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举国之力哄太后

下载免费读
贾中堂由衷感谢“无泪懒虫”同志,在中堂尚未发迹前就主动捐输纹银一千两,成为本作品继“小小霸王别鸡”后的第二位盟主大佬!
  .....
  深秋的北京,早晚都冻得很,尤其是黎明时分最是寒冷。
  这个点,任谁都想赖在被窝里不起来。
  除了要忙于生计的穷人(打工人),以及当官的。
  大清规定官员在衙门坐班时间是冬春为辰正(七点到九点),夏秋为卯正(5点至7点),所以即便眼下已经是深秋天冷得很,那些必须坐班的官员大多也要在寅时(三到四点)就得起床穿衣洗漱。
  家不能住在满城的汉官们有些更要在丑时(两点)就得起来,否则误了坐班时间,可是要被负责风纪纠察御史弹劾的。轻则罚俸入记考绩影响年终考评,重则都会因此而罢官。
  因此,贾六他爹贾大全说当官,尤其是当京官乃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没有道理的。
  刑部尚书兼办户部侍郎差的正黄旗满洲都统英廉就早早起了,今儿是他这位满尚书坐衙当班,因此万不能迟了。
  只是英廉毕竟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尽管身上穿得颇为暖和,但走出屋子那刻,那扑面而来的寒意还是让老人皱了皱眉,轻呼一口气缓了阵后方在下人搀扶下上了轿子,随后便往皇城方向而去。
  户部衙门在皇城内,过了大清门就是,紧挨着礼部和吏部。清承明制,六部九卿衙门大多是在原址办公。
  今儿是十三,不需朝会。
  即便上朝,大清同前朝也不一样,因为大清的皇帝一个月只需上三次朝即可,也就是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
  世祖那会,顺治爷一开始倒是勤于政事,要求文武百官每日都要入朝奏事。可时日一久顺治爷就吃不消了,觉得这天天上朝太繁也太累,便定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文武上朝奏事。其它二十七天,不必上朝。
贾中堂由衷感谢无泪懒虫同志在中堂尚未发迹前就主动捐输纹银一千两成为本作品继小小霸王别鸡后的第二位盟主大佬深秋的北京早晚都冻得很尤其是黎明时分最是寒冷这个点任谁都想赖在被窝里不起来除了要忙于生计的穷人打工人以及当官的大清规定官员在衙门坐班时间是冬春为辰正七点到九点夏秋为卯正点至点所以即便眼下已经是深秋天冷得很那些必须坐班的官员大多也要在寅时三到四点就得起床穿衣洗漱家不能住在满城的汉官们有些更要在丑时两点就得起来否则误了坐班时间可是要被负责风纪纠察御史弹劾的轻则罚俸入记考绩影响年终考评重则都会因此而罢官因此贾六他爹贾大全说当官尤其是当京官乃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没有道理的刑部尚书兼办户部侍郎差的正黄旗满洲都统英廉就早早起了今儿是他这位满尚书坐衙当班因此万不能迟了只是英廉毕竟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尽管身上穿得颇为暖和但走出屋子那刻那扑面而来的寒意还是让老人皱了皱眉轻呼一口气缓了阵后方在下人搀扶下上了轿子随后便往皇城方向而去户部衙门在皇城内过了大清门就是紧挨着礼部和吏部清承明制六部九卿衙门大多是在原址办公今儿是十三不需朝会即便上朝大清同前朝也不一样因为大清的皇帝一个月只需上三次朝即可也就是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世祖那会顺治爷一开始倒是勤于政事要求文武百官每日都要入朝奏事可时日一久顺治爷就吃不消了觉得这天天上朝太繁也太累便定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文武上朝奏事其它二十七天不必上朝前朝时皇帝但凡一天不上朝便要被骂说不勤政怠政懒政个个是昏君大清直接定下皇帝一月只上三次朝的制度朝堂内外包括民间无不称颂明君不过不上朝对皇帝是个解脱于百官而言却无多大实惠除内廷行走大小官员外凡满汉文武官均须于黎明前往衙门准点坐班满洲正黄旗分在德胜门也就是皇城的北面此地离皇城也是最近从英廉家到大清门不过一柱香时辰此时天仍黑的很路上前往衙门坐班的官员轿子很多也有品级不够坐轿的官员在摸黑走路临近各衙门所在的皇城能看到好多低品官员尾随可以提灯照明的王公大员轿子好像一条蜈蚣似的亦步亦趋没法子之前发生过因为天黑没有照明结果误入御河溺亡的事只是今日却是有些奇怪尚未到大清门时坐在轿中捧着暖手壶的英廉就觉得外面怎么突然就亮了并且人声鼎沸奇怪之余掀起轿帘一看眼前的一幕顿时让这位英中堂吃了一惊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大清门竟然一夜之间张灯结彩从上到下一排排的宫灯将大清门映得是金碧辉煌再看大清门通往宫城天安门明承天门的长道上竟然每隔数十步就搭建了一座戏台每两座戏台之间又建有牌楼一座两侧各大衙门口的净道上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若干游廊同样是张灯结彩一眼望不到头再看大清门外面的广场也是无数宫灯悬于半空原本空无一物的广场之上竟然凭空冒出许多松树来每棵树上都以丝绸彩带布置搭配四色宫灯看的让人是目瞪口呆同时也是豁然开朗贾中堂由衷感谢“无泪懒虫”同志在中堂尚未发迹前就主动捐输纹银千两成为本作品继“小小霸王别鸡”后第二位盟主大佬!
  .....
  深秋北京早晚都冻得很尤其黎明时分最寒冷。
  点任谁都想赖在被窝里起来。
  除要忙于生计穷(打工)以及当官。
  大清规定官员在衙门坐班时间冬春为辰正(七点到九点)夏秋为卯正(5点至7点)所以即便眼下已经深秋天冷得很那些必须坐班官员大多也要在寅时(三到四点)就得起床穿衣洗漱。
  家能住在满城汉官们有些更要在丑时(两点)就得起来否则误坐班时间可要被负责风纪纠察御史弹劾。轻则罚俸入记考绩影响年终考评重则都会因此而罢官。
  因此贾六爹贾大全说当官尤其当京官乃世间最痛苦事没有道理。
  刑部尚书兼办户部侍郎差正黄旗满洲都统英廉就早早起今儿位满尚书坐衙当班因此万能迟。
  只英廉毕竟六十六岁老尽管身上穿得颇为暖和但走出屋子那刻那扑面而来寒意还让老皱皱眉轻呼口气缓阵后方在下搀扶下上轿子随后便往皇城方向而去。
  户部衙门在皇城内过大清门就紧挨着礼部和吏部。清承明制六部九卿衙门大多在原址办公。
  今儿十三需朝会。
  即便上朝大清同前朝也样因为大清皇帝月只需上三次朝即可也就初五、十五、二十五三天。
  世祖那会顺治爷开始倒勤于政事要求文武百官每日都要入朝奏事。可时日久顺治爷就吃消觉得天天上朝太繁也太累便定初五、十五、二十五三天文武上朝奏事。其它二十七天必上朝。
  前朝时皇帝但凡天上朝便要被骂说勤政、怠政、懒政昏君。
  大清直接定下皇帝月只上三次朝制度朝堂内外包括民间无称颂明君。
  过上朝对皇帝解脱于百官而言却无多大实惠除内廷行走大小官员外凡满汉文武官均须于黎明前往衙门准点坐班。
  满洲正黄旗分在德胜门也就皇城北面此地离皇城也最近从英廉家到大清门过柱香时辰。
  此时天仍黑很路上前往衙门坐班官员轿子很多也有品级够坐轿官员在摸黑走路。
  临近各衙门所在皇城能看到多低品官员尾随可以提灯照明王公大员轿子像条蜈蚣似亦步亦趋。没法子之前发生过因为天黑没有照明结果误入御河溺亡事。
  只今日却有些奇怪尚未到大清门时坐在轿中捧着暖手壶英廉就觉得外面怎么突然就亮并且声鼎沸奇怪之余掀起轿帘看眼前幕顿时让位英中堂吃惊。
  只见原本漆黑片大清门竟然夜之间张灯结彩从上到下排排宫灯将大清门映得金碧辉煌。
  再看大清门通往宫城天安门(明承天门)长道上竟然每隔数十步就搭建座戏台每两座戏台之间又建有牌楼座。两侧各大衙门口净道上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若干游廊同样张灯结彩眼望到头。
  再看大清门外面广场也无数宫灯悬于半空。原本空无物广场之上竟然凭空冒出许多松树来每棵树上都以丝绸彩带布置搭配四色宫灯看让目瞪口呆同时也豁然开朗。
贾中堂由衷感谢“无泪懒虫”同志,在中堂尚未发迹前就主动捐输纹银一千两,成为本作品继“小小霸王别鸡”后的第二位盟主大佬!
  .....
  深秋的北京,早晚都冻得很,尤其是黎明时分最是寒冷。
  这个点,任谁都想赖在被窝里不起来。
  除了要忙于生计的穷人(打工人),以及当官的。
  大清规定官员在衙门坐班时间是冬春为辰正(七点到九点),夏秋为卯正(5点至7点),所以即便眼下已经是深秋天冷得很,那些必须坐班的官员大多也要在寅时(三到四点)就得起床穿衣洗漱。
  家不能住在满城的汉官们有些更要在丑时(两点)就得起来,否则误了坐班时间,可是要被负责风纪纠察御史弹劾的。轻则罚俸入记考绩影响年终考评,重则都会因此而罢官。
  因此,贾六他爹贾大全说当官,尤其是当京官乃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没有道理的。
  刑部尚书兼办户部侍郎差的正黄旗满洲都统英廉就早早起了,今儿是他这位满尚书坐衙当班,因此万不能迟了。
  只是英廉毕竟是六十六岁的老人了,尽管身上穿得颇为暖和,但走出屋子那刻,那扑面而来的寒意还是让老人皱了皱眉,轻呼一口气缓了阵后方在下人搀扶下上了轿子,随后便往皇城方向而去。
  户部衙门在皇城内,过了大清门就是,紧挨着礼部和吏部。清承明制,六部九卿衙门大多是在原址办公。
  今儿是十三,不需朝会。
  即便上朝,大清同前朝也不一样,因为大清的皇帝一个月只需上三次朝即可,也就是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
  世祖那会,顺治爷一开始倒是勤于政事,要求文武百官每日都要入朝奏事。可时日一久顺治爷就吃不消了,觉得这天天上朝太繁也太累,便定初五、十五、二十五这三天文武上朝奏事。其它二十七天,不必上朝。
  前朝时,皇帝但凡一天不上朝便要被骂,说不勤政、怠政、懒政,个个是昏君。
  大清直接定下皇帝一月只上三次朝的制度,朝堂内外包括民间,无不称颂明君。
  不过不上朝对皇帝是个解脱,于百官而言却无多大实惠,除内廷行走大小官员外,凡满汉文武官均须于黎明前往衙门准点坐班。
  满洲正黄旗分在德胜门,也就是皇城的北面,此地离皇城也是最近,从英廉家到大清门不过一柱香时辰。
  此时天仍黑的很,路上前往衙门坐班的官员轿子很多,也有品级不够坐轿的官员在摸黑走路。
  临近各衙门所在的皇城,能看到好多低品官员尾随可以提灯照明的王公大员轿子,好像一条蜈蚣似的亦步亦趋。没法子,之前发生过因为天黑没有照明,结果误入御河溺亡的事。
  只是今日却是有些奇怪,尚未到大清门时,坐在轿中捧着暖手壶的英廉就觉得外面怎么突然就亮了,并且人声鼎沸,奇怪之余掀起轿帘一看,眼前的一幕顿时让这位英中堂吃了一惊。
  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大清门竟然一夜之间张灯结彩,从上到下一排排的宫灯将大清门映得是金碧辉煌。
  再看大清门通往宫城天安门(明承天门)的长道上,竟然每隔数十步就搭建了一座戏台,每两座戏台之间又建有牌楼一座。两侧各大衙门口的净道上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若干游廊,同样是张灯结彩,一眼望不到头。
  再看大清门外面的广场,也是无数宫灯悬于半空。原本空无一物的广场之上竟然凭空冒出许多松树来,每棵树上都以丝绸彩带布置,搭配四色宫灯,看的让人是目瞪口呆,同时也是豁然开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