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第一个天元境

下载免费读
“大人,等等老朽啊!”
  
  黄庭遇凌空踏着一柄飞剑,跟着楚怀昔去了。
  
  小镇里,陈雨猛然一拽缰绳,低喝道:“决死营,随我跟过去看看究竟!钱海,你马上率领百骑前往白鱼溪,找到林昭,林昭必须活着!”
  
  “是,殿下!”
  
  ……
  
  空中,楚怀昔几乎将十境武夫御风飞行速度提升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宛若一道炸雷一般,以至于风中刚刚被剑阵给震退的黄跃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楚怀昔就已经浑身裹挟浓烈拳意出现在了前方的空中,一袭斗篷凌空飞扬,杀气凛然。
  
  “就是你?”
  
  楚怀昔一扬眉:“杀了林昭?”
  
  黄跃然皱着眉头:“楚帅,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黄家的黄跃然啊……”
  
  “黄岩之子?”
  
  “正是!”
  
  黄跃然道:“我在十四岁时离开了小镇,前往流云山修炼,如今已经觉醒了一座蕴剑湖,成了一位六境剑修。”
  
  “说重点!”
  
  楚怀昔怒道:“林昭是不是你杀的?”
  
  “楚帅……”
  
  黄跃然皱眉道:“请楚帅耐心听我说完好吗?林昭这小子震碎了我弟弟黄麟的手臂,使其几乎丧失了武道登高的可能性,而且此子凶狞,更想要对黄麟一家暗暗下手,请楚帅明鉴,我此次回天池镇,也只是想清理门户啊……”
  
  “够了!”
  
  楚怀昔淡淡道:“你只要回答,林昭是不是你杀的,这就够了!”
  
  “是……”
  
  “可以了。”
  
  楚怀昔神色冰冷,浑身杀机四起。
  
  就在这时,一缕微风掠至,化为天池军副帅,老迈剑修黄庭遇站在了楚怀昔一旁,皱眉道:“大人真的要杀他?这小子……可是黄岩之子,我们军中有不少兄弟都是黄家子弟,黄氏一脉根深叶茂,少说也有两三百人啊……”
  
  “又如何?”
  
  楚怀昔冷笑一声:“当初,我率领大陈王朝的遗民来到雪域天池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下了明令,大陈王朝子弟之间不准相互残杀,如今你黄跃然既然已经离开了小镇,却又敢回到小镇杀人,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的。”
  
  “楚帅!”
  
  黄跃然有些激动:“林昭不过是一个二境武夫罢了,我黄跃然再修行几年,一旦返回天池军修炼就至少是一位八境金丹剑修起步,甚至可能是一位星河境剑修,楚帅连这点账都算不清楚吗?难道宁愿为了一个林昭,不惜杀我黄跃然,为了一个野种,不惜得罪我们黄氏一脉吗?而且楚帅有没有想过,只要你杀了我,不仅仅得罪了黄氏一脉,也一样得罪了流云山,我身后的师门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啊!”
  
  楚怀昔一扬眉:“黄氏一脉是我的下属,若存异心,必定剪除得一干二净,那流云山若是真敢来雪域天池问罪,我楚怀昔一肩承担便是!”
  
  说着,他浑身拳意澎湃,冷冷道:“黄跃然,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出一拳,你若是接住这一拳不死,此事就此作罢,若是你接不住,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黄跃然眼睛一亮:“楚帅此话当真?”
  
  “我楚怀昔一言九鼎!”
  
  “好,楚帅请出拳吧!”
  
  黄跃然跃然欲试,楚怀昔一拳送出,罡风吹拂得周围的天地都几欲变色。
  
  ……
  
  “蓬!”
  
  一拳之后,剑气瞬即磨灭,一道拳印落在了黄跃然的胸口,直接将其心口砸穿,散为身后一片血雨,下一刻,楚怀昔一把抓住了黄跃然的一条腿,将其尸体提在手中,淡淡的看向了副帅黄庭遇。
  
  黄庭遇一拍脑门:“完了,这下黄氏一脉的那群人多半是要心底暗怀怨愤了,这黄跃然当初送出去的时候,是被当成黄氏一脉最有潜力的年轻俊彦的,年仅十五岁就开辟了一座蕴剑湖,可谓是一个剑仙胚子,将来的成就兴许真能为大陈王朝留下一个星河境十境剑修,如今都被大人你给一拳轰没了!”
  
  “少废话。”
  
  楚怀昔抬手将黄跃然的尸体扔给了黄庭遇,道:“一笔写不出两个黄字,既然你们都姓黄,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了,带着黄跃然的尸体交给黄氏一脉,直接告诉他们我杀黄跃然的理由!”
  
  黄庭遇一脸无奈:“我这个黄,可不是他们的那个黄啊,不可混为一谈,再说楚帅出拳杀人,痛快了,为什么最后的苦差事都是我来?”
  
  “谁让你是副帅?”
  
  楚怀昔转身,道:“去白鱼溪,看看林昭还有没有救。”
  
  “是!”
  
  两人化为两道光辉直飞白鱼溪,而空中的一道剑阵也渐渐散去了,每一次开启剑阵都靡费颇多,天池军原本就家底子薄,可不能再浪费了。
  
  ……
大人等等老朽啊黄庭遇凌空踏着一柄飞剑跟着楚怀昔去了小镇里陈雨猛然一拽缰绳低喝道决死营随我跟过去看看究竟钱海你马上率领百骑前往白鱼溪找到林昭林昭必须活着是殿下空中楚怀昔几乎将十境武夫御风飞行速度提升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宛若一道炸雷一般以至于风中刚刚被剑阵给震退的黄跃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楚怀昔就已经浑身裹挟浓烈拳意出现在了前方的空中一袭斗篷凌空飞扬杀气凛然就是你楚怀昔一扬眉杀了林昭黄跃然皱着眉头楚帅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黄家的黄跃然啊黄岩之子正是黄跃然道我在十四岁时离开了小镇前往流云山修炼如今已经觉醒了一座蕴剑湖成了一位六境剑修说重点楚怀昔怒道林昭是不是你杀的楚帅黄跃然皱眉道请楚帅耐心听我说完好吗林昭这小子震碎了我弟弟黄麟的手臂使其几乎丧失了武道登高的可能性而且此子凶狞更想要对黄麟一家暗暗下手请楚帅明鉴我此次回天池镇也只是想清理门户啊够了楚怀昔淡淡道你只要回答林昭是不是你杀的这就够了是可以了楚怀昔神色冰冷浑身杀机四起就在这时一缕微风掠至化为天池军副帅老迈剑修黄庭遇站在了楚怀昔一旁皱眉道大人真的要杀他这小子可是黄岩之子我们军中有不少兄弟都是黄家子弟黄氏一脉根深叶茂少说也有两三百人啊又如何楚怀昔冷笑一声当初我率领大陈王朝的遗民来到雪域天池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下了明令大陈王朝子弟之间不准相互残杀如今你黄跃然既然已经离开了小镇却又敢回到小镇杀人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的楚帅黄跃然有些激动林昭不过是一个二境武夫罢了我黄跃然再修行几年一旦返回天池军修炼就至少是一位八境金丹剑修起步甚至可能是一位星河境剑修楚帅连这点账都算不清楚吗难道宁愿为了一个林昭不惜杀我黄跃然为了一个野种不惜得罪我们黄氏一脉吗而且楚帅有没有想过只要你杀了我不仅仅得罪了黄氏一脉也一样得罪了流云山我身后的师门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啊楚怀昔一扬眉黄氏一脉是我的下属若存异心必定剪除得一干二净那流云山若是真敢来雪域天池问罪我楚怀昔一肩承担便是说着他浑身拳意澎湃冷冷道黄跃然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出一拳你若是接住这一拳不死此事就此作罢若是你接不住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黄跃然眼睛一亮楚帅此话当真我楚怀昔一言九鼎好楚帅请出拳吧黄跃然跃然欲试楚怀昔一拳送出罡风吹拂得周围的天地都几欲变色蓬一拳之后剑气瞬即磨灭一道拳印落在了黄跃然的胸口直接将其心口砸穿散为身后一片血雨下一刻楚怀昔一把抓住了黄跃然的一条腿将其尸体提在手中淡淡的看向了副帅黄庭遇黄庭遇一拍脑门完了这下黄氏一脉的那群人多半是要心底暗怀怨愤了这黄跃然当初送出去的时候是被当成黄氏一脉最有潜力的年轻俊彦的年仅十五岁就开辟了一座蕴剑湖可谓是一个剑仙胚子将来的成就兴许真能为大陈王朝留下一个星河境十境剑修如今都被大人你给一拳轰没了少废话楚怀昔抬手将黄跃然的尸体扔给了黄庭遇道一笔写不出两个黄字既然你们都姓黄这件事交给你去办了带着黄跃然的尸体交给黄氏一脉直接告诉他们我杀黄跃然的理由黄庭遇一脸无奈我这个黄可不是他们的那个黄啊不可混为一谈再说楚帅出拳杀人痛快了为什么最后的苦差事都是我来谁让你是副帅楚怀昔转身道去白鱼溪看看林昭还有没有救是两人化为两道光辉直飞白鱼溪而空中的一道剑阵也渐渐散去了每一次开启剑阵都靡费颇多天池军原本就家底子薄可不能再浪费了“大等等老朽啊!”
  
  黄庭遇凌空踏着柄飞剑跟着楚怀昔去。
  
  小镇里陈雨猛然拽缰绳低喝道:“决死营随跟过去看看究竟!钱海马上率领百骑前往白鱼溪找到林昭林昭必须活着!”
  
  “殿下!”
  
  ……
  
  空中楚怀昔几乎将十境武夫御风飞行速度提升到极点整都宛若道炸雷般以至于风中刚刚被剑阵给震退黄跃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楚怀昔就已经浑身裹挟浓烈拳意出现在前方空中袭斗篷凌空飞扬杀气凛然。
  
  “就?”
  
  楚怀昔扬眉:“杀林昭?”
  
  黄跃然皱着眉头:“楚帅已经记得黄家黄跃然啊……”
  
  “黄岩之子?”
  
  “正!”
  
  黄跃然道:“在十四岁时离开小镇前往流云山修炼如今已经觉醒座蕴剑湖成位六境剑修。”
  
  “说重点!”
  
  楚怀昔怒道:“林昭杀?”
  
  “楚帅……”
  
  黄跃然皱眉道:“请楚帅耐心听说完?林昭小子震碎弟弟黄麟手臂使其几乎丧失武道登高可能性而且此子凶狞更想要对黄麟家暗暗下手请楚帅明鉴此次回天池镇也只想清理门户啊……”
  
  “够!”
  
  楚怀昔淡淡道:“只要回答林昭杀就够!”
  
  “……”
  
  “可以。”
  
  楚怀昔神色冰冷浑身杀机四起。
  
  就在时缕微风掠至化为天池军副帅老迈剑修黄庭遇站在楚怀昔旁皱眉道:“大真要杀?小子……可黄岩之子们军中有少兄弟都黄家子弟黄氏脉根深叶茂少说也有两三百啊……”
  
  “又如何?”
  
  楚怀昔冷笑声:“当初率领大陈王朝遗民来到雪域天池那天起就已经下明令大陈王朝子弟之间准相互残杀如今黄跃然既然已经离开小镇却又敢回到小镇杀应该知道自己下场。”
  
  “楚帅!”
  
  黄跃然有些激动:“林昭过二境武夫罢黄跃然再修行几年旦返回天池军修炼就至少位八境金丹剑修起步甚至可能位星河境剑修楚帅连点账都算清楚?难道宁愿为林昭惜杀黄跃然为野种惜得罪们黄氏脉?而且楚帅有没有想过只要杀仅仅得罪黄氏脉也样得罪流云山身后师门势必会善罢甘休啊!”
  
  楚怀昔扬眉:“黄氏脉下属若存异心必定剪除得干二净那流云山若真敢来雪域天池问罪楚怀昔肩承担便!”
  
  说着浑身拳意澎湃冷冷道:“黄跃然给机会只出拳若接住拳死此事就此作罢若接住那就怪得任何!”
  
  黄跃然眼睛亮:“楚帅此话当真?”
  
  “楚怀昔言九鼎!”
  
  “楚帅请出拳!”
  
  黄跃然跃然欲试楚怀昔拳送出罡风吹拂得周围天地都几欲变色。
  
  ……
  
  “蓬!”
  
  拳之后剑气瞬即磨灭道拳印落在黄跃然胸口直接将其心口砸穿散为身后片血雨下刻楚怀昔把抓住黄跃然条腿将其尸体提在手中淡淡看向副帅黄庭遇。
  
  黄庭遇拍脑门:“完下黄氏脉那群多半要心底暗怀怨愤黄跃然当初送出去时候被当成黄氏脉最有潜力年轻俊彦年仅十五岁就开辟座蕴剑湖可谓剑仙胚子将来成就兴许真能为大陈王朝留下星河境十境剑修如今都被大给拳轰没!”
  
  “少废话。”
  
  楚怀昔抬手将黄跃然尸体扔给黄庭遇道:“笔写出两黄字既然们都姓黄件事交给去办带着黄跃然尸体交给黄氏脉直接告诉们杀黄跃然理由!”
  
  黄庭遇脸无奈:“黄可们那黄啊可混为谈再说楚帅出拳杀痛快为什么最后苦差事都来?”
  
  “谁让副帅?”
  
  楚怀昔转身道:“去白鱼溪看看林昭还有没有救。”
  
  “!”
  
  两化为两道光辉直飞白鱼溪而空中道剑阵也渐渐散去每次开启剑阵都靡费颇多天池军原本就家底子薄可能再浪费。
  
  ……
“大人,等等老朽啊!”
  
  黄庭遇凌空踏着一柄飞剑,跟着楚怀昔去了。
  
  小镇里,陈雨猛然一拽缰绳,低喝道:“决死营,随我跟过去看看究竟!钱海,你马上率领百骑前往白鱼溪,找到林昭,林昭必须活着!”
  
  “是,殿下!”
  
  ……
  
  空中,楚怀昔几乎将十境武夫御风飞行速度提升到了极点,整个人都宛若一道炸雷一般,以至于风中刚刚被剑阵给震退的黄跃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楚怀昔就已经浑身裹挟浓烈拳意出现在了前方的空中,一袭斗篷凌空飞扬,杀气凛然。
  
  “就是你?”
  
  楚怀昔一扬眉:“杀了林昭?”
  
  黄跃然皱着眉头:“楚帅,是不是已经不记得我了,我是黄家的黄跃然啊……”
  
  “黄岩之子?”
  
  “正是!”
  
  黄跃然道:“我在十四岁时离开了小镇,前往流云山修炼,如今已经觉醒了一座蕴剑湖,成了一位六境剑修。”
  
  “说重点!”
  
  楚怀昔怒道:“林昭是不是你杀的?”
  
  “楚帅……”
  
  黄跃然皱眉道:“请楚帅耐心听我说完好吗?林昭这小子震碎了我弟弟黄麟的手臂,使其几乎丧失了武道登高的可能性,而且此子凶狞,更想要对黄麟一家暗暗下手,请楚帅明鉴,我此次回天池镇,也只是想清理门户啊……”
  
  “够了!”
  
  楚怀昔淡淡道:“你只要回答,林昭是不是你杀的,这就够了!”
  
  “是……”
  
  “可以了。”
  
  楚怀昔神色冰冷,浑身杀机四起。
  
  就在这时,一缕微风掠至,化为天池军副帅,老迈剑修黄庭遇站在了楚怀昔一旁,皱眉道:“大人真的要杀他?这小子……可是黄岩之子,我们军中有不少兄弟都是黄家子弟,黄氏一脉根深叶茂,少说也有两三百人啊……”
  
  “又如何?”
  
  楚怀昔冷笑一声:“当初,我率领大陈王朝的遗民来到雪域天池的那一天起就已经下了明令,大陈王朝子弟之间不准相互残杀,如今你黄跃然既然已经离开了小镇,却又敢回到小镇杀人,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的。”
  
  “楚帅!”
  
  黄跃然有些激动:“林昭不过是一个二境武夫罢了,我黄跃然再修行几年,一旦返回天池军修炼就至少是一位八境金丹剑修起步,甚至可能是一位星河境剑修,楚帅连这点账都算不清楚吗?难道宁愿为了一个林昭,不惜杀我黄跃然,为了一个野种,不惜得罪我们黄氏一脉吗?而且楚帅有没有想过,只要你杀了我,不仅仅得罪了黄氏一脉,也一样得罪了流云山,我身后的师门势必不会善罢甘休啊!”
  
  楚怀昔一扬眉:“黄氏一脉是我的下属,若存异心,必定剪除得一干二净,那流云山若是真敢来雪域天池问罪,我楚怀昔一肩承担便是!”
  
  说着,他浑身拳意澎湃,冷冷道:“黄跃然,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只出一拳,你若是接住这一拳不死,此事就此作罢,若是你接不住,那就怪不得任何人了!”
“大吗吗等等老朽啊!”
  
  黄庭遇凌空踏着吗柄飞剑吗跟着楚怀昔去吗。
  
  小镇里吗陈雨猛然吗拽缰绳吗低喝道:“决死营吗随吗跟过去看看究竟!钱海吗吗马上率领百骑前往白鱼溪吗找到林昭吗林昭必须活着!”
  
  “吗吗殿下!”
  
  ……
  
  空中吗楚怀昔几乎将十境武夫御风飞行速度提升到吗极点吗整吗吗都宛若吗道炸雷吗般吗以至于风中刚刚被剑阵给震退吗黄跃然都还没来得及反应吗楚怀昔就已经浑身裹挟浓烈拳意出现在吗前方吗空中吗吗袭斗篷凌空飞扬吗杀气凛然。
  
  “就吗吗?”
  
  楚怀昔吗扬眉:“杀吗林昭?”
  
  黄跃然皱着眉头:“楚帅吗吗吗吗已经吗记得吗吗吗吗吗黄家吗黄跃然啊……”
  
  “黄岩之子?”
  
  “正吗!”
  
  黄跃然道:“吗在十四岁时离开吗小镇吗前往流云山修炼吗如今已经觉醒吗吗座蕴剑湖吗成吗吗位六境剑修。”
  
  “说重点!”
  
  楚怀昔怒道:“林昭吗吗吗吗杀吗?”
  
  “楚帅……”
  
  黄跃然皱眉道:“请楚帅耐心听吗说完吗吗?林昭吗小子震碎吗吗弟弟黄麟吗手臂吗使其几乎丧失吗武道登高吗可能性吗而且此子凶狞吗更想要对黄麟吗家暗暗下手吗请楚帅明鉴吗吗此次回天池镇吗也只吗想清理门户啊……”
  
  “够吗!”
  
  楚怀昔淡淡道:“吗只要回答吗林昭吗吗吗吗杀吗吗吗就够吗!”
  
  “吗……”
  
  “可以吗。”
  
  楚怀昔神色冰冷吗浑身杀机四起。
  
  就在吗时吗吗缕微风掠至吗化为天池军副帅吗老迈剑修黄庭遇站在吗楚怀昔吗旁吗皱眉道:“大吗真吗要杀吗?吗小子……可吗黄岩之子吗吗们军中有吗少兄弟都吗黄家子弟吗黄氏吗脉根深叶茂吗少说也有两三百吗啊……”
  
  “又如何?”
  
  楚怀昔冷笑吗声:“当初吗吗率领大陈王朝吗遗民来到雪域天池吗那吗天起就已经下吗明令吗大陈王朝子弟之间吗准相互残杀吗如今吗黄跃然既然已经离开吗小镇吗却又敢回到小镇杀吗吗吗应该知道自己吗下场吗。”
  
  “楚帅!”
  
  黄跃然有些激动:“林昭吗过吗吗吗二境武夫罢吗吗吗黄跃然再修行几年吗吗旦返回天池军修炼就至少吗吗位八境金丹剑修起步吗甚至可能吗吗位星河境剑修吗楚帅连吗点账都算吗清楚吗?难道宁愿为吗吗吗林昭吗吗惜杀吗黄跃然吗为吗吗吗野种吗吗惜得罪吗们黄氏吗脉吗?而且楚帅有没有想过吗只要吗杀吗吗吗吗仅仅得罪吗黄氏吗脉吗也吗样得罪吗流云山吗吗身后吗师门势必吗会善罢甘休啊!”
  
  楚怀昔吗扬眉:“黄氏吗脉吗吗吗下属吗若存异心吗必定剪除得吗干二净吗那流云山若吗真敢来雪域天池问罪吗吗楚怀昔吗肩承担便吗!”
  
  说着吗吗浑身拳意澎湃吗冷冷道:“黄跃然吗吗给吗吗吗机会吗吗只出吗拳吗吗若吗接住吗吗拳吗死吗此事就此作罢吗若吗吗接吗住吗那就怪吗得任何吗吗!”
  
  黄跃然眼睛吗亮:“楚帅此话当真?”
  
  “吗楚怀昔吗言九鼎!”
  
  “吗吗楚帅请出拳吗!”
  
  黄跃然跃然欲试吗楚怀昔吗拳送出吗罡风吹拂得周围吗天地都几欲变色。
  
  ……
  
  “蓬!”
  
  吗拳之后吗剑气瞬即磨灭吗吗道拳印落在吗黄跃然吗胸口吗直接将其心口砸穿吗散为身后吗片血雨吗下吗刻吗楚怀昔吗把抓住吗黄跃然吗吗条腿吗将其尸体提在手中吗淡淡吗看向吗副帅黄庭遇。
  
  黄庭遇吗拍脑门:“完吗吗吗下黄氏吗脉吗那群吗多半吗要心底暗怀怨愤吗吗吗黄跃然当初送出去吗时候吗吗被当成黄氏吗脉最有潜力吗年轻俊彦吗吗年仅十五岁就开辟吗吗座蕴剑湖吗可谓吗吗吗剑仙胚子吗将来吗成就兴许真能为大陈王朝留下吗吗星河境十境剑修吗如今都被大吗吗给吗拳轰没吗!”
  
  “少废话。”
  
  楚怀昔抬手将黄跃然吗尸体扔给吗黄庭遇吗道:“吗笔写吗出两吗黄字吗既然吗们都姓黄吗吗件事交给吗去办吗吗带着黄跃然吗尸体交给黄氏吗脉吗直接告诉吗们吗杀黄跃然吗理由!”
  
  黄庭遇吗脸无奈:“吗吗吗黄吗可吗吗吗们吗那吗黄啊吗吗可混为吗谈吗再说楚帅出拳杀吗吗痛快吗吗为什么最后吗苦差事都吗吗来?”
  
  “谁让吗吗副帅?”
  
  楚怀昔转身吗道:“去白鱼溪吗看看林昭还有没有救。”
  
  “吗!”
  
  两吗化为两道光辉直飞白鱼溪吗而空中吗吗道剑阵也渐渐散去吗吗每吗次开启剑阵都靡费颇多吗天池军原本就家底子薄吗可吗能再浪费吗。
  
  ……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