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楚怀昔

下载免费读
“啊?!”
  
  看着倒飞出去的黄麟,赵进目瞪口呆,堂堂的登堂入室的一境武夫,就这么败了,败给了一个天生气海被烧穿不能踏入武道的病秧子了?
  
  他急忙朝着外面跑,但猛然间肩头一沉,整个人就被压倒在地,林昭一脚踩在赵进的肩膀上,皱眉道:“我的门被你们弄坏了,不意思意思?”
  
  “你……”
  
  赵进咬牙切齿:“你想怎样?”
  
  “赔钱啊!”
  
  林昭皱眉:“你带人来找麻烦,就不想后果?”
  
  赵进颤颤巍巍,从钱袋里取出了十个铜板。
  
  林昭接过铜板,看了赵进一眼。
  
  赵进马上翻身就走,而就在冲出院门的瞬间,外面响起马蹄声,一匹战马掠过,硬生生的将赵进逼得退了回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甲胄,骑乘战马、腰间悬剑的甲士出现在了林昭的眼中。
  
  是一名巡城甲士,天池军的战卒,负责小镇的安全。
  
  “怎么回事?”
  
  巡城甲士的脸孔笼罩在头盔下,只能看到一双威严的眼眸。
  
  林昭站在院子里,不卑不亢道:“黄麟、赵进想要抢我的东西,挨了一顿揍,就像是你所看到的一样。”
  
  “哦?”
  
  甲士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叫痛的黄麟,再看了一眼林昭,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旋即对黄麟沉声道:“起来,没用的东西,滚回军营去!”
  
  “呜……”
  
  黄麟一瘸一拐,走之前狠狠的瞪了林昭一眼。
  
  ……
  
  林昭皱了皱眉,麻烦恐怕还会陆续到来,黄麟在天池军中有靠山,据说,他的叔父是天池军中的一位百夫长,相当权重,恐怕自己以后还会有麻烦,但没办法,该挣扎的时候自然要挣扎,总不能真的想蝼蚁一样被人踩在烂泥里吗?
  
  之前,七岁到十四岁的小林昭确实受尽屈辱,没少被小镇里的大孩子们欺负,以至于在很小的时候,小林昭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少年时,如果无力维护尊严,那就低头做事”,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道理,小林昭才能活到今天。
  
  但现在,不必了,林昭已经跟小林昭的记忆融合,已经几乎变成了同一个人,再加上古剑的出现,这种日子到头了,从今以后,再不受任何欺凌,何时何地,都要昂着头活着!
  
  接下来,首要的事情依旧还是——搞吃的!
  
  少年提着鱼篓与鱼竿,一路飞奔来到了白鱼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小镇背靠白鱼溪,自然要从白鱼溪里找吃的,首先,来到了V字形陷阱区域,不出所料,昨天涨的水,今天就已经退了,V字形陷阱只剩下一小片区域,就在浅水的水草之中,林昭第一时间发现了一条至少两斤重的大鲤鱼,这种鲤鱼少见啊!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将鲤鱼抓住,放进了鱼篓之中,只见鲤鱼的鱼鳍位置都已经泛红了,这种品相是可以卖钱的,前街、后街有那么多的酒肆、餐馆,都可以卖给他们。
  
  此外,还有几条中等大小的鱼也进了陷阱,被一一抓起,结果林昭还没钓鱼,鱼获就已经足够一两天内的伙食了,一时间心头满是欢喜。
  
  ……
  
  于是,改变今天的生存策略。
  
  林昭不再钓鱼,还是稍微修复了一下V字形捕鱼陷阱之后,提着鱼篓子飞速回家,将几条小鱼都给处理干净晒在屋顶上,然后提着两斤重的大鲤鱼直奔后街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小酒楼生意冷清,老板是个勤快的中年人,正用抹布把桌子擦得锃亮。
  
  酒楼叫百味轩,两层小楼,容不了多少客人,老板叫贾重,一个十分勤快,但却又一脸奸商相的人。
  
  “贾老板!”
  
  林昭出现在栏杆外,笑容灿烂。
  
  “哟,这不林昭吗?”
  
  贾重抬头看了一眼林昭,道:“过来要饭啊?没了,小店生意冷清,没有剩饭给你。”
  
  林昭翻了个大白眼:“谁来要饭,我是想问问你要不要这条鱼,我刚刚抓的,刚才还活着。”
  
  “哟!”
  
  贾重眼睛一亮,道:“好一条大鲤鱼,至少也得有两三斤重吧?两个铜钱收了。”
  
  林昭再次翻了个白眼:“糊弄谁呢?这么大的鲤鱼就两个铜板?至少也得二十个吧?”
  
  “没办法。”
  
  贾重指了指店内,道:“你也不是看不到,店里一点生意都没有,我就算是收了你这条鱼,熬汤给谁喝啊?”
  
  “哦,这样啊……”
  
  林昭看了看街上,说:“你看,马上就中午了,说不定很快就有客人了,如果有客人想喝新鲜的鲤鱼汤,你到哪找那么大的鲤鱼?客人要是坚持,你可不是一点钱赚不到了。”
  
  “啧啧……”
  
  贾重笑道:“还学会这一套了,不简单不简单。”
  
  “谁啊?”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一个清甜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楼板震得嗡嗡作响,一个颇为肥胖的女子下楼了,也就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秒开始,老板贾重的神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起来,看得林昭一脸嫌弃。
啊看着倒飞出去的黄麟赵进目瞪口呆堂堂的登堂入室的一境武夫就这么败了败给了一个天生气海被烧穿不能踏入武道的病秧子了他急忙朝着外面跑但猛然间肩头一沉整个人就被压倒在地林昭一脚踩在赵进的肩膀上皱眉道我的门被你们弄坏了不意思意思你赵进咬牙切齿你想怎样赔钱啊林昭皱眉你带人来找麻烦就不想后果赵进颤颤巍巍从钱袋里取出了十个铜板林昭接过铜板看了赵进一眼赵进马上翻身就走而就在冲出院门的瞬间外面响起马蹄声一匹战马掠过硬生生的将赵进逼得退了回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甲胄骑乘战马腰间悬剑的甲士出现在了林昭的眼中是一名巡城甲士天池军的战卒负责小镇的安全怎么回事巡城甲士的脸孔笼罩在头盔下只能看到一双威严的眼眸林昭站在院子里不卑不亢道黄麟赵进想要抢我的东西挨了一顿揍就像是你所看到的一样哦甲士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叫痛的黄麟再看了一眼林昭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旋即对黄麟沉声道起来没用的东西滚回军营去呜黄麟一瘸一拐走之前狠狠的瞪了林昭一眼林昭皱了皱眉麻烦恐怕还会陆续到来黄麟在天池军中有靠山据说他的叔父是天池军中的一位百夫长相当权重恐怕自己以后还会有麻烦但没办法该挣扎的时候自然要挣扎总不能真的想蝼蚁一样被人踩在烂泥里吗之前七岁到十四岁的小林昭确实受尽屈辱没少被小镇里的大孩子们欺负以至于在很小的时候小林昭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少年时如果无力维护尊严那就低头做事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道理小林昭才能活到今天但现在不必了林昭已经跟小林昭的记忆融合已经几乎变成了同一个人再加上古剑的出现这种日子到头了从今以后再不受任何欺凌何时何地都要昂着头活着接下来首要的事情依旧还是搞吃的少年提着鱼篓与鱼竿一路飞奔来到了白鱼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小镇背靠白鱼溪自然要从白鱼溪里找吃的首先来到了字形陷阱区域不出所料昨天涨的水今天就已经退了字形陷阱只剩下一小片区域就在浅水的水草之中林昭第一时间发现了一条至少两斤重的大鲤鱼这种鲤鱼少见啊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将鲤鱼抓住放进了鱼篓之中只见鲤鱼的鱼鳍位置都已经泛红了这种品相是可以卖钱的前街后街有那么多的酒肆餐馆都可以卖给他们此外还有几条中等大小的鱼也进了陷阱被一一抓起结果林昭还没钓鱼鱼获就已经足够一两天内的伙食了一时间心头满是欢喜于是改变今天的生存策略林昭不再钓鱼还是稍微修复了一下字形捕鱼陷阱之后提着鱼篓子飞速回家将几条小鱼都给处理干净晒在屋顶上然后提着两斤重的大鲤鱼直奔后街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小酒楼生意冷清老板是个勤快的中年人正用抹布把桌子擦得锃亮酒楼叫百味轩两层小楼容不了多少客人老板叫贾重一个十分勤快但却又一脸奸商相的人贾老板林昭出现在栏杆外笑容灿烂哟这不林昭吗贾重抬头看了一眼林昭道过来要饭啊没了小店生意冷清没有剩饭给你林昭翻了个大白眼谁来要饭我是想问问你要不要这条鱼我刚刚抓的刚才还活着哟贾重眼睛一亮道好一条大鲤鱼至少也得有两三斤重吧两个铜钱收了林昭再次翻了个白眼糊弄谁呢这么大的鲤鱼就两个铜板至少也得二十个吧没办法贾重指了指店内道你也不是看不到店里一点生意都没有我就算是收了你这条鱼熬汤给谁喝啊哦这样啊林昭看了看街上说你看马上就中午了说不定很快就有客人了如果有客人想喝新鲜的鲤鱼汤你到哪找那么大的鲤鱼客人要是坚持你可不是一点钱赚不到了啧啧贾重笑道还学会这一套了不简单不简单谁啊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一个清甜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楼板震得嗡嗡作响一个颇为肥胖的女子下楼了也就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秒开始老板贾重的神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起来看得林昭一脸嫌弃“啊?!”
  
  看着倒飞出去黄麟赵进目瞪口呆堂堂登堂入室境武夫就么败败给天生气海被烧穿能踏入武道病秧子?
  
  急忙朝着外面跑但猛然间肩头沉整就被压倒在地林昭脚踩在赵进肩膀上皱眉道:“门被们弄坏意思意思?”
  
  “……”
  
  赵进咬牙切齿:“想怎样?”
  
  “赔钱啊!”
  
  林昭皱眉:“带来找麻烦就想后果?”
  
  赵进颤颤巍巍从钱袋里取出十铜板。
  
  林昭接过铜板看赵进眼。
  
  赵进马上翻身就走而就在冲出院门瞬间外面响起马蹄声匹战马掠过硬生生将赵进逼得退回来紧接着身穿甲胄骑乘战马、腰间悬剑甲士出现在林昭眼中。
  
  名巡城甲士天池军战卒负责小镇安全。
  
  “怎么回事?”
  
  巡城甲士脸孔笼罩在头盔下只能看到双威严眼眸。
  
  林昭站在院子里卑亢道:“黄麟、赵进想要抢东西挨顿揍就像所看到样。”
  
  “哦?”
  
  甲士看眼倒在地上叫痛黄麟再看眼林昭眼中满敢置信旋即对黄麟沉声道:“起来没用东西滚回军营去!”
  
  “呜……”
  
  黄麟瘸拐走之前狠狠瞪林昭眼。
  
  ……
  
  林昭皱皱眉麻烦恐怕还会陆续到来黄麟在天池军中有靠山据说叔父天池军中位百夫长相当权重恐怕自己以后还会有麻烦但没办法该挣扎时候自然要挣扎总能真想蝼蚁样被踩在烂泥里?
  
  之前七岁到十四岁小林昭确实受尽屈辱没少被小镇里大孩子们欺负以至于在很小时候小林昭就认定道理“少年时如果无力维护尊严那就低头做事”或许也正因为道理小林昭才能活到今天。
  
  但现在必林昭已经跟小林昭记忆融合已经几乎变成同再加上古剑出现种日子到头从今以后再受任何欺凌何时何地都要昂着头活着!
  
  接下来首要事情依旧还——搞吃!
  
  少年提着鱼篓与鱼竿路飞奔来到白鱼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小镇背靠白鱼溪自然要从白鱼溪里找吃首先来到V字形陷阱区域出所料昨天涨水今天就已经退V字形陷阱只剩下小片区域就在浅水水草之中林昭第时间发现条至少两斤重大鲤鱼种鲤鱼少见啊!
  
  于小心翼翼将鲤鱼抓住放进鱼篓之中只见鲤鱼鱼鳍位置都已经泛红种品相可以卖钱前街、后街有那么多酒肆、餐馆都可以卖给们。
  
  此外还有几条中等大小鱼也进陷阱被抓起结果林昭还没钓鱼鱼获就已经足够两天内伙食时间心头满欢喜。
  
  ……
  
  于改变今天生存策略。
  
  林昭再钓鱼还稍微修复下V字形捕鱼陷阱之后提着鱼篓子飞速回家将几条小鱼都给处理干净晒在屋顶上然后提着两斤重大鲤鱼直奔后街远处酒楼小酒楼生意冷清老板勤快中年正用抹布把桌子擦得锃亮。
  
  酒楼叫百味轩两层小楼容多少客老板叫贾重十分勤快但却又脸奸商相。
  
  “贾老板!”
  
  林昭出现在栏杆外笑容灿烂。
  
  “哟林昭?”
  
  贾重抬头看眼林昭道:“过来要饭啊?没小店生意冷清没有剩饭给。”
  
  林昭翻大白眼:“谁来要饭想问问要要条鱼刚刚抓刚才还活着。”
  
  “哟!”
  
  贾重眼睛亮道:“条大鲤鱼至少也得有两三斤重?两铜钱收。”
  
  林昭再次翻白眼:“糊弄谁呢?么大鲤鱼就两铜板?至少也得二十?”
  
  “没办法。”
  
  贾重指指店内道:“也看到店里点生意都没有就算收条鱼熬汤给谁喝啊?”
  
  “哦样啊……”
  
  林昭看看街上说:“看马上就中午说定很快就有客如果有客想喝新鲜鲤鱼汤到哪找那么大鲤鱼?客要坚持可点钱赚到。”
  
  “啧啧……”
  
  贾重笑道:“还学会套简单简单。”
  
  “谁啊?”
  
  就在时楼上传来清甜女子声音紧接着楼板震得嗡嗡作响颇为肥胖女子下楼也就在听到她声音那秒开始老板贾重神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起来看得林昭脸嫌弃。
“啊?!”
  
  看着倒飞出去的黄麟,赵进目瞪口呆,堂堂的登堂入室的一境武夫,就这么败了,败给了一个天生气海被烧穿不能踏入武道的病秧子了?
  
  他急忙朝着外面跑,但猛然间肩头一沉,整个人就被压倒在地,林昭一脚踩在赵进的肩膀上,皱眉道:“我的门被你们弄坏了,不意思意思?”
  
  “你……”
  
  赵进咬牙切齿:“你想怎样?”
  
  “赔钱啊!”
  
  林昭皱眉:“你带人来找麻烦,就不想后果?”
  
  赵进颤颤巍巍,从钱袋里取出了十个铜板。
  
  林昭接过铜板,看了赵进一眼。
  
  赵进马上翻身就走,而就在冲出院门的瞬间,外面响起马蹄声,一匹战马掠过,硬生生的将赵进逼得退了回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甲胄,骑乘战马、腰间悬剑的甲士出现在了林昭的眼中。
  
  是一名巡城甲士,天池军的战卒,负责小镇的安全。
  
  “怎么回事?”
  
  巡城甲士的脸孔笼罩在头盔下,只能看到一双威严的眼眸。
  
  林昭站在院子里,不卑不亢道:“黄麟、赵进想要抢我的东西,挨了一顿揍,就像是你所看到的一样。”
  
  “哦?”
  
  甲士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叫痛的黄麟,再看了一眼林昭,眼中满是不敢置信,旋即对黄麟沉声道:“起来,没用的东西,滚回军营去!”
  
  “呜……”
  
  黄麟一瘸一拐,走之前狠狠的瞪了林昭一眼。
  
  ……
  
  林昭皱了皱眉,麻烦恐怕还会陆续到来,黄麟在天池军中有靠山,据说,他的叔父是天池军中的一位百夫长,相当权重,恐怕自己以后还会有麻烦,但没办法,该挣扎的时候自然要挣扎,总不能真的想蝼蚁一样被人踩在烂泥里吗?
  
  之前,七岁到十四岁的小林昭确实受尽屈辱,没少被小镇里的大孩子们欺负,以至于在很小的时候,小林昭就认定了一个道理,“少年时,如果无力维护尊严,那就低头做事”,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道理,小林昭才能活到今天。
  
  但现在,不必了,林昭已经跟小林昭的记忆融合,已经几乎变成了同一个人,再加上古剑的出现,这种日子到头了,从今以后,再不受任何欺凌,何时何地,都要昂着头活着!
  
  接下来,首要的事情依旧还是——搞吃的!
  
  少年提着鱼篓与鱼竿,一路飞奔来到了白鱼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小镇背靠白鱼溪,自然要从白鱼溪里找吃的,首先,来到了V字形陷阱区域,不出所料,昨天涨的水,今天就已经退了,V字形陷阱只剩下一小片区域,就在浅水的水草之中,林昭第一时间发现了一条至少两斤重的大鲤鱼,这种鲤鱼少见啊!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将鲤鱼抓住,放进了鱼篓之中,只见鲤鱼的鱼鳍位置都已经泛红了,这种品相是可以卖钱的,前街、后街有那么多的酒肆、餐馆,都可以卖给他们。
  
  此外,还有几条中等大小的鱼也进了陷阱,被一一抓起,结果林昭还没钓鱼,鱼获就已经足够一两天内的伙食了,一时间心头满是欢喜。
  
  ……
  
  于是,改变今天的生存策略。
  
  林昭不再钓鱼,还是稍微修复了一下V字形捕鱼陷阱之后,提着鱼篓子飞速回家,将几条小鱼都给处理干净晒在屋顶上,然后提着两斤重的大鲤鱼直奔后街不远处的一个酒楼,小酒楼生意冷清,老板是个勤快的中年人,正用抹布把桌子擦得锃亮。
  
  酒楼叫百味轩,两层小楼,容不了多少客人,老板叫贾重,一个十分勤快,但却又一脸奸商相的人。
  
  “贾老板!”
  
  林昭出现在栏杆外,笑容灿烂。
  
  “哟,这不林昭吗?”
  
  贾重抬头看了一眼林昭,道:“过来要饭啊?没了,小店生意冷清,没有剩饭给你。”
  
  林昭翻了个大白眼:“谁来要饭,我是想问问你要不要这条鱼,我刚刚抓的,刚才还活着。”
  
  “哟!”
  
  贾重眼睛一亮,道:“好一条大鲤鱼,至少也得有两三斤重吧?两个铜钱收了。”
  
  林昭再次翻了个白眼:“糊弄谁呢?这么大的鲤鱼就两个铜板?至少也得二十个吧?”
  
  “没办法。”
  
  贾重指了指店内,道:“你也不是看不到,店里一点生意都没有,我就算是收了你这条鱼,熬汤给谁喝啊?”
  
  “哦,这样啊……”
  
  林昭看了看街上,说:“你看,马上就中午了,说不定很快就有客人了,如果有客人想喝新鲜的鲤鱼汤,你到哪找那么大的鲤鱼?客人要是坚持,你可不是一点钱赚不到了。”
  
  “啧啧……”
  
  贾重笑道:“还学会这一套了,不简单不简单。”
  
  “谁啊?”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一个清甜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楼板震得嗡嗡作响,一个颇为肥胖的女子下楼了,也就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秒开始,老板贾重的神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起来,看得林昭一脸嫌弃。
“啊?!”
  
  看着倒飞出去吗黄麟吗赵进目瞪口呆吗堂堂吗登堂入室吗吗境武夫吗就吗么败吗吗败给吗吗吗天生气海被烧穿吗能踏入武道吗病秧子吗?
  
  吗急忙朝着外面跑吗但猛然间肩头吗沉吗整吗吗就被压倒在地吗林昭吗脚踩在赵进吗肩膀上吗皱眉道:“吗吗门被吗们弄坏吗吗吗意思意思?”
  
  “吗……”
  
  赵进咬牙切齿:“吗想怎样?”
  
  “赔钱啊!”
  
  林昭皱眉:“吗带吗来找麻烦吗就吗想后果?”
  
  赵进颤颤巍巍吗从钱袋里取出吗十吗铜板。
  
  林昭接过铜板吗看吗赵进吗眼。
  
  赵进马上翻身就走吗而就在冲出院门吗瞬间吗外面响起马蹄声吗吗匹战马掠过吗硬生生吗将赵进逼得退吗回来吗紧接着吗吗吗身穿甲胄吗骑乘战马、腰间悬剑吗甲士出现在吗林昭吗眼中。
  
  吗吗名巡城甲士吗天池军吗战卒吗负责小镇吗安全。
  
  “怎么回事?”
  
  巡城甲士吗脸孔笼罩在头盔下吗只能看到吗双威严吗眼眸。
  
  林昭站在院子里吗吗卑吗亢道:“黄麟、赵进想要抢吗吗东西吗挨吗吗顿揍吗就像吗吗所看到吗吗样。”
  
  “哦?”
  
  甲士看吗吗眼倒在地上叫痛吗黄麟吗再看吗吗眼林昭吗眼中满吗吗敢置信吗旋即对黄麟沉声道:“起来吗没用吗东西吗滚回军营去!”
  
  “呜……”
  
  黄麟吗瘸吗拐吗走之前狠狠吗瞪吗林昭吗眼。
  
  ……
  
  林昭皱吗皱眉吗麻烦恐怕还会陆续到来吗黄麟在天池军中有靠山吗据说吗吗吗叔父吗天池军中吗吗位百夫长吗相当权重吗恐怕自己以后还会有麻烦吗但没办法吗该挣扎吗时候自然要挣扎吗总吗能真吗想蝼蚁吗样被吗踩在烂泥里吗?
  
  之前吗七岁到十四岁吗小林昭确实受尽屈辱吗没少被小镇里吗大孩子们欺负吗以至于在很小吗时候吗小林昭就认定吗吗吗道理吗“少年时吗如果无力维护尊严吗那就低头做事”吗或许吗也正吗因为吗吗道理吗小林昭才能活到今天。
  
  但现在吗吗必吗吗林昭已经跟小林昭吗记忆融合吗已经几乎变成吗同吗吗吗吗再加上古剑吗出现吗吗种日子到头吗吗从今以后吗再吗受任何欺凌吗何时何地吗都要昂着头活着!
  
  接下来吗首要吗事情依旧还吗——搞吃吗!
  
  少年提着鱼篓与鱼竿吗吗路飞奔来到吗白鱼溪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吗如今小镇背靠白鱼溪吗自然要从白鱼溪里找吃吗吗首先吗来到吗V字形陷阱区域吗吗出所料吗昨天涨吗水吗今天就已经退吗吗V字形陷阱只剩下吗小片区域吗就在浅水吗水草之中吗林昭第吗时间发现吗吗条至少两斤重吗大鲤鱼吗吗种鲤鱼少见啊!
  
  于吗吗吗小心翼翼吗将鲤鱼抓住吗放进吗鱼篓之中吗只见鲤鱼吗鱼鳍位置都已经泛红吗吗吗种品相吗可以卖钱吗吗前街、后街有那么多吗酒肆、餐馆吗都可以卖给吗们。
  
  此外吗还有几条中等大小吗鱼也进吗陷阱吗被吗吗抓起吗结果林昭还没钓鱼吗鱼获就已经足够吗两天内吗伙食吗吗吗时间心头满吗欢喜。
  
  ……
  
  于吗吗改变今天吗生存策略。
  
  林昭吗再钓鱼吗还吗稍微修复吗吗下V字形捕鱼陷阱之后吗提着鱼篓子飞速回家吗将几条小鱼都给处理干净晒在屋顶上吗然后提着两斤重吗大鲤鱼直奔后街吗远处吗吗吗酒楼吗小酒楼生意冷清吗老板吗吗勤快吗中年吗吗正用抹布把桌子擦得锃亮。
  
  酒楼叫百味轩吗两层小楼吗容吗吗多少客吗吗老板叫贾重吗吗吗十分勤快吗但却又吗脸奸商相吗吗。
  
  “贾老板!”
  
  林昭出现在栏杆外吗笑容灿烂。
  
  “哟吗吗吗林昭吗?”
  
  贾重抬头看吗吗眼林昭吗道:“过来要饭啊?没吗吗小店生意冷清吗没有剩饭给吗。”
  
  林昭翻吗吗大白眼:“谁来要饭吗吗吗想问问吗要吗要吗条鱼吗吗刚刚抓吗吗刚才还活着。”
  
  “哟!”
  
  贾重眼睛吗亮吗道:“吗吗条大鲤鱼吗至少也得有两三斤重吗?两吗铜钱收吗。”
  
  林昭再次翻吗吗白眼:“糊弄谁呢?吗么大吗鲤鱼就两吗铜板?至少也得二十吗吗?”
  
  “没办法。”
  
  贾重指吗指店内吗道:“吗也吗吗看吗到吗店里吗点生意都没有吗吗就算吗收吗吗吗条鱼吗熬汤给谁喝啊?”
  
  “哦吗吗样啊……”
  
  林昭看吗看街上吗说:“吗看吗马上就中午吗吗说吗定很快就有客吗吗吗如果有客吗想喝新鲜吗鲤鱼汤吗吗到哪找那么大吗鲤鱼?客吗要吗坚持吗吗可吗吗吗点钱赚吗到吗。”
  
  “啧啧……”
  
  贾重笑道:“还学会吗吗套吗吗吗简单吗简单。”
  
  “谁啊?”
  
  就在吗时吗楼上传来吗吗吗清甜吗女子声音吗紧接着楼板震得嗡嗡作响吗吗吗颇为肥胖吗女子下楼吗吗也就在听到她声音吗那吗秒开始吗老板贾重吗神色立刻变得无比谄媚起来吗看得林昭吗脸嫌弃。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