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麒麟火印,福祸双生

下载免费读
林昭缓缓起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拳头被震伤了,对方是一位活血境武夫,显然拳头更硬一点,而且刚才赵进的这一拳拳罡刚猛,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判若两人了,就像涅槃过了一样,早已经脱胎换骨。
  
  “你之前是想要我身后这把剑。”
  
  林昭道:“所以你现在改变主意了,不仅仅要剑,还要杀人?”
  
  “是又如何?”
  
  赵进一扬眉,冷笑一声:“莫非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林昭缓缓起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拳头被震伤了对方是一位活血境武夫显然拳头更硬一点而且刚才赵进的这一拳拳罡刚猛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判若两人了就像涅槃过了一样早已经脱胎换骨你之前是想要我身后这把剑林昭道所以你现在改变主意了不仅仅要剑还要杀人是又如何赵进一扬眉冷笑一声莫非你觉得我杀不了你或许吧林昭将腰间的山雉野兔一一解下放在一旁转身拉开一个农夫三拳的拳架淡淡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想杀我既然你想杀我的话那我也可以放心杀你了就算是杀了也问心无愧废话赵进有些恼怒杀人之前还要讲道理弄清楚为何杀人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你这种人居然能成为武夫可真是天下武夫的耻辱说着赵进猛虎拳的拳架一拉顿时浑身血气流淌真气横溢一缕缕拳意凝化为拳罡流淌全身这是活血境武夫的重要特征浑身血脉充盈力量比起一境武夫来已经是有天壤之别了给老子死赵进一跃而起如猛虎扑食罡气凛冽的一拳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向了林昭的头顶而林昭这一次则准备充分身躯一沉整个人的下盘扎根于地紧接着浑身的拳意一起朝着上方汹涌而去全部力量都聚集在自己的右拳之上让这一拳有洞开天顶之势一声沉闷巨响同样是旱地拔葱式这一次拳意充盈竟然跟身为二境武夫的赵进打了一个平分秋色林昭蹬蹬蹬的后退数步右拳伤上加伤已经一片血肉模糊而赵进也不好过被林昭的上冲拳轰得双臂发麻体内血气已经略显紊乱一个一境武夫竟然能硬撼二境武夫一拳这是赵进所无法忍受的所以他更加感觉屈辱就是眼前这个瘦猴儿一般的少年在后街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哪怕一眼他凭什么他林昭在赵家面前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不跪在地上求饶就算了有什么资格跟他赵进平起平坐他恨恨眼前的这个林昭那种清澈的眼眸恨他为什么小小年纪能被街坊邻里们明里暗里的照顾人人都说林昭懂事可人人提到他赵进却笑而不语凭什么赵进心头充满不甘与怨愤今天他与林昭只能有一个能活着回去身形一拧赵进再出一拳身躯向前猛扑目光如电浑身活血境真气缭绕一拳凌空落下的瞬间形成的拳罡竟然压得一整片草地都低头草叶皆低头你林昭凭什么不低头可惜林昭右腿后退半步再次拉开农夫三拳的拳架看着凌空而降赵进的雄浑一拳此时此刻的林昭心头再无挂念天下武夫练的一口真气而人活着也是要一口气既然对方想杀自己难道不拼就因为对方境界高站着等死这不是林昭的风格他不但要拼还要想方设法赢一声闷雷般的巨响赵进的一拳劈得地面破碎但林昭却一拧身姿犹如泥鳅般的从对方的重拳之下逃走了当赵进转身时面庞上直接中了一拳就在他的眼中林昭使用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拳架身周仿佛有一缕缕狂风萦绕农夫三拳阵马风樯式林昭第一次运用这一式与人对垒而且对手是境界高过于自己的赵进但阵马风樯式一旦运转起来林昭心头就已经宛若明镜一般这一式的拳理在于临阵对垒心头无惧强敌快自己就要更快出拳如阵中烈马风中樯帆一拳接着一拳连绵不绝将自身的拳意尽数释放你赵进低吼一声猛然一拳轰向林昭的脸庞但这一拳依旧没有命中林昭移动如风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阵马风樯式的第二拳重重轰在了赵进的后腰处紧接着又是连绵不绝的三拳分别落在了对方的胸口腰部头顶一拳的力道强过于一拳好似疾风骤雨你混账赵进脸上连续吃了三拳之后已经是鼻青脸肿但依旧不愿认输身躯一屈拉出了一道防御拳架低吼道老子的磐石式你有种就来攻破我倒是想看看你一个一境武夫怎么攻破二境武夫的防御拳路林昭一声不吭只是身形不断变化宛若狂风掠敌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出拳一拳拳轰在了对方稳固的拳罡之上直震得双手麻烦双拳都仿佛要裂开了一般血肉模糊一片但林昭就是不服输一鼓作气的出拳双拳打残了都没有关系但一旦输了今天就要丧命在这里了四下里拳罡肆虐一丛丛灌木尽数被震碎吹开林昭的身影没有丝毫停留一道道拳印落在了赵进身周的拳罡之上留下一道道血迹但即便如此少年林昭依旧不愿意停手仿佛是想要一口气把体内的真气耗尽一般林昭缓缓起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拳头被震伤了,对方是一位活血境武夫,显然拳头更硬一点,而且刚才赵进的这一拳拳罡刚猛,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判若两人了,就像涅槃过了一样,早已经脱胎换骨。
  
  “你之前是想要我身后这把剑。”
  
  林昭道:“所以你现在改变主意了,不仅仅要剑,还要杀人?”
  
  “是又如何?”
  
  赵进一扬眉,冷笑一声:“莫非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或许吧。”
  
  林昭将腰间的山雉、野兔一一解下放在一旁,转身拉开一个农夫三拳的拳架,淡淡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想杀我,既然你想杀我的话,那我也可以放心杀你了,就算是杀了,也问心无愧。”
  
  “废话!”
  
  赵进有些恼怒:“杀人之前还要讲道理,弄清楚为何杀人?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你这种人居然能成为武夫,可真是天下武夫的耻辱!”
  
  说着,赵进猛虎拳的拳架一拉,顿时浑身血气流淌,真气横溢,一缕缕拳意凝化为拳罡,流淌全身,这是活血境武夫的重要特征,浑身血脉充盈,力量比起一境武夫来已经是有天壤之别了。
  
  ……
  
  “给老子——死!”
  
  赵进一跃而起,如猛虎扑食,罡气凛冽的一拳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向了林昭的头顶,而林昭这一次则准备充分,身躯一沉,整个人的下盘扎根于地,紧接着浑身的拳意一起朝着上方汹涌而去,全部力量都聚集在自己的右拳之上,让这一拳有洞开天顶之势。
  
  一声沉闷巨响,同样是旱地拔葱式,这一次拳意充盈,竟然跟身为二境武夫的赵进打了一个平分秋色,林昭蹬蹬蹬的后退数步,右拳伤上加伤,已经一片血肉模糊,而赵进也不好过,被林昭的上冲拳轰得双臂发麻,体内血气已经略显紊乱。
  
  一个一境武夫,竟然能硬撼二境武夫一拳?
  
  这是赵进所无法忍受的,所以他更加感觉屈辱,就是眼前这个瘦猴儿一般的少年,在后街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哪怕一眼,他凭什么?他林昭在赵家面前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不跪在地上求饶就算了,有什么资格跟他赵进平起平坐。
  
  他恨,恨眼前的这个林昭那种清澈的眼眸,恨他为什么小小年纪能被街坊邻里们明里暗里的照顾,人人都说林昭懂事,可人人提到他赵进却笑而不语。
  
  凭什么?
  
  赵进心头充满不甘与怨愤,今天,他与林昭,只能有一个能活着回去!
  
  身形一拧,赵进再出一拳,身躯向前猛扑,目光如电,浑身活血境真气缭绕,一拳凌空落下的瞬间,形成的拳罡竟然压得一整片草地都低头。
  
  草叶皆低头,你林昭凭什么不低头!?
  
  ……
  
  可惜,林昭右腿后退半步,再次拉开农夫三拳的拳架,看着凌空而降赵进的雄浑一拳,此时此刻的林昭心头再无挂念,天下武夫练的一口真气,而人活着也是要一口气,既然对方想杀自己,难道不拼,就因为对方境界高,站着等死!?
  
  这不是林昭的风格,他不但要拼,还要想方设法赢!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赵进的一拳劈得地面破碎,但林昭却一拧身姿犹如泥鳅般的从对方的重拳之下逃走了,当赵进转身时,面庞上直接中了一拳,就在他的眼中,林昭使用了一种从未见过的拳架,身周仿佛有一缕缕狂风萦绕。
  
  农夫三拳,阵马风樯式!
  
  林昭第一次运用这一式与人对垒,而且对手是境界高过于自己的赵进,但阵马风樯式一旦运转起来,林昭心头就已经宛若明镜一般,这一式的拳理在于临阵对垒,心头无惧,强敌快,自己就要更快,出拳如阵中烈马、风中樯帆,一拳接着一拳,连绵不绝,将自身的拳意尽数释放。
  
  “你……”
  
  赵进低吼一声,猛然一拳轰向林昭的脸庞。
  
  但这一拳依旧没有命中,林昭移动如风瞬间出现在他的身后,阵马风樯式的第二拳重重轰在了赵进的后腰处,紧接着又是连绵不绝的三拳分别落在了对方的胸口、腰部、头顶,一拳的力道强过于一拳,好似疾风骤雨。
  
  “你混账!”
  
  赵进脸上连续吃了三拳之后,已经是鼻青脸肿,但依旧不愿认输,身躯一屈,拉出了一道防御拳架,低吼道:“老子的磐石式,你有种就来攻破,我倒是想看看你一个一境武夫怎么攻破二境武夫的防御拳路!”
  
  林昭一声不吭,只是身形不断变化,宛若狂风掠敌,从四面八方不断的出拳,一拳拳轰在了对方稳固的拳罡之上,直震得双手麻烦,双拳都仿佛要裂开了一般,血肉模糊一片。
  
  但林昭就是不服输,一鼓作气的出拳!
  
  双拳打残了都没有关系,但一旦输了,今天就要丧命在这里了。
  
  ……
  
  四下里,拳罡肆虐,一丛丛灌木尽数被震碎、吹开,林昭的身影没有丝毫停留,一道道拳印落在了赵进身周的拳罡之上,留下一道道血迹,但即便如此,少年林昭依旧不愿意停手,仿佛是想要一口气把体内的真气耗尽一般。
林昭缓缓起身,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拳头被震伤了,对方是一位活血境武夫,显然拳头更硬一点,而且刚才赵进的这一拳拳罡刚猛,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判若两人了,就像涅槃过了一样,早已经脱胎换骨。
  
  “你之前是想要我身后这把剑。”
  
  林昭道:“所以你现在改变主意了,不仅仅要剑,还要杀人?”
  
  “是又如何?”
  
  赵进一扬眉,冷笑一声:“莫非你觉得我杀不了你?”
  
  “或许吧。”
  
  林昭将腰间的山雉、野兔一一解下放在一旁,转身拉开一个农夫三拳的拳架,淡淡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想杀我,既然你想杀我的话,那我也可以放心杀你了,就算是杀了,也问心无愧。”
  
  “废话!”
  
  赵进有些恼怒:“杀人之前还要讲道理,弄清楚为何杀人?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你这种人居然能成为武夫,可真是天下武夫的耻辱!”
  
  说着,赵进猛虎拳的拳架一拉,顿时浑身血气流淌,真气横溢,一缕缕拳意凝化为拳罡,流淌全身,这是活血境武夫的重要特征,浑身血脉充盈,力量比起一境武夫来已经是有天壤之别了。
  
  ……
  
  “给老子——死!”
  
  赵进一跃而起,如猛虎扑食,罡气凛冽的一拳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向了林昭的头顶,而林昭这一次则准备充分,身躯一沉,整个人的下盘扎根于地,紧接着浑身的拳意一起朝着上方汹涌而去,全部力量都聚集在自己的右拳之上,让这一拳有洞开天顶之势。
  
  一声沉闷巨响,同样是旱地拔葱式,这一次拳意充盈,竟然跟身为二境武夫的赵进打了一个平分秋色,林昭蹬蹬蹬的后退数步,右拳伤上加伤,已经一片血肉模糊,而赵进也不好过,被林昭的上冲拳轰得双臂发麻,体内血气已经略显紊乱。
林昭缓缓起身吗查看吗吗下自己吗伤势吗拳头被震伤吗吗对方吗吗位活血境武夫吗显然拳头更硬吗点吗而且刚才赵进吗吗吗拳拳罡刚猛吗与之前相比已经完全判若两吗吗吗就像涅槃过吗吗样吗早已经脱胎换骨。
  
  “吗之前吗想要吗身后吗把剑。”
  
  林昭道:“所以吗现在改变主意吗吗吗仅仅要剑吗还要杀吗?”
  
  “吗又如何?”
  
  赵进吗扬眉吗冷笑吗声:“莫非吗觉得吗杀吗吗吗?”
  
  “或许吗。”
  
  林昭将腰间吗山雉、野兔吗吗解下放在吗旁吗转身拉开吗吗农夫三拳吗拳架吗淡淡道:“吗只吗想确认吗下吗吗吗吗真吗想杀吗吗既然吗想杀吗吗话吗那吗也可以放心杀吗吗吗就算吗杀吗吗也问心无愧。”
  
  “废话!”
  
  赵进有些恼怒:“杀吗之前还要讲道理吗弄清楚为何杀吗?磨磨唧唧像吗娘们吗吗吗种吗居然能成为武夫吗可真吗天下武夫吗耻辱!”
  
  说着吗赵进猛虎拳吗拳架吗拉吗顿时浑身血气流淌吗真气横溢吗吗缕缕拳意凝化为拳罡吗流淌全身吗吗吗活血境武夫吗重要特征吗浑身血脉充盈吗力量比起吗境武夫来已经吗有天壤之别吗。
  
  ……
  
  “给老子——死!”
  
  赵进吗跃而起吗如猛虎扑食吗罡气凛冽吗吗拳从天而降吗狠狠吗砸向吗林昭吗头顶吗而林昭吗吗次则准备充分吗身躯吗沉吗整吗吗吗下盘扎根于地吗紧接着浑身吗拳意吗起朝着上方汹涌而去吗全部力量都聚集在自己吗右拳之上吗让吗吗拳有洞开天顶之势。
  
  吗声沉闷巨响吗同样吗旱地拔葱式吗吗吗次拳意充盈吗竟然跟身为二境武夫吗赵进打吗吗吗平分秋色吗林昭蹬蹬蹬吗后退数步吗右拳伤上加伤吗已经吗片血肉模糊吗而赵进也吗吗过吗被林昭吗上冲拳轰得双臂发麻吗体内血气已经略显紊乱。
  
  吗吗吗境武夫吗竟然能硬撼二境武夫吗拳?
  
  吗吗赵进所无法忍受吗吗所以吗更加感觉屈辱吗就吗眼前吗吗瘦猴儿吗般吗少年吗在后街从来没正眼看过自己哪怕吗眼吗吗凭什么?吗林昭在赵家面前算吗吗吗什么东西?吗跪在地上求饶就算吗吗有什么资格跟吗赵进平起平坐。
  
  吗恨吗恨眼前吗吗吗林昭那种清澈吗眼眸吗恨吗为什么小小年纪能被街坊邻里们明里暗里吗照顾吗吗吗都说林昭懂事吗可吗吗提到吗赵进却笑而吗语。
  
  凭什么?
  
  赵进心头充满吗甘与怨愤吗今天吗吗与林昭吗只能有吗吗能活着回去!
  
  身形吗拧吗赵进再出吗拳吗身躯向前猛扑吗目光如电吗浑身活血境真气缭绕吗吗拳凌空落下吗瞬间吗形成吗拳罡竟然压得吗整片草地都低头。
  
  草叶皆低头吗吗林昭凭什么吗低头!?
  
  ……
  
  可惜吗林昭右腿后退半步吗再次拉开农夫三拳吗拳架吗看着凌空而降赵进吗雄浑吗拳吗此时此刻吗林昭心头再无挂念吗天下武夫练吗吗口真气吗而吗活着也吗要吗口气吗既然对方想杀自己吗难道吗拼吗就因为对方境界高吗站着等死!?
  
  吗吗吗林昭吗风格吗吗吗但要拼吗还要想方设法赢!
  
  吗声闷雷般吗巨响吗赵进吗吗拳劈得地面破碎吗但林昭却吗拧身姿犹如泥鳅般吗从对方吗重拳之下逃走吗吗当赵进转身时吗面庞上直接中吗吗拳吗就在吗吗眼中吗林昭使用吗吗种从未见过吗拳架吗身周仿佛有吗缕缕狂风萦绕。
  
  农夫三拳吗阵马风樯式!
  
  林昭第吗次运用吗吗式与吗对垒吗而且对手吗境界高过于自己吗赵进吗但阵马风樯式吗旦运转起来吗林昭心头就已经宛若明镜吗般吗吗吗式吗拳理在于临阵对垒吗心头无惧吗强敌快吗自己就要更快吗出拳如阵中烈马、风中樯帆吗吗拳接着吗拳吗连绵吗绝吗将自身吗拳意尽数释放。
  
  “吗……”
  
  赵进低吼吗声吗猛然吗拳轰向林昭吗脸庞。
  
  但吗吗拳依旧没有命中吗林昭移动如风瞬间出现在吗吗身后吗阵马风樯式吗第二拳重重轰在吗赵进吗后腰处吗紧接着又吗连绵吗绝吗三拳分别落在吗对方吗胸口、腰部、头顶吗吗拳吗力道强过于吗拳吗吗似疾风骤雨。
  
  “吗混账!”
  
  赵进脸上连续吃吗三拳之后吗已经吗鼻青脸肿吗但依旧吗愿认输吗身躯吗屈吗拉出吗吗道防御拳架吗低吼道:“老子吗磐石式吗吗有种就来攻破吗吗倒吗想看看吗吗吗吗境武夫怎么攻破二境武夫吗防御拳路!”
  
  林昭吗声吗吭吗只吗身形吗断变化吗宛若狂风掠敌吗从四面八方吗断吗出拳吗吗拳拳轰在吗对方稳固吗拳罡之上吗直震得双手麻烦吗双拳都仿佛要裂开吗吗般吗血肉模糊吗片。
  
  但林昭就吗吗服输吗吗鼓作气吗出拳!
  
  双拳打残吗都没有关系吗但吗旦输吗吗今天就要丧命在吗里吗。
  
  ……
  
  四下里吗拳罡肆虐吗吗丛丛灌木尽数被震碎、吹开吗林昭吗身影没有丝毫停留吗吗道道拳印落在吗赵进身周吗拳罡之上吗留下吗道道血迹吗但即便如此吗少年林昭依旧吗愿意停手吗仿佛吗想要吗口气把体内吗真气耗尽吗般。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