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历史的玩笑

下载免费读
贾诩啜着牙花子,拍拍肚皮,满足的摊着,“还是你这好啊,看看这牛肉多的都吃不完……”又拿起一块牛肉,想往嘴里放,可是刚一仰头张嘴,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只好一脸可惜的样子,依依不舍的把肉放回盘子里。
  李儒早已吃完,正端着茶水一边啜饮一边拿着一卷书简在看,听到贾诩的话,眼角略略抽了一下,“等下吃不完的,文和你都可以带回去。”
  “带回去干啥?带回去我一时半会也吃不下,那要是有人看见了要分我分不分?何必惹那麻烦——嗯,你还有心情看书——外面都乱糟糟的是你故意的吧?”贾诩很随意的说道。
  “嗯。”李儒用鼻子答应了一声,对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表示不需要回答。
  贾诩巴拉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搞坏董仲颖名声,然后再散步一些什么独揽大权恣意乱政之类的谣言,接着分化拉拢董仲颖手下的将领,最后再高调出场力挽狂澜……我说,你这样顺着他们来真的没问题?”
  “有什么问题?”李儒低着头看书简,很随意的回答,“我也正是打算就按照他们的套路来做的。”
贾诩啜着牙花子拍拍肚皮满足的摊着还是你这好啊看看这牛肉多的都吃不完又拿起一块牛肉想往嘴里放可是刚一仰头张嘴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只好一脸可惜的样子依依不舍的把肉放回盘子里李儒早已吃完正端着茶水一边啜饮一边拿着一卷书简在看听到贾诩的话眼角略略抽了一下等下吃不完的文和你都可以带回去带回去干啥带回去我一时半会也吃不下那要是有人看见了要分我分不分何必惹那麻烦嗯你还有心情看书外面都乱糟糟的是你故意的吧贾诩很随意的说道嗯李儒用鼻子答应了一声对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表示不需要回答贾诩巴拉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搞坏董仲颖名声然后再散步一些什么独揽大权恣意乱政之类的谣言接着分化拉拢董仲颖手下的将领最后再高调出场力挽狂澜我说你这样顺着他们来真的没问题有什么问题李儒低着头看书简很随意的回答我也正是打算就按照他们的套路来做的贾诩一愣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不对啊这样你唯一的路只有走霸道这条路了你为何要放弃王道你何时改变主意了李儒没有直接回答头也不抬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文和你擅长军阵谋划不若我出一题你来试试演武论阵贾诩来了兴趣连官话都冒了出来汝且划下道来呵呵文和你有一万由乡勇和山匪组成的军队嗯器械不足军马不足粮草不足听着李儒几个不足下来贾诩脸都黑了你还有啥不足的没了听好文和你有一万李儒淡淡的继续说道一万乌合之众我知道了然后呢贾诩对没有战斗力的乌合之众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劲来半摊着说道李儒继续讲被困于小城另有援军约一万瞥了一眼贾诩也是乌合之众瞬间看到贾诩又往下摊了一点对手是四十万各地郡兵及中央禁军最终目标是一夜之内大获全胜击溃敌军贾诩张口结舌半响后拿手指了指李儒汝戏耍吾焉此阵如何能大破敌军李儒你在逗我吗两万乌合之众对四十万正规兵还能大破击溃就算是排队不抵抗让你随便砍人头也都会砍到刀都钝了数量到一定程度都会质变的好不好别说两万对四十万就连两个人对四十个人都是只有逃跑的份还怎么大破敌军还要求一夜之内当我每个乌合之众都能变身啊李儒将手中的书简递了过去示意你自己看贾诩接过来先翻看了一下标识不由得脱口而出光武帝注你怎么拿到的啊你打劫太库了李儒淡淡道不用打劫直接命其送来的贾诩一目十行转眼看完了难以置信的说道这简直是简直是匪夷所思荒谬之极你看这里贾诩指着书简中的一行字显然对书简中的描述感到不可相信只见书中写道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后世的人看到这段话会不会对这个描述感觉很熟悉李儒说道那你觉得两万对上四十万在一夜之间怎么能赢的最后四十万兵马最终仅剩三千这贾诩也是无语李儒指了指在身旁堆得如同小山一样的书简说道我一直以来都对二百年前那场莫名其妙的失败颇感疑惑明明是一片大好的局面怎么就转瞬间一败涂地自从我看调取了这些书简之后越看越是觉得心悸这个世间或许有你我不可知的一面李儒皱着眉头手指敲敲脑袋说道王道需要的时间长啊若是期间再出现一个这样的情况要如何处理所以你选了时间更短的霸道之路可是如此一来所要面临的困难增加可不是一点半点啊那你觉得是面对这些困难更容易还是面对这种情况更容易李儒指了指拿在贾诩手中的书简说道嘶贾诩也是开始头疼起来还是选霸道之路吧书中记载若是真的那真是无法可解贾诩啜着牙花子拍拍肚皮满足摊着“还啊看看牛肉多都吃完……”又拿起块牛肉想往嘴里放可刚仰头张嘴就打响亮饱嗝只脸可惜样子依依舍把肉放回盘子里。
  李儒早已吃完正端着茶水边啜饮边拿着卷书简在看听到贾诩话眼角略略抽下“等下吃完文和都可以带回去。”
  “带回去干啥?带回去时半会也吃下那要有看见要分分分?何必惹那麻烦——嗯还有心情看书——外面都乱糟糟故意?”贾诩很随意说道。
  “嗯。”李儒用鼻子答应声对种没有意义问题表示需要回答。
  贾诩巴拉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搞坏董仲颖名声然后再散步些什么独揽大权恣意乱政之类谣言接着分化拉拢董仲颖手下将领最后再高调出场力挽狂澜……说样顺着们来真没问题?”
  “有什么问题?”李儒低着头看书简很随意回答“也正打算就按照们套路来做。”
  贾诩愣眨眨眼睛疑惑道:“对啊……样唯路只有走霸道条路……为何要放弃王道?何时改变主意?”
  李儒没有直接回答头也抬像漫经心问道:“文和擅长军阵谋划若出题来试试?”
  “演武论阵?”贾诩来兴趣连官话都冒出来“汝且划下道来!”
  “呵呵文和有万由乡勇和山匪组成军队……嗯器械足军马足粮草足……”
  听着李儒几足下来贾诩脸都黑“还有啥足?”
  “没听——文和有万……”李儒淡淡继续说道。
  “万乌合之众……知道然后呢?”贾诩对没有战斗力“乌合之众”实在提起什么劲来半摊着说道。
  李儒继续讲“被困于小城另有援军约万……”瞥眼贾诩“……也乌合之众……”瞬间看到贾诩又往下摊点。
  “对手——四十万各地郡兵及中央禁军……最终目标夜之内大获全胜击溃敌军!”
  贾诩张口结舌半响后拿手指指李儒:“汝戏耍吾焉?此阵如何能大破敌军?”——李儒在逗?两万乌合之众对四十万正规兵还能大破击溃?就算排队抵抗让随便砍头也都会砍到刀都钝!
  数量到定程度都会质变别说两万对四十万就连两对四十都只有逃跑份还怎么大破敌军?还要求夜之内当每乌合之众都能变身啊!
  李儒将手中书简递过去示意自己看。
  贾诩接过来先翻看下标识由得脱口而出:“光武帝注?怎么拿到?啊打劫太库?”
  李儒淡淡道:“用打劫直接命其送来。”
  贾诩目十行转眼看完难以置信说道:“简直——简直匪夷所思荒谬之极!看里——”
  贾诩指着书简中行字显然对书简中描述感到可相信。只见书中写道——“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后世看到段话会会对描述感觉很熟悉?
  李儒说道:“那觉得两万对上四十万在夜之间怎么能赢?最后四十万兵马最终仅剩三千!”
  “——”贾诩也无语。
  李儒指指在身旁堆得如同小山样书简说道:“直以来都对二百年前那场莫名其妙失败颇感疑惑明明片大局面怎么就转瞬间败涂地?自从看调取些书简之后越看越觉得心悸世间或许有可知面。”
  李儒皱着眉头手指敲敲脑袋说道:“王道需要时间长啊!若期间再出现样情况要如何处理?”
  “所以选时间更短霸道之路?可如此来所要面临困难增加可点半点啊!”
  “那觉得面对些困难更容易还面对种情况更容易?”李儒指指拿在贾诩手中书简说道。
  “嘶……”贾诩也开始头疼起来“还选霸道之路——书中记载若真那真无法可解……”
贾诩啜着牙花子,拍拍肚皮,满足的摊着,“还是你这好啊,看看这牛肉多的都吃不完……”又拿起一块牛肉,想往嘴里放,可是刚一仰头张嘴,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只好一脸可惜的样子,依依不舍的把肉放回盘子里。
  李儒早已吃完,正端着茶水一边啜饮一边拿着一卷书简在看,听到贾诩的话,眼角略略抽了一下,“等下吃不完的,文和你都可以带回去。”
  “带回去干啥?带回去我一时半会也吃不下,那要是有人看见了要分我分不分?何必惹那麻烦——嗯,你还有心情看书——外面都乱糟糟的是你故意的吧?”贾诩很随意的说道。
  “嗯。”李儒用鼻子答应了一声,对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表示不需要回答。
  贾诩巴拉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搞坏董仲颖名声,然后再散步一些什么独揽大权恣意乱政之类的谣言,接着分化拉拢董仲颖手下的将领,最后再高调出场力挽狂澜……我说,你这样顺着他们来真的没问题?”
  “有什么问题?”李儒低着头看书简,很随意的回答,“我也正是打算就按照他们的套路来做的。”
  贾诩一愣,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不对啊……这样你唯一的路只有走霸道这条路了……你为何要放弃王道?你何时改变主意了?”
  李儒没有直接回答,头也不抬,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文和你擅长军阵谋划,不若我出一题你来试试?”
  “演武论阵?”贾诩来了兴趣,连官话都冒了出来,“汝且划下道来!”
  “呵呵,文和你有一万由乡勇和山匪组成的军队……嗯,器械不足,军马不足,粮草不足……”
贾诩啜着牙花子,拍拍肚皮,满足的摊着,“还是你这好啊,看看这牛肉多的都吃不完……”又拿起一块牛肉,想往嘴里放,可是刚一仰头张嘴,就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只好一脸可惜的样子,依依不舍的把肉放回盘子里。
  李儒早已吃完,正端着茶水一边啜饮一边拿着一卷书简在看,听到贾诩的话,眼角略略抽了一下,“等下吃不完的,文和你都可以带回去。”
  “带回去干啥?带回去我一时半会也吃不下,那要是有人看见了要分我分不分?何必惹那麻烦——嗯,你还有心情看书——外面都乱糟糟的是你故意的吧?”贾诩很随意的说道。
  “嗯。”李儒用鼻子答应了一声,对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表示不需要回答。
  贾诩巴拉着手指头,说道:“首先搞坏董仲颖名声,然后再散步一些什么独揽大权恣意乱政之类的谣言,接着分化拉拢董仲颖手下的将领,最后再高调出场力挽狂澜……我说,你这样顺着他们来真的没问题?”
  “有什么问题?”李儒低着头看书简,很随意的回答,“我也正是打算就按照他们的套路来做的。”
  贾诩一愣,眨了眨眼睛,疑惑道:“不对啊……这样你唯一的路只有走霸道这条路了……你为何要放弃王道?你何时改变主意了?”
  李儒没有直接回答,头也不抬,像是漫不经心的问道:“文和你擅长军阵谋划,不若我出一题你来试试?”
  “演武论阵?”贾诩来了兴趣,连官话都冒了出来,“汝且划下道来!”
  “呵呵,文和你有一万由乡勇和山匪组成的军队……嗯,器械不足,军马不足,粮草不足……”
  听着李儒几个不足下来,贾诩脸都黑了,“你还有啥不足的?”
  “没了,听好——文和你有一万……”李儒淡淡的继续说道。
  “一万乌合之众……我知道了,然后呢?”贾诩对没有战斗力的“乌合之众”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劲来,半摊着说道。
  李儒继续讲,“被困于小城,另有援军约一万……”,瞥了一眼贾诩,“……也是乌合之众……”,瞬间看到贾诩又往下摊了一点。
  “对手是——四十万各地郡兵及中央禁军……最终目标是,一夜之内,大获全胜,击溃敌军!”
  贾诩张口结舌,半响后拿手指了指李儒:“汝戏耍吾焉?此阵如何能大破敌军?”——李儒你在逗我吗?两万乌合之众对四十万正规兵,还能大破击溃?就算是排队不抵抗让你随便砍人头也都会砍到刀都钝了!
  数量到一定程度都会质变的好不好,别说两万对四十万,就连两个人对四十个人都是只有逃跑的份,还怎么大破敌军?还要求一夜之内,当我每个乌合之众都能变身啊!
  李儒将手中的书简递了过去,示意你自己看。
  贾诩接过来先翻看了一下标识,不由得脱口而出:“光武帝注?你怎么拿到的?啊,你打劫太库了?”
  李儒淡淡道:“不用打劫,直接命其送来的。”
  贾诩一目十行,转眼看完了,难以置信的说道:“这简直是——简直是匪夷所思,荒谬之极!你看这里——”
  贾诩指着书简中的一行字,显然对书简中的描述感到不可相信。只见书中写道——“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后世的人看到这段话会不会对这个描述感觉很熟悉?
  李儒说道:“那你觉得两万对上四十万在一夜之间怎么能赢的?最后四十万兵马最终仅剩三千!”
  “这——”贾诩也是无语。
  李儒指了指在身旁堆得如同小山一样的书简,说道:“我一直以来都对二百年前那场莫名其妙的失败颇感疑惑,明明是一片大好的局面,怎么就转瞬间一败涂地?自从我看调取了这些书简之后,越看越是觉得心悸,这个世间或许有你我不可知的一面。”
  李儒皱着眉头,手指敲敲脑袋,说道:“王道需要的时间长啊!若是期间再出现一个这样的情况要如何处理?”
  “所以你选了时间更短的霸道之路?可是如此一来,所要面临的困难增加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那你觉得是面对这些困难更容易还是面对这种情况更容易?”李儒指了指拿在贾诩手中的书简说道。
  “嘶……”贾诩也是开始头疼起来,“还是选霸道之路吧——书中记载若是真的,那真是无法可解……”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