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下载免费读
深夜。
  
  林昭练了一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人敲门。
  
  门外是一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一双眸子冷冷的看这少年,沉声道:“你就是林昭?”
  
  “是。”
  
  对方淡淡的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递过一张纸:“这是守备军的征兵手谕,你已经是天池军的预备军士,明天一早就拿着手谕前往军营去报道吧。”
  
  “哦,是,知道了!”
  
  林昭拿着纸条,心头有些忐忑,自己从军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
  
  这一夜,他开始忙碌,将剩下的十几个大饼尽数“打包”成一个包裹,刚刚晒出来的鹿肉也带了几条,再将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两件,事实上他也只有两件衣服,通常,一条裤子从春天穿到冬天,换洗的时候就只能光屁股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的。
深夜林昭练了一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人敲门门外是一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一双眸子冷冷的看这少年沉声道你就是林昭是对方淡淡的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递过一张纸这是守备军的征兵手谕你已经是天池军的预备军士明天一早就拿着手谕前往军营去报道吧哦是知道了林昭拿着纸条心头有些忐忑自己从军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来了这一夜他开始忙碌将剩下的十几个大饼尽数打包成一个包裹刚刚晒出来的鹿肉也带了几条再将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两件事实上他也只有两件衣服通常一条裤子从春天穿到冬天换洗的时候就只能光屁股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的次日凌晨天刚刚亮时林昭就已经起床灶台上添了柴火烧了一锅鹿肉汤的同时自己在院子里立拳桩拉开拳架认认真真的将农夫三拳从头到尾演练了十多次一直练到浑身出汗的时候早饭也好了狼吞虎咽吃完背上古剑和行囊然后将屋门给锁了之后再锁院门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开祖宅很远心头有些忐忑后街的清晨颇为冷清林昭远远的百味轩的老板贾重招手笑道这是要去从军了嗯林昭立定点点头说刚刚收到天池军的征兵手谕所以今天一早就要赶过去了早去早回啊贾重意味深长的一笑童子军去不了多久就要回来的楚帅怎么会让我们大陈王朝的孩子去送死呢林昭正要说话就见庆儿嫂从酒楼里走了出去娴熟的拽着贾重的耳朵气笑道一大早不去炸油条在这里闲聊个什么哟是林昭啊这么一大早的要去军中嗯啊林昭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前街书肆老板秦岁寒手捧一本书在院子里轻声读着而就在他身后是一株巨大的白树这棵白树在小镇里十分有名每年开春之后都有成年的孩子在这里进行某种仪式很隆重甚至有时候连楚帅都会亲临观礼林小哥秦岁寒放下书笑容柔和去军中嗯林昭止步冲着秦岁寒微微笑道秦老板一大早就开门啊嗯秦岁寒也笑道早开门也没生意晚开门同样没生意所以无论早晚都无关紧要了有点绕口林昭挠挠头笑着说那我先去了一路珍重秦岁寒颔首那边军规森严莫要与人争锋啊是多谢了我记住了林昭旋即离去沿着一排大户人家的朱墙下走了一会来到小镇北边的入口入口前方有不少哨岗按照规矩天池镇的人只能向南不能向北因为北方就是妖族魔族的领地寻常人去了也是送死所以从小镇北口已经开始戒备森严了两名守门甲士查询了林昭的令牌与手谕旋即放行出了镇子林昭一路向北沿着一条两侧长满银杏树的大道前往雪域天池的北部大约走了五里地左右再向北方看去时只见天空之上一缕缕血色云朵滚翻充满了妖异气息以前林昭感受不到但他此刻已经修炼了一股源自于武道的浩然真气看向北方时就感觉到格外的厌恶感那些气息是来自于妖族的妖气再往北视野逐渐开阔在雪域天池的北坡上出现了一座座简陋的人族营寨空中猎猎飘扬的是一张张已经极为罕见的大陈王朝的战旗这些陈字战旗从未在小镇里出现过源自于当初楚怀昔与大商王朝的约定天池镇隶属于大商王朝的版图王土之内怎容他国王旗当林昭继续向前时远方传来了浓烈沉重的马蹄声天池之上一列列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长剑的骑兵飞驰而过滚滚蹄声震撼在心灵之上宛若神明跺地这种阵仗林昭还是第一次见到直接就看呆了心头向往不已有生之年自己会成为他们其中一员吗林昭来了啊一座军帐前方守门的老卒认得林昭笑道是来领新兵征募任务的嗯随我来吧老兵走在前方道这份手谕是八营之一的折戟营发出去的所以去折戟营那边看看到底是要派你做什么深夜。
  
  林昭练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敲门。
  
  门外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双眸子冷冷看少年沉声道:“就林昭?”
  
  “。”
  
  对方淡淡冷笑下就像看着将死之样递过张纸:“守备军征兵手谕已经天池军预备军士明天早就拿着手谕前往军营去报道。”
  
  “哦知道!”
  
  林昭拿着纸条心头有些忐忑自己从军事情竟然么快就来?
  
  ……
  
  夜开始忙碌将剩下十几大饼尽数“打包”成包裹刚刚晒出来鹿肉也带几条再将自己衣服收拾两件事实上也只有两件衣服通常条裤子从春天穿到冬天换洗时候就只能光屁股穷家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
  
  次日凌晨。
  
  天刚刚亮时林昭就已经起床灶台上添柴火烧锅鹿肉汤同时自己在院子里立拳桩拉开拳架认认真真将农夫三拳从头到尾演练十多次直练到浑身出汗时候早饭也狼吞虎咽吃完背上古剑和行囊然后将屋门给锁之后再锁院门。
  
  第次要离开祖宅很远心头有些忐忑。
  
  后街清晨颇为冷清。
  
  “林昭!”
  
  远远百味轩老板贾重招手笑道:“要去……从军?”
  
  “嗯。”
  
  林昭立定点点头说:“刚刚收到天池军征兵手谕所以今天早就要赶过去。”
  
  “早去早回啊!”
  
  贾重意味深长笑:“童子军去多久就要回来楚帅怎么会让们大陈王朝孩子去送死呢?”
  
  林昭正要说话就见庆儿嫂从酒楼里走出去娴熟拽着贾重耳朵气笑道:“大早去炸油条在里闲聊什么!?哟林昭啊么大早……要去军中?”
  
  “嗯啊……”
  
  林昭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就走。
  
  ……
  
  前街。
  
  书肆老板秦岁寒手捧本书在院子里轻声读着而就在身后株巨大白树棵白树在小镇里十分有名每年开春之后都有成年孩子在里进行某种仪式很隆重甚至有时候连楚帅都会亲临观礼。
  
  “林小哥。”
  
  秦岁寒放下书笑容柔和:“去军中?”
  
  “嗯!”
  
  林昭止步冲着秦岁寒微微笑道:“秦老板大早就开门啊?”
  
  “嗯。”
  
  秦岁寒也笑道:“早开门也没生意晚开门同样没生意所以无论早晚都无关紧要。”
  
  有点绕口。
  
  林昭挠挠头笑着说:“那先去。”
  
  “路珍重。”
  
  秦岁寒颔首:“那边军规森严莫要与争锋啊!”
  
  “多谢记住。”
  
  林昭旋即离去沿着排大户家朱墙下走会来到小镇北边入口入口前方有少哨岗按照规矩天池镇只能向南、能向北因为北方就妖族、魔族领地寻常去也送死所以从小镇北口已经开始戒备森严。
  
  两名守门甲士查询林昭令牌与手谕旋即放行。
  
  ……
  
  出镇子林昭路向北沿着条两侧长满银杏树大道前往雪域天池北部大约走五里地左右再向北方看去时只见天空之上缕缕血色云朵滚翻充满妖异气息以前林昭感受到但此刻已经修炼股源自于武道浩然真气看向北方时就感觉到格外厌恶感那些气息来自于妖族妖气。
  
  再往北视野逐渐开阔在雪域天池北坡上出现座座简陋族营寨空中猎猎飘扬张张已经极为罕见大陈王朝战旗些陈字战旗从未在小镇里出现过源自于当初楚怀昔与大商王朝约定。
  
  天池镇隶属于大商王朝版图王土之内怎容国王旗?
  
  当林昭继续向前时远方传来浓烈沉重马蹄声天池之上列列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长剑骑兵飞驰而过滚滚蹄声震撼在心灵之上宛若神明跺地种阵仗林昭还第次见到直接就看呆心头向往已有生之年自己会成为们其中员?
  
  “林昭来啊……”
  
  座军帐前方守门老卒认得林昭笑道:“来领新兵征募任务?”
  
  “嗯。”
  
  “随来。”
  
  老兵走在前方道:“份手谕八营之折戟营发出去所以去折戟营那边看看到底要派做什么。”
深夜。
  
  林昭练了一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人敲门。
  
  门外是一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一双眸子冷冷的看这少年,沉声道:“你就是林昭?”
  
  “是。”
  
深夜。
  
  林昭练了一通拳之后,浑身大汗淋漓,此时有人敲门。
  
  门外是一名天池军甲士,头盔下一双眸子冷冷的看这少年,沉声道:“你就是林昭?”
  
  “是。”
  
  对方淡淡的冷笑了一下,就像是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一样,递过一张纸:“这是守备军的征兵手谕,你已经是天池军的预备军士,明天一早就拿着手谕前往军营去报道吧。”
  
  “哦,是,知道了!”
  
  林昭拿着纸条,心头有些忐忑,自己从军的事情,竟然这么快就来了?
  
  ……
  
  这一夜,他开始忙碌,将剩下的十几个大饼尽数“打包”成一个包裹,刚刚晒出来的鹿肉也带了几条,再将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两件,事实上他也只有两件衣服,通常,一条裤子从春天穿到冬天,换洗的时候就只能光屁股了,穷人家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讲究的。
  
  次日凌晨。
  
  天刚刚亮时林昭就已经起床,灶台上添了柴火,烧了一锅鹿肉汤的同时,自己在院子里立拳桩,拉开拳架,认认真真的将农夫三拳从头到尾演练了十多次,一直练到浑身出汗的时候,早饭也好了,狼吞虎咽吃完,背上古剑和行囊,然后将屋门给锁了,之后再锁院门。
  
  这是他第一次要离开祖宅很远,心头有些忐忑。
  
  后街的清晨,颇为冷清。
  
  “林昭!”
  
  远远的,百味轩的老板贾重招手笑道:“这是要去……从军了?”
  
  “嗯。”
  
  林昭立定,点点头,说:“刚刚收到天池军的征兵手谕,所以今天一早就要赶过去了。”
  
  “早去早回啊!”
  
  贾重意味深长的一笑:“童子军,去不了多久就要回来的,楚帅怎么会让我们大陈王朝的孩子去送死呢?”
  
  林昭正要说话,就见庆儿嫂从酒楼里走了出去,娴熟的拽着贾重的耳朵,气笑道:“一大早不去炸油条,在这里闲聊个什么!?哟,是林昭啊,这么一大早的……要去军中?”
  
  “嗯啊……”
  
  林昭没有再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
  
  ……
  
  前街。
  
  书肆老板秦岁寒手捧一本书,在院子里轻声读着,而就在他身后,是一株巨大的白树,这棵白树在小镇里十分有名,每年开春之后,都有成年的孩子在这里进行某种仪式,很隆重,甚至有时候连楚帅都会亲临观礼。
  
  “林小哥。”
  
  秦岁寒放下书,笑容柔和:“去军中?”
  
  “嗯!”
  
  林昭止步,冲着秦岁寒微微笑道:“秦老板,一大早就开门啊?”
  
  “嗯。”
  
  秦岁寒也笑道:“早开门也没生意,晚开门同样没生意,所以无论早晚都无关紧要了。”
  
  有点绕口。
  
  林昭挠挠头,笑着说:“那我先去了。”
  
  “一路珍重。”
  
  秦岁寒颔首:“那边军规森严,莫要与人争锋啊!”
  
  “是,多谢了,我记住了。”
  
  林昭旋即离去,沿着一排大户人家的朱墙下走了一会,来到小镇北边的入口,入口前方有不少哨岗,按照规矩,天池镇的人只能向南、不能向北,因为北方就是妖族、魔族的领地,寻常人去了也是送死,所以从小镇北口,已经开始戒备森严了。
  
  两名守门甲士查询了林昭的令牌与手谕,旋即放行。
  
  ……
  
  出了镇子,林昭一路向北,沿着一条两侧长满银杏树的大道前往雪域天池的北部,大约走了五里地左右,再向北方看去时,只见天空之上一缕缕血色云朵滚翻,充满了妖异气息,以前林昭感受不到,但他此刻已经修炼了一股源自于武道的浩然真气,看向北方时,就感觉到格外的厌恶感,那些气息,是来自于妖族的妖气。
  
  再往北,视野逐渐开阔,在雪域天池的北坡上,出现了一座座简陋的人族营寨,空中猎猎飘扬的,是一张张已经极为罕见的大陈王朝的战旗,这些陈字战旗从未在小镇里出现过,源自于当初楚怀昔与大商王朝的约定。
  
  天池镇,隶属于大商王朝的版图,王土之内,怎容他国王旗?
  
  当林昭继续向前时,远方传来了浓烈沉重的马蹄声,天池之上,一列列身穿黑色甲胄,手持长剑的骑兵飞驰而过,滚滚蹄声震撼在心灵之上,宛若神明跺地,这种阵仗林昭还是第一次见到,直接就看呆了,心头向往不已,有生之年,自己会成为他们其中一员吗?
  
  “林昭来了啊……”
  
  一座军帐前方,守门的老卒认得林昭,笑道:“是来领新兵征募任务的?”
  
  “嗯。”
  
  “随我来吧。”
  
  老兵走在前方,道:“这份手谕是八营之一的折戟营发出去的,所以去折戟营那边看看到底是要派你做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