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祖庭议事

下载免费读
一片沃野之中,无数藤蔓缠绕的废弃大楼伫立,这里早就上百年无人居住,一派荒芜破败的景象,一头头遭遇辐射污染而变异的野兽横行其中,就在其中的一栋楼房之中,几名神情桀骜的青年提着铁管,其中一人躺在地上,死死的抱着一箱合金不妨。
  
  这是一座废弃工厂,唯一的价值就是那些藏在库房中的合金,而死死抱着合金箱子的人正是林昭,这一箱合金拿回苏城卖掉,至少能值个五千通用币,足够他生活好几个月了。
  
  “钱比命重要是不是?”
  
  一名青年重重的一铁管砸在了林昭的后背上,顿时林昭痛得呜咽一声,直接趴倒在地。
  
  “大哥。”
  
  手持铁管的少年转身,对一名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笑道:“他这种臭虫,每天废弃区里不知道有多少呢,杀掉,还是怎么处理?”
  
  红发青年冷笑一声,上前狠狠的踢了一脚林昭的腋下,道:“敢跟我抢物资,真是活腻味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没必要杀你脏了手,哥几个,给他放放血,我们不用杀他,那些闻着血腥味来的野狼会把他大卸八块的。”
  
  “好嘞!”
  
  一名青年上前,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林昭的大腿就是一刀,顿时鲜血横流,林昭更是痛得直抽搐,抱着腿,宛若一只可怜的虾米。
  
  一群人走下楼房,上了一辆越野卡车,旋即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扬长而去。
  
  ……
  
  “嘶……”
  
  林昭猛然睁开眼,忍着腿部的剧痛,抬头看看四周,将衬衫的一条袖子给生生撕了下来,包扎住受伤的腿部之后,一瘸一拐的下楼,但走不不多远,就听到远方传来了呜呜声,一个个猩红的眼眸在林地里泛着光辉。
  
  “不会这么倒霉吧?”
  
  林昭咬着牙,一步一步朝着对面街上硬挺着走了过去。
  
  “呜呜呜~~~”
  
  丛林里传来了野兽的嘶吼声,一个个身影踏入了荒废的街道中,是一群长有双头的野狼,在早一些的时候,这些受到核战辐射变异的野兽被人们称为“双头鬼”,曾袭击过无数难民营,杀死无数人类,而此时,人类开始重建家园,在废墟中筑起了一座座“要塞城池”,苏城也正是其中之一,而这些双头狼则依旧游弋在废弃区域中,保持着与人类共存的状态。
  
  双头狼嗜血,特别是对人类,杀性十分重。
  
  此时,林昭的身后跟着至少20-30头双头狼,并且,有几头狼已经从侧翼包抄了过去,它们看出林昭的势单力薄,想要前后夹击一举拿下。
一片沃野之中无数藤蔓缠绕的废弃大楼伫立这里早就上百年无人居住一派荒芜破败的景象一头头遭遇辐射污染而变异的野兽横行其中就在其中的一栋楼房之中几名神情桀骜的青年提着铁管其中一人躺在地上死死的抱着一箱合金不妨这是一座废弃工厂唯一的价值就是那些藏在库房中的合金而死死抱着合金箱子的人正是林昭这一箱合金拿回苏城卖掉至少能值个五千通用币足够他生活好几个月了钱比命重要是不是一名青年重重的一铁管砸在了林昭的后背上顿时林昭痛得呜咽一声直接趴倒在地大哥手持铁管的少年转身对一名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笑道他这种臭虫每天废弃区里不知道有多少呢杀掉还是怎么处理红发青年冷笑一声上前狠狠的踢了一脚林昭的腋下道敢跟我抢物资真是活腻味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没必要杀你脏了手哥几个给他放放血我们不用杀他那些闻着血腥味来的野狼会把他大卸八块的好嘞一名青年上前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林昭的大腿就是一刀顿时鲜血横流林昭更是痛得直抽搐抱着腿宛若一只可怜的虾米一群人走下楼房上了一辆越野卡车旋即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扬长而去嘶林昭猛然睁开眼忍着腿部的剧痛抬头看看四周将衬衫的一条袖子给生生撕了下来包扎住受伤的腿部之后一瘸一拐的下楼但走不不多远就听到远方传来了呜呜声一个个猩红的眼眸在林地里泛着光辉不会这么倒霉吧林昭咬着牙一步一步朝着对面街上硬挺着走了过去呜呜呜丛林里传来了野兽的嘶吼声一个个身影踏入了荒废的街道中是一群长有双头的野狼在早一些的时候这些受到核战辐射变异的野兽被人们称为双头鬼曾袭击过无数难民营杀死无数人类而此时人类开始重建家园在废墟中筑起了一座座要塞城池苏城也正是其中之一而这些双头狼则依旧游弋在废弃区域中保持着与人类共存的状态双头狼嗜血特别是对人类杀性十分重此时林昭的身后跟着至少头双头狼并且有几头狼已经从侧翼包抄了过去它们看出林昭的势单力薄想要前后夹击一举拿下想得美林昭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飞奔受伤的腿部不断有鲜血殷出但一边奔跑一边看着狼群的速度就在几头狼已经冲上前方的一座废弃厂房打算截击的时候他猛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音爆弹蓬一声扔出顿时狼群为之骇然后退数十米但依旧不愿放弃不远不近的跟着头狼龇牙咧齿口中的粘液不断落在显得十分狰狞在它的催促下其余的狼群一一迫近再次从四面八方围杀向了林昭混账林昭仅有的一个音爆弹已经用完了只得加快速度狼狈不堪的窜上了一座废弃房屋紧接着一个趔趄滚了下去就在前方的一堆阔叶掩护下他的磁悬浮机车就在那里了身后一头狼已经窜了下来张开血盆大口林昭顺势抄起一段大约一米长的钢筋身躯一沉之际横扫而出重重的将这头双头狼给轰飞出去但身后的裤腿却被一头狼给撕扯咬住他急忙转身又是一下然后大声喊了一声引擎启动顿时磁悬浮机车的声控系统启动发出低沉的嗡一声惊得狼群纷纷后退少许呜林昭喘着粗气费力的爬上了机车一握把手的瞬间已经有两头狼从身后飞扑而来但机车迅速前冲而出撞开头狼之际林昭再次狠狠的挥出钢筋击中头狼的一只眼睛他伏在飞速疾驰的摩托上忍着剧痛心头暗暗发誓从此我林昭绝不会再任人欺凌了天池镇后街林家祖宅啊简陋的小床上林昭猛然舒了口气睁开眼睛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境吗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境那些高楼林立那些飞天遁地的机械看起来都相当的离奇而自己在那个世界里又是谁他想要去想明白但很快的头脑剧痛起来让他无法去想醒啦一旁传来了一个柔软的声音是陈雨她坐在床边的凳子里关切的看着自己而一旁则是小石头苏清酒张柳诚三个人瞪圆了三双大眼睛看着自己一片沃野之中,无数藤蔓缠绕的废弃大楼伫立,这里早就上百年无人居住,一派荒芜破败的景象,一头头遭遇辐射污染而变异的野兽横行其中,就在其中的一栋楼房之中,几名神情桀骜的青年提着铁管,其中一人躺在地上,死死的抱着一箱合金不妨。
  
  这是一座废弃工厂,唯一的价值就是那些藏在库房中的合金,而死死抱着合金箱子的人正是林昭,这一箱合金拿回苏城卖掉,至少能值个五千通用币,足够他生活好几个月了。
  
  “钱比命重要是不是?”
  
  一名青年重重的一铁管砸在了林昭的后背上,顿时林昭痛得呜咽一声,直接趴倒在地。
  
  “大哥。”
  
  手持铁管的少年转身,对一名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笑道:“他这种臭虫,每天废弃区里不知道有多少呢,杀掉,还是怎么处理?”
  
  红发青年冷笑一声,上前狠狠的踢了一脚林昭的腋下,道:“敢跟我抢物资,真是活腻味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没必要杀你脏了手,哥几个,给他放放血,我们不用杀他,那些闻着血腥味来的野狼会把他大卸八块的。”
  
  “好嘞!”
  
  一名青年上前,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林昭的大腿就是一刀,顿时鲜血横流,林昭更是痛得直抽搐,抱着腿,宛若一只可怜的虾米。
  
  一群人走下楼房,上了一辆越野卡车,旋即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扬长而去。
  
  ……
  
  “嘶……”
  
  林昭猛然睁开眼,忍着腿部的剧痛,抬头看看四周,将衬衫的一条袖子给生生撕了下来,包扎住受伤的腿部之后,一瘸一拐的下楼,但走不不多远,就听到远方传来了呜呜声,一个个猩红的眼眸在林地里泛着光辉。
  
  “不会这么倒霉吧?”
  
  林昭咬着牙,一步一步朝着对面街上硬挺着走了过去。
  
  “呜呜呜~~~”
  
  丛林里传来了野兽的嘶吼声,一个个身影踏入了荒废的街道中,是一群长有双头的野狼,在早一些的时候,这些受到核战辐射变异的野兽被人们称为“双头鬼”,曾袭击过无数难民营,杀死无数人类,而此时,人类开始重建家园,在废墟中筑起了一座座“要塞城池”,苏城也正是其中之一,而这些双头狼则依旧游弋在废弃区域中,保持着与人类共存的状态。
  
  双头狼嗜血,特别是对人类,杀性十分重。
  
  此时,林昭的身后跟着至少20-30头双头狼,并且,有几头狼已经从侧翼包抄了过去,它们看出林昭的势单力薄,想要前后夹击一举拿下。
  
  “想得美!”
  
  林昭一瘸一拐的朝着前方飞奔,受伤的腿部不断有鲜血殷出,但一边奔跑,一边看着狼群的速度,就在几头狼已经冲上前方的一座废弃厂房,打算截击的时候,他猛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音爆弹,“蓬”一声扔出,顿时狼群为之骇然,后退数十米,但依旧不愿放弃,不远不近的跟着。
  
  头狼龇牙咧齿,口中的粘液不断落在,显得十分狰狞,在它的催促下,其余的狼群一一迫近,再次从四面八方围杀向了林昭。
  
  “混账!”
  
  林昭仅有的一个音爆弹已经用完了,只得加快速度,狼狈不堪的窜上了一座废弃房屋,紧接着一个趔趄滚了下去,就在前方的一堆阔叶掩护下,他的磁悬浮机车就在那里了。
  
  身后,一头狼已经窜了下来,张开血盆大口。
  
  林昭顺势抄起一段大约一米长的钢筋,身躯一沉之际横扫而出,重重的将这头双头狼给轰飞出去,但身后的裤腿却被一头狼给撕扯咬住,他急忙转身又是一下,然后大声喊了一声:“引擎,启动!”
  
  顿时,磁悬浮机车的声控系统启动,发出低沉的“嗡”一声,惊得狼群纷纷后退少许。
  
  “呜……”
  
  林昭喘着粗气,费力的爬上了机车,一握把手的瞬间,已经有两头狼从身后飞扑而来,但机车迅速前冲而出,撞开头狼之际,林昭再次狠狠的挥出钢筋,击中头狼的一只眼睛。
  
  他伏在飞速疾驰的摩托上,忍着剧痛,心头暗暗发誓。
  
  从此我林昭,绝不会再任人欺凌了!
  
  ……
  
  天池镇,后街,林家祖宅。
  
  “啊!”
  
  简陋的小床上,林昭猛然舒了口气,睁开眼睛,刚才……那只是一个梦境吗?真是一个奇怪的梦境,那些高楼林立,那些飞天遁地的机械,看起来都相当的离奇,而自己在那个世界里,又是谁?他想要去想明白,但很快的头脑剧痛起来,让他无法去想。
  
  “醒啦?”
  
  一旁,传来了一个柔软的声音。
  
  是陈雨,她坐在床边的凳子里,关切的看着自己,而一旁则是小石头、苏清酒、张柳诚三个人,瞪圆了三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一片沃野之中,无数藤蔓缠绕的废弃大楼伫立,这里早就上百年无人居住,一派荒芜破败的景象,一头头遭遇辐射污染而变异的野兽横行其中,就在其中的一栋楼房之中,几名神情桀骜的青年提着铁管,其中一人躺在地上,死死的抱着一箱合金不妨。
  
  这是一座废弃工厂,唯一的价值就是那些藏在库房中的合金,而死死抱着合金箱子的人正是林昭,这一箱合金拿回苏城卖掉,至少能值个五千通用币,足够他生活好几个月了。
  
  “钱比命重要是不是?”
  
  一名青年重重的一铁管砸在了林昭的后背上,顿时林昭痛得呜咽一声,直接趴倒在地。
  
  “大哥。”
  
  手持铁管的少年转身,对一名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笑道:“他这种臭虫,每天废弃区里不知道有多少呢,杀掉,还是怎么处理?”
  
  红发青年冷笑一声,上前狠狠的踢了一脚林昭的腋下,道:“敢跟我抢物资,真是活腻味了,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不过老子今天心情好,没必要杀你脏了手,哥几个,给他放放血,我们不用杀他,那些闻着血腥味来的野狼会把他大卸八块的。”
  
  “好嘞!”
  
  一名青年上前,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对着林昭的大腿就是一刀,顿时鲜血横流,林昭更是痛得直抽搐,抱着腿,宛若一只可怜的虾米。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