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士族的法则

下载免费读
北邙山,又名平逢山、太平山、郏山。北邙山高度并不算太高,海拔仅有300米左右,但是比较长,东西横旦数百里,气势雄伟,水深土厚,森林茂密,位于洛阳城北,黄河南岸,是秦岭山脉的余脉,崤山支脉。
  北邙山有山有水,伊、洛之水自西向东贯穿洛阳城而过,因此这一带一直以来都是炎黄子孙的主要活动场所,自上古时期就有炎黄定居于此,繁衍生息不断发展。
  崔家就在北邙山山脚下依山而建了一个庄园。
  汉代的士族世家都喜欢建庄园,也常常把一个庄园作为家族传承的重要的一个据点。崔家也是不例外。前朝崔烈官拜司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建设了,到了现在崔毅崔厚还在不断的添加修葺,规模相当庞大。
  斐潜估摸打量着,着整块地至少有二十个篮球场大小,而且庄园后面还有看到有工匠出入。古代这个地皮真是想搞多大就搞多大啊,换到现代至少没有上百亿估计搞不下这么大的一块地。
  崔厚也是面有得色,向斐潜介绍其整个庄园的布置起来。
  说是庄园,实际更像一个要塞。
  崔家庄,嗯,也算崔家寨北靠一个邙山的一个山崖修建,在崖壁上开凿出不少窑洞,都用木栅栏关着,还有些护卫看守,应是作为存储一些物资使用。在山下,修了厚厚的寨墙,圈起一大片土地,引山上山溪水穿寨而过,并于寨墙外挖了一个深深的沟壑,一方面做为御敌只用,一方面也有蓄水功能。
  全寨分为寨内主宅区、普通住宅区、祠堂区、作坊区、菜园区、花园、栈房区、集市场等等共十余部分,各有其职,规划完整,功能齐全。
  吊桥过后就是狭小的寨门,整个庄园的大门入口可以与城门媲美,厚实坚固,入口两侧均有主墙相依。门里还建有一个仿照城墙了望台设立的射台,此时正有几个背负弓箭的护卫在台顶巡视。
  寨内街道为起到抵御外敌的作用,故意建的七扭八歪,分叉口极多,不是崔厚一旁引领,不熟悉的外人绝对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主家的庭院是在哪里。
  斐潜啧啧称奇,毫不吝惜给予的大量的赞赏。
  崔厚一边很是摇手谦虚,一边更加有兴致的介绍建设之初是怎样怎样,用了多少人力怎样怎样……
  确实建的很不错,街道两侧的墙体一半是石头,一半是黄泥,兼顾了方便与坚固的作用。除了川流寨中的山溪水,另外还有不少大水缸,以防止火灾发生,毕竟汉代房屋还是以木梁木门等等木质结构比较多。
  崔家生活起居的主要区域,几乎是一个园林和军事堡垒建筑的混合体,外墙全部用青砖砌成,明显和街道两侧平民居住的房屋拉开了档次,砖雕、石雕、木雕充斥其间,工艺精湛,风格各异。院子四角还设有三层高的角楼,斜斜的屋檐翘起。
  要建设这样一个庄子可不容易,由此可见崔家雄厚的财力。
  汉代的农耕结构基本就如同崔家的庄园一般。平时庄园作为贸易集市,交换物品的场所,居住在庄园内的大都是一些有产阶级,而耕农或是佣工则平时是在庄园外搭建草棚茅屋居住,若是有敌人入侵,则全部汇集到庄园依据寨墙而守。
  小小一个崔家庄的模式,其实就是整个汉代,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华封建农耕时代的缩影。除了少数几个朝代,比如汉代、唐代、明代,尚有能力出兵御敌于国门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断的防守,任由游牧民族像蝗虫一样在墙外肆虐。
  进了崔家,崔厚没有带斐潜去偏厅,而是带着斐潜到了他自己的小院子的小厅,分宾主落座。
  斐潜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拿藏书换取主家的保护,效果体现出来了。
  汉代是一个讲究礼仪对等时代。
  什么样的地方对应什么样的人物和规格。崔家正厅,斐潜的资格还不够,便是带斐潜去,斐潜也不敢那么无礼的。
北邙山,又名平逢山、太平山、郏山。北邙山高度并不算太高,海拔仅有300米左右,但是比较长,东西横旦数百里,气势雄伟,水深土厚,森林茂密,位于洛阳城北,黄河南岸,是秦岭山脉的余脉,崤山支脉。
  北邙山有山有水,伊、洛之水自西向东贯穿洛阳城而过,因此这一带一直以来都是炎黄子孙的主要活动场所,自上古时期就有炎黄定居于此,繁衍生息不断发展。
  崔家就在北邙山山脚下依山而建了一个庄园。
  汉代的士族世家都喜欢建庄园,也常常把一个庄园作为家族传承的重要的一个据点。崔家也是不例外。前朝崔烈官拜司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建设了,到了现在崔毅崔厚还在不断的添加修葺,规模相当庞大。
  斐潜估摸打量着,着整块地至少有二十个篮球场大小,而且庄园后面还有看到有工匠出入。古代这个地皮真是想搞多大就搞多大啊,换到现代至少没有上百亿估计搞不下这么大的一块地。
  崔厚也是面有得色,向斐潜介绍其整个庄园的布置起来。
  说是庄园,实际更像一个要塞。
  崔家庄,嗯,也算崔家寨北靠一个邙山的一个山崖修建,在崖壁上开凿出不少窑洞,都用木栅栏关着,还有些护卫看守,应是作为存储一些物资使用。在山下,修了厚厚的寨墙,圈起一大片土地,引山上山溪水穿寨而过,并于寨墙外挖了一个深深的沟壑,一方面做为御敌只用,一方面也有蓄水功能。
  全寨分为寨内主宅区、普通住宅区、祠堂区、作坊区、菜园区、花园、栈房区、集市场等等共十余部分,各有其职,规划完整,功能齐全。
  吊桥过后就是狭小的寨门,整个庄园的大门入口可以与城门媲美,厚实坚固,入口两侧均有主墙相依。门里还建有一个仿照城墙了望台设立的射台,此时正有几个背负弓箭的护卫在台顶巡视。
  寨内街道为起到抵御外敌的作用,故意建的七扭八歪,分叉口极多,不是崔厚一旁引领,不熟悉的外人绝对一时半会是找不到主家的庭院是在哪里。
  斐潜啧啧称奇,毫不吝惜给予的大量的赞赏。
  崔厚一边很是摇手谦虚,一边更加有兴致的介绍建设之初是怎样怎样,用了多少人力怎样怎样……
  确实建的很不错,街道两侧的墙体一半是石头,一半是黄泥,兼顾了方便与坚固的作用。除了川流寨中的山溪水,另外还有不少大水缸,以防止火灾发生,毕竟汉代房屋还是以木梁木门等等木质结构比较多。
  崔家生活起居的主要区域,几乎是一个园林和军事堡垒建筑的混合体,外墙全部用青砖砌成,明显和街道两侧平民居住的房屋拉开了档次,砖雕、石雕、木雕充斥其间,工艺精湛,风格各异。院子四角还设有三层高的角楼,斜斜的屋檐翘起。
  要建设这样一个庄子可不容易,由此可见崔家雄厚的财力。
  汉代的农耕结构基本就如同崔家的庄园一般。平时庄园作为贸易集市,交换物品的场所,居住在庄园内的大都是一些有产阶级,而耕农或是佣工则平时是在庄园外搭建草棚茅屋居住,若是有敌人入侵,则全部汇集到庄园依据寨墙而守。
  小小一个崔家庄的模式,其实就是整个汉代,甚至更长的时间中华封建农耕时代的缩影。除了少数几个朝代,比如汉代、唐代、明代,尚有能力出兵御敌于国门之外,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不断的防守,任由游牧民族像蝗虫一样在墙外肆虐。
  进了崔家,崔厚没有带斐潜去偏厅,而是带着斐潜到了他自己的小院子的小厅,分宾主落座。
  斐潜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拿藏书换取主家的保护,效果体现出来了。
  汉代是一个讲究礼仪对等时代。
  什么样的地方对应什么样的人物和规格。崔家正厅,斐潜的资格还不够,便是带斐潜去,斐潜也不敢那么无礼的。
  原本斐潜担心崔厚会带他去偏厅,去偏厅也意味是正儿八经的家宴,崔毅是要出席的,斐潜就要直接面对崔毅,长者在席若是有问话,按照礼数是要离席起身回答,这样不仅是礼数上难受,更重要是处于极其被动的地位,很是麻烦的。
  现在崔厚把斐潜带到自己的小院小厅来招待,就意味着今天崔厚是作为主人的,而崔家的长者崔毅是不会出面了,宴会的规格就下降到了朋友之间的比较随意的对等宴席,而不是讲究礼仪的正宴了。
  原本崔家是打算崔毅出面的,一来崔毅有长者身份,二来也是前朝官员,先礼后兵的让斐潜识相些交出雕琢琉璃的秘法,但是出乎崔家意料的接到了斐敏的传书。
  崔家之前是认为斐潜只是一个斐家的旁支,并没有得到主家的多少关注,所以像这样的无权无势的旁支家族,是掀不起多大的风浪的。
  但是没想到斐敏书信中除了寒暄之外特别还提点了一下,感谢崔家对斐潜的邀请和招待,表示有机会会邀请崔家来做客。
  虽然没有明写是什么意思,但是斐敏的这样一封书信已经透露出斐潜并不像崔家之前料想的那样不受主家关注的无关痛痒的小人物,如果再去逼迫斐潜就等于是不给斐敏面子,这样就从单独的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了崔家和斐家两个家族之间的事情。
北邙山又名平逢山、太平山、郏山。北邙山高度并算太高海拔仅有300米左右但比较长东西横旦数百里气势雄伟水深土厚森林茂密位于洛阳城北黄河南岸秦岭山脉余脉崤山支脉。
  北邙山有山有水伊、洛之水自西向东贯穿洛阳城而过因此带直以来都炎黄子孙主要活动场所自上古时期就有炎黄定居于此繁衍生息断发展。
  崔家就在北邙山山脚下依山而建庄园。
  汉代士族世家都喜欢建庄园也常常把庄园作为家族传承重要据点。崔家也例外。前朝崔烈官拜司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建设到现在崔毅崔厚还在断添加修葺规模相当庞大。
  斐潜估摸打量着着整块地至少有二十篮球场大小而且庄园后面还有看到有工匠出入。古代地皮真想搞多大就搞多大啊换到现代至少没有上百亿估计搞下么大块地。
  崔厚也面有得色向斐潜介绍其整庄园布置起来。
  说庄园实际更像要塞。
  崔家庄嗯也算崔家寨北靠邙山山崖修建在崖壁上开凿出少窑洞都用木栅栏关着还有些护卫看守应作为存储些物资使用。在山下修厚厚寨墙圈起大片土地引山上山溪水穿寨而过并于寨墙外挖深深沟壑方面做为御敌只用方面也有蓄水功能。
  全寨分为寨内主宅区、普通住宅区、祠堂区、作坊区、菜园区、花园、栈房区、集市场等等共十余部分各有其职规划完整功能齐全。
  吊桥过后就狭小寨门整庄园大门入口可以与城门媲美厚实坚固入口两侧均有主墙相依。门里还建有仿照城墙望台设立射台此时正有几背负弓箭护卫在台顶巡视。
  寨内街道为起到抵御外敌作用故意建七扭八歪分叉口极多崔厚旁引领熟悉外绝对时半会找到主家庭院在哪里。
  斐潜啧啧称奇毫吝惜给予大量赞赏。
  崔厚边很摇手谦虚边更加有兴致介绍建设之初怎样怎样用多少力怎样怎样……
  确实建很错街道两侧墙体半石头半黄泥兼顾方便与坚固作用。除川流寨中山溪水另外还有少大水缸以防止火灾发生毕竟汉代房屋还以木梁木门等等木质结构比较多。
  崔家生活起居主要区域几乎园林和军事堡垒建筑混合体外墙全部用青砖砌成明显和街道两侧平民居住房屋拉开档次砖雕、石雕、木雕充斥其间工艺精湛风格各异。院子四角还设有三层高角楼斜斜屋檐翘起。
  要建设样庄子可容易由此可见崔家雄厚财力。
  汉代农耕结构基本就如同崔家庄园般。平时庄园作为贸易集市交换物品场所居住在庄园内大都些有产阶级而耕农或佣工则平时在庄园外搭建草棚茅屋居住若有敌入侵则全部汇集到庄园依据寨墙而守。
  小小崔家庄模式其实就整汉代甚至更长时间中华封建农耕时代缩影。除少数几朝代比如汉代、唐代、明代尚有能力出兵御敌于国门之外其大部分时间都在断防守任由游牧民族像蝗虫样在墙外肆虐。
  进崔家崔厚没有带斐潜去偏厅而带着斐潜到自己小院子小厅分宾主落座。
  斐潜嘴角微微往上翘翘拿藏书换取主家保护效果体现出来。
  汉代讲究礼仪对等时代。
  什么样地方对应什么样物和规格。崔家正厅斐潜资格还够便带斐潜去斐潜也敢那么无礼。
  原本斐潜担心崔厚会带去偏厅去偏厅也意味正儿八经家宴崔毅要出席斐潜就要直接面对崔毅长者在席若有问话按照礼数要离席起身回答样仅礼数上难受更重要处于极其被动地位很麻烦。
  现在崔厚把斐潜带到自己小院小厅来招待就意味着今天崔厚作为主而崔家长者崔毅会出面宴会规格就下降到朋友之间比较随意对等宴席而讲究礼仪正宴。
  原本崔家打算崔毅出面来崔毅有长者身份二来也前朝官员先礼后兵让斐潜识相些交出雕琢琉璃秘法但出乎崔家意料接到斐敏传书。
  崔家之前认为斐潜只斐家旁支并没有得到主家多少关注所以像样无权无势旁支家族掀起多大风浪。
  但没想到斐敏书信中除寒暄之外特别还提点下感谢崔家对斐潜邀请和招待表示有机会会邀请崔家来做客。
  虽然没有明写什么意思但斐敏样封书信已经透露出斐潜并像崔家之前料想那样受主家关注无关痛痒小物如果再去逼迫斐潜就等于给斐敏面子样就从单独事情变成崔家和斐家两家族之间事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