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向前走便是前方

下载免费读
怎么办?斐潜心中迅速盘算。
  在这个讲究出身讲究身份的年代,一旦被打上某些烙印是很难得被清除的,想想吕布武力值天下第一,可惜被张飞一嗓子碎嘴喊出一个三性家奴的外号,竟然这个外号一直伴随到死也没办摆脱。
  加入董卓军?
  斐潜衡量再三,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要直接拒绝,这也是一件难事,搞不好人家恼羞成怒,要砍脑袋就真刀真枪的说砍就砍的!
  斐潜拱手为礼,说道:“小子有一事,还肯请长史解惑。”
  “可是为何授官与你?”李儒说道,“廿年前,汝父对吾有恩。当时儒曾言,日后必有回报,可惜如今汝父玉折,天意弄人莫过于此。”
  斐潜听完李儒的解释,吊起的心中才算是落下一半,原先他想着按照后世的观念来说,莫名其妙的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不是骗人就是坑人,现在听李儒原来是报恩而来,虽说不清楚便宜父亲究竟是怎样给自己结下这个善缘,但总归是事出有因了。
  “小子谢过长史厚爱。家严自幼教导,事事但求无愧,不求回报,想必若是家严仍在,也定不敢受,请恕小子放肆,但请长史收回成命。”斐潜说罢便拜倒在地。
  李儒沉默了一会儿,便让斐潜起身,说道:“既如此,也罢。汝可有何心愿,不妨大胆直言,否则儒心中难安。”——官你可以不做,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个报恩方法,我可不想再欠人情。
  斐潜再拜:“小子深感浅薄,唯愿游学荆襄,已于前日得家主首肯。”——那朝那代对于愿意学习知识的人都不会有太大反感的,这个理由也算是够充分的了。
  “甚好。”李儒点点头,既然不愿为官只愿求学,那么就从这个方面帮个忙就是了,但此时李儒却也没在和斐潜直说准备帮些他什么,而是示意斐潜谈话结束可以退下了。
  斐潜心领神会,便向李儒拱手告辞,刚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又被李儒叫住。
  李儒忽然想听听斐潜这个局外人关于道路的意见,便说道:“其路有二,均荆棘遍地极易迷失难以行进,但大体一先易后难,另一先难后易,若汝前行,作何择选?”
  斐潜想了想,回答道:“前路漫漫,唯奋力而行,皆为正途。”——明显的两难选择题嘛,选哪一个肯定都是错的,干脆都不选。
  李儒平淡的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斐潜退下了。
  贾诩从堂后的屏风之处转了出来,说道:“这个原来就是你说过的二十年前雪夜收留过你的那家之子?”
  李儒仰着头仿佛陷入了回忆,嗯了一声,便算是应了一下,过了许久才说:“廿年前,恰逢此子降生百日,其父宴请乡邻,见吾父与某窘迫……”
  李儒摇摇头,不愿再说下去,显然这段回忆不是很美好。
  贾诩哦了一声,看见李儒陷于伤心往事,便打岔道:“啊,行了,就我们两个,就别说官话了,累人,对了,你让他做官他还不愿意,是不是不看好我们啊?”论起察言观色,贾诩若称第二估计没人敢说第一,想一想在历史上贾诩投奔过的人,死死伤伤的,全军覆没的都有,但贾诩每次都屁事没有,都能轻易脱身,这也多亏了他的这项超乎常人的本领。
怎么办斐潜心中迅速盘算在这个讲究出身讲究身份的年代一旦被打上某些烙印是很难得被清除的想想吕布武力值天下第一可惜被张飞一嗓子碎嘴喊出一个三性家奴的外号竟然这个外号一直伴随到死也没办摆脱加入董卓军斐潜衡量再三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但是要直接拒绝这也是一件难事搞不好人家恼羞成怒要砍脑袋就真刀真枪的说砍就砍的斐潜拱手为礼说道小子有一事还肯请长史解惑可是为何授官与你李儒说道廿年前汝父对吾有恩当时儒曾言日后必有回报可惜如今汝父玉折天意弄人莫过于此斐潜听完李儒的解释吊起的心中才算是落下一半原先他想着按照后世的观念来说莫名其妙的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不是骗人就是坑人现在听李儒原来是报恩而来虽说不清楚便宜父亲究竟是怎样给自己结下这个善缘但总归是事出有因了小子谢过长史厚爱家严自幼教导事事但求无愧不求回报想必若是家严仍在也定不敢受请恕小子放肆但请长史收回成命斐潜说罢便拜倒在地李儒沉默了一会儿便让斐潜起身说道既如此也罢汝可有何心愿不妨大胆直言否则儒心中难安官你可以不做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个报恩方法我可不想再欠人情斐潜再拜小子深感浅薄唯愿游学荆襄已于前日得家主首肯那朝那代对于愿意学习知识的人都不会有太大反感的这个理由也算是够充分的了甚好李儒点点头既然不愿为官只愿求学那么就从这个方面帮个忙就是了但此时李儒却也没在和斐潜直说准备帮些他什么而是示意斐潜谈话结束可以退下了斐潜心领神会便向李儒拱手告辞刚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又被李儒叫住李儒忽然想听听斐潜这个局外人关于道路的意见便说道其路有二均荆棘遍地极易迷失难以行进但大体一先易后难另一先难后易若汝前行作何择选斐潜想了想回答道前路漫漫唯奋力而行皆为正途明显的两难选择题嘛选哪一个肯定都是错的干脆都不选李儒平淡的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斐潜退下了贾诩从堂后的屏风之处转了出来说道这个原来就是你说过的二十年前雪夜收留过你的那家之子李儒仰着头仿佛陷入了回忆嗯了一声便算是应了一下过了许久才说廿年前恰逢此子降生百日其父宴请乡邻见吾父与某窘迫李儒摇摇头不愿再说下去显然这段回忆不是很美好贾诩哦了一声看见李儒陷于伤心往事便打岔道啊行了就我们两个就别说官话了累人对了你让他做官他还不愿意是不是不看好我们啊论起察言观色贾诩若称第二估计没人敢说第一想一想在历史上贾诩投奔过的人死死伤伤的全军覆没的都有但贾诩每次都屁事没有都能轻易脱身这也多亏了他的这项超乎常人的本领怎么办?斐潜心中迅速盘算。
  在讲究出身讲究身份年代旦被打上某些烙印很难得被清除想想吕布武力值天下第可惜被张飞嗓子碎嘴喊出三性家奴外号竟然外号直伴随到死也没办摆脱。
  加入董卓军?
  斐潜衡量再三实在很选择。
  但要直接拒绝也件难事搞家恼羞成怒要砍脑袋就真刀真枪说砍就砍!
  斐潜拱手为礼说道:“小子有事还肯请长史解惑。”
  “可为何授官与?”李儒说道“廿年前汝父对吾有恩。当时儒曾言日后必有回报可惜如今汝父玉折天意弄莫过于此。”
  斐潜听完李儒解释吊起心中才算落下半原先想着按照后世观念来说莫名其妙天上掉馅饼种事情般来说骗就坑现在听李儒原来报恩而来虽说清楚便宜父亲究竟怎样给自己结下善缘但总归事出有因。
  “小子谢过长史厚爱。家严自幼教导事事但求无愧求回报想必若家严仍在也定敢受请恕小子放肆但请长史收回成命。”斐潜说罢便拜倒在地。
  李儒沉默会儿便让斐潜起身说道:“既如此也罢。汝可有何心愿妨大胆直言否则儒心中难安。”——官可以做但必须要给报恩方法可想再欠情。
  斐潜再拜:“小子深感浅薄唯愿游学荆襄已于前日得家主首肯。”——那朝那代对于愿意学习知识都会有太大反感理由也算够充分。
  “甚。”李儒点点头既然愿为官只愿求学那么就从方面帮忙就但此时李儒却也没在和斐潜直说准备帮些什么而示意斐潜谈话结束可以退下。
  斐潜心领神会便向李儒拱手告辞刚往外走两步忽然又被李儒叫住。
  李儒忽然想听听斐潜局外关于道路意见便说道:“其路有二均荆棘遍地极易迷失难以行进但大体先易后难另先难后易若汝前行作何择选?”
  斐潜想想回答道:“前路漫漫唯奋力而行皆为正途。”——明显两难选择题嘛选哪肯定都错干脆都选。
  李儒平淡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斐潜退下。
  贾诩从堂后屏风之处转出来说道:“原来就说过二十年前雪夜收留过那家之子?”
  李儒仰着头仿佛陷入回忆嗯声便算应下过许久才说:“廿年前恰逢此子降生百日其父宴请乡邻见吾父与某窘迫……”
  李儒摇摇头愿再说下去显然段回忆很美。
  贾诩哦声看见李儒陷于伤心往事便打岔道:“啊行就们两就别说官话累对让做官还愿意看们啊?”论起察言观色贾诩若称第二估计没敢说第想想在历史上贾诩投奔过死死伤伤全军覆没都有但贾诩每次都屁事没有都能轻易脱身也多亏项超乎常本领。
怎么办?斐潜心中迅速盘算。
  在这个讲究出身讲究身份的年代,一旦被打上某些烙印是很难得被清除的,想想吕布武力值天下第一,可惜被张飞一嗓子碎嘴喊出一个三性家奴的外号,竟然这个外号一直伴随到死也没办摆脱。
  加入董卓军?
  斐潜衡量再三,实在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要直接拒绝,这也是一件难事,搞不好人家恼羞成怒,要砍脑袋就真刀真枪的说砍就砍的!
  斐潜拱手为礼,说道:“小子有一事,还肯请长史解惑。”
  “可是为何授官与你?”李儒说道,“廿年前,汝父对吾有恩。当时儒曾言,日后必有回报,可惜如今汝父玉折,天意弄人莫过于此。”
  斐潜听完李儒的解释,吊起的心中才算是落下一半,原先他想着按照后世的观念来说,莫名其妙的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一般来说不是骗人就是坑人,现在听李儒原来是报恩而来,虽说不清楚便宜父亲究竟是怎样给自己结下这个善缘,但总归是事出有因了。
  “小子谢过长史厚爱。家严自幼教导,事事但求无愧,不求回报,想必若是家严仍在,也定不敢受,请恕小子放肆,但请长史收回成命。”斐潜说罢便拜倒在地。
  李儒沉默了一会儿,便让斐潜起身,说道:“既如此,也罢。汝可有何心愿,不妨大胆直言,否则儒心中难安。”——官你可以不做,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个报恩方法,我可不想再欠人情。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