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为大清流过血!

下载免费读
北京城里戏班子都是外地班子,外地班子想在天子脚下谋口饭吃少不得就得拜码头,递贴子,求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罩着,要不然就甭想开锣。
  宋班主拜的就是聚春楼的东家桂祥,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旗人实际是个汉人。不过行里都知道桂祥这个东家也就是挂名,真正主事的那位主住在满城,一般人想见上一面都难。
  现如今京师但凡能赚钱的行当,基本都有旗人背景,要不然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那两个衙门你就摆不平。
  很多汉人于京里做买卖为求个平安,都得托人在满城找关系送出份干股才行。不图别的,就图个心安,生意人谁个想天天被人找茬。天子脚下的店铺要被迫关了门,那损失可大了去了。
  前门这块别看龙蛇混杂,却是北京城最大的销金窟,八大胡同中的任何一条胡同都是这年代最繁华的娱乐一条街。
  哪朝哪代,娱乐业都是挣大钱的好行当。
  近些年随着大量外地戏班子入住前门,那“流量”更是蹭蹭上涨,以致外地进京公干的官员日落之后必须换上便服到前门实地考察一番。
  宋班主拜的是桂祥的码头,但三喜班同聚春楼其实属于互惠互利性质。
  三喜班给聚春楼带来客源,聚春楼则在这些客源身上进一步发掘,如此戏班子挣钱,聚春楼也挣钱,双方各取所需,合作一个多月下来也是融洽。
  其它胡同更大的青楼,合作的戏班子通常都有好几家,天天演不同的戏,始终保持新鲜,去的豪客数量可比来聚春楼的多得多。
  这会桂祥不在楼里。
  宋班主虽心里有些慌,但想自家班子来京之后不曾得罪过人,过来一瞧那旗人少爷也只主仆二人不像来找麻烦的,心里便定当下来,很是客气的上前询问何事。
  “你是班主?”
  贾六将放在桌上的鸟笼子往边上挪了挪,顺手又将两颗核桃揣进兜,然后将他熬了几夜的心血朝班主面前一推,翘着二郎腿道:“小爷我自个编了出戏,劳烦班主瞧瞧,看看能不能给排排。”
  “排戏?”
  宋班主有些诧异,眼面前这旗人公子哥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怎么看都似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种人能编出戏来?
  心下怀疑,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嘴里“哎哎,好好”的就把桌上的戏本拿到手,瞧了下戏名叫什么三堂会审伽利略,也是一头雾水不晓得这伽利略是哪朝的忠臣义士。
  打开戏本仔细瞧起来,先前脸上倒没什么异样,渐渐的却是眉头紧锁,原因是这出戏讲的内容他闻所未闻,内中人物也是听都没听过,实是不知道这旗人公子哥搁哪听来的故事,胡编乱造弄成戏本的。
  “这位公子爷,您这出三堂会审戏是好戏,这唱词也不错,瞧着倒是热闹的很,只是...只是我三喜班是个小班子,这真要承了公子爷的戏,要是演砸了怕坏了公子爷的心情,砸了公子爷的名头...”
  宋班主不想接这出乱七八糟的戏,但对方毕竟是旗人,他也不好直接回了,便委婉表示他家班子水平有限,想请贾六另请高明。
  “甭在这跟小爷废话,说吧,多少银子你才肯排这出戏!”
  贾六前世可是单位专门负责接待来访群众的,看人看事特别准。打这班主说头一句时就知道他什么心思,因此懒得跟这班主废话,直接询问多少钱能干。
  对于现在的贾六而言,时间才是金钱。
  而金钱对于他而言,却是一堆粪土。
  虽然,他贾家如今也缺粪土。
  但能用粪土解决的事情,多尿两泡、多蹲两次总能凑一凑。
  一句话,开价。
  人公子哥话说到这份上,宋班主即便真心瞧不上这乱七八糟的三堂会审戏,也要本着生意人的本份开价。开什么价是一回事,这要是连价都不开,那就是成心瞧不起人,要得罪人的。
  “公子爷真瞧得起我这班子,非要让我们排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得三百两银子。”
  宋班主开出的这个价码是建立在他不想接这台戏基础上的,因为他认为三喜班要是照这戏本上的内容去演,多半是要砸名声的。
  “什么?三百两!你还不如抢去呢!”
  身为主人的贾六还没表示,作为仆人的杨植已经气得不行了。
  他跟老爷、少爷在这前门进进出出多少次,大戏小戏不知听了多少台,哪里不知道这帮下九流的行情。搁正常情况下,有什么新戏本面市,戏班子都是主动抢着排且还要倒给钱的!
  少爷这情况特殊,毕竟没有名气,让人戏班子抢着倒给钱不现实,但也不至于要三百两啊!
  他在大堂听戏坐半天,嗑几碗瓜子,伙计也不过才收他五个大子。
  “少爷,我们去别家,这班主心黑的了,甭跟他废话!”气不打一处来的杨植拎起少爷的鸟笼就要走。
  贾六这边也气,班主是有些不厚道,来前他可是打听过京中戏班行情,估摸请他们排出戏顶天一百多两便能成,但这班主开口就是三百两,比之市场价翻了一倍,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很。
  要知道他爹贾大全那个世袭云骑尉一年俸禄才85两,他贾家每年从旗里领的俸禄口粮合一起也才二十多两,这要是答应给三百两,就意味着他贾家得三年不吃不喝了。
  贾六真要答应,回头他爹贾大全知道能活活掐死他。
  就是一百多两其实也够呛,因为贾六身上根本没钱。
  他是计划跟两个出嫁的姐姐一人借二十两,再把他爹的云骑尉牌牌偷出来到钱庄抵押借上一百两,这么的将迈入大清政坛的启动资金给凑上。
  抵押云骑尉的牌子从钱庄借钱不是贾六首创,而是他爹贾大全年轻时的创意,如今已经是旗人家庭普遍现象。
  好比贾家这个云骑尉的牌子朝廷一年给发85两俸禄,拿到钱庄借100两,钱庄不可能不借,因为他们知道牌子主家不可能为了100两就把每年铁打不动的85两扔河里的。
  所以对于钱庄而言,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这种事在满八旗当中也多的是,好多人家的子弟一天到晚花天酒地坐吃山空的,怎么可能没个青黄不接的时候。
  同样是旗人,满八旗比汉八旗高贵,可他满八旗又分上三旗、下五旗,八旗上百万人,可不是家家都有人在朝中做官的。
  破落户有的是。
  从工程定项到资金落实,一切都在贾六掌握之中
北京城里戏班子都是外地班子外地班子想在天子脚下谋口饭吃少不得就得拜码头递贴子求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罩着要不然就甭想开锣宋班主拜的就是聚春楼的东家桂祥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旗人实际是个汉人不过行里都知道桂祥这个东家也就是挂名真正主事的那位主住在满城一般人想见上一面都难现如今京师但凡能赚钱的行当基本都有旗人背景要不然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那两个衙门你就摆不平很多汉人于京里做买卖为求个平安都得托人在满城找关系送出份干股才行不图别的就图个心安生意人谁个想天天被人找茬天子脚下的店铺要被迫关了门那损失可大了去了前门这块别看龙蛇混杂却是北京城最大的销金窟八大胡同中的任何一条胡同都是这年代最繁华的娱乐一条街哪朝哪代娱乐业都是挣大钱的好行当近些年随着大量外地戏班子入住前门那流量更是蹭蹭上涨以致外地进京公干的官员日落之后必须换上便服到前门实地考察一番宋班主拜的是桂祥的码头但三喜班同聚春楼其实属于互惠互利性质三喜班给聚春楼带来客源聚春楼则在这些客源身上进一步发掘如此戏班子挣钱聚春楼也挣钱双方各取所需合作一个多月下来也是融洽其它胡同更大的青楼合作的戏班子通常都有好几家天天演不同的戏始终保持新鲜去的豪客数量可比来聚春楼的多得多这会桂祥不在楼里宋班主虽心里有些慌但想自家班子来京之后不曾得罪过人过来一瞧那旗人少爷也只主仆二人不像来找麻烦的心里便定当下来很是客气的上前询问何事你是班主贾六将放在桌上的鸟笼子往边上挪了挪顺手又将两颗核桃揣进兜然后将他熬了几夜的心血朝班主面前一推翘着二郎腿道小爷我自个编了出戏劳烦班主瞧瞧看看能不能给排排排戏宋班主有些诧异眼面前这旗人公子哥看着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怎么看都似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这种人能编出戏来心下怀疑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嘴里哎哎好好的就把桌上的戏本拿到手瞧了下戏名叫什么三堂会审伽利略也是一头雾水不晓得这伽利略是哪朝的忠臣义士打开戏本仔细瞧起来先前脸上倒没什么异样渐渐的却是眉头紧锁原因是这出戏讲的内容他闻所未闻内中人物也是听都没听过实是不知道这旗人公子哥搁哪听来的故事胡编乱造弄成戏本的这位公子爷您这出三堂会审戏是好戏这唱词也不错瞧着倒是热闹的很只是只是我三喜班是个小班子这真要承了公子爷的戏要是演砸了怕坏了公子爷的心情砸了公子爷的名头宋班主不想接这出乱七八糟的戏但对方毕竟是旗人他也不好直接回了便委婉表示他家班子水平有限想请贾六另请高明甭在这跟小爷废话说吧多少银子你才肯排这出戏贾六前世可是单位专门负责接待来访群众的看人看事特别准打这班主说头一句时就知道他什么心思因此懒得跟这班主废话直接询问多少钱能干对于现在的贾六而言时间才是金钱而金钱对于他而言却是一堆粪土虽然他贾家如今也缺粪土但能用粪土解决的事情多尿两泡多蹲两次总能凑一凑一句话开价人公子哥话说到这份上宋班主即便真心瞧不上这乱七八糟的三堂会审戏也要本着生意人的本份开价开什么价是一回事这要是连价都不开那就是成心瞧不起人要得罪人的公子爷真瞧得起我这班子非要让我们排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得三百两银子宋班主开出的这个价码是建立在他不想接这台戏基础上的因为他认为三喜班要是照这戏本上的内容去演多半是要砸名声的什么三百两你还不如抢去呢身为主人的贾六还没表示作为仆人的杨植已经气得不行了他跟老爷少爷在这前门进进出出多少次大戏小戏不知听了多少台哪里不知道这帮下九流的行情搁正常情况下有什么新戏本面市戏班子都是主动抢着排且还要倒给钱的少爷这情况特殊毕竟没有名气让人戏班子抢着倒给钱不现实但也不至于要三百两啊他在大堂听戏坐半天嗑几碗瓜子伙计也不过才收他五个大子少爷我们去别家这班主心黑的了甭跟他废话气不打一处来的杨植拎起少爷的鸟笼就要走贾六这边也气班主是有些不厚道来前他可是打听过京中戏班行情估摸请他们排出戏顶天一百多两便能成但这班主开口就是三百两比之市场价翻了一倍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很要知道他爹贾大全那个世袭云骑尉一年俸禄才两他贾家每年从旗里领的俸禄口粮合一起也才二十多两这要是答应给三百两就意味着他贾家得三年不吃不喝了贾六真要答应回头他爹贾大全知道能活活掐死他就是一百多两其实也够呛因为贾六身上根本没钱他是计划跟两个出嫁的姐姐一人借二十两再把他爹的云骑尉牌牌偷出来到钱庄抵押借上一百两这么的将迈入大清政坛的启动资金给凑上抵押云骑尉的牌子从钱庄借钱不是贾六首创而是他爹贾大全年轻时的创意如今已经是旗人家庭普遍现象好比贾家这个云骑尉的牌子朝廷一年给发两俸禄拿到钱庄借两钱庄不可能不借因为他们知道牌子主家不可能为了两就把每年铁打不动的两扔河里的所以对于钱庄而言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这种事在满八旗当中也多的是好多人家的子弟一天到晚花天酒地坐吃山空的怎么可能没个青黄不接的时候同样是旗人满八旗比汉八旗高贵可他满八旗又分上三旗下五旗八旗上百万人可不是家家都有人在朝中做官的破落户有的是从工程定项到资金落实一切都在贾六掌握之中北京城里戏班子都外地班子外地班子想在天子脚下谋口饭吃少得就得拜码头递贴子求当地有头有脸物罩着要然就甭想开锣。
  宋班主拜就聚春楼东家桂祥名字听起来像旗实际汉。过行里都知道桂祥东家也就挂名真正主事那位主住在满城般想见上面都难。
  现如今京师但凡能赚钱行当基本都有旗背景要然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那两衙门就摆平。
  很多汉于京里做买卖为求平安都得托在满城找关系送出份干股才行。图别就图心安生意谁想天天被找茬。天子脚下店铺要被迫关门那损失可大去。
  前门块别看龙蛇混杂却北京城最大销金窟八大胡同中任何条胡同都年代最繁华娱乐条街。
  哪朝哪代娱乐业都挣大钱行当。
  近些年随着大量外地戏班子入住前门那“流量”更蹭蹭上涨以致外地进京公干官员日落之后必须换上便服到前门实地考察番。
  宋班主拜桂祥码头但三喜班同聚春楼其实属于互惠互利性质。
  三喜班给聚春楼带来客源聚春楼则在些客源身上进步发掘如此戏班子挣钱聚春楼也挣钱双方各取所需合作多月下来也融洽。
  其它胡同更大青楼合作戏班子通常都有几家天天演同戏始终保持新鲜去豪客数量可比来聚春楼多得多。
  会桂祥在楼里。
  宋班主虽心里有些慌但想自家班子来京之后曾得罪过过来瞧那旗少爷也只主仆二像来找麻烦心里便定当下来很客气上前询问何事。
  “班主?”
  贾六将放在桌上鸟笼子往边上挪挪顺手又将两颗核桃揣进兜然后将熬几夜心血朝班主面前推翘着二郎腿道:“小爷自编出戏劳烦班主瞧瞧看看能能给排排。”
  “排戏?”
  宋班主有些诧异眼面前旗公子哥看着也就十七八岁模样怎么看都似学无术纨绔子弟种能编出戏来?
  心下怀疑脸上却敢表现出来嘴里“哎哎”就把桌上戏本拿到手瞧下戏名叫什么三堂会审伽利略也头雾水晓得伽利略哪朝忠臣义士。
  打开戏本仔细瞧起来先前脸上倒没什么异样渐渐却眉头紧锁原因出戏讲内容闻所未闻内中物也听都没听过实知道旗公子哥搁哪听来故事胡编乱造弄成戏本。
  “位公子爷您出三堂会审戏戏唱词也错瞧着倒热闹很只...只三喜班小班子真要承公子爷戏要演砸怕坏公子爷心情砸公子爷名头...”
  宋班主想接出乱七八糟戏但对方毕竟旗也直接回便委婉表示家班子水平有限想请贾六另请高明。
  “甭在跟小爷废话说多少银子才肯排出戏!”
  贾六前世可单位专门负责接待来访群众看看事特别准。打班主说头句时就知道什么心思因此懒得跟班主废话直接询问多少钱能干。
  对于现在贾六而言时间才金钱。
  而金钱对于而言却堆粪土。
  虽然贾家如今也缺粪土。
  但能用粪土解决事情多尿两泡、多蹲两次总能凑凑。
  句话开价。
  公子哥话说到份上宋班主即便真心瞧上乱七八糟三堂会审戏也要本着生意本份开价。开什么价回事要连价都开那就成心瞧起要得罪。
  “公子爷真瞧得起班子非要让们排话也可以但至少得三百两银子。”
  宋班主开出价码建立在想接台戏基础上因为认为三喜班要照戏本上内容去演多半要砸名声。
  “什么?三百两!还如抢去呢!”
  身为主贾六还没表示作为仆杨植已经气得行。
  跟老爷、少爷在前门进进出出多少次大戏小戏知听多少台哪里知道帮下九流行情。搁正常情况下有什么新戏本面市戏班子都主动抢着排且还要倒给钱!
  少爷情况特殊毕竟没有名气让戏班子抢着倒给钱现实但也至于要三百两啊!
  在大堂听戏坐半天嗑几碗瓜子伙计也过才收五大子。
  “少爷们去别家班主心黑甭跟废话!”气打处来杨植拎起少爷鸟笼就要走。
  贾六边也气班主有些厚道来前可打听过京中戏班行情估摸请们排出戏顶天百多两便能成但班主开口就三百两比之市场价翻倍实在让无法接受很。
  要知道爹贾大全那世袭云骑尉年俸禄才85两贾家每年从旗里领俸禄口粮合起也才二十多两要答应给三百两就意味着贾家得三年吃喝。
  贾六真要答应回头爹贾大全知道能活活掐死。
  就百多两其实也够呛因为贾六身上根本没钱。
  计划跟两出嫁姐姐借二十两再把爹云骑尉牌牌偷出来到钱庄抵押借上百两么将迈入大清政坛启动资金给凑上。
  抵押云骑尉牌子从钱庄借钱贾六首创而爹贾大全年轻时创意如今已经旗家庭普遍现象。
  比贾家云骑尉牌子朝廷年给发85两俸禄拿到钱庄借100两钱庄可能借因为们知道牌子主家可能为100两就把每年铁打动85两扔河里。
  所以对于钱庄而言稳赚赔买卖。
  种事在满八旗当中也多多家子弟天到晚花天酒地坐吃山空怎么可能没青黄接时候。
  同样旗满八旗比汉八旗高贵可满八旗又分上三旗、下五旗八旗上百万可家家都有在朝中做官。
  破落户有。
  从工程定项到资金落实切都在贾六掌握之中
北京城里戏班子都是外地班子,外地班子想在天子脚下谋口饭吃少不得就得拜码头,递贴子,求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罩着,要不然就甭想开锣。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