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证明清白的方式

下载免费读
    如果不是孽鬼,泽林绝对不敢相信猎杀狼群的家伙会是落草为寇的人类强盗,有这等身手根本不需要去做刀口舔血的盗贼,虽说现在南方的尼弗迦德帝国蠢蠢欲动,士兵职业不再向以往那样吃香,可那种身手去当一支特种部队的成员毫无压力,就泽林所知,仅仅是泰莫利亚王国的蓝衣铁卫和烈焰蔷薇骑士团开出的条件就会让很多人心动,更别说永恒之火教会在大量招募女巫猎人,对高手的待遇没话说。
    泽林想了想,一只手松开剑柄,伸向背后的另一只钢剑。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承认。
    洞穴内部比较宽敞,走过洞口后,泽林的视野豁然开朗,高度超过五米,能让四匹马并行的洞穴完全可以让泽林有空间与一只巨型雌特兽缠斗。缓步穿过洞穴回廊,走过转角后,泽林看到了发出爆裂声的篝火,以及篝火旁的人影。在看到泽林后,那个身影迅速站起身,同时捡起地上一把有蓝色剑柄,装以金色护手的重剑,做出警戒的动作。
    “你是谁,报上名来!”
    等对方完全站起,泽林发觉对方只是个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娇小身影。洞穴非常空旷,篝火有些微弱显得周围异常昏暗,再配上对方宽大的斗篷完全遮蔽住身体,泽林无法从它身上找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对方的声音可能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显得有些嘶哑,不过泽林能听出来,只要对方没有用什么魔法道具改变音线,这肯定个个女性,或者说……女孩?
    紧接着泽林注意到了对方手中的那把剑,只谈卖相,至少两千克朗起价。而且看她握剑的姿势,她是知道如何使用剑的,至少不会让剑掉下来砍到自己的脚趾。泽林不知一次见过没有任何剑术基础的新兵在第一次挥剑砍到自己,很明显,他眼前的人不是。
    “你是何人!报上名来!”见泽林一言不发打量着自己,躲在斗篷下的女孩厉声喝问道,同时身体重心后移,左脚前移,将长剑举到自己左身侧齐肩位置,摆出战斗姿势。
    “我只是个想清理掉祸害乡间怪物,却意外发现偷牛贼的人”泽林收回银剑,同时为被浪费掉的剑油可惜,但他的另一只手还握着钢剑。泽林不是外貌至上的人,他见识过太多善良的变形怪和夜魔,也见过许多长着一副漂亮面孔,内心却如同毒蛇般的人类。
    “我没有做过偷窃之事”女孩坚决否认,泽林趁机仔细聆听女孩每一个词的发音,想通过口音判断对方来着何处。却发现女孩的口音不像任何一种泽林听过的方言。既有泰莫利亚的味道,也有亚甸的感觉,甚至还和泽林遇到过的尼弗迦德商人的口音有点相似。
    “盗贼在人赃俱获之前都不会承认自己曾经盗窃”泽林冷冷的说道“今天下午是不是你在外面杀死了一群狼?”
    女孩点点头表示承认。
    “你猎杀野狼是为了收集食物?”
    女孩再次点头。
    “你曾经在森林中杀死过一个村民?”
    女孩摇摇头,兜帽的帽檐挡住了她大半脸庞,泽林无法看到她的表情“骑士不会向手无寸铁之人挥起刀刃”她的声音非常坚决,不像是在表明自己的清白,仿佛只是在叙述一句事实,这让见惯了士兵在战争期间抢劫村庄的泽林有些意外。
    “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清白。”想了想,泽林抛出了这个最现实的问题。狩魔猎人相信证据,相信自己发现的线索。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目标。
    “你要如何相信我是清白的?”女孩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反问道。
    “你的清白……”泽林上下打量着女孩,亮金色的兽瞳仿佛要将女孩完全看透一般。一边盯着眼前的娇小身影,他一边将手伸向上衣口袋“你会打昆特牌吗?”
    
如果不是孽鬼泽林绝对不敢相信猎杀狼群的家伙会是落草为寇的人类强盗有这等身手根本不需要去做刀口舔血的盗贼虽说现在南方的尼弗迦德帝国蠢蠢欲动士兵职业不再向以往那样吃香可那种身手去当一支特种部队的成员毫无压力就泽林所知仅仅是泰莫利亚王国的蓝衣铁卫和烈焰蔷薇骑士团开出的条件就会让很多人心动更别说永恒之火教会在大量招募女巫猎人对高手的待遇没话说泽林想了想一只手松开剑柄伸向背后的另一只钢剑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承认洞穴内部比较宽敞走过洞口后泽林的视野豁然开朗高度超过五米能让四匹马并行的洞穴完全可以让泽林有空间与一只巨型雌特兽缠斗缓步穿过洞穴回廊走过转角后泽林看到了发出爆裂声的篝火以及篝火旁的人影在看到泽林后那个身影迅速站起身同时捡起地上一把有蓝色剑柄装以金色护手的重剑做出警戒的动作你是谁报上名来等对方完全站起泽林发觉对方只是个身高不过一米六的娇小身影洞穴非常空旷篝火有些微弱显得周围异常昏暗再配上对方宽大的斗篷完全遮蔽住身体泽林无法从它身上找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对方的声音可能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显得有些嘶哑不过泽林能听出来只要对方没有用什么魔法道具改变音线这肯定个个女性或者说女孩紧接着泽林注意到了对方手中的那把剑只谈卖相至少两千克朗起价而且看她握剑的姿势她是知道如何使用剑的至少不会让剑掉下来砍到自己的脚趾泽林不知一次见过没有任何剑术基础的新兵在第一次挥剑砍到自己很明显他眼前的人不是你是何人报上名来见泽林一言不发打量着自己躲在斗篷下的女孩厉声喝问道同时身体重心后移左脚前移将长剑举到自己左身侧齐肩位置摆出战斗姿势我只是个想清理掉祸害乡间怪物却意外发现偷牛贼的人泽林收回银剑同时为被浪费掉的剑油可惜但他的另一只手还握着钢剑泽林不是外貌至上的人他见识过太多善良的变形怪和夜魔也见过许多长着一副漂亮面孔内心却如同毒蛇般的人类我没有做过偷窃之事女孩坚决否认泽林趁机仔细聆听女孩每一个词的发音想通过口音判断对方来着何处却发现女孩的口音不像任何一种泽林听过的方言既有泰莫利亚的味道也有亚甸的感觉甚至还和泽林遇到过的尼弗迦德商人的口音有点相似盗贼在人赃俱获之前都不会承认自己曾经盗窃泽林冷冷的说道今天下午是不是你在外面杀死了一群狼女孩点点头表示承认你猎杀野狼是为了收集食物女孩再次点头你曾经在森林中杀死过一个村民女孩摇摇头兜帽的帽檐挡住了她大半脸庞泽林无法看到她的表情骑士不会向手无寸铁之人挥起刀刃她的声音非常坚决不像是在表明自己的清白仿佛只是在叙述一句事实这让见惯了士兵在战争期间抢劫村庄的泽林有些意外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清白想了想泽林抛出了这个最现实的问题狩魔猎人相信证据相信自己发现的线索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目标你要如何相信我是清白的女孩没有为自己辩解而是反问道你的清白泽林上下打量着女孩亮金色的兽瞳仿佛要将女孩完全看透一般一边盯着眼前的娇小身影他一边将手伸向上衣口袋你会打昆特牌吗    如果孽鬼泽林绝对敢相信猎杀狼群家伙会落草为寇类强盗有等身手根本需要去做刀口舔血盗贼虽说现在南方尼弗迦德帝国蠢蠢欲动士兵职业再向以往那样吃香可那种身手去当支特种部队成员毫无压力就泽林所知仅仅泰莫利亚王国蓝衣铁卫和烈焰蔷薇骑士团开出条件就会让很多心动更别说永恒之火教会在大量招募女巫猎对高手待遇没话说。
    泽林想想只手松开剑柄伸向背后另只钢剑。还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犯错可怕可怕死承认。
    洞穴内部比较宽敞走过洞口后泽林视野豁然开朗高度超过五米能让四匹马并行洞穴完全可以让泽林有空间与只巨型雌特兽缠斗。缓步穿过洞穴回廊走过转角后泽林看到发出爆裂声篝火以及篝火旁影。在看到泽林后那身影迅速站起身同时捡起地上把有蓝色剑柄装以金色护手重剑做出警戒动作。
    “谁报上名来!”
    等对方完全站起泽林发觉对方只身高过米六娇小身影。洞穴非常空旷篝火有些微弱显得周围异常昏暗再配上对方宽大斗篷完全遮蔽住身体泽林无法从它身上找出任何有价值信息。对方声音可能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显得有些嘶哑过泽林能听出来只要对方没有用什么魔法道具改变音线肯定女性或者说……女孩?
    紧接着泽林注意到对方手中那把剑只谈卖相至少两千克朗起价。而且看她握剑姿势她知道如何使用剑至少会让剑掉下来砍到自己脚趾。泽林知次见过没有任何剑术基础新兵在第次挥剑砍到自己很明显眼前。
    “何!报上名来!”见泽林言发打量着自己躲在斗篷下女孩厉声喝问道同时身体重心后移左脚前移将长剑举到自己左身侧齐肩位置摆出战斗姿势。
    “只想清理掉祸害乡间怪物却意外发现偷牛贼”泽林收回银剑同时为被浪费掉剑油可惜但另只手还握着钢剑。泽林外貌至上见识过太多善良变形怪和夜魔也见过许多长着副漂亮面孔内心却如同毒蛇般类。
    “没有做过偷窃之事”女孩坚决否认泽林趁机仔细聆听女孩每词发音想通过口音判断对方来着何处。却发现女孩口音像任何种泽林听过方言。既有泰莫利亚味道也有亚甸感觉甚至还和泽林遇到过尼弗迦德商口音有点相似。
    “盗贼在赃俱获之前都会承认自己曾经盗窃”泽林冷冷说道“今天下午在外面杀死群狼?”
    女孩点点头表示承认。
    “猎杀野狼为收集食物?”
    女孩再次点头。
    “曾经在森林中杀死过村民?”
    女孩摇摇头兜帽帽檐挡住她大半脸庞泽林无法看到她表情“骑士会向手无寸铁之挥起刀刃”她声音非常坚决像在表明自己清白仿佛只在叙述句事实让见惯士兵在战争期间抢劫村庄泽林有些意外。
    “要如何相信清白。”想想泽林抛出最现实问题。狩魔猎相信证据相信自己发现线索。绝对会因为别三言两语放过任何有嫌疑目标。
    “要如何相信清白?”女孩没有为自己辩解而反问道。
    “清白……”泽林上下打量着女孩亮金色兽瞳仿佛要将女孩完全看透般。边盯着眼前娇小身影边将手伸向上衣口袋“会打昆特牌?”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