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北邙山的故事

下载免费读
当大将军何进的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的时候,袁绍和曹操在那么一刻都惊呆了。
  不是说怕见到死人的头颅,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是已经沾过血的,杀人这种事情,在他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
  问题是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一只鸡一样被人砍掉了头颅!
  整个大汉朝何进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掌督管天下兵马的当朝大将军,竟然就这样一无诏书,二无宣罪,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被人斩杀了!
  宫墙之上不知是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如若不然,定斩不饶!”
  等候在宫门外的十几个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有几个不知所措的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
  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抽出剑来,几步赶到,抬手把第一个转身逃跑的护卫一剑刺倒,将血淋淋的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剩下的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护卫不力乃是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一线生机!”
  袁绍一个机灵也反应过来,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第一个冲到宫门前,也不管能不能砍得动,胡乱砍砸起来。
  曹操也带着剩余的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的宫墙大门。
  曹操一边砍,一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你我皆入蛊中,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唯有死中求活,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
  袁绍和曹操今天是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的角色来的,可是现在大将军何进被人砍死了,不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不力的罪责,而且如果听信刚才的什么赦宥的话退散的话,更是与卖主苟活无异,这种行为将是一生都去不掉的一个污点!
  谁会愿意和一个在关键时刻退缩的人为伍?所以曹操第一时间杀掉了逃跑的人来威慑住众护卫,同时也提点袁绍,他们两人十有八九被坑了,袁术这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现在只能是干掉杀害何进的人才能减轻他们两个的责任。
  袁绍的政治敏感度也是非常的强,与曹操配合也是极好,不管大将军何进是怎么死的,是被人谋杀还是真的被宣判谋逆诛杀,此时此刻,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的立场上,才有希望将背的锅甩给别人,否则就算是逃回家中,以官免罪又或是袁家出面保全,虽说不至死,但是未免都会被人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一生抬不起头来。
  这对于袁绍这样庶子出身,好不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的人来说,还真不如死了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了眼,扯下身上的玉佩,抓住身边的一个护卫,塞到他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
  “天杀的阉党!”袁绍眼都红了,好不容易摆脱了上军校尉蹇硕的控制,在何进这个不懂什么军务的人手底下,没受到什么掣肘,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一只禁军兵马,才刚刚品尝到一点权势的滋味,就被人断了上升的路,怎能让袁绍不出离愤怒?
  袁术指望不上了,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他宦官们今天杀何进是不是正当的,断了我袁绍的路就让你们拿命来偿!
  此时,残阳如血,映的宫墙通红。
  ************
  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毕竟喝得多了些,醉意也是有几分的,反应不免有些迟缓起来,眼皮耷拉睡意渐浓,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便一动也不想再动。
  只觉得几只柔软的小手摸上身来,不知不觉中除去外衣,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的轻柔擦拭脸手,宛如清风拂面,令人舒服的不由得轻轻叹息。
  斐潜被服侍的全身舒坦,懒洋洋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原本只有七八分的睡意被屋内暗香一熏,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一起,勉力睁开一线,只能略略看到两三个身影在眼前摇曳,还没等看清,便彻底被睡魔征服,沉沉睡去……
  这是那里?
  斐潜猛然站起身,环绕四周,竟然身处在他的办公桌前。
  “我……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到三国了么……”斐潜喃喃低语,偌大的办公区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其他人都去哪了……啊,好像是今天我值班……”
  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呼吸都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这是……睡着了?现在几点了……嗯,我手机呢?”
  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一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好不容易刚找到,还没等看清楚时间,手机骤然发出刺耳的铃声,吓得他差点拿不住掉地上。
  “啊,领导,是,好,好……”
  现在通讯太方便了,做领导的遥控一下,办事的就累得半死。斐潜“啧”了一声,虽然刚才嘴上答应的挺好,实际上心中暗骂。
当大将军何进的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的时候袁绍和曹操在那么一刻都惊呆了不是说怕见到死人的头颅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是已经沾过血的杀人这种事情在他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问题是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一只鸡一样被人砍掉了头颅整个大汉朝何进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掌督管天下兵马的当朝大将军竟然就这样一无诏书二无宣罪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被人斩杀了宫墙之上不知是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如若不然定斩不饶等候在宫门外的十几个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有几个不知所措的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抽出剑来几步赶到抬手把第一个转身逃跑的护卫一剑刺倒将血淋淋的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剩下的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护卫不力乃是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一线生机袁绍一个机灵也反应过来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第一个冲到宫门前也不管能不能砍得动胡乱砍砸起来曹操也带着剩余的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的宫墙大门曹操一边砍一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你我皆入蛊中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唯有死中求活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袁绍和曹操今天是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的角色来的可是现在大将军何进被人砍死了不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不力的罪责而且如果听信刚才的什么赦宥的话退散的话更是与卖主苟活无异这种行为将是一生都去不掉的一个污点谁会愿意和一个在关键时刻退缩的人为伍所以曹操第一时间杀掉了逃跑的人来威慑住众护卫同时也提点袁绍他们两人十有八九被坑了袁术这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现在只能是干掉杀害何进的人才能减轻他们两个的责任袁绍的政治敏感度也是非常的强与曹操配合也是极好不管大将军何进是怎么死的是被人谋杀还是真的被宣判谋逆诛杀此时此刻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的立场上才有希望将背的锅甩给别人否则就算是逃回家中以官免罪又或是袁家出面保全虽说不至死但是未免都会被人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一生抬不起头来这对于袁绍这样庶子出身好不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的人来说还真不如死了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了眼扯下身上的玉佩抓住身边的一个护卫塞到他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天杀的阉党袁绍眼都红了好不容易摆脱了上军校尉蹇硕的控制在何进这个不懂什么军务的人手底下没受到什么掣肘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一只禁军兵马才刚刚品尝到一点权势的滋味就被人断了上升的路怎能让袁绍不出离愤怒袁术指望不上了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他宦官们今天杀何进是不是正当的断了我袁绍的路就让你们拿命来偿此时残阳如血映的宫墙通红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毕竟喝得多了些醉意也是有几分的反应不免有些迟缓起来眼皮耷拉睡意渐浓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便一动也不想再动只觉得几只柔软的小手摸上身来不知不觉中除去外衣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的轻柔擦拭脸手宛如清风拂面令人舒服的不由得轻轻叹息斐潜被服侍的全身舒坦懒洋洋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原本只有七八分的睡意被屋内暗香一熏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一起勉力睁开一线只能略略看到两三个身影在眼前摇曳还没等看清便彻底被睡魔征服沉沉睡去这是那里斐潜猛然站起身环绕四周竟然身处在他的办公桌前我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到三国了么斐潜喃喃低语偌大的办公区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其他人都去哪了啊好像是今天我值班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呼吸都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这是睡着了现在几点了嗯我手机呢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一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好不容易刚找到还没等看清楚时间手机骤然发出刺耳的铃声吓得他差点拿不住掉地上啊领导是好好现在通讯太方便了做领导的遥控一下办事的就累得半死斐潜啧了一声虽然刚才嘴上答应的挺好实际上心中暗骂当大将军何进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时候袁绍和曹操在那么刻都惊呆。
  说怕见到死头颅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已经沾过血杀种事情在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
  问题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只鸡样被砍掉头颅!
  整大汉朝何进可以说之下万之上权掌督管天下兵马当朝大将军竟然就样无诏书二无宣罪莫名其妙就样被斩杀!
  宫墙之上知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如若然定斩饶!”
  等候在宫门外十几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有几知所措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
  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抽出剑来几步赶到抬手把第转身逃跑护卫剑刺倒将血淋淋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剩下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护卫力乃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线生机!”
  袁绍机灵也反应过来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第冲到宫门前也管能能砍得动胡乱砍砸起来。
  曹操也带着剩余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宫墙大门。
  曹操边砍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皆入蛊中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唯有死中求活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
  袁绍和曹操今天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角色来可现在大将军何进被砍死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力罪责而且如果听信刚才什么赦宥话退散话更与卖主苟活无异种行为将生都去掉污点!
  谁会愿意和在关键时刻退缩为伍?所以曹操第时间杀掉逃跑来威慑住众护卫同时也提点袁绍们两十有八九被坑袁术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现在只能干掉杀害何进才能减轻们两责任。
  袁绍政治敏感度也非常强与曹操配合也极管大将军何进怎么死被谋杀还真被宣判谋逆诛杀此时此刻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立场上才有希望将背锅甩给别否则就算逃回家中以官免罪又或袁家出面保全虽说至死但未免都会被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生抬起头来。
  对于袁绍样庶子出身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来说还真如死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眼扯下身上玉佩抓住身边护卫塞到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
  “天杀阉党!”袁绍眼都红容易摆脱上军校尉蹇硕控制在何进懂什么军务手底下没受到什么掣肘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只禁军兵马才刚刚品尝到点权势滋味就被断上升路怎能让袁绍出离愤怒?
  袁术指望上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宦官们今天杀何进正当断袁绍路就让们拿命来偿!
  此时残阳如血映宫墙通红。
  ************
  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毕竟喝得多些醉意也有几分反应免有些迟缓起来眼皮耷拉睡意渐浓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便动也想再动。
  只觉得几只柔软小手摸上身来知觉中除去外衣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轻柔擦拭脸手宛如清风拂面令舒服由得轻轻叹息。
  斐潜被服侍全身舒坦懒洋洋连手指头都想动下原本只有七八分睡意被屋内暗香熏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起勉力睁开线只能略略看到两三身影在眼前摇曳还没等看清便彻底被睡魔征服沉沉睡去……
  那里?
  斐潜猛然站起身环绕四周竟然身处在办公桌前。
  “……怎么在?到三国么……”斐潜喃喃低语偌大办公区域只有自己“…………其都去哪……啊像今天值班……”
  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呼吸都有些透过气来“……睡着?现在几点……嗯手机呢?”
  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容易刚找到还没等看清楚时间手机骤然发出刺耳铃声吓得差点拿住掉地上。
  “啊领导……”
  现在通讯太方便做领导遥控下办事就累得半死。斐潜“啧”声虽然刚才嘴上答应挺实际上心中暗骂。
当大将军何进的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的时候,袁绍和曹操在那么一刻都惊呆了。
  不是说怕见到死人的头颅,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是已经沾过血的,杀人这种事情,在他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
  问题是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一只鸡一样被人砍掉了头颅!
  整个大汉朝何进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掌督管天下兵马的当朝大将军,竟然就这样一无诏书,二无宣罪,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被人斩杀了!
  宫墙之上不知是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如若不然,定斩不饶!”
  等候在宫门外的十几个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有几个不知所措的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
  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抽出剑来,几步赶到,抬手把第一个转身逃跑的护卫一剑刺倒,将血淋淋的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剩下的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护卫不力乃是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一线生机!”
  袁绍一个机灵也反应过来,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第一个冲到宫门前,也不管能不能砍得动,胡乱砍砸起来。
  曹操也带着剩余的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的宫墙大门。
  曹操一边砍,一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你我皆入蛊中,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唯有死中求活,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
  袁绍和曹操今天是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的角色来的,可是现在大将军何进被人砍死了,不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不力的罪责,而且如果听信刚才的什么赦宥的话退散的话,更是与卖主苟活无异,这种行为将是一生都去不掉的一个污点!
  谁会愿意和一个在关键时刻退缩的人为伍?所以曹操第一时间杀掉了逃跑的人来威慑住众护卫,同时也提点袁绍,他们两人十有八九被坑了,袁术这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现在只能是干掉杀害何进的人才能减轻他们两个的责任。
  袁绍的政治敏感度也是非常的强,与曹操配合也是极好,不管大将军何进是怎么死的,是被人谋杀还是真的被宣判谋逆诛杀,此时此刻,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的立场上,才有希望将背的锅甩给别人,否则就算是逃回家中,以官免罪又或是袁家出面保全,虽说不至死,但是未免都会被人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一生抬不起头来。
  这对于袁绍这样庶子出身,好不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的人来说,还真不如死了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了眼,扯下身上的玉佩,抓住身边的一个护卫,塞到他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
  “天杀的阉党!”袁绍眼都红了,好不容易摆脱了上军校尉蹇硕的控制,在何进这个不懂什么军务的人手底下,没受到什么掣肘,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一只禁军兵马,才刚刚品尝到一点权势的滋味,就被人断了上升的路,怎能让袁绍不出离愤怒?
  袁术指望不上了,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他宦官们今天杀何进是不是正当的,断了我袁绍的路就让你们拿命来偿!
  此时,残阳如血,映的宫墙通红。
  ************
  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毕竟喝得多了些,醉意也是有几分的,反应不免有些迟缓起来,眼皮耷拉睡意渐浓,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便一动也不想再动。
  只觉得几只柔软的小手摸上身来,不知不觉中除去外衣,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的轻柔擦拭脸手,宛如清风拂面,令人舒服的不由得轻轻叹息。
  斐潜被服侍的全身舒坦,懒洋洋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原本只有七八分的睡意被屋内暗香一熏,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一起,勉力睁开一线,只能略略看到两三个身影在眼前摇曳,还没等看清,便彻底被睡魔征服,沉沉睡去……
  这是那里?
  斐潜猛然站起身,环绕四周,竟然身处在他的办公桌前。
  “我……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到三国了么……”斐潜喃喃低语,偌大的办公区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其他人都去哪了……啊,好像是今天我值班……”
  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呼吸都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这是……睡着了?现在几点了……嗯,我手机呢?”
  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一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好不容易刚找到,还没等看清楚时间,手机骤然发出刺耳的铃声,吓得他差点拿不住掉地上。
  “啊,领导,是,好,好……”
  现在通讯太方便了,做领导的遥控一下,办事的就累得半死。斐潜“啧”了一声,虽然刚才嘴上答应的挺好,实际上心中暗骂。
当大将军何进吗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吗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吗时候吗袁绍和曹操在那么吗刻都惊呆吗。
  吗吗说怕见到死吗吗头颅吗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吗已经沾过血吗吗杀吗吗种事情吗在吗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
  问题吗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吗只鸡吗样被吗砍掉吗头颅!
  整吗大汉朝何进可以说吗吗吗之下万吗之上吗权掌督管天下兵马吗当朝大将军吗竟然就吗样吗无诏书吗二无宣罪吗莫名其妙吗就吗样被吗斩杀吗!
  宫墙之上吗知吗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吗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吗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吗如若吗然吗定斩吗饶!”
  等候在宫门外吗十几吗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吗有几吗吗知所措吗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
  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吗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吗抽出剑来吗几步赶到吗抬手把第吗吗转身逃跑吗护卫吗剑刺倒吗将血淋淋吗长剑高高举起吗对着剩下吗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吗护卫吗力乃吗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吗线生机!”
  袁绍吗吗机灵也反应过来吗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吗第吗吗冲到宫门前吗也吗管能吗能砍得动吗胡乱砍砸起来。
  曹操也带着剩余吗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吗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吗宫墙大门。
  曹操吗边砍吗吗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吗吗皆入蛊中吗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吗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吗唯有死中求活吗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
  袁绍和曹操今天吗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吗角色来吗吗可吗现在大将军何进被吗砍死吗吗吗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吗力吗罪责吗而且如果听信刚才吗什么赦宥吗话退散吗话吗更吗与卖主苟活无异吗吗种行为将吗吗生都去吗掉吗吗吗污点!
  谁会愿意和吗吗在关键时刻退缩吗吗为伍?所以曹操第吗时间杀掉吗逃跑吗吗来威慑住众护卫吗同时也提点袁绍吗吗们两吗十有八九被坑吗吗袁术吗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吗现在只能吗干掉杀害何进吗吗才能减轻吗们两吗吗责任。
  袁绍吗政治敏感度也吗非常吗强吗与曹操配合也吗极吗吗吗管大将军何进吗怎么死吗吗吗被吗谋杀还吗真吗被宣判谋逆诛杀吗此时此刻吗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吗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吗立场上吗才有希望将背吗锅甩给别吗吗否则就算吗逃回家中吗以官免罪又或吗袁家出面保全吗虽说吗至死吗但吗未免都会被吗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吗吗生抬吗起头来。
  吗对于袁绍吗样庶子出身吗吗吗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吗吗来说吗还真吗如死吗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吗眼吗扯下身上吗玉佩吗抓住身边吗吗吗护卫吗塞到吗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吗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
  “天杀吗阉党!”袁绍眼都红吗吗吗吗容易摆脱吗上军校尉蹇硕吗控制吗在何进吗吗吗懂什么军务吗吗手底下吗没受到什么掣肘吗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吗只禁军兵马吗才刚刚品尝到吗点权势吗滋味吗就被吗断吗上升吗路吗怎能让袁绍吗出离愤怒?
  袁术指望吗上吗吗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吗宦官们今天杀何进吗吗吗正当吗吗断吗吗袁绍吗路就让吗们拿命来偿!
  此时吗残阳如血吗映吗宫墙通红。
  ************
  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吗毕竟喝得多吗些吗醉意也吗有几分吗吗反应吗免有些迟缓起来吗眼皮耷拉睡意渐浓吗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吗便吗动也吗想再动。
  只觉得几只柔软吗小手摸上身来吗吗知吗觉中除去外衣吗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吗轻柔擦拭脸手吗宛如清风拂面吗令吗舒服吗吗由得轻轻叹息。
  斐潜被服侍吗全身舒坦吗懒洋洋连手指头都吗想动吗下吗原本只有七八分吗睡意被屋内暗香吗熏吗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吗起吗勉力睁开吗线吗只能略略看到两三吗身影在眼前摇曳吗还没等看清吗便彻底被睡魔征服吗沉沉睡去……
  吗吗那里?
  斐潜猛然站起身吗环绕四周吗竟然身处在吗吗办公桌前。
  “吗……吗怎么在吗?吗吗吗到三国吗么……”斐潜喃喃低语吗偌大吗办公区域只有吗自己吗吗吗吗“……吗……其吗吗都去哪吗……啊吗吗像吗今天吗值班……”
  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吗呼吸都有些透吗过气来吗“吗吗吗……睡着吗?现在几点吗……嗯吗吗手机呢?”
  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吗吗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吗吗吗容易刚找到吗还没等看清楚时间吗手机骤然发出刺耳吗铃声吗吓得吗差点拿吗住掉地上。
  “啊吗领导吗吗吗吗吗吗……”
  现在通讯太方便吗吗做领导吗遥控吗下吗办事吗就累得半死。斐潜“啧”吗吗声吗虽然刚才嘴上答应吗挺吗吗实际上心中暗骂。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