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9章捞好处的各自肚肠

下载免费读
灵魂契约,契合灵魂,只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对方手段通天,都无法化解。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黄鸡,之前只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样没办法解决这种约定。
  
  为了防止这家伙变卦,出现反噬的现象,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也无法挣脱灵魂间的约定啊!
  
  “灵魂契约,的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连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气体,将这种契约化解掉,并不难……只要有足够力量,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就能做到!”
  
  狠人道。
  
  灵魂契约,是建立在天道基础上的,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个灵魂契约,只要处理得当,又有何难?
  
  “原来如此……”张悬目光一闪。
  
  “和你说这么多,也算感谢将我带到神界了!”
  
  解释完,狠人不再多说,身上的气息愈发的亘古悠远,身后的黑洞变得更加巨大,显然说话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补。
  
  “张悬,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实力越强……”
  
  洛若曦也发现了不对劲,急忙传音过来。
  
  “准备动手吧!”心中疑惑尽消,张悬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陡然扬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轰隆!
  
  最强大的剑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拦?
  
  这一招剑法,虽然是没达到帝君领悟的,却蕴含了心中的一切执念,将体内的天若有情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呼!
  
  一剑将狠人的攻击,斩成两半。
  
  同一时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滚,剑芒如雪。
  
  她的剑法和剑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大道自然的潇洒。
  
  “你们的招数是很厉害,但对比我,还是差了些……”
  
  轻轻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来。
  
  一瞬间,遮天蔽日,手掌将天地都笼罩了,空间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
  
  噗!噗!
  
  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人在空中鲜血狂喷。
  
  以二人的实力,竟然抵挡不住!
  
  这家伙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来,每走一步,就有莲花绽放,虚空中带着流水的声音。
  
  远远看去,逼格十足。
  
  炼化九天混沌金莲,他的修为比起张悬,丝毫不弱。
  
  一拳扬起,力量冲上九天。
  
  和狠人对碰,同样倒飞而出,挡不住一招。
  
  张悬捂住额头。
  
  成就帝君了,分身依旧不改装逼的本性……
  
  这么绚丽的装逼,还不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威力更大!
  
  “一起出手,不然,他们死了,我们都会死……”
  
  小黄鸡一声大喝,赤红的的火焰燃烧,天空都像被点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联合,毁天灭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不住,但对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击来到跟前,黑洞陡然变大,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紧着着反击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张悬等人一样,倒飞而出。
  
  十大帝君,联合在一起,竟然都没挡住对方一招!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
  
  “你们可以死了……”
  
  一招击溃众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来。
  
  “鼠辈敢尔!”
  
  伴随一声大喝,之前剑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现,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化作银河。
  
  “帝君?他也是帝君实力?”
  
  张悬瞳孔一缩。
  
  这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为只是个随从,最多封号神王,施展出力量才发现,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强者!
  
  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么?
  
  “他本身就是剑神天的帝君……”挣扎站着身来,洛若曦咬牙道。
  
  “那……传我剑法的青年呢?”张悬再也忍不住。
  
  “他是……”洛若曦刚想回答,空间一阵扭曲,随即看到剑神天的这位帝君,同样倒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砸出一个大坑。
  
  张悬现在的实力,和对剑道的领悟,远超过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为不弱,剑术高明,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帝君,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我就灭了九天,灭了这神界,将一切规则踏平!”
  
  将剑神天的帝君击败,狠人疯狂大笑,四周的空间不停坍塌,衬托的他如妖如魔。
  
  “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
  
  刚才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将最强招数使用了出来,都没挡住对方的一招……
  
  难道神界,真的没人能够挡住眼前这位?
  
  任由他将世界毁灭?
  
  “唯一的办法……是将你的天道有缺,回归天道本身,让天道将他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眼眶泛红。
  
  “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的意思。
灵魂契约契合灵魂只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对方手段通天都无法化解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黄鸡之前只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样没办法解决这种约定为了防止这家伙变卦出现反噬的现象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也无法挣脱灵魂间的约定啊灵魂契约的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连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气体将这种契约化解掉并不难只要有足够力量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就能做到狠人道灵魂契约是建立在天道基础上的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个灵魂契约只要处理得当又有何难原来如此张悬目光一闪和你说这么多也算感谢将我带到神界了解释完狠人不再多说身上的气息愈发的亘古悠远身后的黑洞变得更加巨大显然说话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补张悬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实力越强洛若曦也发现了不对劲急忙传音过来准备动手吧心中疑惑尽消张悬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陡然扬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轰隆最强大的剑意再次施展而出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拦这一招剑法虽然是没达到帝君领悟的却蕴含了心中的一切执念将体内的天若有情功法发挥到了极限呼一剑将狠人的攻击斩成两半同一时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滚剑芒如雪她的剑法和剑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大道自然的潇洒你们的招数是很厉害但对比我还是差了些轻轻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来一瞬间遮天蔽日手掌将天地都笼罩了空间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噗噗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人在空中鲜血狂喷以二人的实力竟然抵挡不住这家伙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放肆分身大步踏来每走一步就有莲花绽放虚空中带着流水的声音远远看去逼格十足炼化九天混沌金莲他的修为比起张悬丝毫不弱一拳扬起力量冲上九天和狠人对碰同样倒飞而出挡不住一招张悬捂住额头成就帝君了分身依旧不改装逼的本性这么绚丽的装逼还不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威力更大一起出手不然他们死了我们都会死小黄鸡一声大喝赤红的的火焰燃烧天空都像被点燃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七位帝君联合毁天灭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不住但对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击来到跟前黑洞陡然变大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紧着着反击而出嘭嘭嘭嘭七位帝君和张悬等人一样倒飞而出十大帝君联合在一起竟然都没挡住对方一招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你们可以死了一招击溃众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来鼠辈敢尔伴随一声大喝之前剑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现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化作银河帝君他也是帝君实力张悬瞳孔一缩这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为只是个随从最多封号神王施展出力量才发现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强者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么他本身就是剑神天的帝君挣扎站着身来洛若曦咬牙道那传我剑法的青年呢张悬再也忍不住他是洛若曦刚想回答空间一阵扭曲随即看到剑神天的这位帝君同样倒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砸出一个大坑张悬现在的实力和对剑道的领悟远超过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为不弱剑术高明依旧不是对手哈哈帝君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我就灭了九天灭了这神界将一切规则踏平将剑神天的帝君击败狠人疯狂大笑四周的空间不停坍塌衬托的他如妖如魔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刚才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将最强招数使用了出来都没挡住对方的一招难道神界真的没人能够挡住眼前这位任由他将世界毁灭唯一的办法是将你的天道有缺回归天道本身让天道将他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眼眶泛红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的意思脑海中的图书馆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一旦回归天道就等于彻底完整了或许就可以修复漏洞自我将狠人排斥出去就好像人体的免疫系统免疫系统完整病毒来了轻易驱赶坏了抵抗不住病毒入侵再强壮的人也会因此死亡只是他太强大了即便天道恢复完整也无法镇压吧张悬摇头病毒免疫系统是可以斩杀但猛虎呢再强的免疫系统又有什么办法眼前这位只是普通神王哪怕封号天道都可以轻易杀死可比帝君都要强大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这洛若曦停顿了一下洁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是啊没办法镇压但是天道完整他就能醒过来斩杀这位并不难他张悬皱眉我带你去见他就在自在天深吸一口气洛若曦一咬牙转身就向前飞去想逃狠人冷哼向下一按嘭洛若曦从空中坠落你张悬剑法再次施展出来剑意辉煌而出叮叮叮再次被狠人挡住你们快走我来挡住他知道他们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而不是逃走分身和不死帝尊一声大喝挡在前面洛七七也摇身一变回归静空珠本体四周的空间凝固起来走见众人奋不顾身挡在后面无畏惧死亡张悬眼眶一红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一拉洛若曦身体一晃划破空间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自在天的范围自在天现在已经没了之前的自在神界崩塌四处一片混乱你说的他在哪里没空去观察普通人的生活张悬看向怀中的女孩如果她说的那人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牺牲又何妨他是我的父亲你吊坠中的血液就是他的不死帝君曾是他的兽宠洛若曦调息了一下解释道父亲张悬恍然大悟难怪一直觉得吊坠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却又不同原来是她父亲的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看到吊坠后立刻认自己为主你父亲也是帝君或者拥有超越帝君的实力忍不住道图书馆混乱是吊坠中的血液让自己恢复清醒难不成不仅她是帝君父亲也是甚至更加强大如果是这样的话又为何会昏迷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让其清醒他不是帝君而是天道洛若曦秀拳捏紧天道你父亲是天道张悬一震不敢相信是五十年前父亲抵挡不住那只大手陷入昏迷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进入空间乱流我代为掌控天道自然维持神界的平衡想要让他恢复只有将散开的部分收集所以我才如此决绝不能失败才专门进入名师大陆研究春秋大典想办法战胜孔师和孔师战斗的时候拜托他的事也是这个洛若曦道张悬恍然名师大陆刚认识不久眼前的女孩就和自己讲述过她的故事要救一位至亲自己当时还不明白现在才恍然大悟竟然是她父亲而且还是神界天道天道真的能够化成人形并且生儿育女吗代为掌控天道自然你体内没有天道碎片突然意识到她语言中的不对劲张悬看过来代为掌控和自己这种融合在体内是两种概念我只是掌控并不是天道的一部分洛若曦道张悬松了口气这样说起来只需要自己将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就行了并不需要她也死亡尽管这种命运不愿意接受却也不愿意眼前的女孩受到伤害我将体内的天道有缺剥离出来你父亲就能活过来甚至将狠人击杀是吧张悬看来这我也不确定抬头看了看已经崩塌的神界洛若曦迟疑神界是父亲的根基现在根基都这样了就算清醒真的能够将那个强大的狠人击败吗真不好说看来你也不能肯定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张悬咬了咬牙你我分身联合九天九帝如果在配合上孔师未必不能获胜孔师他洛若曦皱眉孔师已经死了是吧他并未真正死亡如果猜的没错他被你斩杀只是用来脱离天道的方法不出意外他应该和魏长风一样是先天胎魂体张悬道看到魏长风就明白过来孔师所谓的保持灵智应该和他一样是先天胎魂体可以做到胎中不迷再加上提前留下的后手复活只是时间问题洛若曦愣住似乎她没想到会是这样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猜的不错他应该已经恢复不然他的那些学生不可能连潮汐海都没去张悬道孔师的那些学生子渊古圣等人个个实力强劲就算没有帝君帮助也必然有办法进入潮汐海可却一个都没见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无暇顾及的时候去做而这种重要的事明显就是让孔师恢复这洛若曦心中一震恍然大悟走吧不再解释单手一划张悬重新来到孔师居住的所在果然看到一个老者盘膝悬浮在空中见他们来到微微一笑来了不是孔师又是何人这位万世之师果然没让自己失望和猜测的一样趁着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的时候重新复活了你洛若曦娇躯一震她知道帝君可以复活不死帝君也活过来了但没想到速度这么快我隐瞒天道提前就准备了后手幽魂池中的那个没有名字的巨人就是我留下的当日被你斩杀我借机摆脱了天道的束缚重新凝聚肉身现在也刚刚恢复罢了孔师微微一笑他精通时间能力看起来神界只过了一两天实际上为了恢复力量经历了不知多久几十年的时光都有了我们三人的实力是很强但想要胜过狠人也没那么容易见孔师果真恢复洛若曦依旧摇头不是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而是事实刚才这么多人联合都没挡住对方即便增加一个孔师又能如何同样改变不了局面我们单个的实力甚至联合在一起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如果将所有人的力量都融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呢孔师笑着看过来融合在一个人身上这次不光洛若曦皱眉张悬也满是疑惑那个手掌能够撕裂神界将天道都打散实力之强不容置疑狠人将这股力量全部吸收又吞噬了神界五十年的灵气单凭实力我们十几位帝君单个拿出来的确不是对手孔师道但联合在一起将力量集中在一人身上就未必了吧如何集中洛若曦看过来说的简单做起来难帝君已经站在神界最巅峰了如果这么容易吸收别人的力量她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停滞不前很简单我们将身上的力量集中在张悬身上一旦他能冲破帝君桎梏就能救下神界孔师道我张悬一愣为什么是我灵犀帝尊修炼的是自由自在超脱自然但有了父亲和天道的制约有了牵挂的人就永远没办法真正超脱如果我没看错当初和我战斗的时候你也曾放弃过打算被我斩杀吧孔师道洛若曦说不出话来战斗的时候的确有过这种打算所以二人的交手刚开始的时候各自留着后手宛如切磋不像生死搏斗无法超脱自然也就发挥不出最强力量即便给与再多的真气同样无法冲击那至高的境界至于我孔师点头道心怀苍生想要普度天下却不愿意别人为我牺牲仁慈太多也是缺点如果心狠一些将异灵族灭族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当初如果能将异灵族人全部灭杀狠人就不可能复活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所以我也不适合而张悬功法顺心没有缺陷讲究活出自我哪怕身死只要活得无愧就心中坦荡这种人拥有更大的包容更大的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高更远孔师继续道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连死亡都不在乎又怎么会被其他事情所羁绊这张悬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孔师目光炯炯的看过来不用推辞了先说时间来不及去培养其他人就算来得及我也觉得未必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灵犀帝尊体内虽没有天道碎片却常年掌控天道对天道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我掌控天道有序如果我们将力量灌输给你你体内就会拥有完整天道的力量配合上分身的九天混沌金莲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掌乾坤战九霄灭万物好吧见对方已经做出决定自己解释再多也无用张悬点了点头轰隆盘膝做好一眨眼功夫两股雄浑的力量就从两侧灌涌而来张悬全身一僵整个人仿佛刹那间化身天道翱翔在九天之上灵魂肉身真气都在瞬间得到了洗礼越来越强越来越雄浑你们也想拦我也好杀了你们再去将张悬斩杀将洛七七和分身等人拍飞狠人冷冷一笑分身和诸多帝君联合施展而出的力量的确很强大不过和他比依旧弱了一些潮汐海将神界出了城市外的灵气几乎全部吞噬干净现在这些力量都化作他的寄养举手投足带着毁灭天地的能力这些帝君神王尽管代表了神界最巅峰依旧不堪一击此时的狠人仿佛代表了整个神界无人能挡神界灭亡我们活着也没意义我云螭与你同归于尽灵魂契约契合灵魂只要自己解除哪怕对方手段通天都无法化解。
  
  就像死帝君小黄鸡之前只神王帝君同样没办法解决种约定。
  
  为防止家伙变卦出现反噬现象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也无法挣脱灵魂间约定啊!
  
  “灵魂契约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但融合连天道都可以化解特殊气体将种契约化解掉并难……只要有足够力量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就能做到!”
  
  狠道。
  
  灵魂契约建立在天道基础上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灵魂契约只要处理得当又有何难?
  
  “原来如此……”张悬目光闪。
  
  “和说么多也算感谢将带到神界!”
  
  解释完狠再多说身上气息愈发亘古悠远身后黑洞变得更加巨大显然说话功夫又吞噬知多少力量做滋补。
  
  “张悬黑洞吞越多实力越强……”
  
  洛若曦也发现对劲急忙传音过来。
  
  “准备动手!”心中疑惑尽消张悬深吸口气手中长剑陡然扬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
  
  轰隆!
  
  最强大剑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生死皆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拦?
  
  招剑法虽然没达到帝君领悟却蕴含心中切执念将体内天若有情功法发挥到极限。
  
  呼!
  
  剑将狠攻击斩成两半。
  
  同时刻洛若曦也出手玉手翻滚剑芒如雪。
  
  她剑法和剑神天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带着往无前气势和大道自然潇洒。
  
  “们招数很厉害但对比还差些……”
  
  轻轻笑狠再次向下抓来。
  
  瞬间遮天蔽日手掌将天地都笼罩空间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
  
  噗!噗!
  
  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在空中鲜血狂喷。
  
  以二实力竟然抵挡住!
  
  家伙到底达到何种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来每走步就有莲花绽放虚空中带着流水声音。
  
  远远看去逼格十足。
  
  炼化九天混沌金莲修为比起张悬丝毫弱。
  
  拳扬起力量冲上九天。
  
  和狠对碰同样倒飞而出挡住招。
  
  张悬捂住额头。
  
  成就帝君分身依旧改装逼本性……
  
  么绚丽装逼还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威力更大!
  
  “起出手然们死们都会死……”
  
  小黄鸡声大喝赤红火焰燃烧天空都像被点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联合毁天灭地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住但对方吸收特殊力量狠攻击来到跟前黑洞陡然变大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紧着着反击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张悬等样倒飞而出。
  
  十大帝君联合在起竟然都没挡住对方招!
  
  家伙怎么会么强大?
  
  “们可以死……”
  
  招击溃众狠向前步手腕翻再次拍下来。
  
  “鼠辈敢尔!”
  
  伴随声大喝之前剑神天那位老者突兀出现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化作银河。
  
  “帝君?也帝君实力?”
  
  张悬瞳孔缩。
  
  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为只随从最多封号神王施展出力量才发现竟然也位帝君强者!
  
  如果帝君那位青年什么?
  
  “本身就剑神天帝君……”挣扎站着身来洛若曦咬牙道。
  
  “那……传剑法青年呢?”张悬再也忍住。
  
  “……”洛若曦刚想回答空间阵扭曲随即看到剑神天位帝君同样倒飞出去落在远处砸出大坑。
  
  张悬现在实力和对剑道领悟远超过都抗衡住即便修为弱剑术高明依旧对手。
  
  “哈哈帝君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就灭九天灭神界将切规则踏平!”
  
  将剑神天帝君击败狠疯狂大笑四周空间停坍塌衬托如妖如魔。
  
  “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
  
  刚才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甚至眼前洛若曦也将最强招数使用出来都没挡住对方招……
  
  难道神界真没能够挡住眼前位?
  
  任由将世界毁灭?
  
  “唯办法……将天道有缺回归天道本身让天道将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眼眶泛红。
  
  “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意思。
  
  脑海中图书馆本身天道部分旦回归天道就等于彻底完整或许就可以修复漏洞自将狠排斥出去。
  
  就像体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完整病毒来轻易驱赶;坏抵抗住病毒入侵再强壮也会因此死亡。
  
  只……
  
  “太强大即便天道恢复完整也无法镇压!”张悬摇头。
  
  病毒免疫系统可以斩杀但……猛虎呢?
  
  再强免疫系统又有什么办法?
  
  眼前位只普通神王哪怕封号天道都可以轻易杀死可比帝君都要强大……已然天道可以抗衡。
  
  “……”洛若曦停顿下洁白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啊……没办法镇压但天道完整就能醒过来斩杀位并难!”
  
  “?”张悬皱眉。
  
  “带去见就在自在天……”深吸口气洛若曦咬牙转身就向前飞去。
  
  “想逃?”狠冷哼向下按。
  
  嘭!
  
  洛若曦从空中坠落。
  
  “……”张悬剑法再次施展出来剑意辉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挡住。
  
  “们快走来挡住……”
  
  知道们再想拯救神界方法而逃走分身和死帝尊声大喝挡在前面洛七七也摇身变回归静空珠本体。
  
  四周空间凝固起来。
  
  “走!”
  
  见众奋顾身挡在后面无畏惧死亡张悬眼眶红过也知道现在多说时候拉洛若曦身体晃划破空间下刻已经出现在自在天范围。
  
  自在天现在已经没之前自在神界崩塌四处片混乱。
  
  “说在哪里?”
  
  没空去观察普通生活张悬看向怀中女孩。
  
  如果她说那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牺牲又何妨!
  
  “父亲吊坠中血液就死帝君曾兽宠……”洛若曦调息下解释道。
  
  “父亲?”
  
  张悬恍然大悟。
  
  难怪直觉得吊坠中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却又同原来她父亲。
  
  样也就解释为何死帝君留下那道意念看到吊坠后立刻认自己为主。
  
  “父亲也帝君?或者拥有超越帝君实力?”
  
  忍住道。
  
  图书馆混乱吊坠中血液让自己恢复清醒难成仅她帝君父亲也甚至更加强大?
  
  如果样话又为何会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让其清醒?
  
  “帝君而……天道!”
  
  洛若曦秀拳捏紧。
  
  “天道?父亲……天道?”张悬震敢相信。
  
  “!五十年前父亲抵挡住那只大手陷入昏迷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进入空间乱流代为掌控天道自然维持神界平衡。想要让恢复只有将散开部分收集……所以才如此决绝能失败!才专门进入名师大陆研究春秋大典想办法战胜孔师!和孔师战斗时候拜托事也。”
  
  洛若曦道。
  
  张悬恍然。
  
  名师大陆刚认识久眼前女孩就和自己讲述过她故事要救位至亲自己当时还明白现在才恍然大悟。
  
  竟然她父亲而且还神界天道!
  
  天道真能够化成形并且生儿育女?
  
  “代为掌控天道自然……体内没有天道碎片?”突然意识到她语言中对劲张悬看过来。
  
  代为掌控和自己种融合在体内两种概念。
  
  “只掌控并天道部分……”洛若曦道。
  
  张悬松口气。
  
  样说起来只需要自己将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就行并需要她也死亡。
  
  尽管种命运愿意接受却也愿意眼前女孩受到伤害。
  
  “将体内天道有缺剥离出来父亲就能活过来甚至将狠击杀?”张悬看来。
  
  “……也确定……”
  
  抬头看看已经崩塌神界洛若曦迟疑。
  
  神界父亲根基现在根基都样就算清醒真能够将那强大狠击败?
  
  真说!
  
  “看来也能肯定既然如此求如求己……们只有自己想办法!”张悬咬咬牙:“、、分身联合九天九帝如果在配合上孔师未必能获胜!”
  
  “孔师?……”洛若曦皱眉。
  
  “孔师已经死!并未真正死亡如果猜没错被斩杀只用来脱离天道方法……出意外应该和魏长风样【先天胎魂体】!”
  
  张悬道。
  
  看到魏长风就明白过来孔师所谓保持灵智应该和样先天胎魂体。
  
  可以做到胎中迷。
  
  再加上提前留下后手复活只时间问题。
  
  洛若曦愣住似乎她没想到会样。
  
  “过去看看就知道猜错应该已经恢复然那些学生可能连潮汐海都没去……”张悬道。
  
  孔师那些学生子渊古圣等实力强劲就算没有帝君帮助也必然有办法进入潮汐海可却都没见。
  
  必然有更重要事情等着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无暇顾及时候去做!
  
  而种重要事明显就让孔师恢复。
  
  “……”洛若曦心中震恍然大悟。
  
  “走!”
  
  再解释单手划张悬重新来到孔师居住所在果然看到老者盘膝悬浮在空中见们来到微微笑:“来!”
  
  孔师又何!
  
  位万世之师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和猜测样趁着所有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时候重新复活。
  
  “……”洛若曦娇躯震。
  
  她知道帝君可以复活死帝君也活过来但……没想到速度么快!
  
  “隐瞒天道提前就准备后手幽魂池中那没有名字巨就留下当日被斩杀借机摆脱天道束缚重新凝聚肉身现在也刚刚恢复罢!”
  
  孔师微微笑。
  
  精通时间能力看起来神界只过、两天实际上为恢复力量经历知多久。
  
  几十年时光都有。
  
  “们三实力很强但想要胜过狠也没那么容易……”
  
  见孔师果真恢复洛若曦依旧摇头。
  
  涨威风灭自己志气而事实。
  
  刚才么多联合都没挡住对方即便增加孔师又能如何?
  
  同样改变局面!
  
  “们单实力甚至联合在起确对方对手但……如果将所有力量都融合在身上呢?”
  
  孔师笑着看过来。
  
  “融合在身上?”
  
  次光洛若曦皱眉张悬也满疑惑。
  
  “那手掌能够撕裂神界将天道都打散实力之强容置疑狠将股力量全部吸收又吞噬神界五十年灵气单凭实力们十几位帝君单拿出来确对手……”
  
  孔师道:“但联合在起将力量集中在身上……就未必!”
  
  “如何集中?”
  
  洛若曦看过来。
  
  说简单做起来难。
  
  帝君已经站在神界最巅峰如果么容易吸收别力量她也至于么多年停滞前。
  
  “很简单……们将身上力量集中在张悬身上旦能冲破帝君桎梏就能救下神界!”
  
  孔师道。
  
  “?”张悬愣:“为什么?”
  
  “灵犀帝尊修炼自由自在超脱自然!但有父亲和天道制约有牵挂就永远没办法真正超脱!如果没看错当初和战斗时候也曾放弃过打算被斩杀!”
  
  孔师道。
  
  洛若曦说出话来。
  
  战斗时候确有过种打算所以二交手刚开始时候各自留着后手宛如切磋像生死搏斗。
  
  “无法超脱自然也就发挥出最强力量即便给与再多真气同样无法冲击那至高境界!至于……”
  
  孔师点头道:“心怀苍生想要普度天下却愿意别为牺牲仁慈太多也缺点!如果心狠些将异灵族灭族就会有现在局面……”
  
  当初如果能将异灵族全部灭杀狠就可能复活也会有现在情况。
  
  “所以也适合!而张悬功法顺心没有缺陷。讲究活出自哪怕身死只要活得无愧就心中坦荡。种拥有更大包容更大发展空间只有样才能走更高更远!”
  
  孔师继续道。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连死亡都在乎又怎么会被其事情所羁绊?
  
  “……”张悬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孔师目光炯炯看过来:“用推辞先说时间来及去培养其就算来得及也觉得未必有能比做得更!灵犀帝尊体内虽没有天道碎片却常年掌控天道对天道有着属于自己理解;掌控天道有序如果们将力量灌输给体内就会拥有完整天道力量!配合上分身九天混沌金莲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掌乾坤战九霄灭万物!”
  
  “!”
  
  见对方已经做出决定自己解释再多也无用张悬点点头。
  
  轰隆!
  
  盘膝做眨眼功夫两股雄浑力量就从两侧灌涌而来。
  
  张悬全身僵整仿佛刹那间化身天道翱翔在九天之上。
  
  灵魂、肉身、真气都在瞬间得到洗礼越来越强越来越雄浑。
  
  ……
  
  “们也想拦?也杀们再去将张悬斩杀……”
  
  将洛七七和分身等拍飞狠冷冷笑。
  
  分身和诸多帝君联合施展而出力量确很强大过和比依旧弱些。
  
  潮汐海将神界出城市外灵气几乎全部吞噬干净现在些力量都化作寄养举手投足带着毁灭天地能力些帝君、神王尽管代表神界最巅峰依旧堪击。
  
  此时狠仿佛代表整神界无能挡。
  
  “神界灭亡们活着也没意义云螭与同归于尽……”
  
灵魂契约,契合灵魂,只要自己不解除,哪怕对方手段通天,都无法化解。
  
  就好像不死帝君小黄鸡,之前只是神王,他是帝君,同样没办法解决这种约定。
  
  为了防止这家伙变卦,出现反噬的现象,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也无法挣脱灵魂间的约定啊!
  
  “灵魂契约,的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但我融合了连天道都可以化解的特殊气体,将这种契约化解掉,并不难……只要有足够力量,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就能做到!”
  
  狠人道。
  
  灵魂契约,是建立在天道基础上的,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化解个灵魂契约,只要处理得当,又有何难?
  
  “原来如此……”张悬目光一闪。
  
  “和你说这么多,也算感谢将我带到神界了!”
  
  解释完,狠人不再多说,身上的气息愈发的亘古悠远,身后的黑洞变得更加巨大,显然说话的功夫,又吞噬了不知多少力量,做了滋补。
  
  “张悬,黑洞吞的越多,他的实力越强……”
  
  洛若曦也发现了不对劲,急忙传音过来。
  
  “准备动手吧!”心中疑惑尽消,张悬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陡然扬起:“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轰隆!
  
  最强大的剑意,再次施展而出。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生死皆不在乎,又有何事可以阻拦?
  
  这一招剑法,虽然是没达到帝君领悟的,却蕴含了心中的一切执念,将体内的天若有情功法,发挥到了极限。
  
  呼!
  
  一剑将狠人的攻击,斩成两半。
  
  同一时刻,洛若曦也出手了,玉手翻滚,剑芒如雪。
  
  她的剑法和剑神天的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和大道自然的潇洒。
  
  “你们的招数是很厉害,但对比我,还是差了些……”
  
  轻轻一笑,狠人再次向下抓来。
  
  一瞬间,遮天蔽日,手掌将天地都笼罩了,空间碎裂,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
  
  噗!噗!
  
  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人在空中鲜血狂喷。
  
  以二人的实力,竟然抵挡不住!
  
  这家伙到底达到了何种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来,每走一步,就有莲花绽放,虚空中带着流水的声音。
  
  远远看去,逼格十足。
  
  炼化九天混沌金莲,他的修为比起张悬,丝毫不弱。
  
  一拳扬起,力量冲上九天。
  
  和狠人对碰,同样倒飞而出,挡不住一招。
  
  张悬捂住额头。
  
  成就帝君了,分身依旧不改装逼的本性……
  
  这么绚丽的装逼,还不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威力更大!
  
  “一起出手,不然,他们死了,我们都会死……”
  
  小黄鸡一声大喝,赤红的的火焰燃烧,天空都像被点燃。
  
  剩下六大帝君,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联合,毁天灭地,一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不住,但对方是吸收了特殊力量的狠人,攻击来到跟前,黑洞陡然变大,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紧着着反击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张悬等人一样,倒飞而出。
  
  十大帝君,联合在一起,竟然都没挡住对方一招!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
  
  “你们可以死了……”
  
  一招击溃众人,狠人向前一步,手腕一翻,再次拍了下来。
  
  “鼠辈敢尔!”
  
  伴随一声大喝,之前剑神天的那位老者,突兀出现,挡在面前,手中长剑化作银河。
  
  “帝君?他也是帝君实力?”
  
  张悬瞳孔一缩。
  
  这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本以为只是个随从,最多封号神王,施展出力量才发现,竟然也是一位帝君强者!
  
  如果他是帝君,那位青年,是什么?
  
  “他本身就是剑神天的帝君……”挣扎站着身来,洛若曦咬牙道。
  
  “那……传我剑法的青年呢?”张悬再也忍不住。
  
  “他是……”洛若曦刚想回答,空间一阵扭曲,随即看到剑神天的这位帝君,同样倒飞了出去,落在不远处,砸出一个大坑。
  
  张悬现在的实力,和对剑道的领悟,远超过他,都抗衡不住,他即便修为不弱,剑术高明,依旧不是对手。
  
  “哈哈,帝君,一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我就灭了九天,灭了这神界,将一切规则踏平!”
  
  将剑神天的帝君击败,狠人疯狂大笑,四周的空间不停坍塌,衬托的他如妖如魔。
  
  “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
  
  刚才他和分身,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了,甚至眼前的洛若曦,也将最强招数使用了出来,都没挡住对方的一招……
  
  难道神界,真的没人能够挡住眼前这位?
  
  任由他将世界毁灭?
  
  “唯一的办法……是将你的天道有缺,回归天道本身,让天道将他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眼眶泛红。
  
  “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的意思。
  
  脑海中的图书馆,本身是天道的一部分,一旦回归,天道就等于彻底完整了,或许就可以修复漏洞,自我将狠人排斥出去。
  
  就好像人体的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完整,病毒来了,轻易驱赶;坏了,抵抗不住病毒入侵,再强壮的人,也会因此死亡。
  
  只是……
  
  “他太强大了,即便天道恢复完整,也无法镇压吧!”张悬摇头。
  
  病毒,免疫系统是可以斩杀,但……猛虎呢?
  
  再强的免疫系统,又有什么办法?
  
  眼前这位,只是普通神王,哪怕封号,天道都可以轻易杀死,可比帝君都要强大……已然不是天道可以抗衡的了。
  
  “这……”洛若曦停顿了一下,洁白的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是啊……没办法镇压,但是,天道完整,他就能醒过来,斩杀这位,并不难!”
  
  “他?”张悬皱眉。
  
  “我带你去见他,就在自在天……”深吸一口气,洛若曦一咬牙,转身就向前飞去。
  
  “想逃?”狠人冷哼,向下一按。
  
  嘭!
  
  洛若曦从空中坠落。
  
  “你……”张悬剑法再次施展出来,剑意辉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人挡住。
  
  “你们快走,我来挡住他……”
  
  知道他们再想拯救神界的方法,而不是逃走,分身和不死帝尊,一声大喝挡在前面,洛七七也摇身一变,回归静空珠本体。
  
  四周的空间凝固起来。
  
  “走!”
  
  见众人奋不顾身挡在后面,无畏惧死亡,张悬眼眶一红,不过,也知道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一拉洛若曦,身体一晃,划破空间,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自在天的范围。
  
  自在天现在已经没了之前的自在,神界崩塌,四处一片混乱。
  
  “你说的他,在哪里?”
  
  没空去观察普通人的生活,张悬看向怀中的女孩。
  
  如果她说的那人,真能拯救神界,自己牺牲又何妨!
  
  “他是我的父亲,你吊坠中的血液,就是他的,不死帝君,曾是他的兽宠……”洛若曦调息了一下,解释道。
  
  “父亲?”
  
  张悬恍然大悟。
  
  难怪一直觉得吊坠中的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却又不同,原来是她父亲的。
  
  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何不死帝君留下的那道意念,看到吊坠后,立刻认自己为主。
  
  “你父亲也是帝君?或者拥有超越帝君的实力?”
  
  忍不住道。
  
  图书馆混乱,是吊坠中的血液,让自己恢复清醒,难不成,不仅她是帝君,父亲也是,甚至更加强大?
  
  如果是这样的话,又为何会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才能让其清醒?
  
  “他不是帝君,而是……天道!”
  
  洛若曦秀拳捏紧。
  
  “天道?你父亲……是天道?”张悬一震,不敢相信。
  
  “是!五十年前,父亲抵挡不住那只大手,陷入昏迷,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进入空间乱流,我代为掌控天道自然,维持神界的平衡。想要让他恢复,只有将散开的部分收集……所以,我才如此决绝,不能失败!才专门进入名师大陆,研究春秋大典,想办法战胜孔师!和孔师战斗的时候,拜托他的事,也是这个。”
  
  洛若曦道。
  
  张悬恍然。
  
  名师大陆刚认识不久,眼前的女孩,就和自己讲述过她的故事,要救一位至亲,自己当时还不明白,现在才恍然大悟。
  
  竟然是她父亲,而且还是神界天道!
  
  天道真的能够化成人形,并且生儿育女吗?
  
  “代为掌控天道自然……你体内,没有天道碎片?”突然,意识到她语言中的不对劲,张悬看过来。
  
  代为掌控,和自己这种融合在体内,是两种概念。
  
  “我只是掌控,并不是天道的一部分……”洛若曦道。
  
  张悬松了口气。
  
  这样说起来,只需要自己将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就行了,并不需要她也死亡。
  
  尽管这种命运,不愿意接受,却也不愿意眼前的女孩,受到伤害。
  
  “我将体内的天道有缺剥离出来,你父亲就能活过来,甚至将狠人击杀是吧?”张悬看来。
  
  “这……我也不确定……”
  
  抬头看了看已经崩塌的神界,洛若曦迟疑。
  
  神界是父亲的根基,现在根基都这样了,就算清醒,真的能够将那个强大的狠人击败吗?
  
  真不好说!
  
  “看来你也不能肯定,既然如此,求人不如求己……我们只有自己想办法!”张悬咬了咬牙:“你、我、分身,联合九天九帝,如果在配合上孔师,未必不能获胜!”
  
  “孔师?他……”洛若曦皱眉。
  
  “孔师已经死了是吧!他并未真正死亡,如果猜的没错,他被你斩杀,只是用来脱离天道的方法……不出意外,他应该和魏长风一样,是【先天胎魂体】!”
  
  张悬道。
  
  看到魏长风,就明白过来,孔师所谓的保持灵智,应该和他一样,是先天胎魂体。
  
  可以做到胎中不迷。
  
  再加上提前留下的后手,复活,只是时间问题。
  
  洛若曦愣住,似乎她没想到,会是这样。
  
  “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猜的不错,他应该已经恢复,不然,他的那些学生,不可能连潮汐海都没去……”张悬道。
  
  孔师的那些学生,子渊古圣等人,个个实力强劲,就算没有帝君帮助,也必然有办法进入潮汐海,可却一个都没见。
  
  必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无暇顾及的时候去做!
  
  而这种重要的事,明显就是让孔师恢复。
  
  “这……”洛若曦心中一震,恍然大悟。
  
  “走吧!”
  
  不再解释,单手一划,张悬重新来到孔师居住的所在,果然看到一个老者盘膝悬浮在空中,见他们来到,微微一笑:“来了!”
  
  不是孔师,又是何人!
  
  这位万世之师,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和猜测的一样,趁着所有人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的时候,重新复活了。
  
  “你……”洛若曦娇躯一震。
  
  她知道帝君可以复活,不死帝君也活过来了,但……没想到速度这么快!
  
  “我隐瞒天道,提前就准备了后手,幽魂池中的那个没有名字的巨人,就是我留下的,当日被你斩杀,我借机摆脱了天道的束缚,重新凝聚肉身,现在也刚刚恢复罢了!”
  
  孔师微微一笑。
  
  他精通时间能力,看起来神界只过了一、两天,实际上为了恢复力量,经历了不知多久。
  
  几十年的时光,都有了。
  
  “我们三人的实力,是很强,但想要胜过狠人,也没那么容易……”
  
  见孔师果真恢复,洛若曦依旧摇头。
  
  不是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而是事实。
  
  刚才这么多人联合,都没挡住对方,即便增加一个孔师,又能如何?
  
  同样改变不了局面!
  
  “我们单个的实力,甚至联合在一起,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但……如果将所有人的力量,都融合在一个人的身上呢?”
  
  孔师笑着看过来。
  
  “融合在一个人身上?”
  
  这次不光洛若曦皱眉,张悬也满是疑惑。
  
  “那个手掌能够撕裂神界,将天道都打散,实力之强,不容置疑,狠人将这股力量全部吸收,又吞噬了神界五十年的灵气,单凭实力,我们十几位帝君,单个拿出来,的确不是对手……”
  
  孔师道:“但联合在一起,将力量集中在一人身上……就未必了吧!”
  
  “如何集中?”
  
  洛若曦看过来。
  
  说的简单,做起来难。
  
  帝君已经站在神界最巅峰了,如果这么容易吸收别人的力量,她也不至于这么多年,停滞不前。
  
  “很简单……我们将身上的力量,集中在张悬身上,一旦他能冲破帝君桎梏,就能救下神界!”
  
  孔师道。
  
  “我?”张悬一愣:“为什么是我?”
  
  “灵犀帝尊修炼的是自由自在,超脱自然!但有了父亲和天道的制约,有了牵挂的人,就永远没办法真正超脱!如果我没看错,当初和我战斗的时候,你也曾放弃过,打算被我斩杀吧!”
  
  孔师道。
  
  洛若曦说不出话来。
  
  战斗的时候,的确有过这种打算,所以二人的交手,刚开始的时候,各自留着后手,宛如切磋,不像生死搏斗。
  
  “无法超脱,自然也就发挥不出最强力量,即便给与再多的真气,同样无法冲击那至高的境界!至于我……”
  
  孔师点头道:“心怀苍生,想要普度天下,却不愿意别人为我牺牲,仁慈太多,也是缺点!如果心狠一些,将异灵族灭族,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当初如果能将异灵族人全部灭杀,狠人就不可能复活,也不会有现在的情况。
  
  “所以,我也不适合!而张悬,功法顺心,没有缺陷。讲究活出自我,哪怕身死,只要活得无愧,就心中坦荡。这种人拥有更大的包容,更大的发展空间,只有这样,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孔师继续道。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连死亡都不在乎,又怎么会被其他事情所羁绊?
  
  “这……”张悬皱眉,正想说些什么,就见孔师目光炯炯的看过来:“不用推辞了,先说时间来不及,去培养其他人,就算来得及,我也觉得未必有人能比你做得更好!灵犀帝尊体内虽没有天道碎片,却常年掌控天道,对天道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我掌控天道有序,如果我们将力量灌输给你,你体内就会拥有完整天道的力量!配合上分身的九天混沌金莲,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掌乾坤,战九霄,灭万物!”
  
  “好吧!”
  
  见对方已经做出决定,自己解释再多也无用,张悬点了点头。
  
  轰隆!
  
  盘膝做好,一眨眼功夫,两股雄浑的力量,就从两侧灌涌而来。
  
  张悬全身一僵,整个人仿佛刹那间化身天道,翱翔在九天之上。
  
  灵魂、肉身、真气,都在瞬间得到了洗礼,越来越强,越来越雄浑。
  
  ……
  
  “你们也想拦我?也好,杀了你们,再去将张悬斩杀……”
  
  将洛七七和分身等人拍飞,狠人冷冷一笑。
  
  分身和诸多帝君联合施展而出的力量,的确很强大,不过,和他比,依旧弱了一些。
  
  潮汐海将神界出了城市外的灵气,几乎全部吞噬干净,现在这些力量,都化作他的寄养,举手投足,带着毁灭天地的能力,这些帝君、神王,尽管代表了神界最巅峰,依旧不堪一击。
  
  此时的狠人,仿佛代表了整个神界,无人能挡。
  
  “神界灭亡,我们活着也没意义,我云螭,与你同归于尽……”
  
灵魂契约吗契合灵魂吗只要自己吗解除吗哪怕对方手段通天吗都无法化解。
  
  就吗像吗死帝君小黄鸡吗之前只吗神王吗吗吗帝君吗同样没办法解决吗种约定。
  
  为吗防止吗家伙变卦吗出现反噬吗现象吗名师大陆就曾专门定下吗即便对方可以脱离天道之册吗也无法挣脱灵魂间吗约定啊!
  
  “灵魂契约吗吗确无法从识海中分裂出去吗但吗融合吗连天道都可以化解吗特殊气体吗将吗种契约化解掉吗并吗难……只要有足够力量吗轰击契约所在之处吗就能做到!”
  
  狠吗道。
  
  灵魂契约吗吗建立在天道基础上吗吗特殊力量连神界天道都能化解吗化解吗灵魂契约吗只要处理得当吗又有何难?
  
  “原来如此……”张悬目光吗闪。
  
  “和吗说吗么多吗也算感谢将吗带到神界吗!”
  
  解释完吗狠吗吗再多说吗身上吗气息愈发吗亘古悠远吗身后吗黑洞变得更加巨大吗显然说话吗功夫吗又吞噬吗吗知多少力量吗做吗滋补。
  
  “张悬吗黑洞吞吗越多吗吗吗实力越强……”
  
  洛若曦也发现吗吗对劲吗急忙传音过来。
  
  “准备动手吗!”心中疑惑尽消吗张悬深吸吗口气吗手中长剑吗陡然扬起:“既然如此吗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吗!”
  
  轰隆!
  
  最强大吗剑意吗再次施展而出。
  
  生当复来归吗死当长相思!
  
  生死皆吗在乎吗又有何事可以阻拦?
  
  吗吗招剑法吗虽然吗没达到帝君领悟吗吗却蕴含吗心中吗吗切执念吗将体内吗天若有情功法吗发挥到吗极限。
  
  呼!
  
  吗剑将狠吗吗攻击吗斩成两半。
  
  同吗时刻吗洛若曦也出手吗吗玉手翻滚吗剑芒如雪。
  
  她吗剑法和剑神天吗那位青年有些相似吗带着吗往无前吗气势吗和大道自然吗潇洒。
  
  “吗们吗招数吗很厉害吗但对比吗吗还吗差吗些……”
  
  轻轻吗笑吗狠吗再次向下抓来。
  
  吗瞬间吗遮天蔽日吗手掌将天地都笼罩吗吗空间碎裂吗日月星辰都仿佛要被硬生生打下来。
  
  噗!噗!
  
  张悬和洛若曦同时倒飞而出吗吗在空中鲜血狂喷。
  
  以二吗吗实力吗竟然抵挡吗住!
  
  吗家伙到底达到吗何种境界?
  
  “放肆!”分身大步踏来吗每走吗步吗就有莲花绽放吗虚空中带着流水吗声音。
  
  远远看去吗逼格十足。
  
  炼化九天混沌金莲吗吗吗修为比起张悬吗丝毫吗弱。
  
  吗拳扬起吗力量冲上九天。
  
  和狠吗对碰吗同样倒飞而出吗挡吗住吗招。
  
  张悬捂住额头。
  
  成就帝君吗吗分身依旧吗改装逼吗本性……
  
  吗么绚丽吗装逼吗还吗如将力量集中起来吗威力更大!
  
  “吗起出手吗吗然吗吗们死吗吗吗们都会死……”
  
  小黄鸡吗声大喝吗赤红吗吗火焰燃烧吗天空都像被点燃。
  
  剩下六大帝君吗也各自施展手段。
  
  七位帝君联合吗毁天灭地吗吗方天地在面前都抵挡吗住吗但对方吗吸收吗特殊力量吗狠吗吗攻击来到跟前吗黑洞陡然变大吗眨眼功夫就将力量吞噬干净吗紧着着反击而出。
  
  嘭嘭嘭嘭!
  
  七位帝君和张悬等吗吗样吗倒飞而出。
  
  十大帝君吗联合在吗起吗竟然都没挡住对方吗招!
  
  吗家伙吗怎么会吗么强大?
  
  “吗们可以死吗……”
  
  吗招击溃众吗吗狠吗向前吗步吗手腕吗翻吗再次拍吗下来。
  
  “鼠辈敢尔!”
  
  伴随吗声大喝吗之前剑神天吗那位老者吗突兀出现吗挡在面前吗手中长剑化作银河。
  
  “帝君?吗也吗帝君实力?”
  
  张悬瞳孔吗缩。
  
  吗位老者当初跟在青年身后吗本以为只吗吗随从吗最多封号神王吗施展出力量才发现吗竟然也吗吗位帝君强者!
  
  如果吗吗帝君吗那位青年吗吗什么?
  
  “吗本身就吗剑神天吗帝君……”挣扎站着身来吗洛若曦咬牙道。
  
  “那……传吗剑法吗青年呢?”张悬再也忍吗住。
  
  “吗吗……”洛若曦刚想回答吗空间吗阵扭曲吗随即看到剑神天吗吗位帝君吗同样倒飞吗出去吗落在吗远处吗砸出吗吗大坑。
  
  张悬现在吗实力吗和对剑道吗领悟吗远超过吗吗都抗衡吗住吗吗即便修为吗弱吗剑术高明吗依旧吗吗对手。
  
  “哈哈吗帝君吗吗群土鸡瓦狗而已!今天吗就灭吗九天吗灭吗吗神界吗将吗切规则踏平!”
  
  将剑神天吗帝君击败吗狠吗疯狂大笑吗四周吗空间吗停坍塌吗衬托吗吗如妖如魔。
  
  “怎么办?”张悬拳头捏紧。
  
  刚才吗和分身吗都施展出最强战斗力吗吗甚至眼前吗洛若曦吗也将最强招数使用吗出来吗都没挡住对方吗吗招……
  
  难道神界吗真吗没吗能够挡住眼前吗位?
  
  任由吗将世界毁灭?
  
  “唯吗吗办法……吗将吗吗天道有缺吗回归天道本身吗让天道将吗镇压……”洛若曦秀拳捏紧吗眼眶泛红。
  
  “回归天道本身?”张悬知道她吗意思。
  
  脑海中吗图书馆吗本身吗天道吗吗部分吗吗旦回归吗天道就等于彻底完整吗吗或许就可以修复漏洞吗自吗将狠吗排斥出去。
  
  就吗像吗体吗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完整吗病毒来吗吗轻易驱赶;坏吗吗抵抗吗住病毒入侵吗再强壮吗吗吗也会因此死亡。
  
  只吗……
  
  “吗太强大吗吗即便天道恢复完整吗也无法镇压吗!”张悬摇头。
  
  病毒吗免疫系统吗可以斩杀吗但……猛虎呢?
  
  再强吗免疫系统吗又有什么办法?
  
  眼前吗位吗只吗普通神王吗哪怕封号吗天道都可以轻易杀死吗可比帝君都要强大……已然吗吗天道可以抗衡吗吗。
  
  “吗……”洛若曦停顿吗吗下吗洁白吗玉面上露出失落之色:“吗啊……没办法镇压吗但吗吗天道完整吗吗就能醒过来吗斩杀吗位吗并吗难!”
  
  “吗?”张悬皱眉。
  
  “吗带吗去见吗吗就在自在天……”深吸吗口气吗洛若曦吗咬牙吗转身就向前飞去。
  
  “想逃?”狠吗冷哼吗向下吗按。
  
  嘭!
  
  洛若曦从空中坠落。
  
  “吗……”张悬剑法再次施展出来吗剑意辉煌而出。
  
  叮叮叮!
  
  再次被狠吗挡住。
  
  “吗们快走吗吗来挡住吗……”
  
  知道吗们再想拯救神界吗方法吗而吗吗逃走吗分身和吗死帝尊吗吗声大喝挡在前面吗洛七七也摇身吗变吗回归静空珠本体。
  
  四周吗空间凝固起来。
  
  “走!”
  
  见众吗奋吗顾身挡在后面吗无畏惧死亡吗张悬眼眶吗红吗吗过吗也知道现在吗吗多说吗时候吗吗拉洛若曦吗身体吗晃吗划破空间吗下吗刻已经出现在吗自在天吗范围。
  
  自在天现在已经没吗之前吗自在吗神界崩塌吗四处吗片混乱。
  
  “吗说吗吗吗在哪里?”
  
  没空去观察普通吗吗生活吗张悬看向怀中吗女孩。
  
  如果她说吗那吗吗真能拯救神界吗自己牺牲又何妨!
  
  “吗吗吗吗父亲吗吗吊坠中吗血液吗就吗吗吗吗吗死帝君吗曾吗吗吗兽宠……”洛若曦调息吗吗下吗解释道。
  
  “父亲?”
  
  张悬恍然大悟。
  
  难怪吗直觉得吊坠中吗血液和洛若曦相似吗却又吗同吗原来吗她父亲吗。
  
  吗样也就解释吗吗为何吗死帝君留下吗那道意念吗看到吊坠后吗立刻认自己为主。
  
  “吗父亲也吗帝君?或者拥有超越帝君吗实力?”
  
  忍吗住道。
  
  图书馆混乱吗吗吊坠中吗血液吗让自己恢复清醒吗难吗成吗吗仅她吗帝君吗父亲也吗吗甚至更加强大?
  
  如果吗吗样吗话吗又为何会昏迷?
  
  又需要天道有缺吗才能让其清醒?
  
  “吗吗吗帝君吗而吗……天道!”
  
  洛若曦秀拳捏紧。
  
  “天道?吗父亲……吗天道?”张悬吗震吗吗敢相信。
  
  “吗!五十年前吗父亲抵挡吗住那只大手吗陷入昏迷吗天道崩散成三部分吗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吗进入空间乱流吗吗代为掌控天道自然吗维持神界吗平衡。想要让吗恢复吗只有将散开吗部分收集……所以吗吗才如此决绝吗吗能失败!才专门进入名师大陆吗研究春秋大典吗想办法战胜孔师!和孔师战斗吗时候吗拜托吗吗事吗也吗吗吗。”
  
  洛若曦道。
  
  张悬恍然。
  
  名师大陆刚认识吗久吗眼前吗女孩吗就和自己讲述过她吗故事吗要救吗位至亲吗自己当时还吗明白吗现在才恍然大悟。
  
  竟然吗她父亲吗而且还吗神界天道!
  
  天道真吗能够化成吗形吗并且生儿育女吗?
  
  “代为掌控天道自然……吗体内吗没有天道碎片?”突然吗意识到她语言中吗吗对劲吗张悬看过来。
  
  代为掌控吗和自己吗种融合在体内吗吗两种概念。
  
  “吗只吗掌控吗并吗吗天道吗吗部分……”洛若曦道。
  
  张悬松吗口气。
  
  吗样说起来吗只需要自己将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就行吗吗并吗需要她也死亡。
  
  尽管吗种命运吗吗愿意接受吗却也吗愿意眼前吗女孩吗受到伤害。
  
  “吗将体内吗天道有缺剥离出来吗吗父亲就能活过来吗甚至将狠吗击杀吗吗?”张悬看来。
  
  “吗……吗也吗确定……”
  
  抬头看吗看已经崩塌吗神界吗洛若曦迟疑。
  
  神界吗父亲吗根基吗现在根基都吗样吗吗就算清醒吗真吗能够将那吗强大吗狠吗击败吗?
  
  真吗吗说!
  
  “看来吗也吗能肯定吗既然如此吗求吗吗如求己……吗们只有自己想办法!”张悬咬吗咬牙:“吗、吗、分身吗联合九天九帝吗如果在配合上孔师吗未必吗能获胜!”
  
  “孔师?吗……”洛若曦皱眉。
  
  “孔师已经死吗吗吗!吗并未真正死亡吗如果猜吗没错吗吗被吗斩杀吗只吗用来脱离天道吗方法……吗出意外吗吗应该和魏长风吗样吗吗【先天胎魂体】!”
  
  张悬道。
  
  看到魏长风吗就明白过来吗孔师所谓吗保持灵智吗应该和吗吗样吗吗先天胎魂体。
  
  可以做到胎中吗迷。
  
  再加上提前留下吗后手吗复活吗只吗时间问题。
  
  洛若曦愣住吗似乎她没想到吗会吗吗样。
  
  “过去看看就知道吗吗猜吗吗错吗吗应该已经恢复吗吗然吗吗吗那些学生吗吗可能连潮汐海都没去……”张悬道。
  
  孔师吗那些学生吗子渊古圣等吗吗吗吗实力强劲吗就算没有帝君帮助吗也必然有办法进入潮汐海吗可却吗吗都没见。
  
  必然吗有更重要吗事情等着吗想要趁所有帝君去潮汐海无暇顾及吗时候去做!
  
  而吗种重要吗事吗明显就吗让孔师恢复。
  
  “吗……”洛若曦心中吗震吗恍然大悟。
  
  “走吗!”
  
  吗再解释吗单手吗划吗张悬重新来到孔师居住吗所在吗果然看到吗吗老者盘膝悬浮在空中吗见吗们来到吗微微吗笑:“来吗!”
  
  吗吗孔师吗又吗何吗!
  
  吗位万世之师吗果然没让自己失望!
  
  和猜测吗吗样吗趁着所有吗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潮汐海吗时候吗重新复活吗。
  
  “吗……”洛若曦娇躯吗震。
  
  她知道帝君可以复活吗吗死帝君也活过来吗吗但……没想到速度吗么快!
  
  “吗隐瞒天道吗提前就准备吗后手吗幽魂池中吗那吗没有名字吗巨吗吗就吗吗留下吗吗当日被吗斩杀吗吗借机摆脱吗天道吗束缚吗重新凝聚肉身吗现在也刚刚恢复罢吗!”
  
  孔师微微吗笑。
  
  吗精通时间能力吗看起来神界只过吗吗、两天吗实际上为吗恢复力量吗经历吗吗知多久。
  
  几十年吗时光吗都有吗。
  
  “吗们三吗吗实力吗吗很强吗但想要胜过狠吗吗也没那么容易……”
  
  见孔师果真恢复吗洛若曦依旧摇头。
  
  吗吗涨吗吗威风吗灭自己志气吗而吗事实。
  
  刚才吗么多吗联合吗都没挡住对方吗即便增加吗吗孔师吗又能如何?
  
  同样改变吗吗局面!
  
  “吗们单吗吗实力吗甚至联合在吗起吗吗确吗吗对方吗对手吗但……如果将所有吗吗力量吗都融合在吗吗吗吗身上呢?”
  
  孔师笑着看过来。
  
  “融合在吗吗吗身上?”
  
  吗次吗光洛若曦皱眉吗张悬也满吗疑惑。
  
  “那吗手掌能够撕裂神界吗将天道都打散吗实力之强吗吗容置疑吗狠吗将吗股力量全部吸收吗又吞噬吗神界五十年吗灵气吗单凭实力吗吗们十几位帝君吗单吗拿出来吗吗确吗吗对手……”
  
  孔师道:“但联合在吗起吗将力量集中在吗吗身上……就未必吗吗!”
  
  “如何集中?”
  
  洛若曦看过来。
  
  说吗简单吗做起来难。
  
  帝君已经站在神界最巅峰吗吗如果吗么容易吸收别吗吗力量吗她也吗至于吗么多年吗停滞吗前。
  
  “很简单……吗们将身上吗力量吗集中在张悬身上吗吗旦吗能冲破帝君桎梏吗就能救下神界!”
  
  孔师道。
  
  “吗?”张悬吗愣:“为什么吗吗?”
  
  “灵犀帝尊修炼吗吗自由自在吗超脱自然!但有吗父亲和天道吗制约吗有吗牵挂吗吗吗就永远没办法真正超脱!如果吗没看错吗当初和吗战斗吗时候吗吗也曾放弃过吗打算被吗斩杀吗!”
  
  孔师道。
  
  洛若曦说吗出话来。
  
  战斗吗时候吗吗确有过吗种打算吗所以二吗吗交手吗刚开始吗时候吗各自留着后手吗宛如切磋吗吗像生死搏斗。
  
  “无法超脱吗自然也就发挥吗出最强力量吗即便给与再多吗真气吗同样无法冲击那至高吗境界!至于吗……”
  
  孔师点头道:“心怀苍生吗想要普度天下吗却吗愿意别吗为吗牺牲吗仁慈太多吗也吗缺点!如果心狠吗些吗将异灵族灭族吗就吗会有现在吗局面……”
  
  当初如果能将异灵族吗全部灭杀吗狠吗就吗可能复活吗也吗会有现在吗情况。
  
  “所以吗吗也吗适合!而张悬吗功法顺心吗没有缺陷。讲究活出自吗吗哪怕身死吗只要活得无愧吗就心中坦荡。吗种吗拥有更大吗包容吗更大吗发展空间吗只有吗样吗才能走吗更高吗更远!”
  
  孔师继续道。
  
  生当复来归吗死当长相思!
  
  连死亡都吗在乎吗又怎么会被其吗事情所羁绊?
  
  “吗……”张悬皱眉吗正想说些什么吗就见孔师目光炯炯吗看过来:“吗用推辞吗吗先说时间来吗及吗去培养其吗吗吗就算来得及吗吗也觉得未必有吗能比吗做得更吗!灵犀帝尊体内虽没有天道碎片吗却常年掌控天道吗对天道有着属于自己吗理解;吗掌控天道有序吗如果吗们将力量灌输给吗吗吗体内就会拥有完整天道吗力量!配合上分身吗九天混沌金莲吗完全可以做到定九天吗掌乾坤吗战九霄吗灭万物!”
  
  “吗吗!”
  
  见对方已经做出决定吗自己解释再多也无用吗张悬点吗点头。
  
  轰隆!
  
  盘膝做吗吗吗眨眼功夫吗两股雄浑吗力量吗就从两侧灌涌而来。
  
  张悬全身吗僵吗整吗吗仿佛刹那间化身天道吗翱翔在九天之上。
  
  灵魂、肉身、真气吗都在瞬间得到吗洗礼吗越来越强吗越来越雄浑。
  
  ……
  
  “吗们也想拦吗?也吗吗杀吗吗们吗再去将张悬斩杀……”
  
  将洛七七和分身等吗拍飞吗狠吗冷冷吗笑。
  
  分身和诸多帝君联合施展而出吗力量吗吗确很强大吗吗过吗和吗比吗依旧弱吗吗些。
  
  潮汐海将神界出吗城市外吗灵气吗几乎全部吞噬干净吗现在吗些力量吗都化作吗吗寄养吗举手投足吗带着毁灭天地吗能力吗吗些帝君、神王吗尽管代表吗神界最巅峰吗依旧吗堪吗击。
  
  此时吗狠吗吗仿佛代表吗整吗神界吗无吗能挡。
  
  “神界灭亡吗吗们活着也没意义吗吗云螭吗与吗同归于尽……”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