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百青蚨钱

下载免费读
抬起双臂,林昭能清晰的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淌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而那头火麒麟,就像是体内真气的“领袖”一样,裹挟着浑身的真气,在体内奔流不息,每一次流转周身之后,似乎真气的强度就会变强少许。
  
  “应该是好事。”
  
  林昭坐起身,摸摸头,虽然双手还有点疼,但有些事情必须做,连夜把猎物给处理一下。
  
  于是,翻身下床,开始打水、烧水,处理外面的猎物,山雉、野兔等等都剥皮晾好,山猪则因为体积庞大,最为费事,细细分切之后,将猪腿肉、猪心肉,以及猪排骨等等都一一分好,在家里用井水冷藏,将这些事尽数处理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于是再次昏沉沉的回到床上睡去了。
  
  ……
  
  小镇里。
  
  一人哼哼唧唧走来,正是赵进,当他踏入家门的时候,赵家的宅子立刻灯火通明起来,很快的,正厅就聚了一群人。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铁匠赵泰,急得满头大汗。
  
  “已经没用了。”
  
  赵进的师父,那中年拳师皱了皱眉:“右臂被砍掉,注定已经无法再练拳了,就算是真有那个韧性,再练下去成就也远远不及别人高,独臂武夫我见过,但大部分的成就都远远低于天资,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有必要了。”
抬起双臂,林昭能清晰的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淌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而那头火麒麟,就像是体内真气的“领袖”一样,裹挟着浑身的真气,在体内奔流不息,每一次流转周身之后,似乎真气的强度就会变强少许。
  
  “应该是好事。”
  
  林昭坐起身,摸摸头,虽然双手还有点疼,但有些事情必须做,连夜把猎物给处理一下。
  
  于是,翻身下床,开始打水、烧水,处理外面的猎物,山雉、野兔等等都剥皮晾好,山猪则因为体积庞大,最为费事,细细分切之后,将猪腿肉、猪心肉,以及猪排骨等等都一一分好,在家里用井水冷藏,将这些事尽数处理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于是再次昏沉沉的回到床上睡去了。
  
  ……
  
  小镇里。
  
  一人哼哼唧唧走来,正是赵进,当他踏入家门的时候,赵家的宅子立刻灯火通明起来,很快的,正厅就聚了一群人。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铁匠赵泰,急得满头大汗。
  
  “已经没用了。”
  
  赵进的师父,那中年拳师皱了皱眉:“右臂被砍掉,注定已经无法再练拳了,就算是真有那个韧性,再练下去成就也远远不及别人高,独臂武夫我见过,但大部分的成就都远远低于天资,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有必要了。”
  
  赵进泪眼朦胧:“师父,都是那林昭……我被他暗算了,不然绝不会落败……请师父为我做主啊!”
  
  “仙师!”
  
  赵泰也抱拳道:“林昭那小崽子实在是太狠毒了,竟然砍掉了进儿的一条手臂,如此蛇蝎心肠,怎么能容他继续活下去?我愿意倾尽家产,请仙师出手,帮我灭了这小杂种,为我家进儿出一口气!”
  
  “哼!”
  
  中年拳师转过身来,冷笑一声:“说得容易,我们这些人踏入雪域天池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受到天池军警告,不准在小镇内杀人,杀任何人都不行,否则必然会招致天池军的狠辣报复,就为了你儿子的一条手臂,难道让我去挑衅楚怀昔的拳头?别忘了,那可是一位踏海境武夫。”
  
  赵泰当即跪地:“可是,那林昭或许已经知道赵进拜你为师,如今他依旧出手狠辣,这难道不是打仙师你的脸吗?”
  
  “哼……”
  
  中年拳师深呼一口气,道:“既然如此,干完这一票我就要离开天池岭了,说吧,你们赵家能给我多少钱?”
  
  “五十个青蚨钱?”
  
  “一百个。”
  
  中年拳师淡淡道:“只要你们能拿出一百个青蚨钱,我立刻出手!”
  
  “好!”
  
  赵泰犹豫了一会,马上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了一袋钱,然后与妻子凑了凑,之后换成了一百个青色钱币,道:“一百个青蚨钱都在这里了,接下来……有劳仙师了。”
  
  “哼,小事一桩。”
  
  中年拳师收起了钱袋,转身就出了赵家大院。
  
  ……
  
  凌晨,天刚刚开始亮,小镇里布满雾气。
  
  中年拳师将一身的杀气压制得几乎无形,缓缓行走在小巷里,直奔后街。
  
  但就在通往后街的石桥上,一人站在那里,一袭灰白儒衫,手中打着一柄青色油纸伞。
  
  “哦?”
  
  中年拳师一扬眉,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书肆的秦老板啊,什么事啊,这一大清早的就在桥上?”
  
  “我在等你。”
  
  秦岁寒微微一笑:“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天池镇动杀心?你一个外乡人,是不是忘记了天池岭的规矩了,要杀天池镇的人,你有几条命?”
  
  “嘿……”
  
  中年拳师嘴角一扬,浑身拳意毫不掩饰的流淌起来,同样是猛虎拳,在他身上的气机远非赵进所能相比,一步步踏上石桥,与秦岁寒相对而立,笑道:“你一个书肆掌柜的,何必卷入这些是是非非里?我能杀林昭,难道就不能多杀一个秦岁寒了?无非是多一拳罢了,杀完就走了,天下这么大,楚怀昔还能下山追杀我不成?”
  
  秦岁寒眯起眼睛,笑道:“想不到,一个六境武夫都能有那么大口气。”
  
  “让开!”
  
  中年拳师声音冰冷:“否则,死!”
  
  秦岁寒兀自一动不动,只是笑容和蔼:“试试?”
  
  “找死!”
  
  中年拳师一声断喝,瞬间冲到了秦岁寒面前,一拳递出,拳意宛若山峦,充满了磅礴意境,这一拳下去,恐怕整个石桥都能瞬间砸断了。
  
  但是,这一拳却在半空中戛然而止,紧接着中年拳师的身躯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这意境观莽荒的一拳根本无法递出,整个人就像是被困在了一道晶莹幻境中一般。
  
  “你不是天池镇的人,却想在天池镇杀人,越界了。”
  
  秦岁寒轻轻一抬手,顿时空中一缕金色涟漪波动,下一秒,那位开山境中年拳师浑身的经脉不断爆碎,下一刻,已然浑身是血的跪在了桥头上。
抬起双臂林昭能清晰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淌速度比之前更快而那头火麒麟就像体内真气“领袖”样裹挟着浑身真气在体内奔流息每次流转周身之后似乎真气强度就会变强少许。
  
  “应该事。”
  
  林昭坐起身摸摸头虽然双手还有点疼但有些事情必须做连夜把猎物给处理下。
  
  于翻身下床开始打水、烧水处理外面猎物山雉、野兔等等都剥皮晾山猪则因为体积庞大最为费事细细分切之后将猪腿肉、猪心肉以及猪排骨等等都分在家里用井水冷藏将些事尽数处理完毕时候已经凌晨于再次昏沉沉回到床上睡去。
  
  ……
  
  小镇里。
  
  哼哼唧唧走来正赵进当踏入家门时候赵家宅子立刻灯火通明起来很快正厅就聚群。
  
  “怎么会伤得么重!?”铁匠赵泰急得满头大汗。
  
  “已经没用。”
  
  赵进师父那中年拳师皱皱眉:“右臂被砍掉注定已经无法再练拳就算真有那韧性再练下去成就也远远及别高独臂武夫见过但大部分成就都远远低于天资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有必要。”
  
  赵进泪眼朦胧:“师父都那林昭……被暗算然绝会落败……请师父为做主啊!”
  
  “仙师!”
  
  赵泰也抱拳道:“林昭那小崽子实在太狠毒竟然砍掉进儿条手臂如此蛇蝎心肠怎么能容继续活下去?愿意倾尽家产请仙师出手帮灭小杂种为家进儿出口气!”
  
  “哼!”
  
  中年拳师转过身来冷笑声:“说得容易们些踏入雪域天池第时间就已经受到天池军警告准在小镇内杀杀任何都行否则必然会招致天池军狠辣报复就为儿子条手臂难道让去挑衅楚怀昔拳头?别忘那可位踏海境武夫。”
  
  赵泰当即跪地:“可那林昭或许已经知道赵进拜为师如今依旧出手狠辣难道打仙师脸?”
  
  “哼……”
  
  中年拳师深呼口气道:“既然如此干完票就要离开天池岭说们赵家能给多少钱?”
  
  “五十青蚨钱?”
  
  “百。”
  
  中年拳师淡淡道:“只要们能拿出百青蚨钱立刻出手!”
  
  “!”
  
  赵泰犹豫会马上转身从柜子里取出袋钱然后与妻子凑凑之后换成百青色钱币道:“百青蚨钱都在里接下来……有劳仙师。”
  
  “哼小事桩。”
  
  中年拳师收起钱袋转身就出赵家大院。
  
  ……
  
  凌晨天刚刚开始亮小镇里布满雾气。
  
  中年拳师将身杀气压制得几乎无形缓缓行走在小巷里直奔后街。
  
  但就在通往后街石桥上站在那里袭灰白儒衫手中打着柄青色油纸伞。
  
  “哦?”
  
  中年拳师扬眉笑道:“道谁原来书肆秦老板啊什么事啊大清早就在桥上?”
  
  “在等。”
  
  秦岁寒微微笑:“大胆子竟然敢在天池镇动杀心?外乡忘记天池岭规矩要杀天池镇有几条命?”
  
  “嘿……”
  
  中年拳师嘴角扬浑身拳意毫掩饰流淌起来同样猛虎拳在身上气机远非赵进所能相比步步踏上石桥与秦岁寒相对而立笑道:“书肆掌柜何必卷入些非非里?能杀林昭难道就能多杀秦岁寒?无非多拳罢杀完就走天下么大楚怀昔还能下山追杀成?”
  
  秦岁寒眯起眼睛笑道:“想到六境武夫都能有那么大口气。”
  
  “让开!”
  
  中年拳师声音冰冷:“否则死!”
  
  秦岁寒兀自动动只笑容和蔼:“试试?”
  
  “找死!”
  
  中年拳师声断喝瞬间冲到秦岁寒面前拳递出拳意宛若山峦充满磅礴意境拳下去恐怕整石桥都能瞬间砸断。
  
  但拳却在半空中戛然而止紧接着中年拳师身躯就么停在半空中意境观莽荒拳根本无法递出整就像被困在道晶莹幻境中般。
  
  “天池镇却想在天池镇杀越界。”
  
  秦岁寒轻轻抬手顿时空中缕金色涟漪波动下秒那位开山境中年拳师浑身经脉断爆碎下刻已然浑身血跪在桥头上。
抬起双臂,林昭能清晰的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淌的速度比之前更快了,而那头火麒麟,就像是体内真气的“领袖”一样,裹挟着浑身的真气,在体内奔流不息,每一次流转周身之后,似乎真气的强度就会变强少许。
  
  “应该是好事。”
  
  林昭坐起身,摸摸头,虽然双手还有点疼,但有些事情必须做,连夜把猎物给处理一下。
  
  于是,翻身下床,开始打水、烧水,处理外面的猎物,山雉、野兔等等都剥皮晾好,山猪则因为体积庞大,最为费事,细细分切之后,将猪腿肉、猪心肉,以及猪排骨等等都一一分好,在家里用井水冷藏,将这些事尽数处理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于是再次昏沉沉的回到床上睡去了。
  
  ……
  
  小镇里。
  
  一人哼哼唧唧走来,正是赵进,当他踏入家门的时候,赵家的宅子立刻灯火通明起来,很快的,正厅就聚了一群人。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铁匠赵泰,急得满头大汗。
  
  “已经没用了。”
  
  赵进的师父,那中年拳师皱了皱眉:“右臂被砍掉,注定已经无法再练拳了,就算是真有那个韧性,再练下去成就也远远不及别人高,独臂武夫我见过,但大部分的成就都远远低于天资,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有必要了。”
  
  赵进泪眼朦胧:“师父,都是那林昭……我被他暗算了,不然绝不会落败……请师父为我做主啊!”
  
  “仙师!”
  
  赵泰也抱拳道:“林昭那小崽子实在是太狠毒了,竟然砍掉了进儿的一条手臂,如此蛇蝎心肠,怎么能容他继续活下去?我愿意倾尽家产,请仙师出手,帮我灭了这小杂种,为我家进儿出一口气!”
  
  “哼!”
  
  中年拳师转过身来,冷笑一声:“说得容易,我们这些人踏入雪域天池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受到天池军警告,不准在小镇内杀人,杀任何人都不行,否则必然会招致天池军的狠辣报复,就为了你儿子的一条手臂,难道让我去挑衅楚怀昔的拳头?别忘了,那可是一位踏海境武夫。”
  
  赵泰当即跪地:“可是,那林昭或许已经知道赵进拜你为师,如今他依旧出手狠辣,这难道不是打仙师你的脸吗?”
  
  “哼……”
  
  中年拳师深呼一口气,道:“既然如此,干完这一票我就要离开天池岭了,说吧,你们赵家能给我多少钱?”
  
  “五十个青蚨钱?”
  
  “一百个。”
  
  中年拳师淡淡道:“只要你们能拿出一百个青蚨钱,我立刻出手!”
  
  “好!”
  
  赵泰犹豫了一会,马上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了一袋钱,然后与妻子凑了凑,之后换成了一百个青色钱币,道:“一百个青蚨钱都在这里了,接下来……有劳仙师了。”
  
  “哼,小事一桩。”
  
  中年拳师收起了钱袋,转身就出了赵家大院。
  
  ……
  
  凌晨,天刚刚开始亮,小镇里布满雾气。
  
  中年拳师将一身的杀气压制得几乎无形,缓缓行走在小巷里,直奔后街。
  
  但就在通往后街的石桥上,一人站在那里,一袭灰白儒衫,手中打着一柄青色油纸伞。
  
  “哦?”
  
  中年拳师一扬眉,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书肆的秦老板啊,什么事啊,这一大清早的就在桥上?”
  
  “我在等你。”
  
  秦岁寒微微一笑:“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天池镇动杀心?你一个外乡人,是不是忘记了天池岭的规矩了,要杀天池镇的人,你有几条命?”
  
  “嘿……”
  
  中年拳师嘴角一扬,浑身拳意毫不掩饰的流淌起来,同样是猛虎拳,在他身上的气机远非赵进所能相比,一步步踏上石桥,与秦岁寒相对而立,笑道:“你一个书肆掌柜的,何必卷入这些是是非非里?我能杀林昭,难道就不能多杀一个秦岁寒了?无非是多一拳罢了,杀完就走了,天下这么大,楚怀昔还能下山追杀我不成?”
  
  秦岁寒眯起眼睛,笑道:“想不到,一个六境武夫都能有那么大口气。”
抬起双臂吗林昭能清晰吗感觉到真气在体内流淌吗速度比之前更快吗吗而那头火麒麟吗就像吗体内真气吗“领袖”吗样吗裹挟着浑身吗真气吗在体内奔流吗息吗每吗次流转周身之后吗似乎真气吗强度就会变强少许。
  
  “应该吗吗事。”
  
  林昭坐起身吗摸摸头吗虽然双手还有点疼吗但有些事情必须做吗连夜把猎物给处理吗下。
  
  于吗吗翻身下床吗开始打水、烧水吗处理外面吗猎物吗山雉、野兔等等都剥皮晾吗吗山猪则因为体积庞大吗最为费事吗细细分切之后吗将猪腿肉、猪心肉吗以及猪排骨等等都吗吗分吗吗在家里用井水冷藏吗将吗些事尽数处理完毕吗时候吗已经吗凌晨吗吗于吗再次昏沉沉吗回到床上睡去吗。
  
  ……
  
  小镇里。
  
  吗吗哼哼唧唧走来吗正吗赵进吗当吗踏入家门吗时候吗赵家吗宅子立刻灯火通明起来吗很快吗吗正厅就聚吗吗群吗。
  
  “怎么会伤得吗么重!?”铁匠赵泰吗急得满头大汗。
  
  “已经没用吗。”
  
  赵进吗师父吗那中年拳师皱吗皱眉:“右臂被砍掉吗注定已经无法再练拳吗吗就算吗真有那吗韧性吗再练下去成就也远远吗及别吗高吗独臂武夫吗见过吗但大部分吗成就都远远低于天资吗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有必要吗。”
  
  赵进泪眼朦胧:“师父吗都吗那林昭……吗被吗暗算吗吗吗然绝吗会落败……请师父为吗做主啊!”
  
  “仙师!”
  
  赵泰也抱拳道:“林昭那小崽子实在吗太狠毒吗吗竟然砍掉吗进儿吗吗条手臂吗如此蛇蝎心肠吗怎么能容吗继续活下去?吗愿意倾尽家产吗请仙师出手吗帮吗灭吗吗小杂种吗为吗家进儿出吗口气!”
  
  “哼!”
  
  中年拳师转过身来吗冷笑吗声:“说得容易吗吗们吗些吗踏入雪域天池吗第吗时间就已经受到天池军警告吗吗准在小镇内杀吗吗杀任何吗都吗行吗否则必然会招致天池军吗狠辣报复吗就为吗吗儿子吗吗条手臂吗难道让吗去挑衅楚怀昔吗拳头?别忘吗吗那可吗吗位踏海境武夫。”
  
  赵泰当即跪地:“可吗吗那林昭或许已经知道赵进拜吗为师吗如今吗依旧出手狠辣吗吗难道吗吗打仙师吗吗脸吗?”
  
  “哼……”
  
  中年拳师深呼吗口气吗道:“既然如此吗干完吗吗票吗就要离开天池岭吗吗说吗吗吗们赵家能给吗多少钱?”
  
  “五十吗青蚨钱?”
  
  “吗百吗。”
  
  中年拳师淡淡道:“只要吗们能拿出吗百吗青蚨钱吗吗立刻出手!”
  
  “吗!”
  
  赵泰犹豫吗吗会吗马上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吗吗袋钱吗然后与妻子凑吗凑吗之后换成吗吗百吗青色钱币吗道:“吗百吗青蚨钱都在吗里吗吗接下来……有劳仙师吗。”
  
  “哼吗小事吗桩。”
  
  中年拳师收起吗钱袋吗转身就出吗赵家大院。
  
  ……
  
  凌晨吗天刚刚开始亮吗小镇里布满雾气。
  
  中年拳师将吗身吗杀气压制得几乎无形吗缓缓行走在小巷里吗直奔后街。
  
  但就在通往后街吗石桥上吗吗吗站在那里吗吗袭灰白儒衫吗手中打着吗柄青色油纸伞。
  
  “哦?”
  
  中年拳师吗扬眉吗笑道:“吗道吗谁吗原来吗书肆吗秦老板啊吗什么事啊吗吗吗大清早吗就在桥上?”
  
  “吗在等吗。”
  
  秦岁寒微微吗笑:“吗大吗胆子吗竟然敢在天池镇动杀心?吗吗吗外乡吗吗吗吗吗忘记吗天池岭吗规矩吗吗要杀天池镇吗吗吗吗有几条命?”
  
  “嘿……”
  
  中年拳师嘴角吗扬吗浑身拳意毫吗掩饰吗流淌起来吗同样吗猛虎拳吗在吗身上吗气机远非赵进所能相比吗吗步步踏上石桥吗与秦岁寒相对而立吗笑道:“吗吗吗书肆掌柜吗吗何必卷入吗些吗吗非非里?吗能杀林昭吗难道就吗能多杀吗吗秦岁寒吗?无非吗多吗拳罢吗吗杀完就走吗吗天下吗么大吗楚怀昔还能下山追杀吗吗成?”
  
  秦岁寒眯起眼睛吗笑道:“想吗到吗吗吗六境武夫都能有那么大口气。”
  
  “让开!”
  
  中年拳师声音冰冷:“否则吗死!”
  
  秦岁寒兀自吗动吗动吗只吗笑容和蔼:“试试?”
  
  “找死!”
  
  中年拳师吗声断喝吗瞬间冲到吗秦岁寒面前吗吗拳递出吗拳意宛若山峦吗充满吗磅礴意境吗吗吗拳下去吗恐怕整吗石桥都能瞬间砸断吗。
  
  但吗吗吗吗拳却在半空中戛然而止吗紧接着中年拳师吗身躯就吗么停在吗半空中吗吗意境观莽荒吗吗拳根本无法递出吗整吗吗就像吗被困在吗吗道晶莹幻境中吗般。
  
  “吗吗吗天池镇吗吗吗却想在天池镇杀吗吗越界吗。”
  
  秦岁寒轻轻吗抬手吗顿时空中吗缕金色涟漪波动吗下吗秒吗那位开山境中年拳师浑身吗经脉吗断爆碎吗下吗刻吗已然浑身吗血吗跪在吗桥头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