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简直无情

下载免费读
    “也许是,也许不是,没人知道传送门后面究竟是什么,幻影只是其中一部分,相同的田野我能在威伦的乡间给你找出无数个”泽林摇摇头,一把按住少女的肩膀“我不能让你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去冒险!许多人死在狂猎手中,然后变成幽魂骑兵的一员,我不希望在下一次面对狂猎的时候见到你在其中!”
也许是也许不是没人知道传送门后面究竟是什么幻影只是其中一部分相同的田野我能在威伦的乡间给你找出无数个泽林摇摇头一把按住少女的肩膀我不能让你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去冒险许多人死在狂猎手中然后变成幽魂骑兵的一员我不希望在下一次面对狂猎的时候见到你在其中我是不列颠的王我不能抛下我的子民不顾让他们独自面对盎格鲁入侵兰斯洛特高文格尼维尔凯他们都在等着我少女严肃的说道泽林在她墨绿色的瞳孔中看到了认真以及责任瞬间他在少女不到一米六的身影上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敬意同时他也明白他不可能将少女挽留在这里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助我我很抱歉少女愧疚的低下头两眼盯着手中的长剑不知只是想解释原因还是单纯的要躲开泽林的眼神在我拔出选王之剑后就发誓舍弃人类的身份成为一名真正的王者我嗯我好吧我知道了泽林闭上眼叹了口气打断了少女的陈述等下一刻睁开眼时亮金色的兽瞳死死的盯着防御盾外再次发起攻击的狂猎猎犬一只手在半空中划出倒三角形符文昆恩法印覆盖在他身上在完成防护工作后他对依然低着头的少女伸出手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我和你一起过去在确定你的安全之前狩魔猎人不会半途而废绝对不会哎少女不解的望着泽林的手臂似乎愣住了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我说了我不会半途而废见少女没有反应泽林冷冷的说道带着皮护手的手臂抓住少女的胳膊同时转头望向正努力压制传送门的法兰茜斯卡精灵法师明显听到了他们两人的对话见泽林望向她法师嘴角抽了抽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可以少付一份工钱没错还是一大份刚刚吃了一亏的狂猎猎犬还在防护盾外观望寻找新的机会泽林趁机抓住脖颈处的狩魔猎人狮鹫学派徽记上下打量精灵法师一遍后将徽记扔进她的胸口衣领处引得法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抱歉你的法袍上没有口袋我不希望徽记扔在地上然后被白霜冻成粉末泽林认真的说道让法师的责备噎在喉咙中不知该说什么好等这件事情结束后请将我徽章带往南方我的老师在那里还有告诉他我找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继承人让他不要担心接到狩魔猎人的委托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法兰茜斯卡嗔怒的讽刺道既然这样作为交换你如果能在传送门对面见到导航员记得给它鼻梁来上一拳我会向传送门移动等到最后给你们留下安全冲过白霜的距离说罢法兰茜斯卡闭上眼睛周围的护盾开始缩小可颜色由半透明变得越来越浓郁同时一小步一小步的向传送门裂隙走去法兰茜斯卡虽不赞成泽林的计划可她没有理由拒绝泽林的请求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到传送门另一端对付狂猎必然能减轻大法师们身上的压力很快其他的狩魔猎人注意到泽林的异常距离他最近的乔治将狂猎猎犬逼退后对他大声喊道泽林你们在做什么快回来泽林回身望向乔治面对这个一直有着屠龙勇士梦想的狩魔猎人他轻轻一挥手乔治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可是期待圣乔治屠龙的传说回头见随后泽林转回身来没有再听其他人的声音而是专心的盯着不远处的传送门对少女叮嘱道记住我之前告诉你关于传送门的东西机会只有一次哼在我考虑的死亡方式中可没有变成冰雕这一项谢谢你你是一名骑士泽林少女除了感谢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非常担心不列颠的臣民特别是在外敌当前时可孤身一人踏入未知的传送门面对她从未见过的威胁有什么比一名狩魔猎人陪在身边更让人放心呢听着阿尔托莉雅我说过会送你回去我说到做到不知是不是战斗让泽林的肾上腺素激增的原因他此时更像一名人类佣兵而非冷酷无情的狩魔猎人他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传送门裂隙咬咬牙深吸一口气是时候了下一刻泽林与少女同时冲出防护盾的范围在一旁的狂猎猎犬扑上来的瞬间泽林一剑刺入它张开的大嘴中然后在白霜将他身上的体温彻底冷却下来之前用剑身带着猎犬一同撞进幽黑的传送门中    “也许是,也许不是,没人知道传送门后面究竟是什么,幻影只是其中一部分,相同的田野我能在威伦的乡间给你找出无数个”泽林摇摇头,一把按住少女的肩膀“我不能让你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去冒险!许多人死在狂猎手中,然后变成幽魂骑兵的一员,我不希望在下一次面对狂猎的时候见到你在其中!”
    “我是不列颠的王,我不能抛下我的子民不顾,让他们独自面对盎格鲁入侵。兰斯洛特,高文,格尼维尔,凯,他们都在等着我”少女严肃的说道,泽林在她墨绿色的瞳孔中看到了认真,以及责任。瞬间,他在少女不到一米六的身影上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敬意,同时他也明白,他不可能将少女挽留在这里。
    “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助,我,我很抱歉”少女愧疚的低下头,两眼盯着手中的长剑,不知只是想解释原因,还是单纯的要躲开泽林的眼神“在我拔出选王之剑后就发誓舍弃人类的身份,成为一名真正的王者,我,嗯……我……”
    “好吧,我知道了”泽林闭上眼,叹了口气,打断了少女的陈述。等下一刻睁开眼时,亮金色的兽瞳死死的盯着防御盾外再次发起攻击的狂猎猎犬。一只手在半空中划出倒三角形符文,昆恩法印覆盖在他身上,在完成防护工作后,他对依然低着头的少女伸出手“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我和你一起过去,在确定你的安全之前,狩魔猎人不会半途而废,绝对不会。”
    “哎?”少女不解的望着泽林的手臂,似乎愣住了“这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
    “我说了,我不会半途而废”见少女没有反应,泽林冷冷的说道,带着皮护手的手臂抓住少女的胳膊,同时转头望向正努力压制传送门的法兰茜斯卡。精灵法师明显听到了他们两人的对话,见泽林望向她,法师嘴角抽了抽。
    “我是不是应该庆幸可以少付一份工钱。”
    “没错,还是一大份”刚刚吃了一亏的狂猎猎犬还在防护盾外观望,寻找新的机会,泽林趁机抓住脖颈处的狩魔猎人狮鹫学派徽记,上下打量精灵法师一遍后,将徽记扔进她的胸口衣领处,引得法师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
    “抱歉,你的法袍上没有口袋,我不希望徽记扔在地上然后被白霜冻成粉末。”泽林认真的说道,让法师的责备噎在喉咙中不知该说什么好“等这件事情结束后,请将我徽章带往南方,我的老师在那里,还有,告诉他,我找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继承人,让他不要担心。”
    “接到狩魔猎人的委托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法兰茜斯卡嗔怒的讽刺道“既然这样,作为交换,你如果能在传送门对面见到导航员,记得给它鼻梁来上一拳!我会向传送门移动,等到最后给你们留下安全冲过白霜的距离。”
    说罢,法兰茜斯卡闭上眼睛,周围的护盾开始缩小,可颜色由半透明变得越来越浓郁,同时一小步一小步的向传送门裂隙走去。法兰茜斯卡虽不赞成泽林的计划,可她没有理由拒绝泽林的请求,如果真的有人愿意到传送门另一端对付狂猎,必然能减轻大法师们身上的压力。很快,其他的狩魔猎人注意到泽林的异常,距离他最近的乔治将狂猎猎犬逼退后,对他大声喊道“泽林!你们在做什么!快回来!”
    泽林回身望向乔治,面对这个一直有着屠龙勇士梦想的狩魔猎人,他轻轻一挥手“乔治,等下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可是期待圣乔治屠龙的传说,回头见!”随后,泽林转回身来,没有再听其他人的声音,而是专心的盯着不远处的传送门,对少女叮嘱道“记住我之前告诉你关于传送门的东西,机会只有一次,哼,在我考虑的死亡方式中可没有变成冰雕这一项!”
    “谢谢你,你是一名骑士,泽林”少女除了感谢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非常担心不列颠的臣民,特别是在外敌当前时。可孤身一人踏入未知的传送门,面对她从未见过的威胁,有什么比一名狩魔猎人陪在身边更让人放心呢。
    “听着,阿尔托莉雅,我说过会送你回去,我说到做到”不知是不是战斗让泽林的肾上腺素激增的原因,他此时更像一名人类佣兵,而非冷酷无情的狩魔猎人,他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传送门裂隙,咬咬牙,深吸一口气。
    “是时候了!”
    下一刻,泽林与少女同时冲出防护盾的范围,在一旁的狂猎猎犬扑上来的瞬间,泽林一剑刺入它张开的大嘴中,然后在白霜将他身上的体温彻底冷却下来之前,用剑身带着猎犬一同撞进幽黑的传送门中。
    
    “也许是,也许不是,没人知道传送门后面究竟是什么,幻影只是其中一部分,相同的田野我能在威伦的乡间给你找出无数个”泽林摇摇头,一把按住少女的肩膀“我不能让你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去冒险!许多人死在狂猎手中,然后变成幽魂骑兵的一员,我不希望在下一次面对狂猎的时候见到你在其中!”
    “我是不列颠的王,我不能抛下我的子民不顾,让他们独自面对盎格鲁入侵。兰斯洛特,高文,格尼维尔,凯,他们都在等着我”少女严肃的说道,泽林在她墨绿色的瞳孔中看到了认真,以及责任。瞬间,他在少女不到一米六的身影上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敬意,同时他也明白,他不可能将少女挽留在这里。
    “感谢你这几天的帮助,我,我很抱歉”少女愧疚的低下头,两眼盯着手中的长剑,不知只是想解释原因,还是单纯的要躲开泽林的眼神“在我拔出选王之剑后就发誓舍弃人类的身份,成为一名真正的王者,我,嗯……我……”
    “好吧,我知道了”泽林闭上眼,叹了口气,打断了少女的陈述。等下一刻睁开眼时,亮金色的兽瞳死死的盯着防御盾外再次发起攻击的狂猎猎犬。一只手在半空中划出倒三角形符文,昆恩法印覆盖在他身上,在完成防护工作后,他对依然低着头的少女伸出手“既然这样,那就走吧,我和你一起过去,在确定你的安全之前,狩魔猎人不会半途而废,绝对不会。”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章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