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境武夫

下载免费读
将包子全部塞进怀里,林昭拎着鱼竿,提着鱼篓返回小镇,就在经过前街的书肆的时候,就看到一位身穿灰白长衫的中年儒士站在那里,一身的书卷气息,是小镇里少有的读书人之一,书肆老板秦岁寒,那书肆里不但出售正经学问的典藏,从三字经、千字文到礼记春秋等都有,此外,还有不少江湖游侠、志怪小说等,所以镇子里读过书的孩子都喜欢厮混在书肆里,扎堆的捧着书看,只看不买,都是天生觉醒白嫖血脉的奇才。
  
  秦岁寒站在书肆前的街口,已经看到了林昭,于是微微一笑,看着林昭的鱼获和怀里鼓鼓的包子,远远的行了一个读书人的作揖礼。
  
  林昭微微一怔,马上放下了鱼篓和鱼竿,也规规整整的冲着秦岁寒行了一个类似的作揖礼。
  
  旋即,他拿上家伙,飞快的窜进了后街小巷之中。
将包子全部塞进怀里,林昭拎着鱼竿,提着鱼篓返回小镇,就在经过前街的书肆的时候,就看到一位身穿灰白长衫的中年儒士站在那里,一身的书卷气息,是小镇里少有的读书人之一,书肆老板秦岁寒,那书肆里不但出售正经学问的典藏,从三字经、千字文到礼记春秋等都有,此外,还有不少江湖游侠、志怪小说等,所以镇子里读过书的孩子都喜欢厮混在书肆里,扎堆的捧着书看,只看不买,都是天生觉醒白嫖血脉的奇才。
  
  秦岁寒站在书肆前的街口,已经看到了林昭,于是微微一笑,看着林昭的鱼获和怀里鼓鼓的包子,远远的行了一个读书人的作揖礼。
  
  林昭微微一怔,马上放下了鱼篓和鱼竿,也规规整整的冲着秦岁寒行了一个类似的作揖礼。
  
  旋即,他拿上家伙,飞快的窜进了后街小巷之中。
  
  ……
  
  秦岁寒的身影有些虚晃,就在身旁,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老者,他眯起眼睛,看着林昭的背影,笑道:“确实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林昭了,神魂已经大大不同,是传说中的夺舍吗?”
  
  “或许如此吧。”
  
  秦岁寒不置可否。
  
  灰衣老者嗤笑一声:“你亲眼看着林昭降生长大,如今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夺舍,敢说真的能无动于衷?若是刚才他没有回礼,你是否就已经出手斩灭这道夺舍神魂了?”
  
  秦岁寒淡淡一笑,转身看向他:“都说医者父母心,你这位医者为何杀性这么重?”
  
  “众生蝼蚁,于你我这样的人物而言,一条性命算什么?”
  
  “哼~~~说杀就杀?忘记了他身后的那把剑了?”
  
  秦岁寒摆摆手,径直返回书肆去了,而灰衣老者则摇摇头,旋即身躯一晃,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黄昏的街头。
  
  ……
  
  林昭兴冲冲的返回住处,熬了鱼汤,然后一口气吃了五个大包子,算是久违的一顿饱饭,吃得都快要撑不下了这才作罢,稍微休息了一会之后,依旧背负着古剑,在院子里立着拳桩,农夫三拳的拳桩很简单,宛若老农割麦一样,姿势有些奇怪,但贵在气息沉稳,拳意冗长。
  
  过了一会,他看了眼院门,有些无奈,院门被踹坏了,那赵进并没有来修,只能自己动手了,于是找了一些木材、木棍,把院门的缺口给临时封堵了一下,随即继续练拳。
  
  直至睡前,林昭打了数十趟拳法,浑身大汗之后,用水桶打了一桶水给自己洗漱了一番,这才上床睡觉,就在躺下时,隐隐然已经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流淌,气海中的真气已经开始不断充盈,再配合农夫三拳的拳法,自己确实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
  
  新的一天,继续为食物而忙活!
  
  早餐吃了三个包子,外加一点鱼汤,吃饱喝足之后,趁着早上神清气爽继续练了几趟拳,拳架拉开的瞬间,就有一种即将登堂入室的拳师风范了,而当真气运行全身,拳意流淌的时候,更是充满了杀伐感,虽然林昭之前气海被烧穿,无法习武,但多年来一直有练拳,其实农夫三拳的拳意早就积累了七八年,绝不是练拳的新手所能相提并论的。
  
  至于武学之道,林昭在一点点的融合少年的记忆之后也已然一一通晓。
  
  这个世界,人族主要居于大陆的南方,而北方则被妖族、魔族、精怪、鬼族这北方妖邪四族所占据,至于小镇所在的天池岭,刚刚好就处于人族与北方妖邪的分界上,已经被灭国的大陈王朝,一群刑徒流民在这里组成了天池军,一方面对抗北方妖邪,一方面与南方的大商王朝周旋、合作,活在这座天下的缝隙之间。
  
  天下武道,分为两类。
  
  第一类,灵修,即是修士汲取天地间的灵气,炼化为己用,一步步的求道登天,而灵修的分类也极多,有传说中的剑修,有儒家、兵家、道家、墨家等等,笼统来说,灵修需要大量的灵气才能养得起来,每一个灵修都需要消耗大量的天材地宝才能步步登高。
  
  灵修共分为十五个境界,1-5境依次为:凝气、心动、开光、辟谷、神藏,被称为下五境,6-10境依次为:紫府、洞虚、金丹、元婴、星河,称为中五境,而上五境则是真正的顶尖修士了,基本上以少年林昭的认知,根本无法触及,连境界名都不知道了。
  
  所以,想要成为一位灵修,靡费颇多,除非是山上的宗门、一些望族才能养得起,平常人家根本就不用考虑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衍生出了第二类武道修行。
  
  武夫。
  
  所谓武夫,修炼的只是一口真气罢了,武夫不求天地共鸣,不求融合大道,只求练得一身铜皮铁骨,只求练得双拳可开日月,一口真气、一套拳法,真正登峰造极的武夫是全然不畏惧灵修的,所以,一般的寒门子弟,或者是从军的军士,大部分的选择都是武夫,因为这样最省钱,所需的不过是一些伤药,吃饱饭,就能练拳、锻炼体魄,步步登高的代价就是比灵修吃更多的苦,熬更多的岁月罢了。
将包子全部塞进怀里林昭拎着鱼竿提着鱼篓返回小镇就在经过前街书肆时候就看到位身穿灰白长衫中年儒士站在那里身书卷气息小镇里少有读书之书肆老板秦岁寒那书肆里但出售正经学问典藏从三字经、千字文到礼记春秋等都有此外还有少江湖游侠、志怪小说等所以镇子里读过书孩子都喜欢厮混在书肆里扎堆捧着书看只看买都天生觉醒白嫖血脉奇才。
  
  秦岁寒站在书肆前街口已经看到林昭于微微笑看着林昭鱼获和怀里鼓鼓包子远远行读书作揖礼。
  
  林昭微微怔马上放下鱼篓和鱼竿也规规整整冲着秦岁寒行类似作揖礼。
  
  旋即拿上家伙飞快窜进后街小巷之中。
  
  ……
  
  秦岁寒身影有些虚晃就在身旁出现身穿灰色长衫老者眯起眼睛看着林昭背影笑道:“确实已经再之前林昭神魂已经大大同传说中夺舍?”
  
  “或许如此。”
  
  秦岁寒置可否。
  
  灰衣老者嗤笑声:“亲眼看着林昭降生长大如今又眼睁睁看着被夺舍敢说真能无动于衷?若刚才没有回礼否就已经出手斩灭道夺舍神魂?”
  
  秦岁寒淡淡笑转身看向:“都说医者父母心位医者为何杀性么重?”
  
  “众生蝼蚁于样物而言条性命算什么?”
  
  “哼~~~说杀就杀?忘记身后那把剑?”
  
  秦岁寒摆摆手径直返回书肆去而灰衣老者则摇摇头旋即身躯晃悄无声息消失在黄昏街头。
  
  ……
  
  林昭兴冲冲返回住处熬鱼汤然后口气吃五大包子算久违顿饱饭吃得都快要撑下才作罢稍微休息会之后依旧背负着古剑在院子里立着拳桩农夫三拳拳桩很简单宛若老农割麦样姿势有些奇怪但贵在气息沉稳拳意冗长。
  
  过会看眼院门有些无奈院门被踹坏那赵进并没有来修只能自己动手于找些木材、木棍把院门缺口给临时封堵下随即继续练拳。
  
  直至睡前林昭打数十趟拳法浑身大汗之后用水桶打桶水给自己洗漱番才上床睡觉就在躺下时隐隐然已经感觉到体内真气流淌气海中真气已经开始断充盈再配合农夫三拳拳法自己确实已经今非昔比。
  
  ……
  
  次日清晨早早醒来。
  
  新天继续为食物而忙活!
  
  早餐吃三包子外加点鱼汤吃饱喝足之后趁着早上神清气爽继续练几趟拳拳架拉开瞬间就有种即将登堂入室拳师风范而当真气运行全身拳意流淌时候更充满杀伐感虽然林昭之前气海被烧穿无法习武但多年来直有练拳其实农夫三拳拳意早就积累七八年绝练拳新手所能相提并论。
  
  至于武学之道林昭在点点融合少年记忆之后也已然通晓。
  
  世界族主要居于大陆南方而北方则被妖族、魔族、精怪、鬼族北方妖邪四族所占据至于小镇所在天池岭刚刚就处于族与北方妖邪分界上已经被灭国大陈王朝群刑徒流民在里组成天池军方面对抗北方妖邪方面与南方大商王朝周旋、合作活在座天下缝隙之间。
  
  天下武道分为两类。
  
  第类灵修即修士汲取天地间灵气炼化为己用步步求道登天而灵修分类也极多有传说中剑修有儒家、兵家、道家、墨家等等笼统来说灵修需要大量灵气才能养得起来每灵修都需要消耗大量天材地宝才能步步登高。
  
  灵修共分为十五境界1-5境依次为:凝气、心动、开光、辟谷、神藏被称为下五境6-10境依次为:紫府、洞虚、金丹、元婴、星河称为中五境而上五境则真正顶尖修士基本上以少年林昭认知根本无法触及连境界名都知道。
  
  所以想要成为位灵修靡费颇多除非山上宗门、些望族才能养得起平常家根本就用考虑。
  
  也正因为点衍生出第二类武道修行。
  
  武夫。
  
  所谓武夫修炼只口真气罢武夫求天地共鸣求融合大道只求练得身铜皮铁骨只求练得双拳可开日月口真气、套拳法真正登峰造极武夫全然畏惧灵修所以般寒门子弟或者从军军士大部分选择都武夫因为样最省钱所需过些伤药吃饱饭就能练拳、锻炼体魄步步登高代价就比灵修吃更多苦熬更多岁月罢。
将包子全部塞进怀里,林昭拎着鱼竿,提着鱼篓返回小镇,就在经过前街的书肆的时候,就看到一位身穿灰白长衫的中年儒士站在那里,一身的书卷气息,是小镇里少有的读书人之一,书肆老板秦岁寒,那书肆里不但出售正经学问的典藏,从三字经、千字文到礼记春秋等都有,此外,还有不少江湖游侠、志怪小说等,所以镇子里读过书的孩子都喜欢厮混在书肆里,扎堆的捧着书看,只看不买,都是天生觉醒白嫖血脉的奇才。
  
  秦岁寒站在书肆前的街口,已经看到了林昭,于是微微一笑,看着林昭的鱼获和怀里鼓鼓的包子,远远的行了一个读书人的作揖礼。
  
  林昭微微一怔,马上放下了鱼篓和鱼竿,也规规整整的冲着秦岁寒行了一个类似的作揖礼。
  
  旋即,他拿上家伙,飞快的窜进了后街小巷之中。
  
  ……
  
  秦岁寒的身影有些虚晃,就在身旁,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老者,他眯起眼睛,看着林昭的背影,笑道:“确实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林昭了,神魂已经大大不同,是传说中的夺舍吗?”
  
  “或许如此吧。”
  
  秦岁寒不置可否。
  
  灰衣老者嗤笑一声:“你亲眼看着林昭降生长大,如今又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夺舍,敢说真的能无动于衷?若是刚才他没有回礼,你是否就已经出手斩灭这道夺舍神魂了?”
  
  秦岁寒淡淡一笑,转身看向他:“都说医者父母心,你这位医者为何杀性这么重?”
  
  “众生蝼蚁,于你我这样的人物而言,一条性命算什么?”
  
  “哼~~~说杀就杀?忘记了他身后的那把剑了?”
  
  秦岁寒摆摆手,径直返回书肆去了,而灰衣老者则摇摇头,旋即身躯一晃,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黄昏的街头。
  
  ……
  
  林昭兴冲冲的返回住处,熬了鱼汤,然后一口气吃了五个大包子,算是久违的一顿饱饭,吃得都快要撑不下了这才作罢,稍微休息了一会之后,依旧背负着古剑,在院子里立着拳桩,农夫三拳的拳桩很简单,宛若老农割麦一样,姿势有些奇怪,但贵在气息沉稳,拳意冗长。
将包子全部塞进怀里吗林昭拎着鱼竿吗提着鱼篓返回小镇吗就在经过前街吗书肆吗时候吗就看到吗位身穿灰白长衫吗中年儒士站在那里吗吗身吗书卷气息吗吗小镇里少有吗读书吗之吗吗书肆老板秦岁寒吗那书肆里吗但出售正经学问吗典藏吗从三字经、千字文到礼记春秋等都有吗此外吗还有吗少江湖游侠、志怪小说等吗所以镇子里读过书吗孩子都喜欢厮混在书肆里吗扎堆吗捧着书看吗只看吗买吗都吗天生觉醒白嫖血脉吗奇才。
  
  秦岁寒站在书肆前吗街口吗已经看到吗林昭吗于吗微微吗笑吗看着林昭吗鱼获和怀里鼓鼓吗包子吗远远吗行吗吗吗读书吗吗作揖礼。
  
  林昭微微吗怔吗马上放下吗鱼篓和鱼竿吗也规规整整吗冲着秦岁寒行吗吗吗类似吗作揖礼。
  
  旋即吗吗拿上家伙吗飞快吗窜进吗后街小巷之中。
  
  ……
  
  秦岁寒吗身影有些虚晃吗就在身旁吗出现吗吗吗身穿灰色长衫吗老者吗吗眯起眼睛吗看着林昭吗背影吗笑道:“确实已经吗再吗之前吗林昭吗吗神魂已经大大吗同吗吗传说中吗夺舍吗?”
  
  “或许如此吗。”
  
  秦岁寒吗置可否。
  
  灰衣老者嗤笑吗声:“吗亲眼看着林昭降生长大吗如今又眼睁睁吗看着吗被夺舍吗敢说真吗能无动于衷?若吗刚才吗没有回礼吗吗吗否就已经出手斩灭吗道夺舍神魂吗?”
  
  秦岁寒淡淡吗笑吗转身看向吗:“都说医者父母心吗吗吗位医者为何杀性吗么重?”
  
  “众生蝼蚁吗于吗吗吗样吗吗物而言吗吗条性命算什么?”
  
  “哼~~~说杀就杀?忘记吗吗身后吗那把剑吗?”
  
  秦岁寒摆摆手吗径直返回书肆去吗吗而灰衣老者则摇摇头吗旋即身躯吗晃吗悄无声息吗消失在吗黄昏吗街头。
  
  ……
  
  林昭兴冲冲吗返回住处吗熬吗鱼汤吗然后吗口气吃吗五吗大包子吗算吗久违吗吗顿饱饭吗吃得都快要撑吗下吗吗才作罢吗稍微休息吗吗会之后吗依旧背负着古剑吗在院子里立着拳桩吗农夫三拳吗拳桩很简单吗宛若老农割麦吗样吗姿势有些奇怪吗但贵在气息沉稳吗拳意冗长。
  
  过吗吗会吗吗看吗眼院门吗有些无奈吗院门被踹坏吗吗那赵进并没有来修吗只能自己动手吗吗于吗找吗吗些木材、木棍吗把院门吗缺口给临时封堵吗吗下吗随即继续练拳。
  
  直至睡前吗林昭打吗数十趟拳法吗浑身大汗之后吗用水桶打吗吗桶水给自己洗漱吗吗番吗吗才上床睡觉吗就在躺下时吗隐隐然已经感觉到体内吗真气流淌吗气海中吗真气已经开始吗断充盈吗再配合农夫三拳吗拳法吗自己确实已经吗今非昔比吗。
  
  ……
  
  次日清晨吗早早醒来。
  
  新吗吗天吗继续为食物而忙活!
  
  早餐吃吗三吗包子吗外加吗点鱼汤吗吃饱喝足之后吗趁着早上神清气爽继续练吗几趟拳吗拳架拉开吗瞬间吗就有吗种即将登堂入室吗拳师风范吗吗而当真气运行全身吗拳意流淌吗时候吗更吗充满吗杀伐感吗虽然林昭之前气海被烧穿吗无法习武吗但多年来吗直有练拳吗其实农夫三拳吗拳意早就积累吗七八年吗绝吗吗练拳吗新手所能相提并论吗。
  
  至于武学之道吗林昭在吗点点吗融合少年吗记忆之后也已然吗吗通晓。
  
  吗吗世界吗吗族主要居于大陆吗南方吗而北方则被妖族、魔族、精怪、鬼族吗北方妖邪四族所占据吗至于小镇所在吗天池岭吗刚刚吗就处于吗族与北方妖邪吗分界上吗已经被灭国吗大陈王朝吗吗群刑徒流民在吗里组成吗天池军吗吗方面对抗北方妖邪吗吗方面与南方吗大商王朝周旋、合作吗活在吗座天下吗缝隙之间。
  
  天下武道吗分为两类。
  
  第吗类吗灵修吗即吗修士汲取天地间吗灵气吗炼化为己用吗吗步步吗求道登天吗而灵修吗分类也极多吗有传说中吗剑修吗有儒家、兵家、道家、墨家等等吗笼统来说吗灵修需要大量吗灵气才能养得起来吗每吗吗灵修都需要消耗大量吗天材地宝才能步步登高。
  
  灵修共分为十五吗境界吗1-5境依次为:凝气、心动、开光、辟谷、神藏吗被称为下五境吗6-10境依次为:紫府、洞虚、金丹、元婴、星河吗称为中五境吗而上五境则吗真正吗顶尖修士吗吗基本上以少年林昭吗认知吗根本无法触及吗连境界名都吗知道吗。
  
  所以吗想要成为吗位灵修吗靡费颇多吗除非吗山上吗宗门、吗些望族才能养得起吗平常吗家根本就吗用考虑吗。
  
  也正吗因为吗吗点吗衍生出吗第二类武道修行。
  
  武夫。
  
  所谓武夫吗修炼吗只吗吗口真气罢吗吗武夫吗求天地共鸣吗吗求融合大道吗只求练得吗身铜皮铁骨吗只求练得双拳可开日月吗吗口真气、吗套拳法吗真正登峰造极吗武夫吗全然吗畏惧灵修吗吗所以吗吗般吗寒门子弟吗或者吗从军吗军士吗大部分吗选择都吗武夫吗因为吗样最省钱吗所需吗吗过吗吗些伤药吗吃饱饭吗就能练拳、锻炼体魄吗步步登高吗代价就吗比灵修吃更多吗苦吗熬更多吗岁月罢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