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你好,我是尊贵的感染者

下载免费读
捅刺、切割了数刀伤口,李澳兹把自己搞的鲜血淋漓。
  “生命值降到了一半,嗯,差不多了。”
  李澳兹藏好了行李箱,这里面的钱还有大用,但不是现在。避难所任务,以他目前小白板的水平来操作,预计至少也要五个星期,如果出了些意外,或者升级慢一点的话,可能要等几个月才能完成。
  不过李澳兹完全不着急,【星降师】玩家某种程度上,跟狗头吧老哥是一类人,他们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喜爱的事物是弱者,他们只会思考和隐忍努力,耐性极好。
  “我的【魅力】有13点,主职业的【平民】……没什么意义,我不想把经验浪费在这种东西上。如果能够获得【突变者】职业,每次升级会提高【魅力】,配合【永续专长·猎爱】的效果,我的数值成长非常可观,前期其实没必要增加一些无意义的职业等级。”
  玩家们前期可以有无数次试错机会,但李澳兹不行,他还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普通NPC,能不能和玩家一样可以反复刷副本。
  毕竟能进副本的NPC本就不多,基本上是剧情需要才会出现的,那至少得是个【精英】或者【专家】模板。
  李澳兹揉了揉额头,把自己的脸上涂满了鲜血,血水、砂砾、霜雪混杂在一起更衬得他苍白的皮肤明显,高额的【魅力】加成下,更容易被人关注,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格外悲惨可怜。
  李澳兹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心率越来越快,操着僵硬羸弱的步伐,缓缓向避难所深处走去。他出身本来也不太好,身上的衣服陈旧破烂,饱经风霜,又在雪地里费力气折腾半天,早就一身污迹斑斑,配合一把露营刀,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仿佛刚刚经过了激烈战斗,疯疯癫癫,呓语痴狂。。
  “救……救……救我……”
  他掐着嗓子,用尽全身力气,发出最嘶哑微弱的声音,灰色的双眼目光呆滞,一边在黑暗的走廊中跌跌撞撞,时不时故意往那些墙角、楼梯间等监控摄像头布置的地方撞去。
  “呵呵呵,救我——为什么,把我留在这里——你们救救我!”
  李澳兹看似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几分钟,他行动时而停滞,时而疯狂,有时候甚至会毫无征兆地对着周围的墙壁一阵挥砍砸击。
  当他双手掩面哭嚎的时刻,灰色的眸子中闪动:
  “我都表演成这样了,又哭又闹,那些‘医生’,哪怕她们都是瞎子,也该看到我了吧?”
  果不其然,他跪地哭嚎了一阵子,耳朵微微耸动。
  避难所深处,传来了机械传动的声音。
  啪、啪嗒、啪嗒。
  【来人了。】
  他不着痕迹地跪地抽泣,心里默默细数着:
  【3、6……12?是12还是13个?如果是13个的话,我就不需要再继续发狠了,直接会被当做最高危险级患者关押起来。】
  对于逐渐迫近的脚步声,李澳兹置若罔闻,他依旧跪地抽泣,用指尖撑大眼眶,以伤口鲜血刺激自己的眼睛分泌出泪水。
  这种自残的举动立刻起了效果——原本寂静如死的避难所通道中,突然传出一个低哑的女性声音:
  “别靠近。患者有自残倾向,行动缺乏逻辑,很可能是五级的厄煞感染者。如果他突然爆发,你们很容易受伤。”
  李澳兹五指遮掩住面部,目光顺着指缝看去,凭借着避难所内部昏暗的照明荧光,他隐隐看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胸口有着倾斜的红十字标记的霜镀女性,她左半边脸庞清秀可人,右半边脸覆盖上一层镀铬的假面。
  “可是安娜、安娜助理医师,他持有刀具……”另一名女性持犹豫态度。
  “不用担心——诺德丽护士长,拜托你了,对方可能是极为稀有的五级厄煞感染者,务必生擒。”被称为安娜丽的助理医师转过头,看向身旁人高马大的强壮护士长。
  “交给我吧。”
  诺德丽护士长浑身肌肉鼓胀,微微颔首,发出沉闷如牛的声音,她佩戴上口罩和乳胶手套,随后一步步朝着李澳兹靠近。
  感应到攻击意图,系统立刻进入到战斗状态,读取了对方的信息。
  -------------------------------------
  【进入战斗状态,判定中……】
  【基于你的等级,你将看到敌人的以下信息:】
  【姓名】:‘冥迹人道主义救助组织’护士长——诺德丽·克劳
  【等级】:毁灭系—lv.20[武者]
  【生命值】:260/260(健康)
  【属性】:
  力量——18
  灵巧——11
  体质——20
  魅力——4
  意志——5
  【阶层】:阿尔法级(初入超凡)
  -------------------------------------
  “阿尔法级的超凡者。”
  还是毁灭系的武者。
  李澳兹并不意外。不论是在哪颗星球上,毁灭系职业者一直是最多的,门槛低,成效快,军队也鼓励往这个方向进阶。
  不过李澳兹并不在意,他摆出这一套架势虽然少不了干架,但最终目的也不是杀死对方。
  诺德丽·克劳护士长缓缓提起拳头,她的力量远超常人,血量更是李澳兹的数倍,对付他完全是手到擒来。
  “不要顽抗,病人。”她出声道:“我是来救治你的。”
  李澳兹闻言,立刻颤抖了一下身子,他垂下头,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语气中带起一阵茫然。
捅刺切割了数刀伤口李澳兹把自己搞的鲜血淋漓生命值降到了一半嗯差不多了李澳兹藏好了行李箱这里面的钱还有大用但不是现在避难所任务以他目前小白板的水平来操作预计至少也要五个星期如果出了些意外或者升级慢一点的话可能要等几个月才能完成不过李澳兹完全不着急星降师玩家某种程度上跟狗头吧老哥是一类人他们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喜爱的事物是弱者他们只会思考和隐忍努力耐性极好我的魅力有点主职业的平民没什么意义我不想把经验浪费在这种东西上如果能够获得突变者职业每次升级会提高魅力配合永续专长猎爱的效果我的数值成长非常可观前期其实没必要增加一些无意义的职业等级玩家们前期可以有无数次试错机会但李澳兹不行他还不知道自己作为一个普通能不能和玩家一样可以反复刷副本毕竟能进副本的本就不多基本上是剧情需要才会出现的那至少得是个精英或者专家模板李澳兹揉了揉额头把自己的脸上涂满了鲜血血水砂砾霜雪混杂在一起更衬得他苍白的皮肤明显高额的魅力加成下更容易被人关注一眼就能看出他的格外悲惨可怜李澳兹调整着呼吸让自己的心率越来越快操着僵硬羸弱的步伐缓缓向避难所深处走去他出身本来也不太好身上的衣服陈旧破烂饱经风霜又在雪地里费力气折腾半天早就一身污迹斑斑配合一把露营刀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仿佛刚刚经过了激烈战斗疯疯癫癫呓语痴狂救救救我他掐着嗓子用尽全身力气发出最嘶哑微弱的声音灰色的双眼目光呆滞一边在黑暗的走廊中跌跌撞撞时不时故意往那些墙角楼梯间等监控摄像头布置的地方撞去呵呵呵救我为什么把我留在这里你们救救我李澳兹看似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几分钟他行动时而停滞时而疯狂有时候甚至会毫无征兆地对着周围的墙壁一阵挥砍砸击当他双手掩面哭嚎的时刻灰色的眸子中闪动我都表演成这样了又哭又闹那些医生哪怕她们都是瞎子也该看到我了吧果不其然他跪地哭嚎了一阵子耳朵微微耸动避难所深处传来了机械传动的声音啪啪嗒啪嗒来人了他不着痕迹地跪地抽泣心里默默细数着是还是个如果是个的话我就不需要再继续发狠了直接会被当做最高危险级患者关押起来对于逐渐迫近的脚步声李澳兹置若罔闻他依旧跪地抽泣用指尖撑大眼眶以伤口鲜血刺激自己的眼睛分泌出泪水这种自残的举动立刻起了效果原本寂静如死的避难所通道中突然传出一个低哑的女性声音别靠近患者有自残倾向行动缺乏逻辑很可能是五级的厄煞感染者如果他突然爆发你们很容易受伤李澳兹五指遮掩住面部目光顺着指缝看去凭借着避难所内部昏暗的照明荧光他隐隐看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胸口有着倾斜的红十字标记的霜镀女性她左半边脸庞清秀可人右半边脸覆盖上一层镀铬的假面可是安娜安娜助理医师他持有刀具另一名女性持犹豫态度不用担心诺德丽护士长拜托你了对方可能是极为稀有的五级厄煞感染者务必生擒被称为安娜丽的助理医师转过头看向身旁人高马大的强壮护士长交给我吧诺德丽护士长浑身肌肉鼓胀微微颔首发出沉闷如牛的声音她佩戴上口罩和乳胶手套随后一步步朝着李澳兹靠近感应到攻击意图系统立刻进入到战斗状态读取了对方的信息进入战斗状态判定中基于你的等级你将看到敌人的以下信息姓名冥迹人道主义救助组织护士长诺德丽克劳等级毁灭系武者生命值健康属性力量灵巧体质魅力意志阶层阿尔法级初入超凡阿尔法级的超凡者还是毁灭系的武者李澳兹并不意外不论是在哪颗星球上毁灭系职业者一直是最多的门槛低成效快军队也鼓励往这个方向进阶不过李澳兹并不在意他摆出这一套架势虽然少不了干架但最终目的也不是杀死对方诺德丽克劳护士长缓缓提起拳头她的力量远超常人血量更是李澳兹的数倍对付他完全是手到擒来不要顽抗病人她出声道我是来救治你的李澳兹闻言立刻颤抖了一下身子他垂下头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语气中带起一阵茫然捅刺、切割数刀伤口李澳兹把自己搞鲜血淋漓。
  “生命值降到半嗯差多。”
  李澳兹藏行李箱里面钱还有大用但现在。避难所任务以目前小白板水平来操作预计至少也要五星期如果出些意外或者升级慢点话可能要等几月才能完成。
  过李澳兹完全着急【星降师】玩家某种程度上跟狗头老哥类们从来相信自己喜爱事物弱者们只会思考和隐忍努力耐性极。
  “【魅力】有13点主职业【平民】……没什么意义想把经验浪费在种东西上。如果能够获得【突变者】职业每次升级会提高【魅力】配合【永续专长·猎爱】效果数值成长非常可观前期其实没必要增加些无意义职业等级。”
  玩家们前期可以有无数次试错机会但李澳兹行还知道自己作为普通NPC能能和玩家样可以反复刷副本。
  毕竟能进副本NPC本就多基本上剧情需要才会出现那至少得【精英】或者【专家】模板。
  李澳兹揉揉额头把自己脸上涂满鲜血血水、砂砾、霜雪混杂在起更衬得苍白皮肤明显高额【魅力】加成下更容易被关注眼就能看出格外悲惨可怜。
  李澳兹调整着呼吸让自己心率越来越快操着僵硬羸弱步伐缓缓向避难所深处走去。出身本来也太身上衣服陈旧破烂饱经风霜又在雪地里费力气折腾半天早就身污迹斑斑配合把露营刀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仿佛刚刚经过激烈战斗疯疯癫癫呓语痴狂。。
  “救……救……救……”
  掐着嗓子用尽全身力气发出最嘶哑微弱声音灰色双眼目光呆滞边在黑暗走廊中跌跌撞撞时时故意往那些墙角、楼梯间等监控摄像头布置地方撞去。
  “呵呵呵救——为什么把留在里——们救救!”
  李澳兹看似漫无目地游荡几分钟行动时而停滞时而疯狂有时候甚至会毫无征兆地对着周围墙壁阵挥砍砸击。
  当双手掩面哭嚎时刻灰色眸子中闪动:
  “都表演成样又哭又闹那些‘医生’哪怕她们都瞎子也该看到?”
  果其然跪地哭嚎阵子耳朵微微耸动。
  避难所深处传来机械传动声音。
  啪、啪嗒、啪嗒。
  【来。】
  着痕迹地跪地抽泣心里默默细数着:
  【3、6……12?12还13?如果13话就需要再继续发狠直接会被当做最高危险级患者关押起来。】
  对于逐渐迫近脚步声李澳兹置若罔闻依旧跪地抽泣用指尖撑大眼眶以伤口鲜血刺激自己眼睛分泌出泪水。
  种自残举动立刻起效果——原本寂静如死避难所通道中突然传出低哑女性声音:
  “别靠近。患者有自残倾向行动缺乏逻辑很可能五级厄煞感染者。如果突然爆发们很容易受伤。”
  李澳兹五指遮掩住面部目光顺着指缝看去凭借着避难所内部昏暗照明荧光隐隐看到身穿白大褂胸口有着倾斜红十字标记霜镀女性她左半边脸庞清秀可右半边脸覆盖上层镀铬假面。
  “可安娜、安娜助理医师持有刀具……”另名女性持犹豫态度。
  “用担心——诺德丽护士长拜托对方可能极为稀有五级厄煞感染者务必生擒。”被称为安娜丽助理医师转过头看向身旁高马大强壮护士长。
  “交给。”
  诺德丽护士长浑身肌肉鼓胀微微颔首发出沉闷如牛声音她佩戴上口罩和乳胶手套随后步步朝着李澳兹靠近。
  感应到攻击意图系统立刻进入到战斗状态读取对方信息。
  -------------------------------------
  【进入战斗状态判定中……】
  【基于等级将看到敌以下信息:】
  【姓名】:‘冥迹道主义救助组织’护士长——诺德丽·克劳
  【等级】:毁灭系—lv.20[武者]
  【生命值】:260/260(健康)
  【属性】:
  力量——18
  灵巧——11
  体质——20
  魅力——4
  意志——5
  【阶层】:阿尔法级(初入超凡)
  -------------------------------------
  “阿尔法级超凡者。”
  还毁灭系武者。
  李澳兹并意外。论在哪颗星球上毁灭系职业者直最多门槛低成效快军队也鼓励往方向进阶。
  过李澳兹并在意摆出套架势虽然少干架但最终目也杀死对方。
  诺德丽·克劳护士长缓缓提起拳头她力量远超常血量更李澳兹数倍对付完全手到擒来。
  “要顽抗病。”她出声道:“来救治。”
  李澳兹闻言立刻颤抖下身子垂下头仿佛受到刺激般语气中带起阵茫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