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会当个好贪官

下载免费读
汉军旗人到底属汉人还是旗人?
  要是算汉人的话,何以在旗?
  要是旗人的话,何以现在要出为汉人?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矛盾的根源来自于清廷前后不一、卸磨杀驴的政策。
  但政策这东西,贾六同老爹、姐姐们没法讲。
  真要将清廷面临的财政困难,以及满洲高层永远不会松懈的“防汉”之心搁这大说一通,指不定一帮亲人们真会觉得他小六子鬼上身了。
  而且,有些话犯忌。
  所以,只能让他们自己实事求是的去想老贾家究竟算什么东西。
  反正,贾六认为老贾家不是东西。
  “我们家当然是旗人了,这都在旗一百年了,六子你脑子坏了问这个,成天到晚的想什么呢。”
  二姐贾兰没好气的看着弟弟,不知这小子抽的哪门子疯。
  还有,老太爷纵有一万个不好,别人能说他是贰臣,是汉奸,你个重孙子能说吗!
  贾六却是摇摇头,走到二姐贾兰面前,苦笑一声道:“二姐,要是没人帮咱们贾家说话,都统衙门一声令下,爹跟我还是旗人吗?”
  “这...”
汉军旗人到底属汉人还是旗人?
  要是算汉人的话,何以在旗?
  要是旗人的话,何以现在要出为汉人?
  这是一个矛盾的问题。
  矛盾的根源来自于清廷前后不一、卸磨杀驴的政策。
  但政策这东西,贾六同老爹、姐姐们没法讲。
  真要将清廷面临的财政困难,以及满洲高层永远不会松懈的“防汉”之心搁这大说一通,指不定一帮亲人们真会觉得他小六子鬼上身了。
  而且,有些话犯忌。
  所以,只能让他们自己实事求是的去想老贾家究竟算什么东西。
  反正,贾六认为老贾家不是东西。
  “我们家当然是旗人了,这都在旗一百年了,六子你脑子坏了问这个,成天到晚的想什么呢。”
  二姐贾兰没好气的看着弟弟,不知这小子抽的哪门子疯。
  还有,老太爷纵有一万个不好,别人能说他是贰臣,是汉奸,你个重孙子能说吗!
  贾六却是摇摇头,走到二姐贾兰面前,苦笑一声道:“二姐,要是没人帮咱们贾家说话,都统衙门一声令下,爹跟我还是旗人吗?”
  “这...”
  原本已经站起来的贾兰又坐了下去:是啊,要是出旗的事阻止不了,娘家哪还是什么旗人,不就是汉人么!
  “六子,出不出旗这事咱们先不说,但你千万不能也跟着说曾祖父是汉奸,这太不像话了....
  你要知道当年圣祖爷可是说过曾祖父为官悉心吏治,为民兴利,修文广德,实是本朝人杰。有圣祖爷这话在,谁敢说曾祖父是贰臣,是汉奸!”
  王志安对妻子曾祖父是不是汉奸贰臣还是很在意的,这要是外人说倒也罢了,不值得置那个气,可自家小舅子也一口一个汉奸的,着实有些来气。
  人可污,不可自污。
  对此,贾六再次摇头,看着一身迂腐气的大姐夫道:“大姐夫,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我们贾家就是汉人!老太爷当年也真个就是汉奸!要不然皇上吃饱了撑的给老太爷扣个汉奸贰臣的帽子?”
  “当年的事很复杂,一时半会跟你也说不清...”
  王志安倒是想替妻子曾祖正名,然而却是无从反驳。
  有些时候,道理未必就能解释得清。
  贾大全同高德禄没吱声,上午在和珅家对皇上为什么要修贰臣传,两人多少都听明白了。
  说白了,当今皇上是让贾家老太爷同秦桧一样衬托如岳飞般的明朝忠臣们,好让天下人知道忠君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为人所崇尚的。
  所以,皇帝定了性,这事昨说?
  “这些年,咱汉军八旗陆陆续续走了多少人,那些出旗的不都变成汉人了...我看用不了多久,咱整个汉军八旗怕是都叫朝廷给打发去做汉人喽。”
  贾六两手一摊,看着几位至亲。
  这个事实,不是你们抱头埋在被窝里装不知道就不存在的。
  贾家是汉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更是。
  贾大全终是坐不住了,瞪了儿子一眼,问道:“你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爹,我要当官,当大官!”
  贾六右拳在空中重重虚砸。
  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充分表达了他贾小六子的志向和抱负,并且给亲人们释放出关键信息——这个目标,一百年不变!
  贾大全愣了下,不以为然闷声道:“当官有啥好的?天天到衙门上值,没个闲功夫,大冬天的都得早早起来,干什么也不自在,犯了错还要挨上官的训、朝廷的罚,喝个花酒都有御史上折子弹劾,哪及得上在家自由的好...”
  这番言语让做儿子的贾六险些没呛着,强忍着骂娘的心思情绪激动道:“爹,你还不明白吗?只有当了官,儿子我才能替太爷平反啊!才能让人家不骂咱爷俩是汉奸之后啊!”
  “啥?你要给太爷平反?”
  贾大全没想到儿子一心当官竟是为了恢复老太爷的名誉,瞬间就觉自己这个孙子当真是白当了。
  好事,好事啊!
  这世上没人会不在乎祖上名誉,老太爷要不是给定成贰臣,那福长安会落井下石逼着他贾家出旗么?
  心中被儿子赤诚大孝感动的大全心头也是激动,然而冷静下来却否定了儿子的大孝。
  “你有这份心意爹知足了,可太爷这事是皇上给定的,就算你当了官也翻不过来。”
  说完,贾大全叹了一口气,天大地大皇上大,这天下谁能大得过皇上咧。
汉军旗到底属汉还旗?
  要算汉话何以在旗?
  要旗话何以现在要出为汉?
  矛盾问题。
  矛盾根源来自于清廷前后、卸磨杀驴政策。
  但政策东西贾六同老爹、姐姐们没法讲。
  真要将清廷面临财政困难以及满洲高层永远会松懈“防汉”之心搁大说通指定帮亲们真会觉得小六子鬼上身。
  而且有些话犯忌。
  所以只能让们自己实事求去想老贾家究竟算什么东西。
  反正贾六认为老贾家东西。
  “们家当然旗都在旗百年六子脑子坏问成天到晚想什么呢。”
  二姐贾兰没气看着弟弟知小子抽哪门子疯。
  还有老太爷纵有万别能说贰臣汉奸重孙子能说!
  贾六却摇摇头走到二姐贾兰面前苦笑声道:“二姐要没帮咱们贾家说话都统衙门声令下爹跟还旗?”
  “...”
  原本已经站起来贾兰又坐下去:啊要出旗事阻止娘家哪还什么旗就汉么!
  “六子出出旗事咱们先说但千万能也跟着说曾祖父汉奸太像话....
  要知道当年圣祖爷可说过曾祖父为官悉心吏治为民兴利修文广德实本朝杰。有圣祖爷话在谁敢说曾祖父贰臣汉奸!”
  王志安对妻子曾祖父汉奸贰臣还很在意要外说倒也罢值得置那气可自家小舅子也口汉奸着实有些来气。
  可污可自污。
  对此贾六再次摇头看着身迂腐气大姐夫道:“大姐夫就要自欺欺们贾家就汉!老太爷当年也真就汉奸!要然皇上吃饱撑给老太爷扣汉奸贰臣帽子?”
  “当年事很复杂时半会跟也说清...”
  王志安倒想替妻子曾祖正名然而却无从反驳。
  有些时候道理未必就能解释得清。
  贾大全同高德禄没吱声上午在和珅家对皇上为什么要修贰臣传两多少都听明白。
  说白当今皇上让贾家老太爷同秦桧样衬托如岳飞般明朝忠臣们让天下知道忠君管在什么时候都为所崇尚。
  所以皇帝定性事昨说?
  “些年咱汉军八旗陆陆续续走多少那些出旗都变成汉...看用多久咱整汉军八旗怕都叫朝廷给打发去做汉喽。”
  贾六两手摊看着几位至亲。
  事实们抱头埋在被窝里装知道就存在。
  贾家汉以前现在将来更。
  贾大全终坐住瞪儿子眼问道:“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爹要当官当大官!”
  贾六右拳在空中重重虚砸。
  动作气呵成绝拖泥带水充分表达贾小六子志向和抱负并且给亲们释放出关键信息——目标百年变!
  贾大全愣下以为然闷声道:“当官有啥?天天到衙门上值没闲功夫大冬天都得早早起来干什么也自在犯错还要挨上官训、朝廷罚喝花酒都有御史上折子弹劾哪及得上在家自由...”
  番言语让做儿子贾六险些没呛着强忍着骂娘心思情绪激动道:“爹还明白?只有当官儿子才能替太爷平反啊!才能让家骂咱爷俩汉奸之后啊!”
  “啥?要给太爷平反?”
  贾大全没想到儿子心当官竟为恢复老太爷名誉瞬间就觉自己孙子当真白当。
  事事啊!
  世上没会在乎祖上名誉老太爷要给定成贰臣那福长安会落井下石逼着贾家出旗么?
  心中被儿子赤诚大孝感动大全心头也激动然而冷静下来却否定儿子大孝。
  “有份心意爹知足可太爷事皇上给定就算当官也翻过来。”
  说完贾大全叹口气天大地大皇上大天下谁能大得过皇上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