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姐姐

下载免费读
林昭惊呆了:“你……你是谁?”
  
  白衣女子轻笑:“我是剑中人。”
  
  “啊?!”
  
  林昭心头直打鼓:“传说中的……剑灵?”
  
  女子笑道:“你如果想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林昭坐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快动弹不得了,就像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这个女子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就像是谛临人间的绝世女仙一般,一颦一笑,都足以让凡界众生翻天覆地,而且,她拥有着一双人间最美的眼眸。
  
  “做个交易?”
  
  女子笑问。
  
  林昭浑身动弹不了,只得咬牙道:“好,你说……什么交易?”
  
  “认主也不是不行。”
  
  白衣女子看着他,一双美眸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真伪,平静道:“从今天开始,你需要每天背负此剑,剑不离身,而我给予你的回报则是修复好你的气海,让你能重新练武,你觉得可否?”
  
  一瞬间,林昭如遭雷击。
  
  在他与少年林昭的记忆融合之后,对少年的一切都感同身受,他几乎以为自己此生都无法习武了,但偏偏竟然此时此刻听到了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动人了。
  
  不过,他没敢直接答应,而是轻声道:“那么……剑不离身,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你觉得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林昭沉默。
  
  女子看出他的犹豫,宽解道:“其实你不必这么谨慎,让你每天背负此剑,只是因为……我需要汲取天地间的灵气来温养自己的力量,再也不想被长埋地下、与世隔绝了。”
  
  “知道了。”
  
  林昭抬头看着她:“所以,从今天以后,我们……算是朋友?”
  
  “算吧。”
  
  白衣女子浅笑:“林昭,希望你永生记住此时此刻。”
  
  “是。”
  
  少年点头:“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仙姑?”
  
  “???”
  
  白衣女子一头问号,恨不得也给这傻小子一巴掌,她无奈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称我的名字为白,所以……”
  
  “知道了。”
  
  林昭笑笑:“我以后叫你小白姐姐,或者,白姐姐?”
  
  “可以。”
  
  白衣女子温和一笑,说:“记住啊,我们的约定!”
  
  说着,她抬起手指在林昭的眉心处轻轻一点,旋即化为一抹白光消失在古剑之中。
  
  ……
  
  清晨。
  
  后街,鸡鸣声连成一片。
  
  “呼~~~”
  
  林昭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他清晰的记得梦境中的一切,甚至脑海中烙印着那个叫做“白姐姐”的女子的身影,而她原本的化身是一条白龙,莫非……是传说中的白龙神女?根据小镇里的传说,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其中封印着的剑魂正是一条白龙的灵魂!
  
  当年,天地间最强悍的守护者,传说中的龙语者冰兰正是凭着手中斩龙剑斩杀了一条白龙,同时将白龙的龙魂炼化为剑魂,这才有了斩龙剑之称,莫非……这柄其貌不扬的古剑真的是传说中的斩龙剑?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捡到宝了!
  
  但是,这似梦似真的梦境,会是真的吗?
  
  少年不信邪,立刻起身,翻身下床来到院子里,双腿分开,双臂一振就拉开了一个熟悉的拳架,旋即双拳出击,虎虎生风,甚至周身开始流淌起了一缕缕淡淡的拳意!
  
  他大喜过望!
  
  这套拳法学自于后街上的一位其貌不扬的庄稼汉,庄稼汉的名字叫龙在田,自创了一套拳法,在林昭很小的时候,父亲屡屡去求之下,这位庄稼汉终于愿意将这套自创的拳法手把手的交给了林昭,拳法名为农夫三拳!
林昭惊呆了你你是谁白衣女子轻笑我是剑中人啊林昭心头直打鼓传说中的剑灵女子笑道你如果想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林昭坐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快动弹不得了就像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这个女子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就像是谛临人间的绝世女仙一般一颦一笑都足以让凡界众生翻天覆地而且她拥有着一双人间最美的眼眸做个交易女子笑问林昭浑身动弹不了只得咬牙道好你说什么交易认主也不是不行白衣女子看着他一双美眸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真伪平静道从今天开始你需要每天背负此剑剑不离身而我给予你的回报则是修复好你的气海让你能重新练武你觉得可否一瞬间林昭如遭雷击在他与少年林昭的记忆融合之后对少年的一切都感同身受他几乎以为自己此生都无法习武了但偏偏竟然此时此刻听到了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动人了不过他没敢直接答应而是轻声道那么剑不离身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白衣女子轻笑一声你觉得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林昭沉默女子看出他的犹豫宽解道其实你不必这么谨慎让你每天背负此剑只是因为我需要汲取天地间的灵气来温养自己的力量再也不想被长埋地下与世隔绝了知道了林昭抬头看着她所以从今天以后我们算是朋友算吧白衣女子浅笑林昭希望你永生记住此时此刻是少年点头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仙姑白衣女子一头问号恨不得也给这傻小子一巴掌她无奈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称我的名字为白所以知道了林昭笑笑我以后叫你小白姐姐或者白姐姐可以白衣女子温和一笑说记住啊我们的约定说着她抬起手指在林昭的眉心处轻轻一点旋即化为一抹白光消失在古剑之中清晨后街鸡鸣声连成一片呼林昭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他清晰的记得梦境中的一切甚至脑海中烙印着那个叫做白姐姐的女子的身影而她原本的化身是一条白龙莫非是传说中的白龙神女根据小镇里的传说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其中封印着的剑魂正是一条白龙的灵魂当年天地间最强悍的守护者传说中的龙语者冰兰正是凭着手中斩龙剑斩杀了一条白龙同时将白龙的龙魂炼化为剑魂这才有了斩龙剑之称莫非这柄其貌不扬的古剑真的是传说中的斩龙剑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捡到宝了但是这似梦似真的梦境会是真的吗少年不信邪立刻起身翻身下床来到院子里双腿分开双臂一振就拉开了一个熟悉的拳架旋即双拳出击虎虎生风甚至周身开始流淌起了一缕缕淡淡的拳意他大喜过望这套拳法学自于后街上的一位其貌不扬的庄稼汉庄稼汉的名字叫龙在田自创了一套拳法在林昭很小的时候父亲屡屡去求之下这位庄稼汉终于愿意将这套自创的拳法手把手的交给了林昭拳法名为农夫三拳第一拳旱地拔葱式第二拳气吞斗牛式第三拳阵马风樯式仅仅只有三拳但一旦施展起来拳意旺盛拳劲源源不绝只可惜林昭五岁的时候手臂上就出现了一缕麒麟火印炎热的火劲烧穿了他的气海从那以后虽然每天也有练拳但事实上练拳之后无法储存半点真气在体内完全就变成了花拳绣腿了但今天则大大不同林昭立着拳桩将一套农夫三拳打完之后已然是大汗淋漓而丹田处则有一片暖洋洋的感觉一套拳打完所凝聚的少许真气居然真的已经在气海中回旋不绝有点生生不息的感觉了这让林昭大喜过望比起之前练拳之后真气全部在气海中漏光这种感觉简直是太好了那位白姐姐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就连梦境也都是真的少年振奋不已马上回到房间扯烂了一件已经破烂到无法再穿的衣服用破布条将古剑连同剑鞘一起紧实的裹了起来然后将古剑系在身后一时间这位泥腿子少年竟然有几分剑侠的感觉了蓬就在这时院子的木门忽然被踹开几块长着木耳的木板纷纷崩碎门被踹开之后一个神色凶狞的少年站在门口正是赵进他缓缓关上门冷笑道我爹拉不下面子不好意思夺走这把剑但我赵进好意思这把剑是我们一起在天池上遇见挖到的所以说破天也不能是你林昭一个人的林昭惊呆:“……谁?”
  
  白衣女子轻笑:“剑中。”
  
  “啊?!”
  
  林昭心头直打鼓:“传说中……剑灵?”
  
  女子笑道:“如果想要么理解也行。”
  
  林昭坐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快动弹得就像传说中鬼压床女子气场实在太强就像谛临间绝世女仙般颦笑都足以让凡界众生翻天覆地而且她拥有着双间最美眼眸。
  
  “做交易?”
  
  女子笑问。
  
  林昭浑身动弹只得咬牙道:“说……什么交易?”
  
  “认主也行。”
  
  白衣女子看着双美眸仿佛能看穿世间切真伪平静道:“从今天开始需要每天背负此剑剑离身而给予回报则修复气海让能重新练武觉得可否?”
  
  瞬间林昭如遭雷击。
  
  在与少年林昭记忆融合之后对少年切都感同身受几乎以为自己此生都无法习武但偏偏竟然此时此刻听到样条件实在太动。
  
  过没敢直接答应而轻声道:“那么……剑离身想从里得到什么?”
  
  白衣女子轻笑声:“觉得能从里得到什么?”
  
  林昭沉默。
  
  女子看出犹豫宽解道:“其实必么谨慎让每天背负此剑只因为……需要汲取天地间灵气来温养自己力量再也想被长埋地下、与世隔绝。”
  
  “知道。”
  
  林昭抬头看着她:“所以从今天以后们……算朋友?”
  
  “算。”
  
  白衣女子浅笑:“林昭希望永生记住此时此刻。”
  
  “。”
  
  少年点头:“那该怎么称呼……仙姑?”
  
  “???”
  
  白衣女子头问号恨得也给傻小子巴掌她无奈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们称名字为白所以……”
  
  “知道。”
  
  林昭笑笑:“以后叫小白姐姐或者白姐姐?”
  
  “可以。”
  
  白衣女子温和笑说:“记住啊们约定!”
  
  说着她抬起手指在林昭眉心处轻轻点旋即化为抹白光消失在古剑之中。
  
  ……
  
  清晨。
  
  后街鸡鸣声连成片。
  
  “呼~~~”
  
  林昭猛然从睡梦中醒来清晰记得梦境中切甚至脑海中烙印着那叫做“白姐姐”女子身影而她原本化身条白龙莫非……传说中白龙神女?根据小镇里传说天下十大名剑之首斩龙剑其中封印着剑魂正条白龙灵魂!
  
  当年天地间最强悍守护者传说中龙语者冰兰正凭着手中斩龙剑斩杀条白龙同时将白龙龙魂炼化为剑魂才有斩龙剑之称莫非……柄其貌扬古剑真传说中斩龙剑?如果样话真捡到宝!
  
  但似梦似真梦境会真?
  
  少年信邪立刻起身翻身下床来到院子里双腿分开双臂振就拉开熟悉拳架旋即双拳出击虎虎生风甚至周身开始流淌起缕缕淡淡拳意!
  
  大喜过望!
  
  套拳法学自于后街上位其貌扬庄稼汉庄稼汉名字叫龙在田自创套拳法在林昭很小时候父亲屡屡去求之下位庄稼汉终于愿意将套自创拳法手把手交给林昭拳法名为农夫三拳!
  
  第拳旱地拔葱式。
  
  第二拳气吞斗牛式。
  
  第三拳阵马风樯式。
  
  仅仅只有三拳但旦施展起来拳意旺盛拳劲源源绝只可惜林昭五岁时候手臂上就出现缕麒麟火印炎热火劲烧穿气海从那以后虽然每天也有练拳但事实上练拳之后无法储存半点真气在体内完全就变成花拳绣腿。
  
  但今天则大大同林昭立着拳桩将套农夫三拳打完之后已然大汗淋漓而丹田处则有片暖洋洋感觉套拳打完所凝聚少许真气居然真已经在气海中回旋绝有点生生息感觉让林昭大喜过望比起之前练拳之后真气全部在气海中漏光种感觉简直太!
  
  那位白姐姐她所说切都真就连梦境也都真!
  
  ……
  
  少年振奋已马上回到房间扯烂件已经破烂到无法再穿衣服用破布条将古剑连同剑鞘起紧实裹起来然后将古剑系在身后时间位泥腿子少年竟然有几分剑侠感觉。
  
  “蓬!”
  
  就在时院子木门忽然被踹开几块长着木耳木板纷纷崩碎门被踹开之后神色凶狞少年站在门口正赵进。
  
  缓缓关上门冷笑道:“爹拉下面子意思夺走把剑但赵进意思把剑们起在天池上遇见、挖到所以说破天也能林昭。”
林昭惊呆了:“你……你是谁?”
  
  白衣女子轻笑:“我是剑中人。”
  
  “啊?!”
  
  林昭心头直打鼓:“传说中的……剑灵?”
  
  女子笑道:“你如果想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林昭坐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快动弹不得了,就像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这个女子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就像是谛临人间的绝世女仙一般,一颦一笑,都足以让凡界众生翻天覆地,而且,她拥有着一双人间最美的眼眸。
  
林昭惊呆了:“你……你是谁?”
  
  白衣女子轻笑:“我是剑中人。”
  
  “啊?!”
  
  林昭心头直打鼓:“传说中的……剑灵?”
  
  女子笑道:“你如果想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
  
  林昭坐在床上,感觉浑身都快动弹不得了,就像是传说中的鬼压床,这个女子的气场实在是太强了,就像是谛临人间的绝世女仙一般,一颦一笑,都足以让凡界众生翻天覆地,而且,她拥有着一双人间最美的眼眸。
  
  “做个交易?”
  
  女子笑问。
  
  林昭浑身动弹不了,只得咬牙道:“好,你说……什么交易?”
  
  “认主也不是不行。”
  
  白衣女子看着他,一双美眸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真伪,平静道:“从今天开始,你需要每天背负此剑,剑不离身,而我给予你的回报则是修复好你的气海,让你能重新练武,你觉得可否?”
  
  一瞬间,林昭如遭雷击。
  
  在他与少年林昭的记忆融合之后,对少年的一切都感同身受,他几乎以为自己此生都无法习武了,但偏偏竟然此时此刻听到了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动人了。
  
  不过,他没敢直接答应,而是轻声道:“那么……剑不离身,你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白衣女子轻笑一声:“你觉得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
  
  林昭沉默。
  
  女子看出他的犹豫,宽解道:“其实你不必这么谨慎,让你每天背负此剑,只是因为……我需要汲取天地间的灵气来温养自己的力量,再也不想被长埋地下、与世隔绝了。”
  
  “知道了。”
  
  林昭抬头看着她:“所以,从今天以后,我们……算是朋友?”
  
  “算吧。”
  
  白衣女子浅笑:“林昭,希望你永生记住此时此刻。”
  
  “是。”
  
  少年点头:“那我该怎么称呼你……仙姑?”
  
  “???”
  
  白衣女子一头问号,恨不得也给这傻小子一巴掌,她无奈道:“在很久很久以前,人们称我的名字为白,所以……”
  
  “知道了。”
  
  林昭笑笑:“我以后叫你小白姐姐,或者,白姐姐?”
  
  “可以。”
  
  白衣女子温和一笑,说:“记住啊,我们的约定!”
  
  说着,她抬起手指在林昭的眉心处轻轻一点,旋即化为一抹白光消失在古剑之中。
  
  ……
  
  清晨。
  
  后街,鸡鸣声连成一片。
  
  “呼~~~”
  
  林昭猛然从睡梦中醒来,他清晰的记得梦境中的一切,甚至脑海中烙印着那个叫做“白姐姐”的女子的身影,而她原本的化身是一条白龙,莫非……是传说中的白龙神女?根据小镇里的传说,天下十大名剑之首的斩龙剑,其中封印着的剑魂正是一条白龙的灵魂!
  
  当年,天地间最强悍的守护者,传说中的龙语者冰兰正是凭着手中斩龙剑斩杀了一条白龙,同时将白龙的龙魂炼化为剑魂,这才有了斩龙剑之称,莫非……这柄其貌不扬的古剑真的是传说中的斩龙剑?如果是这样的话,真是捡到宝了!
  
  但是,这似梦似真的梦境,会是真的吗?
  
  少年不信邪,立刻起身,翻身下床来到院子里,双腿分开,双臂一振就拉开了一个熟悉的拳架,旋即双拳出击,虎虎生风,甚至周身开始流淌起了一缕缕淡淡的拳意!
  
  他大喜过望!
  
  这套拳法学自于后街上的一位其貌不扬的庄稼汉,庄稼汉的名字叫龙在田,自创了一套拳法,在林昭很小的时候,父亲屡屡去求之下,这位庄稼汉终于愿意将这套自创的拳法手把手的交给了林昭,拳法名为农夫三拳!
  
  第一拳,旱地拔葱式。
  
  第二拳,气吞斗牛式。
  
  第三拳,阵马风樯式。
  
  仅仅只有三拳,但一旦施展起来拳意旺盛,拳劲源源不绝,只可惜,林昭五岁的时候手臂上就出现了一缕麒麟火印,炎热的火劲烧穿了他的气海,从那以后虽然每天也有练拳,但事实上练拳之后无法储存半点真气在体内,完全就变成了花拳绣腿了。
  
  但今天则大大不同,林昭立着拳桩,将一套农夫三拳打完之后已然是大汗淋漓,而丹田处则有一片暖洋洋的感觉,一套拳打完所凝聚的少许真气居然真的已经在气海中回旋不绝,有点生生不息的感觉了,这让林昭大喜过望,比起之前,练拳之后,真气全部在气海中漏光,这种感觉简直是太好了!
  
  那位白姐姐,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就连梦境也都是真的!
  
  ……
  
  少年振奋不已,马上回到房间,扯烂了一件已经破烂到无法再穿的衣服,用破布条将古剑连同剑鞘一起紧实的裹了起来,然后将古剑系在身后,一时间,这位泥腿子少年竟然有几分剑侠的感觉了。
  
  “蓬!”
  
  就在这时,院子的木门忽然被踹开,几块长着木耳的木板纷纷崩碎,门被踹开之后,一个神色凶狞的少年站在门口,正是赵进。
  
  他缓缓关上门,冷笑道:“我爹拉不下面子,不好意思夺走这把剑,但我赵进好意思,这把剑是我们一起在天池上遇见、挖到的,所以说破天也不能是你林昭一个人的。”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