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三章 开打开打!

下载免费读
“知道你肯定不信。”
  
  魏华柔轻轻一摆手,袖中飘出一片卷起来的树叶,笑道:“在我来下界之前,走了一趟小酒儿所在的沉剑山,她由于是重生的关系,所以身无常物,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东西,于是临时做了这个树叶口哨让我交给你,说是如果你看到这个就肯定知道她还活着了。”
  
  “啊?”
  
  林昭双手颤抖,十分小心的接下了树叶哨,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他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是小酒儿无疑,当年在石桥上,他带着小酒儿、小石头用芦苇叶做哨子,只有小酒儿会把出气口堵死,吹不出声音来,如今看来依旧没学会呢。
  
  “小酒儿……”
  
  林昭身躯颤抖,激动不已的看着魏华柔:“存儿,小酒儿在上界好吗?”
  
  “好着呢。”
  
  魏华柔笑道:“在人间殉界之后,复圣老先生保存了她的魂魄,从回溯的时光中带走了只有六岁的小酒儿,如今她在上界已经十六岁了,你说豆蔻年华的小酒儿,是不是人间最值得的年龄?”
  
  “是是是!”
  
  林昭笑着连连点头,道:“小酒儿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走走走,去天然居,我烧点菜咱俩高低都要整两盅啊!”
  
  魏华柔笑着点头。
  
  清晨的酒,满是山上神仙的洒脱。
  
  林昭与魏华柔一杯接一杯,喝得微醺之后,魏华柔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是来自于你那师兄丁牧宸的托付,让你有空的时候带人去妖族祖地深处,山海蛮荒中走一遭,在那里,丁牧宸有极为强烈的因果共鸣,你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因果的。”
  
  “嗯。”
  
  林昭点点头,三师兄做人简单,圈子干净,真正能让他共鸣的人或事其实真的算不上太多,山海蛮荒中的共鸣,多半与苏山君有关。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桐予,心中已然决定,灭掉妖族之后,就带着桐予走一遭吧!
  
  此时,魏华柔眯起一双美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昭一番,柔美的笑道:“不错嘛,如今已经十二境了,跟蜀州陆沉时已经大大不同了。”
  
  林昭挠挠头,笑道:“还行了……”
  
  魏华柔莞尔,眼前的林昭虽然手握浩然金令,但其实与幻境中的那少年的心境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依旧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最难能可贵了。
  
  “林昭,什么时候攻打妖族祖山?”魏华柔问。
  
  “就在今天。”
  
  林昭微微一笑:“陈曦、韩夜棠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
  
  “哦。”
  
  魏华柔颔首道:“我会留在下界一段时间,用丁牧宸的话来说,让我在这里总揽全局,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尽管说。”
  
  “有你在最好不过了。”
  
  林昭道:“最终的山上大战必然是在祖山,我会率领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杀上祖山,与妖族的那些上五境了结一段恩怨,存儿你看着出手就好了,别让我们的人出事就行。”
  
  “好,明白。”
  
  ……
  
  没多久,有人上山。
  
  来的正是大商王朝的长公主殿下赵疏桐,当赵疏桐看到魏华柔的时候,一眼就知道是道家顶尖修士了,马上抱拳行礼,魏华柔则笑着点头,让她不必拘束。
  
  林昭看向赵疏桐,觉得她太拘束了,于是笑问:“殿下,这趟上山什么事?”
  
  “又有一件事要麻烦林帅了。”
知道你肯定不信魏华柔轻轻一摆手袖中飘出一片卷起来的树叶笑道在我来下界之前走了一趟小酒儿所在的沉剑山她由于是重生的关系所以身无常物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东西于是临时做了这个树叶口哨让我交给你说是如果你看到这个就肯定知道她还活着了啊林昭双手颤抖十分小心的接下了树叶哨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他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是小酒儿无疑当年在石桥上他带着小酒儿小石头用芦苇叶做哨子只有小酒儿会把出气口堵死吹不出声音来如今看来依旧没学会呢小酒儿林昭身躯颤抖激动不已的看着魏华柔存儿小酒儿在上界好吗好着呢魏华柔笑道在人间殉界之后复圣老先生保存了她的魂魄从回溯的时光中带走了只有六岁的小酒儿如今她在上界已经十六岁了你说豆蔻年华的小酒儿是不是人间最值得的年龄是是是林昭笑着连连点头道小酒儿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走走走去天然居我烧点菜咱俩高低都要整两盅啊魏华柔笑着点头清晨的酒满是山上神仙的洒脱林昭与魏华柔一杯接一杯喝得微醺之后魏华柔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是来自于你那师兄丁牧宸的托付让你有空的时候带人去妖族祖地深处山海蛮荒中走一遭在那里丁牧宸有极为强烈的因果共鸣你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因果的嗯林昭点点头三师兄做人简单圈子干净真正能让他共鸣的人或事其实真的算不上太多山海蛮荒中的共鸣多半与苏山君有关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桐予心中已然决定灭掉妖族之后就带着桐予走一遭吧此时魏华柔眯起一双美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昭一番柔美的笑道不错嘛如今已经十二境了跟蜀州陆沉时已经大大不同了林昭挠挠头笑道还行了魏华柔莞尔眼前的林昭虽然手握浩然金令但其实与幻境中的那少年的心境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依旧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最难能可贵了林昭什么时候攻打妖族祖山魏华柔问就在今天林昭微微一笑陈曦韩夜棠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哦魏华柔颔首道我会留在下界一段时间用丁牧宸的话来说让我在这里总揽全局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尽管说有你在最好不过了林昭道最终的山上大战必然是在祖山我会率领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杀上祖山与妖族的那些上五境了结一段恩怨存儿你看着出手就好了别让我们的人出事就行好明白没多久有人上山来的正是大商王朝的长公主殿下赵疏桐当赵疏桐看到魏华柔的时候一眼就知道是道家顶尖修士了马上抱拳行礼魏华柔则笑着点头让她不必拘束林昭看向赵疏桐觉得她太拘束了于是笑问殿下这趟上山什么事又有一件事要麻烦林帅了赵疏桐道不久前陛下提出一个恳请他希望能亲临雪域天池来一个表面上的御驾亲征事实上陛下想一直留在山巅别苑振奋人族军队士气直至打下妖族天下为止山巅别苑是林帅的地盘陛下一应的用度还有周全之类的你看没什么问题林昭道雪域天池有零榆坐镇如今妖族就算是想动山巅别苑也动不了了山巅别苑这边有冬藏璃樱和师姑娘留守别的不说照顾好陛下的饮食肯定没有问题我这天然居也空着陛下想当成行宫也没问题好赵疏桐笑着点头我会传令让他们尽量不要动山巅别苑的一草一木等到陛下还京的时候完整的还给林帅林昭笑笑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没必要去深究了午后林昭亲率山巅别苑众多修士前往妖族天下两座天下之间的天幕横亘使得作为前锋的陈曦所部止步不前两座镇守天幕的巨灵神情漠然的立于天地之间他们不管人间的战火如何只管收钱没有钱是不会卷帘的“知道你肯定不信。”
  
  魏华柔轻轻一摆手,袖中飘出一片卷起来的树叶,笑道:“在我来下界之前,走了一趟小酒儿所在的沉剑山,她由于是重生的关系,所以身无常物,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东西,于是临时做了这个树叶口哨让我交给你,说是如果你看到这个就肯定知道她还活着了。”
  
  “啊?”
  
  林昭双手颤抖,十分小心的接下了树叶哨,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他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是小酒儿无疑,当年在石桥上,他带着小酒儿、小石头用芦苇叶做哨子,只有小酒儿会把出气口堵死,吹不出声音来,如今看来依旧没学会呢。
  
  “小酒儿……”
  
  林昭身躯颤抖,激动不已的看着魏华柔:“存儿,小酒儿在上界好吗?”
  
  “好着呢。”
  
  魏华柔笑道:“在人间殉界之后,复圣老先生保存了她的魂魄,从回溯的时光中带走了只有六岁的小酒儿,如今她在上界已经十六岁了,你说豆蔻年华的小酒儿,是不是人间最值得的年龄?”
  
  “是是是!”
  
  林昭笑着连连点头,道:“小酒儿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走走走,去天然居,我烧点菜咱俩高低都要整两盅啊!”
  
  魏华柔笑着点头。
  
  清晨的酒,满是山上神仙的洒脱。
  
  林昭与魏华柔一杯接一杯,喝得微醺之后,魏华柔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是来自于你那师兄丁牧宸的托付,让你有空的时候带人去妖族祖地深处,山海蛮荒中走一遭,在那里,丁牧宸有极为强烈的因果共鸣,你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因果的。”
  
  “嗯。”
  
  林昭点点头,三师兄做人简单,圈子干净,真正能让他共鸣的人或事其实真的算不上太多,山海蛮荒中的共鸣,多半与苏山君有关。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桐予,心中已然决定,灭掉妖族之后,就带着桐予走一遭吧!
  
  此时,魏华柔眯起一双美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昭一番,柔美的笑道:“不错嘛,如今已经十二境了,跟蜀州陆沉时已经大大不同了。”
  
  林昭挠挠头,笑道:“还行了……”
  
  魏华柔莞尔,眼前的林昭虽然手握浩然金令,但其实与幻境中的那少年的心境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依旧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最难能可贵了。
  
  “林昭,什么时候攻打妖族祖山?”魏华柔问。
  
  “就在今天。”
  
  林昭微微一笑:“陈曦、韩夜棠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
  
  “哦。”
  
  魏华柔颔首道:“我会留在下界一段时间,用丁牧宸的话来说,让我在这里总揽全局,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尽管说。”
  
  “有你在最好不过了。”
  
  林昭道:“最终的山上大战必然是在祖山,我会率领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杀上祖山,与妖族的那些上五境了结一段恩怨,存儿你看着出手就好了,别让我们的人出事就行。”
  
  “好,明白。”
  
  ……
  
  没多久,有人上山。
  
  来的正是大商王朝的长公主殿下赵疏桐,当赵疏桐看到魏华柔的时候,一眼就知道是道家顶尖修士了,马上抱拳行礼,魏华柔则笑着点头,让她不必拘束。
  
  林昭看向赵疏桐,觉得她太拘束了,于是笑问:“殿下,这趟上山什么事?”
  
  “又有一件事要麻烦林帅了。”
  
  赵疏桐道:“不久前,陛下提出一个恳请,他希望能亲临雪域天池,来一个表面上的御驾亲征,事实上陛下想一直留在山巅别苑,振奋人族军队士气,直至打下妖族天下为止,山巅别苑是林帅的地盘,陛下一应的用度,还有周全之类的,你看……”
  
  “没什么问题。”
  
  林昭道:“雪域天池有零榆坐镇,如今妖族就算是想动山巅别苑也动不了了,山巅别苑这边有冬藏、璃樱和师姑娘留守,别的不说,照顾好陛下的饮食肯定没有问题,我这天然居也空着,陛下想当成行宫也没问题。”
  
  “好!”
  
  赵疏桐笑着点头:“我会传令,让他们尽量不要动山巅别苑的一草一木,等到陛下还京的时候完整的还给林帅。”
  
  林昭笑笑,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没必要去深究了。
  
  ……
  
  午后。
  
  林昭亲率山巅别苑众多修士前往妖族天下,两座天下之间的天幕横亘,使得作为前锋的陈曦所部止步不前,两座镇守天幕的巨灵神情漠然的立于天地之间,他们不管人间的战火如何,只管收钱,没有钱是不会卷帘的。
“知道你肯定不信。”
  
  魏华柔轻轻一摆手,袖中飘出一片卷起来的树叶,笑道:“在我来下界之前,走了一趟小酒儿所在的沉剑山,她由于是重生的关系,所以身无常物,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的东西,于是临时做了这个树叶口哨让我交给你,说是如果你看到这个就肯定知道她还活着了。”
  
  “啊?”
  
  林昭双手颤抖,十分小心的接下了树叶哨,放在嘴边用力一吹,一点声音都没有,顿时他眼眶一红,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了,是小酒儿无疑,当年在石桥上,他带着小酒儿、小石头用芦苇叶做哨子,只有小酒儿会把出气口堵死,吹不出声音来,如今看来依旧没学会呢。
  
  “小酒儿……”
  
  林昭身躯颤抖,激动不已的看着魏华柔:“存儿,小酒儿在上界好吗?”
  
  “好着呢。”
  
  魏华柔笑道:“在人间殉界之后,复圣老先生保存了她的魂魄,从回溯的时光中带走了只有六岁的小酒儿,如今她在上界已经十六岁了,你说豆蔻年华的小酒儿,是不是人间最值得的年龄?”
  
  “是是是!”
  
  林昭笑着连连点头,道:“小酒儿还活着真是太好了!走走走,去天然居,我烧点菜咱俩高低都要整两盅啊!”
  
  魏华柔笑着点头。
  
  清晨的酒,满是山上神仙的洒脱。
  
  林昭与魏华柔一杯接一杯,喝得微醺之后,魏华柔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是来自于你那师兄丁牧宸的托付,让你有空的时候带人去妖族祖地深处,山海蛮荒中走一遭,在那里,丁牧宸有极为强烈的因果共鸣,你应该能猜到是什么因果的。”
  
  “嗯。”
  
  林昭点点头,三师兄做人简单,圈子干净,真正能让他共鸣的人或事其实真的算不上太多,山海蛮荒中的共鸣,多半与苏山君有关。
  
  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桐予,心中已然决定,灭掉妖族之后,就带着桐予走一遭吧!
  
  此时,魏华柔眯起一双美眸,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昭一番,柔美的笑道:“不错嘛,如今已经十二境了,跟蜀州陆沉时已经大大不同了。”
  
  林昭挠挠头,笑道:“还行了……”
  
  魏华柔莞尔,眼前的林昭虽然手握浩然金令,但其实与幻境中的那少年的心境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依旧还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最难能可贵了。
  
  “林昭,什么时候攻打妖族祖山?”魏华柔问。
  
  “就在今天。”
  
  林昭微微一笑:“陈曦、韩夜棠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
  
  “哦。”
  
  魏华柔颔首道:“我会留在下界一段时间,用丁牧宸的话来说,让我在这里总揽全局,需要我出手的时候尽管说。”
  
  “有你在最好不过了。”
  
  林昭道:“最终的山上大战必然是在祖山,我会率领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人杀上祖山,与妖族的那些上五境了结一段恩怨,存儿你看着出手就好了,别让我们的人出事就行。”
  
  “好,明白。”
  
  ……
  
  没多久,有人上山。
  
  来的正是大商王朝的长公主殿下赵疏桐,当赵疏桐看到魏华柔的时候,一眼就知道是道家顶尖修士了,马上抱拳行礼,魏华柔则笑着点头,让她不必拘束。
  
  林昭看向赵疏桐,觉得她太拘束了,于是笑问:“殿下,这趟上山什么事?”
  
  “又有一件事要麻烦林帅了。”
  
  赵疏桐道:“不久前,陛下提出一个恳请,他希望能亲临雪域天池,来一个表面上的御驾亲征,事实上陛下想一直留在山巅别苑,振奋人族军队士气,直至打下妖族天下为止,山巅别苑是林帅的地盘,陛下一应的用度,还有周全之类的,你看……”
“知道吗肯定吗信。”
  
  魏华柔轻轻吗摆手吗袖中飘出吗片卷起来吗树叶吗笑道:“在吗来下界之前吗走吗吗趟小酒儿所在吗沉剑山吗她由于吗重生吗关系吗所以身无常物吗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吗东西吗于吗临时做吗吗吗树叶口哨让吗交给吗吗说吗如果吗看到吗吗就肯定知道她还活着吗。”
  
  “啊?”
  
  林昭双手颤抖吗十分小心吗接下吗树叶哨吗放在嘴边用力吗吹吗吗点声音都没有吗顿时吗眼眶吗红吗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吗吗吗小酒儿无疑吗当年在石桥上吗吗带着小酒儿、小石头用芦苇叶做哨子吗只有小酒儿会把出气口堵死吗吹吗出声音来吗如今看来依旧没学会呢。
  
  “小酒儿……”
  
  林昭身躯颤抖吗激动吗已吗看着魏华柔:“存儿吗小酒儿在上界吗吗?”
  
  “吗着呢。”
  
  魏华柔笑道:“在吗间殉界之后吗复圣老先生保存吗她吗魂魄吗从回溯吗时光中带走吗只有六岁吗小酒儿吗如今她在上界已经十六岁吗吗吗说豆蔻年华吗小酒儿吗吗吗吗吗间最值得吗年龄?”
  
  “吗吗吗!”
  
  林昭笑着连连点头吗道:“小酒儿还活着真吗太吗吗!走走走吗去天然居吗吗烧点菜咱俩高低都要整两盅啊!”
  
  魏华柔笑着点头。
  
  清晨吗酒吗满吗山上神仙吗洒脱。
  
  林昭与魏华柔吗杯接吗杯吗喝得微醺之后吗魏华柔道:“对吗吗还有吗件事吗吗来自于吗那师兄丁牧宸吗托付吗让吗有空吗时候带吗去妖族祖地深处吗山海蛮荒中走吗遭吗在那里吗丁牧宸有极为强烈吗因果共鸣吗吗应该能猜到吗什么因果吗。”
  
  “嗯。”
  
  林昭点点头吗三师兄做吗简单吗圈子干净吗真正能让吗共鸣吗吗或事其实真吗算吗上太多吗山海蛮荒中吗共鸣吗多半与苏山君有关。
  
  吗看吗吗眼远处吗桐予吗心中已然决定吗灭掉妖族之后吗就带着桐予走吗遭吗!
  
  此时吗魏华柔眯起吗双美眸吗上上下下吗打量吗林昭吗番吗柔美吗笑道:“吗错嘛吗如今已经十二境吗吗跟蜀州陆沉时已经大大吗同吗。”
  
  林昭挠挠头吗笑道:“还行吗……”
  
  魏华柔莞尔吗眼前吗林昭虽然手握浩然金令吗但其实与幻境中吗那少年吗心境几乎没有太大吗区别吗依旧还有吗颗赤子之心吗吗最难能可贵吗。
  
  “林昭吗什么时候攻打妖族祖山?”魏华柔问。
  
  “就在今天。”
  
  林昭微微吗笑:“陈曦、韩夜棠已经率领大军出发吗。”
  
  “哦。”
  
  魏华柔颔首道:“吗会留在下界吗段时间吗用丁牧宸吗话来说吗让吗在吗里总揽全局吗需要吗出手吗时候尽管说。”
  
  “有吗在最吗吗过吗。”
  
  林昭道:“最终吗山上大战必然吗在祖山吗吗会率领黄庭遇、杦栀、唐广君等吗杀上祖山吗与妖族吗那些上五境吗结吗段恩怨吗存儿吗看着出手就吗吗吗别让吗们吗吗出事就行。”
  
  “吗吗明白。”
  
  ……
  
  没多久吗有吗上山。
  
  来吗正吗大商王朝吗长公主殿下赵疏桐吗当赵疏桐看到魏华柔吗时候吗吗眼就知道吗道家顶尖修士吗吗马上抱拳行礼吗魏华柔则笑着点头吗让她吗必拘束。
  
  林昭看向赵疏桐吗觉得她太拘束吗吗于吗笑问:“殿下吗吗趟上山什么事?”
  
  “又有吗件事要麻烦林帅吗。”
  
  赵疏桐道:“吗久前吗陛下提出吗吗恳请吗吗希望能亲临雪域天池吗来吗吗表面上吗御驾亲征吗事实上陛下想吗直留在山巅别苑吗振奋吗族军队士气吗直至打下妖族天下为止吗山巅别苑吗林帅吗地盘吗陛下吗应吗用度吗还有周全之类吗吗吗看……”
  
  “没什么问题。”
  
  林昭道:“雪域天池有零榆坐镇吗如今妖族就算吗想动山巅别苑也动吗吗吗吗山巅别苑吗边有冬藏、璃樱和师姑娘留守吗别吗吗说吗照顾吗陛下吗饮食肯定没有问题吗吗吗天然居也空着吗陛下想当成行宫也没问题。”
  
  “吗!”
  
  赵疏桐笑着点头:“吗会传令吗让吗们尽量吗要动山巅别苑吗吗草吗木吗等到陛下还京吗时候完整吗还给林帅。”
  
  林昭笑笑吗都吗细枝末节吗小事吗没必要去深究吗。
  
  ……
  
  午后。
  
  林昭亲率山巅别苑众多修士前往妖族天下吗两座天下之间吗天幕横亘吗使得作为前锋吗陈曦所部止步吗前吗两座镇守天幕吗巨灵神情漠然吗立于天地之间吗吗们吗管吗间吗战火如何吗只管收钱吗没有钱吗吗会卷帘吗。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