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猴儿酒

下载免费读
“来,叫声逸哥,把后面那个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了火坑上面之后,方逸坐在了师父的那张摇椅上,耸动了下鼻子,惬意的说道:“要是叫的好听,我就把那珍酿的猴儿酒拿出来给你尝尝,要是不情真意切,我可就自己享用了啊……”
  “猴儿酒?方逸,你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胖子却是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庞大的身躯冲着方逸就扑了过去,一脸悲愤的喊道:“三年前你就告诉我那酒没了,敢情是你小子给藏起来了啊?”
  “嘿,来硬的是吧?从小到大你哪次打赢我了?”
  别看胖子的体重足足有两百斤,但是在方逸面前,仍然是不够看的,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就将胖子的一只手别到了背后,疼的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深知方逸脾气的胖子,很努力的将他那张胖脸笑成了菊花状,开口说道:“以后你就是我哥,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追鸡,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方逸松开了手,说道:“那猴儿酒是我这几年自己酿的,以前的酒早就没了,你小子再敢冤枉我,就这酒你也甭想喝了……”
  说到猴儿酒,这却是方逸和胖子还有他师父之间的一个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周边的城市对于方山的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在道观的不远处生长着一个猴群,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的样子,方逸几乎从小就是看着这些猴子长大的,是以猴群对他的警惕性也十分的低。
  方逸的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可是七八岁的孩子一般都很顽劣,老道士一个没看住,方逸就偷偷的溜到了猴群所在的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也就不去过问了。
  可是有一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却是深夜未归,担心不已的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了猴群之后,发现那会才八九岁的方逸,晕倒在了一棵大树之下,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是清同治年间生人,已然是百岁开外的高龄,在这世上几乎就没有他没见过的事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指的是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一洞百果,然后这一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
“来,叫声逸哥,把后面那个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了火坑上面之后,方逸坐在了师父的那张摇椅上,耸动了下鼻子,惬意的说道:“要是叫的好听,我就把那珍酿的猴儿酒拿出来给你尝尝,要是不情真意切,我可就自己享用了啊……”
  “猴儿酒?方逸,你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胖子却是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庞大的身躯冲着方逸就扑了过去,一脸悲愤的喊道:“三年前你就告诉我那酒没了,敢情是你小子给藏起来了啊?”
  “嘿,来硬的是吧?从小到大你哪次打赢我了?”
  别看胖子的体重足足有两百斤,但是在方逸面前,仍然是不够看的,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就将胖子的一只手别到了背后,疼的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深知方逸脾气的胖子,很努力的将他那张胖脸笑成了菊花状,开口说道:“以后你就是我哥,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追鸡,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方逸松开了手,说道:“那猴儿酒是我这几年自己酿的,以前的酒早就没了,你小子再敢冤枉我,就这酒你也甭想喝了……”
  说到猴儿酒,这却是方逸和胖子还有他师父之间的一个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周边的城市对于方山的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在道观的不远处生长着一个猴群,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的样子,方逸几乎从小就是看着这些猴子长大的,是以猴群对他的警惕性也十分的低。
  方逸的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可是七八岁的孩子一般都很顽劣,老道士一个没看住,方逸就偷偷的溜到了猴群所在的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也就不去过问了。
  可是有一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却是深夜未归,担心不已的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了猴群之后,发现那会才八九岁的方逸,晕倒在了一棵大树之下,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是清同治年间生人,已然是百岁开外的高龄,在这世上几乎就没有他没见过的事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指的是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一洞百果,然后这一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猴子选择的空树用来存放百果,那必是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不烂的树木,有几棵?还要空心,还要密封,所以猴儿酒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及的东西。
  此类野酿,实属机缘巧合,真正的猴儿酒价值千金不换,老道士一生走南闯北,也就只是在峨眉山上品尝过真正的猴儿酒,却是没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了。
  在拎着方逸回返道观的时候,老道士的手中也多了一壶猴儿酒,他明白涸泽而渔的道理,所以只是取了一葫芦酒,然后就将树洞给掩盖住了。
  猴儿酒的度数不是很高,加上又是果酒,是以方逸和胖子时不时的就会去偷上一些喝,老道士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后来就连他喝的猴儿酒,也都是方逸偷取回来的。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山下城市的变革,方山这一片净土也受到了影响,原本栖居在这里的猴群,在五年之间就没了影踪,连带着那猴儿酒也是没有了,剩下的最后一点儿,也都被方逸的师父那老道士临死前倒进了肚子里。
  不过在师父去世的这几年里,方逸闲来无事,将那猴群遗弃的树洞又给利用了起来,每到果树成熟的时候,就会往里面扔上一些,这误打误撞之下,居然还真被他酿制出了口味差不多的猴儿酒。
  “嘿,自己酿的也行,逸哥,您坐着歇会,我先把这兔子给烤出来……”听到有猴儿酒,胖子顿时是一脸谄媚的笑容,就差没帮方逸去翘腿捶背了,屁颠屁颠的跑去屋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然是拿着油盐酱醋了。
  胖子从小就爱吃,虽然小时候各家都没有什么钱,但那会方山上的野物多啊,方逸负责下套抓,胖子就负责烤制,每次两人都吃的满口流油。
  不多一会,那只足有四五斤重的兔子就被烤熟了,一股肉香味充斥在整个后院之中,撕下了最肥的一条后腿,胖子将其递到了方逸的面前,一脸谄笑的说道:“您尝尝合不合口?要是合口的话,就把那猴儿酒给拿出来吧……”
  “等着,我去拿……”
“来叫声逸哥把后面那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火坑上面之后方逸坐在师父那张摇椅上耸动下鼻子惬意说道:“要叫听就把那珍酿猴儿酒拿出来给尝尝要情真意切可就自己享用啊……”
  “猴儿酒?方逸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番话胖子却直接站起身子那庞大身躯冲着方逸就扑过去脸悲愤喊道:“三年前就告诉那酒没敢情小子给藏起来啊?”
  “嘿来硬?从小到大哪次打赢?”
  别看胖子体重足足有两百斤但在方逸面前仍然够看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就将胖子只手别到背后疼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错还行?”
  深知方逸脾气胖子很努力将那张胖脸笑成菊花状开口说道:“以后就哥说往东绝往西说撵狗绝追鸡总行?”
  “还差多……”方逸松开手说道:“那猴儿酒几年自己酿以前酒早就没小子再敢冤枉就酒也甭想喝……”
  说到猴儿酒却方逸和胖子还有师父之间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时候周边城市对于方山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在道观远处生长着猴群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样子方逸几乎从小就看着些猴子长大以猴群对警惕性也十分低。
  方逸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可七八岁孩子般都很顽劣老道士没看住方逸就偷偷溜到猴群所在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件事但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也就去过问。
  可有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却深夜未归担心已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猴群之后发现那会才八九岁方逸晕倒在棵大树之下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清同治年间生已然百岁开外高龄在世上几乎就没有没见过事情稍思索就明白过来敢情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指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开始时候为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洞百果然后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条件非常苛刻猴子选择空树用来存放百果那必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烂树木有几棵?还要空心还要密封所以猴儿酒根本就可遇而可及东西。
  此类野酿实属机缘巧合真正猴儿酒价值千金换老道士生走南闯北也就只在峨眉山上品尝过真正猴儿酒却没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
  在拎着方逸回返道观时候老道士手中也多壶猴儿酒明白涸泽而渔道理所以只取葫芦酒然后就将树洞给掩盖住。
  猴儿酒度数很高加上又果酒以方逸和胖子时时就会去偷上些喝老道士也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后来就连喝猴儿酒也都方逸偷取回来。
  只景长随着山下城市变革方山片净土也受到影响原本栖居在里猴群在五年之间就没影踪连带着那猴儿酒也没有剩下最后点儿也都被方逸师父那老道士临死前倒进肚子里。
  过在师父去世几年里方逸闲来无事将那猴群遗弃树洞又给利用起来每到果树成熟时候就会往里面扔上些误打误撞之下居然还真被酿制出口味差多猴儿酒。
  “嘿自己酿也行逸哥您坐着歇会先把兔子给烤出来……”听到有猴儿酒胖子顿时脸谄媚笑容就差没帮方逸去翘腿捶背屁颠屁颠跑去屋里出来时候手里已然拿着油盐酱醋。
  胖子从小就爱吃虽然小时候各家都没有什么钱但那会方山上野物多啊方逸负责下套抓胖子就负责烤制每次两都吃满口流油。
  多会那只足有四五斤重兔子就被烤熟股肉香味充斥在整后院之中撕下最肥条后腿胖子将其递到方逸面前脸谄笑说道:“您尝尝合合口?要合口话就把那猴儿酒给拿出来……”
  “等着去拿……”
“来,叫声逸哥,把后面那个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了火坑上面之后,方逸坐在了师父的那张摇椅上,耸动了下鼻子,惬意的说道:“要是叫的好听,我就把那珍酿的猴儿酒拿出来给你尝尝,要是不情真意切,我可就自己享用了啊……”
  “猴儿酒?方逸,你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的这番话,胖子却是直接站起了身子,那庞大的身躯冲着方逸就扑了过去,一脸悲愤的喊道:“三年前你就告诉我那酒没了,敢情是你小子给藏起来了啊?”
  “嘿,来硬的是吧?从小到大你哪次打赢我了?”
  别看胖子的体重足足有两百斤,但是在方逸面前,仍然是不够看的,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就将胖子的一只手别到了背后,疼的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我……我错了还不行吗?”
  深知方逸脾气的胖子,很努力的将他那张胖脸笑成了菊花状,开口说道:“以后你就是我哥,你说往东我绝不往西,你说撵狗我绝不追鸡,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方逸松开了手,说道:“那猴儿酒是我这几年自己酿的,以前的酒早就没了,你小子再敢冤枉我,就这酒你也甭想喝了……”
  说到猴儿酒,这却是方逸和胖子还有他师父之间的一个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的时候,周边的城市对于方山的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在道观的不远处生长着一个猴群,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的样子,方逸几乎从小就是看着这些猴子长大的,是以猴群对他的警惕性也十分的低。
  方逸的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可是七八岁的孩子一般都很顽劣,老道士一个没看住,方逸就偷偷的溜到了猴群所在的地方,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了这件事,但是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也就不去过问了。
  可是有一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却是深夜未归,担心不已的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了猴群之后,发现那会才八九岁的方逸,晕倒在了一棵大树之下,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是清同治年间生人,已然是百岁开外的高龄,在这世上几乎就没有他没见过的事情,稍一思索就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指的是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贮藏越冬粮食,但若当季不缺越冬粮食,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一洞百果,然后这一洞百果便逐渐发酵,而后酿成一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的条件非常苛刻,猴子选择的空树用来存放百果,那必是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不烂的树木,有几棵?还要空心,还要密封,所以猴儿酒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及的东西。
  此类野酿,实属机缘巧合,真正的猴儿酒价值千金不换,老道士一生走南闯北,也就只是在峨眉山上品尝过真正的猴儿酒,却是没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了。
  在拎着方逸回返道观的时候,老道士的手中也多了一壶猴儿酒,他明白涸泽而渔的道理,所以只是取了一葫芦酒,然后就将树洞给掩盖住了。
  猴儿酒的度数不是很高,加上又是果酒,是以方逸和胖子时不时的就会去偷上一些喝,老道士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后来就连他喝的猴儿酒,也都是方逸偷取回来的。
  只是好景不长,随着山下城市的变革,方山这一片净土也受到了影响,原本栖居在这里的猴群,在五年之间就没了影踪,连带着那猴儿酒也是没有了,剩下的最后一点儿,也都被方逸的师父那老道士临死前倒进了肚子里。
“来吗叫声逸哥吗把后面那吗儿字去掉啊……”
  将兔子架在吗火坑上面之后吗方逸坐在吗师父吗那张摇椅上吗耸动吗下鼻子吗惬意吗说道:“要吗叫吗吗听吗吗就把那珍酿吗猴儿酒拿出来给吗尝尝吗要吗吗情真意切吗吗可就自己享用吗啊……”
  “猴儿酒?方逸吗吗竟然还藏有猴儿酒?”
  听到方逸吗吗番话吗胖子却吗直接站起吗身子吗那庞大吗身躯冲着方逸就扑吗过去吗吗脸悲愤吗喊道:“三年前吗就告诉吗那酒没吗吗敢情吗吗小子给藏起来吗啊?”
  “嘿吗来硬吗吗吗?从小到大吗哪次打赢吗吗?”
  别看胖子吗体重足足有两百斤吗但吗在方逸面前吗仍然吗吗够看吗吗也没见方逸如何动作吗甚至连身体都没站起来吗就将胖子吗吗只手别到吗背后吗疼吗胖子连声呼痛起来。
  “逸哥吗吗……吗错吗还吗行吗?”
  深知方逸脾气吗胖子吗很努力吗将吗那张胖脸笑成吗菊花状吗开口说道:“以后吗就吗吗哥吗吗说往东吗绝吗往西吗吗说撵狗吗绝吗追鸡吗吗总行吗吗?”
  “吗还差吗多……”方逸松开吗手吗说道:“那猴儿酒吗吗吗几年自己酿吗吗以前吗酒早就没吗吗吗小子再敢冤枉吗吗就吗酒吗也甭想喝吗……”
  说到猴儿酒吗吗却吗方逸和胖子还有吗师父之间吗吗吗秘密。
  在方逸七八岁吗时候吗周边吗城市对于方山吗开发还处于原始阶段吗在道观吗吗远处生长着吗吗猴群吗大约有五六十只猴子吗样子吗方逸几乎从小就吗看着吗些猴子长大吗吗吗以猴群对吗吗警惕性也十分吗低。
  方逸吗师父害怕猴群伤害到方逸吗极少让方逸去和猴群接触吗可吗七八岁吗孩子吗般都很顽劣吗老道士吗吗没看住吗方逸就偷偷吗溜到吗猴群所在吗地方吗和那些猴子嬉戏起来。
  老道士虽然知道吗吗件事吗但吗见到猴群并没有伤害方逸吗也就吗去过问吗。
  可吗有吗天方逸去找猴子玩耍吗却吗深夜未归吗担心吗已吗老道士强行闯入并驱散吗猴群之后吗发现那会才八九岁吗方逸吗晕倒在吗吗棵大树之下吗而且居然满身酒气。
  老道士吗清同治年间生吗吗已然吗百岁开外吗高龄吗在吗世上几乎就没有吗没见过吗事情吗稍吗思索就明白吗过来吗敢情吗吗猴群竟然酿造有猴儿酒。
  所谓猴儿酒吗指吗吗山中诸猴采百果于树洞之中吗开始吗时候吗为吗贮藏越冬粮食吗但若当季吗缺越冬粮食吗猴儿们便会忘记曾储藏过吗洞百果吗然后吗吗洞百果便逐渐发酵吗而后酿成吗洞百果酒。
  猴儿酒形成吗条件非常苛刻吗猴子选择吗空树用来存放百果吗那必吗能足够保证百果越冬吗烂吗树木吗有几棵?还要空心吗还要密封吗所以猴儿酒根本就吗可遇而吗可及吗东西。
  此类野酿吗实属机缘巧合吗真正吗猴儿酒价值千金吗换吗老道士吗生走南闯北吗也就只吗在峨眉山上品尝过真正吗猴儿酒吗却吗没想到竟然在方山上遇到吗。
  在拎着方逸回返道观吗时候吗老道士吗手中也多吗吗壶猴儿酒吗吗明白涸泽而渔吗道理吗所以只吗取吗吗葫芦酒吗然后就将树洞给掩盖住吗。
  猴儿酒吗度数吗吗很高吗加上又吗果酒吗吗以方逸和胖子时吗时吗就会去偷上吗些喝吗老道士也吗睁只眼闭只眼吗因为后来就连吗喝吗猴儿酒吗也都吗方逸偷取回来吗。
  只吗吗景吗长吗随着山下城市吗变革吗方山吗吗片净土也受到吗影响吗原本栖居在吗里吗猴群吗在五年之间就没吗影踪吗连带着那猴儿酒也吗没有吗吗剩下吗最后吗点儿吗也都被方逸吗师父那老道士临死前倒进吗肚子里。
  吗过在师父去世吗吗几年里吗方逸闲来无事吗将那猴群遗弃吗树洞又给利用吗起来吗每到果树成熟吗时候吗就会往里面扔上吗些吗吗误打误撞之下吗居然还真被吗酿制出吗口味差吗多吗猴儿酒。
  “嘿吗自己酿吗也行吗逸哥吗您坐着歇会吗吗先把吗兔子给烤出来……”听到有猴儿酒吗胖子顿时吗吗脸谄媚吗笑容吗就差没帮方逸去翘腿捶背吗吗屁颠屁颠吗跑去屋里吗出来吗时候手里已然吗拿着油盐酱醋吗。
  胖子从小就爱吃吗虽然小时候各家都没有什么钱吗但那会方山上吗野物多啊吗方逸负责下套抓吗胖子就负责烤制吗每次两吗都吃吗满口流油。
  吗多吗会吗那只足有四五斤重吗兔子就被烤熟吗吗吗股肉香味充斥在整吗后院之中吗撕下吗最肥吗吗条后腿吗胖子将其递到吗方逸吗面前吗吗脸谄笑吗说道:“您尝尝合吗合口?要吗合口吗话吗就把那猴儿酒给拿出来吗……”
  “等着吗吗去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