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五章 攻山

下载免费读
深夜。
  
  苏澶“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又列出了许多有待商榷的条款之后,这才面色死灰的返回霓裳天下去了,这几年内,想必苏澶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林昭立于崖边,依旧俯瞰着战场。
  
  这场大战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虽然夜深了,但人族大军举起火把,依旧在尽力绞杀妖族军阵,甚至祖山方向又派来了两座军帐,妖族几乎把最后的老本都压上了,等这些妖族军队都打光了之后,祖山也就再没有什么本钱了。
  
  “沙沙……”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林昭目光一瞥,发现是林竹节。
  
  他不禁微微一笑,林竹节藏匿身形、声音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之所以他能听见声音,那是因为林竹节想让他听见。
  
  “有事吗,林竹节?”他笑问。
  
  如今林竹节是山巅别苑的首席供奉,余晚柠、冬藏、柳璃樱都是林竹节救下的,所以林昭对林竹节也相当的客气。
  
  “山主。”
  
  林竹节缓缓单膝跪地,轻声道:“或许山主觉得我迂腐,但林竹节……还是有些话想跟山主说,有些事情……还是想求山主。”
  
  林昭转身,笑道:“起来,慢慢说。”
  
  林竹节却摇摇头:“等山主听我说完再说。”
  
  “嗯。”
  
  林昭笑着点头。
  
  一旁,杦栀秀眉轻蹙:“林竹节,都是自己人,不必这么谨慎,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自己人就没必要弯弯绕绕了。”
深夜苏澶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又列出了许多有待商榷的条款之后这才面色死灰的返回霓裳天下去了这几年内想必苏澶的心情都不会太好林昭立于崖边依旧俯瞰着战场这场大战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虽然夜深了但人族大军举起火把依旧在尽力绞杀妖族军阵甚至祖山方向又派来了两座军帐妖族几乎把最后的老本都压上了等这些妖族军队都打光了之后祖山也就再没有什么本钱了沙沙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林昭目光一瞥发现是林竹节他不禁微微一笑林竹节藏匿身形声音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之所以他能听见声音那是因为林竹节想让他听见有事吗林竹节他笑问如今林竹节是山巅别苑的首席供奉余晚柠冬藏柳璃樱都是林竹节救下的所以林昭对林竹节也相当的客气山主林竹节缓缓单膝跪地轻声道或许山主觉得我迂腐但林竹节还是有些话想跟山主说有些事情还是想求山主林昭转身笑道起来慢慢说林竹节却摇摇头等山主听我说完再说嗯林昭笑着点头一旁杦栀秀眉轻蹙林竹节都是自己人不必这么谨慎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自己人就没必要弯弯绕绕了是林竹节跪地抱拳轻声道山主接下来攻打祖山林竹节就不再出手了还请山主见谅说到底林竹节也是在祖山上长大的孩子上次是为了夺回小酒儿和唐广君的佩剑这次林竹节绝对是一剑都不会出了我知道的林昭点点头我也不要求你出剑尊重你的意愿此外林竹节眉头紧锁道山主攻下祖山之后一定会率领大军横推杀入妖族天下林竹节希望希望山主不要一心杀戮更不要赶尽杀绝虽说妖族天下的人心一片稀烂但并非无可救药许多妖灵天生善良只不过是被妖族江湖熏染罢了所以所以林竹节希望山主率领人族杀入妖族版图之后对那些放弃抵抗的妖族能够手下留情放心我早就想过了林昭道起初的杀戮只是为了震慑妖族天下的人心攻下祖山之后就不会再大规模的厮杀了我会传令所有人族军队不准杀戮那些放下兵刃的妖族妖族但凡愿降者可以得到藩属王朝子民的待遇好林竹节跪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盘旋他忽地又想起了什么道那鬼蜮天下那边山主曾经答应过谭欣允许他们在祖地中杀戮所得的妖族尸骸归他们所有那些鬼卒可都是放心林昭道我同样会转告谭欣鬼蜮天下的军队只能屠杀那些依旧抵抗的妖族对那些放弃抵抗的妖族与人族一视同仁鬼蜮天下也不能大开杀戒不然我肯定会严厉追究是是林竹节双膝跪地连连磕头没有动用剑罡护体在山岩之上把额头都磕破了林昭上前将林竹节扶起来轻轻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其实你不必说这些我虽然是兵家又是人族统帅但其实跟你林竹节是同一种人明白吗如果不是一句慈不掌兵压着我可能比你做得更加的妇人之仁林竹节禁不住破涕为笑抱拳道林竹节此生不悔追随山主行啦林昭看向杦栀黄庭遇等人道驼子林的大战再打一夜应该就已经接近尾声了召集人族的所有上五境修士我们明天一早赶赴祖山这是我们在下界与妖族的最终一战了是众人齐齐抱拳林昭再次道余晚柠明天你率领两万雪域骑卒驼子林东侧小道迂回过去再让赵疏桐陈曦韩夜棠也率领数万铁骑穿过战场直奔妖族祖山接应我们明天中午之前我要让人族的战旗插在祖山的山巅之上是余晚柠一脸欣喜次日清晨山巅之上云霭缭绕林昭熬了两大锅的鱼汤汤锅里有白鱼也有塘鳢味道极为鲜美天没亮的雪域骑卒那边也埋锅做饭了黄庭遇命人担来了不少刚刚烙好的军粮大饼随后一群人族上五境修士人人有份一人一碗鱼汤外加两张大饼甚至就连魏华柔和列瑜也吃上了早餐深夜。
  
  苏澶“喋喋休”讨价还价又列出许多有待商榷条款之后才面色死灰返回霓裳天下去几年内想必苏澶心情都会太。
  
  林昭立于崖边依旧俯瞰着战场。
  
  场大战没有丝毫停息意思虽然夜深但族大军举起火把依旧在尽力绞杀妖族军阵甚至祖山方向又派来两座军帐妖族几乎把最后老本都压上等些妖族军队都打光之后祖山也就再没有什么本钱。
  
  “沙沙……”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林昭目光瞥发现林竹节。
  
  禁微微笑林竹节藏匿身形、声音本事知道之所以能听见声音那因为林竹节想让听见。
  
  “有事林竹节?”笑问。
  
  如今林竹节山巅别苑首席供奉余晚柠、冬藏、柳璃樱都林竹节救下所以林昭对林竹节也相当客气。
  
  “山主。”
  
  林竹节缓缓单膝跪地轻声道:“或许山主觉得迂腐但林竹节……还有些话想跟山主说有些事情……还想求山主。”
  
  林昭转身笑道:“起来慢慢说。”
  
  林竹节却摇摇头:“等山主听说完再说。”
  
  “嗯。”
  
  林昭笑着点头。
  
  旁杦栀秀眉轻蹙:“林竹节都自己必么谨慎有什么想说就直说自己就没必要弯弯绕绕。”
  
  “!”
  
  林竹节跪地抱拳轻声道:“山主接下来攻打祖山林竹节就再出手还请山主见谅说到底林竹节也在祖山上长大孩子上次为夺回小酒儿和唐广君佩剑次……林竹节绝对剑都会出。”
  
  “知道。”
  
  林昭点点头:“也要求出剑尊重意愿。”
  
  “此外。”
  
  林竹节眉头紧锁道:“山主攻下祖山之后定会率领大军横推杀入妖族天下林竹节希望……希望山主要心杀戮更要赶尽杀绝虽说妖族天下心片稀烂但并非无可救药许多妖灵天生善良只过被妖族江湖熏染罢所以……所以林竹节希望山主率领族杀入妖族版图之后对那些放弃抵抗妖族能够手下留情。”
  
  “放心早就想过。”
  
  林昭道:“起初杀戮只为震慑妖族天下心攻下祖山之后就会再大规模厮杀会传令所有族军队准杀戮那些放下兵刃妖族妖族但凡愿降者可以得到藩属王朝子民待遇。”
  
  “!”
  
  林竹节跪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盘旋忽地又想起什么道:“那鬼蜮天下那边……山主曾经答应过谭欣允许们在祖地中杀戮所得妖族尸骸归们所有那些鬼卒可都……”
  
  “放心。”
  
  林昭道:“同样会转告谭欣鬼蜮天下军队只能屠杀那些依旧抵抗妖族对那些放弃抵抗妖族与族视同仁鬼蜮天下也能大开杀戒然肯定会严厉追究。”
  
  “!……”
  
  林竹节双膝跪地连连磕头没有动用剑罡护体在山岩之上把额头都磕破。
  
  林昭上前将林竹节扶起来轻轻拍肩膀笑道:“其实必说些虽然兵家又族统帅但其实跟林竹节同种明白?如果句慈掌兵压着可能比做得更加妇之仁。”
  
  林竹节禁住破涕为笑抱拳道:“林竹节此生悔追随山主!”
  
  “行啦!”
  
  林昭看向杦栀、黄庭遇等道:“驼子林大战再打夜应该就已经接近尾声召集族所有上五境修士们明天早赶赴祖山们在下界与妖族最终战。”
  
  “!”
  
  众齐齐抱拳。
  
  林昭再次道:“余晚柠明天率领两万雪域骑卒驼子林东侧小道迂回过去再让赵疏桐、陈曦、韩夜棠也率领数万铁骑穿过战场直奔妖族祖山接应们明天中午之前要让族战旗插在祖山山巅之上!”
  
  “!”
  
  余晚柠脸欣喜。
  
  ……
  
  次日清晨。
  
  山巅之上云霭缭绕林昭熬两大锅鱼汤汤锅里有白鱼也有塘鳢味道极为鲜美天没亮雪域骑卒那边也埋锅做饭黄庭遇命担来少刚刚烙军粮大饼随后群族上五境修士有份碗鱼汤外加两张大饼。
  
  甚至就连魏华柔和列瑜也吃上早餐。
深夜。
  
  苏澶“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又列出了许多有待商榷的条款之后,这才面色死灰的返回霓裳天下去了,这几年内,想必苏澶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林昭立于崖边,依旧俯瞰着战场。
  
  这场大战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虽然夜深了,但人族大军举起火把,依旧在尽力绞杀妖族军阵,甚至祖山方向又派来了两座军帐,妖族几乎把最后的老本都压上了,等这些妖族军队都打光了之后,祖山也就再没有什么本钱了。
  
  “沙沙……”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林昭目光一瞥,发现是林竹节。
  
  他不禁微微一笑,林竹节藏匿身形、声音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之所以他能听见声音,那是因为林竹节想让他听见。
  
  “有事吗,林竹节?”他笑问。
  
  如今林竹节是山巅别苑的首席供奉,余晚柠、冬藏、柳璃樱都是林竹节救下的,所以林昭对林竹节也相当的客气。
  
  “山主。”
  
  林竹节缓缓单膝跪地,轻声道:“或许山主觉得我迂腐,但林竹节……还是有些话想跟山主说,有些事情……还是想求山主。”
深夜。
  
  苏澶“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又列出了许多有待商榷的条款之后,这才面色死灰的返回霓裳天下去了,这几年内,想必苏澶的心情都不会太好。
  
  林昭立于崖边,依旧俯瞰着战场。
  
  这场大战没有丝毫停息的意思,虽然夜深了,但人族大军举起火把,依旧在尽力绞杀妖族军阵,甚至祖山方向又派来了两座军帐,妖族几乎把最后的老本都压上了,等这些妖族军队都打光了之后,祖山也就再没有什么本钱了。
  
  “沙沙……”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林昭目光一瞥,发现是林竹节。
  
  他不禁微微一笑,林竹节藏匿身形、声音的本事他是知道的,之所以他能听见声音,那是因为林竹节想让他听见。
  
  “有事吗,林竹节?”他笑问。
  
  如今林竹节是山巅别苑的首席供奉,余晚柠、冬藏、柳璃樱都是林竹节救下的,所以林昭对林竹节也相当的客气。
  
  “山主。”
  
  林竹节缓缓单膝跪地,轻声道:“或许山主觉得我迂腐,但林竹节……还是有些话想跟山主说,有些事情……还是想求山主。”
  
  林昭转身,笑道:“起来,慢慢说。”
  
  林竹节却摇摇头:“等山主听我说完再说。”
  
  “嗯。”
  
  林昭笑着点头。
  
  一旁,杦栀秀眉轻蹙:“林竹节,都是自己人,不必这么谨慎,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自己人就没必要弯弯绕绕了。”
  
  “是!”
  
  林竹节跪地抱拳,轻声道:“山主,接下来攻打祖山,林竹节就不再出手了,还请山主见谅,说到底林竹节也是在祖山上长大的孩子,上次是为了夺回小酒儿和唐广君的佩剑,这次……林竹节绝对是一剑都不会出了。”
  
  “我知道的。”
  
  林昭点点头:“我也不要求你出剑,尊重你的意愿。”
  
  “此外。”
  
  林竹节眉头紧锁,道:“山主攻下祖山之后,一定会率领大军横推杀入妖族天下,林竹节希望……希望山主不要一心杀戮,更不要赶尽杀绝,虽说妖族天下的人心一片稀烂,但并非无可救药,许多妖灵天生善良,只不过是被妖族江湖熏染罢了,所以……所以林竹节希望山主率领人族杀入妖族版图之后,对那些放弃抵抗的妖族能够手下留情。”
  
  “放心,我早就想过了。”
  
  林昭道:“起初的杀戮只是为了震慑妖族天下的人心,攻下祖山之后就不会再大规模的厮杀了,我会传令所有人族军队,不准杀戮那些放下兵刃的妖族,妖族但凡愿降者,可以得到藩属王朝子民的待遇。”
  
  “好!”
  
  林竹节跪在地上,泪水在眼眶中盘旋,他忽地又想起了什么,道:“那鬼蜮天下那边……山主曾经答应过谭欣,允许他们在祖地中杀戮,所得的妖族尸骸归他们所有,那些鬼卒可都是……”
  
  “放心。”
  
  林昭道:“我同样会转告谭欣,鬼蜮天下的军队只能屠杀那些依旧抵抗的妖族,对那些放弃抵抗的妖族与人族一视同仁,鬼蜮天下也不能大开杀戒,不然我肯定会严厉追究。”
  
  “是!是……”
  
  林竹节双膝跪地,连连磕头,没有动用剑罡护体,在山岩之上把额头都磕破了。
  
  林昭上前将林竹节扶起来,轻轻一拍他的肩膀,笑道:“其实,你不必说这些,我虽然是兵家,又是人族统帅,但其实跟你林竹节是同一种人,明白吗?如果不是一句慈不掌兵压着,我可能比你做得更加的妇人之仁。”
  
  林竹节禁不住破涕为笑,抱拳道:“林竹节此生不悔追随山主!”
  
  “行啦!”
  
  林昭看向杦栀、黄庭遇等人,道:“驼子林的大战再打一夜应该就已经接近尾声了,召集人族的所有上五境修士,我们明天一早赶赴祖山,这是我们在下界与妖族的最终一战了。”
  
  “是!”
  
  众人齐齐抱拳。
  
  林昭再次道:“余晚柠,明天你率领两万雪域骑卒,驼子林东侧小道迂回过去,再让赵疏桐、陈曦、韩夜棠也率领数万铁骑穿过战场,直奔妖族祖山接应我们,明天中午之前,我要让人族的战旗插在祖山的山巅之上!”
  
  “是!”
  
  余晚柠一脸欣喜。
  
  ……
  
  次日,清晨。
  
  山巅之上云霭缭绕,林昭熬了两大锅的鱼汤,汤锅里有白鱼,也有塘鳢,味道极为鲜美,天没亮的雪域骑卒那边也埋锅做饭了,黄庭遇命人担来了不少刚刚烙好的军粮大饼,随后,一群人族上五境修士人人有份,一人一碗鱼汤外加两张大饼。
  
  甚至,就连魏华柔和列瑜也吃上了早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