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道士下山 上

下载免费读
胖子当兵的时候是在城市里,干炊事兵的他经常有机会外出买菜,所以在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后,退伍回到家并不是很安分,整日里和他那当村支书的爹嚷嚷着出去打工。
  最初胖子是跟着村子里的一个小包工头外出的,只是他吃不了那份苦,最终自己在城市里找了个保安的工作,这半年多的打工生涯,让算是初入社会的胖子领略了生存的艰辛,是以这会才有这么多的感慨。
  “干保安怎么了?”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撇了撇嘴,说道:“老子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都无私的看待万物,那些人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保安,不就是一份工作吗?”
  “方逸,我看你是在山里呆傻了,等你出去就知道了……”
  胖子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方逸看了好一会,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外面那个社会,有钱有权的就是大爷,没钱没势的就是孙子,就你这样的,出去之后恐怕能饿死,我看你还是跟着胖爷我混吧,多少能有口饭吃……”
  虽然同样涉世未深,但胖子自问自个儿和方逸比起来,那绝对能称得上是老江湖了,这逸哥儿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钱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用提怎么用了。
  “饿死?你说道爷我会饿死?”
  方逸呲之以鼻道:“道爷我可是上清宫的方丈,这是在道教协会里注册了的,出去之后我就算是去到各个道观里挂单,那对方道观也会敲锣打鼓的迎接的,绝对活的比你滋润……”
  说着话,方逸看了一眼自己这破败的道观,有些心虚的说道:“就算对方不敲锣打鼓,管一顿素斋总是要的吧?道爷我那方丈的度牒可是还在屋里的……”
  方逸这话倒是没有吹牛,他那整日里游手好闲的师父,除了将方逸抚养长大之外,临死之前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下山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却是带回了一套度牒和身份证。
  很多人都认为,方丈应该是佛家的称谓,其实确实不然,方丈是对道观中最高领导者称谓,亦可称“住持”。
  方丈是受过三坛大戒,接过律师传“法”,戒行精严,德高望重,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的道士,而佛教的方丈最初也是起源于道教这一称谓。
  以方逸师父那老道士的疲懒性子,自然没有为方逸受过三坛大戒,而他们这座上清宫里不算厨房的耗子,总共也就方逸和师父两人,只要老道士同意了,自然也算是受全体道众拥护,勉强当得起方丈这个职务了。
  不过对于师父拿回来的这一套东西,方逸直到现在还是心存疑虑,因为深知道家等级的他,很是怀疑师父是不是看到了火车站的那些**小广告,花了几十块钱给自己办来的假证?
  “就你这年纪,还方丈呢?拿出去一准被人打……”
  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的玩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方逸的心虚,当下说道:“我说你还是跟着胖爷我吧,就凭你那身手,别的不说,当个白日闯绝对吃得开,别人就是发现你也追不上啊……”
  “白日闯?那是什么?”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还真没听过这名词。
  “嘿嘿,就是白天去别人家里劫富济贫,这么说你懂了吧?”
  胖子嘿嘿怪笑了起来,他也是在干保安的时候听别人提起的,现在专门有一些人大白天的去行窃,有些甚至胆子大到直接联系搬家公司,将别人家值钱的东西全部都给搬空掉。
胖子当兵的时候是在城市里干炊事兵的他经常有机会外出买菜所以在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后退伍回到家并不是很安分整日里和他那当村支书的爹嚷嚷着出去打工最初胖子是跟着村子里的一个小包工头外出的只是他吃不了那份苦最终自己在城市里找了个保安的工作这半年多的打工生涯让算是初入社会的胖子领略了生存的艰辛是以这会才有这么多的感慨干保安怎么了听到胖子的话方逸撇了撇嘴说道老子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都无私的看待万物那些人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保安不就是一份工作吗方逸我看你是在山里呆傻了等你出去就知道了胖子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方逸看了好一会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外面那个社会有钱有权的就是大爷没钱没势的就是孙子就你这样的出去之后恐怕能饿死我看你还是跟着胖爷我混吧多少能有口饭吃虽然同样涉世未深但胖子自问自个儿和方逸比起来那绝对能称得上是老江湖了这逸哥儿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钱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用提怎么用了饿死你说道爷我会饿死方逸呲之以鼻道道爷我可是上清宫的方丈这是在道教协会里注册了的出去之后我就算是去到各个道观里挂单那对方道观也会敲锣打鼓的迎接的绝对活的比你滋润说着话方逸看了一眼自己这破败的道观有些心虚的说道就算对方不敲锣打鼓管一顿素斋总是要的吧道爷我那方丈的度牒可是还在屋里的方逸这话倒是没有吹牛他那整日里游手好闲的师父除了将方逸抚养长大之外临死之前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下山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却是带回了一套度牒和身份证很多人都认为方丈应该是佛家的称谓其实确实不然方丈是对道观中最高领导者称谓亦可称住持方丈是受过三坛大戒接过律师传法戒行精严德高望重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的道士而佛教的方丈最初也是起源于道教这一称谓以方逸师父那老道士的疲懒性子自然没有为方逸受过三坛大戒而他们这座上清宫里不算厨房的耗子总共也就方逸和师父两人只要老道士同意了自然也算是受全体道众拥护勉强当得起方丈这个职务了不过对于师父拿回来的这一套东西方逸直到现在还是心存疑虑因为深知道家等级的他很是怀疑师父是不是看到了火车站的那些小广告花了几十块钱给自己办来的假证就你这年纪还方丈呢拿出去一准被人打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的玩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方逸的心虚当下说道我说你还是跟着胖爷我吧就凭你那身手别的不说当个白日闯绝对吃得开别人就是发现你也追不上啊白日闯那是什么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还真没听过这名词嘿嘿就是白天去别人家里劫富济贫这么说你懂了吧胖子嘿嘿怪笑了起来他也是在干保安的时候听别人提起的现在专门有一些人大白天的去行窃有些甚至胆子大到直接联系搬家公司将别人家值钱的东西全部都给搬空掉好你个死胖子这几年的兵是白当了啊方逸没好气的将摇椅上的胖子给拉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施以一顿老拳打的胖子顿时连连求饶起来哎呦别踹我屁股别打那儿啊胖爷我的菊花还没开发过呢两人打小嬉闹惯了的方逸自然不会真的动用拳脚厮打了一会之后又各自躺回到了椅子上胖子你说我出去到底干点什么好呢听完胖子说的那些外面的事情原本对外界充满了憧憬的方逸不由叹了口气这会他心里也是有些忐忑起来除了道家的一些基本修行之外方逸对于别的可是一窍不通现在外面一片清明你会的那点东西肯定不适用的胖子知道以前那个老道士会些占卜问卦和拿鬼捉妖的法事但现在科技昌明方逸要是敢出去干这行当的话怕是直接就有会被有关部门以宣扬封建迷信的罪名给送到局子里去的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去卖艺吧方逸闻言苦起了脸他身上的确有功夫别的不说之前那捉知了时显露出来的轻功就不是假的方逸从四岁的时候就被老道士在腿上绑沙袋然后在地面挖个十公分左右的坑让他膝盖不能歪曲直上直下的从坑里跳出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沙袋的重量和坑的深度也在不断变化着胖子当兵时候在城市里干炊事兵经常有机会外出买菜所以在见识大城市繁华后退伍回到家并很安分整日里和那当村支书爹嚷嚷着出去打工。
  最初胖子跟着村子里小包工头外出只吃那份苦最终自己在城市里找保安工作半年多打工生涯让算初入社会胖子领略生存艰辛以会才有么多感慨。
  “干保安怎么?”
  听到胖子话方逸撇撇嘴说道:“老子说过天地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都无私看待万物那些有什么资格瞧起保安就份工作?”
  “方逸看在山里呆傻等出去就知道……”
  胖子像看外星样盯着方逸看会摇摇头说道:“现在外面那社会有钱有权就大爷没钱没势就孙子就样出去之后恐怕能饿死看还跟着胖爷混多少能有口饭吃……”
  虽然同样涉世未深但胖子自问自儿和方逸比起来那绝对能称得上老江湖逸哥儿怕到现在都知道钱什么样子更用提怎么用。
  “饿死?说道爷会饿死?”
  方逸呲之以鼻道:“道爷可上清宫方丈在道教协会里注册出去之后就算去到各道观里挂单那对方道观也会敲锣打鼓迎接绝对活比滋润……”
  说着话方逸看眼自己破败道观有些心虚说道:“就算对方敲锣打鼓管顿素斋总要?道爷那方丈度牒可还在屋里……”
  方逸话倒没有吹牛那整日里游手闲师父除将方逸抚养长大之外临死之前就做件事那就下山三月回来时候却带回套度牒和身份证。
  很多都认为方丈应该佛家称谓其实确实然方丈对道观中最高领导者称谓亦可称“住持”。
  方丈受过三坛大戒接过律师传“法”戒行精严德高望重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道士而佛教方丈最初也起源于道教称谓。
  以方逸师父那老道士疲懒性子自然没有为方逸受过三坛大戒而们座上清宫里算厨房耗子总共也就方逸和师父两只要老道士同意自然也算受全体道众拥护勉强当得起方丈职务。
  过对于师父拿回来套东西方逸直到现在还心存疑虑因为深知道家等级很怀疑师父看到火车站那些**小广告花几十块钱给自己办来假证?
  “就年纪还方丈呢?拿出去准被打……”
  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玩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方逸心虚当下说道:“说还跟着胖爷就凭那身手别说当白日闯绝对吃得开别就发现也追上啊……”
  “白日闯?那什么?”方逸闻言愣下还真没听过名词。
  “嘿嘿就白天去别家里劫富济贫么说懂?”
  胖子嘿嘿怪笑起来也在干保安时候听别提起现在专门有些大白天去行窃有些甚至胆子大到直接联系搬家公司将别家值钱东西全部都给搬空掉。
  “死胖子几年兵白当啊?”方逸没气将摇椅上胖子给拉下来毫客气施以顿老拳打胖子顿时连连求饶起来。
  “哎呦别踹屁股别打那儿啊胖爷菊花还没开发过呢……”两打小嬉闹惯方逸自然会真动用拳脚厮打会之后又各自躺回到椅子上。
  “胖子说出去到底干点什么呢?”
  听完胖子说那些外面事情原本对外界充满憧憬方逸由叹口气会心里也有些忐忑起来除道家些基本修行之外方逸对于别可窍通。
  “现在外面片清明会那点东西肯定适用……”
  胖子知道以前那老道士会些占卜问卦和拿鬼捉妖法事但现在科技昌明方逸要敢出去干行当话怕直接就有会被有关部门以宣扬封建迷信罪名给送到局子里去。
  “那怎么办?总能去卖艺?”方逸闻言苦起脸身上确有功夫别说之前那捉知时显露出来轻功就假。
  方逸从四岁时候就被老道士在腿上绑沙袋然后在地面挖十公分左右坑让膝盖能歪曲直上直下从坑里跳出来随着年岁增长沙袋重量和坑深度也在断变化着。
胖子当兵的时候是在城市里,干炊事兵的他经常有机会外出买菜,所以在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后,退伍回到家并不是很安分,整日里和他那当村支书的爹嚷嚷着出去打工。
  最初胖子是跟着村子里的一个小包工头外出的,只是他吃不了那份苦,最终自己在城市里找了个保安的工作,这半年多的打工生涯,让算是初入社会的胖子领略了生存的艰辛,是以这会才有这么多的感慨。
  “干保安怎么了?”
  听到胖子的话,方逸撇了撇嘴,说道:“老子说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都无私的看待万物,那些人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保安,不就是一份工作吗?”
  “方逸,我看你是在山里呆傻了,等你出去就知道了……”
  胖子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方逸看了好一会,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外面那个社会,有钱有权的就是大爷,没钱没势的就是孙子,就你这样的,出去之后恐怕能饿死,我看你还是跟着胖爷我混吧,多少能有口饭吃……”
  虽然同样涉世未深,但胖子自问自个儿和方逸比起来,那绝对能称得上是老江湖了,这逸哥儿怕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钱是什么样子的,更不用提怎么用了。
  “饿死?你说道爷我会饿死?”
  方逸呲之以鼻道:“道爷我可是上清宫的方丈,这是在道教协会里注册了的,出去之后我就算是去到各个道观里挂单,那对方道观也会敲锣打鼓的迎接的,绝对活的比你滋润……”
  说着话,方逸看了一眼自己这破败的道观,有些心虚的说道:“就算对方不敲锣打鼓,管一顿素斋总是要的吧?道爷我那方丈的度牒可是还在屋里的……”
  方逸这话倒是没有吹牛,他那整日里游手好闲的师父,除了将方逸抚养长大之外,临死之前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下山了三个月,回来的时候,却是带回了一套度牒和身份证。
  很多人都认为,方丈应该是佛家的称谓,其实确实不然,方丈是对道观中最高领导者称谓,亦可称“住持”。
  方丈是受过三坛大戒,接过律师传“法”,戒行精严,德高望重,受全体道众拥戴而选的道士,而佛教的方丈最初也是起源于道教这一称谓。
  以方逸师父那老道士的疲懒性子,自然没有为方逸受过三坛大戒,而他们这座上清宫里不算厨房的耗子,总共也就方逸和师父两人,只要老道士同意了,自然也算是受全体道众拥护,勉强当得起方丈这个职务了。
  不过对于师父拿回来的这一套东西,方逸直到现在还是心存疑虑,因为深知道家等级的他,很是怀疑师父是不是看到了火车站的那些**小广告,花了几十块钱给自己办来的假证?
  “就你这年纪,还方丈呢?拿出去一准被人打……”
  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的玩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方逸的心虚,当下说道:“我说你还是跟着胖爷我吧,就凭你那身手,别的不说,当个白日闯绝对吃得开,别人就是发现你也追不上啊……”
  “白日闯?那是什么?”方逸闻言愣了一下,他还真没听过这名词。
  “嘿嘿,就是白天去别人家里劫富济贫,这么说你懂了吧?”
  胖子嘿嘿怪笑了起来,他也是在干保安的时候听别人提起的,现在专门有一些人大白天的去行窃,有些甚至胆子大到直接联系搬家公司,将别人家值钱的东西全部都给搬空掉。
  “好你个死胖子,这几年的兵是白当了啊?”方逸没好气的将摇椅上的胖子给拉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施以一顿老拳,打的胖子顿时连连求饶起来。
  “哎呦,别踹我屁股,别打那儿啊,胖爷我的菊花还没开发过呢……”两人打小嬉闹惯了的,方逸自然不会真的动用拳脚,厮打了一会之后,又各自躺回到了椅子上。
  “胖子,你说我出去,到底干点什么好呢?”
  听完胖子说的那些外面的事情,原本对外界充满了憧憬的方逸不由叹了口气,这会他心里也是有些忐忑起来,除了道家的一些基本修行之外,方逸对于别的可是一窍不通。
  “现在外面一片清明,你会的那点东西肯定不适用的……”
  胖子知道以前那个老道士会些占卜问卦和拿鬼捉妖的法事,但现在科技昌明,方逸要是敢出去干这行当的话,怕是直接就有会被有关部门以宣扬封建迷信的罪名给送到局子里去的。
  “那怎么办?我总不能去卖艺吧?”方逸闻言苦起了脸,他身上的确有功夫,别的不说,之前那捉知了时显露出来的轻功,就不是假的。
  方逸从四岁的时候,就被老道士在腿上绑沙袋,然后在地面挖个十公分左右的坑,让他膝盖不能歪曲,直上直下的从坑里跳出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沙袋的重量和坑的深度,也在不断变化着。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