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一章 能上能下好六子 大结局

下载免费读
昔年的革命叛徒,今日的维新大臣梵校长,对于六皇帝只能聊表心意,在自己职权范围以内给予最大的照顾。
  
  操场上的几百犯事学员此时却跟二踢脚丢进粪坑一样炸了。
  
  “下来了?真下来了!”
  
  “怎么下来的?腐败了?”
  
  “兵变了?”
  
  “被议会弹劾了?”
  
  “开会时被人弄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
  
  “我早说过鬼子六跟咱们当官的做对是倒行逆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你们看,这不报应来了!”
  
  “......”
  
  操场上“嗡嗡”一片,鬼子六下来的消息在人群中不断传播,不断放大,导致的舆论后果不亚于一场地震或一轮海啸。
  
  “他娘的,都下来了我还跪个球啊!”
  
  人群纷纷起身,很快,那些原本射向贾六的敬重目光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先是活该,再是鄙视,继而就是一双双跟你好好算账的眼神。
  
  贾六撇了撇嘴,知道这会他不适宜再留在公众场合,因为这样会导致群体性的不可控事件。
  
  便问梵校长他住哪,梵校长刚要开口,人群中突然有人炸喝一声:“报告政府!”
  
  声音很熟悉,不是那前番获罪学习的山东巡抚国泰又是哪个。
  
  立即有学校教导人员出面询问国泰:“什么事?”
  
  “报告政府!”
  
  剃了个小平头的国泰气鼓鼓从人群中走出,愤愤不平的看着提桶拎包望着他的贾六大声道:
  
  “我是第九十八小队的小队长国泰,现请求政府将学员608编入本小队,我将以小队长身份全程督促该学员积极学习,认真劳动,熟背学规学歌...”
  
  话还没说呢,那边又有学员举手报告,也是强烈要求将学员608编入他小队中的。
  
  贾六定睛一瞧,好家伙,这不是前陕西巡抚、布政使毕沅么。
  
  再瞧毕沅报告时那眼神老是盯着自个臀部看,让贾六没来由的紧了一紧。
  
  不用问,“宁高学”这几百名被贾六“迫害”的学员们开始清算他了。
  
  虽然现在这帮人无法走出这个名为学校实为监狱的所在,但打击报复是避免不了的。
  
  普通犯人进号子还讲究做规矩嘛。
  
  再者,痛打落水狗可是中国官场常态。
  
  更多的学员站了出来,包括前两广总督李仕尧,云贵总督鄂宁。
  
  高潮在前军机大臣梁国治的喝喊声中到来。
  
  “诸位,鬼子六都下了台,这中华帝国是不是亡了?”
  
  梁国治一言惊醒众人,前乾隆朝军机大臣索琳忍不住一个哆嗦,激动道:“维新伪朝亡了,大清又回来了!”
  
  “大清回来了,乾隆爷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梁军机的切入点让数百被鬼子六打压陷害入狱的诸多学员集体失控,有激动愤怒者在集体情绪的引领下开始冲击警戒线,试图将那个篡位夺权,残酷迫害他们的鬼子六拉到人群中狠狠殴打之。
  
  不这样做,无法表达他们对大清的怀念。
  
  大清,对于在场的学员而言,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时代啊。
  
  “保安,保安!”
  
  梵校长赶紧让学校的安保人员介入,强行阻止了学员对前皇帝陛下的冲击。
  
  “诸位,你们不能这样对皇上!皇上再怎么不好,对你们却是仁至义尽的!...”
  
  梵伟仍习惯性的使用敬称,劝说学员们冷静,如果对皇上有意见可以用公开讨论的方式进行批评,而不是用这种不理智的手段。
  
  “嘛?还皇上?”
  
  老纪大烟袋虚空一指,气极败坏:“什么狗屁皇上,他鬼子六已经下台了,下台了!”
  
  “对,他下台了,大伙不必怕他!”
  
  老奎不知道是恨六子把自己弄来宁古塔,还是恨六子经常私通他老婆,反正横竖要给六子一个下马威。
  
  “打他!”
  
  人群再次活跃起来,不断冲击警戒线。
  
  梵伟担心出事,正要让人护送前陛下到安全屋时,前陛下却突然将手中的小桶和学员服装放在地上,望着群情汹涌的学员人群,微叹一声,然后对着气鼓鼓指着自己的纪昀说道:“老纪,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
  
  老纪心中窝着的火气让他无法冷静,保持最基本的理智。
  
  “我知道你老纪恨我,但是你不能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啊,”
  
  贾六挤出一点笑容:“我是下来了,但你能不能问一问谁上去了。”
  
  “嗯?”
  
  老纪一个激灵,“谁上去了?”
  
  “我儿子克清监国。”
昔年的革命叛徒今日的维新大臣梵校长对于六皇帝只能聊表心意在自己职权范围以内给予最大的照顾操场上的几百犯事学员此时却跟二踢脚丢进粪坑一样炸了下来了真下来了怎么下来的腐败了兵变了被议会弹劾了开会时被人弄了真是老天有眼啊我早说过鬼子六跟咱们当官的做对是倒行逆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你们看这不报应来了操场上嗡嗡一片鬼子六下来的消息在人群中不断传播不断放大导致的舆论后果不亚于一场地震或一轮海啸他娘的都下来了我还跪个球啊人群纷纷起身很快那些原本射向贾六的敬重目光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先是活该再是鄙视继而就是一双双跟你好好算账的眼神贾六撇了撇嘴知道这会他不适宜再留在公众场合因为这样会导致群体性的不可控事件便问梵校长他住哪梵校长刚要开口人群中突然有人炸喝一声报告政府声音很熟悉不是那前番获罪学习的山东巡抚国泰又是哪个立即有学校教导人员出面询问国泰什么事报告政府剃了个小平头的国泰气鼓鼓从人群中走出愤愤不平的看着提桶拎包望着他的贾六大声道我是第九十八小队的小队长国泰现请求政府将学员编入本小队我将以小队长身份全程督促该学员积极学习认真劳动熟背学规学歌话还没说呢那边又有学员举手报告也是强烈要求将学员编入他小队中的贾六定睛一瞧好家伙这不是前陕西巡抚布政使毕沅么再瞧毕沅报告时那眼神老是盯着自个臀部看让贾六没来由的紧了一紧不用问宁高学这几百名被贾六迫害的学员们开始清算他了虽然现在这帮人无法走出这个名为学校实为监狱的所在但打击报复是避免不了的普通犯人进号子还讲究做规矩嘛再者痛打落水狗可是中国官场常态更多的学员站了出来包括前两广总督李仕尧云贵总督鄂宁高潮在前军机大臣梁国治的喝喊声中到来诸位鬼子六都下了台这中华帝国是不是亡了梁国治一言惊醒众人前乾隆朝军机大臣索琳忍不住一个哆嗦激动道维新伪朝亡了大清又回来了大清回来了乾隆爷回来了我们有救了梁军机的切入点让数百被鬼子六打压陷害入狱的诸多学员集体失控有激动愤怒者在集体情绪的引领下开始冲击警戒线试图将那个篡位夺权残酷迫害他们的鬼子六拉到人群中狠狠殴打之不这样做无法表达他们对大清的怀念大清对于在场的学员而言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时代啊保安保安梵校长赶紧让学校的安保人员介入强行阻止了学员对前皇帝陛下的冲击诸位你们不能这样对皇上皇上再怎么不好对你们却是仁至义尽的梵伟仍习惯性的使用敬称劝说学员们冷静如果对皇上有意见可以用公开讨论的方式进行批评而不是用这种不理智的手段嘛还皇上老纪大烟袋虚空一指气极败坏什么狗屁皇上他鬼子六已经下台了下台了对他下台了大伙不必怕他老奎不知道是恨六子把自己弄来宁古塔还是恨六子经常私通他老婆反正横竖要给六子一个下马威打他人群再次活跃起来不断冲击警戒线梵伟担心出事正要让人护送前陛下到安全屋时前陛下却突然将手中的小桶和学员服装放在地上望着群情汹涌的学员人群微叹一声然后对着气鼓鼓指着自己的纪昀说道老纪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什么事老纪心中窝着的火气让他无法冷静保持最基本的理智我知道你老纪恨我但是你不能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啊贾六挤出一点笑容我是下来了但你能不能问一问谁上去了嗯老纪一个激灵谁上去了我儿子克清监国喔老纪手中的烟袋一滞继而叭的一声烟袋竟被生生掰断是老纪的洪荒之力短短一个呼吸后老纪突然反手给了边上叫嚷要斗皇帝的国泰一个巴掌骂道混账我就知道你国泰脑后长反骨从来没有真心效忠过皇上果不其然你国泰的真面目暴露出来了吧这一巴掌把国泰打得有点晕头转向捂着脸不明所以时就见老纪撅着屁股毕恭毕敬的走到鬼子六面前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再次抬头时脸上已经赫然出现血写的忠诚二字铁骨铮铮道臣就知道皇上这次下来绝对不简单所以臣特意配合皇上果然将这些人的真面目都引了出来昔年的革命叛徒,今日的维新大臣梵校长,对于六皇帝只能聊表心意,在自己职权范围以内给予最大的照顾。
  
  操场上的几百犯事学员此时却跟二踢脚丢进粪坑一样炸了。
  
  “下来了?真下来了!”
  
  “怎么下来的?腐败了?”
  
  “兵变了?”
  
  “被议会弹劾了?”
  
  “开会时被人弄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
  
  “我早说过鬼子六跟咱们当官的做对是倒行逆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你们看,这不报应来了!”
  
  “......”
  
  操场上“嗡嗡”一片,鬼子六下来的消息在人群中不断传播,不断放大,导致的舆论后果不亚于一场地震或一轮海啸。
  
  “他娘的,都下来了我还跪个球啊!”
  
  人群纷纷起身,很快,那些原本射向贾六的敬重目光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先是活该,再是鄙视,继而就是一双双跟你好好算账的眼神。
  
  贾六撇了撇嘴,知道这会他不适宜再留在公众场合,因为这样会导致群体性的不可控事件。
  
  便问梵校长他住哪,梵校长刚要开口,人群中突然有人炸喝一声:“报告政府!”
  
  声音很熟悉,不是那前番获罪学习的山东巡抚国泰又是哪个。
  
  立即有学校教导人员出面询问国泰:“什么事?”
  
  “报告政府!”
  
  剃了个小平头的国泰气鼓鼓从人群中走出,愤愤不平的看着提桶拎包望着他的贾六大声道:
  
  “我是第九十八小队的小队长国泰,现请求政府将学员608编入本小队,我将以小队长身份全程督促该学员积极学习,认真劳动,熟背学规学歌...”
  
  话还没说呢,那边又有学员举手报告,也是强烈要求将学员608编入他小队中的。
  
  贾六定睛一瞧,好家伙,这不是前陕西巡抚、布政使毕沅么。
  
  再瞧毕沅报告时那眼神老是盯着自个臀部看,让贾六没来由的紧了一紧。
  
  不用问,“宁高学”这几百名被贾六“迫害”的学员们开始清算他了。
  
  虽然现在这帮人无法走出这个名为学校实为监狱的所在,但打击报复是避免不了的。
  
  普通犯人进号子还讲究做规矩嘛。
  
  再者,痛打落水狗可是中国官场常态。
  
  更多的学员站了出来,包括前两广总督李仕尧,云贵总督鄂宁。
  
  高潮在前军机大臣梁国治的喝喊声中到来。
  
  “诸位,鬼子六都下了台,这中华帝国是不是亡了?”
  
  梁国治一言惊醒众人,前乾隆朝军机大臣索琳忍不住一个哆嗦,激动道:“维新伪朝亡了,大清又回来了!”
  
  “大清回来了,乾隆爷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梁军机的切入点让数百被鬼子六打压陷害入狱的诸多学员集体失控,有激动愤怒者在集体情绪的引领下开始冲击警戒线,试图将那个篡位夺权,残酷迫害他们的鬼子六拉到人群中狠狠殴打之。
  
  不这样做,无法表达他们对大清的怀念。
  
  大清,对于在场的学员而言,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时代啊。
  
  “保安,保安!”
  
  梵校长赶紧让学校的安保人员介入,强行阻止了学员对前皇帝陛下的冲击。
  
  “诸位,你们不能这样对皇上!皇上再怎么不好,对你们却是仁至义尽的!...”
  
  梵伟仍习惯性的使用敬称,劝说学员们冷静,如果对皇上有意见可以用公开讨论的方式进行批评,而不是用这种不理智的手段。
  
  “嘛?还皇上?”
  
  老纪大烟袋虚空一指,气极败坏:“什么狗屁皇上,他鬼子六已经下台了,下台了!”
  
  “对,他下台了,大伙不必怕他!”
  
  老奎不知道是恨六子把自己弄来宁古塔,还是恨六子经常私通他老婆,反正横竖要给六子一个下马威。
  
  “打他!”
  
  人群再次活跃起来,不断冲击警戒线。
  
  梵伟担心出事,正要让人护送前陛下到安全屋时,前陛下却突然将手中的小桶和学员服装放在地上,望着群情汹涌的学员人群,微叹一声,然后对着气鼓鼓指着自己的纪昀说道:“老纪,你的心情我十分理解,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
  
  老纪心中窝着的火气让他无法冷静,保持最基本的理智。
  
  “我知道你老纪恨我,但是你不能让仇恨蒙蔽了你的双眼啊,”
  
  贾六挤出一点笑容:“我是下来了,但你能不能问一问谁上去了。”
  
  “嗯?”
  
  老纪一个激灵,“谁上去了?”
  
  “我儿子克清监国。”
  
  “喔?”
  
  老纪手中的烟袋一滞,继而“叭”的一声,烟袋竟被生生掰断。
  
  是老纪的洪荒之力!
  
  短短一个呼吸后,老纪突然反手给了边上叫嚷要斗皇帝的国泰一个巴掌,骂道:“混账!我就知道你国泰脑后长反骨,从来没有真心效忠过皇上,果不其然,你国泰的真面目暴露出来了吧!”
  
  这一巴掌把国泰打得有点晕头转向。
  
  捂着脸不明所以时,就见老纪撅着屁股毕恭毕敬的走到鬼子六面前来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再次抬头时脸上已经赫然出现血写的“忠诚”二字,铁骨铮铮道:
  
  “臣就知道皇上这次下来绝对不简单,所以臣特意配合皇上,果然将这些人的真面目都引了出来!”
昔年的革命叛徒,今日的维新大臣梵校长,对于六皇帝只能聊表心意,在自己职权范围以内给予最大的照顾。
  
  操场上的几百犯事学员此时却跟二踢脚丢进粪坑一样炸了。
  
  “下来了?真下来了!”
  
  “怎么下来的?腐败了?”
  
  “兵变了?”
  
  “被议会弹劾了?”
  
  “开会时被人弄了?”
  
  “真是老天有眼啊!”
  
  “我早说过鬼子六跟咱们当官的做对是倒行逆施,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你们看,这不报应来了!”
  
  “......”
  
  操场上“嗡嗡”一片,鬼子六下来的消息在人群中不断传播,不断放大,导致的舆论后果不亚于一场地震或一轮海啸。
  
  “他娘的,都下来了我还跪个球啊!”
  
  人群纷纷起身,很快,那些原本射向贾六的敬重目光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先是活该,再是鄙视,继而就是一双双跟你好好算账的眼神。
  
  贾六撇了撇嘴,知道这会他不适宜再留在公众场合,因为这样会导致群体性的不可控事件。
  
  便问梵校长他住哪,梵校长刚要开口,人群中突然有人炸喝一声:“报告政府!”
  
  声音很熟悉,不是那前番获罪学习的山东巡抚国泰又是哪个。
  
  立即有学校教导人员出面询问国泰:“什么事?”
  
  “报告政府!”
  
  剃了个小平头的国泰气鼓鼓从人群中走出,愤愤不平的看着提桶拎包望着他的贾六大声道:
  
  “我是第九十八小队的小队长国泰,现请求政府将学员608编入本小队,我将以小队长身份全程督促该学员积极学习,认真劳动,熟背学规学歌...”
  
  话还没说呢,那边又有学员举手报告,也是强烈要求将学员608编入他小队中的。
  
  贾六定睛一瞧,好家伙,这不是前陕西巡抚、布政使毕沅么。
  
  再瞧毕沅报告时那眼神老是盯着自个臀部看,让贾六没来由的紧了一紧。
  
  不用问,“宁高学”这几百名被贾六“迫害”的学员们开始清算他了。
  
  虽然现在这帮人无法走出这个名为学校实为监狱的所在,但打击报复是避免不了的。
  
  普通犯人进号子还讲究做规矩嘛。
  
  再者,痛打落水狗可是中国官场常态。
  
  更多的学员站了出来,包括前两广总督李仕尧,云贵总督鄂宁。
  
  高潮在前军机大臣梁国治的喝喊声中到来。
  
  “诸位,鬼子六都下了台,这中华帝国是不是亡了?”
  
  梁国治一言惊醒众人,前乾隆朝军机大臣索琳忍不住一个哆嗦,激动道:“维新伪朝亡了,大清又回来了!”
  
  “大清回来了,乾隆爷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梁军机的切入点让数百被鬼子六打压陷害入狱的诸多学员集体失控,有激动愤怒者在集体情绪的引领下开始冲击警戒线,试图将那个篡位夺权,残酷迫害他们的鬼子六拉到人群中狠狠殴打之。
  
  不这样做,无法表达他们对大清的怀念。
  
  大清,对于在场的学员而言,那是多么美好的一个时代啊。
  
  “保安,保安!”
  
  梵校长赶紧让学校的安保人员介入,强行阻止了学员对前皇帝陛下的冲击。
  
  “诸位,你们不能这样对皇上!皇上再怎么不好,对你们却是仁至义尽的!...”
  
  梵伟仍习惯性的使用敬称,劝说学员们冷静,如果对皇上有意见可以用公开讨论的方式进行批评,而不是用这种不理智的手段。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