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你比她有气质

下载免费读
深夜,天池镇。
  
  赵家的大宅之中,一声声拳打沙包的声音传来,赵进一身劲装,一双拳头密集雨点般的落在沙包上,而身旁则是一位双手负于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身流淌着雄浑拳意,眉宇之间带着淡然傲气,淡淡道:“拳头要重,每一拳都应毕尽全力,一位武者如果连出拳都不敢全力、生怕伤了自己,你还怎么步步登高?”
  
  “是,师父!”
  
  赵进的拳劲更加雄浑。
  
  一旁,赵进的父亲眉头紧锁,道:“仙师,我家进儿真能登堂入室,成为一境武夫?”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怎么了赵泰,你既然请我过来教授你儿子拳法,却又不相信我的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另寻高明!”
  
  赵泰急忙抱拳告罪,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进儿在武道上颇为驽钝,这都十六岁了依旧没有踏入武夫境界,我有点担心。”
  
  “杞人忧天!”
  
  中年男子一声嗤笑:“你的儿子驽钝,我的拳法可不驽钝,只要他勤加练拳,别说是一境武夫,在短时间内破境成为二境武夫又如何?不过,你要准备好一批上等的伤药,否则他的筋骨练坏了,以后留下暗伤与后遗症恐怕会影响一生的武道修行。”
  
  “是,遵命!”
  
  不远处,赵进一拳比一拳威猛,这套猛虎拳势若奔雷,而他在轰出拳头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林昭一拳打败的画面,于是出拳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终于在大汗淋漓中一声轻响,少年的心中豁然开朗,气海不断开阔。
  
  破境了,一境武夫!
深夜天池镇赵家的大宅之中一声声拳打沙包的声音传来赵进一身劲装一双拳头密集雨点般的落在沙包上而身旁则是一位双手负于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身流淌着雄浑拳意眉宇之间带着淡然傲气淡淡道拳头要重每一拳都应毕尽全力一位武者如果连出拳都不敢全力生怕伤了自己你还怎么步步登高是师父赵进的拳劲更加雄浑一旁赵进的父亲眉头紧锁道仙师我家进儿真能登堂入室成为一境武夫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怎么了赵泰你既然请我过来教授你儿子拳法却又不相信我的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另寻高明赵泰急忙抱拳告罪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进儿在武道上颇为驽钝这都十六岁了依旧没有踏入武夫境界我有点担心杞人忧天中年男子一声嗤笑你的儿子驽钝我的拳法可不驽钝只要他勤加练拳别说是一境武夫在短时间内破境成为二境武夫又如何不过你要准备好一批上等的伤药否则他的筋骨练坏了以后留下暗伤与后遗症恐怕会影响一生的武道修行是遵命不远处赵进一拳比一拳威猛这套猛虎拳势若奔雷而他在轰出拳头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林昭一拳打败的画面于是出拳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终于在大汗淋漓中一声轻响少年的心中豁然开朗气海不断开阔破境了一境武夫爹赵进大喜过望转身看向父亲我我是一境武夫了师父我是一境武夫了嗯中年男子笑着颔首不过是第一步罢了值得你如此欢喜吗立刻去泡药澡将体内杂质清除掉一个时辰后继续练拳你要你在十天内破境成为活血境武夫是师父赵进狂喜不已走向浴房的路上双拳紧握嘴角轻扬林昭老子不宰了你就不叫赵进等着瞧吧三天后林昭从烽燧返回天池岭在军营缴令之后获得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天池军的预备役一向如此任由少年们自我修行军队不会横加干预当林昭返回祖屋的时候晾晒在外面的鹿肉干已经差不多全晒干了所幸这几天没有下雨尽数搬回屋子里储存好之后提着鱼竿与鱼篓一路飞奔向了白鱼溪果然三天没有回来字形陷阱内收获了十多条鱼其中大鱼就有三条足够晒出不少鱼干甚至可以拿去酒店里卖了换点钱但最近林昭勤奋练拳体力消耗极大食物的消耗也大就如楚怀昔说的一样一位武夫想要步步登高必须吃肉光吃素的可不行吃素根本提供不了练拳那么大的体能所以这些鱼最好还是处理成鱼干以后慢慢吃就是了他心里盘算着坐在石桥上开始继续钓鱼直到傍晚的时候学堂放学了提着木剑乱舞的张柳诚来了也不急着回家就蹲在林昭的一旁看他钓鱼林昭张柳诚口无遮拦问穷是什么样的感觉啊林昭想了想说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惨的是连上顿都没得吃肚子饿得咕咕作响的时候恨不得能啃地上的泥巴那确实挺惨的张柳诚道你最穷的时候穷到什么地步没什么不能吃的林昭抿抿嘴道我六岁的时候家里已经断顿了那时候饿得受不了就在后山的田埂上偷挖别人家的冬薯吃那东西不能生吃太多的我那天因为太饿吃了太多冬薯中毒了我现在还记得娘亲哭的声音张柳诚一愣喃喃道你想她吗想啊林昭看着水面想起自己吃冬薯中毒之后娘亲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的画面顿时眼圈一红道如果不是我娘亲不会吃那么多的苦的张柳诚似懂非懂道但是如果没有你她也不会看到什么希望会更苦的林昭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说你还不滚回家做先生留下的课业去找揍呢哎呀张柳诚一拍大腿恼恨不已道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小爷现在就很不如意世上为什么会有课业这种东西呢林昭瞥了这个小兔崽子一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自己娘亲去世之后就再也不去学塾了如今虽然已经认识不少字但终究算不上是一个读书人张柳诚一走林昭马上收了鱼竿鱼篓提着自己的鱼获回家了晚上日暮低垂天地吐纳吃饱喝足之后是练拳的最佳时期于是匆匆往回赶但走过学塾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朝着学塾里看了一眼林昭知道自己不完全是那个小林昭但记忆都已经融合了自己对少年小时候的所有经历都完全感同身受并且自己也是七岁时失去了父母何等相似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自己就是小林昭小林昭就是自己深夜,天池镇。
  
  赵家的大宅之中,一声声拳打沙包的声音传来,赵进一身劲装,一双拳头密集雨点般的落在沙包上,而身旁则是一位双手负于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身流淌着雄浑拳意,眉宇之间带着淡然傲气,淡淡道:“拳头要重,每一拳都应毕尽全力,一位武者如果连出拳都不敢全力、生怕伤了自己,你还怎么步步登高?”
  
  “是,师父!”
  
  赵进的拳劲更加雄浑。
  
  一旁,赵进的父亲眉头紧锁,道:“仙师,我家进儿真能登堂入室,成为一境武夫?”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怎么了赵泰,你既然请我过来教授你儿子拳法,却又不相信我的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另寻高明!”
  
  赵泰急忙抱拳告罪,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进儿在武道上颇为驽钝,这都十六岁了依旧没有踏入武夫境界,我有点担心。”
  
  “杞人忧天!”
  
  中年男子一声嗤笑:“你的儿子驽钝,我的拳法可不驽钝,只要他勤加练拳,别说是一境武夫,在短时间内破境成为二境武夫又如何?不过,你要准备好一批上等的伤药,否则他的筋骨练坏了,以后留下暗伤与后遗症恐怕会影响一生的武道修行。”
  
  “是,遵命!”
  
  不远处,赵进一拳比一拳威猛,这套猛虎拳势若奔雷,而他在轰出拳头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林昭一拳打败的画面,于是出拳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终于在大汗淋漓中一声轻响,少年的心中豁然开朗,气海不断开阔。
  
  破境了,一境武夫!
  
  “爹!”
  
  赵进大喜过望,转身看向父亲:“我……我是一境武夫了?师父,我是一境武夫了?”
  
  “嗯。”
  
  中年男子笑着颔首:“不过是第一步罢了,值得你如此欢喜吗?立刻去泡药澡,将体内杂质清除掉,一个时辰后继续练拳,你要你在十天内破境成为活血境武夫。”
  
  “是,师父!”
  
  赵进狂喜不已,走向浴房的路上,双拳紧握,嘴角轻扬:“林昭,老子不宰了你就不叫赵进,等着瞧吧!”
  
  ……
  
  三天后。
  
  林昭从烽燧返回天池岭,在军营缴令之后,获得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天池军的预备役一向如此,任由少年们自我修行,军队不会横加干预。
  
  当林昭返回祖屋的时候,晾晒在外面的鹿肉干已经差不多全晒干了,所幸这几天没有下雨,尽数搬回屋子里储存好,之后提着鱼竿与鱼篓,一路飞奔向了白鱼溪,果然,三天没有回来,V字形陷阱内收获了十多条鱼,其中大鱼就有三条,足够晒出不少鱼干,甚至可以拿去酒店里卖了换点钱。
  
  但最近林昭勤奋练拳,体力消耗极大,食物的消耗也大,就如楚怀昔说的一样,一位武夫想要步步登高,必须吃肉,光吃素的可不行,吃素根本提供不了练拳那么大的体能,所以这些鱼最好还是处理成鱼干,以后慢慢吃就是了。
  
  他心里盘算着,坐在石桥上开始继续钓鱼。
  
  直到傍晚的时候,学堂放学了,提着木剑乱舞的张柳诚来了,也不急着回家,就蹲在林昭的一旁,看他钓鱼。
  
  “林昭。”
  
  张柳诚口无遮拦,问:“穷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林昭想了想,说:“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惨的是,连上顿都没得吃,肚子饿得咕咕作响的时候,恨不得能啃地上的泥巴。”
  
  “那确实挺惨的……”
  
  张柳诚道:“你最穷的时候,穷到什么地步?”
  
  “没什么不能吃的……”
  
  林昭抿抿嘴,道:“我六岁的时候,家里已经断顿了,那时候饿得受不了,就在后山的田埂上偷挖别人家的冬薯吃,那东西不能生吃太多的,我那天因为太饿,吃了太多,冬薯中毒了,我现在还记得娘亲哭的声音……”
  
  张柳诚一愣,喃喃道:“你想她吗?”
  
  “想啊……”
  
  林昭看着水面,想起自己吃冬薯中毒之后,娘亲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的画面,顿时眼圈一红,道:“如果不是我,娘亲不会吃那么多的苦的。”
  
  张柳诚似懂非懂,道:“但是如果没有你,她也不会看到什么希望,会更苦的。”
  
  林昭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说:“你还不滚回家做先生留下的课业去?找揍呢?”
  
  “哎呀!”
  
  张柳诚一拍大腿,恼恨不已,道:“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小爷现在就很不如意,世上为什么会有课业这种东西呢?”
  
  林昭瞥了这个小兔崽子一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自己,娘亲去世之后就再也不去学塾了,如今虽然已经认识不少字,但终究……算不上是一个读书人。
  
  ……
  
  张柳诚一走,林昭马上收了鱼竿、鱼篓,提着自己的鱼获回家了,晚上日暮低垂、天地吐纳,吃饱喝足之后是练拳的最佳时期,于是匆匆往回赶。
  
  但走过学塾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朝着学塾里看了一眼。
  
  林昭知道,自己不完全是那个小林昭,但记忆都已经融合了,自己对少年小时候的所有经历都完全感同身受,并且自己也是七岁时失去了父母,何等相似,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自己就是小林昭,小林昭就是自己。
深夜,天池镇。
  
  赵家的大宅之中,一声声拳打沙包的声音传来,赵进一身劲装,一双拳头密集雨点般的落在沙包上,而身旁则是一位双手负于身后的中年男子,一身流淌着雄浑拳意,眉宇之间带着淡然傲气,淡淡道:“拳头要重,每一拳都应毕尽全力,一位武者如果连出拳都不敢全力、生怕伤了自己,你还怎么步步登高?”
  
  “是,师父!”
  
  赵进的拳劲更加雄浑。
  
  一旁,赵进的父亲眉头紧锁,道:“仙师,我家进儿真能登堂入室,成为一境武夫?”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怎么了赵泰,你既然请我过来教授你儿子拳法,却又不相信我的拳法?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可以另寻高明!”
  
  赵泰急忙抱拳告罪,道:“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进儿在武道上颇为驽钝,这都十六岁了依旧没有踏入武夫境界,我有点担心。”
  
  “杞人忧天!”
  
  中年男子一声嗤笑:“你的儿子驽钝,我的拳法可不驽钝,只要他勤加练拳,别说是一境武夫,在短时间内破境成为二境武夫又如何?不过,你要准备好一批上等的伤药,否则他的筋骨练坏了,以后留下暗伤与后遗症恐怕会影响一生的武道修行。”
  
  “是,遵命!”
  
  不远处,赵进一拳比一拳威猛,这套猛虎拳势若奔雷,而他在轰出拳头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被林昭一拳打败的画面,于是出拳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终于在大汗淋漓中一声轻响,少年的心中豁然开朗,气海不断开阔。
  
  破境了,一境武夫!
  
  “爹!”
  
  赵进大喜过望,转身看向父亲:“我……我是一境武夫了?师父,我是一境武夫了?”
  
  “嗯。”
  
  中年男子笑着颔首:“不过是第一步罢了,值得你如此欢喜吗?立刻去泡药澡,将体内杂质清除掉,一个时辰后继续练拳,你要你在十天内破境成为活血境武夫。”
  
  “是,师父!”
  
  赵进狂喜不已,走向浴房的路上,双拳紧握,嘴角轻扬:“林昭,老子不宰了你就不叫赵进,等着瞧吧!”
  
  ……
  
  三天后。
  
  林昭从烽燧返回天池岭,在军营缴令之后,获得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天池军的预备役一向如此,任由少年们自我修行,军队不会横加干预。
  
  当林昭返回祖屋的时候,晾晒在外面的鹿肉干已经差不多全晒干了,所幸这几天没有下雨,尽数搬回屋子里储存好,之后提着鱼竿与鱼篓,一路飞奔向了白鱼溪,果然,三天没有回来,V字形陷阱内收获了十多条鱼,其中大鱼就有三条,足够晒出不少鱼干,甚至可以拿去酒店里卖了换点钱。
  
  但最近林昭勤奋练拳,体力消耗极大,食物的消耗也大,就如楚怀昔说的一样,一位武夫想要步步登高,必须吃肉,光吃素的可不行,吃素根本提供不了练拳那么大的体能,所以这些鱼最好还是处理成鱼干,以后慢慢吃就是了。
  
  他心里盘算着,坐在石桥上开始继续钓鱼。
  
  直到傍晚的时候,学堂放学了,提着木剑乱舞的张柳诚来了,也不急着回家,就蹲在林昭的一旁,看他钓鱼。
  
  “林昭。”
  
  张柳诚口无遮拦,问:“穷是什么样的感觉啊?”
  
  林昭想了想,说:“吃了上顿没下顿,更惨的是,连上顿都没得吃,肚子饿得咕咕作响的时候,恨不得能啃地上的泥巴。”
  
  “那确实挺惨的……”
  
  张柳诚道:“你最穷的时候,穷到什么地步?”
  
  “没什么不能吃的……”
  
  林昭抿抿嘴,道:“我六岁的时候,家里已经断顿了,那时候饿得受不了,就在后山的田埂上偷挖别人家的冬薯吃,那东西不能生吃太多的,我那天因为太饿,吃了太多,冬薯中毒了,我现在还记得娘亲哭的声音……”
  
  张柳诚一愣,喃喃道:“你想她吗?”
  
  “想啊……”
  
  林昭看着水面,想起自己吃冬薯中毒之后,娘亲抱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的画面,顿时眼圈一红,道:“如果不是我,娘亲不会吃那么多的苦的。”
  
  张柳诚似懂非懂,道:“但是如果没有你,她也不会看到什么希望,会更苦的。”
  
  林昭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说:“你还不滚回家做先生留下的课业去?找揍呢?”
  
  “哎呀!”
  
  张柳诚一拍大腿,恼恨不已,道:“世事不如意,十之八九,小爷现在就很不如意,世上为什么会有课业这种东西呢?”
  
  林昭瞥了这个小兔崽子一眼,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自己,娘亲去世之后就再也不去学塾了,如今虽然已经认识不少字,但终究……算不上是一个读书人。
  
  ……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