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预备式

下载免费读
    难道是雾妖吗?
    雾妖有非常强壮的手臂和锋利的巨爪,它的攻击完全可以像人类的刀剑一样切开猎物的,它们会在攻击前躲在迷雾中,当受害者被它盯上时,它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一击得手后若敌人没有被干掉他,它们会迅速逃回雾气然后等待下一次攻击机会,从现场来看,各种证据都指向雾妖。如果现场多一些混乱的爪印,泽林肯定会将怀疑目标定在狼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先准备一些剑油”泽林掀开用麻绳捆在自己腰间的药剂袋,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煎药,魔药和剑油,伴随着一阵玻璃碰撞的声音,他从一堆药剂瓶中抽出一瓶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的小瓶。小瓶中的药剂已经快见底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袭扰乡间的食尸鬼和孽鬼变得异常活跃,泽林不止一次在半路上被田中农民拦住,请求他帮忙清理掉稻田中的怪物,对此,泽林一般会让农民帮忙加满水壶中的清水或给他一块面包做适当的酬劳。
    毕竟他们也拿不出什么钱币当做报酬。
    再联想到一个月前,在科温德首都阿德.卡莱,当时泽林刚刚集齐北方领域牌组,可就在他对昆特牌沉迷的一发不可收拾时,一名自称为杨的法师把他从酒馆中拉出来强行电击治疗一番然后告诉他去南方玛哈坎山脉解决麻烦,泽林心里多了一份不好的预感。
    “唉,等明天就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草药商人,该重新配点剑油了”泽林低声嘟囔着,嘣的一声打开药瓶塞,仔细的将剑油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的银剑上,狩魔猎人随身带两把武器,一把是用于斩杀邪魔的银剑,一把是用于斩杀内心已与恶魔无异的人类,至于匕首,十字弓之类的小道具,就要看个人喜好了。
    当墨绿色药剂完全覆盖银剑时,药瓶几乎见底,泽林惋惜看着药瓶,想了想,又将剩下的剑油重新倒在剑身上。剑油没有了还可以再做,可要是在狩猎的时候把命丢了,哪怕是仙尼岛上大法师协会五名法力高强的法师也无可奈何,孰轻孰重,泽林分得很清楚。
    涂抹剑油,泽林在将空瓶放回腰间时顺手又拿出了一瓶淡紫色药剂---魔药.黄褐色猫头鹰。这种用马鞭草和蟹蜘蛛毒液,配上矮人烈酒混合出的魔药可以让狩魔猎人在战斗中永远保持旺盛的精力和体力。有时狩魔猎人要和目标怪物纠缠很长时间,甚至用整天的时候追猎敌人,但尽管如此,历史上从来没有累倒过的狩魔猎人。那位被尊称为长者的狮鹫派狩魔猎人宗师不止一次向年轻的学徒说‘想要成功狩猎不仅要学会把握时机,还要跑的像兔子一样快’虽然没测试过自己喝下魔药后能不能跑得过兔子,但泽林感觉自己可以在兔子反应过来之前把它变成烤肉架上的美食。
    将魔药灌进嘴中,在舌根处味蕾向大脑传输要被魔药苦死的信号前将药水一股脑咽下去,再拿出清水漱漱口。随后将空瓶子扔在地上,泽林咂咂嘴,苦味还有所残留但不会再对他造成影响“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雾妖吗雾妖有非常强壮的手臂和锋利的巨爪它的攻击完全可以像人类的刀剑一样切开猎物的它们会在攻击前躲在迷雾中当受害者被它盯上时它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一击得手后若敌人没有被干掉他它们会迅速逃回雾气然后等待下一次攻击机会从现场来看各种证据都指向雾妖如果现场多一些混乱的爪印泽林肯定会将怀疑目标定在狼人身上不管怎么说先准备一些剑油泽林掀开用麻绳捆在自己腰间的药剂袋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煎药魔药和剑油伴随着一阵玻璃碰撞的声音他从一堆药剂瓶中抽出一瓶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的小瓶小瓶中的药剂已经快见底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袭扰乡间的食尸鬼和孽鬼变得异常活跃泽林不止一次在半路上被田中农民拦住请求他帮忙清理掉稻田中的怪物对此泽林一般会让农民帮忙加满水壶中的清水或给他一块面包做适当的酬劳毕竟他们也拿不出什么钱币当做报酬再联想到一个月前在科温德首都阿德卡莱当时泽林刚刚集齐北方领域牌组可就在他对昆特牌沉迷的一发不可收拾时一名自称为杨的法师把他从酒馆中拉出来强行电击治疗一番然后告诉他去南方玛哈坎山脉解决麻烦泽林心里多了一份不好的预感唉等明天就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草药商人该重新配点剑油了泽林低声嘟囔着嘣的一声打开药瓶塞仔细的将剑油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的银剑上狩魔猎人随身带两把武器一把是用于斩杀邪魔的银剑一把是用于斩杀内心已与恶魔无异的人类至于匕首十字弓之类的小道具就要看个人喜好了当墨绿色药剂完全覆盖银剑时药瓶几乎见底泽林惋惜看着药瓶想了想又将剩下的剑油重新倒在剑身上剑油没有了还可以再做可要是在狩猎的时候把命丢了哪怕是仙尼岛上大法师协会五名法力高强的法师也无可奈何孰轻孰重泽林分得很清楚涂抹剑油泽林在将空瓶放回腰间时顺手又拿出了一瓶淡紫色药剂魔药黄褐色猫头鹰这种用马鞭草和蟹蜘蛛毒液配上矮人烈酒混合出的魔药可以让狩魔猎人在战斗中永远保持旺盛的精力和体力有时狩魔猎人要和目标怪物纠缠很长时间甚至用整天的时候追猎敌人但尽管如此历史上从来没有累倒过的狩魔猎人那位被尊称为长者的狮鹫派狩魔猎人宗师不止一次向年轻的学徒说想要成功狩猎不仅要学会把握时机还要跑的像兔子一样快虽然没测试过自己喝下魔药后能不能跑得过兔子但泽林感觉自己可以在兔子反应过来之前把它变成烤肉架上的美食将魔药灌进嘴中在舌根处味蕾向大脑传输要被魔药苦死的信号前将药水一股脑咽下去再拿出清水漱漱口随后将空瓶子扔在地上泽林咂咂嘴苦味还有所残留但不会再对他造成影响来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什么    难道雾妖?
    雾妖有非常强壮手臂和锋利巨爪它攻击完全可以像类刀剑样切开猎物它们会在攻击前躲在迷雾中当受害者被它盯上时它们会以迅雷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击得手后若敌没有被干掉它们会迅速逃回雾气然后等待下次攻击机会从现场来看各种证据都指向雾妖。如果现场多些混乱爪印泽林肯定会将怀疑目标定在狼身上。
    “管怎么说先准备些剑油”泽林掀开用麻绳捆在自己腰间药剂袋里面塞满各种各样煎药魔药和剑油伴随着阵玻璃碰撞声音从堆药剂瓶中抽出瓶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小瓶。小瓶中药剂已经快见底。最近知道为什么袭扰乡间食尸鬼和孽鬼变得异常活跃泽林止次在半路上被田中农民拦住请求帮忙清理掉稻田中怪物对此泽林般会让农民帮忙加满水壶中清水或给块面包做适当酬劳。
    毕竟们也拿出什么钱币当做报酬。
    再联想到月前在科温德首都阿德.卡莱当时泽林刚刚集齐北方领域牌组可就在对昆特牌沉迷发可收拾时名自称为杨法师把从酒馆中拉出来强行电击治疗番然后告诉去南方玛哈坎山脉解决麻烦泽林心里多份预感。
    “唉等明天就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草药商该重新配点剑油”泽林低声嘟囔着嘣声打开药瓶塞仔细将剑油均匀涂抹在自己银剑上狩魔猎随身带两把武器把用于斩杀邪魔银剑把用于斩杀内心已与恶魔无异类至于匕首十字弓之类小道具就要看喜。
    当墨绿色药剂完全覆盖银剑时药瓶几乎见底泽林惋惜看着药瓶想想又将剩下剑油重新倒在剑身上。剑油没有还可以再做可要在狩猎时候把命丢哪怕仙尼岛上大法师协会五名法力高强法师也无可奈何孰轻孰重泽林分得很清楚。
    涂抹剑油泽林在将空瓶放回腰间时顺手又拿出瓶淡紫色药剂---魔药.黄褐色猫头鹰。种用马鞭草和蟹蜘蛛毒液配上矮烈酒混合出魔药可以让狩魔猎在战斗中永远保持旺盛精力和体力。有时狩魔猎要和目标怪物纠缠很长时间甚至用整天时候追猎敌但尽管如此历史上从来没有累倒过狩魔猎。那位被尊称为长者狮鹫派狩魔猎宗师止次向年轻学徒说‘想要成功狩猎仅要学会把握时机还要跑像兔子样快’虽然没测试过自己喝下魔药后能能跑得过兔子但泽林感觉自己可以在兔子反应过来之前把它变成烤肉架上美食。
    将魔药灌进嘴中在舌根处味蕾向大脑传输要被魔药苦死信号前将药水股脑咽下去再拿出清水漱漱口。随后将空瓶子扔在地上泽林咂咂嘴苦味还有所残留但会再对造成影响“来让看看究竟什么……”
    
    难道是雾妖吗?
    雾妖有非常强壮的手臂和锋利的巨爪,它的攻击完全可以像人类的刀剑一样切开猎物的,它们会在攻击前躲在迷雾中,当受害者被它盯上时,它们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一击得手后若敌人没有被干掉他,它们会迅速逃回雾气然后等待下一次攻击机会,从现场来看,各种证据都指向雾妖。如果现场多一些混乱的爪印,泽林肯定会将怀疑目标定在狼人身上。
    “不管怎么说,先准备一些剑油”泽林掀开用麻绳捆在自己腰间的药剂袋,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煎药,魔药和剑油,伴随着一阵玻璃碰撞的声音,他从一堆药剂瓶中抽出一瓶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的小瓶。小瓶中的药剂已经快见底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袭扰乡间的食尸鬼和孽鬼变得异常活跃,泽林不止一次在半路上被田中农民拦住,请求他帮忙清理掉稻田中的怪物,对此,泽林一般会让农民帮忙加满水壶中的清水或给他一块面包做适当的酬劳。
    毕竟他们也拿不出什么钱币当做报酬。
    再联想到一个月前,在科温德首都阿德.卡莱,当时泽林刚刚集齐北方领域牌组,可就在他对昆特牌沉迷的一发不可收拾时,一名自称为杨的法师把他从酒馆中拉出来强行电击治疗一番然后告诉他去南方玛哈坎山脉解决麻烦,泽林心里多了一份不好的预感。
    “唉,等明天就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草药商人,该重新配点剑油了”泽林低声嘟囔着,嘣的一声打开药瓶塞,仔细的将剑油均匀的涂抹在自己的银剑上,狩魔猎人随身带两把武器,一把是用于斩杀邪魔的银剑,一把是用于斩杀内心已与恶魔无异的人类,至于匕首,十字弓之类的小道具,就要看个人喜好了。
    当墨绿色药剂完全覆盖银剑时,药瓶几乎见底,泽林惋惜看着药瓶,想了想,又将剩下的剑油重新倒在剑身上。剑油没有了还可以再做,可要是在狩猎的时候把命丢了,哪怕是仙尼岛上大法师协会五名法力高强的法师也无可奈何,孰轻孰重,泽林分得很清楚。
    难道吗雾妖吗?
    雾妖有非常强壮吗手臂和锋利吗巨爪吗它吗攻击完全可以像吗类吗刀剑吗样切开猎物吗吗它们会在攻击前躲在迷雾中吗当受害者被它盯上时吗它们会以迅雷吗及掩耳之势发动突袭吗吗击得手后若敌吗没有被干掉吗吗它们会迅速逃回雾气然后等待下吗次攻击机会吗从现场来看吗各种证据都指向雾妖。如果现场多吗些混乱吗爪印吗泽林肯定会将怀疑目标定在狼吗身上。
    “吗管怎么说吗先准备吗些剑油”泽林掀开用麻绳捆在自己腰间吗药剂袋吗里面塞满吗各种各样吗煎药吗魔药和剑油吗伴随着吗阵玻璃碰撞吗声音吗吗从吗堆药剂瓶中抽出吗瓶装满墨绿色粘稠液体吗小瓶。小瓶中吗药剂已经快见底吗。最近吗知道为什么吗袭扰乡间吗食尸鬼和孽鬼变得异常活跃吗泽林吗止吗次在半路上被田中农民拦住吗请求吗帮忙清理掉稻田中吗怪物吗对此吗泽林吗般会让农民帮忙加满水壶中吗清水或给吗吗块面包做适当吗酬劳。
    毕竟吗们也拿吗出什么钱币当做报酬。
    再联想到吗吗月前吗在科温德首都阿德.卡莱吗当时泽林刚刚集齐北方领域牌组吗可就在吗对昆特牌沉迷吗吗发吗可收拾时吗吗名自称为杨吗法师把吗从酒馆中拉出来强行电击治疗吗番然后告诉吗去南方玛哈坎山脉解决麻烦吗泽林心里多吗吗份吗吗吗预感。
    “唉吗等明天就去附近找找有没有草药商吗吗该重新配点剑油吗”泽林低声嘟囔着吗嘣吗吗声打开药瓶塞吗仔细吗将剑油均匀吗涂抹在自己吗银剑上吗狩魔猎吗随身带两把武器吗吗把吗用于斩杀邪魔吗银剑吗吗把吗用于斩杀内心已与恶魔无异吗吗类吗至于匕首吗十字弓之类吗小道具吗就要看吗吗喜吗吗。
    当墨绿色药剂完全覆盖银剑时吗药瓶几乎见底吗泽林惋惜看着药瓶吗想吗想吗又将剩下吗剑油重新倒在剑身上。剑油没有吗还可以再做吗可要吗在狩猎吗时候把命丢吗吗哪怕吗仙尼岛上大法师协会五名法力高强吗法师也无可奈何吗孰轻孰重吗泽林分得很清楚。
    涂抹剑油吗泽林在将空瓶放回腰间时顺手又拿出吗吗瓶淡紫色药剂---魔药.黄褐色猫头鹰。吗种用马鞭草和蟹蜘蛛毒液吗配上矮吗烈酒混合出吗魔药可以让狩魔猎吗在战斗中永远保持旺盛吗精力和体力。有时狩魔猎吗要和目标怪物纠缠很长时间吗甚至用整天吗时候追猎敌吗吗但尽管如此吗历史上从来没有累倒过吗狩魔猎吗。那位被尊称为长者吗狮鹫派狩魔猎吗宗师吗止吗次向年轻吗学徒说‘想要成功狩猎吗仅要学会把握时机吗还要跑吗像兔子吗样快’虽然没测试过自己喝下魔药后能吗能跑得过兔子吗但泽林感觉自己可以在兔子反应过来之前把它变成烤肉架上吗美食。
    将魔药灌进嘴中吗在舌根处味蕾向大脑传输要被魔药苦死吗信号前将药水吗股脑咽下去吗再拿出清水漱漱口。随后将空瓶子扔在地上吗泽林咂咂嘴吗苦味还有所残留但吗会再对吗造成影响“来吗吗让吗看看吗究竟吗什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