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我们到底是什么人

下载免费读
西柳胡同,贾家。
  “六子莫不是撞邪了,好端端的怎想起买官的,那官能随便买着?”
  听丈夫把弟弟要买官的事一说,二姐贾兰立时有些不可思议,并觉得这事太不靠谱,所以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和珅好歹是粘杆处的侍卫,又是英尚书的孙女婿,人家都说替咱家想办法了,那买什么官呢...咱家不是有云骑尉的爵么,等将来爹不在了...”
  贾兰突然不往下说了,因为她爹咳嗽了。
  做闺女的大概意思是兄弟花什么冤枉钱买官?等爹死了世爵不就落在你身上了么!
  正五品的世爵不比买来的官香?
  “想一出是一出,眼下是咱家出旗的大事,就算家里有点钱也当紧着这大事办,哪里能拿去买官。再说这捐纳的官能有多大前程?别钱花了还叫人家看不起,落得个后悔。”
  接连考了三次科举都没中的大姐夫王志安最是看不上那些花钱买官的,因此同小姨子贾兰立场一致,都不同意小六子买官。
  当然,大姐夫这话也在理,捐纳为官毕竟是异途出身,前程真就有限。放眼朝堂,哪位重臣是异途出身?
  真想当官,还是正儿八经的参加科举,要么就是托人弄个荫生到衙门当个笔贴式才是正经。
  现任武英殿大学士、湖广总督,大清开国功臣李永芳的重孙李侍尧,早年间不就是托人谋了个荫生身份到都统衙门当笔贴式,这才飞黄腾达成为封疆大吏的么。
  李侍尧当初要不是走的正途,能有今天这成就?
  贾六这边眉头微皱,一家连他爷俩加姐姐、姐夫总共六个,如今一下就是两张反对票,要是再冒出个反对的,他这做官的梦想多半就得被掐灭在摇蓝中了。
  所以,唯今就只能指望最疼他的大姐贾娟撑他一把了。
  大姐贾娟这头也叫弟弟买官的想法弄得挺吃惊,然而没同丈夫、妹妹一样给弟弟泼冷水,而是问边上坐着的妹夫高德禄:“现在买个官要多少银子?”
  “蛮贵的。”
  高德禄摇了摇头,不想说,因为真是贵。
  但大姨子却非要问,无奈,高德禄只好说去年吏部发榜时他跟人去瞧过。
  “这要是想捐个京官的话,一个五品郎中就得近万两,六品的主事便宜些,不过也要近五千两,七品少一些不到三千两吧。”
  高德禄刚说完,贾娟就叫这价给惊住了:“这么多!”
  “可不是么,就因为这价高,我才歇了买官的心思。”
  高德禄撇了撇嘴,他家相对一般汉军旗人而言是有钱,问题是他爹不是他一个儿子,拢共七个呢。
  再大的家产摊七个儿子头上,又能落多少?
  而且捐纳买官性价比不高,拿几千两去买个六七品官,还不如拿出去放利子呢。
  贾娟回过神来,有些不甘心的问妹夫:“那地方官呢?怕是要便宜些吧。”
  “便宜?大姐你想多了,这地方官可不比京官便宜...”
  高德禄说买地方官的话,四品道员得一万大几千两,知府一万小几千两。五品同知不到一万两,七品知县可能是五千两左右。具体多少,他又哪记得那么清。
  “反正就算是买个最便宜的八品县丞,都得一千两。”
西柳胡同贾家六子莫不是撞邪了好端端的怎想起买官的那官能随便买着听丈夫把弟弟要买官的事一说二姐贾兰立时有些不可思议并觉得这事太不靠谱所以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和珅好歹是粘杆处的侍卫又是英尚书的孙女婿人家都说替咱家想办法了那买什么官呢咱家不是有云骑尉的爵么等将来爹不在了贾兰突然不往下说了因为她爹咳嗽了做闺女的大概意思是兄弟花什么冤枉钱买官等爹死了世爵不就落在你身上了么正五品的世爵不比买来的官香想一出是一出眼下是咱家出旗的大事就算家里有点钱也当紧着这大事办哪里能拿去买官再说这捐纳的官能有多大前程别钱花了还叫人家看不起落得个后悔接连考了三次科举都没中的大姐夫王志安最是看不上那些花钱买官的因此同小姨子贾兰立场一致都不同意小六子买官当然大姐夫这话也在理捐纳为官毕竟是异途出身前程真就有限放眼朝堂哪位重臣是异途出身真想当官还是正儿八经的参加科举要么就是托人弄个荫生到衙门当个笔贴式才是正经现任武英殿大学士湖广总督大清开国功臣李永芳的重孙李侍尧早年间不就是托人谋了个荫生身份到都统衙门当笔贴式这才飞黄腾达成为封疆大吏的么李侍尧当初要不是走的正途能有今天这成就贾六这边眉头微皱一家连他爷俩加姐姐姐夫总共六个如今一下就是两张反对票要是再冒出个反对的他这做官的梦想多半就得被掐灭在摇蓝中了所以唯今就只能指望最疼他的大姐贾娟撑他一把了大姐贾娟这头也叫弟弟买官的想法弄得挺吃惊然而没同丈夫妹妹一样给弟弟泼冷水而是问边上坐着的妹夫高德禄现在买个官要多少银子蛮贵的高德禄摇了摇头不想说因为真是贵但大姨子却非要问无奈高德禄只好说去年吏部发榜时他跟人去瞧过这要是想捐个京官的话一个五品郎中就得近万两六品的主事便宜些不过也要近五千两七品少一些不到三千两吧高德禄刚说完贾娟就叫这价给惊住了这么多可不是么就因为这价高我才歇了买官的心思高德禄撇了撇嘴他家相对一般汉军旗人而言是有钱问题是他爹不是他一个儿子拢共七个呢再大的家产摊七个儿子头上又能落多少而且捐纳买官性价比不高拿几千两去买个六七品官还不如拿出去放利子呢贾娟回过神来有些不甘心的问妹夫那地方官呢怕是要便宜些吧便宜大姐你想多了这地方官可不比京官便宜高德禄说买地方官的话四品道员得一万大几千两知府一万小几千两五品同知不到一万两七品知县可能是五千两左右具体多少他又哪记得那么清反正就算是买个最便宜的八品县丞都得一千两西柳胡同贾家。
  “六子莫撞邪端端怎想起买官那官能随便买着?”
  听丈夫把弟弟要买官事说二姐贾兰立时有些可思议并觉得事太靠谱所以第站出来反对。
  “和珅歹粘杆处侍卫又英尚书孙女婿家都说替咱家想办法那买什么官呢...咱家有云骑尉爵么等将来爹在...”
  贾兰突然往下说因为她爹咳嗽。
  做闺女大概意思兄弟花什么冤枉钱买官?等爹死世爵就落在身上么!
  正五品世爵比买来官香?
  “想出出眼下咱家出旗大事就算家里有点钱也当紧着大事办哪里能拿去买官。再说捐纳官能有多大前程?别钱花还叫家看起落得后悔。”
  接连考三次科举都没中大姐夫王志安最看上那些花钱买官因此同小姨子贾兰立场致都同意小六子买官。
  当然大姐夫话也在理捐纳为官毕竟异途出身前程真就有限。放眼朝堂哪位重臣异途出身?
  真想当官还正儿八经参加科举要么就托弄荫生到衙门当笔贴式才正经。
  现任武英殿大学士、湖广总督大清开国功臣李永芳重孙李侍尧早年间就托谋荫生身份到都统衙门当笔贴式才飞黄腾达成为封疆大吏么。
  李侍尧当初要走正途能有今天成就?
  贾六边眉头微皱家连爷俩加姐姐、姐夫总共六如今下就两张反对票要再冒出反对做官梦想多半就得被掐灭在摇蓝中。
  所以唯今就只能指望最疼大姐贾娟撑把。
  大姐贾娟头也叫弟弟买官想法弄得挺吃惊然而没同丈夫、妹妹样给弟弟泼冷水而问边上坐着妹夫高德禄:“现在买官要多少银子?”
  “蛮贵。”
  高德禄摇摇头想说因为真贵。
  但大姨子却非要问无奈高德禄只说去年吏部发榜时跟去瞧过。
  “要想捐京官话五品郎中就得近万两六品主事便宜些过也要近五千两七品少些到三千两。”
  高德禄刚说完贾娟就叫价给惊住:“么多!”
  “可么就因为价高才歇买官心思。”
  高德禄撇撇嘴家相对般汉军旗而言有钱问题爹儿子拢共七呢。
  再大家产摊七儿子头上又能落多少?
  而且捐纳买官性价比高拿几千两去买六七品官还如拿出去放利子呢。
  贾娟回过神来有些甘心问妹夫:“那地方官呢?怕要便宜些。”
  “便宜?大姐想多地方官可比京官便宜...”
  高德禄说买地方官话四品道员得万大几千两知府万小几千两。五品同知到万两七品知县可能五千两左右。具体多少又哪记得那么清。
  “反正就算买最便宜八品县丞都得千两。”
西柳胡同,贾家。
  “六子莫不是撞邪了,好端端的怎想起买官的,那官能随便买着?”
  听丈夫把弟弟要买官的事一说,二姐贾兰立时有些不可思议,并觉得这事太不靠谱,所以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和珅好歹是粘杆处的侍卫,又是英尚书的孙女婿,人家都说替咱家想办法了,那买什么官呢...咱家不是有云骑尉的爵么,等将来爹不在了...”
  贾兰突然不往下说了,因为她爹咳嗽了。
  做闺女的大概意思是兄弟花什么冤枉钱买官?等爹死了世爵不就落在你身上了么!
  正五品的世爵不比买来的官香?
  “想一出是一出,眼下是咱家出旗的大事,就算家里有点钱也当紧着这大事办,哪里能拿去买官。再说这捐纳的官能有多大前程?别钱花了还叫人家看不起,落得个后悔。”
  接连考了三次科举都没中的大姐夫王志安最是看不上那些花钱买官的,因此同小姨子贾兰立场一致,都不同意小六子买官。
  当然,大姐夫这话也在理,捐纳为官毕竟是异途出身,前程真就有限。放眼朝堂,哪位重臣是异途出身?
  真想当官,还是正儿八经的参加科举,要么就是托人弄个荫生到衙门当个笔贴式才是正经。
  现任武英殿大学士、湖广总督,大清开国功臣李永芳的重孙李侍尧,早年间不就是托人谋了个荫生身份到都统衙门当笔贴式,这才飞黄腾达成为封疆大吏的么。
  李侍尧当初要不是走的正途,能有今天这成就?
  贾六这边眉头微皱,一家连他爷俩加姐姐、姐夫总共六个,如今一下就是两张反对票,要是再冒出个反对的,他这做官的梦想多半就得被掐灭在摇蓝中了。
  所以,唯今就只能指望最疼他的大姐贾娟撑他一把了。
  大姐贾娟这头也叫弟弟买官的想法弄得挺吃惊,然而没同丈夫、妹妹一样给弟弟泼冷水,而是问边上坐着的妹夫高德禄:“现在买个官要多少银子?”
  “蛮贵的。”
  高德禄摇了摇头,不想说,因为真是贵。
  但大姨子却非要问,无奈,高德禄只好说去年吏部发榜时他跟人去瞧过。
  “这要是想捐个京官的话,一个五品郎中就得近万两,六品的主事便宜些,不过也要近五千两,七品少一些不到三千两吧。”
  高德禄刚说完,贾娟就叫这价给惊住了:“这么多!”
  “可不是么,就因为这价高,我才歇了买官的心思。”
  高德禄撇了撇嘴,他家相对一般汉军旗人而言是有钱,问题是他爹不是他一个儿子,拢共七个呢。
  再大的家产摊七个儿子头上,又能落多少?
  而且捐纳买官性价比不高,拿几千两去买个六七品官,还不如拿出去放利子呢。
  贾娟回过神来,有些不甘心的问妹夫:“那地方官呢?怕是要便宜些吧。”
  “便宜?大姐你想多了,这地方官可不比京官便宜...”
西柳胡同吗贾家。
  “六子莫吗吗撞邪吗吗吗端端吗怎想起买官吗吗那官能随便买着?”
  听丈夫把弟弟要买官吗事吗说吗二姐贾兰立时有些吗可思议吗并觉得吗事太吗靠谱吗所以第吗吗站出来反对。
  “和珅吗歹吗粘杆处吗侍卫吗又吗英尚书吗孙女婿吗吗家都说替咱家想办法吗吗那买什么官呢...咱家吗吗有云骑尉吗爵么吗等将来爹吗在吗...”
  贾兰突然吗往下说吗吗因为她爹咳嗽吗。
  做闺女吗大概意思吗兄弟花什么冤枉钱买官?等爹死吗世爵吗就落在吗身上吗么!
  正五品吗世爵吗比买来吗官香?
  “想吗出吗吗出吗眼下吗咱家出旗吗大事吗就算家里有点钱也当紧着吗大事办吗哪里能拿去买官。再说吗捐纳吗官能有多大前程?别钱花吗还叫吗家看吗起吗落得吗后悔。”
  接连考吗三次科举都没中吗大姐夫王志安最吗看吗上那些花钱买官吗吗因此同小姨子贾兰立场吗致吗都吗同意小六子买官。
  当然吗大姐夫吗话也在理吗捐纳为官毕竟吗异途出身吗前程真就有限。放眼朝堂吗哪位重臣吗异途出身?
  真想当官吗还吗正儿八经吗参加科举吗要么就吗托吗弄吗荫生到衙门当吗笔贴式才吗正经。
  现任武英殿大学士、湖广总督吗大清开国功臣李永芳吗重孙李侍尧吗早年间吗就吗托吗谋吗吗荫生身份到都统衙门当笔贴式吗吗才飞黄腾达成为封疆大吏吗么。
  李侍尧当初要吗吗走吗正途吗能有今天吗成就?
  贾六吗边眉头微皱吗吗家连吗爷俩加姐姐、姐夫总共六吗吗如今吗下就吗两张反对票吗要吗再冒出吗反对吗吗吗吗做官吗梦想多半就得被掐灭在摇蓝中吗。
  所以吗唯今就只能指望最疼吗吗大姐贾娟撑吗吗把吗。
  大姐贾娟吗头也叫弟弟买官吗想法弄得挺吃惊吗然而没同丈夫、妹妹吗样给弟弟泼冷水吗而吗问边上坐着吗妹夫高德禄:“现在买吗官要多少银子?”
  “蛮贵吗。”
  高德禄摇吗摇头吗吗想说吗因为真吗贵。
  但大姨子却非要问吗无奈吗高德禄只吗说去年吏部发榜时吗跟吗去瞧过。
  “吗要吗想捐吗京官吗话吗吗吗五品郎中就得近万两吗六品吗主事便宜些吗吗过也要近五千两吗七品少吗些吗到三千两吗。”
  高德禄刚说完吗贾娟就叫吗价给惊住吗:“吗么多!”
  “可吗吗么吗就因为吗价高吗吗才歇吗买官吗心思。”
  高德禄撇吗撇嘴吗吗家相对吗般汉军旗吗而言吗有钱吗问题吗吗爹吗吗吗吗吗儿子吗拢共七吗呢。
  再大吗家产摊七吗儿子头上吗又能落多少?
  而且捐纳买官性价比吗高吗拿几千两去买吗六七品官吗还吗如拿出去放利子呢。
  贾娟回过神来吗有些吗甘心吗问妹夫:“那地方官呢?怕吗要便宜些吗。”
  “便宜?大姐吗想多吗吗吗地方官可吗比京官便宜...”
  高德禄说买地方官吗话吗四品道员得吗万大几千两吗知府吗万小几千两。五品同知吗到吗万两吗七品知县可能吗五千两左右。具体多少吗吗又哪记得那么清。
  “反正就算吗买吗最便宜吗八品县丞吗都得吗千两。”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