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友哈的谋划

下载免费读
“你能看见未来?你的圣文字是F?”
  黑崎一护的步伐在上百个方位留下痕迹,高速移动的身形让他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斯沃德的目光似乎含着笑意,他用黑崎一护常说的台词来回答黑崎一护,颇有一些戏弄的味道。
  “别想蒙混过关,你的圣文字包括看见未来!”
  黑崎一护面色冷肃,三支大型神圣灭矢将哈斯沃德封锁,充斥着灵力的巨箭犹如天外彗星,震荡着四周的空间。
  哈斯沃德挑了一朵剑花,信手拈来一样打散了神圣箭矢。
  “只要从敌人的口中确认圣文字的情报,你就能免疫圣文字的力量。”
  他不承认,却直白地说出了黑崎一护隐藏至今才暴露的圣文字能力,也算是侧面回答了黑崎一护的问题。
  黑崎一护感到很糟糕,哈斯沃德的实力比他估计中的更加强大。
你能看见未来你的圣文字是黑崎一护的步伐在上百个方位留下痕迹高速移动的身形让他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哈斯沃德的目光似乎含着笑意他用黑崎一护常说的台词来回答黑崎一护颇有一些戏弄的味道别想蒙混过关你的圣文字包括看见未来黑崎一护面色冷肃三支大型神圣灭矢将哈斯沃德封锁充斥着灵力的巨箭犹如天外彗星震荡着四周的空间哈斯沃德挑了一朵剑花信手拈来一样打散了神圣箭矢只要从敌人的口中确认圣文字的情报你就能免疫圣文字的力量他不承认却直白地说出了黑崎一护隐藏至今才暴露的圣文字能力也算是侧面回答了黑崎一护的问题黑崎一护感到很糟糕哈斯沃德的实力比他估计中的更加强大灵压远胜于其他灭却师圣文字也克制住了他的圣文字似乎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常态的战斗根本胜不过哈斯沃德赢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赌上性命以伤换伤以命换命黑崎一护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然而哈斯沃德也一点也不忌讳于这种战术漆黑的刀隔断生命的吐息纯白的剑洞穿灵魂的奔流灵子溃散而又重聚大地裂开宫殿倒塌天空在风暴中悲鸣世界被剑压撼动无形帝国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动荡舍弃了防御的全力进攻两者采取了同样的战术冷酷的面孔相互对视血液从额头流下还未模糊了视线就蒸发成了气态刀剑相撞的每一次剑压的余波会荡平四面八方的建筑身体的伤痛刺激着体内的灵子最高效的打击也不曾受到影响混杂着血气的风波在银架城化作废墟之后平息下来黑崎一护和哈斯沃德俯身蹲在高地起伏的破败大地无言地凝视对方沉重的身体麻木的四肢冰冷的血液僵硬的大脑严重的伤势让两人都无法立刻继续战斗不过灭却师从不畏惧伤残黑崎一护使用了乱装天傀将无数被缝合成线状的灵子捆接续到无法动弹的部位把自己当成傀儡来操作黑崎一护强迫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嘭下一刻黑崎一护的身体炸开了天亮了这一战该结束了哈斯沃德把投往王座的视线收回王座和囚房是仅存的建筑物黑崎一护看向哈斯沃德但是破裂的眼球什么也看不清积压的伤势让他的身体变成了摔碎的陶瓷玩偶我的圣文字是世界协调哈斯沃德站起身来身材高挑挺拔并且没有任何的伤势通过将在制定范围内的不幸分配给幸运者来维持世界的协调同时还能把发生在身上的不幸用这面替身之盾挡下哈斯沃德右手持盾左手持剑毫无保留地说明了他的圣文字战斗已经结束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简单来说你给予我身体创伤的这份幸运将会变成等量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给予我身上的不幸将会转移到这面盾上然后变成更大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哈斯沃德还是受到了占据上风必解说的世界规则影响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地面猛地一震简直就像是高烈度的大地震一样让哈斯沃德的身体都晃了晃哈斯沃德的表情严肃起来空间的震动发生了什么因为已经到了白天全知全能之力从他的体内离开哈斯沃德无法确认现状但是他能判断出方才的震动不止是地震因为天空也在震动就像是有敌人从外面攻击无形帝国但是存在于影子里面的无形帝国哈斯沃德不觉得有什么人能破坏陛下这时哈斯沃德的目光被王座吸引漆黑的身影从王座走了出来站在距离天空最高的地方以天神的姿态俯视着众生重伤的灭却师们纷纷使用乱装天傀操作自己的身躯向苏醒的灭却师之王行礼无形帝国的主宰者以漠然的态度注视着自己的后裔和臣民灭却师们感到胆寒败者死刑是无形帝国的法律不过灭却师之王没有多加关注这些战败的灭却师他的目光转向黑崎一护诞生于黑暗的吾儿啊你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友哈巴赫用低沉而又神圣的声音向黑崎一护说道哈斯沃德露出诧异的表情众多灭却师也格外惊讶灭却师之王虽然是灭却师的祖先但他并不是会轻易把灭却师视为儿女的人你在说什么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存在伤口的男人像一棵挺拔的苍松那样顽强地站直了身体在他又要因为伤势倒下去的时候他的手中多出了一人高的弓黑色的巨弓插在面前的地面他的双手分别握住弓身和弓弦弦在颤动灵子向灵弓聚集这是攻击的前兆哈斯沃德看向黑崎一护目光闪过一丝凝重黑崎一护的命太硬了双倍的致命伤也没有将他杀死灭却师死神完现术者共同适应的法则不能杀死我的会让我变得更强没错经过刚才的那场战斗黑崎一护的灵压更强了纵然是处于重伤垂死的境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压也比战斗开始的时候强了两成不要那么着急你早晚都会被我吞噬但是若那么快就死掉岂不是太无趣了友哈巴赫的话语充斥着唯我独尊的霸道黑崎一护将灵弓拉开了一半断裂的手筋和骨头让他难以更进一步你认为我是花费了多少时间和奇迹才把你创造出来不要轻视自己的生命你的身体你的生命你的力量并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一护你在说什么“你能看见未来?你的圣文字是F?”
  黑崎一护的步伐在上百个方位留下痕迹,高速移动的身形让他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斯沃德的目光似乎含着笑意,他用黑崎一护常说的台词来回答黑崎一护,颇有一些戏弄的味道。
  “别想蒙混过关,你的圣文字包括看见未来!”
  黑崎一护面色冷肃,三支大型神圣灭矢将哈斯沃德封锁,充斥着灵力的巨箭犹如天外彗星,震荡着四周的空间。
  哈斯沃德挑了一朵剑花,信手拈来一样打散了神圣箭矢。
  “只要从敌人的口中确认圣文字的情报,你就能免疫圣文字的力量。”
  他不承认,却直白地说出了黑崎一护隐藏至今才暴露的圣文字能力,也算是侧面回答了黑崎一护的问题。
  黑崎一护感到很糟糕,哈斯沃德的实力比他估计中的更加强大。
  灵压远胜于其他灭却师,圣文字也克制住了他的圣文字,似乎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常态的战斗,根本胜不过哈斯沃德。
  赢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赌上性命!
  以伤换伤,以命换命,黑崎一护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然而,哈斯沃德也一点也不忌讳于这种战术。
  漆黑的刀隔断生命的吐息,纯白的剑洞穿灵魂的奔流,灵子溃散而又重聚,大地裂开,宫殿倒塌,天空在风暴中悲鸣,世界被剑压撼动,无形帝国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动荡。
  舍弃了防御的全力进攻,两者采取了同样的战术,冷酷的面孔相互对视,血液从额头流下,还未模糊了视线就蒸发成了气态,刀剑相撞的每一次,剑压的余波会荡平四面八方的建筑,身体的伤痛刺激着体内的灵子,最高效的打击也不曾受到影响。
  混杂着血气的风波在银架城化作废墟之后平息下来,黑崎一护和哈斯沃德俯身蹲在高地起伏的破败大地,无言地凝视对方。
  沉重的身体,麻木的四肢,冰冷的血液,僵硬的大脑,严重的伤势让两人都无法立刻继续战斗。
  不过,灭却师从不畏惧伤残。
  黑崎一护使用了乱装天傀。
  将无数被缝合成线状的灵子捆接续到无法动弹的部位,把自己当成傀儡来操作。
  黑崎一护强迫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嘭!”
  下一刻,黑崎一护的身体炸开了。
  “天亮了,这一战该结束了。”
  哈斯沃德把投往王座的视线收回,王座和囚房,是仅存的建筑物。
  黑崎一护看向哈斯沃德,但是破裂的眼球什么也看不清,积压的伤势让他的身体变成了摔碎的陶瓷玩偶。
  “我的圣文字是B,世界协调。”
  哈斯沃德站起身来,身材高挑挺拔,并且没有任何的伤势。
  “通过将在制定范围内的不幸分配给幸运者,来维持世界的协调,同时,还能把发生在身上的不幸,用这面替身之盾挡下。”
  哈斯沃德右手持盾,左手持剑,毫无保留地说明了他的圣文字。
  战斗已经结束,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简单来说,你给予我身体创伤的这份幸运,将会变成等量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给予我身上的不幸,将会转移到这面盾上,然后变成更大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
  哈斯沃德还是受到了占据上风必解说的世界规则影响。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地面猛地一震,简直就像是高烈度的大地震一样,让哈斯沃德的身体都晃了晃。
  哈斯沃德的表情严肃起来。
  “空间的震动……发生了什么?”
  因为已经到了白天,全知全能之力从他的体内离开,哈斯沃德无法确认现状。
  但是,他能判断出,方才的震动不止是地震,因为天空也在震动。
  就像是有敌人从外面攻击无形帝国,但是存在于影子里面的无形帝国,哈斯沃德不觉得有什么人能破坏。
  “陛下。”
  这时,哈斯沃德的目光被王座吸引,漆黑的身影从王座走了出来,站在距离天空最高的地方,以天神的姿态俯视着众生。
  重伤的灭却师们纷纷使用乱装天傀操作自己的身躯,向苏醒的灭却师之王行礼。
  无形帝国的主宰者,以漠然的态度注视着自己的后裔和臣民,灭却师们感到胆寒,败者死刑是无形帝国的法律。
  不过,灭却师之王没有多加关注这些战败的灭却师,他的目光转向黑崎一护。
  “诞生于黑暗的吾儿啊,你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
  友哈巴赫用低沉而又神圣的声音向黑崎一护说道。
  哈斯沃德露出诧异的表情,众多灭却师也格外惊讶。
  灭却师之王虽然是灭却师的祖先,但他并不是会轻易把灭却师视为儿女的人。
  “你在……说什么!”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存在伤口的男人像一棵挺拔的苍松那样,顽强地站直了身体,在他又要因为伤势倒下去的时候,他的手中多出了一人高的弓,黑色的巨弓插在面前的地面,他的双手分别握住弓身和弓弦。
  弦在颤动,灵子向灵弓聚集,这是攻击的前兆。
  哈斯沃德看向黑崎一护,目光闪过一丝凝重。
  黑崎一护的命太硬了,双倍的致命伤也没有将他杀死。
  灭却师、死神、完现术者共同适应的法则,不能杀死我的会让我变得更强。
  没错,经过刚才的那场战斗,黑崎一护的灵压更强了,纵然是处于重伤垂死的境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压也比战斗开始的时候强了两成。
  “不要那么着急,你早晚都会被我吞噬,但是,若那么快就死掉,岂不是太无趣了?”
  友哈巴赫的话语充斥着唯我独尊的霸道,黑崎一护将灵弓拉开了一半,断裂的手筋和骨头让他难以更进一步。
  “你认为,我是花费了多少时间和奇迹,才把你创造出来?不要轻视自己的生命,你的身体,你的生命,你的力量,并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一护。”
  “……你在……说什么……”
“你能看见未来?你的圣文字是F?”
  黑崎一护的步伐在上百个方位留下痕迹,高速移动的身形让他的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斯沃德的目光似乎含着笑意,他用黑崎一护常说的台词来回答黑崎一护,颇有一些戏弄的味道。
  “别想蒙混过关,你的圣文字包括看见未来!”
  黑崎一护面色冷肃,三支大型神圣灭矢将哈斯沃德封锁,充斥着灵力的巨箭犹如天外彗星,震荡着四周的空间。
  哈斯沃德挑了一朵剑花,信手拈来一样打散了神圣箭矢。
  “只要从敌人的口中确认圣文字的情报,你就能免疫圣文字的力量。”
  他不承认,却直白地说出了黑崎一护隐藏至今才暴露的圣文字能力,也算是侧面回答了黑崎一护的问题。
  黑崎一护感到很糟糕,哈斯沃德的实力比他估计中的更加强大。
  灵压远胜于其他灭却师,圣文字也克制住了他的圣文字,似乎还有另外一种能力,常态的战斗,根本胜不过哈斯沃德。
  赢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赌上性命!
  以伤换伤,以命换命,黑崎一护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然而,哈斯沃德也一点也不忌讳于这种战术。
  漆黑的刀隔断生命的吐息,纯白的剑洞穿灵魂的奔流,灵子溃散而又重聚,大地裂开,宫殿倒塌,天空在风暴中悲鸣,世界被剑压撼动,无形帝国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动荡。
  舍弃了防御的全力进攻,两者采取了同样的战术,冷酷的面孔相互对视,血液从额头流下,还未模糊了视线就蒸发成了气态,刀剑相撞的每一次,剑压的余波会荡平四面八方的建筑,身体的伤痛刺激着体内的灵子,最高效的打击也不曾受到影响。
  混杂着血气的风波在银架城化作废墟之后平息下来,黑崎一护和哈斯沃德俯身蹲在高地起伏的破败大地,无言地凝视对方。
  沉重的身体,麻木的四肢,冰冷的血液,僵硬的大脑,严重的伤势让两人都无法立刻继续战斗。
  不过,灭却师从不畏惧伤残。
  黑崎一护使用了乱装天傀。
  将无数被缝合成线状的灵子捆接续到无法动弹的部位,把自己当成傀儡来操作。
  黑崎一护强迫自己的身体站了起来。
  “嘭!”
  下一刻,黑崎一护的身体炸开了。
  “天亮了,这一战该结束了。”
  哈斯沃德把投往王座的视线收回,王座和囚房,是仅存的建筑物。
  黑崎一护看向哈斯沃德,但是破裂的眼球什么也看不清,积压的伤势让他的身体变成了摔碎的陶瓷玩偶。
  “我的圣文字是B,世界协调。”
  哈斯沃德站起身来,身材高挑挺拔,并且没有任何的伤势。
  “通过将在制定范围内的不幸分配给幸运者,来维持世界的协调,同时,还能把发生在身上的不幸,用这面替身之盾挡下。”
  哈斯沃德右手持盾,左手持剑,毫无保留地说明了他的圣文字。
  战斗已经结束,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简单来说,你给予我身体创伤的这份幸运,将会变成等量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给予我身上的不幸,将会转移到这面盾上,然后变成更大的不幸降临到你的身上……”
  哈斯沃德还是受到了占据上风必解说的世界规则影响。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地面猛地一震,简直就像是高烈度的大地震一样,让哈斯沃德的身体都晃了晃。
  哈斯沃德的表情严肃起来。
  “空间的震动……发生了什么?”
  因为已经到了白天,全知全能之力从他的体内离开,哈斯沃德无法确认现状。
  但是,他能判断出,方才的震动不止是地震,因为天空也在震动。
  就像是有敌人从外面攻击无形帝国,但是存在于影子里面的无形帝国,哈斯沃德不觉得有什么人能破坏。
  “陛下。”
  这时,哈斯沃德的目光被王座吸引,漆黑的身影从王座走了出来,站在距离天空最高的地方,以天神的姿态俯视着众生。
  重伤的灭却师们纷纷使用乱装天傀操作自己的身躯,向苏醒的灭却师之王行礼。
  无形帝国的主宰者,以漠然的态度注视着自己的后裔和臣民,灭却师们感到胆寒,败者死刑是无形帝国的法律。
  不过,灭却师之王没有多加关注这些战败的灭却师,他的目光转向黑崎一护。
  “诞生于黑暗的吾儿啊,你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
  友哈巴赫用低沉而又神圣的声音向黑崎一护说道。
  哈斯沃德露出诧异的表情,众多灭却师也格外惊讶。
  灭却师之王虽然是灭却师的祖先,但他并不是会轻易把灭却师视为儿女的人。
  “你在……说什么!”
  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存在伤口的男人像一棵挺拔的苍松那样,顽强地站直了身体,在他又要因为伤势倒下去的时候,他的手中多出了一人高的弓,黑色的巨弓插在面前的地面,他的双手分别握住弓身和弓弦。
  弦在颤动,灵子向灵弓聚集,这是攻击的前兆。
  哈斯沃德看向黑崎一护,目光闪过一丝凝重。
  黑崎一护的命太硬了,双倍的致命伤也没有将他杀死。
  灭却师、死神、完现术者共同适应的法则,不能杀死我的会让我变得更强。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