了。
  没有名望。
  没有人脉。
  没有根基。
  “北邙山……”斐潜低声的念叨着,“或许可以冒险一点,火中取栗一次?对了,福叔,我们绕道去角旄门看看去。”
  得知家中藏书要被主家“暂存”,福叔也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是别无他法,但他一句责怪斐潜的言语都没有,只是说他对不起过世的斐潜父母,说他没能看好这个家,一路上跟在斐潜后面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听闻斐潜说了话,心神不安的福叔根本没听见,差点撞上,“啊?少郎君说什么?角旄门?那可是大将军三公等贵人府邸,去哪里做什么?”
  东汉洛阳历经刘秀建都以来,历任皇帝不断修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庞大的都市,东汉洛阳城“东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被称为“九六”城。面积广阔,人口密集,分有12个城门,南墙4门,北墙2门,东西墙均为3门。士族世家多居住在接近东出大道的上东门内的步广里、永和里之中。因为这里既交通便利,又靠近皇室北宫的缘故。
  而在东南角旄门以北则专门划出一片地方作为大将军、太尉、司空和司徒的府邸,为的是彰显其地位显赫。
  斐潜现在就是刚从斐家家主居住的永和里出来,原本是要回到雍门大街的住所的,但是现在斐潜却想准备要转向东南去大将军府看一眼。
  斐潜印象中何进是被宦官诳进宫中砍死的,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那么要掐着时间点,就必须了解大将军何进现在的状况。
  幸好汉代还没有辫子朝的那么变态的等级制度,平民只要不闹事,不在府邸门口三百步内逗留,没人管你,所以远远看看没啥问题。
  汉代洛阳在董卓没有发疯将起毁掉之前,说他是世界第二大城,估计没有人敢称第一的。人口密集,商业贸易繁荣,文化鼎盛,而此时的匈奴胡人还在放羊,欧洲的罗马铺条石子路都还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欧洲土著们惊奇。
  得益于汉代刘邦的一项流氓政策,就是时不时“割大户”。汉代刘邦是这样解决各地豪强问题的:时不时让各地郡守上报一些当地不怎么好管理的豪强,然后热情邀请这些上了黑名单的豪强们到京城来居住,同时让他们从一个乡下乡巴佬户口转变成为光辉耀眼的高大上京都户口,于是这些地方性的豪强一半开心一半伤心的来到京都,为京都的繁荣发展贡献力量,经过历朝不断累积,可以说京都洛阳当时是汇集天下财富不为过。
  而这样一座可以在当时冠绝世界的繁华之都,就要被一个武夫毁掉了……
  是不是武艺练多了,肌肉容易长到脑袋里?
  斐潜一边走一边恶意的想,汉代之前有抗鼎之力的项羽脑抽抽了烧了阿房宫,现如今脑袋即将进水的董卓又要烧掉洛阳城……
  还有貌似三国武力值前十的,脑袋里最后肌肉挤占了脑容量的也不少——吕布并州狼骑在当时可以算一等一的骑兵,还有陈宫张辽,还有高顺的陷阵营,真是顶级的骑兵,顶级的步兵,外加一等一的谋臣武将都不缺,结果自己在白门楼上玩死了……
  还有关羽,不是黑关武圣啊,你说天天读春秋都读哪去了?西汉司马迁对《春秋》极为推崇:“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这么牛叉的一本书关羽拿着天天读,读了没有几十年也有十几年吧,学到哪去了?居然还是大意,严格将起来是傲意失了荆州。若是刘备后期不是限于益州之地物力有限,三国最终格局还真不好说……
这个时候东汉的气候是非常好的,洛阳虽处于北方,但还是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宜人。
  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除却中间的御道没人敢走之外,两旁的街道人流如梭,载货的牛车,官员的马车,沿街的商铺,摆摊的小贩,将汉代京城的繁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帝上任,大赦天下,各式商铺也要装扮的喜庆一些,虽然前段乱了一小段时间,但是洛阳城里面的人恢复得极快,现如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了。
  斐潜和福叔刚刚从家主斐敏哪里告辞出来,准备回家。斐潜现在只是预备役官员,是没有仪仗的,自然只能是步行。
  交易虽然完成,斐潜也达成了他的目的,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非常糟糕。
  还是自己太过渺小了。
  没有名望。
  没有人脉。
  没有根基。
  “北邙山……”斐潜低声的念叨着,“或许可以冒险一点,火中取栗一次?对了,福叔,我们绕道去角旄门看看去。”
  得知家中藏书要被主家“暂存”,福叔也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是别无他法,但他一句责怪斐潜的言语都没有,只是说他对不起过世的斐潜父母,说他没能看好这个家,一路上跟在斐潜后面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听闻斐潜说了话,心神不安的福叔根本没听见,差点撞上,“啊?少郎君说什么?角旄门?那可是大将军三公等贵人府邸,去哪里做什么?”
  东汉洛阳历经刘秀建都以来,历任皇帝不断修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庞大的都市,东汉洛阳城“东西六里十一步,南北九里一百步”,被称为“九六”城。面积广阔,人口密集,分有12个城门,南墙4门,北墙2门,东西墙均为3门。士族世家多居住在接近东出大道的上东门内的步广里、永和里之中。因为这里既交通便利,又靠近皇室北宫的缘故。
  而在东南角旄门以北则专门划出一片地方作为大将军、太尉、司空和司徒的府邸,为的是彰显其地位显赫。
  斐潜现在就是刚从斐家家主居住的永和里出来,原本是要回到雍门大街的住所的,但是现在斐潜却想准备要转向东南去大将军府看一眼。
  斐潜印象中何进是被宦官诳进宫中砍死的,之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件,那么要掐着时间点,就必须了解大将军何进现在的状况。
  幸好汉代还没有辫子朝的那么变态的等级制度,平民只要不闹事,不在府邸门口三百步内逗留,没人管你,所以远远看看没啥问题。
  汉代洛阳在董卓没有发疯将起毁掉之前,说他是世界第二大城,估计没有人敢称第一的。人口密集,商业贸易繁荣,文化鼎盛,而此时的匈奴胡人还在放羊,欧洲的罗马铺条石子路都还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欧洲土著们惊奇。
  得益于汉代刘邦的一项流氓政策,就是时不时“割大户”。汉代刘邦是这样解决各地豪强问题的:时不时让各地郡守上报一些当地不怎么好管理的豪强,然后热情邀请这些上了黑名单的豪强们到京城来居住,同时让他们从一个乡下乡巴佬户口转变成为光辉耀眼的高大上京都户口,于是这些地方性的豪强一半开心一半伤心的来到京都,为京都的繁荣发展贡献力量,经过历朝不断累积,可以说京都洛阳当时是汇集天下财富不为过。
  而这样一座可以在当时冠绝世界的繁华之都,就要被一个武夫毁掉了……
  是不是武艺练多了,肌肉容易长到脑袋里?
  斐潜一边走一边恶意的想,汉代之前有抗鼎之力的项羽脑抽抽了烧了阿房宫,现如今脑袋即将进水的董卓又要烧掉洛阳城……
  还有貌似三国武力值前十的,脑袋里最后肌肉挤占了脑容量的也不少——吕布并州狼骑在当时可以算一等一的骑兵,还有陈宫张辽,还有高顺的陷阵营,真是顶级的骑兵,顶级的步兵,外加一等一的谋臣武将都不缺,结果自己在白门楼上玩死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