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龙神女

下载免费读
“咕咕~~~”
  
  肚子依旧饿得咕咕作响,林昭抖了一炷香的功夫,将脑袋探出被窝,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四壁空空的家,一切如旧,想必那把古怪的剑留在了天池上,没事了。
  
  他翻身下床,穿着一双已经露出脚指头的布鞋径直来到院子里,东张西望以期待能有一口吃的,只见院子里有一棵巨大枣树,从之前的记忆中得知,这颗枣树是父亲留下的,已经长了很多年,每年成熟季都能结出许多甜枣,而这些枣子晒干之后就是林昭重要的食物来源了,又或者是拿出去卖掉,多少也能补贴一点家用,可以说,小林昭从七岁活到今年的十四岁,这棵枣树身上功不可没的。
“咕咕~~~”
  
  肚子依旧饿得咕咕作响,林昭抖了一炷香的功夫,将脑袋探出被窝,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四壁空空的家,一切如旧,想必那把古怪的剑留在了天池上,没事了。
  
  他翻身下床,穿着一双已经露出脚指头的布鞋径直来到院子里,东张西望以期待能有一口吃的,只见院子里有一棵巨大枣树,从之前的记忆中得知,这颗枣树是父亲留下的,已经长了很多年,每年成熟季都能结出许多甜枣,而这些枣子晒干之后就是林昭重要的食物来源了,又或者是拿出去卖掉,多少也能补贴一点家用,可以说,小林昭从七岁活到今年的十四岁,这棵枣树身上功不可没的。
  
  可惜,现在季节不对,炎炎热夏,树上的枣子还是青涩的,而且很小,根本无法食用。
  
  ……
  
  他走出院子,来到街道上,这条街被小镇里的人称为后街,住着的人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但大部分都是贫苦出身的人,或者农夫,或者猎户,或者是给天池军打零工的人,总之,每个人都在拼命的活下去。
  
  “林昭!”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大、长相阳光俊朗的人走了过来。
  
  郭冬阳。
  
  林昭的心头跳出了一个名字,太熟悉不过了,这郭冬阳是林昭在小镇里最好的玩伴,比林昭大了三岁,两个人都是孤儿,但郭冬阳想法多、点子多,从小就活得很滋润,林昭的钓鱼、射箭、套兔子、下地笼抓鱼等手艺几乎都是郭冬阳教的,如今郭冬阳更是凭着一手熟练的制造弓箭的手艺被天池军给征用了,如今是一名正正经经的造弓师,收入不菲。
  
  郭冬阳一路走来,晃晃悠悠,仿佛还像是当初小镇里那个大男孩一样懒散,右手扛着一根青竹子做的钓竿,左手里提着一串柳树条串起来的鱼,鲫鱼、白鱼、黄骨鱼等等都有,鱼尾巴晃晃悠悠,十分动人,此外,还有几个馒头和一壶酒。
  
  “今天开伙没?”郭冬阳问。
  
  “没……”
  
  林昭有些尴尬,摇头笑道:“今天运气不是很好,之前的存粮又吃光了。”
  
  “行了行了。”
  
  郭冬阳哈哈一笑,将手里的鱼、酒和馒头递了过去,说:“赶紧生火,把鱼给烧了,我跟你喝两杯,过一会又要去军中了。”
  
  “嗯,好!”
  
  林昭也不客气,从小开始就把郭冬阳当成哥哥一样看待,自然郭冬阳对他也是相当好的,于是在厨房生火烧鱼,不多久后就已经香味四溢起来,两人在院子里的一块树墩锯成的木桌旁坐下,一碟鱼,一碟馒头,外加一壶酒。
  
  林昭饿坏了,三两下就解决了一个馒头,吃鱼的时候更是如获天下至臻美味。
  
  “我马上就要去天池军里做工了。”
  
  郭冬阳微微一笑,喝了一口酒之后说道:“最近北方的妖族与魔族又在蠢蠢欲动,楚帅已经下达了征兵令,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军中的弓箭消耗会相当巨大,所以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回不来了,做完弓箭的时候还得帮忙运送,你啊你……”
  
  他眼神中带着无奈,笑道:“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林昭一愣,旋即咬咬牙:“能!”
  
  “那就行。”
  
  郭冬阳指了指不远处的青竹鱼竿,笑道:“鱼竿、鱼线、鱼钩都给你用了,这马上天气就热起来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好好活下去。”
  
  林昭抬头:“郭冬阳,放心吧,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我已经不再是昨天的自己了。”
  
  郭冬阳一愣,似乎没听明白,旋即一笑,又喝了一口酒,也不吃菜,起身拍拍林昭的肩膀,道:“行了,我先走了,最快一个月就能再见面,晚的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愿别遇到妖族,不然脑袋可能就没机会再喝酒咯~~~”
  
  林昭颔首:“你要小心。”
  
  “嗯。”
  
  郭冬阳扬长而去,而林昭看着一桌的吃食,知道郭冬阳此举是为了什么,其实说白了,郭冬阳是把吃的都留给了自己了,仅仅喝了几口酒而已,这一出天池岭,外面天寒地冻,几口酒能有什么用。
  
  ……
  
  这一餐,林昭不敢完全吃饱,只是吃了一个半馒头和半碟鱼,剩下来的食物全部放在了打水用的木桶里,然后将木桶放入井水中,盖上井盖,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知道井底凉,夏天的食物只能靠这种方法保鲜,否则的话次日一早就馊掉了。
  
  他暗暗盘算,明天不能再去天池上挖松墨石了,得换个活法!
  
  今晚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也该好好谋生了!
  
  他关上门,转身回家,但没走几步,忽然脚步再也挪不动了,就像是见了鬼似的,因为就在他身后,一柄古剑悬停半空中,剑尖与地面距离十公分左右,仿佛在瞪大眼睛瞪着林昭一般!
  
  “啊!?”
  
  林昭何曾见过这种咄咄怪事,飞快后退半步,咬牙切齿:“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精怪,为什么要缠着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咕咕~~~”
  
  肚子依旧饿得咕咕作响林昭抖炷香功夫将脑袋探出被窝仔细观察下四壁空空家切如旧想必那把古怪剑留在天池上没事。
  
  翻身下床穿着双已经露出脚指头布鞋径直来到院子里东张西望以期待能有口吃只见院子里有棵巨大枣树从之前记忆中得知颗枣树父亲留下已经长很多年每年成熟季都能结出许多甜枣而些枣子晒干之后就林昭重要食物来源又或者拿出去卖掉多少也能补贴点家用可以说小林昭从七岁活到今年十四岁棵枣树身上功可没。
  
  可惜现在季节对炎炎热夏树上枣子还青涩而且很小根本无法食用。
  
  ……
  
  走出院子来到街道上条街被小镇里称为后街住着三教九流什么样都有但大部分都贫苦出身或者农夫或者猎户或者给天池军打零工总之每都在拼命活下去。
  
  “林昭!”
  
  远处身形高大、长相阳光俊朗走过来。
  
  郭冬阳。
  
  林昭心头跳出名字太熟悉过郭冬阳林昭在小镇里最玩伴比林昭大三岁两都孤儿但郭冬阳想法多、点子多从小就活得很滋润林昭钓鱼、射箭、套兔子、下地笼抓鱼等手艺几乎都郭冬阳教如今郭冬阳更凭着手熟练制造弓箭手艺被天池军给征用如今名正正经经造弓师收入菲。
  
  郭冬阳路走来晃晃悠悠仿佛还像当初小镇里那大男孩样懒散右手扛着根青竹子做钓竿左手里提着串柳树条串起来鱼鲫鱼、白鱼、黄骨鱼等等都有鱼尾巴晃晃悠悠十分动此外还有几馒头和壶酒。
  
  “今天开伙没?”郭冬阳问。
  
  “没……”
  
  林昭有些尴尬摇头笑道:“今天运气很之前存粮又吃光。”
  
  “行行。”
  
  郭冬阳哈哈笑将手里鱼、酒和馒头递过去说:“赶紧生火把鱼给烧跟喝两杯过会又要去军中。”
  
  “嗯!”
  
  林昭也客气从小开始就把郭冬阳当成哥哥样看待自然郭冬阳对也相当于在厨房生火烧鱼多久后就已经香味四溢起来两在院子里块树墩锯成木桌旁坐下碟鱼碟馒头外加壶酒。
  
  林昭饿坏三两下就解决馒头吃鱼时候更如获天下至臻美味。
  
  “马上就要去天池军里做工。”
  
  郭冬阳微微笑喝口酒之后说道:“最近北方妖族与魔族又在蠢蠢欲动楚帅已经下达征兵令接下来段时间军中弓箭消耗会相当巨大所以可能很长段时间都回来做完弓箭时候还得帮忙运送啊……”
  
  眼神中带着无奈笑道:“自己能照顾自己?”
  
  林昭愣旋即咬咬牙:“能!”
  
  “那就行。”
  
  郭冬阳指指远处青竹鱼竿笑道:“鱼竿、鱼线、鱼钩都给用马上天气就热起来也没什么说活下去。”
  
  林昭抬头:“郭冬阳放心会活下去已经再昨天自己。”
  
  郭冬阳愣似乎没听明白旋即笑又喝口酒也吃菜起身拍拍林昭肩膀道:“行先走最快月就能再见面晚话也知道什么时候但愿别遇到妖族然脑袋可能就没机会再喝酒咯~~~”
  
  林昭颔首:“要小心。”
  
  “嗯。”
  
  郭冬阳扬长而去而林昭看着桌吃食知道郭冬阳此举为什么其实说白郭冬阳把吃都留给自己仅仅喝几口酒而已出天池岭外面天寒地冻几口酒能有什么用。
  
  ……
  
  餐林昭敢完全吃饱只吃半馒头和半碟鱼剩下来食物全部放在打水用木桶里然后将木桶放入井水中盖上井盖穷孩子早当家知道井底凉夏天食物只能靠种方法保鲜否则话次日早就馊掉。
  
  暗暗盘算明天能再去天池上挖松墨石得换活法!
  
  今晚早点睡养足精神明天也该谋生!
  
  关上门转身回家但没走几步忽然脚步再也挪动就像见鬼似因为就在身后柄古剑悬停半空中剑尖与地面距离十公分左右仿佛在瞪大眼睛瞪着林昭般!
  
  “啊!?”
  
  林昭何曾见过种咄咄怪事飞快后退半步咬牙切齿:“……到底什么精怪为什么要缠着错还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