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池上的古剑

下载免费读
他开始审视,这个少年林昭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一张床、一张吃饭的桌子,一盏油灯,此外几乎就没有多余的东西了,而院子里更是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但却打理得很干净,连一棵杂草都没有了。
  
  根据获得的记忆,这少年叫林昭,出生在这个叫做天池镇的镇子里,五岁时,父亲去世,七岁时母亲也走了,是一个苦命孩子,而在这些年里,小林昭春天上山挖笋子、采山蜜,夏天采菌子、摸鱼、捞螺丝、抓田鸡,秋天采野果、套兔子,冬天挖泥鳅、挖冬笋、采野柿子,一条命从烂泥里挣扎着活了下来,颇为不易。
  
  而在少年的记忆深处,林昭也获得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讯息,少年在五岁时手臂上忽然天降火印,被镇子里的老人称为麒麟火印,是不祥之兆,而在麒麟火印的出现直接烧穿了少年的气海,使得他根本无法修炼,体内贮存不了半点灵气,故而备受欺凌。
  
  他撸起袖子,果然,右臂上有一道火焰烧过的痕迹,十分明显,状似一头火焰麒麟,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火印。
  
  ……
  
  不能修炼,穷困潦倒。
  
  林昭皱了皱眉,这两个关键词就已经相当致命了,既然如此的话,自己在这个世界要怎样才能很好的活下去呢?
  
  他的目光落向了院子角落里的一个锄头上,这是自己仅有的财富之一。
  
  据传,这座小镇位于一片山岭巅峰之上,这片山岭叫做天池岭,而在很久之前,天池岭又被人们称为雪域天池,据说是上仙明月池的飞升地,而明月池飞升之前,将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留在了人间,据说就埋在了雪域天池之上。
  
  故而,许多年来,无数外乡人来到此地,不断在雪域天池上寻找斩龙剑的下落,几乎将整个天池都翻了一遍,但始终没人能找到那柄传说中的名剑,反倒是在天池岭上挖到了不少漆黑的小石头,人称松墨石,这种松墨石是制作墨的上好才好,在天池镇里没什么用,但南方的大商王朝却是文运盛行,这种松墨石一经现世就备受推崇。
  
  所以,在天池上挖松墨石,这是许多小镇里人谋生的手段之一,林昭也一样,从他能扛得起锄头的那一天起,他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天池上。
  
  “咕咕咕~~~”
  
  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让林昭颇为难过,饿了,但是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吃的,最后的烤红薯他已经在昨天当成晚饭给干掉了,今天能不能开伙都要看老天爷赏不赏饭了。
  
  ……
  
  “走!”
  
  他一把抓起锄头,扛在肩膀上就出门了,忍受着肚子咕咕作响,走了大约五里地来到了一片荒芜开阔的天池上,沿途,有不少人看到他,都是小镇里的人,有几个冲着他打招呼,林昭也一一笑着点头回应,十分有礼。
  
  “哟,林昭,又来碰运气了?”
  
  前方,一名身穿甲胄,腰悬佩剑的战卒笑着问道。
  
  “嗯。”
  
  林昭的记忆里认得他,笑着点头:“碰碰运气,要是能挖到一两块松墨石,换几顿饱饭也好。”
  
  “去吧去吧。”
  
  战卒笑着放行,这片天池岭在戒严之后,只允许小镇里的人前来挖掘,已经不再允许外人踏入了。
  
  至于这支天池岭上的军队,林昭从少年的记忆中点滴获悉,这支军队叫天池军,是已经被大商王朝灭国的“大陈王朝”遗留下的军队,甚至连林昭自己也是大陈王朝的刑徒流民,天池军的统帅名叫楚怀昔,人称楚帅,率领数千军士,保护着大陈王朝最后的血脉流亡至此,在天池岭上开辟出天池镇,代代繁衍,延绵至今。
  
  林昭懒得管这些,他今天只想吃一顿饱饭。
  
  于是,林昭开始刨地。
  
  ……
  
  日近正午,少年累得满头大汗,烈日下,锄头的每一次落下都只换来了两手空空,就这样一直干到了接近黄昏的时候,林昭有些近乎于绝望,石头倒是挖到了不少,但都是没用的石头,竟然没有一颗是松墨石。
  
  “啧啧……”
  
  不远处,一个比林昭高了大约半个头的大孩子也在挥舞锄头,他叫赵进,与林昭一样,都是住在天池镇后街的穷苦人,只是比林昭的略好一些,赵进的父亲是一名被天池军征用的铁匠,母亲则能缝缝补补做一些针线活补贴家用,至少,赵进不用饿肚子。
  
  “林昭!”
  
  赵进拄着锄头,脸上带着戏谑笑容,道:“怎么了,今天又没吃上饭吗?”
  
  说着,他解开行囊,拿出了一张面饼大口咀嚼起来,笑道:“我带了大饼,但只有一张,不好意思啊,不能分给你了。”
  
  林昭皱了皱眉,继续刨地。
  
  “你个死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赵进的言语逐渐变得恶毒起来,看着林昭,冷笑道:“你说啊,你这一生下来就是一个麒麟火印的孽种,先是克死了你那倒霉的爹,后来连你那姿色不错的娘亲也被你克得重病死了,你这样的人……继续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他开始审视这个少年林昭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一张床一张吃饭的桌子一盏油灯此外几乎就没有多余的东西了而院子里更是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但却打理得很干净连一棵杂草都没有了根据获得的记忆这少年叫林昭出生在这个叫做天池镇的镇子里五岁时父亲去世七岁时母亲也走了是一个苦命孩子而在这些年里小林昭春天上山挖笋子采山蜜夏天采菌子摸鱼捞螺丝抓田鸡秋天采野果套兔子冬天挖泥鳅挖冬笋采野柿子一条命从烂泥里挣扎着活了下来颇为不易而在少年的记忆深处林昭也获得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讯息少年在五岁时手臂上忽然天降火印被镇子里的老人称为麒麟火印是不祥之兆而在麒麟火印的出现直接烧穿了少年的气海使得他根本无法修炼体内贮存不了半点灵气故而备受欺凌他撸起袖子果然右臂上有一道火焰烧过的痕迹十分明显状似一头火焰麒麟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火印不能修炼穷困潦倒林昭皱了皱眉这两个关键词就已经相当致命了既然如此的话自己在这个世界要怎样才能很好的活下去呢他的目光落向了院子角落里的一个锄头上这是自己仅有的财富之一据传这座小镇位于一片山岭巅峰之上这片山岭叫做天池岭而在很久之前天池岭又被人们称为雪域天池据说是上仙明月池的飞升地而明月池飞升之前将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留在了人间据说就埋在了雪域天池之上故而许多年来无数外乡人来到此地不断在雪域天池上寻找斩龙剑的下落几乎将整个天池都翻了一遍但始终没人能找到那柄传说中的名剑反倒是在天池岭上挖到了不少漆黑的小石头人称松墨石这种松墨石是制作墨的上好才好在天池镇里没什么用但南方的大商王朝却是文运盛行这种松墨石一经现世就备受推崇所以在天池上挖松墨石这是许多小镇里人谋生的手段之一林昭也一样从他能扛得起锄头的那一天起他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天池上咕咕咕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让林昭颇为难过饿了但是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吃的最后的烤红薯他已经在昨天当成晚饭给干掉了今天能不能开伙都要看老天爷赏不赏饭了走他一把抓起锄头扛在肩膀上就出门了忍受着肚子咕咕作响走了大约五里地来到了一片荒芜开阔的天池上沿途有不少人看到他都是小镇里的人有几个冲着他打招呼林昭也一一笑着点头回应十分有礼哟林昭又来碰运气了前方一名身穿甲胄腰悬佩剑的战卒笑着问道嗯林昭的记忆里认得他笑着点头碰碰运气要是能挖到一两块松墨石换几顿饱饭也好去吧去吧战卒笑着放行这片天池岭在戒严之后只允许小镇里的人前来挖掘已经不再允许外人踏入了至于这支天池岭上的军队林昭从少年的记忆中点滴获悉这支军队叫天池军是已经被大商王朝灭国的大陈王朝遗留下的军队甚至连林昭自己也是大陈王朝的刑徒流民天池军的统帅名叫楚怀昔人称楚帅率领数千军士保护着大陈王朝最后的血脉流亡至此在天池岭上开辟出天池镇代代繁衍延绵至今林昭懒得管这些他今天只想吃一顿饱饭于是林昭开始刨地日近正午少年累得满头大汗烈日下锄头的每一次落下都只换来了两手空空就这样一直干到了接近黄昏的时候林昭有些近乎于绝望石头倒是挖到了不少但都是没用的石头竟然没有一颗是松墨石啧啧不远处一个比林昭高了大约半个头的大孩子也在挥舞锄头他叫赵进与林昭一样都是住在天池镇后街的穷苦人只是比林昭的略好一些赵进的父亲是一名被天池军征用的铁匠母亲则能缝缝补补做一些针线活补贴家用至少赵进不用饿肚子林昭赵进拄着锄头脸上带着戏谑笑容道怎么了今天又没吃上饭吗说着他解开行囊拿出了一张面饼大口咀嚼起来笑道我带了大饼但只有一张不好意思啊不能分给你了林昭皱了皱眉继续刨地你个死闷葫芦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赵进的言语逐渐变得恶毒起来看着林昭冷笑道你说啊你这一生下来就是一个麒麟火印的孽种先是克死了你那倒霉的爹后来连你那姿色不错的娘亲也被你克得重病死了你这样的人继续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啊开始审视少年林昭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张床、张吃饭桌子盏油灯此外几乎就没有多余东西而院子里更片空旷什么都没有但却打理得很干净连棵杂草都没有。
  
  根据获得记忆少年叫林昭出生在叫做天池镇镇子里五岁时父亲去世七岁时母亲也走苦命孩子而在些年里小林昭春天上山挖笋子、采山蜜夏天采菌子、摸鱼、捞螺丝、抓田鸡秋天采野果、套兔子冬天挖泥鳅、挖冬笋、采野柿子条命从烂泥里挣扎着活下来颇为易。
  
  而在少年记忆深处林昭也获得十分重要讯息少年在五岁时手臂上忽然天降火印被镇子里老称为麒麟火印祥之兆而在麒麟火印出现直接烧穿少年气海使得根本无法修炼体内贮存半点灵气故而备受欺凌。
  
  撸起袖子果然右臂上有道火焰烧过痕迹十分明显状似头火焰麒麟想必就传说中麒麟火印。
  
  ……
  
  能修炼穷困潦倒。
  
  林昭皱皱眉两关键词就已经相当致命既然如此话自己在世界要怎样才能很活下去呢?
  
  目光落向院子角落里锄头上自己仅有财富之。
  
  据传座小镇位于片山岭巅峰之上片山岭叫做天池岭而在很久之前天池岭又被们称为雪域天池据说上仙明月池飞升地而明月池飞升之前将天下十大名剑之首斩龙剑留在间据说就埋在雪域天池之上。
  
  故而许多年来无数外乡来到此地断在雪域天池上寻找斩龙剑下落几乎将整天池都翻遍但始终没能找到那柄传说中名剑反倒在天池岭上挖到少漆黑小石头称松墨石种松墨石制作墨上才在天池镇里没什么用但南方大商王朝却文运盛行种松墨石经现世就备受推崇。
  
  所以在天池上挖松墨石许多小镇里谋生手段之林昭也样从能扛得起锄头那天起身影就经常出现在天池上。
  
  “咕咕咕~~~”
  
  时肚子争气叫声让林昭颇为难过饿但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吃最后烤红薯已经在昨天当成晚饭给干掉今天能能开伙都要看老天爷赏赏饭。
  
  ……
  
  “走!”
  
  把抓起锄头扛在肩膀上就出门忍受着肚子咕咕作响走大约五里地来到片荒芜开阔天池上沿途有少看到都小镇里有几冲着打招呼林昭也笑着点头回应十分有礼。
  
  “哟林昭又来碰运气?”
  
  前方名身穿甲胄腰悬佩剑战卒笑着问道。
  
  “嗯。”
  
  林昭记忆里认得笑着点头:“碰碰运气要能挖到两块松墨石换几顿饱饭也。”
  
  “去去。”
  
  战卒笑着放行片天池岭在戒严之后只允许小镇里前来挖掘已经再允许外踏入。
  
  至于支天池岭上军队林昭从少年记忆中点滴获悉支军队叫天池军已经被大商王朝灭国“大陈王朝”遗留下军队甚至连林昭自己也大陈王朝刑徒流民天池军统帅名叫楚怀昔称楚帅率领数千军士保护着大陈王朝最后血脉流亡至此在天池岭上开辟出天池镇代代繁衍延绵至今。
  
  林昭懒得管些今天只想吃顿饱饭。
  
  于林昭开始刨地。
  
  ……
  
  日近正午少年累得满头大汗烈日下锄头每次落下都只换来两手空空就样直干到接近黄昏时候林昭有些近乎于绝望石头倒挖到少但都没用石头竟然没有颗松墨石。
  
  “啧啧……”
  
  远处比林昭高大约半头大孩子也在挥舞锄头叫赵进与林昭样都住在天池镇后街穷苦只比林昭略些赵进父亲名被天池军征用铁匠母亲则能缝缝补补做些针线活补贴家用至少赵进用饿肚子。
  
  “林昭!”
  
  赵进拄着锄头脸上带着戏谑笑容道:“怎么今天又没吃上饭?”
  
  说着解开行囊拿出张面饼大口咀嚼起来笑道:“带大饼但只有张意思啊能分给。”
  
  林昭皱皱眉继续刨地。
  
  “死闷葫芦三棍子打出屁来!”
  
  赵进言语逐渐变得恶毒起来看着林昭冷笑道:“说啊生下来就麒麟火印孽种先克死那倒霉爹后来连那姿色错娘亲也被克得重病死样……继续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他开始审视,这个少年林昭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具,一张床、一张吃饭的桌子,一盏油灯,此外几乎就没有多余的东西了,而院子里更是一片空旷,什么都没有,但却打理得很干净,连一棵杂草都没有了。
  
  根据获得的记忆,这少年叫林昭,出生在这个叫做天池镇的镇子里,五岁时,父亲去世,七岁时母亲也走了,是一个苦命孩子,而在这些年里,小林昭春天上山挖笋子、采山蜜,夏天采菌子、摸鱼、捞螺丝、抓田鸡,秋天采野果、套兔子,冬天挖泥鳅、挖冬笋、采野柿子,一条命从烂泥里挣扎着活了下来,颇为不易。
  
  而在少年的记忆深处,林昭也获得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讯息,少年在五岁时手臂上忽然天降火印,被镇子里的老人称为麒麟火印,是不祥之兆,而在麒麟火印的出现直接烧穿了少年的气海,使得他根本无法修炼,体内贮存不了半点灵气,故而备受欺凌。
  
  他撸起袖子,果然,右臂上有一道火焰烧过的痕迹,十分明显,状似一头火焰麒麟,想必这就是传说中的麒麟火印。
  
  ……
  
  不能修炼,穷困潦倒。
  
  林昭皱了皱眉,这两个关键词就已经相当致命了,既然如此的话,自己在这个世界要怎样才能很好的活下去呢?
  
  他的目光落向了院子角落里的一个锄头上,这是自己仅有的财富之一。
  
  据传,这座小镇位于一片山岭巅峰之上,这片山岭叫做天池岭,而在很久之前,天池岭又被人们称为雪域天池,据说是上仙明月池的飞升地,而明月池飞升之前,将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留在了人间,据说就埋在了雪域天池之上。
  
  故而,许多年来,无数外乡人来到此地,不断在雪域天池上寻找斩龙剑的下落,几乎将整个天池都翻了一遍,但始终没人能找到那柄传说中的名剑,反倒是在天池岭上挖到了不少漆黑的小石头,人称松墨石,这种松墨石是制作墨的上好才好,在天池镇里没什么用,但南方的大商王朝却是文运盛行,这种松墨石一经现世就备受推崇。
  
  所以,在天池上挖松墨石,这是许多小镇里人谋生的手段之一,林昭也一样,从他能扛得起锄头的那一天起,他的身影就经常出现在天池上。
  
  “咕咕咕~~~”
  
  这时,肚子不争气的叫了一声,让林昭颇为难过,饿了,但是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吃的,最后的烤红薯他已经在昨天当成晚饭给干掉了,今天能不能开伙都要看老天爷赏不赏饭了。
  
  ……
  
  “走!”
  
  他一把抓起锄头,扛在肩膀上就出门了,忍受着肚子咕咕作响,走了大约五里地来到了一片荒芜开阔的天池上,沿途,有不少人看到他,都是小镇里的人,有几个冲着他打招呼,林昭也一一笑着点头回应,十分有礼。
  
  “哟,林昭,又来碰运气了?”
  
  前方,一名身穿甲胄,腰悬佩剑的战卒笑着问道。
  
  “嗯。”
  
  林昭的记忆里认得他,笑着点头:“碰碰运气,要是能挖到一两块松墨石,换几顿饱饭也好。”
  
  “去吧去吧。”
  
  战卒笑着放行,这片天池岭在戒严之后,只允许小镇里的人前来挖掘,已经不再允许外人踏入了。
  
  至于这支天池岭上的军队,林昭从少年的记忆中点滴获悉,这支军队叫天池军,是已经被大商王朝灭国的“大陈王朝”遗留下的军队,甚至连林昭自己也是大陈王朝的刑徒流民,天池军的统帅名叫楚怀昔,人称楚帅,率领数千军士,保护着大陈王朝最后的血脉流亡至此,在天池岭上开辟出天池镇,代代繁衍,延绵至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