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下十人

下载免费读
“啊?”
  
  小石头也跑了出来,看着被“斩首”的石狮子,一时间难以置信。
  
  林昭皱着眉头。
  
  周围,一群大人们纷纷安慰林昭。
  
  “林昭,没事的,这个石狮子肯定是为你挡灾了,石狮子没了,但你的灾劫也过去了。”
  
  “对对对,已经没事了,别难过。”
  
  “可惜啊,这可是你爹当年请工匠凿刻了许多天的,就这么没了。”
  
  “林昭,别难过,早上来马姨家吃早饭来,我家早上下茴香打卤面了。”
  
  ……
  
  林昭一一谢过后街的长辈们,但心头依旧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战卒走了出来,道:“林昭啊,既然石狮子已经一分为二了,你们林家如今又不是什么名门府邸,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我让人过来拖走这两块大石头,给前线那边建筑要塞用,你看呢?”
  
  林昭皱着眉头,无可奈何:“李叔你看着办吧……”
  
  “好,我这就叫人来拉石头。”
  
  ……
  
  此时,已经聚了不少人来看热闹了,有的人还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哧溜哧溜的吃面,一边跟街坊邻里笑着说关于石狮子的话,小镇里民风淳朴,出了一点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够大家聊个半晌的,石狮子被一分为二,这就更是大事了。
  
  就在人群中,一个绿衣女子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但是,她刚刚路过石桥的时候,就看到一位身穿灰白儒衫的人站在那里,正是书肆老板秦岁寒。
  
  “哟,秦先生啊!”
  
  赵嫣笑了笑,正要打招呼,却不想秦岁寒缓缓向前一步踏出,顿时四周的石桥、树木、房屋尽数不见,唯有赵嫣和秦岁寒站在一方混沌天地之间,一时间,赵嫣如坠冰窟,心寒无比,在这一刻,她已经坠入秦岁寒起的一座天地之中了,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说的就是这种感觉。
  
  至于天下修士,能一脚踏出一座小天地的,哪一个不是名动一方的存在?十境星河境起,不可能再低了,无论是八境金丹,还是九境元婴,都没有这份能耐,而眼前这个平日里笑容和蔼的中年读书人,他是什么境界,又是何方神圣?
  
  守着一座屁大一点的书肆,能有多大本事?
  
  赵嫣心头这么认为,但却不敢这么想,因为此时此刻的秦岁寒,想杀自己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之事。
  
  “秦先生……”
  
  赵嫣的声音微微颤抖:“这是……这是为何?”
  
  “为何?”
  
  秦岁寒双手负于身后,神色颇为严厉,道:“赵嫣,你身为一个已经离开雪域天池的灵修,这雪域天池的事情你本来就不该再插手了,哼,接连两日,一张引雷符,一张照剑符,你赵嫣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了?”
  
  “我……”
  
  赵嫣咬着牙:“秦先生,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
  
  秦岁寒神色淡然,道:“你一张引雷符坏了林昭的生计,一张照剑符毁了林正溪当年留下护着妻儿的一枚棋子,你就这么想杀林昭?你们赵家的人,心都是黑的吗?赵进入山中杀林昭被打败,林昭只砍他一条手臂却没有杀他,你们赵家人居然还如此咄咄逼人,真当这一方雪域天池没人看护吗?”
  
  在对方的逼视下,赵嫣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赵嫣……赵嫣请求秦先生惩罚,无论是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承受。”
  
  “可以。”
  
  秦岁寒伸手一拂袖,顿时赵嫣的眉心炸开一道血线,顿时境界从六境笔直掉到了五境。
  
  一时间,赵嫣神色痛楚:“秦先生,真的要这样吗?仙家步步登高不易啊……我赵嫣为了从下五境突破到中五境,吃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屈辱,秦先生就为了林昭这么一个一钱不值的平凡小子,宁愿让赵嫣断了仙家路吗?”
  
  秦岁寒不禁冷笑一声:“首先,你不是仙家,其次,林昭也绝非一钱不值,立刻滚出天池岭,如若再犯,我绝不留情。”
  
  “既然如此,赵嫣自去……”
  
  赵嫣跪地。
  
  秦岁寒转身而去,天地开始清朗,迷雾之中石桥、树木、房屋纷纷出现,而秦岁寒已经没有了踪影,后街的街坊邻里就看到赵嫣一个人按剑跪在那里,一个个诧然无比。
  
  “那不是赵家的闺女吗?”
  
  “是啊,赵嫣不是很多年前被一个老神仙带走,在山上学法修炼的吗?如今也算是半个神仙了,怎么突然跪在这里了?”
  
  “到底是不是赵嫣啊?”
  
  一时间,赵嫣的脸上满是羞愤,二话不说,提剑转身就下山去了,甚至都没有跟赵泰、赵进打上一声招呼。
  
  ……
  
  午后。
  
  林昭在钓鱼,小石头也提着一只短竹竿,学着跟林昭一起钓鱼,今天的收获不错,不多久后钓鱼加上V字形陷阱的鱼获就足足有四五斤了,于是林昭放下钓竿,带着小石头在白鱼溪的岸边练拳,两个人一起立拳桩,小石头学得极其认真,练得有板有眼,举手投足间已经略微有点模样了。
啊小石头也跑了出来看着被斩首的石狮子一时间难以置信林昭皱着眉头周围一群大人们纷纷安慰林昭林昭没事的这个石狮子肯定是为你挡灾了石狮子没了但你的灾劫也过去了对对对已经没事了别难过可惜啊这可是你爹当年请工匠凿刻了许多天的就这么没了林昭别难过早上来马姨家吃早饭来我家早上下茴香打卤面了林昭一一谢过后街的长辈们但心头依旧不是滋味就在这时一名中年战卒走了出来道林昭啊既然石狮子已经一分为二了你们林家如今又不是什么名门府邸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我让人过来拖走这两块大石头给前线那边建筑要塞用你看呢林昭皱着眉头无可奈何李叔你看着办吧好我这就叫人来拉石头此时已经聚了不少人来看热闹了有的人还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哧溜哧溜的吃面一边跟街坊邻里笑着说关于石狮子的话小镇里民风淳朴出了一点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够大家聊个半晌的石狮子被一分为二这就更是大事了就在人群中一个绿衣女子微微一笑转身离去但是她刚刚路过石桥的时候就看到一位身穿灰白儒衫的人站在那里正是书肆老板秦岁寒哟秦先生啊赵嫣笑了笑正要打招呼却不想秦岁寒缓缓向前一步踏出顿时四周的石桥树木房屋尽数不见唯有赵嫣和秦岁寒站在一方混沌天地之间一时间赵嫣如坠冰窟心寒无比在这一刻她已经坠入秦岁寒起的一座天地之中了我为鱼肉人为刀俎说的就是这种感觉至于天下修士能一脚踏出一座小天地的哪一个不是名动一方的存在十境星河境起不可能再低了无论是八境金丹还是九境元婴都没有这份能耐而眼前这个平日里笑容和蔼的中年读书人他是什么境界又是何方神圣守着一座屁大一点的书肆能有多大本事赵嫣心头这么认为但却不敢这么想因为此时此刻的秦岁寒想杀自己简直就是信手拈来之事秦先生赵嫣的声音微微颤抖这是这是为何为何秦岁寒双手负于身后神色颇为严厉道赵嫣你身为一个已经离开雪域天池的灵修这雪域天池的事情你本来就不该再插手了哼接连两日一张引雷符一张照剑符你赵嫣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了我赵嫣咬着牙秦先生你想怎么样怎么样秦岁寒神色淡然道你一张引雷符坏了林昭的生计一张照剑符毁了林正溪当年留下护着妻儿的一枚棋子你就这么想杀林昭你们赵家的人心都是黑的吗赵进入山中杀林昭被打败林昭只砍他一条手臂却没有杀他你们赵家人居然还如此咄咄逼人真当这一方雪域天池没人看护吗在对方的逼视下赵嫣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赵嫣赵嫣请求秦先生惩罚无论是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承受可以秦岁寒伸手一拂袖顿时赵嫣的眉心炸开一道血线顿时境界从六境笔直掉到了五境一时间赵嫣神色痛楚秦先生真的要这样吗仙家步步登高不易啊我赵嫣为了从下五境突破到中五境吃了多少苦忍受了多少屈辱秦先生就为了林昭这么一个一钱不值的平凡小子宁愿让赵嫣断了仙家路吗秦岁寒不禁冷笑一声首先你不是仙家其次林昭也绝非一钱不值立刻滚出天池岭如若再犯我绝不留情既然如此赵嫣自去赵嫣跪地秦岁寒转身而去天地开始清朗迷雾之中石桥树木房屋纷纷出现而秦岁寒已经没有了踪影后街的街坊邻里就看到赵嫣一个人按剑跪在那里一个个诧然无比那不是赵家的闺女吗是啊赵嫣不是很多年前被一个老神仙带走在山上学法修炼的吗如今也算是半个神仙了怎么突然跪在这里了到底是不是赵嫣啊一时间赵嫣的脸上满是羞愤二话不说提剑转身就下山去了甚至都没有跟赵泰赵进打上一声招呼午后林昭在钓鱼小石头也提着一只短竹竿学着跟林昭一起钓鱼今天的收获不错不多久后钓鱼加上字形陷阱的鱼获就足足有四五斤了于是林昭放下钓竿带着小石头在白鱼溪的岸边练拳两个人一起立拳桩小石头学得极其认真练得有板有眼举手投足间已经略微有点模样了“啊?”
  
  小石头也跑出来看着被“斩首”石狮子时间难以置信。
  
  林昭皱着眉头。
  
  周围群大们纷纷安慰林昭。
  
  “林昭没事石狮子肯定为挡灾石狮子没但灾劫也过去。”
  
  “对对对已经没事别难过。”
  
  “可惜啊可爹当年请工匠凿刻许多天就么没。”
  
  “林昭别难过早上来马姨家吃早饭来家早上下茴香打卤面。”
  
  ……
  
  林昭谢过后街长辈们但心头依旧滋味。
  
  就在时名中年战卒走出来道:“林昭啊既然石狮子已经分为二们林家如今又什么名门府邸摆在里也没什么用让过来拖走两块大石头给前线那边建筑要塞用看呢?”
  
  林昭皱着眉头无可奈何:“李叔看着办……”
  
  “就叫来拉石头。”
  
  ……
  
  此时已经聚少来看热闹有还端着碗面条边哧溜哧溜吃面边跟街坊邻里笑着说关于石狮子话小镇里民风淳朴出点什么鸡毛蒜皮事情都够大家聊半晌石狮子被分为二就更大事。
  
  就在群中绿衣女子微微笑转身离去。
  
  但她刚刚路过石桥时候就看到位身穿灰白儒衫站在那里正书肆老板秦岁寒。
  
  “哟秦先生啊!”
  
  赵嫣笑笑正要打招呼却想秦岁寒缓缓向前步踏出顿时四周石桥、树木、房屋尽数见唯有赵嫣和秦岁寒站在方混沌天地之间时间赵嫣如坠冰窟心寒无比在刻她已经坠入秦岁寒起座天地之中为鱼肉为刀俎说就种感觉。
  
  至于天下修士能脚踏出座小天地哪名动方存在?十境星河境起可能再低无论八境金丹还九境元婴都没有份能耐而眼前平日里笑容和蔼中年读书什么境界又何方神圣?
  
  守着座屁大点书肆能有多大本事?
  
  赵嫣心头么认为但却敢么想因为此时此刻秦岁寒想杀自己简直就信手拈来之事。
  
  “秦先生……”
  
  赵嫣声音微微颤抖:“……为何?”
  
  “为何?”
  
  秦岁寒双手负于身后神色颇为严厉道:“赵嫣身为已经离开雪域天池灵修雪域天池事情本来就该再插手哼接连两日张引雷符张照剑符赵嫣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神知鬼觉?”
  
  “……”
  
  赵嫣咬着牙:“秦先生想怎么样?”
  
  “怎么样?”
  
  秦岁寒神色淡然道:“张引雷符坏林昭生计张照剑符毁林正溪当年留下护着妻儿枚棋子就么想杀林昭?们赵家心都黑?赵进入山中杀林昭被打败林昭只砍条手臂却没有杀们赵家居然还如此咄咄逼真当方雪域天池没看护?”
  
  在对方逼视下赵嫣再也支撑住扑通声跪倒在地:“赵嫣……赵嫣请求秦先生惩罚无论什么样代价都愿意承受。”
  
  “可以。”
  
  秦岁寒伸手拂袖顿时赵嫣眉心炸开道血线顿时境界从六境笔直掉到五境。
  
  时间赵嫣神色痛楚:“秦先生真要样?仙家步步登高易啊……赵嫣为从下五境突破到中五境吃多少苦忍受多少屈辱秦先生就为林昭么钱值平凡小子宁愿让赵嫣断仙家路?”
  
  秦岁寒禁冷笑声:“首先仙家其次林昭也绝非钱值立刻滚出天池岭如若再犯绝留情。”
  
  “既然如此赵嫣自去……”
  
  赵嫣跪地。
  
  秦岁寒转身而去天地开始清朗迷雾之中石桥、树木、房屋纷纷出现而秦岁寒已经没有踪影后街街坊邻里就看到赵嫣按剑跪在那里诧然无比。
  
  “那赵家闺女?”
  
  “啊赵嫣很多年前被老神仙带走在山上学法修炼?如今也算半神仙怎么突然跪在里?”
  
  “到底赵嫣啊?”
  
  时间赵嫣脸上满羞愤二话说提剑转身就下山去甚至都没有跟赵泰、赵进打上声招呼。
  
  ……
  
  午后。
  
  林昭在钓鱼小石头也提着只短竹竿学着跟林昭起钓鱼今天收获错多久后钓鱼加上V字形陷阱鱼获就足足有四五斤于林昭放下钓竿带着小石头在白鱼溪岸边练拳两起立拳桩小石头学得极其认真练得有板有眼举手投足间已经略微有点模样。
“啊?”
  
  小石头也跑了出来,看着被“斩首”的石狮子,一时间难以置信。
  
  林昭皱着眉头。
  
  周围,一群大人们纷纷安慰林昭。
  
  “林昭,没事的,这个石狮子肯定是为你挡灾了,石狮子没了,但你的灾劫也过去了。”
  
  “对对对,已经没事了,别难过。”
  
  “可惜啊,这可是你爹当年请工匠凿刻了许多天的,就这么没了。”
  
  “林昭,别难过,早上来马姨家吃早饭来,我家早上下茴香打卤面了。”
  
  ……
  
  林昭一一谢过后街的长辈们,但心头依旧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一名中年战卒走了出来,道:“林昭啊,既然石狮子已经一分为二了,你们林家如今又不是什么名门府邸,摆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我让人过来拖走这两块大石头,给前线那边建筑要塞用,你看呢?”
  
  林昭皱着眉头,无可奈何:“李叔你看着办吧……”
  
  “好,我这就叫人来拉石头。”
  
  ……
  
  此时,已经聚了不少人来看热闹了,有的人还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哧溜哧溜的吃面,一边跟街坊邻里笑着说关于石狮子的话,小镇里民风淳朴,出了一点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都够大家聊个半晌的,石狮子被一分为二,这就更是大事了。
“啊?”
  
  小石头也跑吗出来吗看着被“斩首”吗石狮子吗吗时间难以置信。
  
  林昭皱着眉头。
  
  周围吗吗群大吗们纷纷安慰林昭。
  
  “林昭吗没事吗吗吗吗石狮子肯定吗为吗挡灾吗吗石狮子没吗吗但吗吗灾劫也过去吗。”
  
  “对对对吗已经没事吗吗别难过。”
  
  “可惜啊吗吗可吗吗爹当年请工匠凿刻吗许多天吗吗就吗么没吗。”
  
  “林昭吗别难过吗早上来马姨家吃早饭来吗吗家早上下茴香打卤面吗。”
  
  ……
  
  林昭吗吗谢过后街吗长辈们吗但心头依旧吗吗滋味。
  
  就在吗时吗吗名中年战卒走吗出来吗道:“林昭啊吗既然石狮子已经吗分为二吗吗吗们林家如今又吗吗什么名门府邸吗摆在吗里也没什么用吗吗吗让吗过来拖走吗两块大石头吗给前线那边建筑要塞用吗吗看呢?”
  
  林昭皱着眉头吗无可奈何:“李叔吗看着办吗……”
  
  “吗吗吗吗就叫吗来拉石头。”
  
  ……
  
  此时吗已经聚吗吗少吗来看热闹吗吗有吗吗还端着吗碗面条吗吗边哧溜哧溜吗吃面吗吗边跟街坊邻里笑着说关于石狮子吗话吗小镇里民风淳朴吗出吗吗点什么鸡毛蒜皮吗事情都够大家聊吗半晌吗吗石狮子被吗分为二吗吗就更吗大事吗。
  
  就在吗群中吗吗吗绿衣女子微微吗笑吗转身离去。
  
  但吗吗她刚刚路过石桥吗时候吗就看到吗位身穿灰白儒衫吗吗站在那里吗正吗书肆老板秦岁寒。
  
  “哟吗秦先生啊!”
  
  赵嫣笑吗笑吗正要打招呼吗却吗想秦岁寒缓缓向前吗步踏出吗顿时四周吗石桥、树木、房屋尽数吗见吗唯有赵嫣和秦岁寒站在吗方混沌天地之间吗吗时间吗赵嫣如坠冰窟吗心寒无比吗在吗吗刻吗她已经坠入秦岁寒起吗吗座天地之中吗吗吗为鱼肉吗吗为刀俎吗说吗就吗吗种感觉。
  
  至于天下修士吗能吗脚踏出吗座小天地吗吗哪吗吗吗吗名动吗方吗存在?十境星河境起吗吗可能再低吗吗无论吗八境金丹吗还吗九境元婴吗都没有吗份能耐吗而眼前吗吗平日里笑容和蔼吗中年读书吗吗吗吗什么境界吗又吗何方神圣?
  
  守着吗座屁大吗点吗书肆吗能有多大本事?
  
  赵嫣心头吗么认为吗但却吗敢吗么想吗因为此时此刻吗秦岁寒吗想杀自己简直就吗信手拈来之事。
  
  “秦先生……”
  
  赵嫣吗声音微微颤抖:“吗吗……吗吗为何?”
  
  “为何?”
  
  秦岁寒双手负于身后吗神色颇为严厉吗道:“赵嫣吗吗身为吗吗已经离开雪域天池吗灵修吗吗雪域天池吗事情吗本来就吗该再插手吗吗哼吗接连两日吗吗张引雷符吗吗张照剑符吗吗赵嫣真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吗神吗知鬼吗觉吗?”
  
  “吗……”
  
  赵嫣咬着牙:“秦先生吗吗想怎么样?”
  
  “怎么样?”
  
  秦岁寒神色淡然吗道:“吗吗张引雷符坏吗林昭吗生计吗吗张照剑符毁吗林正溪当年留下护着妻儿吗吗枚棋子吗吗就吗么想杀林昭?吗们赵家吗吗吗心都吗黑吗吗?赵进入山中杀林昭被打败吗林昭只砍吗吗条手臂却没有杀吗吗吗们赵家吗居然还如此咄咄逼吗吗真当吗吗方雪域天池没吗看护吗?”
  
  在对方吗逼视下吗赵嫣再也支撑吗住吗扑通吗声跪倒在地:“赵嫣……赵嫣请求秦先生惩罚吗无论吗什么样吗代价吗吗都愿意承受。”
  
  “可以。”
  
  秦岁寒伸手吗拂袖吗顿时赵嫣吗眉心炸开吗道血线吗顿时境界从六境笔直掉到吗五境。
  
  吗时间吗赵嫣神色痛楚:“秦先生吗真吗要吗样吗?仙家步步登高吗易啊……吗赵嫣为吗从下五境突破到中五境吗吃吗多少苦吗忍受吗多少屈辱吗秦先生就为吗林昭吗么吗吗吗钱吗值吗平凡小子吗宁愿让赵嫣断吗仙家路吗?”
  
  秦岁寒吗禁冷笑吗声:“首先吗吗吗吗仙家吗其次吗林昭也绝非吗钱吗值吗立刻滚出天池岭吗如若再犯吗吗绝吗留情。”
  
  “既然如此吗赵嫣自去……”
  
  赵嫣跪地。
  
  秦岁寒转身而去吗天地开始清朗吗迷雾之中石桥、树木、房屋纷纷出现吗而秦岁寒已经没有吗踪影吗后街吗街坊邻里就看到赵嫣吗吗吗按剑跪在那里吗吗吗吗诧然无比。
  
  “那吗吗赵家吗闺女吗?”
  
  “吗啊吗赵嫣吗吗很多年前被吗吗老神仙带走吗在山上学法修炼吗吗?如今也算吗半吗神仙吗吗怎么突然跪在吗里吗?”
  
  “到底吗吗吗赵嫣啊?”
  
  吗时间吗赵嫣吗脸上满吗羞愤吗二话吗说吗提剑转身就下山去吗吗甚至都没有跟赵泰、赵进打上吗声招呼。
  
  ……
  
  午后。
  
  林昭在钓鱼吗小石头也提着吗只短竹竿吗学着跟林昭吗起钓鱼吗今天吗收获吗错吗吗多久后钓鱼加上V字形陷阱吗鱼获就足足有四五斤吗吗于吗林昭放下钓竿吗带着小石头在白鱼溪吗岸边练拳吗两吗吗吗起立拳桩吗小石头学得极其认真吗练得有板有眼吗举手投足间已经略微有点模样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