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谁罕见?骂谁罕见?

下载免费读
“监控录像被删除,嫌犯是故意放火破坏现场,多么可笑,太低估现代科技的侦破能力了。”
  法则四特工尼莫汀瞥了一眼案发现场,多年来的判案经验让她立刻判断出了嫌犯作案动机。
  建林县村镇储蓄银行外围已经被拉上了隔离带,消防员和银行人士来回穿梭于火场间。
  虽然火灾被扑灭,但是确定损失的财产还是颇为费时间的。
  案子本身没有什么难度,火灾现场残留了一具保安尸体,同时柜台存储的十四万元现金不翼而飞,而昨天夜里,应该有两名夜巡保安值班。虽然修复监控和解剖查明死因需要一段时间,但最大的嫌疑人已经不需多言——那名失踪的夜巡保安。
  谋财害命,抢劫银行,然后焚烧证据——这种自作聪明的把戏,就连治安局的酒囊饭袋都能看透。
  作为‘法则四’的二级外勤特工,尼莫汀对于指派给自己的轻松任务并不满意,她来到边境是为了侦破大案,比如揪出政府心头大患的蔷薇军叛徒,结果让自己参与的也就是一些稀疏平常的刑事案件。
  在区县级的治安局看来,银行纵火案已经很严重了,但在掌管国家安全命脉的法则四机关看来,这么个案件就要出动法则四特工,实在大材小用。
  她叫手下调出当天一起值班的保安档案资料,随意瞥了几眼,记住要点,就把死者‘兰尼·约翰斯’的档案丢到一边,随口对属下说:
  “嫌疑人确定是丰饶村的李澳兹,去检查站、公路收费口拦一下,这种背负巨额债务的人,犯下这种谋财害命的劫案,肯定是为了还清债务。真是的,多简单的事情……控制住他的亲属,派人盯梢密切关注,然后在公路设卡带队拦截,县城人员构成复杂,直接控制交通道路就好了。”
  属下撇撇嘴,同样感到不耐烦:“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干就好了,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反正边境的公畜有的是,还怕没人力合围吗?”
  尼莫汀眯眼,属下的说法有些不合适,但她心里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
  她刚要开口,打算随意批判几句建林县警察,特别是男性警察,的昏庸无能,只配做低级工作,好衬托出自己作为法则四特工的优越性。
  “真的吗?”
  一旁突然响起一个冷淡的声音:
  “蒂玛,我不建议说这种话语,会让别人觉得你的认识狭隘。”
  啪嗒。
  长靴踩地,黑白双色的特勤局女款单排扣风衣被风微微掀起,每一颗扣子都被她一丝不苟地扣上,她单手摘下脸上的过滤呼吸器,露出精致如雕塑般的五官,金绿色的双眸剔透晶莹。
  尼莫汀刚刚酝酿好的话语立刻咽了回去,她目中闪过一丝不悦,斜了一眼发声的来人,旋即故作亲昵地说道:
  “你来了啊,赫斯基辛特工,我们正好在谈论这件事情交给地方治安局的话题——灵性检测出结果了?”
  “是的,尼莫汀组长。”
  亚雯·赫斯基辛向她行了军礼,那一头漂亮的青蓝色长发犹如蓝鹊一般醒目,搭配上她姣好的身材,哪怕穿着再怎么严实和一丝不苟,也会成为人群中最瞩目的焦点,那些围观的群众,不少也是冲着亚雯的美貌而来。
  ‘真讨人厌……要不是她老爹是特勤局的部长,我可不想跟这种千金大小姐一同行动。’尼莫汀忍不住想到。
  亚雯对于自己的魅力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取出一份文件,开始报告:
  “现场灵性残留物的浓度超过17%,未检测到奥能激活的活跃粒子。”
  “嚯,”尼莫汀一挑眉:“没有觉醒奥能,现场却有灵性残留物,那说明如果死者不是遇到了灵性生物的袭击,就是被一个不入流的超凡者杀害。”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亚雯·赫斯基辛干活倒是很卖力。
  “可以作出这种推断。”
  亚雯顿了顿,随后看向她身旁蒂玛,正色道:
  “蒂玛特工,你要明白,这是边境的区县,这里的警察显然没有那么多警力和组织度,我们不能用首都的标准和治安水平去要求经济建设极为不发达的边远地区,去提高警力水平,这是不客观的说法,完全脱离实际情况。”
  “噢哟哟,大小姐开始讲道理了。”
  蒂玛讥讽了一句:
  “反正都是邪恶的公畜,只要吃饱喝足了,男人就会想要扰乱国家安全,给他们警察的工作已经是便宜他们了。公畜就是公畜,生来就是有原罪的奴隶罢了。”
  “否定,男性公民也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存在,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伟大共和国的建设者。”亚雯立刻反驳。
  “呵,你这精神男人!完全不知道过去几千年来,女性被迫害成什么地步了吧!”蒂玛冷笑:“噢,你当然不会知道,毕竟赫斯基辛大小姐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公立学校的食堂,从来就是过着锦衣玉食生活呢。”
  蒂玛说着,突然喝住一个正在执勤的男性警员:
  “你,过来。”
  男警员一愣,随后心惊胆战地来到蒂玛面前,谨慎地敬了个礼,问询道:
  “你好,请问——”
  啪!
  蒂玛飞起一脚踹在了男警员的膝盖处,对方闷哼一声,下意识低身捂住膝盖。
  “你这家伙,不知道对女性要说敬语吗?”
  蒂玛说着,又给了对方腹部一拳,随即毫不客气一把抓住他的后颈,将他拎到亚雯面前:
  “喂,公畜,这位长官说,男性和女性一样是共和国的建设者,你听见了吗?”
  “听、听到了……”
  “呵呵——我现在问问你,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蒂玛冷笑,捏着此人下巴,凶狠地问道:“你也认同自己是共和国之栋梁吗?觉得身为男性的自己,和面前这位高雅体面的女士一样吗?”
监控录像被删除嫌犯是故意放火破坏现场多么可笑太低估现代科技的侦破能力了法则四特工尼莫汀瞥了一眼案发现场多年来的判案经验让她立刻判断出了嫌犯作案动机建林县村镇储蓄银行外围已经被拉上了隔离带消防员和银行人士来回穿梭于火场间虽然火灾被扑灭但是确定损失的财产还是颇为费时间的案子本身没有什么难度火灾现场残留了一具保安尸体同时柜台存储的十四万元现金不翼而飞而昨天夜里应该有两名夜巡保安值班虽然修复监控和解剖查明死因需要一段时间但最大的嫌疑人已经不需多言那名失踪的夜巡保安谋财害命抢劫银行然后焚烧证据这种自作聪明的把戏就连治安局的酒囊饭袋都能看透作为法则四的二级外勤特工尼莫汀对于指派给自己的轻松任务并不满意她来到边境是为了侦破大案比如揪出政府心头大患的蔷薇军叛徒结果让自己参与的也就是一些稀疏平常的刑事案件在区县级的治安局看来银行纵火案已经很严重了但在掌管国家安全命脉的法则四机关看来这么个案件就要出动法则四特工实在大材小用她叫手下调出当天一起值班的保安档案资料随意瞥了几眼记住要点就把死者兰尼约翰斯的档案丢到一边随口对属下说嫌疑人确定是丰饶村的李澳兹去检查站公路收费口拦一下这种背负巨额债务的人犯下这种谋财害命的劫案肯定是为了还清债务真是的多简单的事情控制住他的亲属派人盯梢密切关注然后在公路设卡带队拦截县城人员构成复杂直接控制交通道路就好了属下撇撇嘴同样感到不耐烦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干就好了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反正边境的公畜有的是还怕没人力合围吗尼莫汀眯眼属下的说法有些不合适但她心里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她刚要开口打算随意批判几句建林县警察特别是男性警察的昏庸无能只配做低级工作好衬托出自己作为法则四特工的优越性真的吗一旁突然响起一个冷淡的声音蒂玛我不建议说这种话语会让别人觉得你的认识狭隘啪嗒长靴踩地黑白双色的特勤局女款单排扣风衣被风微微掀起每一颗扣子都被她一丝不苟地扣上她单手摘下脸上的过滤呼吸器露出精致如雕塑般的五官金绿色的双眸剔透晶莹尼莫汀刚刚酝酿好的话语立刻咽了回去她目中闪过一丝不悦斜了一眼发声的来人旋即故作亲昵地说道你来了啊赫斯基辛特工我们正好在谈论这件事情交给地方治安局的话题灵性检测出结果了是的尼莫汀组长亚雯赫斯基辛向她行了军礼那一头漂亮的青蓝色长发犹如蓝鹊一般醒目搭配上她姣好的身材哪怕穿着再怎么严实和一丝不苟也会成为人群中最瞩目的焦点那些围观的群众不少也是冲着亚雯的美貌而来真讨人厌要不是她老爹是特勤局的部长我可不想跟这种千金大小姐一同行动尼莫汀忍不住想到亚雯对于自己的魅力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取出一份文件开始报告现场灵性残留物的浓度超过未检测到奥能激活的活跃粒子嚯尼莫汀一挑眉没有觉醒奥能现场却有灵性残留物那说明如果死者不是遇到了灵性生物的袭击就是被一个不入流的超凡者杀害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亚雯赫斯基辛干活倒是很卖力可以作出这种推断亚雯顿了顿随后看向她身旁蒂玛正色道蒂玛特工你要明白这是边境的区县这里的警察显然没有那么多警力和组织度我们不能用首都的标准和治安水平去要求经济建设极为不发达的边远地区去提高警力水平这是不客观的说法完全脱离实际情况噢哟哟大小姐开始讲道理了蒂玛讥讽了一句反正都是邪恶的公畜只要吃饱喝足了男人就会想要扰乱国家安全给他们警察的工作已经是便宜他们了公畜就是公畜生来就是有原罪的奴隶罢了否定男性公民也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存在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是伟大共和国的建设者亚雯立刻反驳呵你这精神男人完全不知道过去几千年来女性被迫害成什么地步了吧蒂玛冷笑噢你当然不会知道毕竟赫斯基辛大小姐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公立学校的食堂从来就是过着锦衣玉食生活呢蒂玛说着突然喝住一个正在执勤的男性警员你过来男警员一愣随后心惊胆战地来到蒂玛面前谨慎地敬了个礼问询道你好请问啪蒂玛飞起一脚踹在了男警员的膝盖处对方闷哼一声下意识低身捂住膝盖你这家伙不知道对女性要说敬语吗蒂玛说着又给了对方腹部一拳随即毫不客气一把抓住他的后颈将他拎到亚雯面前喂公畜这位长官说男性和女性一样是共和国的建设者你听见了吗听听到了呵呵我现在问问你你自己是怎么想的蒂玛冷笑捏着此人下巴凶狠地问道你也认同自己是共和国之栋梁吗觉得身为男性的自己和面前这位高雅体面的女士一样吗“监控录像被删除嫌犯故意放火破坏现场多么可笑太低估现代科技侦破能力。”
  法则四特工尼莫汀瞥眼案发现场多年来判案经验让她立刻判断出嫌犯作案动机。
  建林县村镇储蓄银行外围已经被拉上隔离带消防员和银行士来回穿梭于火场间。
  虽然火灾被扑灭但确定损失财产还颇为费时间。
  案子本身没有什么难度火灾现场残留具保安尸体同时柜台存储十四万元现金翼而飞而昨天夜里应该有两名夜巡保安值班。虽然修复监控和解剖查明死因需要段时间但最大嫌疑已经需多言——那名失踪夜巡保安。
  谋财害命抢劫银行然后焚烧证据——种自作聪明把戏就连治安局酒囊饭袋都能看透。
  作为‘法则四’二级外勤特工尼莫汀对于指派给自己轻松任务并满意她来到边境为侦破大案比如揪出政府心头大患蔷薇军叛徒结果让自己参与也就些稀疏平常刑事案件。
  在区县级治安局看来银行纵火案已经很严重但在掌管国家安全命脉法则四机关看来么案件就要出动法则四特工实在大材小用。
  她叫手下调出当天起值班保安档案资料随意瞥几眼记住要点就把死者‘兰尼·约翰斯’档案丢到边随口对属下说:
  “嫌疑确定丰饶村李澳兹去检查站、公路收费口拦下种背负巨额债务犯下种谋财害命劫案肯定为还清债务。真多简单事情……控制住亲属派盯梢密切关注然后在公路设卡带队拦截县城员构成复杂直接控制交通道路就。”
  属下撇撇嘴同样感到耐烦:“种事情交给警察干就根本用着们出手反正边境公畜有还怕没力合围?”
  尼莫汀眯眼属下说法有些合适但她心里差多也么想。
  她刚要开口打算随意批判几句建林县警察特别男性警察昏庸无能只配做低级工作衬托出自己作为法则四特工优越性。
  “真?”
  旁突然响起冷淡声音:
  “蒂玛建议说种话语会让别觉得认识狭隘。”
  啪嗒。
  长靴踩地黑白双色特勤局女款单排扣风衣被风微微掀起每颗扣子都被她丝苟地扣上她单手摘下脸上过滤呼吸器露出精致如雕塑般五官金绿色双眸剔透晶莹。
  尼莫汀刚刚酝酿话语立刻咽回去她目中闪过丝悦斜眼发声来旋即故作亲昵地说道:
  “来啊赫斯基辛特工们正在谈论件事情交给地方治安局话题——灵性检测出结果?”
  “尼莫汀组长。”
  亚雯·赫斯基辛向她行军礼那头漂亮青蓝色长发犹如蓝鹊般醒目搭配上她姣身材哪怕穿着再怎么严实和丝苟也会成为群中最瞩目焦点那些围观群众少也冲着亚雯美貌而来。
  ‘真讨厌……要她老爹特勤局部长可想跟种千金大小姐同行动。’尼莫汀忍住想到。
  亚雯对于自己魅力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取出份文件开始报告:
  “现场灵性残留物浓度超过17%未检测到奥能激活活跃粒子。”
  “嚯”尼莫汀挑眉:“没有觉醒奥能现场却有灵性残留物那说明如果死者遇到灵性生物袭击就被入流超凡者杀害。”
  虽然想承认但亚雯·赫斯基辛干活倒很卖力。
  “可以作出种推断。”
  亚雯顿顿随后看向她身旁蒂玛正色道:
  “蒂玛特工要明白边境区县里警察显然没有那么多警力和组织度们能用首都标准和治安水平去要求经济建设极为发达边远地区去提高警力水平客观说法完全脱离实际情况。”
  “噢哟哟大小姐开始讲道理。”
  蒂玛讥讽句:
  “反正都邪恶公畜只要吃饱喝足男就会想要扰乱国家安全给们警察工作已经便宜们。公畜就公畜生来就有原罪奴隶罢。”
  “否定男性公民也类社会可或缺存在论男性还女性都伟大共和国建设者。”亚雯立刻反驳。
  “呵精神男!完全知道过去几千年来女性被迫害成什么地步!”蒂玛冷笑:“噢当然会知道毕竟赫斯基辛大小姐从小到大都没吃过公立学校食堂从来就过着锦衣玉食生活呢。”
  蒂玛说着突然喝住正在执勤男性警员:
  “过来。”
  男警员愣随后心惊胆战地来到蒂玛面前谨慎地敬礼问询道:
  “请问——”
  啪!
  蒂玛飞起脚踹在男警员膝盖处对方闷哼声下意识低身捂住膝盖。
  “家伙知道对女性要说敬语?”
  蒂玛说着又给对方腹部拳随即毫客气把抓住后颈将拎到亚雯面前:
  “喂公畜位长官说男性和女性样共和国建设者听见?”
  “听、听到……”
  “呵呵——现在问问自己怎么想?”蒂玛冷笑捏着此下巴凶狠地问道:“也认同自己共和国之栋梁?觉得身为男性自己和面前位高雅体面女士样?”
“监控录像被删除,嫌犯是故意放火破坏现场,多么可笑,太低估现代科技的侦破能力了。”
  法则四特工尼莫汀瞥了一眼案发现场,多年来的判案经验让她立刻判断出了嫌犯作案动机。
  建林县村镇储蓄银行外围已经被拉上了隔离带,消防员和银行人士来回穿梭于火场间。
  虽然火灾被扑灭,但是确定损失的财产还是颇为费时间的。
  案子本身没有什么难度,火灾现场残留了一具保安尸体,同时柜台存储的十四万元现金不翼而飞,而昨天夜里,应该有两名夜巡保安值班。虽然修复监控和解剖查明死因需要一段时间,但最大的嫌疑人已经不需多言——那名失踪的夜巡保安。
  谋财害命,抢劫银行,然后焚烧证据——这种自作聪明的把戏,就连治安局的酒囊饭袋都能看透。
  作为‘法则四’的二级外勤特工,尼莫汀对于指派给自己的轻松任务并不满意,她来到边境是为了侦破大案,比如揪出政府心头大患的蔷薇军叛徒,结果让自己参与的也就是一些稀疏平常的刑事案件。
  在区县级的治安局看来,银行纵火案已经很严重了,但在掌管国家安全命脉的法则四机关看来,这么个案件就要出动法则四特工,实在大材小用。
  她叫手下调出当天一起值班的保安档案资料,随意瞥了几眼,记住要点,就把死者‘兰尼·约翰斯’的档案丢到一边,随口对属下说:
  “嫌疑人确定是丰饶村的李澳兹,去检查站、公路收费口拦一下,这种背负巨额债务的人,犯下这种谋财害命的劫案,肯定是为了还清债务。真是的,多简单的事情……控制住他的亲属,派人盯梢密切关注,然后在公路设卡带队拦截,县城人员构成复杂,直接控制交通道路就好了。”
  属下撇撇嘴,同样感到不耐烦:“这种事情交给警察干就好了,根本用不着我们出手,反正边境的公畜有的是,还怕没人力合围吗?”
  尼莫汀眯眼,属下的说法有些不合适,但她心里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