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早投降不如晚投降

下载免费读
天还没亮,于奋(愤)发读书过程中打了几十个盹的贾六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朝尚黑着的外面瞧了眼后,一把将那半本《论语》扔进角落里,然后对着双手哈了口气,出门走到厨房将炭炉子上的封门拔下。
  贾六要烧些热水洗头,因为他觉得头顶那条不能割的辫子有点脏,而且头皮老是痒,估摸是有虱子,因此必须打理一下好神清气爽的在“和中堂”面前闪亮登场。
  坐在小凳子上等着水烧开时,贾六一直在把玩脑后那根辫子,且几次试过用力去拽,结果就是头皮拽得生疼。
  本能的厌恶。
  凑近鼻子闻,还有股淡淡的味道。
  如今旗人的辫子不像从前满洲刚入关那会又小又短(俗称金钱鼠尾),而是略有变化。
  首先就是原本在脑后的辫子移到了头顶,其次允许蓄发的面积从原来的辫根扩大到四五个铜钱大小——要是没有辫子的话,看上去就好像头顶长了块牛皮癣或胎记。
  蓄发面积稍有扩大,辫子样式还是入关那会的“金钱鼠尾”,不过再也不用“五天一打辫、十天一剃头”,所以演变下来的结果就是辫子变得越来越长。
  辫子变长看着比短辫好看些,洗起来却是麻烦,得先将辫子一节一节解开散开,再用水一点一点清洗,整个过程特别麻烦且耗时。
  因此走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长得快要拖到地上且泛着油光的辫子,走近一闻就是一股让人想要呕吐的酸臭味。
  这些,都是贩夫走卒,生活在底层的穷人。
  穷人每日为了生计劳累操作,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打理辫子,此外大多数穷人家中不可能有水井,因此城市中就诞生一种行业——水行。
  水行跟粪行一样,都是用大车拉着大桶,不过桶中装的是水而矣。穷人家吃水要么辛苦去远地方挑水,要么就是跟水行买水,一般是几个铜子一桶。
天还没亮于奋愤发读书过程中打了几十个盹的贾六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朝尚黑着的外面瞧了眼后一把将那半本论语扔进角落里然后对着双手哈了口气出门走到厨房将炭炉子上的封门拔下贾六要烧些热水洗头因为他觉得头顶那条不能割的辫子有点脏而且头皮老是痒估摸是有虱子因此必须打理一下好神清气爽的在和中堂面前闪亮登场坐在小凳子上等着水烧开时贾六一直在把玩脑后那根辫子且几次试过用力去拽结果就是头皮拽得生疼本能的厌恶凑近鼻子闻还有股淡淡的味道如今旗人的辫子不像从前满洲刚入关那会又小又短俗称金钱鼠尾而是略有变化首先就是原本在脑后的辫子移到了头顶其次允许蓄发的面积从原来的辫根扩大到四五个铜钱大小要是没有辫子的话看上去就好像头顶长了块牛皮癣或胎记蓄发面积稍有扩大辫子样式还是入关那会的金钱鼠尾不过再也不用五天一打辫十天一剃头所以演变下来的结果就是辫子变得越来越长辫子变长看着比短辫好看些洗起来却是麻烦得先将辫子一节一节解开散开再用水一点一点清洗整个过程特别麻烦且耗时因此走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长得快要拖到地上且泛着油光的辫子走近一闻就是一股让人想要呕吐的酸臭味这些都是贩夫走卒生活在底层的穷人穷人每日为了生计劳累操作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打理辫子此外大多数穷人家中不可能有水井因此城市中就诞生一种行业水行水行跟粪行一样都是用大车拉着大桶不过桶中装的是水而矣穷人家吃水要么辛苦去远地方挑水要么就是跟水行买水一般是几个铜子一桶买来的水对穷人而言可珍贵着自是舍不得用来洗澡久而久之那辫子就是又长又臭好多人为了省事索性将辫子直接系在腰间别说这样式还方便在腰上挂东西少爷你这么早就起了杨植被厨房的动静惊动还以为是姑奶奶在做早饭再一看竟是少爷在那烧水顿时愣了下天地良心十八年来这还是少爷头一回自个动手你少爷我读了一晚上书眼都没合上过贾六对自己认真读书的成就还是很满意的见水快要开了便吩咐道栓柱你拿个桶来我要洗头噢杨植也没多想昨晚他睡下的时候少爷的确还在那读书咧真不知自家少爷怎么就变了性子的不过这样也好老爷那最少不会再气晕过去打着哈欠将壶中热水倒进桶中试了试水温后杨植才将少爷的辫子放进桶中打湿之后找了一块皂角捏碎和在手中开始上下搓揉起少爷的辫子皂角是一种药材很早就被用来洗头因为便宜所以穷人富人都有使用不过早前贾家用的可是猪苓那东西洗头效果可比皂角强多了就是价格比较贵除了皂角这种常用洗头物外穷人还用米汤草木灰洗头这两样东西去油污的性能都不错一番揉搓清洗后杨植总算把少爷的辫子给洗干净又将辫子靠近火炉这样干的快些又过了片刻觉得少爷辫子干得差不多了杨植就准备将散开的辫子重新编起来却听少爷说头上痒痒叫拿来篦子篦一下结果这一篦还真叫篦出两个虱子来一个肥鼓鼓刚吃饱一个瘪瘪的才睡醒伴随叭嗒一声贾六的指甲盖上除了虱子的残尸就是他本人的血液不知为何掐死这两只虱子时贾六觉得特别解压辫子重新编好后杨植又用一小块红布制成的套子将少爷的辫尾好生包了这样一是避免辫子碰到东西脏了二是看起来美观大姐夫王志安同二姐夫高德禄都叫老丈人干倒了这会都在客房睡着贾大全更是在那还呼呼着嘴角的涎水估计一夜都没干过昨天饭桌上贾家人商量的虽是今天去找人家和珅帮忙但也不可能天刚亮就去总得过了辰时八点多才行另外也不能空手去虽然高德禄说和珅不会在意那些俗礼但贾大全还是决定买些礼物带上老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拎着东西跟空着手去给人的感觉也会不同至少觉着会来事懂事这一点一向瞧不上贾大全的贾六伸双手支持并说一定要买两坛好酒外加两袋上等的烟叶这年头包装好的华子是没有可旗人大多抽烟抽的那种用烟袋装的烟叶烟酒烟酒研究研究嘛天还没亮,于奋(愤)发读书过程中打了几十个盹的贾六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朝尚黑着的外面瞧了眼后,一把将那半本《论语》扔进角落里,然后对着双手哈了口气,出门走到厨房将炭炉子上的封门拔下。
  贾六要烧些热水洗头,因为他觉得头顶那条不能割的辫子有点脏,而且头皮老是痒,估摸是有虱子,因此必须打理一下好神清气爽的在“和中堂”面前闪亮登场。
  坐在小凳子上等着水烧开时,贾六一直在把玩脑后那根辫子,且几次试过用力去拽,结果就是头皮拽得生疼。
  本能的厌恶。
  凑近鼻子闻,还有股淡淡的味道。
  如今旗人的辫子不像从前满洲刚入关那会又小又短(俗称金钱鼠尾),而是略有变化。
  首先就是原本在脑后的辫子移到了头顶,其次允许蓄发的面积从原来的辫根扩大到四五个铜钱大小——要是没有辫子的话,看上去就好像头顶长了块牛皮癣或胎记。
  蓄发面积稍有扩大,辫子样式还是入关那会的“金钱鼠尾”,不过再也不用“五天一打辫、十天一剃头”,所以演变下来的结果就是辫子变得越来越长。
  辫子变长看着比短辫好看些,洗起来却是麻烦,得先将辫子一节一节解开散开,再用水一点一点清洗,整个过程特别麻烦且耗时。
  因此走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长得快要拖到地上且泛着油光的辫子,走近一闻就是一股让人想要呕吐的酸臭味。
  这些,都是贩夫走卒,生活在底层的穷人。
  穷人每日为了生计劳累操作,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打理辫子,此外大多数穷人家中不可能有水井,因此城市中就诞生一种行业——水行。
  水行跟粪行一样,都是用大车拉着大桶,不过桶中装的是水而矣。穷人家吃水要么辛苦去远地方挑水,要么就是跟水行买水,一般是几个铜子一桶。
  买来的水对穷人而言可珍贵着,自是舍不得用来洗澡。久而久之,那辫子就是又长又臭。好多人为了省事,索性将辫子直接系在腰间,别说这样式还方便在腰上挂东西。
  “少爷,你这么早就起了?”
  杨植被厨房的动静惊动,还以为是姑奶奶在做早饭,再一看竟是少爷在那烧水,顿时愣了下。
  天地良心,十八年来,这还是少爷头一回自个动手。
  “你少爷我读了一晚上书,眼都没合上过,”
  贾六对自己认真读书的成就还是很满意的,见水快要开了便吩咐道:“栓柱,你拿个桶来,我要洗头。”
  “噢。”
  杨植也没多想,昨晚他睡下的时候少爷的确还在那读书咧。真不知自家少爷怎么就变了性子的,不过这样也好,老爷那最少不会再气晕过去。
  打着哈欠将壶中热水倒进桶中,试了试水温后杨植才将少爷的辫子放进桶中打湿,之后找了一块皂角捏碎和在手中开始上下搓揉起少爷的辫子。
  皂角是一种药材,很早就被用来洗头,因为便宜所以穷人富人都有使用。不过早前贾家用的可是猪苓,那东西洗头效果可比皂角强多了,就是价格比较贵。
  除了皂角这种常用洗头物外,穷人还用米汤、草木灰洗头,这两样东西去油污的性能都不错。
  一番揉搓清洗后,杨植总算把少爷的辫子给洗干净,又将辫子靠近火炉,这样干的快些。
  又过了片刻,觉得少爷辫子干得差不多了,杨植就准备将散开的辫子重新编起来,却听少爷说头上痒痒,叫拿来篦子篦一下。
  结果这一篦还真叫篦出两个虱子来,一个肥鼓鼓刚吃饱,一个瘪瘪的才睡醒。
  伴随“叭嗒”一声,贾六的指甲盖上除了虱子的残尸,就是他本人的血液。
  不知为何,掐死这两只虱子时,贾六觉得特别解压。
  辫子重新编好后,杨植又用一小块红布制成的套子将少爷的辫尾好生包了,这样一是避免辫子碰到东西脏了,二是看起来美观。
  大姐夫王志安同二姐夫高德禄都叫老丈人“干”倒了,这会都在客房睡着。
  贾大全更是在那还呼呼着,嘴角的涎水估计一夜都没干过。
  昨天饭桌上贾家人商量的虽是今天去找人家和珅帮忙,但也不可能天刚亮就去,总得过了辰时(八点多)才行。
  另外也不能空手去,虽然高德禄说和珅不会在意那些俗礼,但贾大全还是决定买些礼物带上。
  老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拎着东西跟空着手去,给人的感觉也会不同,至少觉着“会来事”(懂事)。
  这一点,一向瞧不上贾大全的贾六伸双手支持,并说一定要买两坛好酒外加两袋上等的烟叶。
  这年头包装好的华子是没有,可旗人大多抽烟,抽的那种用烟袋装的烟叶。
  烟酒烟酒,研究研究嘛。
天还没亮,于奋(愤)发读书过程中打了几十个盹的贾六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朝尚黑着的外面瞧了眼后,一把将那半本《论语》扔进角落里,然后对着双手哈了口气,出门走到厨房将炭炉子上的封门拔下。
  贾六要烧些热水洗头,因为他觉得头顶那条不能割的辫子有点脏,而且头皮老是痒,估摸是有虱子,因此必须打理一下好神清气爽的在“和中堂”面前闪亮登场。
  坐在小凳子上等着水烧开时,贾六一直在把玩脑后那根辫子,且几次试过用力去拽,结果就是头皮拽得生疼。
  本能的厌恶。
  凑近鼻子闻,还有股淡淡的味道。
  如今旗人的辫子不像从前满洲刚入关那会又小又短(俗称金钱鼠尾),而是略有变化。
  首先就是原本在脑后的辫子移到了头顶,其次允许蓄发的面积从原来的辫根扩大到四五个铜钱大小——要是没有辫子的话,看上去就好像头顶长了块牛皮癣或胎记。
  蓄发面积稍有扩大,辫子样式还是入关那会的“金钱鼠尾”,不过再也不用“五天一打辫、十天一剃头”,所以演变下来的结果就是辫子变得越来越长。
  辫子变长看着比短辫好看些,洗起来却是麻烦,得先将辫子一节一节解开散开,再用水一点一点清洗,整个过程特别麻烦且耗时。
  因此走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到长得快要拖到地上且泛着油光的辫子,走近一闻就是一股让人想要呕吐的酸臭味。
  这些,都是贩夫走卒,生活在底层的穷人。
  穷人每日为了生计劳累操作,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打理辫子,此外大多数穷人家中不可能有水井,因此城市中就诞生一种行业——水行。
  水行跟粪行一样,都是用大车拉着大桶,不过桶中装的是水而矣。穷人家吃水要么辛苦去远地方挑水,要么就是跟水行买水,一般是几个铜子一桶。
  买来的水对穷人而言可珍贵着,自是舍不得用来洗澡。久而久之,那辫子就是又长又臭。好多人为了省事,索性将辫子直接系在腰间,别说这样式还方便在腰上挂东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